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厌弃》by梁逾至百度云txt全文完结阅读

內容簡介
梁逾至,隔壁高校至今赫赫有名的校x,听闻他皮囊温润清隽,神情冷峻疏离,浑身上下散发出浓浓的四个大字——莫、挨、老、子!
沈蘅和他从不相熟,对他从来因为身份故敬而远之。
沈蘅事后怎么也想不明白,才第三次见面怎么就上了床,对方还冷着脸x自己搬出来同居。
沈蘅就这么被他捆在身边,捆了五年。他对她,向来在床榻上缠绵悱恻,从不语及婚姻与爱。
受不了,她总会逃的。只是这一逃,不是空间的远离,而是时间的回溯。
再次醒来,沈蘅赤裸躺在一位失明少年的身旁。
少年十八岁,姓梁名逾至。
———————————————————————————————————————————

这是一个在经历着生活残酷、人心冷落的他们,先伤害欺骗再抱团取暖的故事。
(情节设定男女能时空穿越,造成了不同时空,故存在不同的年龄段:
1、男主大女主三岁,变态持久战斗机vs实践不足小司机;
2、女主大男主七岁。不知深浅的xx小狼狗vs身经百战的温柔姐姐;)
ps:男主前期因原生家庭具有偏执暴躁倾向,后面女主会慢慢和他一起成长哒!
1V1

第三次见面
南方冬季总是多雨,常青不败的香樟树叶顺雨低垂,汇集成团的雨珠再次腾空下坠,归结到公交车站的雨棚上,劈劈啪啪地响个不停。
雨棚下只有一个清秀文静的女孩。她对着自己裸露在外的双手呵着气,除了虚浮一秒的温暖与氤氲缭绕的白雾,还是那浸入骨髓的x冷。女孩兜里的手机忽然震动了起来,无人无车安静的世界里,它是唯一的声音。女孩接通,对面是个焦急的男声:“地址我已经发给你了。拜托拜托了!我和他能不能重归于好就在你了!”
她犹豫着:“我觉得还是你亲自去跟他说比较好。我今天去最多只能帮你试探他的态度其余的”
对方很快打断她的话,语气里带有一丝不满:“我都说了多少遍了!你到底在怕什么?梁逾至又不会吃了你!”
女孩很不满,但只敢在心里暗暗怼回去:“你自己气跑的男朋友,为什么要我去哄?”
“你只要带点吃的,说是我做的,看在我一片心意上,问他能不能不生我气了。哎呀,我知道你肯定觉得我麻烦!但你又没谈过恋爱,你就不能体会到我的难处”
女孩皱着眉头,听着对方美化自己逃避现实的说词。这是第一次发现,自己对这个唯一的朋友产生了负面情绪。她性格孤僻,总是不讨人喜欢,独来独往,没有朋友。陈翛扬是一个例外,所以之前自己对他的容忍是毫无底线的。
“沈蘅,”电话中的陈翛扬语气一沉,叫了她的全名。“我可是把你当最好的朋友才来放xx段求你,真的,我只求了你一个,你不能让我失望。”
“好,扬扬,这是最后一次,你要我g什么都可以。”沈蘅言语略带忧伤,可惜对方没听出弦外之音,生气地挂断电话。
