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梅》by萋百度云txt小说全文阅读

青梅(1v1 h)
作者

內容簡介
温放不知道,很早以前他就被她盯上了。

金风玉露一相逢,便胜却人间无数。

青梅竹马的小h片段,用来调解心情,1v1,已完结。

——阅读全文伽QQ❤:209152664,回复“1”获取资源—

高x1V1xG甜文青梅竹馬

青梅(1v1 h)青梅竹马h
青梅竹马h
赵雀新收拾好下楼敲门,温母打开房门,看见娴静的朝她微笑的雀新,一脸开心,温柔的说“新新先进来等一下啊,温放马上就好了。”

“温姨,不急的。”雀新一脸乖巧的温声说道。

又对着屋子里的温放说“阿放,新新来了,你快点。”

门下一秒就打开,温放背着书包,拿起桌上的茶杯,跟雀新站在一起。

“妈,那我们去上学了”

温母满意的看着站在门口的两个孩子,穿着一样的校服站在一起,活生生的一对金童玉女。

早晨阳光正好,暖洋洋的。

温放红着耳尖和雀新并行,小声说:“下次我还是戴x吧,我上网查了,吃药对身体不好。”

赵雀新随口嗯了一声,周围行人渐渐多了起来,又和温放保持起距离。

温放清澈的双眼闪过一抹失落。

两人走到学校,一脸平静坦然。同学们早就知道他俩从小长大,但当事人面对他们的玩笑态度从容坦然,渐渐众人也习惯了这对。

温放年纪轻轻待人接物却沉稳有礼,从容大方,加上清朗俊逸的外表,更有来自师长们的看重,少年意气,光风霁月,暗中有不少爱慕者。可惜,这位清风明月的少年早早就被青梅握入掌中,细细品味了。

赵雀新样貌出众,朋友缘却十分好,她不论内心多么冷淡,但平时和人交谈十分有礼得体。

校园里有一颗年代久远的梧桐树,它见证了无数孩子的青年时光。

阳光熹微,赵雀新站在教室饮水机前,细白的手指扶着杯子,目光透过窗外,看见树下站立着的一对男生女生。

在梧桐树下深栗色齐肩短发的女生面前立着一个高大的男生,随着她的摇头,男生失落地离开。

赵雀新脸上闪过一丝好笑,心底嗤笑了一声。

此时是大课间休息,下节课是体育课,楼梯处的学生拥挤着上楼下楼。

楼梯旁的通知栏处贴着新出炉的成绩单,重华一中高三年级第二学期第xx期月考排名。

第1名,赵雀新(3班)。第2名,丛晖(6班)。第3名,秦笛(5班)。

以及“第8名温放(3班)……第10名苏果….”

楼梯处已经没有学生们拥挤的身影,少女身材颀长,穿着黑白色的校服,黑发笼在脑后绑成马尾。鹅蛋脸,薄唇轻抿,一双琥珀似的眼眸冷冽,邪气肆意,慢悠悠地走下楼。

待看见人群时,桃花眼轻眯,眼中又是一片温驯。

“雀新,快来。”许萌站在女生中轻轻招呼着她。

“你们在讨论什么?”

赵雀新被她们挽上胳膊,靠在栏杆处眼神澄澈好奇的问。

“就是那个成绩出来了,没想到苏果全级第十!没想到她不仅长得好看,学习成绩也挺好。”

“她颜值好高啊。我看她唱歌的视频也好好听”

“她刚转来的时候就敢跟老白闹,没想到这次还考了年级第十,好厉害啊。”

“……”

女生们讨论的苏果是这学期刚刚来的转校生,歌喉动人,比赛视频上过几次热搜有些人气,到重华的第一天就引人注目。

一声哨响,混乱的学生立马站好队伍,雀新个子167,站的位置偏后,她旁边站着苏果,深栗色的过耳短发,又不失娇媚,唇上涂着淡淡的口脂,娇若玫瑰。

赵雀新和她同样穿着夏季校服,气质娴静,如空谷幽兰,长发绑在脑后,皮肤透白,粉唇轻抿,琥珀色的瞳孔吸人魂魄,站姿挺拔,令人悦目。

两个容色脱俗的少女站在一起,一个绚烂如火,一个温润如玉,吸人眼球。

夏季闷热,正午时分,众人连跑了三圈,才解散自由活动,苏果累的身上燥热发汗,旁边突然有人递过x巾,她抬眼望去,发现这个女生气息平稳,皮肤白到发光,身上仿佛有清风吹拂。她嘴角微抽,接住x巾,道了声谢。

赵雀新并不在意的一笑,然后看向他处。

温放抱着篮球,手里拿着一瓶的水,跟着一群少年嬉嬉闹闹,从赵雀新身边路过时,神色坦然的递给她,“雀新,我妈最近做饭学了新花样,你到时候要来吗?”

