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闹春》by坑不死你百度云txt小说全文阅读

闹春(np)作者:坑不死你

內容簡介

独守空房的新嫁娘,被公爹爬了墙;

新嫁娘回门,又被亲叔叔摸了x;

——阅读全文伽QQ❤:209158465,回复“1”获取资源—

丈夫归家,竟与公爹齐齐压了她的身;

她要如何是好?

高x女性向

公爹夜半压身“公爹,不要呀,公爹……”

床里的女子抱着锦被小声哭泣着,还是被床边的高大男子给x入床角。

锦被让一双大手毫不留情地掀开,露出女子白嫩的身子来,她两个xx并不大,却坚挺,又因着这背德的害怕,xx露在空气里,竟是变得异常坚挺——

那双大手毫不怜惜地罩了上去,将那双坚挺的xx罩了个满手——肌肤的触感叫那男子不由自主地用力揉搓了起来,无视女子的忽痛声,将这团xx捏成各种样子——他竟是露出满意的笑来,“乖呀,别哭,爹疼你——”

这人便是顾圆的公爹,人称小阁老的季世凯。

而她的丈夫正是季世凯认的义子季呈文。

季呈文不在府里,却叫她这个公爹趁着夜黑爬入了她的屋里,她这院门上的婆子似睡死一般,便是屋里值夜的大丫鬟也毫无声响,——这让顾圆既心惊又害怕,又羞耻,素x里相公待她是极温柔,哪里有公爹这般孟浪,竟是揉得她双峰疼得厉害。

她呼着痛,猛然间觉得x前一x,又是一热,竟见着这公爹将她的x儿含入了嘴里,就跟小儿一样的吸吮起来,——她的双手似推拒着他的脑袋,又像将他给抱住,可怜巴巴地嚷着,“公爹,你听得我好疼,我没有x儿——我没x儿……”

到是这季世凯百般不放人,一边吸吮着,一边又用牙齿磕咬着,直咬得她身儿乱颤,才将她这个娇人儿抱入怀里,——本该他娶进门的小娇妻,不过晚了些时x,竟叫长子娶了进门,待得新妇拜见公爹之时,见着这张脸时,他简直是——

恨不得立时将她推倒在这季家的祠堂里,将祠堂时的祖先牌位都扫落在地,也不将她给剥光了,就掀了她的裙子,褪掉她的亵裤,就将她在这里给狠狠地捅穿才是,用他早就疼得发肿的物事,将她给狼狈地贯穿,这才是报答她的另嫁。

“没x儿?”他嘴角一扯,“乖,以后就会有了。”

顾圆慌了心神,自是听懂他的意思,顿时就踢着双腿挣扎起来——

却不料,早就让公爹看穿心思,将她的双腿双手都给绑了起来,而且是绑成“大”字的姿势,——双腿张开,让她的私密之处一览无遗,尤其是平坦小腹之下,竟是一丝毛发全无,竟是个难得一见的白虎

公爹,你要入死圆儿!顾圆的脸蛋儿羞得跟要滴血一般,“不要,公爹……”

她喊着声,在他炽热的目光下无所遁形般,——她的身子不由自主地颤抖起来,尤其是那处最最娇弱之地,竟也跟着微颤了起来,露出内里的粉嫩来。

季世凯瞧着那处,伸手竟是盖了上去,竟将那处盖得严严实实,手掌心还能感觉她的轻颤,竟像是有些x意——他不由惊喜地睁双被欲念充斥着的双眼,细细地察看起那处来,瞧着那处微微颤抖着,甬道的入口,叫粉嫩娇艳的两片xx给捂得不见一丝缝隙,——却顶端带着一丝晶莹的光亮。

“这是x了?”他眉眼儿上挑,竟是一双凤眼,颇具风情。

嘴角微勾,竟是叫灯下的他显得格外的俊美——

而顾圆差软了腿,想着相公在新婚夜也是如此这般的惊喜,——到叫她更是面皮薄得厉害,似染上最红的胭脂一般——“公爹,不要如此,不……”

她被这样的情形吓坏了,也不知相公几时回来,相公是带兵出征,竟是叫她一个独守空房,谁知,一夜还没守上,就叫这年轻的公爹钻了房,——她美眸里含泪,既恼公爹不顾人伦,又恼自己身子不知怎么的竟是这般恼人——

一时她也不知道要怪谁,也怪她自个脑袋不清楚,如何就嫁到季家来,“公爹,圆儿是您儿媳——”她娇弱地喊出声,眼角的余光瞧见昏睡在榻前的大丫鬟锦玉,——这声音就跟梗在喉咙底里一般。

——阅读全文伽QQ❤:209158465,回复“1”获取资源—

季世凯听着就冷了脸,将手往她x儿上一掐,将个顶端的娇艳果子给掐在手指间,竟是质问他起来,“你到有脸说儿媳?当初我叫你在家里等着我去提亲,你到好,一转身嫁了我儿子?”

这语气,叫顾圆承受不住地轻颤了身子,就连腿间那处也跟着颤抖了一下,甚至一个收缩,——叫她羞得快蜷缩了如玉般的脚趾头,竟是都不敢看他了,“圆、圆儿一听是季家提亲,季家提亲……”她如何晓得并非是公爹亲自上门提亲,而是相公请了人上门提亲——

都是姓季,祖母问她可同意,——她一听是姓季的人家,自是没有不同意的,羞答答地同意了亲事,岂料,这红盖头一掀,竟是张陌生的脸,当时她就吓得不轻。

相公是好的,到没有为难她,还哄着她成了好事,新婚当夜,可惜她娇弱身子,被好言好语的相公给哄得是海棠滴露,——“公爹,非是圆儿……啊……”她个x儿上又是一疼,疼得她个娇脸一白。

“还哄我,你几时同呈文有了苟且,是不是瞧上他年纪轻,嫌弃我老了?”

季世凯哪里能这么轻易地叫她的话给说通,反而依旧质问着她。

说着,他解了衣衫,将个充满着男性气息的身子露了出来,别瞧着他面上斯斯文文,x膛是平坦结实,腹间更是瞧着隐藏着极大的力道,黑色的毛发自裤头冒出尖来,更别提那裤头被顶起来,似个帐篷一般——他将裤子也脱了去,引以为傲的c长物事也光明正大地与她相见……

那东西c如儿臂,让顾圆瞪大了眼睛,——那夜新婚,她可没瞧见相公的此物,只晓得相公那物事y生生地挤开自个的身体,她还记得那种又酸又疼又胀的感觉,——此时,亲眼见着此物,她竟是害怕地颤抖了起来。

脑袋慌忙地摇起来,她娇呼着,“公爹,圆儿会叫你入死的,可不…………”

那苍白着小脸,美眸惶然。

209158465此处内容已经被隐藏,请输入验证码查看内容
验证码:
请添加QQ,回复“dd”解锁隐藏内容。QQ搜索“209158465”或者QQ扫描右侧二维码都可以添加QQ。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