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尖痣》by请君入梦百度云txt小说全文阅读

内容简介
甘心做她裙下臣
一个貌美如花的怂瓜蛋同一群无法无天的太子爷厮混的故事。

排雷:无三观,真的无

——阅读全文伽QQ❤:209158465,回复“1”获取资源—

NPxNP都會甜文輕鬆

厮混 <心尖痣(高gNPx)(请君入梦) 厮混 外面的雨下了快一天了,阴沉沉的。 零零碎碎的雨珠子打在别墅的天窗上,溅起一朵朵小水花,滴滴答答,吵人得紧。 童曼g什么都不长性,本来是她自个儿非说要欣赏下雨景,听听雨声,陶冶下情x。 一把游戏的时间没到,又开始嫌这声烦了。 童曼翻个身,从仰躺变成枕趴,床头人高的大白熊被她压在身下,及腰处搭着薄被,她又翘着脚,被子隆得高高。 换了个姿势,手不顺,技能放反,没救下打野,自己还搭了进去。 玩打野的开着全队喇叭,听声音该是个少年,嘴里骂骂咧咧的,可惜了那副好嗓音。 那人骂完还嫌不够,末了让队友投降,只说是她不配赢。 这把可是晋级赛,童曼不乐意了,打开了语音:“我好好打,别投呀~” 她说话跟她人一样,透着骨子懒劲,咬字就没清楚过,但架不住她的声音娇又甜,拖长的尾声,直喊的人身子都酥了大半。 本来沉寂的队友,跟打了多巴胺似的,兴奋得不行,一口一个小姐姐,反倒是本来数落个没完的打野没了声。 淅淅沥沥的小雨,掩盖了男人的脚步声。 童曼只觉得身子一沉,黑影便从后覆了上来:“怎么没开灯?” 童曼烦死:“不想开。” 平x里除了她,谁敢这么跟男人说话,只他也不恼,反倒耐下性子问:“怎么了这又?” 童曼不理,男人也不在意。 嘴上说着哄人的话,炙热的大手却悄不愣登地打她棉质睡衣里钻。 从细软的腰肢,一寸一寸地沿着往上探,最后覆上她挺翘的双x,不动声色地把玩着。 内衣扣被松开,c糙的手指捻着娇嫩的x尖,就逮着一处可劲使,别的地一碰不碰。 童曼有些不耐地唔了声,夹着薄被的腿根拢紧了些,但注意力还在她的晋级赛上。 “x丛有人,小……” 男人坏心眼的俯身覆上了上去,齿列轻磨着娇嫩的x尖,尖锐到近乎疼痛的快感,让她直接手一抖,空了个大。 “x你……”童曼团战没跟,打野的少年直接被杀,他暴躁地想骂人,又想到什么似的,憋憋屈屈地把后半句吞了回去:“好好打。” 男人细细密密的吻落在她耳边,末了还低笑:“听到没?好好打?” 童曼偏过头瞪他一眼,只是这软糯糯的眼睛,凶起来毫无杀伤力不说,还让男人喉头发紧,轻柔的吻也变成了狠恶的撕咬,恨不得就此能将她吞吃下肚。 童曼对疼痛的耐感极低,眼睛红了,脾气也大了,侧身一滚,就闹着要从他的控制范围挣脱开。 但男人又怎么会让到手的甜点跑掉? 他支起身,长臂一拢,又将这个x坨坨薅回自己怀里。 滚来滚去,童曼头晕眼花,屏幕又灰了下来,只是这次没人骂她,她却想骂人了。 好在,男人对她的脾性再了解不过。 俯身含住她的x尖,又x又吸又咬,将她侍弄得浑身发软,双腿颤颤,除了x,再也想不起一句骂人的话。 敌方的高地迟迟推不上去,她自己的高地却要被这男人全盘击溃。 腿被有力的大掌拨开,男人嘴里还叼着她的x尖,手却往她腿间勾魂之地摸,直直掐住她最要命的地方。 童曼浑身一抖,腰不自觉地往上拱,她手颤得厉害,连想关语音,都点不到那个小标,更遑论其他。 再她又一次被单杀后,打野的那个少年终于说话了:“算了,躺好就行,我带你飞。” 手机滑落在枕边,童曼死死地捂着嘴,承受着欲潮的侵袭。 她的确躺好了,也的确要飞了。 只是和少年想得不太一样。 男人也听到了少年的话,眸色变得更沉,不佳的情绪带着手上的动作更猛。 她里面紧,连个手指头都含得费力,哪受得住他那般死命地翻搅抠弄,叽咕叽咕的水声大得要把外面的雨声都掩过去。 他越捅越深,过电般的酥麻感传至全身,童曼咬紧的唇齿间,终于控制不住地漏出一声呻吟。 沾染上了情欲的娇喘,传入游戏。 团灭—— ——阅读全文伽QQ❤:209158465,回复“1”获取资源— 待从xx的余韵中回神,童曼慌张地撑起瘫软的身子:“不要举报我呀,我——” 话音未落,手机已被男人抛甩在地,在地板上发出微弱的光。 “我的手机!” 童曼惯是个看不懂气氛的货,男人的欲火都要将他整个人烧没了,她还在惦记她那打个游戏都死卡的破手机。 推了几下男人y邦邦的x膛没推开,就跪在床上,抻着上半身死活要捡。 她这头还在撅着xx使劲够,却没注意身后的男人眼珠子都红了。 什么她身子娇弱得慢慢来,做得狠了她闹得凶的念头,全都抛之脑后: 这女人就是欠x! 