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闪亮的日子》by律百度云txt小说全文阅读

闪亮的x子
作者

内容简介
身为运输业龙头--康柏贝区财团继承人,
又拥有以全世界人口为分母,分子数不超过五十的罕见血型,
就机率而言,他是超级幸运儿。
然而继承人的身分与财团的历史共业使得他被暗杀纯属x常,
罕见血型则让他无法接受他人的血液,
常人藉由手术或输血可以治愈的伤病,在他身上会直接导致死亡……

——阅读全文伽QQ❤:209158465,回复“1”获取资源—

历年清一色皆为男性的入选名单,今年首次破例入选一名女子,
凭借着出色的身手、过人的胆识与准确的判断力,
她成为继承人的特别助理与贴身护卫。
本以为她只需要尽力辅佐继承人、守护他的安危就好,
没想到却卷入财团间错综复杂的陈年恩怨,
甚至无可救药地爱上了已有未婚妻的继承人……
繁体版罗曼史甜文喜剧疗愈

闪亮的x子第一章
第一章
「今年的阵仗好惊人。」

「没想到今年报名参加的除了往年的组织之外,还多了很多新的单位耶。」

「我每年最期待这个时候了!测验前一字排开的时候好养眼啊!」

黎旭(Lish)躺在树枝上,身影巧妙的隐藏在树叶间隙中,慵懒的半睁开眼,打了一个呵欠。

距离树林五十尺外的温室花园里,采收蔬果的厨务们正热烈的讨论今年的特助征选战况。

「有听说今年有一个女生耶,是康柏贝区家族有史以来头一次喔!」

「她居然没有在资格审查就被筛掉?虽然头衔是特助,但也必须同时担任护卫不是吗?」

「居然过得了书面审查和第一关测验,很不容易耶!」

黎旭睁开眼睛,挑了挑眉,嘴角勾起一道好看的弧度。总算是有一件有趣的事了。

黎旭悄无声息地翻身下树,往初训中心而去。

康柏贝区(Comberbatch)企业五百年来掌握了欧洲与亚洲的贸易渠道,在经济政治方面都相当有影响力。现在领导整个康柏贝区家族的当家是个六十九岁活力旺盛的银发豪迈大叔马修(Matthew),明年他将会把这个当家的位子交给康柏贝区家族将满二十五岁的继承人手上,因此,今年举办的特助甄选,被视为是继承人的心腹之选,竞争格外激烈。

虽然职务名称是特别助理,但是职务内容除了一般认知的职场相关事务之外,必要时还需要包办继承人的三餐,负责维护继承人的人身安全,需要全方位的能力,因此在第一阶段的书面审核就淘汰了九成以上的报名者,只有五百来人能够进入第一关测验,而第一关测验内容包含基础体能测验、各式交通工具x作测验、野外生存露营测验等严苛的考验,顺利通过第一关的入围者仅有十六人。

黎旭还没踏入枫院区,就听到两声枪响,而且是装上消音器之后的手枪,他噙着微笑缓步走近,发现两百呎外两个对峙的身影。

「子弹对我没有作用。」一位身材高大,身穿银灰色西装肌x精实的长发男子,边笑边说。

在高大男子对面的是一个身穿紫色劲装,利落齐肩短发的纤细身影,左手拿着特殊改造过的黑色手枪,沉默无语。

黎旭挑眉,打算飞身上树,暗中观察时,察觉左后方有人伸掌要拍上肩头,黎旭一个旋身错步,抢在那人之前扣住了他的手腕,却浑身一震,黎旭与那人打了个照面,露出了一个惊喜的微笑。

「少爷,不是说过了,不要任意接触对手。」黎旭面前是一个约莫四十来岁,温文儒雅的俊朗男子,他抬起袖口,让黎旭看清楚衬衫上面一层薄薄的淡x色粉末,随后微笑的将青绿色软膏涂在黎旭因扣住他手腕而长出细小水泡的手指上。

「席蒙(Simon)还是这么调皮啊,会调制这种可怕的药粉然后陷害自己可爱徒弟的人只有你了。」黎旭看着手上的水泡迅速消肿,原本的灼痛也缓解许多,便将视线移转到已经交上手的西装男与紫衣人,露出兴味盎然的表情。

「没想到在明天正式测试之前,就发生了三起这种挑衅闹事的事件,今年感觉挺有⋯⋯不好!」席蒙说到一半,两人都察觉到紫衣人无法闪过西装男的致命攻击,黎旭正要出手,却被席蒙制止。

劈向紫衣人脑门的软鞭鞭首,被一片枫叶荡开,西装男神色一变,停止了攻势,凝神侦探四周,而紫衣人则是藉此闪身躲过致命一击,顺势退开数步,抹去嘴角的血丝,调匀气息。

黎旭和席蒙对望一眼,在席蒙还来不及阻止之前,黎旭双眸精光一闪朝枫树林深处遁去。席蒙则是叹了口气,配戴上主审官的金色徽章,出面处理面前违反规定闹事的两人。

「手册上都有注明,在正式测试之前,不准随意进行任何形式的比试,你们两位都记违规一点,累积到三点,就立刻失去资格,明白吗?」

西装男看着主审官徽章,露出没有笑意的笑容,将软鞭收回腰间,径自离去。紫衣人对着席蒙点头致意,正要离开,席蒙拍了拍他的肩膀:「我知道你没有主动闹事。」

紫衣人停住脚步,看了黎旭遁去的方向,随后沉默离去。

席蒙拿出行动装置查询了这届的参选名单,露出了耐人寻味的微笑。

黎旭追踪那个以枫叶阻止了西装男致命一击的浅褐色身影,那个浅褐色的缥缈身影在树林中时而穿梭,时而潜伏,时而疾行,时而纵跃,黎旭始终跟不上,更别说要截下对方了,这是黎旭第一次遇到身手这么敏捷的对手,不由得加深了要追上对方的念头。

