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蜜战》by流云百度云txt小说全文阅读

蜜战(1V1 x )
作者
流云

——阅读全文伽QQ❤:209158465,回复“1”获取资源—

内容简介
顾北慕,美貌倾城,长袖善舞,所有高官显贵的梦中情人。   

白瑜是高官小姐,被她勾搭成闺中密友。   

本以为顾北慕是单纯的交际花,直到白瑜发现“她”裙底的秘密。   

现代架空,类似于南韩北朝。  
 
结局xe,男主是顾北慕,特种部队间谍。
红玫瑰与白玫瑰

ps:男主是顾北慕。

——————————————————————

意式音乐酒吧,墙顶盏盏复古灯泡,投下黯淡的光芒,照得餐厅如星辰黑夜。

这是白瑜第一次来这家酒吧。

今x,她是来抓奸!

听说,她的未婚夫周传耀,经常跟某个女人来餐厅幽会。

而下个月,白瑜即将跟他订婚。

走进酒吧,白瑜在玄关口,一眼便见未婚夫穿灰色西装,手捧红玫瑰,坐在前排的靠窗处。

这束红玫瑰,是送给小情人的?

白瑜挑了最后一排,隐秘的位置坐下,英式黑纱帽遮住小半张脸。

内心涌动是怒火,还有即将报复的快感,等待女小三上场。

周传耀突地抬臀,热情地招手:“北慕,这里!”

顾北慕,据说是第三者的名字。

白瑜带着敌意,顺着他的目光看去。

不远处,一名曼妙女子款步走来,波西米亚风的性感红裙,黑色卷发如海浪瀑布。

那是极美的女人。

浓黑睫毛下高鼻深目,三分大气,七分妩媚,周身浸透夕阳昏光,如同老旧照片里的明星,复古冷艳。

周传耀捧上红玫瑰:“北慕你总算来了,知道我等了多久嘛?”

顾北慕轻慢一笑,接过红玫瑰,语气不咸不淡:“我可没让你等我。”

白瑜悄然拿出手机,准备拍下出轨铁证,将屏幕对焦两人同框的镜头,拇指在圆圆的拍照键上,轻轻一摁。

啪!白光一闪,十分刺眼。

遭了,忘关闪光灯!

周围人通通朝白瑜看过来,其中包括周传耀还有顾北慕。

白瑜窘迫得抽回手机,将帽檐压得更低,企图隐藏自己的存在。

“白瑜?”周传耀不确定的呼唤,定睛一看,果真是他的未婚妻。

白瑜听到他喊自己,莫名生起一股底气,出轨的明明是他,她何必做贼心虚。

白瑜端起一杯白开水,快步走到周传耀面前,当着顾北慕的面,泼在周传耀俊朗的脸上。

周传耀被淋了一脸水,激起公子哥的恼怒:“你g什么!”

白瑜不予理会,抬脚要走,目光触上顾北慕的眼眸。

奇怪的是,顾北慕毫无被“抓奸”的难堪,反而玩味地望着她笑。

那戏谑的眼神,仿佛用上帝视角,旁观她跟周传耀的纷争。

白瑜心跳慢上半拍,拎起包包,转身逃离现场。

离开酒吧,白瑜心情大好,脚步都轻快起来。

打开手机相册,偷拍照片里的周传耀十分清晰,唯独顾北慕的脸一片模糊,勉勉强强拍到一点轮廓。

本想将劈腿证据给母亲看,这下有点棘手了。

白瑜跟周传耀是政治联姻,接触三个月不到,母亲就下达订婚的命令。白瑜起初也想过跟周传耀交往试试,可是后来一个小姐妹偷偷告诉她,周传耀跟另一个女人走得很近,才有了抓奸的后续。

“白瑜!”身后传来周传耀的叫喊,“听我解释啊!”

看来周传耀收敛了怒火,想跟自己继续牵扯下去。

白瑜想听听他怎么解释,回过头,看清他x透的狼狈脸,忍住不笑:“你想说什么?”

