《红运当桐》by圆汽趙百度云txt小说全文阅读

红运当桐 限
作者.圆汽趙

一三五陪睡觉 二四六拿资源

原创小说 – xL – 短篇 – 完结
xE – 高x – 三观不正 – 娱乐圈
1v1

宁君桐是迷箱实验里的蠢猫,盲目地撕咬乱跳。

却永远都不知道要拉动哪条绳索或者踩到哪块踏板,才会得到喻迟衡的真心。

腹黑傲娇占有欲强攻X美惨率真纸老虎诱受

披着娱乐圈的皮doi

金主x明星 包养变真爱

——阅读全文伽QQ❤:209158465,回复“1”获取资源—

01

宁君桐视线颠倒,水眸聚焦后看见了镜子里的自己和覆在他身后肩膀宽阔、肌x结实线条流畅的喻迟衡。

他看见自己嘴唇红肿,一半是喻迟衡吻的,一半是没卸妆口红晕开了。

闪着银光的耳链也没来得及摘掉,随着喻迟衡越来越猛烈的撞击,几乎和自己保持一个频率晃动。

喻迟衡最知道怎样才能挑起他的xx,比如现在他的唇舌若有似无地x弄着他耳后的纹身。

是一个彩色的小星星,有一次xx前喻迟衡问他为什么纹这样的图案。

宁君桐正在他身上耸动颠簸,气息不稳,他慵懒地抬起眼皮凑过去x吻喻迟衡的喉结,说出来的话被撞得支离破碎:“哈…还能为什么呀…喻老板…当然是我想红。”

换来的是男人更狠戾的xx。

其实没什么含义,就是青春期叛逆想纹身,挑了一个还算可爱的图案。

酒店的浴室里静悄悄的,只能听见身体相撞啪啪的声音,喻迟衡的xx记忆性的碰到宁君桐敏感的软x,他受不住的呻吟出声,只觉得身体里有一股一股的热浪袭来,身子起了一层薄汗,臀尖打在喻迟衡坚y的腹肌上,刺激的让他收紧了后x。

喻迟衡孜孜不倦的九浅一深的冲撞,他的生理泪水难以抑制的随着流淌。

宁君桐后x被撑得老大,c长的xx每次xx来都会带出红嫩的软x,像是追赶着舍不得喻迟衡一般,交汇处有白色的细末,双腿间泥泞不堪。

宁君桐瞥见镜子里的画面,被香艳的画面刺激的后x紧缩,激得喻迟衡差点缴械投降。

再更热烈的情事到来之前,宁君桐只觉得眼前一片白光,身后熟悉的男人也变得有些陌生。

他和喻迟衡已经持续这种疑似包养的关系长达两个月。

宁君桐不承认这是包养。

毕竟喻迟衡给的钱他从来都没要过,他要的是喻迟衡能给他赚钱的渠道,虽然兜转一圈和包养并没有什么区别。

想到自己如何和老板达成这种关系,宁君桐不知道是该感谢某制片色胆贼心想和他上床,还是该感谢夜店牛郎见他正受姿态将这金主拱手让人。

两个月前。

宁君桐并不是正经的科班出身,他在娱乐圈也算摸爬滚打了两年,进入娱乐圈以及签约到怡景可以说是比较魔幻的过程。

早在某小作坊公司上了选秀综艺,凭借花瓶的长相和伶牙俐齿的抛梗成功的二轮游被淘汰。

小作坊被收购,当初挖他的星探王哥对他心有愧疚,介绍给了怡景大名鼎鼎的经纪人Lynn.

宁君桐有些犹豫心想同一个坑怎么能掉进去两次,但他看见“卖身契”上丰厚的酬劳时,他认栽了,人生就是需要不断的新的挑战!

在公司不愠不火的拍了几个网剧的男N号,蹭了两个公司当红爱豆的代言。

在楼下便利店发现有带着自己包装的酸x时,他一口气买了十连!

结账的时候把口罩都摘了,收银员y是没看出来他是谁。

功夫不负有心人,终于有制片邀请他出演上星的男三号。

宁君桐的演技纯属自己瞎琢磨,不过他本着g一行爱一行的态度,尽管只是简短的几句台词或者动作,在宿舍都对着镜子反复练习,经常自言自语。

这让宁君桐受宠若惊,男人还是要有事业心,他特意穿了衣柜里最贵的衣服,准备赴宴。

在制片人第四次有意无意将胖手扫过他的大腿,故意贴在他的身边说话时,宁君桐实在是受不了了,他正色道:“张制片,请您放尊重点。”

一桌子人都注意过来,张制片恼羞成怒:“你个小白脸跟我装什么贞洁烈女!谁看不出来你这身子板天生就是给男人xxx的x货!”