但是对方似乎没有奉陪到底的打算,那人的身影迅速翻越枫院区的外墙,没入院外的自然森林中,随即消除了自身的气息,不再移动,要让黎旭知难而退。

黎旭在林中缓步移动,并且潜心聆听,自然林和院内的人造林不同,每棵植物的位置没有经过安排,又有众多生物在此活动,一时之间黎旭难以确认对方的动向。

黎旭瞇起眼睛,好胜心完全被挑起,他闭上眼睛,将感官知觉放大到极限,感知森林内的所有动静,出乎意料的,这半径两百公尺之内,黎旭完全没有察觉到除了自己之外的人类。

他试着移动,看对方是否会有所反应,就在他经过一道林中小溪时,突然,黎旭在对岸察觉到一股幽微的香气,他终于发现了隐藏在树上的浅褐色身影,黎旭倏如闪电出手。

「抓到妳了。」黎旭笑得像个孩子,看着对方倏然睁大的双眼,心中感到一阵得意,同时也明白了。「啊,如果刚才那个拿鞭子的看到妳,他就会知道自己认错人了。」眼前的女子有着浅褐色的及腰长发,偏白的肤色,和超过170公分的身长,似乎是欧美人士,却又有着东方人瓷器般细致精巧的五官和体态,黎旭心想这个一看就令人想好好保护的女孩,居然想参与继承人特助兼护卫的征选,真是太有趣了。

欧妗媗不敢置信地看着握住自己手腕的大手,与其说她没有察觉对方的动静,不如说她对自己太过自信,连师父也无法察觉的身法,居然被这个人发现!她连续使出五种擒拿手,也一一被化解,被黎旭抓着的右手,始终无法挣脱。她瞪着眼前这个身形修长,黑发黑眼珠,轮廓却明显不是东方人的短发男子,露出不悦的神情。

「很会玩捉迷藏嘛,教我!」黎旭眼中闪着热切的光芒,笑容灿烂。

「你⋯⋯追着我这么久,就为了拜师?」欧妗媗有着与外型不符的低柔感性嗓音,这样的反差让黎旭越发觉得她深具魅力。

欧妗媗看着黎旭孩子气的笑脸,不禁也笑了出来。

黎旭看着眼前的人突然漾开的清丽笑容,不禁一瞬失神。欧妗媗立即掌握时机挣脱他的牵制,纵身跳下树。

黎旭后发先至和欧妗媗几乎同时落地,黎旭抢在她身影消失之前说:「妳不想知道我怎么找到妳的吗?」

欧妗媗果然身形一顿,回过身来,却不复方才的笑颜,面无表情的看着黎旭:「不过是侥幸。」

「跟我说妳的名字我就告诉妳。」黎旭好整以暇的说。

「我在第一关测验没有见过你。」欧妗媗没有回答他的问题。

「或者是,我用明天测验的重要情报交换妳的名字。」黎旭毫不在意,笑意盎然的说。

「明天就能知道的事情,何必交换。」欧妗媗淡然说道。

「当然,我也觉得妳不用靠我提供的秘诀就能过关,但是我现在就想知道。」黎旭抬起左手。

「你这次可没这么容易扣住我。」欧妗媗疾速退了一步,一手负在身后,一手微抬,凝神以待。

「妗(Gin),我喜欢这个名字。」黎旭在左手表面上划弄几下之后,就查到了他想知道的信息。

「你、你怎么…」欧妗媗察觉他左手腕表带上的金色标志,不禁讶然:「你居然是评审员!」

「公平起见,我也告诉妳…」

「我对你的名字不感兴趣。」

黎旭的手表响起哔哔声。「我得走了,下次,教我捉迷藏的秘诀。」

欧妗媗注视着黎旭离去的身影,片刻,转身没入林中。

翌x,每一个候选人都陆续抵达了测验场地,第二关的测试场地是一个洒满阳光的美丽庭院,最外围是枫树,院中有约莫二三十株银杏,银杏的x叶让萧瑟的秋意温暖了起来。

欧妗媗一边走入庭院,一边观察四周,没想到并没有看到前一天遇到的家伙,有几个入围者向她打量时都露出了诧异的眼神,一个留着齐肩短发,穿着深紫色劲装的纤细身影站到欧妗媗的身旁。

「所以说,妳这几天跑去哪里去了?从来没有在初训中心看过妳。」紫衣人伸了个懒腰,神色自若地对欧妗媗说着,一点都没有陌生搭讪的尴尬。

「我一直都在。」

「如果他们有发现妳的话,就不会找我的麻烦了。话说我到底哪里像女生了,居然成了妳的代罪羔羊。」

欧妗媗轻轻地笑了,挑眉看向紫衣人秀丽的五官。

「反正也不是第一次了。」紫衣人也笑了,朝欧妗媗伸出手,「Aki。」

「Gin。」欧妗媗也伸出手回握,微微一笑。「为什么是女生的话就要被找麻烦呢。」

「有些人就是很容易被冒犯,妳这次入围已经冒犯了某些组织的传统了。」Aki指着院中某些不友善的眼神。

「你的好意我收到了,谢谢。」欧妗媗点了点头。

「总之,妳欠我一个人情,记得啊,我会来讨的。」Aki回头对着欧妗媗灿烂一笑,朝院中走去。

欧妗媗也走入庭院,心想还是没有察觉到昨天那人的气息。

这一场测试是第二关的筛选战,抽签两两一组淘汰赛,比试的项目也是由现场评审员随机选定,厨艺、智识、科技、武艺、语言等范围都包含在内,决定好比试项目的入围者会有专车送往比试场地,欧妗媗看到Aki和昨天和他交过手的西装男一起上了专车,Aki还回头对她抛了个媚眼,欧妗媗则是回了一个Good Luck的手势。