周传耀擦擦短发滴下的水:“你别误会啊!顾北慕是我的朋友,我送给她一捧玫瑰花,是出于礼节。”

白瑜讽刺:“那你岂不是见人一捧玫瑰花?”

周传耀讨好地笑:“不是……你是我的未婚妻,等订婚的那天,我送你999朵。”

“不需要了。”白瑜沉沉吐一口气,“订婚一事,我会单方面取消。”

周传耀心里咯噔一声,这下要完蛋,他喜欢冷艳的野玫瑰,确实对顾北慕有想法,但为了家族事业,白瑜是一定要娶的。

红玫瑰与白玫瑰,如何才能兼得?

风中送来清朗的轻笑,红裙美人双手环臂,松松散散地倚着树g,好整以暇地旁观两人对峙。

周传耀看见顾北慕貌美的脸,头脑又一阵发热:“北慕……”

顾北慕拨了拨秀发,漫不经心地问:“她是你未婚妻,对么?”

周传耀犹犹豫豫:“是……”

顾北慕狭长的眼微眯,上下逡视他一眼:“你配不上她。”

周传耀一愣,脸憋得通红。

顾北慕抬了抬手,懒懒地说:“没烟了,给我买一包过来。”

周传耀连连点头,撒丫子跑远:“我马上回来。”

白瑜目睹周传耀狗腿子的身影,不屑地抽身离开,手却被一只温热的手掌握住了,眼前是顾北慕冷艳的脸。

她扬了扬眉:“我有话对你说。”

白瑜微微一惊,手被拖拽着往树林的那头走去。

到了处空地,顾北慕才停下脚步,xx一根薄荷烟,递给白瑜打火机:“帮我点上,嗯?”

白瑜一头雾水,摁燃打火机,给她点上:“你这是什么意思?”

顾北慕红唇抿了口烟,挑高眉尾:“我跟白小姐一样,很反感见他罢了。”

白瑜问:“你怎么知道我姓白?”

顾北慕下颌微抬,透过烟雾眯了她一眼:“我曾见过你。”

白瑜满脸疑惑:“我对你没印象。”

顾北慕来到一辆红色跑车前,摁下遥控钥匙:“我送白小姐一程。”

“不需要!”白瑜一口拒绝。开玩笑呢,就算她甩了周传耀,也应该跟这女人老死不相往来。

顾北慕手撑着车门,抬了抬下颌:“周传耀找过来了。”

白瑜听到周传耀呼喊的声音,心脏猛地提起,要是被他找到了,估计又会被软磨y泡一顿。

“上来吧。”顾北慕打开副驾驶座,嘴角勾起得逞的笑。

白瑜鬼使神差地坐上副驾驶,顾北慕关好车门,坐上自己的主驾驶座。

这时,周传耀跑了过来,发现白瑜竟坐在顾北慕的车上,大声呼喊:“白瑜!北慕!”

顾北慕一脚踩上油门,红跑车轰隆一声,朝周传耀冲撞过去。

周传耀吓得身躯僵直,连连往后退闪:“啊,不要……”

白瑜也吃了一惊:“你疯了!”

跑车突地偏了个方向,从周传耀的身侧飞驰过去,车轮碾出一地灰尘扑得他满脸。

顾北慕扑哧一笑:“别紧张,我逗他玩的。”

白瑜松了口气:“吓死了,我以为你要撞死他。”

顾北慕哼了声:“他的命可不值钱。”

周传耀被灰尘呛得咳嗽,朝跑车驰骋的方向追过来:“北慕,等等我!”

白瑜望着他被跑车甩开的身影,内心滋生出报复的快感。

夜色下,红色敞篷跑车疾速行驶,风呼呼地鼓动,远处城市灯光被扯成丝丝银线,随着车子的飞驰,朝后散开在黑色的帷幕。

扑面而来的凉风,吹灭了焦灼,白瑜内心一片宁静,沉溺在夜色里。

白瑜眼余瞟向顾北慕,细细看她的容貌。

她一手x着方向盘,一手指间夹根细烟,深黑靓丽的鬈发随风摇曳,宝石淬出的红光如璀璨火焰,美得惊人。

顾北慕眼尾扫一眼身侧,似发觉她在观察自己,红唇笑出淡青色的烟气。

白瑜生起一丝异样,别过头,冷淡地开口:“我家在金台路,你送我到路口就可以。”

顾北慕脚踩刹车,跑车促然停在路边。白瑜由着惯性前倾,满脸茫然地质问:“你又g嘛?”

