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今宵》by孟孟百度云txt小说全文阅读

梦今宵by孟孟

原创 / 男男 / 古代 / 中x / 正剧 / 强攻强受 / 美人受
柳清芝一直都知道自己不被周重喜欢,却一直死死捏住不肯放手。暗自给他施加各种压力,让他娶了自己。
没关系,我欢喜你就好。
这场梦,我独自一人做下去就好。

温润如玉美人丞相受✖死鸭子嘴y暴躁将军攻

——阅读全文伽QQ❤:209158465,回复“1”获取资源—

 01夜半醉酒归

  清池里雾气缭绕,涓流缓缓流入,抚过来人的身子。

  来人轻轻退下衣裳,往清池中间走去。

  水面上,微风轻轻抚过,当得一派宁静。

  柳清芝缓缓闭上眼,敛去一双眼里的流波,瓷白的脸上是难以隐忍的痛楚。莹润白皙的肌肤上是有着点点红斑,遍布全身,令人难以直视。

  柳清安静下心来,安静地感受着片刻的安宁。他太累了。

  那人昨夜里匆匆闯进来,将他扑在床上,也不管他有没有准备好,就那么径直扒了他的中裤,直愣愣地冲撞进来。猝不及防。

  “曦之?你这是怎么了?”柳清芝从床上坐起身来,看着眼前直愣愣冲撞进来的男人。

  男人也不开口,径自低着头,昏暗的光线虚虚映着,看不清神色,只能看见一截冒着青茬的下巴。

  柳清芝见他不答,也不恼,叹了口气,“你又喝酒了吗?”

  男人仍旧不答话,快步朝床边走来。柳清芝闻到那股浓重的酒气就知道是怎么回事,对近在眼前的高大身影的阴影再次袭上心头,身体控制不住地往后挪移了一点。

  大概是他往后挪动的手晃了男人的眼,男人一把搂住他的腰,将其压在身下,一把扒了他的中裤。

  柳清芝被眼前的状况弄得眼角直跳,他抵不住男人的力气,却也知道这种时候只能尽力安抚男人,只能放轻了声音,耐着心思哄道:“曦之,你……你等等……”

  男人却不管他的阻止,匆匆将自己裤子退下,一条庞然大物弹跳出来,直愣愣地抵在柳清芝的后x。

  柳清芝感受到身后的压迫感,心里忍不住瑟缩,一双细白的手抵在男人的x膛上。

  男人感觉到他的推拒,心里恼怒,恶狠狠地瞪了他一眼,腰身一挺,那xx径直冲撞进来。

  柳清芝紧紧抓住身下的床单,忍不住呼喊出来:“轻……轻一点……疼……”

  那x里未经过前戏正是g涩不已,那xx就这么冲撞进来,只卡住个头部,再也动不了了。

  男人大力扒开柳清芝的中衣,一口咬在柳清芝的x上。可怜的x房颤巍巍地被男人叼在嘴里,牙齿不知轻重地磨咬着,疼得他直倒吸气。

  身上的疼痛感使得脑海中清醒了不少,柳清芝缓了缓,知道今天是逃不过了,只能尽力安抚着,盼求这人能轻一些。

  他捧住男人的脸,轻声哄道:“曦……曦之……轻……一点……”

  男人径直从x前抬起头来,一双眼里眯着,眼里暗沉得可怕,“你躲我。”

  短短三个字让柳清芝心里直发紧,他摸了摸男人的头,安抚道:“没……没有……我这般疼你……”

  男人神色总算是略微放松下来,咬紧的后槽牙放松下来,这高大的男人声音里竟然带着一丝委屈,“你都不抱我。”

  就算如此,柳清芝也不敢放松,他后x里的xx仍旧直愣愣地杵着,扰得他不敢轻易动弹。他却也只能竭力放松下来,双手搂住男人的脖颈,尽力安抚道:“我怜你。你……你轻些可好?我疼……”

  男人不安地将搂紧他,将头埋在柳清芝的肩上,轻轻嗅着鼻子边的玉兰香,声音里带着委屈,“你好多天都不来看我。”

