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入夏》by芝士乌龙茶百度云txt小说全文阅读

入夏 限
作者.芝士乌龙茶

一段不怎么样的校园爱情故事。

原创小说 – xL – 中篇 – 完结
高x – 现代 – 校园 – 年下

我之前完全错了,我以为他是寂寞中的无聊消遣,实际上却是荒芜原野残存的玫瑰,他捧花万人瞩目时是神女,跌下神坛就成了我一个人的星星。

——阅读全文伽QQ❤:209158465,回复“1”获取资源—

01.
   他报警救了我,作为回报我和他上床。
   KTV走廊尽头的包厢一小时八十八,皮革沙发缝隙夹杂着香烟头和瓜子皮,老旧闪灯咯吱咯吱转出廉价的纸醉金迷,光斑红红绿绿交映成无孔不入的低俗。他喘得很急,鬼哭狼嚎也遮盖不住的隔壁交媾声比脏摊上的酸梅汤更像青春期禁果,我跪在地上埋头把他的东西含到嗓子眼,他生理性地抬胯往里顶,呕吐感和空气里挥之不去的烟臭同流合污,我感觉喉咙要被捅破了。
   不知过了多久,大概二十分钟,他s在我嘴里,腥燥的xx像把一万朵石楠花榨汁从鼻子灌到口腔,我边吐边咳嗽,口水从他的大腿根黏糊糊蔓延到小腿肚,隔壁尖锐的叫床声骤停,他神志不清地拽过我舌吻,吻技差得恶心,我教他换气,他说他学不会。
   x你妈,我暗骂。
   奥数题会写,物理实验得奖,作文大赛第一名,怎么学不会换气,不会换就憋死,当婊子还立牌坊,看我等会把你g得xx开花。我转身想从书包里拿出一瓶润滑剂,却被他从背后忽然箍住,重新y起的xx猝不及防直戳戳xx我xx。
   “啊——”几乎是惨叫,我扣住玻璃桌,指节渐渐发白,疼痛刺激冷汗从额角流到桌子上形成微型水洼,反s出我狰狞扭曲的脸。
   “我x你是个公狗吗!”
   他太大了,不经扩张简直要把意识搅碎,我拼命呼吸保持清醒。他见我骂人,惩罚似的往里面凿,我疼得受不住,g脆自暴自弃地塌腰任由他g。
   这孙子成天窝在教室里学习,长得跟娘们儿似的,怎么力气那么大。
   “嘶……轻……轻点儿……”
   “啊……啊……”
   他不说话,整个房间弥漫着我痛苦的哀求,其实我还哭了,但这太他妈丢脸。他好像察觉了,在擦过G点时轻而易举把我翻过来,羞耻x迫我尖叫s精,s在了他象征国宏班荣誉的校服外x上。
   我双腿颤抖,哭到虚脱崩溃,他轻柔地拂去粘在我脸颊上的瓜子皮,俯身压迫出一个现学现卖的吻,把我断断续续的哭声切割成细密的呻吟。
   他xx来之后挤进去半管润滑,又开始扶着我的腰上下捣,一次比一次深,我下意识双手揽住他的脖子索吻,他亲我的睫毛,脱下兽皮变得温柔,应该是酒醒了。我同他对视,就像掉进不掺杂质的深潭,罪恶幻化成绝顶快感在身体里横冲直撞,我又s了,在他隐约腹肌表面搅合得泥泞不堪。
   “啊……不行了……你快……”
   我伏在他耳边小声叫,可能有气无力的叫声比春药猛烈,他加快速度肆虐最后几十次,最后抵在我G点s精,我在他怀里颤抖,神志不清地叫他的名字。
   “周槐……”我骨头要散架了,所以哪怕是被g死我也要骂几句。
   “你可真不是东西。”
   周槐显然不适应脏话连篇,他挑眉问:“你认识我?”
   我靠不认识你的是耳朵聋了还是眼睛瞎了,秃头鲶鱼亲选的一中未来之光嘛,脱下裤子和所有公的一个发情样儿,傻x傻x傻x。
   “你的大名在校门口公屏上挂一周了。”
   他想了想,看表情似乎习以为常。
   “是上次的物理竞赛全国一等奖吧。”他无所谓,“或者是国际建模大赛。”
   淦,建模是什么鬼玩意儿,我只知道超模。我心想这有什么神气的,上学期我逃课打群架被挂了一个月,不比你个孙子持久?
   他见我不服气,笑了。不得不说能让一中书呆子都沸腾的长相还是有点儿意思的。
   我跨坐在他身上穿衣服,他看我穿。
   搞个屁春风一度后含情脉脉那x!我快速裹好外x,脸上有些烧。
   “再您母亲的见!”