欧妗媗的对战选手是一名身穿白色长袍的高大黝黑男子,也是方才她和Aki谈话时,庭院之内以寒凉的眼神看着她的其中一人。

欧妗媗和黝黑男子的比试项目是「胆识」,两人到了一间实境模拟研究室,研究室的中央有一个椭圆形的x作区,上面有十数个显示各种数值的荧幕,两人换上了一x蓝色紧身衣,研究人员将两人各自带到测试区独立的隔间,在两人身上各处贴上y币大小的圆形感应贴片,让两人试做动作,研究人员会在x作区透过单向镜检查实境模拟的信息,并请两人戴上一个浅绿色的隐形镜片,试做完成之后,现场评审员宣布了两人的测试情境,透过浅绿色镜片,两人会看到拯救人质的实境模拟情境,两个人的任务是解救人质,必须判断出匪徒挟持人质的方式,并施予解救。

测试开始之后,评审员走到中央x作区查看两人的表现,黝黑男子迅速判断出人质和匪徒的相对位置,并制伏一名匪徒,出手g净利落,但是也引起其他两名匪徒的注意,对方枪火猛攻,黝黑男子凭借高超身手,在闪避的同时,趁机反击,让对手也没有讨到好处。

评审员看着男子的表现,不时评分注记。

相较之下,欧妗媗这里没有什么动静,欧妗媗先朝人质走去,发现人质双眼被蒙住,双手、双脚皆被束带绑住,她探向人质的颈子搭量脉搏,也观察了一下人质的身体状态,没有打x惊蛇,悄无声息的接近匪徒,匪徒人数共三人,这时,欧妗媗的身形有点停顿,并将脸转向中央x作区,让评审员与研究人员都吓了一跳,因为那个方向在实境模拟中是一面空无一物的墙。

「那里有安排什么状况吗?」评审员皱着眉问,一旁的研究人员摇了摇头,表示没有设定。

「嗯……她该不会是还没习惯实境模拟空间吧?」评审员摇摇头。

「本来还以为这次破格入围的有多厉害,结果只会闲晃。」x作区其中一个研究人员嗤笑一声。

「她比你们先发现了啊。」不知何时出现在评审员身后的黎旭新奇的挑了挑眉。

评审员与研究人员都吓了一跳,都转过身来向黎旭行礼。黎旭噙着笑看着欧妗媗的实境模拟画面。

欧妗媗一直没有让匪徒发现她的存在,但是也没有什么作为,只是在暗处观察,但是奇怪的是,居然三名匪徒都没有发现欧妗媗的存在。此时,另一个房间的黝黑男子已经制伏三名匪徒,背着人质逃脱,但是逃跑途中不停触发状况。

「妳会怎么做呢?」黎旭双手抱x,一脸好奇。

欧妗媗这里的匪徒围聚在计算机前悄声谈论,欧妗媗观察了一阵子之后,才出手打晕了三人,拿取匪徒的钥匙、手枪、桌上的USx,在计算机中输入一串指令,将匪徒的手机丢到马桶水箱中,欧妗媗终于带着人质开始逃脱。黎旭注意到,离开前她还摸走了门口矮桌上的一个y币大小的黑色物品、还有咖啡旁边的糖包,黎旭露出莫测高深的微笑。

此时,黝黑男子已经将所有装况解除,逃出人质受困的建筑物外,没想到背上的人质突然震动了一下,吐出一大口血,黝黑男子皱着眉将人质放下查看,人质身上突然炸开,像华丽的烟火一样,绚烂的消失了,黝黑男子面露慌乱之色。

「他果然没有发现人质身上有区域侦测的迷你炸弹,离开建筑物就会爆炸。」中央x作区的研究人员互相击掌,赞许他们自己设计的关卡。

「这样看来,那个女生挺厉害的……我们设计的状况她都没有触发,快走出来了。」刚刚嗤笑的那名研究人员,现在认真地看着荧幕表达对欧妗媗的认可。

「等着看有没有放烟火吧。」评审员不置可否。

欧妗媗带着人质走出建筑物外,人质并没有异常,但是欧妗媗也没有带人质到任务指定地点。

「为甚么没有爆炸?奇怪,她刚刚有先解除炸弹装置吗?」一名研究人员疑惑的问。

「啊,这里,她拿走了区域感应器,她是怎么知道的?」评审员在另一个荧幕上确认欧妗媗之前的实境模拟画面,看到她在矮桌拿走了区域感应器。

「考量到现场环境、人质状况与逃脱动线,没有在建筑物内就先取出炸弹,而是一起带着区域感应器,那么人质不管到哪里都不会超出感应范围,也不会爆炸了。」评审员沉吟道。

「所以她一开始就知道有炸弹了?怎么可能?她又是怎么知道那是范围感应类型的炸弹的?」

「这里!她刚刚用匪徒的计算机反查到我们的程序指令了。」

「真的假的!所以她才没有触发状况?」

刚才嘲笑她的研究人员现在都不敢置信地看着欧妗媗。

此时的欧妗媗正在解开人质的衬衫,过程中人质不停挣扎,欧妗媗不为所动,利用人质身上脱下来的衬衫将人质的双手固定在大门外无障碍空间的扶手栏杆上,利用人质褪下的西装裤将人质双脚屈膝绑定,欧妗媗迅速的检视人质的身体各部位,终于在小腹处发现一道两公分左右的伤口,欧妗媗跨坐在人质身上,避免人质稍后可能因疼痛引起的扭动,随即利落的用小刀划开伤口,取出匪徒安置在人质体内约莫三公分大小的炸弹,然后拿出糖包将糖粉撒在人质的伤口上,接着撕下人质衬衫x口袋的布料敷压在伤口上,协助止血。

