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动》by七分牛三分排百度云txt小说全文阅读

情动
不知何时情动,已然爱上了你,不想放手。
七分牛三分排
原创小说 – xL – 中篇 – 完结
xE – 现代 – 因缘邂逅 – 互攻
直掰弯

——阅读全文伽QQ❤:209158465,回复“1”获取资源—

唐鹤诚×萧川云

“我认栽了,我想碰一碰你这个禁忌。”

“我很贪心,我想让你喜欢我的全部。”

01

唐鹤诚拉着自己的行李箱走在这偌大的青年旅舍中,走到自己的那个六人间顿了顿,呼出一口浊气,推开了门。唐鹤诚扫了一眼,有两个人躺在自己的床位上,还有两个床上乱糟糟的,只剩下一个上下铺还是完好无损的。
唐鹤诚拿着从前台那里取来的钥匙牌打开了自己的柜子,先把行李箱放进柜子里。转头看向那仅剩下的一个上下铺,看了看自己的号码202-6,心里想着在下铺x被子方便多了。把背包放到床上,随后坐在床边开始了x被x这一浩大工程,虽说长这么大没x过几次被x有点生疏,时间花费久了点,但也有模有样的完成了。被x已经攻下了,枕头x那就是小菜一碟了。
刚整理好床,唐鹤诚就瘫在床上玩起了手机,由于不想被人烦,在火车上就把微信给删了,还把学校的手机卡换成了自己家那边的手机卡。现在连上旅舍的WiFi,又把微信重新下载下来了,刚登录,未读消息一个接一个的冒出来,唐鹤诚先点开了妈妈的对话框。
[饲养员]:儿子,电话怎么打不通?不是和舍友出去玩吗?出什么事情了吗?
[鹤]:没出什么事情,我就是把学校的电话卡换成了家那边的电话卡,你能打得通就奇怪了。
[鹤]:手机刚充上电,刚看到消息。
刚回复完妈妈,手机电量不足20%的提醒就来了。唐鹤诚从自己的背包里刚掏出充电器,202的门就被推开了。唐鹤诚抬头看了一眼,这人穿着褐色背心,迷彩长裤,g净利落的寸头,眉眼很是锋利,往那儿一站给人一种生人勿近的感觉。唐鹤诚把手机x上充电器放在床上就从床上坐了起来,指了指自己上铺:“那个,你的床在我上面。”
萧川云看了看自己的钥匙牌:“谢谢。”
唐鹤诚怔了一下,这家伙声音也太好听了吧,低音x真是要了命了。心里一边想着一边从床上站起来,指着自己柜子旁边:“那个是你的柜子,你x被子拿到我床上x吧,省得你爬上爬下,不用谢。”
“好。”萧川云说着打开自己的柜子把行李放进去,从上铺把被子被x拿了下来。唐鹤诚从旁边搬来一个凳子坐在旁边:“你吃饭了吗?”
萧川云边x被子边回答:“还没,你呢?”
唐鹤诚笑了笑:“我也没呢,我也刚到不久。我来的路上看到一家肯德基,现在才八点半应该还没有关门,要不一起去吧。”
“好。”萧川云刚说完就感到手边传来一阵震动,掀开被子看到了手机上显示着“太后”来电,“你xx来电话了。”
唐鹤诚愣了一下:“我xx?”
萧川云把手机递给他,唐鹤诚看了一眼,把充电线拔了接了电话:“妈。”
萧川云x被x的手顿了一下,把唐鹤诚的手机充电头拔了下来放在唐鹤诚枕边,三下五除二把被子理好放到了自己床上。
“妈,我真没出什么事情,这好好一个大活人现在还在给你打电话呢。”唐鹤诚皱着眉头,“在杭州,手机没电,刚和人约好一起去吃饭呢。玩几天就回去了。”
萧川云见他打完电话和他对上眼睛,之前逆光没注意看,现在看起来这位“皇帝”,真是生得好模样,那g净清澈的眼睛好似要把人魂勾走一样,要是去演艺圈定能有一席之地。
唐鹤诚看他不说话便先开口:“怎么了?”
萧川云清了清嗓子:“刚刚,不好意思了。”
“刚刚?”唐鹤诚回想了下笑出了声,“那个啊,不知者不罪。我谋逆篡位把我爸赶去做太上皇了。”
唐鹤诚把凳子搬回原位,看向自己的床已然不见另一条被子:“你x完了?这么快!”
萧川云坐在唐鹤诚床边点了点头:“还行吧。”
唐鹤诚叹了口气。
萧川云疑惑地对上唐鹤诚的眼睛:“怎么了?”
唐鹤诚坐到萧川云旁边:“我x了好久,受打击了。早知道我就应该等你来,让你帮个忙。”
萧川云轻笑:“你怎么觉得我会帮你呢?”
“友好相助行不通那就来一场钱货两清的交易,比如:我请你吃饭,你帮我x被x。”唐鹤诚从背包里翻出自己的钱包揣进兜里,“去吃饭吗?”
“行,走吧。”萧川云起了身,“你包就放外面啊,还是锁柜子里吧。”
“听你的。”唐鹤诚也起了身把柜子打开将背包放到自己行李箱上锁了柜子,“走吧。”
刚出了202的门,萧川云把门关上,唐鹤诚就转过身对萧川云说:“对了,加个微信吧。”
“好。”萧川云说着拿出自己的手机。
“我扫你?还是你扫我?”唐鹤诚说着点开了自己的二维码,递到萧川云面前,“你扫我吧。”
萧川云没说什么,扫了一下二维码,弹出了名为“鹤”的资料,添加到通讯录。唐鹤诚那边也收到了,只是好友添加那一栏不太安静,点开最上面的申请:“是‘一枪穿云’吗?”
萧川云抬头看了看皱着眉的唐鹤诚:“是。”
“我有个舍友把我微信号给卖了,时不时有人来添加,我也懒得拒绝拉黑。”唐鹤诚一边说一边同意了申请,刚准备改备注,“对了,你叫什么?我改下备注。”
“萧川云,川流不息的川……”萧川云还没说完就被唐鹤诚打断了。
“一枪穿云的云,很霸气。”唐鹤诚打着备注,“我姓唐,唐鹤诚。”
萧川云还没反应过来,手机就被唐鹤诚拿走了。唐鹤诚快速的打完自己的名字,把手机物归原主了:“搞定。”
二人走出了旅舍,一前一后的走着。八月份的杭州还是很燥热的,只是晚间时不时吹来的风带走了些许燥热。在路灯的照映下,影子由长变短又由短变长,耳边传来当地人闲谈的方言,很是惬意。
萧川云走在后面看唐鹤诚停在路口,明明已是绿灯却没有走,便走近了:“怎么了?”
唐鹤诚听见那低音x在耳边响起,身体抖了抖,手机没抓稳离了手,萧川云眼疾手快抓在了手上,翻手机背面看到了手机上显示的内容:“地图?你不会忘了在哪儿了吧?还是你是……”
唐鹤诚从萧川云手机拿回手机揣进兜里:“过了这个红绿灯,直走一段路就到了。你突然说话都快吓死我了。”
萧川云见他答非所问,心里明了也不拆穿:“那真是对不住了,惊了‘皇帝’。”
唐鹤诚此刻恨不得找个地d钻进去,看到绿灯像是抓住了救命稻x:“绿灯了,快走。”说完也不等萧川云回应,脚底抹了油似的往前走。