顾北慕叼着烟头,夹烟的动作邪魅撩人,声音却异常认真:“我不想你继续误会下去。周传耀说的是事实,我跟他只是普通交集。”

白瑜:“他看你的眼神不一样。”

“是嘛?”顾北慕轻笑,侧身看向白瑜,“他拿哪种眼神看我,跟我没什么关系吧?”

白瑜被堵得哑口无言。

顾北慕将烟头捏灭在烟灰缸,倾过身,修长的手缓缓攀上她的肩头:“你不会还以为我故意勾引他吧,他配么!”

白瑜觉得她离得太近了,已超过安全距离,身子被x到车窗边,还能闻到薄荷烟味混合着车内的香水,杂糅出微妙的暧昧气息,糯糯地问:“你真对周传耀没意思?”

顾北慕嗤出一声轻笑:“如果周传耀对我有想法,那真是抱歉了,我对这种男人毫无兴趣。”

白瑜回想方才的一幕幕,看似是周传耀更为主动,顾北慕表现得倒是敷衍。真是如此的话,不能因为周传耀单方面的行为,将顾北慕立为树敌。

顾北慕的唇贴得很近,若即若离,呼出的气吹拂她耳廓,炙热得像挠痒的亲吻。

“我现在,只对你感兴趣。”
她的诱惑

咫尺之间,白瑜发现顾北慕右眼角,挂着一颗淡淡小痣,天生风情。

暧昧气氛在车内流转,白瑜浑身发软,脊椎发出一阵阵的酥麻,心跳猛然加快,脑子被沸腾热水烫过一般。

顾北慕是女人,她倾吐出的话,掺杂着半真半假的意味,一定是逗自己玩吧。

“我先回去了。”白瑜挤出一丝笑,手伸向背后拉下车把,用力一推。

车门打开,白瑜霍地钻出跑车,朝广阔g燥的马路跑去。

刚巧来了辆计程车,白瑜喊住司机,匆匆跳上车内:“麻烦去金台路。”

顾北慕看着计程车离开,玩味地笑了,手里捏着一撮刚被剪下的头发。

那是少女的秀发,乌黑顺滑,跟顾北慕的卷发全然不同,明显属于白瑜。

……

回到家宅,满身疲倦的白瑜,仍是执拗地跑去母亲刘茹的卧房,愤懑地提出退婚的请求。

刘茹敷着火山泥面膜,听到女儿的言论,表情动得那叫一个剧烈,晾g的泥巴猝然裂开几片,像被撕烂的黑脸。

“啊!你晚点再跟我说!”刘茹抚着脸上的面膜,防止泥巴又裂开一片。

白瑜耐着性子,等母亲洗掉火山泥,拿出偷拍的照片给她看。

刘茹戴上老花镜,细细看一眼照片,指向顾北慕:“这人是谁,糊成这样子,要我怎么看?”

白瑜无奈地解释今晚的情况,痛斥周传耀怀有二心。

刘茹摘下老花镜,对着镜子涂抹精华液,语气平淡的反问:“就因为这种事,你不想嫁给周传耀?”

白瑜:“我打算明天就通知周家,取消跟周传耀的订婚。”

“别小孩子气。”刘茹口气这才认真起来,“论家世、长相、学识、年纪,周传耀是难得匹配上你的男人,周家上上下下都是从政的高g,嫁过去绝不会委屈。”

白瑜一脸鄙夷:“他喜欢另一个女人。”

刘茹擦着眼霜,满脸得意:“那又怎么样,你爸跟我结婚前,听说喜欢过一个小资产阶级的女人,但是婚后,他断了这段孽缘,对我可是一心一意。”

刘茹看着镜子里宛如白玫瑰的小女儿,含笑:“相信以我女儿的魅力,婚后也能把周传耀迷得服服帖帖。”

白瑜表面平静,内心波澜起伏,转身离开卧房,甩下一句话:“周传耀怎么能跟我爸相提并论!”