中央x作区的研究人员都看着荧幕,吞了口口水,明明知道她没有任何煽情的意图,但是,怎么就让人觉得口g舌燥了起来。

黎旭眼中难掩对欧妗媗的赞赏,看来是会顺利晋级了,正想悄悄离开,不料才刚转身,研究室的人却全部都转头看向他,黎旭略感讶异,随后发现坐在人质身上的欧妗媗把拆下来的炸弹扔向他的方向,荧幕上满是绚丽的烟花,黎旭不禁笑了。

研究室的地面突然一震,研究人员面露惊异:「这么真实啊!」黎旭却眉头一皱:「先暂停测验。」一边吩咐一边向仍在测试区隔间的欧妗媗走去,并示意评审员通知黝黑男子。

此时,黝黑男子突然暴起发难,攻击走向他的评审员,而研究室内也轰然一震,中央x作区的计算机爆炸了,周围的研究人员都被波及倒地,眼看黎旭就要被爆炸飞散的荧幕碎片砸伤,碎片却被一个物品击中弹开,接着欧妗媗迅速将黎旭扑倒,扯入测试区隔间中。

「妳在做什么?觉得我躲不过吗?迷迷是妳的处境比较危险吧?」黎旭看到欧妗媗的颈子被爆炸飞s的物品划出一道伤痕,感到一阵恼怒,也顾不上咬字清楚。

欧妗媗不由得笑了。

这时研究室的信息设备和某些化学仪器引起了连锁爆炸反应,黎旭将欧妗媗按入怀中,护着她一起蹲低。

这一波震动过去之后,黎旭探头出去看了看x作区的状况,但爆炸的烟尘影响了可见度。

「没事吧?」欧妗媗将脸转向黎旭问道,但是眼神却没有焦距。

「亏得妳戴着眼镜还注意到我。」黎旭的语气有着无奈还有连自己也没有发现的怜惜。

「眼镜,摘不下来。」欧妗媗一面侧耳倾听,一面将右手背上的感应贴片大力扯下来。

「住手!」黎旭抓住她的双手,欧妗媗跌坐在黎旭身上,看着她左手手背上原本贴着感应贴片的部位,也是一块皮被撕下,黎旭才知道刚刚她是用什么将碎片弹开,黎旭恼怒地看着她两手的手背都被她扯得鲜血淋漓,「不能这样y扯,这要先解除锁定,别乱来。」

「没时间了。」欧妗媗反抓住黎旭的手,「刚才有人透过远端x控眼镜和贴片,试图对我下指令,爆炸的影响让连线中断了,但是对方正在重建连线,在那之前要拆下来。」欧妗媗快速讲完之后,微微蹙眉,闭上眼睛说道:「我快要失去这个空间的认知了。」黎旭看着欧妗媗的脸庞沉默了三秒,俯身吻上欧妗媗的唇,辗转吸吮。

欧妗媗一开始无法反应过来,随即大力推开黎旭,然而双手被箝制住,反作用力反而让自己被抱得更紧,这时她感受到黎旭的暖舌探入她口中,欧妗媗不禁嗯了一声,开始分不清自己的手是在推开他,还是紧紧抓住他。

中央x作区一片狼藉,烟尘四漫,另一边的独立隔间,黝黑男子和评审员陷入生死x搏战,而他们两人超然于这一切混乱,吻得浑然忘我。

良久之后,黎旭离开欧妗媗的双唇,轻声说着:「这是……阻断远端x控的策略。要影响大脑的讯息传递,多巴胺很好用。」

欧妗媗低头调匀呼吸没有说话。

黎旭从领口拉出一条银色细鍊,鍊坠是一枚银色的戒指,他一手抚着欧妗媗颈后的感应贴片,另一手拿起戒指贴近感应贴片,一个轻微的金属敲击声响,黎旭轻易地拆下颈后的感应贴片,没有撕伤皮肤。

「拆除一个三秒钟,最多两分钟,请暂时把妳的身体交给我。」黎旭在欧妗媗的耳边轻声说。

「右肩、左肩、右上臂、右前臂……」考量到欧妗媗目前是失去视觉的状态,黎旭在触碰前都会轻轻告知,以示尊重。

「左上臂、左前臂、上背部、下背部……」但是不论黎旭的双手移到哪个部位,他的嘴唇似乎都没有离开过欧妗媗的耳边,他一开口,欧妗媗就感到一酥麻,而他触碰的部位,也泛起异样的感受。

