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休夫》by十夜灯百度云txt小说全文阅读

内容简介
庞六儿是大寨村最香艳的妇人,郑荀让她等着他,当官夫人,有大轿坐,有婢女使。
乖乖听话的庞六儿最后自缢在颗歪脖子树上。

SC,1v1,女主重生
高x1V1xG古代重生

——阅读全文伽QQ❤:209158465,回复“1”获取资源—

香艳的妇人 <休夫(1V1,x)(十夜灯)|? 香艳的妇人 院子里第一声x啼的时候,庞六儿醒了。 庄户人家不舍得上灯,屋子里黑乎乎的看不清,她感觉身上趴了个男人,男人xx那根东西正埋在她大腿中间,y邦邦撑得庞六儿生疼。 她脑子迷糊,刚醒来还不甚清醒,直到她听着男人气息不稳的喘息,庞六儿身子猛地一颤。 这声她再熟谙不过,完全和那人,一模一样。 庞六儿性子泼辣,此刻她捏紧了拳,骤然伸出手去,结结实实甩了男人一巴掌。 “六儿!” 男人措手不及被打蒙了,嗓音里蕴着微微的愠怒。 她却癫狂地大笑起来:“郑荀,你竟也死了!哈哈,你竟也死了!” 她嗓门清亮,好在周围并无什么人家,郑荀拢着眉僵y片刻,自她身体里退出来,下了炕。 他摸索着披了袍衫出去,端着盏油灯回来,屋子里好歹亮堂些。 昏x色炕上妇人鬓丝凌乱,洁白如脂的嫩躯露在被褥外,x前那白花花的两团还依稀可见着齿印和指印。 她也不管,甚至绞着的双腿也开了,小腹下光滑白嫩,几乎见不到多少杂毛的痕迹,任由那堆白浊沿着x缝往外流。 庞六儿生的美,她虽然年纪不大,才1.岁,但毕竟是成了亲圆了房的妇人,腰肢纤细,一团红玉拥雪成峰,浑身透着股别样的风流。 大寨村子里大半后生都慕着她,要不是庞家当时条件太过苛刻,要求男方做上门女婿,怕庞家门槛都能给踏破。 郑荀站在原地看了她会儿,只觉喉咙g得厉害,袍衫下刚泄过的男根骤然发紧:“六儿,怎么了?” 庞六儿魔怔了!她边哭边不停地摸自己脖子,又揉又掐。 不疼,一点都不疼。 郑荀坐在炕沿边低低地跟她说话:“六儿,前天县太爷说的那事,你要是不愿意,就暂且作罢。” 庞六儿心想,什么县太爷,什么事儿,不都说阴曹地府阎王爷说了算么。 可还没等她想出个所以然来,郑荀又道:“次月我要去京城参加会试,你……” 屋子里忽地静了,庞六儿止住哭声,动动嘴唇却没发出任何声音。 - 天甫亮,郑荀就坐着别家的骡车去了镇上,他近来在镇上的书籍铺抄书。 庞家有供他去京城的银子,可他偏生不用,以前六儿不懂,如今她终于清楚,他这是早就打算好的呢。 庞六儿一整天不吃不喝,坐在院子里望着那颗歪脖子树发呆。 上辈子她就是在那颗树上吊死,自己踹了杌凳,可疼。 身后三间青灰色的砖瓦房还是她爹在世时候盖的,庞六儿她爹是个盘炕的手艺人,这西平乐镇附近几个村子里的炕他都盘过。 在这乡下有门手艺就有饭吃,庞家家境要比村子里靠天吃饭的庄户人家殷实许多。 可惜庞家是个绝户,庞六儿她爹娶妻陈氏,两人生了六个孩子,最后只有庞六儿这个女儿养活,没办法便让庞六儿招了赘。 六儿记起来了,郑荀入赘到庞家是签了招婿文书的,如今他成了举人老爷,只待来年春闱,不管会试如何,替补个小官小吏总不在话下。 上辈子就是这时候,县里官老爷屈尊纡贵亲自来劝说庞六儿改了文书,毕竟这赘婿于郑荀的名声终究有损害。 庞六儿牢记着庞老爹临终时的话。 “六儿,万一哪天郑荀反悔要改了文书,你万不能应他,你降不住他啊。” 庞老爹看人厉害,否则也不会千方百计利诱着郑荀做了上门女婿。 庞六儿就是听了她爹的话,到最后都没有松口。 ______________________ 惦着你一身x 惦着你一身x “六儿,你男人回来了!我刚在村口那边瞧见他正往山上去。”说话的是庞六儿的二婶乔氏。 郑家的坟地就在山上头。 庞六儿抬头,冷冷看了她眼,那脸色像刚从棺材里扒出来的样。 乔氏缩了缩脖子,暗啐道:“这小蹄子今天是怎么了?” 乔氏最爱四处打秋风,x着脸进了院子,眼便闲不住往旁边篱笆x窝里瞅:“六儿,不然你家公x借只我回去抱窝,回头x仔孵出来匀你几只,我想着多存点银子,把狗子送去念几天书,以后也跟他堂姐夫一样当个举人老爷!” 庞六儿性烈,旁人几乎占不到她什么便宜,不过乔氏生的儿子庞狗子却是庞六儿的亲堂弟,庞六儿打小疼着呢。 她手扶着篱笆,已是准备自己动手,还在那儿说道:“我家六儿如今成了举人夫人就是不一样。” “滚。” 乔氏没听清。 ——阅读全文伽QQ❤:209158465,回复“1”获取资源— “给我滚!”庞六儿不知从哪掏了把柴刀出来,径直向乔氏扑去。 乔氏见状被吓得不轻,连滚带爬往外逃,见庞六儿并没追上来的意思,便躺在那泥地上放刁撒泼。 “庞六儿你个克父克母克兄克姐的天煞孤星,非要把你们老庞家给克绝了是不是!可怜我家狗娃儿香儿……” 坑洼的泥地走来个人。 乔氏眼瞟见,忽放开了嗓子嚎:“个x蹄子,谁不知道你十二三岁就会勾汉子了,那冯商讨婆娘了还惦着你一身x!谁不知道他婆娘是被你……” “二婶慎言。” 是郑荀。 郑荀如今有功名在身,连向来德高望重的里长都对他尊敬得很,乔氏怎么也不敢在他面前放肆。 “举人老爷,你是不晓得……”乔氏正欲说话,却尖叫一声。 庞六儿抬脚出了院子,单手提只x,手举刀落,竟直接将那x脖子给砍下来,往乔氏身上扔去,腥臭x血溅了乔氏一脸。 “杀人了!杀人了!庞六儿你给我等着!庞青川你个挨千刀的,你看看你的好侄女!” 庞六儿根本不欲跟她逞口舌之快,看也不看郑荀,弯身捡起地上的x扭头走了。 庞六儿蹲在院子里拔x毛,青丝随意挽着,一身的麻衣c布。 郑荀站在原地看了她会儿。 她向来最是宝贝她这二十来只x,最近天冷,x大仙夜里出来觅食叼走两只,她气得一天没吃饭。 这好容易养了半年,x快能下蛋了,她竟舍得杀? 郑荀眸色黯了黯,今天庞六儿很是怪异,他未说什么,拿着自铺子里带的包裹准备回屋。 庞六儿将x收拾好,柴火架着炖了一大锅汤,母x油花儿全给熬出来,x炖得入味。 她也没唤郑荀吃饭,还是郑荀闻到香味出来,庞六儿已坐在桌子前手撕着x腿在啃。 郑荀一向寡言,他给自己盛了碗粟米饭,g巴巴吃完。 - 庞六儿爱g净,但是乡下哪里来那么多穷讲究,她端着木盆到侧间,用帕子大小的细棉布将身子一点点擦洗g净,这才爬上炕。 被褥里很快钻了个人进来,男人拥住庞六儿,将她肚兜和亵裤给扯去,小妇人浑身肌肤娇嫩,全不像庄户家的:“六儿,二婶一向都是如此,你莫气坏身子。” 郑荀知道她心里憋着气,却不只是对乔氏的。 庞六儿背对着郑荀,g涸眼眶里涌出晶透的泪珠。 嫁汉嫁汉,穿衣吃饭,庞六儿没念过书,也知道百岁姻缘难得:“明天我约了翠萍去镇上,县令之前那话,我应了。” 郑荀未料到她会说出这番话。 ——————————————————————————

209158465此处内容已经被隐藏,请输入验证码查看内容
验证码:
请添加QQ,回复“dd”解锁隐藏内容。QQ搜索“209158465”或者QQ扫描右侧二维码都可以添加QQ。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