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公主by迟迟百度云txt小说全文阅读

长公主(np)作家:迟迟 完结

原创 / 男女 / 古代 / 高x / 正剧 / 虐心 / 宫廷

宁绾本是镇国将军家的幺女,年幼失怙,被接入京城,养在中宫,做了大燕最尊贵的宁阳公主。

十余年后,公主出落成清丽美艳的富贵花。京中公子们虽然对公主念念不忘,却不敢表露出来,只因上头最尊贵的那位,也对公主虎视眈眈……(np)

四个男主,放飞自我。皇帝√国师√将军√青梅竹马√各种play√

——阅读全文伽QQ❤:209158465,回复“1”获取资源—

及笄其一(高x)

今x是宁阳长公主及笄的x子。

她闺名宁绾,原是镇国将军宁家的幺女。十几年前,将军夫人生了她便撒手人寰。宁将军甚是悲痛,便将对夫人对思念寄托在幺女身上,对幺女宠爱非常,含在嘴里怕化了,放在手里怕摔了。还在她三岁时,给她订下了一门亲事。

然而她五岁时,镇国将军与两个嫡子战死,于是阖府上下,仅余她一人。就连她的未婚夫,也在这场战事中下落不明。

消息传到京城,朝廷恤她孤弱,便召她入帝都,封了公主,由皇后悉心教养,连封号都用了姓氏的“宁”字,可谓盛宠。

十几年过去,宁阳公主长大了。

她继承了生母的绝色容貌,又由中宫养得极好,明眸善睐,丹唇皓齿,削肩细腰,身段窈窕,性格又温柔和蔼,令帝都权贵子弟趋之若鹜。

宫宴之上,有人旁敲侧击问起公主的婚事。太后娘娘半开玩笑地要让公主多陪她两年,底下先是一静,便纷纷客x恭维起来,再也不提。

再看宁阳长公主,仍是微微笑着,只是红唇轻抿,小脸轻垂,似是害羞了。

也罢,也罢,毕竟是女儿家,说到婚事,没有不害羞的。

权贵公子们交互眼神,心照不宣地举杯。剑拔弩张的气氛很快沉淀下去。

虽然是朵不可多得的人间富贵花,然而现下谁都摘不到,还争什么争。

更何况,听说对长公主有意的,还有最尊贵的那位……

他们可不想触霉头。

宫宴的气氛重新热闹起来。底下觥筹交错,衣香鬓影,好是热闹。反倒是最上首的几位,安静得诡异。

太后娘娘正在和两个太妃低声说话,宁绾噙着得体的微笑,被束缚在华贵的宫装钗环里,远看上去坐得端端正正,近看了才知道,她其实已经紧张得脸都僵了。

“宁阳,尝尝这果酒?这是今年新上贡的,适合姑娘家。”

年轻的皇帝忽然问过来,宁绾一惊,赶紧垂首谢恩,“谢皇兄赏赐。”又看了太后一眼。

太后管束得紧,从不让她饮酒。只是今x她及笄,是个喜庆x子,浅尝辄止就好,想来皇帝也知道分寸,便笑着说:“不打紧的,既是皇帝的意思,你尝尝便是。”

“是。”

宫人给她轻斟一杯,她小小抿一口,眼睛一弯,瞬间盈满了笑意与惊喜,“娘娘,这酒水果香浓郁,娘娘也尝尝看?”

太后笑斥:“馋猫儿,找哀家做什么,还不谢你皇兄?”

除了新帝萧煊,太后还生养了两个皇子,一个公主都没有,所以十分宠她,说是当成亲生的养都不为过。

宁绾轻吐舌尖,然后端起公主的礼节,对着皇帝规规矩矩一礼,“宁阳谢皇兄赏赐。”

顶上那抹明x色的身影端坐着,宁绾觉得自己似乎被他注视着,目光比夏x骄阳还要灼热。

她抿唇,保持着规规矩矩的姿势,不敢乱动。

自半年前,内务府开始筹措她的笄礼时,她便觉得皇兄看她的眼神有些不一样了。

不像兄长看妹妹的眼神,然而像什么,又说不清楚。

宁绾注意到这一点,便动了出宫建府的念头。

她现在成年了,又不是萧氏宗室亲生的公主,养在宫里不太合适。

皇家善待她,太后娘娘更是待她如己出,她该知足了。

于是,前不久她鼓起勇气,提起了出宫建府的事。皇帝思索片刻,便允了她。反倒是太后娘娘舍不得,在皇帝面前唠叨了许久。

她保持行礼的姿势,许久没听见皇帝让她平身。正诧异着,听见皇帝淡淡地说:“宁阳太见外了,你想谢朕,便把那壶果酒都喝了吧。”

这算什么谢?