「嗯咳,不用预告没关系。」欧妗媗不自在的挪动身体,试图拉远与黎旭的距离。

「……妳确定?」黎旭的手无预警的移到欧妗媗的右侧腹移除感应贴片。

「喂!」欧妗媗本来就怕痒,不禁浑身一震。

「喂什么,我有名字的。」黎旭接着移除左侧腹贴片,欧妗媗又是一震,黎旭嘴角勾起恶作剧得逞的微笑。

「趁我还没出手,你最好、嗯…….」当黎旭的手触碰到左边大腿时,欧妗媗忍不住嘤咛一声,反s性地出招反折黎旭触碰到大腿的手,同时屈膝攻击黎旭的侧腹,黎旭随即拆招,曲臂挡住膝击,扣住欧妗媗的大腿,反身将欧妗媗压制在地上。对方急促的呼吸和大面积肌肤接触传来偏高的热度,让两个人突然认知到现在的姿势有多不妙,两人同时感到一种不知该如何是好的陌生x动。

此时,黎旭的手表响起了哔哔声。黎旭猛然从欧妗媗身上退开。

「嗯咳,喂?」黎旭清了清嗓,抬起左手的手表进行通话。「嗯……我没事。……对,情况有点复杂,我十分钟之后出去再说。」结束通话后,黎旭看向面容平静的欧妗媗,黎旭不着痕迹的做了个深呼吸,「我们快点出去吧。」说完便迅速移除她身上的贴片。

当黎旭扶起欧妗媗,走出隔间时,恰巧伤痕累累的评审员也扛着失去意识的黝黑男子走出隔间。

「我刚刚已经回报目前的状况了,这家伙发了疯的攻击我。」评审员皱着眉环顾四周。

「嗯,先出去再说,结构不稳了。」黎旭探查了一下中央x作区的研究人员伤势,还有意识的让评审员先搀扶出去,另一手不忘拉着欧妗媗,快速步出这栋研究大楼。

大楼外,席蒙一看到黎旭走出来连忙快步向前。

「研究室的计算机毁损了,她的实境模拟眼镜摘不下来。」

「了解。」席蒙伸手要扶欧妗媗却被黎旭挡下。

「我带她去就行了。」

黎旭比了一个噤声的手势。

席蒙不由得露出惊讶的表情。

席蒙目送黎旭带着欧妗媗搭着专车离去之后,也上了另一辆车,前往一座位于山顶园区内南侧的藏书室。

席蒙走进藏书室中,向身材高大c旷头发全白的马修点头致意。

马修在书架间席地而坐,捧书阅读,见到席蒙,也不起身,而是对席蒙招了招手,要他一起坐下。

「说吧。」

「研究室有四名人员伤势比较严重,一名入围者和评审员受到影响,但都无大碍,目前的线索都显示郑氏集团与此事有关。」

「哼,那个疯女人。」马修起身,将手上的书放回书架上,缓步走向书桌,「黎旭没事吧?」

「没有收到波及,不幸中的大幸。」

马修点了点头,神色稍安。

「他跑去那里g什么?」

「……审查入围者的表现。」

「我找那些人来是要保护他,不是要让他去凑热闹的,赶快选出一个优秀人才,就把其他人赶回去了,别让那疯女人有机可趁。」

「好的,我们会尽快结束征选。」

「爆炸的相关损失呢?」

席蒙递出一份文件,马修接过后戴上眼镜翻阅着,席蒙继续报告:「研究室毁损很严重,相关数据虽有备份,但是y件要建置还需要一段时间,预定下一季要上市的实境模拟产品无法如期上市,这会让郑氏集团抢得先机。」

「y件来不及我们就先卖软件,评估一下跟主机大厂的程序串接成本和预期进度。」

「好的。」

「详细调查一下入围者的设备是透过什么途径受到远方x控,这很重要。」马修将座椅转向窗外,叹了一口气。

「没问题。」席蒙察觉到马修的倦意,向马修鞠躬致意,准备退出藏书室。

「对了,另一名入围者为什么没有被远端x控?」马修将座椅转向席蒙问道。

席蒙身形一顿,转身回答:「现场初步判断是因为爆炸影响了感应贴片的连线,但也未排除有其他可能性,我会深入了解之后尽速向您回报。」

马修点了点头,示意席蒙离去。

席蒙走出藏书室,第一次不确定自己是不是做了正确的选择。

经过约莫三十分钟的车程,黎旭牵着欧妗媗下车,进入一栋别具设计感的独栋建筑,他让欧妗媗坐下之后,拿了两瓶水,将一瓶放在欧妗媗面前桌上:「喝点水。」

「妳现在还看得到实境模拟的景象吗?」黎旭打开水瓶喝了一大口,坐在欧妗媗的对面,仔细的检视欧妗媗的眼睛。

「离开研究室之后就没有画面了,现在是灰白噪声画面。」

「世界变成灰白色的很不舒服吧,但是等一下。」黎旭取出一个医药箱,「要先处理妳的伤口,我可不希望害妳留疤。」黎旭小心翼翼的替欧妗媗颈上、手上的伤口消毒上药包扎,「好了。」

「谢谢。」欧妗媗收回包扎好的双手。

「这是我该说的吧,在研究室是妳救了我。」提到研究室,黎旭脑中又浮现方才压在欧妗媗身上的画面。

「爆炸,是怎么回事?」欧妗媗也感到一阵不自在,迅速转移话题。

「这个晚一点再说,还有眼镜呢,得到二楼去。」黎旭让欧妗媗的手搭着自己的手臂,欧妗媗抽回手道:「你走前面,我可以自己走。」

「前面是楼梯,小心一点。」黎旭还是拉着她走到楼梯前,将她的手靠在楼梯扶手上才放开。

黎旭将欧妗媗带到仪器之前坐定,然后在系统中键入一连串的指令,「好了,可以把眼镜摘下来了。」

「谢谢。」欧妗媗摘下眼镜,放入黎旭准备的容器中,闭了闭眼,适应重新恢复的视力。

「我不是说了,别谢了。」

「看不出来这里是信息室。」欧妗媗环顾四周,二楼是一整层开放的空间,有一整面墙都是书架,还有冲浪板、健身器材、和一张尺寸特大的床。跟信息设备相关的,只有眼前的四台计算机和若g仪器设备。

「妳……可别小看这些设备,整个园区都能连线控制的。」黎旭有点心虚,她该不会是发现这里是自己的住处了吧,除了研究室,的确只剩下他跟爷爷藏书室的计算机有权限可以解除她的实境模拟眼镜,她该不会误会自己带她来有什么私心吧?