宁君桐强压下火气,他是天然弯,但不代表是个男的他都可以。

他的脸色有些苍白,抱歉的笑笑说自己有些不舒服,工作的事情改天再谈。

制片人发疯似的拦住他,挑明了只要把他陪好了,男二都让你演。

宁君桐甩开他的肥手,制片人还欲上前,他眼疾手快的抄起桌上的红酒杯泼了制片一脸。

肥硕油腻的脸上顿时染上了红色,制片人的酒劲儿过了几分,恶狠狠地放狠话说让他以后在圈里混不下去。

宁君桐也来脾气了,他解开衬衫的扣子,冲动地又泼了人一脸:“去你大爷的男几号!也不照照镜子看看自己什么德行!想让我陪你睡觉?做你妈的梦吧!”

结果就是疑似雪藏,虽然平时的工作也不多,但这下是彻底没有工作了。

Lynn打过几次电话,叫他和制片人道歉。

宁君桐越想越委屈,他有什么错,他错在哪。

后来Lynn的电话也不打来了。

宁君桐咬咬牙,辗转了几个人打听到怡景喻总的住址,心想不还给他一个青白,大不了就不g了,剩下的x子慢慢赔违约金。

他戴着墨镜和口罩,趁着外卖小哥进入高档公寓的时候,自己也跟着偷溜进去。

一直蹲守了五天,终于在某个夜黑风高的夜晚,喻迟衡回来了。

宁君桐没见过几次喻总,喻迟衡基本上不来公司,但每一次见过后心脏都不受控制的跳动。

喻迟衡简直是所有富二代的典范,年少有为,喻家的产业繁杂,他照样都做得有声有色。

喻迟衡的那张脸不是足以用好看就可以概括的,精致的眉目间全是冷淡的骄傲,轮廓清朗,气宇轩昂,好像从来不把任何人放在眼里。

他本就是骄傲的闪光的,宁君桐反观自己灰扑扑的。

喻迟衡被人扶下车,宁君桐在树林的遮掩下看不真切,他酝酿好情绪,组织好语言,冲了过去。

他摘下墨镜,眼圈微红,漂染的x发也褪了色,新长出来的黑色显得不伦不类,他正欲开口诉苦,却和喻迟衡怀里的男孩面面相觑。

“你是谁?”几乎是同时问出声。

宁君桐几乎是飞快的过了一遍同公司,竞争公司,顶流爱豆,发现查无此人。

怀里的牛郎也是第一次开工就被这等金主看上了,他怯懦的跟着喻少上了车,做着x粱美梦,却不料半路杀出个同行?

宁君桐飞快的摸清了眼下的形势,他好不容易逮住喻迟衡,下一次见到就不知道是什么时候了。

他俨然一副正受姿态,其实心里暗暗不爽,这样清汤寡水的男孩子也想指染喻总:“你先回去吧。”

牛郎一脸疑问啊了一声。

——阅读全文伽QQ❤:209158465,回复“1”获取资源—

宁君桐理了理头发,尽可能让自己保持优雅,路灯柔柔的打在他的脸上,一双猫儿大的眼睛勾魂摄魄,嘴唇红艳:“我和喻少吵架了,他才会去借酒消愁,这里没你的事了,你先走吧。”

宁君桐半真半演,气场倒是把牛郎镇住了。

那牛郎居然颇有职业道德的向宁君桐道了歉,将喻迟衡拱手相让。

喻迟衡睁开惺忪的醉眼,恍惚间被人摸着翻出了钥匙。

这一摸顿时摸出了一身火,几乎是在关门的瞬间把人反按在门上。

吻像狂风暴雨般劈头盖脸的向宁君桐砸来,宁君桐什么时候也没经受过这种挑拨,顿时和喻迟衡化成了两团火焰。

在喻迟衡吻上他的脖颈时,他立刻清醒过来,气息不稳:“喻总,我有事…找你。”

喻迟衡不慌不忙的解开他的衬衫纽扣,眼底一派清明,醉意全无:“不是在办吗?”

209158465此处内容已经被隐藏,请输入验证码查看内容
验证码:
请添加QQ,回复“dd”解锁隐藏内容。QQ搜索“209158465”或者QQ扫描右侧二维码都可以添加QQ。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