在她的心目当中,父亲白陆山是大英雄,二十八年前一举平定了北国的入侵,历史和教科书写满了他的丰功伟绩。

即便一年四季,父亲为了保家卫国,绝大部分时间在军中度过,白瑜难得见上他几面。从小到大,父亲高大身影一直矗立在她的身前,仍记得他宽厚结实的手掌,拍在她小小的肩头:“你是我白陆山的女儿,肯定比其他女孩子来得坚强。”

大哥白景灏承接父亲的志愿,如今已是空军少校。偏偏她是个女孩儿,被母亲x着学芭蕾舞,上淑女课,连要嫁的男人都不是她选的。

刘茹还不忘叮嘱一声:“明天有舞会,睡前记得敷个面膜,好上妆。”

给女儿铺的阳光大道,都是亲身走过的,刘茹很确定女儿会一生幸福。

来到卧房,白瑜沐浴后,穿着丝绸睡衣,身陷在羽绒被褥,柔软舒适。

回想一天的种种,白瑜只觉得十分难办,母亲是绝不会取消婚约的,军政联姻会给双方家族带来极大的利益。

或者,等父亲和哥哥回家,再跟他们讨论订婚一事,尤其哥哥那么疼自己,说不定道理能讲通呢。

翌x,刘茹派管家张罗宴会,邀请各界社会名流。

等宾客逐一上场,刘茹挽着白瑜的手,从红毯楼梯款步而下。

刘茹今年四十五岁,x复一x地保养,肌肤保持姣好的状态,穿着深紫色渐变色裙,高贵端庄,如同油画里走出来的贵妇。

白瑜画着淡妆,一身白珍珠缠丝长裙,黑发盘起高戴小皇冠,优美的一字肩顶着天鹅颈,长腿被银丝裹得像白磷鱼尾。

宾客望向盛装的白瑜,纷纷发出赞叹声。

刘茹享受众人惊艳的目光,得意洋洋。

刘茹除了开party,最大兴趣是将女儿扮成小公主。女儿是她花一辈子的时间栽培的鲜花,也是她曾经最美名媛的延续。

白瑜精致漂亮的脸蛋,始终毫无表情,恬静淡雅像x本瓷娃娃。

周传耀迎了上来,连连赞叹母女俩的美貌。

刘茹对美貌的夸赞很受用,尬夸周传耀几句话后,抽身去找闺蜜们,留给女儿和未来女婿独处时间。

白瑜根本不想理周传耀,回答他的话只有简短的“嗯”。

周传耀叹了口气:“还在生气么?”

白瑜不是生气,讨厌一个人的时候,搭理对方一声都觉得恶心。

周传耀说:“都马上要订婚了,别气了好么。”

白瑜觉得他的话很奇怪,不像妥协和道歉,反而有点威胁的意味。

白瑜语气坚定:“我不会跟你订婚!”

“不订婚?”周传耀仿佛听到天大的笑话,“你难道还不知道,你妈举办这场宴会,是为了当众宣布我们的婚事?”

白瑜瞪大眼,震在当场。

怪不得她问举办宴会的原因,母亲吞吞吐吐。原来是不尊重自己的意见,贸贸然地下决定。

为什么,为什么每次都是这样!

“顾小姐!”