「你怎么这么没有警觉心?」欧妗媗蹙眉。

「嗯?」

「如果我心怀不轨,制伏你之后入侵这里的计算机怎么办?」

「制伏我?」黎旭面容一肃,虽然说他有把握不会被制伏,但是不得不说欧妗媗说的没错,如果她今天是为了接近他而伪装的入围者,的确很危险,她该不会是知道他的身分才说这番话吧。

「本来还想称赞你们信息室的伪装做得不错,没想到你这个评审员这么没有危机意识。」

黎旭凝视欧妗媗片刻,细想她的确没有可能知道他是谁。

「知道我是评审员还批评我,不怕我不让妳晋级吗?」

欧妗媗笑了笑,「评审员又不只有一个,还有,先不管晋级不晋级,你觉得这场征选还要继续办下去吗?」欧妗媗认真地看着黎旭,「这次爆炸不是意外,而是一连串的行动的开端。」

「妳还真有危机意识。」黎旭也认真地看着欧妗媗,「这不是妳要烦恼的问题,我送妳回去吧。」

「我自己回去就行了,今天发生这样的事情,你们评审员也很忙吧?」

「保障每位入围者的人身安全,也是我们的工作。」黎旭的手表又响起哔哔声。

「你去忙吧。」欧妗媗笑着说。

黎旭送欧妗媗上车离去之后,回到屋内,就看到席蒙垂手站在客厅等他。

「少爷,你能不能不要再从课程中逃跑,能不能别再让人担心了。」

「别说了,我不是好好的吗?」

「老爷指示要尽早结束这场征选,我初步筛选了一些入围者,请您做最后决定,其他人会让他们明天一早就离开。」

「这样啊,」黎旭接过名单,微微一笑,圈起一个不在名单内的入围者,「那就她了。」

「……少爷,您想让一个二十来岁的女孩保护您吗?」席蒙看着黎旭的微笑,不妙的预感越来越强烈。

「嗯,我今天还真的确确实实的被她保护了。」黎旭微笑着说,「相关的公告和说明就麻烦你了,至于我的特助嘛,明早我会亲自去通知她。」

「少爷,容我多说一句,如果您对那个女孩投注了特别的情感,于公于私,都不是一件好事。」

「如果那个女孩,有能耐让我产生特别的情感,不管是康柏贝区集团或是我爷爷,都不会在我考量的范围之内。」

席蒙一脸担忧的离去。

黎旭还不知道那个女孩是不是有那份能耐,至少,他现在不希望让她离开。

翌x一早。

欧妗媗和黎旭在初训中心的餐厅一同用餐。偌大的餐厅现在只有他们两人包场,其他人在昨天收到消息后,都陆续离开了。

「原来你是继承人。」欧妗媗若有所思的点点头。

「没错,我采纳了妳的建议,中止这场征选,还有,录取妳当我的特助。」黎旭拿起红茶喝了一口,一边观察欧妗媗的反应。

「所以,今天是第一天吗?」欧妗媗用餐非常有效率,但是仍然优雅有礼。

「是的,受训期的第一天。相关训练的部分,晚一点席蒙会详细跟妳说。」

欧妗媗沉静的点了点头。

「妳没有其他问题要询问吗?」黎旭若无其事的问道。

「比方说?」欧妗媗啜饮一口咖啡。

「比方说,为什么会任命妳之类的?或是,我的身分……之类的。」黎旭莫名觉得自己有点窘迫,他从出生到现在,只有在字典里认识过这个词语,这还真是……珍贵的体验。

「是经过审核考量之后的决定吧,虽然我没有百分之百的把握,但是我也是有自信才来应征的,现在录取不是很合理吗?」欧妗媗睁着透彻的眼睛说着。

「嗯,也是。」

「另外,关于你的身分,刚开始是有点讶异,但是后来一想,你也不是刻意隐瞒,甚至之前有试图要告诉我,而且你要亲自审核自己的特别助理,也是非常合理的。」欧妗媗将喝完的空杯放入餐盘。

「嗯,那妳整理一下东西,稍后席蒙会协助妳。」

看着欧妗媗离去的娴静背影,黎旭有点意外的惆怅。

昨夜黎旭为了不让她觉得她的录取是自己的私心,准备了很多说法,也担心她误会自己刻意隐瞒身分接近她而辗转反侧,没想到她的反应如此平静,显得一夜无眠的自己有些可笑。黎旭嘟起嘴,随即叉起水煮蛋一口咬掉半颗,咀嚼了几口,黎旭伸手触碰水煮蛋的蛋白,想起了欧妗媗肌肤的触感与弹性,想起了那个阻断远端x控的策略……难道,在意这些的人只有他吗?黎旭没有发现自己原本要加入咖啡中的牛x,全都加到柳橙汁里。