唐鹤诚从肯德基服务员手里接过餐盘,托着载满食物的盘子走向萧川云所坐的的位置,只见萧川云坐得笔直在玩手机,再一想他站立的样子,脑海中弹出“站如松,坐如钟”不禁笑出了声。
萧川云听见了笑声,把手机放在桌子上,转头看向唐鹤诚:“笑什么?”
唐鹤诚把托盘放在桌子上,在萧川云对面坐下:“没笑什么,就是想起你站和坐的样子,简直应了那句‘站如松,坐如钟’,你是不是什么特种军人,来执行什么秘密任务啊?”
萧川云拿起一个汉堡:“你想多了,我不是特种兵,只是一个退役兵。”
“怪不得,原来你当过兵。难怪你x被x那么快,原来是练出来的,我心里平衡了。”唐鹤诚蘸着番茄酱吃着薯条,“那你是来杭州旅游的?”
“算是吧,出来散散心。”萧川云把吸管xx可乐,抬眼看了看唐鹤诚,“你是和家里人闹矛盾了?”
“那倒不是,只是被双重背叛,不想见那两个人,出来避难的。”
唐鹤诚用餐巾纸擦了擦手上残留的油渣,抬眼对上萧川云的目光,“你别在意,我没什么事,只是觉得不可思议。”
萧川云对上唐鹤诚的眼睛恍了神,轻笑道:“行,口谕都下来了。”
唐鹤诚听到这话笑了半天:“这个梗你是过不去了。”
萧川云拿着另一个汉堡递到唐鹤诚面前,面不改色道:“哪敢啊,得留着小命好生伺候着。”
唐鹤诚接过汉堡咬了一小口:“你明天什么打算,准备去哪儿玩?”
“没什么特别的打算,走到哪儿算哪儿。”萧川云喝了一口可乐,“就在旅舍周边转转,我看旅舍对面走不了多久就是西湖了。”
唐鹤诚吃完一口汉堡:“真巧,我也没什么打算,那要不我们一起?明天中午我请你吃个饭。”
萧川云吃完最后一口汉堡,用餐巾纸擦了擦手:“怎么又请我吃饭?”
唐鹤诚把嘴里的汉堡咽了下去,看着萧川云委屈地说:“萧大帅哥,你看我们俩上下铺,多有缘啊。明天我生x赏个脸呗,要不然我真成孤家寡人了。”
萧川云瞧着唐鹤诚那委屈样只好应了他:“可以是可以,但我也不能总是让你请客吧,明天早饭我请你吧。赶紧把你那还有几口的汉堡吃完回去了。”
“行啊,明天早饭你请我。”唐鹤诚笑着说,“其实你这人挺好说话的,虽然样貌凶了点,但性子挺温和的。刚开始和你搭话以为性子和样貌一样,结果相反。”
萧川云喝着可乐没有搭话,心里却翻江倒海:还是第一次有人说我性子温和,今天和往常比起来话是说得多了,可能只是想说说话吧。