宁绾下意识抬头,恰好撞进皇帝幽深的注视里,不由头皮一麻,赶紧还了礼,回到座位上,自顾自喝起来。

果酒虽然香,毕竟是酒。

宁绾从没喝过酒,一次要喝完一壶,实在是为难了。

然而这是皇帝金口玉言,违抗不得。

她喝得迷迷糊糊,听见太后娘娘嗔怪道:“陛下以前做皇子时,便喜欢捉弄这个妹妹。今x是她及笄,陛下也不想错过机会?”

宁绾撑着额头,目光迷离,双颊绯红,勉强陪着笑,又想到不少以前被皇帝捉弄的事,不由摇摇头,想清醒一下。

皇帝沉吟片刻,忽然笑道:“朕只是太高兴了。”

太后娘娘无奈地摇头。

高兴了就要折腾妹妹,这是哪门子道理?害得宁绾看见这个皇兄就发怵,和小兽见了天敌似的,动都不敢动。皇帝让她坐下,她绝不敢站着。

好不容易喝完了一壶酒,没有抗旨,宁绾已经醉得坐不住了。

皇帝轻声吩咐:“来人,送宁阳回去休息。”

这酒后劲大,宁绾刚刚想说自己没醉,起身便一个踉跄,靠在了宫女身上,站都站不稳。

殿内静了静,这幅美人醉酒图,竟让大半的人都看呆了。

公主容貌出众,身段窈窕,倚靠在宫女身上,那不盈一握的纤纤细腰便从宫装底下显了出来。一双小鹿似的圆圆杏眼盛满茫然无措,盈盈眼波比酒水还醉人。红扑扑的小脸像一把火,烧得殿内年轻子弟们心痒难耐。

饶是他们知道公主美丽不可方物,却不知道能美成这样。

“咚。”

轻轻一声,竟是皇帝放了杯盏,将众人思绪拉回来。

“好看么?”

皇帝似笑非笑,眼神深处沉着一股寒意。

年轻子弟们连忙低头凝神,想到那个传言,更不敢看了,怕被皇帝惦记上。

宫人们很快将长公主带了下去。萧煊扫视臣子们,饮了一口烈酒,唇角挂着一抹莫名的笑意。

也不知他可爱的妹妹,对那壶果酒是否满意。

--

酒劲上来得太快了,宁绾没走几步,就醉得走不动了,晕乎乎的说不出话。宫人们只能抬了轿子来,将长公主送回寝宫。

宁阳长公主的寝殿叫留晚殿,可见她有多得宠。

两个贴身宫女伺候她睡下,便退了出去。宁绾倒在锦缎堆簇的寝帐里,迷蒙地想了想未来的长公主府,很快便睡熟了。

在这留晚殿的x子,是过一天少一天了……

不知过了多久,宁绾似醒非醒,只觉身上痒得很,腿间也x淋淋的,亵裤又x又冷,贴在身上很不舒服。

莫不是小x子来了?

可是她的小x子上周才结束。

“啊……”

她想叫贴身宫女蒹葭过来伺候,然而试着喊了喊,却发觉自己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宁绾一个激灵,醒了。

怎么会这样!

情急之下,她要翻身下床叫人,却发觉自己浑身无力,挣扎一会儿,好不容易到了床边,却是骨碌碌翻到了床下,根本站不起来。

她急得眼泪都要掉出来了。

怎么会,怎么会!

她惊慌失措,在地上挣扎好久,却听见有人轻轻推开了殿门,踩着沉稳的脚步慢慢走向她。

一步一步地,像是踩着她的心跳声,停在了她面前。仿佛下一脚就能踩住她的心,狠狠地碾成碎末。

寝殿里没有留灯,她仰躺在地上,只借着浅淡的月色,看见面前这人绣着云龙暗纹的玄色衣摆,和一双锦靴。

再往上看,这人的容颜藏在一片漆黑里,看不清楚。

是宗室子弟?今x哪位亲王也来了宫宴么?

宁绾昏头昏脑,根本想不起来,身上却愈发的热起来,痒起来。

一双有力的臂膀抄起了她,穿过层层帘帐,将她稳稳地放回了床上,转身坐在床沿。

她只觉这人身上的味道有些熟悉,正要拜托他叫人,一双灵活的大手便落在她衣襟上,往两边轻轻一拉,她就像一颗春笋,被扒了笋衣,露出白盈盈的肌肤。

宁绾惊得浑身发抖。

这竟是个登徒子!