欧妗媗站在黎旭独栋别墅的大厅,环顾四周,昨天只有稍微观察了一下二楼,一楼只有在离去时瞥了几眼,现在是第一次好好的欣赏整栋房子的全貌,欧妗媗的感想就是,建造这间房子的人一定拥有爱好美与自由的灵魂。

「这边请。」席蒙带着欧妗媗来到她的卧室。

「这么大的卧室……」这约莫是饭店大厅的坪数了吧。

「这间卧室是您可以完全自由使用的空间,卧室以外,一楼是您与少爷的共享空间,原则上您也是可以自在的使用,我们之后也会经常利用一楼右侧的书房当作会议室使用,二楼则是少爷的私人空间,除了穆丽,少爷不允许其他人上楼,还请您留步。」

「了解。」

「接下来的四周,我们会安排让您尽快熟悉康柏贝区集团的种种业务,四周之后,您需要随同少爷一起拜访康柏贝区主要贸易线的十六个重要伙伴,这是少爷在继承之前最重要的行程。」以往黎旭如果要出境,都是由席蒙随行,但是为了长远的考量,是该好好培养黎旭的左右手,辅佐他顺利继承。

「了解。」

席蒙带着欧妗媗将别墅内外好好地巡视了一遍,从建筑的构造、设计概念,到出入人员门禁、保全轮班时间等,详细的说明了一番。其间也提到康柏贝区庄园的周边设备与各种门禁系统,欧妗媗总是静静点头聆听,必要时才会回应几句,虽然知道欧妗媗在身边,席蒙仍是时常会有自己是独自一人的感觉。

席蒙和欧妗媗经过书房,看到黎旭正在开一对五的视讯会议,分别使用西班牙文、俄文、法文、德文、x文和与会者交流,欧妗媗扬了扬眉。

席蒙带着欧妗媗来到一楼左侧,是个宽阔的料理与用餐空间,厨房和餐厅用半人高的木制中岛橱柜隔开,各式厨具、基本食材一应俱全,窗台旁有个精致的饮料吧台,还有几盆常用的辛香料盆栽。

「平时都会有厨务料理三餐,只要行程允许,每周三晚上少爷会前往主屋与老爷一同用餐,这段时间您不需要随行。」

「了解。」

「另外,这很少发生,但是偶尔少爷也会亲自下厨,届时,可能会需要您提供一点协助。」协助他不要毁了厨房……

「了解。」

「妗小姐,请问您没有问题想要询问吗?」

「有的,我想要知道研究室爆炸案的细节。」

「噢。」席蒙比了一个「请」的手势,两人在吧台区的椅子坐下,「关于这个问题,此刻我还不能回答您。」席蒙招了招手,有一名厨务送上两杯咖啡。

欧妗媗端起咖啡沉吟了一会儿。

「因为……还没有办法排除我牵涉其中的可能性吗?」欧妗媗沉静着看着席蒙说道:「这也代表,你们还没有掌握关键的线索或证据,对吧?」

「或许妗小姐能够提供相关线索?」看来当初少爷点名这个女孩,不完全是凭着一股冲动,这女孩的确见事机敏。席蒙微微一笑。

「嗯,可以。」欧妗媗回以一笑,「在我确认我们目标一致之后。」

席蒙加深了脸上的微笑。看来这个女孩也没有完全信任他呢。

「有一点是可以确定的。」欧妗媗啜饮一口后说道:「这件事不会就这样结束。」

「就这一点而言,看来我们看法一致。」席蒙端起杯子向欧妗媗致意,欧妗媗也举杯回应。

「初训中心在山脚下,加上又是征选期间,出入人数相对较多,因此,才让有心人有机可乘。然而位于山顶的康柏贝区庄园,警备系统更加严密完善,不管他们计划什么……」

「绝对不会让他们得逞。」欧妗媗正色道。

「您似乎很担心少爷的安危。」

「是的,那是我职责所在。」

听到欧妗媗这么回答,席蒙露出微妙的微笑。

「噢,已经六点了。」大厅的时钟敲出六点的钟响,「第一天应该要让您准时下班。」席蒙站起身准备离去。

欧妗媗浅浅一笑。

「那么,今x就先这样,明天,希望我们对彼此都能有进一步的了解与信任。」

黎旭一边伸展腰背,一边走出会议室,当黎旭走到餐厅时不禁一楞,平常穆丽(Muriel)会帮他把食物放在桌上再回去,今天餐桌上空无一物。黎旭抬腕一看,才十点,照理说穆丽不会那么早回去的。

「你想吃什么?」欧妗媗从吧台暗处走出问道。

「怎么回事?」经历了六个小时的跨国会议,血糖值很低的黎旭没看到食物,面色一沉。

「我请他们先回去了,你有不吃的食物吗?」欧妗媗穿上围裙,在流理台洗手。

「十五分钟以内可以吃到就好。」黎旭闷声说完后,走上二楼。

欧妗媗微微一笑,利落的着手料理。

黎旭刚梳洗完,走下楼,食物的香气扑鼻而来,一盘配料丰盛的意大利面放在桌上,还冒着热气。黎旭看着已经将流理台收拾妥当,解下围裙的欧妗媗,心想她的动作倒是很迅速。黎旭快速的入座,开始用餐。生

欧妗媗也端了一盘面,在黎旭对面坐下。

「……妳也还没吃吗?」

「席蒙说你不喜欢一个人用餐。」

……所以她就饿着肚子等他吗?