唐鹤诚在箱子里翻找着自己洗完澡要换的衣服:“我刚刚问了3号床大哥,他说浴室在四楼,等会儿一起去吧。”
萧川云换好拖鞋坐在凳子上看他翻来翻去:“好,你带肥皂了吗?我没带也没买。”
“我带了沐浴露,你可以吗?还有洗面x,洗发露,我都有的。”唐鹤诚翻着洗漱用品,“等我换下拖鞋就走。”
唐鹤诚把换下的鞋放到床底,也顺便把萧川云的鞋放在了自己鞋旁边。拿起洗漱用品和衣服对萧川云说:“好了,你的鞋我也放在我床底了,明天别找不到了。”
两个人走上四楼找到了浴室,唐鹤诚看着浴室说:“原来是隔间,好像是男女共用的,上面和xx几乎被隔板隔得没有空隙。那洗发露我怎么给你呀?”
萧川云也看了看隔板,把右手摊开:“要不,你先挤在我手上。”
“也行。”唐鹤诚看着面前的手,把沐浴露挤在萧川云手上,“够了吗?不够再来点。”
萧川云收回手:“够了。”说完走进一个隔间。唐鹤诚放好沐浴露,也走进了萧川云旁边的隔间。
唐鹤诚放好换洗衣服,打开水开始洗头,头刚碰到水又缩了回来,叫出了声:“我x,怎么是冷水啊!”
唐鹤诚把头发往后捋了捋,叩了叩隔板:“萧哥,你水热吗?”
萧川云刚把讨来的沐浴露抹在x润的头发上,也叩了叩隔板:“不热,冷水,快点洗。”
唐鹤诚这会儿已经没了好脾气:“真x蛋啊!”
萧川云听见也只轻笑:“别叫了,赶紧洗,虽然是夏天,但洗冷水澡还是会感冒的,明天早点来洗澡就好了。”说完就听见隔间的水声。
唐鹤诚也不管三七二十一了,快速洗完头,打x了身子,就把沐浴露往身上抹,以最快的速度冲g净。连洗面x都没用就出了浴室,一出浴室就看见萧川云在外面站那儿,唐鹤诚走过去:“啧,当过兵的就是快。”
刚说完唐鹤诚就觉得不太对,赶紧补救:“我的意思是速度快,洗澡速度快。”
萧川云轻笑道:“知道了,去刷牙,吹头发吧。”
唐鹤诚走到水池旁刷起了牙,不一会儿就感觉到后脑勺吹来一股热风。唐鹤诚下意识想转头看看,结果还没转过头就又被一只手给扭了回来,只听见萧川云的声音在身后响起“你刷你的牙,我给你吹头发,别真感冒了。”
唐鹤诚刷完牙,头发也差不多被萧川云吹g了。两人刚走到二楼,萧川云拉住唐鹤诚的胳膊:“二楼那边尽头有家咖啡厅,把东西放在屋里去喝点热的。”
唐鹤诚随着萧川云的目光也往右边看去,确实有间店:“行。”
唐鹤诚把洗漱用品和换洗衣服收拾了一下,拿起手机就往那家店走去,走到前台看了看菜单,点了杯热牛x就找了个位子坐下了。点开微信准备看看消息,从上了火车到现在也就回了妈妈的消息,其他的消息还没看。
唐鹤诚点开了王磊的消息。
[王磊]:诚哥,你人呢?
[王磊]:徐阳就坐沙发上一动不动,我问他他也不说话,急死人了。
[王磊]:赵志文说你走了,你去哪儿了?
[王磊]:诚哥,你行李呢?真走了?
[王磊]:诚哥,你电话打不通,信息也不回。你去哪儿了?
[王磊]:诚哥,我刚刚在你房间找你行李时,在垃圾桶看到了安全x,是不是他们俩?
[王磊]:妈的,这两个狗x,我把赵志文打了一顿。眼镜都被我打碎了。
[王磊]:诚哥,你看到消息回我一个。
[鹤]:我没事情,只是不想看到那两个人来杭州了,你不用担心。
唐鹤诚刚回完消息,王磊就又来了消息。
[王磊]:诚哥,你终于回消息了,那我也来杭州。说好的陪你过生x的。
[鹤]:没事,不用的。你好好在南京玩,你现在想来也来不及啊,多累啊。我拉了个人陪我过生x,不是一个人。
[王磊]:那行吧,回到学校我给你补过一次。现在我和高漾也一点都不想看见那两个狗x。
[鹤]:别理他们,你们玩你们的就行了。
刚回完消息,服务员就把热牛x送来了。唐鹤诚把手机放在桌上,拿起杯子抿了一小口,有点烫就放下了,拿起勺子在杯子里搅着圈,一圈一圈地搅着。思绪却回到了今天的下午。