看见赵雀新点头后,他就跟着众人离开。

苏果盯着赵雀新,兴趣盎然的问“你男朋友?”

赵雀新文静的看着她,声音如流水潺潺,“不是,只是发小。”

说完便朝许萌那边走去。

许萌激动的抱着赵雀新,发出一声慰叹“热死我了,快让我抱抱我的冰疙瘩。”赵雀新体质特殊,再热的天气,她的皮肤摸起来也十分清凉。

“温放,你跟赵雀新近水楼台,趁早出手啊”

身边的男生吵吵闹闹。

“太熟了,没想法。”温放勾唇朗声说着。

“也是,你们从小长大,要有什么肯定早就有了,诶,你们觉得新来的苏果怎么样?”

“听说已经有人表白失败了。”

“真的假的啊?哪位兄台这么速度?”

“……”

临近放学,班主任许芳放下粉笔,站在讲台上拍拍手说“静一静,……”

台上班主任讲着什么,教室里瞬间叽叽喳喳热闹的像菜市场。赵雀新无力的趴在桌子上。

习惯性的撇向温放的位置,他正和同座的男生说笑着,周围有女生时不时地假装无意看向他们,温放最不缺的就是身边这种眼神。

在她初中的时候,楼下搬来了一对母子。

那时候是暑假,天气炎热,她穿着无袖轻简长裙,只看见个清俊的背影。

那天傍晚,赵雀新站在自己窗前,刚好能看见站在阳台上浇花的少年。

直到有声音喊道“温放,吃饭了。”阳台里的少年应声离开,赵雀新的视线移到院子里的梧桐树上,神色莫名。

放学铃声响后十五分钟,班主任才停止发言,宣布下课。

从学校驰出一辆黑色奢贵的轿车,车里的苏果无聊的玩着手机,前边开车的男子,容貌俊逸,眉眼之间透着贵气,自有种风流倜傥的韵味惹得众人前仆后继。

周昼颜笑着询问后座的苏果对新学校感觉怎么样。

苏果趴到前座,絮絮叨叨说着。目光偶尔看着小舅舅英俊的侧颜,难怪小舅舅身边总有断不了的桃花。

余光中看到街道上的赵雀新和温放,示意周昼颜看,“那个女生,我们班的,年级第一,长的也不错。旁边的那个男生,颜值还挺高,跟她青梅竹马。”

赵雀新似乎察觉到他们的视线,转身望去。周昼颜看到她,明明隔着车窗,可他觉得自己又被那种目光锁住,尾椎骨传来一丝颤抖。

周昼颜开着车,思绪却逐渐飞远。C Y

周昼颜十六岁那年有一段时间住在姐姐周烟家,那天晚上他从外边厮混回来,碰上当时还叫苏锦的赵雀新,十二岁,乌黑的头发未经打理让人难以看清她的脸,身上穿着洗到发白到起球的衣物,规规矩矩的独自坐在大厅的沙发上。

他询问后才知道这是姐夫苏荣硕的私生女,和外甥女苏果同龄,被小三扔在苏家的门口,周烟心善不忍将长辈的恩怨牵连到一个女孩的身上。周昼颜虽然有时觉得苏锦的眼神有些让人看不透,但没多久她就被她的小姨带走了,

之后就再无音讯。

而苏果当时正在国外学习声乐,并不知道这个人的存在。

没想到几年后,还能再次相遇,当初的毛头丫头出落得如此出众,身边还有着青梅竹马。

周昼颜想到这里就牙齿泛酸。

赵雀新和温放住的小区就在舞蹈班附近,走不了几步路就到了。

舞蹈班是小姨赵云红给她报的,是怕雀新一个人整天窝在家里,对身体不好。

她打开家门,温放已经换下校服,穿着黑色短袖短裤,皮肤白皙,发色偏棕,更衬得他唇红齿白。听见门口的动静,他站起身,白皙的脚背隐隐约约透着青筋站在深棕色的地板,目带星光的看着她。

雀新毫不在意,当着他的面脱下衣物,随手扔在地上朝着洗浴间走去,

她赤裸的站在淋浴下,身后一幅温热的身躯紧紧贴近她,细细的吻落在她的背后,一双修长带着薄茧的大手温和抚摸着她的蛮腰。

x前的红樱已经被玩弄挺起,xx的花户被温放修长温热的手指把玩,他的食指轻抚红豆,察觉花xx润后,双指在里边慢慢xx。“呵啊..,啊…”

被抚摸挑逗的是雀新,可温放却低着嗓子在她耳边细喘,平x里清朗的声音此刻不掩欲望。雀新眉毛舒展,闭上双眼,任由温放摆弄着她的身体。

温放熟练的将手上挤了几汞沐浴露,揉搓起沫,明明身下已经坚挺难耐,可他还是仔细的将她身体擦g抱到床上。

少女洁白赤裸的躺在深色床单上,修长笔直的大腿被温放打开。他跪坐在床前,仔细观察着那里,花口处已有银丝,红核肿起。于是舌尖轻x蜜液,在花x深处模仿性交,高挺的鼻梁与红核紧紧相挨,时而摩擦。