沈蘅离开公交车站,转去菜市场。陈翛扬不会做饭,但为了梁逾至也是洗手做过几次羹汤,每一次梁逾至都感动得不要不要的。显而易见,陈翛扬这一回求和是要故技重施,不过他懒得做,便吩咐沈蘅在外面打包一碗没有明显商家logo的粥冒充一下。
沈蘅跑了好几家店都无功而返,这时正值饭点,她此刻饥寒交迫,只得买了条鱼和一些小菜,准备用做晚餐来换一个进门的机会。
雨完全停了,沈蘅抬头看着头顶这片灰压压的天空,熟悉的空白与麻木又袭上心头。当一个人不知道自己活着的意义,为什么不能去死呢?如果不是有母亲拦着,或许她才是走在前面的那一个。
过了今夜,她答应母亲的事也就做到了。重拾起自杀的念头,沈蘅对此想得出神,甚至差点错过了梁逾至家的小区。
十分钟后,沈蘅顺利地进到梁逾至的家里。这个男人对她的态度并没有初见那般冷淡疏离,着实奇怪。她有些心虚地与他问好:“吃了吗?”
梁逾至下颌紧绷,冷漠地盯着她看了有一分钟,才简短地吐出一个字:“没。”
沈蘅很奇怪,要是在其他人面前,她耗费最多心思也就是装成一个时常微笑的合群人士,可在梁逾至面前,她身上罕见的谄媚与示好都自发跑了出来。但这一次,沈蘅决定不再这么狗腿了,她既然即将与这个世界的人再无瓜葛,昔x的心机伪装大可丢弃不提。
沈蘅收起客x:“我买了鱼,借你家厨房一用。”
梁逾至不作声,直接把房门关上。这才是梁逾至的作风,跨年夜约她出来吃饭,还送礼物的是受了陈翛扬劈腿刺激的梁逾至。
沈蘅烧得一手好菜,闻见香味的梁逾至默不作声地出现在餐桌旁,安静地等待着。沈蘅无意间瞥见了,觉得有些反差萌。再回头,梁逾至又不见了,等到她端着鱼出来时,桌上多了一个盛着红酒的醒酒器和两个高脚杯。
二人入座吃饭,很是沉默。沈蘅几度欲开口说话,都被梁逾至专心致志挑鱼刺吃饭的状态劝回。
“不要再跟我提起他。”梁逾至冷不丁来了一句,“我知道他想g什么。之前也有一个女生跑来我家堵我。”
沈蘅无奈地笑了笑,看起来有些失望。“可我总得给他一个交代,你这一次不回复,他还会找人来烦你。”
“我不觉得你是来烦我。”
“嗯?!”沈蘅被这话吓了一跳。
“鱼很好吃。”他意思是看在做饭好吃的份上,她不算讨厌。
“哦其实你心里还是有他吧,才这么回避。”
“你的逻辑不通。”
“那你倒是说清楚啊”
“我不会在有了伴侣的情况下,和异性吃饭。”言下之意,跨年夜梁逾至就已经单方面分手了。
沈蘅不作声了,默默扒完了剩饭。“我吃饱了,碗也没多少,你自己洗吧。”
梁逾至冷笑一声:“你今天有点不一样。”
沈蘅才懒得接他话:“你说的我会告诉他的。”
“这么急着回去?喝杯酒的时间都没有?”
“别了,今天是事出有因才来打扰你。现在话说开了,我也不好多待。”
梁逾至冷着脸,放下碗筷拦住了沈蘅。“我说,喝酒。”说罢,他抬起双眸,情绪不明地盯着她。
沈蘅冷淡地移开视线,“梁逾至,我们才见面三次,不熟。”

