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鹭鸶》谢嘉楠百度云txt全文完结阅读

內容簡介
“当我无法安慰你,或你不再关怀我,请千万记住,在我们菲薄的流年,曾有十二只白鹭鸶飞过秋天的湖泊。”
——简媜《四月裂帛》
“我说谎了,我明明在意得要死。”
tag:暗恋/女追男/1v1/年龄差五岁

木与火
桐城虽属北方但十月初的天气依旧炎热。谢嘉楠结束了差不多一个月的学校生活,开始了十一小长假。
谢嘉殊和宁嘉早早订了机票出国旅行,把谢嘉楠扔给了她的哥哥谢致远。
说起谢致远来,谢嘉楠更是头疼,明明他只比她大了五岁,却让谢嘉楠觉得他快成了自己的第二个老爸。
谢致远长着一副好皮囊,为人却极其严肃刻薄难相处。值得庆幸的是他人在淮海念大学,和桐城隔得远,但不幸的是,谢致远正是大四年级,不准备读研,要回桐城创业, 加上谢致远“长兄如父”的观念极其牢固,说什么也要将住校的谢嘉楠接回他的公寓,还要亲自监督她的学习,而谢嘉殊和宁嘉这对不着调的父母,心里正偷着乐呢。
谢嘉楠到小区门口时,已经中午十二点了。太阳正毒,踩上一脚都是滚烫的,还好她打了伞。
城东华府。
这小区名字颇大气了些,就连室外的设计都可谓是金碧辉煌,小区绿化极其不错,不愧是谢致远那个挑剔鬼选择的住处。
22层。
谢嘉楠按响了门铃。
门开得很快。
谢嘉楠看见开门人愣了下,下意识地抬头看了眼门牌号,2201,没有走错。
那开门人淡淡瞥了她一眼,一双典型的桃花眼,似笑非笑的,勾得她心颤,这男人长得极好,轮廓曲线g净利落,鼻梁挺拔,下颌线凌厉,削弱了眼睛的妖娆感,衬得整个人更加g净利落,他笑道:“你是谢致远的妹妹?”
他说话声音g净好听,尾音微微上扬,既不轻佻又像蜻蜓点水般撩拨无痕。
红唇白齿,可惜是个薄唇,薄情寡义,但也挡不住他的魅力。
谢嘉楠轻轻一笑,“是,我是谢嘉楠,你是?”
那男人轻轻点头,伸手拉过她的行李箱,转身朝客厅走去,语气淡淡,“许琰,你哥哥的朋友。”
谢嘉楠刚坐在沙发上,就听许琰问道:“可乐,橙汁,还是白开水?”
他倒把自己当成主人了,她答道:“橙汁。”
许琰左手拿着橙汁,右手拿了听可乐,将橙汁递给她,食指微微一抬,可乐便被他打开。
她用余光打量着他,这男人少说185,偏瘦的体质,喝可乐时滚动的喉结看得她心痒。
“秀色可餐”原来是这么来的。
察觉到男人的目光,谢嘉楠慌张收回视线,不自觉地做着吞咽的动作,g巴巴地问了句,“你叫许琰,哪个许,哪个琰?”
许琰闻声看她,并未觉得她唐突,反倒眼中酝出薄薄的笑意,将手中的可乐放在茶几上,坐在她对面,轻声说道:“许诺的许,美玉的琰。”
谢嘉楠听到男人的介绍轻轻笑了,真是自恋得可以,不过他也配得上这般自恋,美玉无瑕,说得便是他,她慢悠悠地说道:“永嘉的嘉,楠木的楠。”
许琰挑了挑眉,谢致远这妹妹倒是个有趣的。
谢嘉楠抬抬下颌,看向他,“你名字满是火,而我却是木,这说明啊,我们不适合认识。”
许琰听她这话,愣了下,眼尾上挑,轻轻笑出声来,“小小年纪,倒是个讲究的。”
——
投珠,投珠,送我出道。
冰可乐
“多大了?十五六?”
谢嘉楠滑动手机的手顿住,应了句,“十七。”
许琰眯了眯眼睛,似是思考:“高二?”
“嗯,你呢?”
“高二,好时候,好好玩,”他停顿了下,看向她,“我和你哥哥一边大。”
二十二岁,大四年级。
谢嘉楠点点头,还想问他什么,便听到玄关的开门声。谢致远提着两大袋子东西进来,看样子是去超市了,一见到从客厅出来的谢嘉楠,语气有些嘲讽,“找对地方了啊,原来没我印象中的那么没脑子。”
谢嘉楠:“……”
许琰看两兄妹这气氛,仿佛下一秒便要剑拔弩张,赶紧接过谢致远手中的东西,“谢致远,你跟你妹妹说话客气点,人家毕竟是小姑娘。”
谢致远冷笑一声,“行啊,这么短时间,你俩就结盟了。许琰,我跟你说,你少在这儿装好人,你什么德行我还不知道。”他说完又吩咐谢嘉楠,“去帮帮你许琰哥哥,人家金贵得很,别g点活就累死了。”
许琰:“……”
谢嘉楠:“……”
谢嘉楠跟着许琰去了厨房。谢致远买了些蔬菜水果还有牛排,另一袋子是零食和果汁,她淡淡扫了一眼,发现这些都是她爱吃的,心里微微有几分感动,嘴巴上倒是不客气,“我哥买这些有什么用,他也不会做饭。”