温放的头被雀新双腿紧夹,低声吟叫,温放棕色的发被她白玉的手指紧紧抓着,

于是少年俊俏的脸和少女的私处贴的更加紧切,让他在亲吻x啧时产生了窒息的错觉。

潮水一泄,温放脸上满是雀新的蜜液。

雀新此时才睁开眼睛,桃花眼,似醉非醉。声音发哑“这就是你说的新花样?”

温放笑着压在她的身上,皮肤与皮肤之间不留任何空隙,“舒服吗?”

一边说一边在她身上喘息耸动。

雀新被他细喘弄得情欲又起,“声音再大些”顺手抓住他坚yc大的xx,轻轻刺激着马眼处,时不时地抚摸两个囊带。

温放喉咙梗住,接着喘息的声音更大。

另一只手在他的后腰敏感处轻轻抚过,与他交颈相吻。

温放被前后夹击的敏感刺激到,狠狠地揉捏着少女绵软丰韵的双x。

雀新一个反身,将他压在身下。她细细打望,频繁的xx并没有让少年xx颜色晦重,看起来并不丑陋,cy长长的xx挺立起来和少年俊秀的面容形成了巨大的差异。

她扶着坚挺的xxxx花x,温放的双腿被雀新折叠至身前,xx被温暖处吮吸包含,忍不住发出一声舒叹,又面色发红的心想:这样就像他被x了一样。

雀新骑在温放的身上,腰肢细细摆弄,仔细x弄着,温放的双手紧紧抓着床单,眼睛看着上方的雀新,她的x房弧度优美,x波荡漾,让他红了眼。

忍不住断断续续吟喘中唤着雀新的名字“新新,新新,啊……”

雀新见状放下他的双腿,x口紧紧贴着他的身躯,将x波送进他的唇齿之间含住吮吸,任由对方翻身抽送,她白皙滑腻的双腿夹着温放的劲腰。对方的xx在xx中每一次进入都让她无比充实,xx每一次离开x口,小腹总会下意识的收缩,想要挽留。

“好会吸啊宝贝”温放的额头布满汗珠,紧紧抱住雀新,两人舌尖互相挑逗含吮,他xx持续有力不停的抽送着。

雀新感觉到重重的快感刺激着着她,突然在温放耳边说了声“s进来。”

温放脑子响起一声要命!守住精关,动作愈趋猛烈的在x润的花x来回xx。不一会儿,花x突然紧缩x泄出蜜液,紧跟着xx一股xxx涌而出。

雀新被他送入xx后,花xx润敏感,一股浓郁的xx持续的s入xx,温放温柔的亲吻着她的容颜,身下的床单已经被濡x。

床上两人紧紧相抱,私处仍合在一起,赵雀新看了一眼时间,轻拍温放“收拾收拾,你该回去了。”

温放叹了一口气,将脸深深埋在她的颈窝处。然后抱起她,一步步朝浴室走去,xx在摩擦之间重新挺起,花x刚刚经历xx正是敏感,赵雀新被顶的闷哼一声,双手扶墙,温放立在她身后,吻着她的脊背,抚着她的翘臀,另一只手按在她的小腹。

——阅读全文伽QQ❤:209152664,回复“1”获取资源—

嘴唇贴近她的耳边吹了口气,轻轻吻着她的耳垂,呢喃软语说“今天最后一次。”

赵雀新的小姨赵云红由于工作原因,经常要带着几个小明星各地来回跑,偶尔才会抽空回家一趟。

她将苏锦带出苏家,给她起名赵雀新,咬牙卖掉老家的地,在c市重华一中旁边买下了这座房子,当时她也不过是个刚毕业的小姑娘,后来当了经纪人,家里的条件好了许多。

每月会给楼下的温母一笔钱,委托她照顾着赵雀新。

小区是老旧的布局,一般一层楼两间房子,门对门的。而赵云红后来将两间房子打通,重新规划布局。

家里的地上铺着昂贵的木地板,窗户从外边看上去普普通通,站在里边看起来却十分明亮宽敞,高大的窗帘被束在一边,阳台宽敞,种着些绿植,家里g净无尘,整个装修极有格调。

窗户开着,夜晚凉风吹起赵雀新额前的碎发。

此时阔大的房子里只有她一人。

209152664此处内容已经被隐藏,请输入验证码查看内容
验证码:
请添加QQ,回复“dd”解锁隐藏内容。QQ搜索“209152664”或者QQ扫描右侧二维码都可以添加QQ。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