童曼有时候真就拧巴得不行,她要做什么,眼里就只看得到什么。 男人滚烫炙热的xx都抵拢她x口,她浑身上下连指尖都绷成了一条线,还在勉力够着手机。 近了,近了。 童曼眼角眉梢都带出笑意,只是指尖刚碰到了屏幕的冰凉,整个人却又被拦腰抱起,悬在半空。 “啊——” 男人健壮的身躯覆了下来,右手一扬,她纯棉睡衣的一列扣子齐齐滚落,砸在地板上,叮哐作响。 单薄的衣料飘飘荡在两旁,圆润雪白的两团xx,接触到冰冷的空气,变得凸起。 童曼有些不适地扭了扭腰,突然想到: 这不就是袒x露x吗? 契丹族妇女能顶着这种晃荡荡的状态,家居生活,真乃神人也。 听到童曼发笑,男人虽说早已习惯她的作态,但这个时候被无视,还是让他怒火混着欲火,烧得更炙。 男人单手握着欲根,c糙的xx在她娇嫩敏感的xx上反复厮磨。 直至她不停往外吐着的xx,已经足够浸x他整根xx,才挤开了因动情而微微开阖的x口,直直捅了进去。 巨大的利刃c暴地破开了她温软紧致的x壁,她一下就哭了出来,双手无力地往后抓,想要将他推开:“呜……好胀,你出去、出去……” 男人也不好受,被她的花x绞得快要发疯,声音喑哑得厉害:“曼曼,乖曼曼,你忍忍……” 童曼还来不及理解话里的含义,就被男人强势地箍住腰,一下xg到了底。 “啊——” 前面是空荡荡的地面,找不到任何支撑点,后面却是男人一下比一下凶恶的撞击,c重的喘息声贴在她扬起的脖颈。 童曼被撞得x波在空中晃荡着,摇啊摇,她终于知道怕了,本就紧致的x壁蹙起褶皱,频频震动,每一次xx,花x都会使出全力来挽留,男人被夹得头皮都透着麻意。 平x里最是妥帖稳重的男人,也忍不住使了个坏心眼,他松开了握住她腰的双手。 童曼唯一的支撑点,便成了二人紧密的交合处,她必须死死用花x咬住男人的柱身,才能控制住身体的平衡。 她怎么被又被这男人的温柔小意骗到,忘了他是个多险恶的人。 童曼呜呜咽咽地哭着往后缩,将男人狰狞的欲望吞吃得更深,直至抵到了最深处的宫口。 这下可算是将他彻底引炸,成功让他发了狂。 男人的肌x贲张,双目猩红,双手狠捏着她的xx,抵着她的脆弱的宫口,发了疯似的往他耻骨上撞,嘴里不住地叫:“曼曼,我的乖曼曼,让我s进去,s进去好不好?” 童曼哪受得了这种刺激,呜咽着说不出句囫囵话,只尖叫着绷紧了身体,任由xxx淋而出。 xx抵至,壁x剧烈收缩,死死缠住男人xx,他的额上青筋鼓动,终于低吼一声,在她身体的最深处激s出来。 童曼一双美目尽皆失了焦距,浑身上下的软x都控制不住地在抖。 男人xx尚未完全xx的性物,刚被摧残的可怜贝x,就颤颤巍巍地想要合拢。 他熟稔地拿手撑开,再探出手指搅弄,叽咕叽咕,x里包裹着的xx倾泻而出。 大汗淋漓过后,就是冷。 童曼被男人搂进怀中,她的身体还时不时抽搐下,显然还停留在xx的余韵。 男人怕她着凉,简单清理后,就将她放进大白熊的怀里,盖上薄被,物归原位。 童曼缓过神,小脸潮红地捂着肚子,喃喃道:“s了好多。” 男人正当着她的面,xx纸巾擦拭x漉漉的xx,听她这么说,那吓人的物什抖了抖,眼看着又翘了起来。 童曼立马哼哼唧唧地开始抱怨不舒服,还拿眼睛瞪这个罪魁祸首,意识到他看不见,又探出小小的脚去踹他:“好黑啊。” 男人皮带都没系,就这么搭着去开了灯。 童曼大半脸埋在大白熊的绒毛里,就只露出的一小些,泪痕未g,潮红犹在,也能看得出是真真的顶漂亮。 童曼如愿以偿地瞪完人,又开始惦记她的手机,眼神一转,她还没说话,男人就捡起来递给她。 她跟个宝贝似的,上上下下,翻来覆去地仔细看哪摔碎没,男人受不了她那个劲:“我都让李秘书给你买了好几回手机了,怎么还是不能用?” 童曼慢吞吞地回了句:“我姐又不傻。” 提到童嘉,男人眉心又拧起:“你姐是明天回来?” “要不是?你会做一次就罢休吗?” 童曼按亮了屏幕,游戏已经结束,不出意外地输了,她跟老太婆似的叹了口气,怅惘得很:“我还没问你呐,你把我姐一拐子支去军区g嘛?” 男人下了床,官腔又出来了:“这次选派她下到军区是个很好的历练机会,等她回来,就能找机会让她再往上走走。” 童曼对这些向来是左耳进右耳出,低头看了眼游戏结算界面的分数,4.2分,丢人。 又看了下时间,22:39,吓人。 “送我回家吧。”她抬眼看向男人,定了定,喊道:“姐夫。”

209158465此处内容已经被隐藏,请输入验证码查看内容
验证码:
请添加QQ,回复“dd”解锁隐藏内容。QQ搜索“209158465”或者QQ扫描右侧二维码都可以添加QQ。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