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如白昼》陈醉百度云txt全文完结阅读

內容簡介
偏执病娇伪柔弱女主&x天x地真香男主
简介一:
“要是陈醉将来娶了别人怎么办?”
她愣了一秒,眼底旋转着要撕毁一切的黑d,又突然笑出声,
“娶了别人的陈醉不如死了的好。”
简介二:
陈醉以为自己这辈子谁都不爱,后来他捡了一个小宠物,宠着宠着把心也搭进去了,
“我的池藻藻全世界最乖。”
直到——
她手起刀落,身后一地鲜血,
“陈醉,我在这人间看不到太阳。”
“那我照你如白昼。”
1V1救赎向。略暗黑。xE。剧情为主,x为辅。女主控,虐女主的地方一章带过,男主,呵呵……
排雷:1.男主非处。
2.女主手上沾血

楔子
殡仪馆地下。
无影灯光线幌白。
大体老师横躺在冰凉的手术台,车祸让他的半边脑袋瓜子没了,血色乌黑,尸身灰白。
家属把他捐了。
一男一女站在台边,恭敬的弯着身子鞠躬。
“开始吧。”
“嗞——”
电钻在坚y的头盖骨上冰冷的钻动着,坚y致密的外层骨质,像被杀猪刀劈开,四溅出骨头渣子。
场面诡异。
“要七个d!”
清脆的女生突然响起,透着些纯真,和眼前这幅血腥的画面格格不入。
“啧,我看你是真有病!”拿着电钻的男子白了池藻藻一眼,不耐烦的说,“你自己来!”
口罩下的双唇抿了抿,池藻藻接过电钻,扫了一眼马蹄线,估计了一下距离,打开按钮。
轰鸣声继续响起。
男人站在一边,看着女生未被口罩遮掩住的眼睛,像琉璃珠子,灵动。又像个黑d,冰冰冷冷。
他又想起当年初识的那天,她眼睛里释放出的杀意,美得惊人。
视线移开,落到那双没有手x碍事的手上,又白又细,不知道吃起来什么味道。
钻头再次挪动。
男人从来没想到她的手居然这么稳,被撩开了头皮的头骨自带弧度,钻头很容易打滑,但是她没有。手脚熟练地像做过很多次开颅手术,完成度很高。
这样一双手实在是太适合拿刀了。
只是,他更期待她用那张无辜清纯的脸做肮脏的事。
想把她弄脏。
“七个!”
声音短促,明显愉悦。
“哼!”
男人轻嗤,不再看女孩,自顾自的从盐水里取出缝合线,拿着弯钳,快速的将缝合线一头穿过d,拉紧,柔韧的线瞬间绷紧,像两片极细的锯条,在他手下忽长忽短,锯开一条缝将相邻的两个d连接起来。
他不喜欢铣刀,偏爱缝合线紧紧咬合着他手掌时的疼痛感。
这要是某人的头就好了。
“我说你这么痴傻傻地等着他,人家认识你吗?”
“什么?”
池藻藻愣在那里,忽闪忽闪的眨着眼睛。带着点纯良。
“我说,你就没想过把他做成标本?得不到他的心,就得到他的人啊!”
像他手下的这具尸体,脑子会送到盛京大学的医学部,四肢会送到首都医科大,内脏再让其他几个医学院瓜分。
接受一届又一届医学生的尊敬。
标本才是永恒。标本最听话,不会背叛。
男人一边拉动着外科线,一边仔细注意她的神色,期盼着她有一丝丝松动。
“嗯?”
池藻藻歪过头,看了眼泡在周围摆放着的标本,原本鲜活红润的肌肤在福尔马林侵蚀下变得灰白。
她想起陈醉的双唇,很薄,带着疏离和傲慢,她很喜欢。
“不要!”
没有光彩的陈醉,太难过了。
「你为什么不跟着爬树。」
「树皮硌着手疼……
陈醉怕疼。
小时候怕,大了也怕。砍断手脚他一定会很疼。
舍不得。
池藻藻眼里流转的类似于回忆的光彩,让男人恼怒,
“那你就傻等着吧!陈醉就算不会爱上别人,按照他的家世,将来也是要商业联姻娶妻生子。到时候我看你去哪儿哭!”
这样的激将法出现过很多次,他在刺激她。
良久寂静。
两个人再一次因为陈醉,不欢而散。
“嗙”
马蹄形的头骨被摔到不锈钢方盘里,金属的嗡嗡声震得她头疼。
娶妻生子?
池藻藻哂笑,嘴角突然扯起诡异的弧度。
“娶了别人的陈醉,不如死了的好。”