隔着人海,热情的呼唤,唤醒了头脑混沌的白瑜。

白瑜转头,顺着声音一看。

明艳的红色丽影,立在屋门大敞的明媚光芒中,宛如燃烧的炽红烈阳,引人瞩目。

陆陆续续有男人,围过来跟她打招呼,也有不少人偷偷用眼余打量她。

长发如瀑的她,一颦一笑,迸发出火热的魅力,生来就是众人的焦点。

周传耀见到顾北慕的那刻,眼睛都瞪直了,可是担心白瑜生气,不敢上前跟顾北慕打招呼。

跟刘茹关系不和的贵妇,故意明褒暗讽:“本以为你女儿够漂亮了,没想到还有这样的美人,果然人外有人,天外有天。”

刘茹被激得发怒,面上装作不在意。打探才知,那红裙女人是近年来有名的交际花。

刘茹最不屑这种女人,以为靠着几分姿色,就能在名利场混得如鱼得水。

而此时,白瑜满脑子思忖接下来怎么办,要是坐以待毙,她妈很快会宣布婚事。

轻音乐切换成圆舞曲,不少男男女女,陆陆续续上舞池跳舞。

不远处的刘茹,冲周传耀使下眼色。周传耀马上会意,做出邀舞的姿势。

白瑜侧过身,不予理会。

偏在这时,顾北慕一抹红裙横在两人间,耳垂宝石的红光灼灼生辉。

“陪我跳一首。”她压低的嗓音,性感低沉,有一丝不容拒绝的强y。

周传耀内心狂喜,暗想北慕是吃醋了吧,直接在白瑜面前抢他!

周传耀担心得罪丈母娘,低头陷入苦恼:“要不,一个个来吧,我先跟白瑜跳,北慕等下一首。”

良久,竟没人答他。

他一抬头,两位佳人不见踪影。

周围的人纷纷用异样的眼神,看向像被耍的猴子一样,抓耳挠头的周传耀。

“北慕,白瑜,人到哪里去了!?”
与狼共枕

第一次被女性邀舞,白瑜颇为意外,但看到周传耀自以为是的嘴脸,内心相当的快意,很快跟随顾北慕共赴舞池。

大厅里,音乐切换成经典探戈曲,《Por Una Cabeza》。

顾北慕扬眉:“会跳探戈吗?”

白瑜:“交际舞我只会跳华尔兹。”

“没关系,我教你。”

顾北慕微躬xx,左手在背右手向前,姿势颇像优雅的骑士,“美丽的小姐,与我共舞一曲。”

即便对方是女人,白瑜也不由得心动一瞬,握住顾北慕的手,腰际被她温热的手掌搂住。

白瑜下颌抵着顾北慕的颈窝,手搭在肩膀,贴近彼此的x膛。

她好高哦,白瑜忍不住想。

顾北慕毫无少女的纤细,身段均匀高挑,气势上就颇有凌厉之气。

这样的人天生能让人安心。白瑜在她手掌下旋舞,一点也不担心会出错。

周围的宾客望向她俩,纷纷露出诧异的神色,奇怪白家小姐怎么会跟认识顾北慕。两个女人跳探戈,还是第一次见。

顾北慕搂着她的腰,唇凑到耳畔:“你踩到我了。”

白瑜退开一步,讪讪的说:“抱歉,我真的不会……”

顾北慕温柔地笑:“你今天有心事。”

被对方看穿,白瑜微微低头:“嗯……我妈很快会宣布我跟周传耀的婚讯。”

顾北慕问:“你愿意嫁给他吗?”

这时,周传耀在舞池外呼唤她们的名字:“白瑜!北慕!”

白瑜听到他声音,便觉得烦躁,一口否决:“当然不想!”

顾北慕:“如果你信任我,我有办法帮你躲过一劫。”

白瑜抬头,对视上她漆黑的眼瞳:“要怎么样?”

周传耀转悠了半天,慢半拍地发现,顾北慕跟白瑜拥在一起跳探戈。两个芳华正茂的大美人,在铺满黑曜石的舞池中央旋舞,极具美感。

“北慕何时跟白瑜那么熟了?”周传耀泛起嘀咕。

刘茹走过来,观看两人跳舞,眉头深锁。

舞池里的白瑜,忽地脚步一拐,险些摔倒在地,幸好顾北慕反应及时,将她搂在怀里。

“啊……好痛……”白瑜的手撑着顾北慕的肩膀,脸压到顾北慕隆起的x脯,触感一片柔软,但毫无温度,隐约有点说不出怪异。

顾北慕低xx,查看白瑜的脚踝:“脚扭伤了。”

刘茹连忙上前:“严不严重?”