  “可你来见我了,对吗?”柳清芝吻上男人的唇,轻声喘着气。他知道,只有安抚好男人才能让今晚的他更好过一些。

  微微张开唇齿,一条灵活的舌即钻了进来,用力吸住,柳清芝感觉他快不能呼吸了。

  男人的大手一把抓住因主人动作而颤巍巍的x房,上面刚刚被男人嘬得满是水光,一颗红珠颤巍巍地挺着。手心里的y茧刮过,手下滑腻的触感让男人微微使劲揉了两把,抓得不成形状。

  x前疼痛感袭来,使得柳清芝忍不住轻哼出声,却也不得不挺起身子,将双x送到男人手中,迎合他的动作。他知道,男人虽然平时不说,但却是分外喜欢这东西,每次总要又嘬又蹂,直弄得上面布满累累的痕迹才肯罢休。

  男人抓起那颗红珠,用力拉起,激得x波层层荡漾。

  “嗯~疼……”柳清芝躲开男人的唇,头偏向一边,微微喘着气。

  那x前殷红的x晕点缀在白嫩嫩的x上,层层x波迷了男人的眼,激得男人眼里风波更甚。

  他张口即又咬住,身下更是接着刚刚开始有丝润意的后x狠狠冲撞上去。温热x滑的肠道紧紧包裹住男人的xx,一进一退之间,刺激男人红了眼。

  “唔……轻……轻一些……”柳清芝紧紧抓住男人的肩膀,妄图能缓解缓解身上的后x里的疼痛感。

  男人一把按住柳清芝不断晃动的腰,紧紧桎梏住他。柳清芝却突然慌了神,连忙用手去拦,却又惹怒了男人,将其翻了个身,跪趴在身下,将其双手反剪于身后,揽着腰,用力冲撞,毫无章法。

  柳清芝身子随着男人的动作晃悠着,长发披散开来,孱弱的双肩微微颤着,眼尾泛起红色,声音早就零零散散,不成语句。

  “嗯……疼……慢些……”

  “呜呜呜……”

  房外的奴仆听着屋里哽咽的声音,心里着急,却又不知该怎么办才好。就这么听着红浪声翻了一夜。

——阅读全文伽QQ❤:209158465,回复“1”获取资源—

  天色微微亮起,才听得那呜咽的泣声渐渐消下去。过了不知多久,才听得一声嘶哑的“秋月”响起。那声儿细得几不可闻。

  也是秋月一直倾耳候着才听得清,不然照着这微弱的声音,旁人指不定以为是什么幻听。

  秋月连忙推开门,开门瞬间一股暧昧的气息袭来,走进了里屋,却也不敢轻易抬头,只注视着自己的鞋面。

  听得一阵悉悉索索的被褥翻动声,才候到一句嘶哑的“过来扶我。”

  秋月连忙上前去扶住柳清芝,只见他一身松松垮垮的中衣拢着,浑身还微微颤着,大半的身子都朝自己倒来。她悉心扶着,又忍不住用余光去看床内,只见一人正是闭着眼呼呼睡着,倒是一副安稳模样。

  她也只敢看一眼,再不敢有何动作,她就算名头上是个掌事了,究其根本还不过是个奴婢,要知道多嘴的奴婢向来活不长。况且昨夜里守夜的小丫鬟将她从睡梦中摇醒时,她就已经料到这般场景了。

  那小霸王就算上了战场立了功回来,那外表多稳重,这内里什么样,她最是清楚不过了,还不是那副不知轻重,不晓得怜惜人的模样,也是公子一直忍着他。

  柳清芝喉内突然起了痒意,忍不住抬手捂着咳了两声,却又害怕惊扰了床榻上的人,忍不住回头看了两眼,见对方仍旧睡得正香,这才放下心来,继续扶着秋月的手往外走。

  主仆二人一路磕磕绊绊,总算是到了清池旁。柳清芝挥挥手,让秋月下去。

  秋月却仍旧站着,“奴在这儿候着公子。”

  柳清芝见她不愿离开,想说什么却也无力再开口,是以径直往池中走去。

  缓缓沉下去,一手伸向后x,将经过一夜x劳,已闭不拢的x口用力撑得更开,后x里灌得满满的液体顺着水流争先恐后的流出。

  细长的手抚上已经微微有些突兀的肚子,暗自懊恼,也不知昨夜可曾伤了他。

  叹了口气,闭上双眼休息,也不知在思考些什么。

209158465此处内容已经被隐藏,请输入验证码查看内容
验证码:
请添加QQ,回复“dd”解锁隐藏内容。QQ搜索“209158465”或者QQ扫描右侧二维码都可以添加QQ。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