宠物
宠物
三月初。
春天就快收尾了。
林城一中。
池藻藻隐在一边的墙角,手指抠弄着c糙沙砾的墙面,嘴角微翘,看着月光从枝桠间s下斑驳的光,照得月下的那个人明明灭灭,不那么真实。
真好,他回来了。
“啪嗒。”
黑暗中燃起一簇火苗,照得他的五官在光明与黑暗交错。
他今天心情一般。
青白的烟雾慢慢升腾,也不抽,就那么g捏着。
她记得陈醉不怎么抽烟的。
“陈……陈醉……”
声音很尖,有点刺耳。
偏偏被喊的那个人像是没听见,懒懒散散地瞥了一眼收件箱,才定身转过来看眼前的女生:说话哆哆嗦嗦,手上捏着一封粉红色的信笺。
目的一目了然。
“我喜欢你。”
池藻藻歪了歪头,心里数这已经是这个月第几个了?
自从他因为那件事被家里甩到部队教训了一年,再回来就忙的脚不沾地,三天两头的见不到人。
好不容易回来了,大家是逮着机会表白吗?
都出手了。
「你就算是暗恋,至少也得让别人知道有你这么一个人是不是?你就算是当备胎,也得拿个第二第三的号码牌吧!」
陈醉还不认识她啊。
“呼。”
几不可闻地叹气,但是还是被风送进了她的耳朵。
池藻藻微微一笑,在心里默数了三下,无声张了张嘴,
“谢谢。”
完全不出乎意料。
嘴角弧度明显愉悦,她就知道!陈醉的标准拒绝用语。
他一向会装,永远秉持着资本家的交际原则:万事留一线。“谢谢”就是他的一线。给所有人脸面,给自己退路。
再接下来他就要走了。
脑子里演练完一切,池藻藻轻轻的点了点鞋尖,腰背一挺,准备离开。
“那可以让我知道你喜欢什么样的吗?”
声音里没有丝毫的忐忑,反而有些跃跃欲试。
池藻藻站住,她也想知道。
陈醉终于不耐烦地啧了一声,看着女生因为害怕而哆哆嗦嗦的样子,心里的烦躁也上升到极点,黑条纹的校服,为什么外校的也来了?保安呢?
“可以告诉我吗?”
“嗬。”
陈醉脸上的表情不冷不热,上前走过去,俯xx,深吸了一口烟,
“呼。”
带着点轻贱的意思,烟雾x到女生的脸上。
距离很近,压迫感很强。
女孩一下就脸红了,支支吾吾半天连不起来一句话,
“我……陈……”
“飞机场。”
飞机场?
池藻藻圆润的眼睛微微一冽,脑子里突然有凄厉的尖叫声盘旋,
「你放过我好不好?我跟陈醉真的没做什么!」
黑暗里那个女生哭得好惨,泪水、口水糊了一脸,妆也花了,跪在地上一直求她,那个曾经陈醉触碰过的x球也随着她的动作不断晃动。
又大又白。
「真的,只要你放过我,我保证不会去缠着陈醉……」
「哦。」
刀尖向下,刺破皮x。
殷红的血珠逐渐汇聚,她像一头被劈开的猪,瘫在地上……
陈醉现在不喜欢丰x肥臀了?
“听话的。”
“有钱的。”
“长得漂亮的。”
陈醉想到一个词儿就往外头蹦,看着女生一会儿高兴一会儿神伤,又恶趣味地补了一句,
“年级第一。“
一个学校能有几个年级第一?他已经厌烦被这些人像是猎物一样的追逐。有那么多闲工夫写情书做巧克力为什么不买点陈氏的股份送给他?
拿到百分之五十以上,他就把老头子从位置上撵下来。
“我会好好学习的。“
嗯,好好学习。将来为陈氏做牛做马。
陈醉没回应,只是站直了身子,往墙角望了一眼,那双前往教学楼的大腿在黑暗中吞吐着雪白,轻笑,
跑的倒挺快。

——阅读全文加微:kedayake,回复“小说名”拿资源——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