许琰听到她这满带怨气的嘀咕,轻笑出声来,将水果塞进冰箱,“是我做。”
他将女孩儿惊讶的神情收入眼底,撸起袖子露出白皙的胳膊,“小妹妹,你别这么看着我,我别的不如你哥哥,做饭还是不错的,信我一次,嗯?”他又将女孩儿手上的东西拿走,抬抬下巴,“去玩吧,哥哥忙就行了。”
他口中一口一个“哥哥”倒是不客气。
谢嘉楠出来时,谢致远正坐在沙发上玩手机,她在他旁边坐着,“那是谁啊?”
“谁谁?”
谢嘉楠小声道:“许琰。”
谢致远一边玩着游戏,一边漫不经心道:“我室友,他跟我一起来桐城创业,房子还没装修好呢,来在这儿借住几天。”
“哦。”
谢致远注视着手机屏幕,语气淡淡:“离他远点。”
“啊?他人品不好?”
“不是人品问题,”谢致远“死了”,他皱了下眉,等待复活,慢悠悠说道:“看他那张脸能像好人?”
得,谢致远这是怕她被许琰那张脸诱惑,“女朋友很多?不会带很多女人回来吧?”看他那gg净净的模样,倒是不像个私生活混乱的人,不过回想起他那双勾人的眼睛,算了算了。
谢致远这才抬起头来,又皱着眉头:“你是不是脑子有问题,怀疑他还是贬低我?”
“我可不敢,”谢嘉楠尴尬地笑笑,“那是为什么啊?”
谢致远沉默了下,他也不好说什么,只交代了句,“总之你离他远点就行了,”他察觉到自己有些刻意,又加了句嘲讽,“我怕你把他吃了。”
得,谢嘉楠算是明白了,他这哥哥哪里是为她好,分明是怕她太花痴把他朋友染指,什么人啊,真是的。
——
不得不说,许琰做饭倒是真有两把刷子,色香味俱全。这一顿饭下来,谢嘉楠吃得有些撑。她原以为许琰是个话多的,没想到吃饭时却是安安静静的,斯文有礼,看得出来他家教很好。
谢致远吃饭快,早早便回卧室了,留下许琰和谢嘉楠大眼瞪小眼。
在谢嘉楠这里,许琰给她的印象算是好,起码很勤快,她刚放下筷子,许琰也刚刚吃完,他看向她,声音中透着笑意,眼尾上挑,“哥哥做饭,妹妹刷碗。”
谢嘉楠:“……”
人家话说到这份上,她不好意思推脱,毕竟许琰是客人,又做了饭菜,可她也算是半个客人吧,转念想到谢致远那张臭脸。
得,认命了,她开始收拾碗筷。
许琰看着小姑娘乖乖收拾碗筷的身影,语气有些欠,“哥哥先走了,妹妹早点休息。”
还好,值得庆幸的是,谢致远这厨房配置里还有洗碗机。谢嘉楠收拾完后,又打开冰箱,看着橘色橙汁中夹杂着几抹红,去拿橙汁的手顿住,鬼使神差地拿了听可乐。
冰的。
刚到这儿时,谢嘉楠便注意到这客厅连着阳台,榻榻米,落地窗,小桌子,不像是谢致远的风格,现在想来应是许琰的手笔。
她离阳台不远处,微风吹起窗帘边角,月光将那人身影拉得修长。客厅没开灯,那人笔直站在月光下,清冷月光将他脸上打上阴影,一半明亮,一半隐藏在黑夜里。
如手中可乐的冰,与白天所见完全不同的气质。
这男人如这皎皎月光般透亮,又与这寂寂黑夜融为一体,他是矛盾的,同时又是危险的。
谢嘉楠第一次见到一个人身上有如此矛盾的特质,又和谐得诡异,她忽然明白谢致远的那句叮嘱。
“离他远点”。
他属于黑夜,又透着光亮,是危险的,同时又是迷人的。
鼻尖充斥着淡淡尼古丁的味道,涩涩的,有些呛,与白天他身上g净冷冽的气味截然相反,她忍不住咳嗽。
男人闻声回头,见到她,眼中漫起笑意,但只是薄薄的一层,却未深达眼底,火光在他指尖跳动,他身上的幽深在这一刻全然消失不见,他轻笑,声音中带着戏谑:“收拾好了?”
她点了点头,应着,“收拾好了。”
许琰掐灭烟头,直接扔进垃圾桶里,从她身旁擦过,淡淡的烟味,拿过她手中的可乐,“谢了,晚安。”
谢嘉楠看他修长挺拔的背影,漫不经心的语调还在耳畔,她却觉得他是那么的孤独。
如同长期活在黑暗中的人,周身散发着冰冷,一旦有人靠近,一旦太阳升起,他又全然换了副模样,逢场作戏。
他扮演芸芸众生中的一个,正常地生活,可他的身上似乎有什么早已死去了,连带着他生命的鲜活。
她看不穿,看不透。
手指碾过手心,可乐残留的水珠,冰的。

——阅读全文加微:kedayake,回复“小说名”拿资源——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