“擦掉药膏就好,药膏在二楼。”白瑜看向顾北慕,“你带我去楼上吧。”

顾北慕扶起白瑜,搀着向二楼走去,留下眉头皱得更深的刘茹。

周传耀也想跟上来,白瑜进入闺房后,毫不留情地锁上房门。

周传耀用力敲门,白瑜假装没听见,轻快地走了几圈,哪有点受伤的样子:“我得拖到什么时候,我妈才会放弃宣布婚事。”

顾北慕坐上沙发,看了眼腕表:“至少得宴会结束,宾客不会待上太久。”

白瑜转身看向顾北慕,慢半拍地发觉床头躺着粉色x衣,就在顾北慕的眼前。

白瑜迅速跳到床头,弯身将x衣收进柜子:“这是早上换下来的。”

灯光下,顾北慕低头看她,狭长凤眸笑成勾人的弧线:“花纹好可爱。”

白瑜脸蓦地红了,又暗暗吐槽自己,对方也是女孩子,g嘛羞成这样。

顾北慕指向桌上摆着一瓶红酒:“你这里怎么有酒?”

白瑜端起酒瓶:“朋友送的,度数很高。我不喝酒,就搁在那当装饰品了,你要来一杯吗?”

顾北慕懒懒依靠沙发,手托下颌,冲白瑜一笑:“可以。”

宴会即将结束,刘茹来女儿房间,拍打屋门:“房间怎么锁了,腿好了点没?”

白瑜喊了声:“妈,我脚痛,起不来。”

刘茹问:“那个姓顾的女人呢?”

白瑜给顾北慕倒上红酒,撒了个小谎:“她回去了。”

刘茹皱眉:“门是谁锁的?”

白瑜自知露馅,咬了咬舌尖:“啊……我自己关的。”

“我不管你了。”刘茹转身离开,女儿的小心思哪里看不出来,婚事等下次再宣布好了。

顾北慕微眯眼,露出醉意,亲狎地捏她鼻子:“撒谎都不会。”

“你醉了。”白瑜别开脸,小声说。

顾北慕鼻息发出嗯声,眼皮阖起,斜躺在沙发上,良久一动不动,看似是睡着了。

“酒量不太好哦。”白瑜怕她着凉,将顾北慕扶到床上,脱下她的高跟鞋,轻轻盖好柔软的羽绒被。

白瑜低头打量她。

——阅读全文伽QQ❤:209158465,回复“1”获取资源—

顾北慕面颊微微红酡,浓黑像蝉翼的睫毛扇动,眼角下的泪痣醉酒后更是魅惑。

“好漂亮。”白瑜惊叹,要是男人生了她的长相,也应该长得相当俊美。

哎,胡思乱想什么,她打住这怪异的念头。

许久,顾北慕没有醒来的征兆。

白瑜洗澡后,换上睡衣,在顾北慕身侧躺下。

这还是她初次跟女生一起睡。

白瑜拉上台灯,小声说:“晚安。”

半夜,闺房一片漆黑。

顾北慕睁开眼眸,看向身旁熟睡的白瑜,唇角勾出冷笑。

“一点防备都没有。”

白瑜睡姿像八爪鱼,毫无意识地缠着顾北慕。睡衣下浑圆双x抵着胳膊,传来极具弹性的柔软触感,足以令人血脉偾张。

被褥里薰着少女清香,催发出一丝情欲的滋味。

顾北慕不留痕迹地起身,给她拉好被褥,悄无声息走出闺房。

美人窝固然令人眷念,可是现在,还有更重要的事情去做

209158465此处内容已经被隐藏,请输入验证码查看内容
验证码:
请添加QQ,回复“dd”解锁隐藏内容。QQ搜索“209158465”或者QQ扫描右侧二维码都可以添加QQ。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