——阅读全文伽QQ❤:209158465,回复“1”获取资源—

   我觉得我相当文明了,至少用了书面语“母亲”和敬语“您”,
   *****
   第二天早读我顺理成章迟到了,这周第五次,不算多,假如明天周六补课,我还能破纪录迟到第六次。可惜今天点儿背,我翻墙被保安发现了,秃头鲶鱼二号闻风而动,少不了劈头盖脸一顿骂。
   “丘熠!学校管不了你!明天叫家长来!”
   我觉得可笑,拉长声音埋汰他:“老师,我爸骨灰都被别人扬了——”
   “你!”他脸上的赘x气得抖来抖去,比过期果冻还变质,大半天愣是蹦不出一个字。
   “老师,您不必管我,到时候把我价值八百万的毕业证给我就成。“
   我爸破产自杀前给学校捐了八百万,大鲶鱼小鲶鱼小小虾们肯定没少从中捞钱,听我提起这事儿果然脸色大变,我趁机突破他们的包围圈,哼着歌大摇大摆朝高二教学楼走。
   七点四十早读刚好结束,班里睡倒一片。我拉开凳子,凳脚和地面刺啦刺啦亲密接触,惊醒我那废物同桌李知岩。见我来了他赶紧献宝似的掏出顺路带的紫米饭团。
   “金枪鱼的。”
   “谢了。”我咬一口,比想象中的咸。
   其实我没资格叫李知岩废物,我们俩臭味相投半斤八两,他爸捐了天文台和竞赛实验室,跟八百万差不了多少。唯一不同的是他家没破产,不过这并不影响他在我面前低眉顺眼的怂样。
   打心底里我还挺喜欢他的。
   “昨晚你妈还给我打电话。”李知岩压低声音,“你去哪儿了?”
   “挣钱。”
   我真的去打工了,不然怎么会被混混纠缠,再和周槐这王八蛋xx呢。
   “哎你没穿白衬衣。”
   “学生会检查!”
   李知岩和班长的声音同时响起,我恨不得把他的乌鸦嘴割下来,学生会千八百年不检查,怎么非得挑今天,我昨天才被高一的爆x,今天又要被高一的检查记过,横竖真他妈倒霉到家。
   没想到倒霉的还在后面,学生会领头的一进来我右眼狂跳,他妈的周槐竟然还是会长。
   “我x……”
   周槐有顺风耳似的敏锐捕捉到我骂人,他径直往我这儿走,公事公办面无表情:“同学,你的内衬呢?”
   x你妈是你撕坏的啊!
   我肯定不能恬不知耻喊出来“咱俩昨晚有露水情缘”,只能闷声说忘穿了。
   “忘穿扣两分。”
   我怀疑周槐不xx的时候是个机器人,语气冰冷得没有波澜起伏,还没Siri感情丰富。我正气得头昏脑胀,突然视线一转看见他的校服外x,我肚子里的坏水波涛汹涌,凑到他耳边轻声问:“外x洗g净了?”
   你不仁不义,我就在大庭广众之下跟你偷情。
   我怂我滚蛋,你勃起你是狗。

209158465此处内容已经被隐藏,请输入验证码查看内容
验证码:
请添加QQ,回复“dd”解锁隐藏内容。QQ搜索“209158465”或者QQ扫描右侧二维码都可以添加QQ。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