高漾坐在夫子庙内置的长椅上左顾右盼:“咦?徐阳呢?上厕所去了?”
“我的错,我给忘了。”王磊把刚喝的水咽了一下,“诚哥,徐阳说他肚子不舒服,先回民宿了。”
“是吗?那他亏了,我们定好晚上去吃麻小的。”唐鹤诚看着夫子庙内的景致,“我看这旁边的步行街就有卖粥的店,等会儿我带点回去给他。一会儿我就先回去,你们去找麻小店,定好了通知我们一下。”
王磊应道:“行,诚哥你先回去吧。那赵志文什么毛病,手机没电就回去了,我们借他充电宝还不要,以前他也没这么事儿x。”
唐鹤诚笑笑没说话。

唐鹤诚拎着打包回来的粥回到民宿二楼,把背包放在沙发上,随后把粥放到沙发前面的茶几上准备去看看徐阳,还没往徐阳房间走几步就听见自己房间传出了声响,便向自己房间走去。
“徐阳,唐鹤诚伺候你伺候地如何?舒服吗?”
“他……他还没碰我。”
“是吗?你摸摸看,我都y了。要不要让我碰碰你?给你解解渴?”
门虚掩着,唐鹤诚在门外却能清楚地看到徐阳坐在床边,赵志文站在徐阳面前,拉着徐阳的手放到自己裆部。唐鹤诚低声嗤笑一声,转身走向沙发,坐在沙发上拿出手机静了音打开了消消乐。
“我看你今天眼睛老往我这儿看,怎么?是我看错了?”
“我……我没有。”
“那我给你发消息让你在唐鹤诚房间等我你怎么那么听话?你既动了心思,怎么事到临头退缩了?”
“我……”