可是皇宫大内,怎会有这种贼人!莫非哪家后宅阴私,算计到她头上了……

她脑中混乱不已,那双手已经熟练地将她扒得只剩下中衣。那些用来笄礼的华美宫装,连同她的钗环首饰,通通被他扔到了床下,只余下雪白的中衣。

华贵的锦绣堆里,宁绾着了一身雪色,在对方压迫感十足的注视下瑟瑟发抖。

“啊……”

她想喊叫,可是用力呼出的只有热气。

那人轻笑一声,又解开她的中衣,往她头顶一拽,打了个结,便把她双手捆在了头顶的床栏上。

这人慢慢拉下了她粉色的x衣,一双莹润的白兔便跳了出来,在他眼前无助地颤动。

纵使他无数次想象过此间风情,却不知是这等绝色,呼吸便更加c重。

“啊……”

宁绾急得直落泪,然而嗓子发哑,一个字都喊不出来。甚至因为手脚无力,她想抓花这贼人的脸都做不到。

这人一手擦掉她的眼泪,先捂住她双眼,炙热的舌尖便一路往下游弋。

从白皙柔嫩的脸颊,到她纤长的脖颈,在x前的红梅上打了几个圈儿,吮吸一会儿,再x过她柔嫩的小腹,还要往下走……

他轻轻嗯了一声,“药效这么好?”

她的亵裤x淋淋的,像是刚从水里捞起来,散发着奇怪的清甜女儿香。

不过,药效好就行,免得等会儿被他伤到。

这人直接撕了她的亵裤,扔到床下,舌尖继续往下走。

宁绾脑中轰地一声,蒙了。

这人竟然,竟然在x她那处……

男子托着她的臀儿,贴近他的唇舌,专心致志地吮x着,表情颇为享受。

宁绾羞愤不已,隐约觉得声音耳熟,费力抬腿挣扎,然而这人的手像是鹰爪,将她双臀握得紧紧的,一分一寸都动不了。

津津有味的吸吮声居然是从她那处传来,宁绾羞得恨不得一头撞死,又感觉体内邪火烧得人难受,像是缺少了什么,空虚不已,刚刚清醒的神智又混沌起来。

这人x弄的动作十分夸张,任是久经人事的妇人受了,也要羞红了脸。宁绾只感到他的灵巧的大舌时而盖过花户,时而像一条小蛇,难耐地钻入濡x的幽径,时而卷着一颗发y的小核,在他齿尖啃咬摩擦……真真是花样百出。

宁绾大口喘气,平坦柔软的小腹不停起伏收缩,完完全全陷入了情欲之中。然而男子一双眼极为冷静,没有放过宁绾任何一个细微的变化。

过了一会儿,他听见宁绾颤颤地吐出一口浊气,猛地挺直上半身又落下,四肢抽动,像是突然脱了力,浑身香汗淋漓,还有一股黏腻的热流从紧致的花径里涌出来,一股一股涌到他嘴边,被他舌尖一卷,尽数吞下去了。

差不多是时候了。

她被放回床褥上,像濒死的鱼拼命喘气。身前窸窣一阵,对方脱了衣服,又很快覆上来。宁绾疲惫不堪,隐约看见紫色衣物,又觉得自己看错了。

紫色明明只有陛下才能穿,这人……

两条纤纤玉腿刚刚脱力,又被他架在了肩上,露出腿间红艳艳x漉漉的花x口。

“啊……”

宁绾隐约预感到什么,拼命摇头,却呜咽不出声。

——阅读全文伽QQ❤:209158465,回复“1”获取资源—

不,不要……不可以……

大手在x口上揉搓一阵,掐着一颗小x珠揉捏一会儿,惹得宁绾呜呜喘气。他随即扶着一根坚y的xx,在x口轻轻戳弄一会儿,似乎在试探什么。

他瞥见宁绾紧张的表情,凉凉地笑,“等不及了?”

话毕,他不等宁绾回应,用一根手指稍稍挑开一边xx,xx便顶开了x口。

宁绾呜呜地喘气,对这种陌生的饱胀感倍感不适。他试着往里推了一点,似乎没想到她幽径紧致,险些令他把持不住。

他目光沉沉,不知在想什么。宁绾拼命摇头,他却视若不见,待到自己平息下来,便挺着腰身狠狠地一送,xx顶破了幽径的阻碍,沿着温暖x润的层层褶皱,一气顶到了最深处。两个滚烫的囊袋结结实实地拍打在白嫩的臀x上,成了寝帐里最响亮的声音。

破身的疼痛和陌生的欢愉一起袭来,宁绾羞恼交加,恨不得昏死过去。

这人入了x,似乎极为享受她的绞弄,c重地喘了一会儿,才俯身下来,与她贴面。炙热的呼吸x在她脸上,卷着似曾相识的幽香。

宁绾睁大双眼,似是不敢相信。

龙涎香……?

加上刚才她看到的云龙暗纹,紫色衣物……

那她身上的是……

不,不可能……不会的……

这不可能!!

宁绾拼命摇头,眼泪又涌了出来。

像是要打破她的垂死幻想,对方轻笑一声,“连朕都不认识了?”

破了她身子的不是别人,正是她的皇兄,当今皇帝,萧煊。

209158465此处内容已经被隐藏,请输入验证码查看内容
验证码:
请添加QQ,回复“dd”解锁隐藏内容。QQ搜索“209158465”或者QQ扫描右侧二维码都可以添加QQ。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