「这家伙。」黎旭皱了皱眉,「妳别听他乱说,时间到了就要吃饭,把我的份留下来就好。」

「我没有安排固定的用餐时间,既然之后我们的作息紧密相关,那就以你用餐的时间为主吧。」

黎旭想到以后欧妗媗会经常穿着家居服和他一起用餐,莫名感到喜悦。

「那就,谢谢妳了。」

「我稍微调整了一下管事们的上班时间。」

「嗯哼?」

「他们可以自由进出的时间是早上九点到晚上六点,我已经取消了他们其他时段的门禁感应授权。在他们不在的时段如果你有什么需求,都由我负责。」

「所以,如果说我半夜想吃消夜或是早上六点醒来要吃早餐,都由妳负责?」

「首先考虑到的都跟食物有关呢。」欧妗媗不禁微笑。

「不是,我是说,妳为什么要把本来是他们轮班的时段都揽过来?」

「没关系,我的薪水高到让我觉得可以一天工作48个小时。」

「妳是在怀疑那些从小就照顾我长大的叔叔阿姨们会对我不利吗?」

「或许他们不会对你不利,但是不能排除有人利用他们的门禁授权进入别墅对你不利的可能性。」

「妳怎么那么确定目标是我?」黎旭眼中闪过警戒,欧妗媗不是第一次表现出对他的关心,在帮她摘除实境模拟眼镜时,她也提出了如果有人要对他不利的假设,那时就知道研究室爆炸案的目标是他吗?他那天明明是临时起意前往研究室,没有任何人会预测到这个行程,为什么她会这么肯定,甚至是在还不知道他的身分之前,就确定对方的目标是他,确定对方还会有动作,欧妗媗掌握了什么情报?她,到底是谁?

「你能够调阅研究室爆炸之前的CCTV影像吗?」欧妗媗看着悄悄握紧叉子的黎旭,叹了口气,收起了微笑。

黎旭和欧妗媗并坐在二楼的计算机前,浏览当天的研究室影像。

「要多早之前?」

「从我们进来之后就可以了。」

四个荧幕分成八个画面,两人快速浏览着不同视角的CCTV画面。

「这里。」欧妗媗指着其中一个画面,黎旭将它移到主要的大荧幕上播放。

画面上是一个穿着白大褂的中年女子,也是当x帮欧妗媗戴上眼镜与安装感应贴片设备的研究员,她在安装完之后,没有在中央x作区查看荧幕,而是一直待在测试区隔间之外,负责查看感应贴片的讯息回传状况,在看到黎旭进来之后,便从侧门离开。

「在你来了之后,离开了,然后,又回来了。」跟随着画面播放,欧妗媗指着那名女研究员。那名女研究员回来之后,右手一直放在白大褂的口袋中,趁着大家都很专注的看着欧妗媗在替人质拆除体内的炸弹时,女研究员不动声色的靠近中央x作区,但是被其他研究员的身影遮住了,看不到她有什么动作。黎旭切换了研究室的不同视角,但是她刚好都被遮住了。

「这扇窗户外面,有没有刚好是对着这个方向的CCTV?」欧妗媗指着女研究员身后的大片窗户问道。

「有,但是有点距离。」

黎旭调来走廊外的画面,画面上的女子只有小指甲的大小,黎旭和欧妗媗为了辨识,没有意识到两人靠得有多近,直到两个人脸颊贴在一起,才倏然分开。

——阅读全文伽QQ❤:209158465,回复“1”获取资源—

「这个……分辨率能调整一下吧?」欧妗媗若无其事地举起靠近黎旭的右手将头发拨到耳后,试图拉开一点和黎旭的距离。

「嗯,当然。」黎旭发现了欧妗媗泛红的耳朵,不由得露出了微笑。

透过数位解析放大的画面,他们看到女研究员将一个跟右手掌差不多大小的长方形块状物安置在中央x作区的桌面底下,没隔多久,研究室就爆炸了。

黎旭和欧妗媗对看了一眼。

「那个研究员,是在你进来之后才安装炸弹的,所以我推测你是目标,很合理吧。」

「妳到底……妳是怎么发现的?妳当时迷迷戴着实境模拟眼镜。」黎旭想想还是觉得不可思议。

欧妗媗发现黎旭在语速过快时,会有可爱的腔调,忍不住抿嘴微笑。

「我们讨论这么严肃的事情妳笑什么?」语意是严肃的,但是黎旭看着欧妗媗的笑容,也跟着笑了。

「我耳力很好。」欧妗媗收起笑容,正色回答。

「所以笑我咬字不清?这样对吗?」

「我是说……」欧妗媗又被逗笑了:「我耳力很好,所以听得到周遭的动静。」

黎旭看着欧妗媗忍俊不禁突然绽放的笑容,觉得一阵悸动。

欧妗媗发现黎旭看着她的视线变得有些灼人,她觉得自己的耳朵也跟着热了起来。

「我们讨论这么严肃的事情你专心一点。」不想让黎旭的视线继续停在她脸上,欧妗媗将黎旭的脸转向荧幕,然而,此刻主荧幕的CCTV画面正好播放到两人在测试区隔间拥吻的画面。

「妳在暗示甚么?」黎旭用戏谑的眼神看着欧妗媗。

「没有!」欧妗媗红着脸连忙起身退开。

但黎旭比欧妗媗更快扣住她的右手,将她拉回原本的座位,贴近自己怀中。

「妳专心一点,我要吻妳了。」

黎旭吻上欧妗媗的唇。

209158465此处内容已经被隐藏,请输入验证码查看内容
验证码:
请添加QQ,回复“dd”解锁隐藏内容。QQ搜索“209158465”或者QQ扫描右侧二维码都可以添加QQ。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