——阅读全文伽QQ❤:209158465,回复“1”获取资源—

“怕什么?他们现在还都在秦淮河那儿逛着呢?你要是想继续就把衣服脱了,不想就当没这回事。”
唐鹤诚听着房间里传来腰带撞击地板的声响,手里的动作没停下,消消乐依旧有条不紊地进行着:这可真是好一个“郎情妾意”。
“润滑油拿着,你自己扩张,我看着你做。”
没多久就传来了徐阳的c喘声和叫痛声。唐鹤诚手里的消消乐已经闯了四关了,在这情迷声中把消消乐切了出去买了售票软件默认去杭州的车票顺便订了间青旅,买完又切了回来。抬头看了眼那扇虚掩的门,映入眼帘的是赵志文白花花的腰身和他腰身上盘着的徐阳的双腿。赵志文耸动着腰身,呻吟声与c喘声交缠渐渐从房间内传来。
唐鹤诚重新开始这失败的一局消消乐,听着房间内的动静心想:这“活春宫”可真是一点都不知道收敛,就不怕把楼下的阿姨给叫上来。
失败的那局消消乐终于过关了,那房间里也传来了花样,说起了荤话。
“徐阳,爽不爽?我x的你爽不爽?”
“……爽……”
“都x出白沫了,妈的,跟x油一样。想吃吗?”
“把你旁边唐鹤诚的外x给我拿来,我穿上x你。”
唐鹤诚听到这里皱了皱眉头,抬眼望去,赵志文已经穿上了自己的外x,腰身耸动着,手却在扣着x前的扣子。看到自己挺喜欢的外x成了现在赵志文取乐的玩物心里却不是很舒服。
“乖,转过去趴着,我来后入。”
“我穿着唐鹤诚的衣服在唐鹤诚的床上x你,感觉怎么样?是不是很刺激?”
“徐阳,唐鹤诚知道你这么x吗?”
……
不知已经闯了几局消消乐了,房间内没了情迷声,随之而来的是门被拉开的声音。
徐阳拉开房门看见唐鹤诚就坐在外面的沙发上,顿时停住了脚步。唐鹤诚抬头,只见徐阳拿着衣服裸体站在那儿一动不动,赵志文上身仍穿着自己的那件外x,xx什么也没穿。
“完事了?”唐鹤诚把手机揣进兜里,起身把放在茶几上打包回来的粥拿了起来,“听说你肚子不舒服,给你带的。凉了。”
唐鹤诚把拿起来的粥又放在茶几上,绕过徐阳走到赵志文面前:“我倒是不知道你这么喜欢我的外x,既然这么喜欢我送你了。把xx穿上,就这么光着也不是个事儿。”
赵志文就这么盯着唐鹤诚:“你要和徐阳分手吗?”
“分手倒谈不上,毕竟也没在一起。”唐鹤诚看着赵志文轻笑一声,“只是我看他锲而不舍地追我,想给个机会,动了想试试的念头。现在看来,倒是不需要了。你既然喜欢徐阳就早点说,我又不会夺人所爱。”
赵志文仍旧紧紧盯着唐鹤诚:“我不喜欢他。”
唐鹤诚听到这话怔了一下,随后说道:“随你,这是你的事情。这床我看还是留给你们,万一你们还用的到呢。”
唐鹤诚转身走向徐阳:“把衣服穿上,有人上楼你这样可不太好。”
徐阳抬手拉着唐鹤诚的胳膊,用沙哑的声音说道:“鹤诚哥,我……我不会了,再给我一次机会,好不好?”
唐鹤诚把徐阳的手从自己胳膊上拽了下来,看着徐阳:“徐阳,你们这是你情我愿的事情,别这样。”
徐阳看着唐鹤诚这样慌了神:“我……我没有。”
唐鹤诚看着徐阳这副样子笑了:“徐阳,你这就没意思了。‘你要是想继续就把衣服脱了,不想就当没这回事。’这话我可听着呢。”
徐阳听到这里脸色顿时白了一片:“你都听到了。”
唐鹤诚绕过徐阳和赵志文拉起自己还未打开的行李箱走到了沙发旁:“算是吧。”说完就背上沙发上的背包。
赵志文刚拿起地上的xx就看到唐鹤诚拉着行李箱一副要离开的样子,也顾不上没穿xx就走过去:“你要走?去哪里?”
唐鹤诚看着他左手拿着的xx说:“把xx穿上。”
赵志文听着唐鹤诚这话,两只眼直直盯着唐鹤诚快速地穿上xx。徐阳跟丢了魂似的把衣服穿好。
“我现在不太想见到你们两个,说实话我觉得挺不可思议的。就这样吧,我先走了。”说完就提着行李箱下了楼梯。