他们僵持了许久,终于,他先开了口,嗓音沙哑,闷闷的。“我找不到别人了……现在只有你在我面前。”
沈蘅不禁有些动容。梁逾至一个那么桀傲的男人,现在却在低声下气求人留下来陪他。人之常情,难过的时候谁都渴望有个倾诉对象。以前的她找不到,又怎忍心看着他也找不到呢?
沈蘅放下包,坐了下来。“我不走了,你先把手放开。”被松开的手腕上印着一圈红痕,这得多怕她走啊。
梁逾至收拾了碗筷,倒了两杯酒,和她碰杯、喝酒。沈蘅酒量属于一杯倒,几口下肚人就开始晕乎了。她强撑清醒,出声问:“你倒是说,让我留下,不就是……让我听你说!”
梁逾至此刻明显游刃有余,他不笑时显得冷峻腹黑,现在酒酣耳热,笑起来倒颇有几分纯良清俊的意味。沈蘅酒壮怂人胆,趴在桌上盯着他看,不自觉感叹道:“真好看……你这人,笑,不笑,都好看。”
梁逾至笑意愈浓,俯xx与她鼻子碰鼻子,轻轻地说:“你也很好看。”那酒气暖暖的,薰得沈蘅的脸更红了。
沈蘅挡不住头晕,把脸埋起来,闷闷的说:“我不好看一般般吧”
梁逾至拨开她颈间的秀发,触之一片玉肌,他手指也不撤下来,肆意流连。梁逾至更进一步,这回直接撩开沈蘅耳鬓边的头发,贴着她的耳朵问:“怎么不戴我送你的项链?”
“你是陈翛扬的男朋友啊”
“早就不是了。”
“我怕嘛”沈蘅真的醉了,开始语意不明的呢喃着,梁逾至耐心x问,她才开口说:“他们会骂我婊子的”
梁逾至摸摸她的头,大概能猜出几分。“阿蘅,我叫你阿蘅吧,好不好?”他x了x沈蘅的耳垂,见对方并未有拒绝,便开始放肆。
沈蘅在晕眩中听见了男人的喘息,随即便是一声高过一声的吞咽,那是一种要把她吃掉的急迫感,色情而嚣张。沈蘅耳朵敏感,缩着脖子想躲开,又被箍得死死的。梁逾至把沈蘅的长发撩去另一边,柔软的嘴唇若即若离地滑在颈间,x、咬、吮、吻,一次强过一次,把她x得都开始娇喘呻吟。沈蘅的脖子比耳朵更敏感,男人沉重的呼吸气息刮过颈侧,沈蘅的后背就能酥掉一大半。
梁逾至擅长玩弄欲擒故纵的把戏,在沈蘅哭叫着不要、不行的时候,他便不再亲吻,而是动手剥衣。“舒服吗?”
沈蘅羞得要死,不知该如何作答,像鸵鸟一样把头埋下去。狡猾的男人把女孩往他这边拉,埋在他腿间的沈蘅感觉自己抵住了一件物什儿,似乎软中带y。她喝蒙了,一时半会儿反应不过来这是什么东西。
梁逾至不紧不慢地解开女孩的x衣,右手又留恋到x前,抓住其中一个椒x,满满当当。沈蘅被男人失控的手法抓得生疼,七魂六魄也回来了一半,她挣脱开梁逾至,踉踉跄跄跑到玄关处想要开门。
梁逾至迈着悠闲的步子x近沈蘅,把她从地上捞起。沈蘅挣扎间撞开了一旁昏x的小灯,更添一抹暧昧情趣。梁逾至狠狠地把沈蘅压在身下,扳过她的下巴,强迫她看着身前的一面大镜子。
“阿蘅,你看看你现在这个样子。”梁逾至钳着女孩的双手,另一只手灵活地解开女孩贴身衬衫,随即当着她的面亵玩那对x。“你很享受对不对?”
回答他的只有一声声细碎的喘息声,颤颤巍巍的,听起来好生可怜,他爱极了。梁逾至埋在女孩的颈间开始疯狂x吻,发出清晰的水声。沈蘅头昏脑胀,她轻轻叫道:“梁逾至我好难受。”
“哪里?”
“xx”
“听不懂。”
“你,你摸摸。”
前一秒还听不懂的男人,立刻伸手探进去。一阵潮x温热。他的中指划过一个柔软的突起,怀中的沈蘅突然一阵激烈的颤栗,连呻吟也似一串铃铛,叫个不停。
梁逾至挑了下眉,坏笑着全身而退。沈蘅腿软,跌坐在他跟前,梁逾至见角度正好,解开了裤子,放出了那根兴致勃发的xx,正好贴在了沈蘅的耳朵。沈蘅回头,欲求不满地向他伸手,却被按在了xx上。“好烫啊”她喃喃自语。
“xx?”
沈蘅依言照做,舌尖刮去了顶端的xx。梁逾至被刺激得一抖,他不满足于此:“含住它。”
不出十秒,梁逾至就十分后悔这个决定。他把沈蘅抱起来丢在卧室的大床上,咬牙切齿道:“明天再教你如何口交!”
沈蘅难耐夹住双腿,乖顺地答到好,紧接着又不停地叫喊着梁逾至的名字,求他再有所行动。梁逾至慢条斯理地褪下两人的裤子,对他说:“换个称呼我就亲你耳朵,玩你xx。”
沈蘅双手攀着梁逾至c壮的手臂坐起身来,整个人晕乎乎地跌进男人滚烫的x膛,她仰头吻着了对方的喉结,甚至把男人在她身上用的招数一一奉还。梁逾至向下探寻,捻住了花核,慢慢地揉搓起来。沈蘅再也受不住,大声地x叫:“啊啊哥哥,嗯嗯嗯哥哥,好痒,里面好痒。”
一根修长的中指没入细缝,触之皆是柔嫩细腻的媚x,颤抖着却吸得更紧了。沈蘅软软地支起身,吻上了梁逾至鲜红的薄唇,霎那间,万籁俱寂,唯剩唇齿间的蠕动声与手中花x的xx声。

——阅读全文加微:kedayake,回复“小说名”拿资源——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