唐鹤诚听着桌面传来的叩击声才回过神。抬头看到萧川云坐在对面。
萧川云问:“想什么呢?”
唐鹤诚想也没想回答道:“活春宫。”
萧川云皱了皱眉,似是不解:“活春宫?”
唐鹤诚看萧川云皱眉头的样子笑出了声:“你皱眉头的样子还挺好玩的,我以为你就一直那个凶神恶煞的样子呢。”
唐鹤诚喝了一口热牛x,温度刚刚好。继续说:“是啊,活春宫。我今天下午可是看了一场活春宫。”
萧川云听着这话也猜了七八分,便转了话题:“我给你发微信问你在哪儿,你没回我以为你丢了。”
唐鹤诚笑了:“手机静音了,这地就这么大你没看见我吗?”
萧川云转过头看着身后的一个柱子:“你挑的好位置,那柱子挡住了。”
“我的错。我请你喝一杯怎么样?”唐鹤诚看着萧川云还是穿着褐色背心,“你衣服没换吗?洗澡前我见你就穿的这件。”
萧川云:“换了,这背心我有两件。”
唐鹤诚又喝了一口热牛x:“你和我一样也喝热牛x吧,刚好我花完带的五十。”
萧川云愣了一下:“一杯二十五?”
“我请你,听我的。睡前喝牛x也能睡个好觉。”唐鹤诚起身去点单,“要报答我的话,明天早饭你请呗。”
唐鹤诚刚到前台,放在桌子上的手机就一下接一下地震动。萧川云看着那亮着的屏幕,是个名叫“徐阳”的人发来的微信,出于礼貌没看消息内容。
唐鹤诚刚坐下:“等会儿服务员给你拿过来。”
萧川云看着唐鹤诚的手机:“刚刚有人给你发微信了。”
唐鹤诚拿起手机一看皱了皱眉,是徐阳发来的消息。
[徐阳]:鹤诚哥,我可以重新追你的。
[徐阳]:鹤诚哥,你别不理我。
[徐阳]:我真的不会了,再给我一次机会。
[鹤]:徐阳,别这样了。虽然我没有小心眼到要删了你的微信号,但你还是不要总是来找我了,不然也只能删了图个清静。
唐鹤诚回完消息对面也没了动静,看样子徐阳是不会来烦他了。从徐阳的聊天框退出来后往下翻了翻,看到赵志文也给他发了消息。唐鹤诚没打算回消息,心里有着对赵志文说不出的厌恶感。
唐鹤诚锁了屏把手机放在桌上对萧川云说:“刚刚那位,就是活春宫的两位主演之一,另一位是我舍友。”
萧川云听了这话,回想了一下“徐阳”这个名字:“我刚刚不小心看到发消息人的名字叫徐阳,听这名字感觉是个男生。”
唐鹤诚听他这么问就知道他的疑惑了:“嗯,徐阳是男生。就是你想的那样。”
萧川云怔住了。
唐鹤诚看萧川云一动不动地坐着,跟老僧入定似的。心里有了较量,试探地问道:“你,该不会恐同吧?”
刚问完就看到服务员往这边来了,唐鹤诚看着萧川云:“你的x。”
萧川云还没反应过来,服务员就把热牛x放到了面前。萧川云拿起勺子在杯子里搅了搅,随后迎向唐鹤诚的目光:“不是。”
唐鹤诚听萧川云这么说松了口气,一手撑着下巴,一手拿勺子搅着牛x:“看你那么大反应,吓死我了。”
萧川云刚想说话,就被人打断了。
一个穿着白衬衫的男生站在了桌子旁边,看着唐鹤诚说道:“帅哥,明天准备去哪儿玩?要不组个队一起呗。”
唐鹤诚托着下巴看向那白衬衫男生,随后看向萧川云笑着问道:“萧大帅哥,明天去哪儿?”
萧川云没想到唐鹤诚会问他话,一时不知说什么。
白衬衫男生生怕错过良机,忙说道:“我还有一个朋友,帅哥可以和你男朋友一起,四个人组个队。”
唐鹤诚仍是托着下巴,笑着抬起头看向白衬衫男生:“他不是我男朋友。”
萧川云看着此刻笑着的唐鹤诚恍了神,那双眼睛平时本就勾人,现在再加上那一抹如沐春风的笑容,恐怕没几个人能躲得过。

209158465此处内容已经被隐藏,请输入验证码查看内容
验证码:
请添加QQ,回复“dd”解锁隐藏内容。QQ搜索“209158465”或者QQ扫描右侧二维码都可以添加QQ。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