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狼王与鹿美人》by洗白白百度云txt小说全文阅读

狼王与鹿美人【双】by洗白白

原创 / 男男 / 架空 / 高x / 喜剧 / 美人受 / 高x
番外不断更新中,第一个平行世界星际帝国。

白狼王和他青梅竹马的白鹿美人的甜甜甜宠x。
强悍白狼王攻X温柔xx白鹿美人受

1v1小甜饼,xx,生子,都有兽形和人形。

——————————阅读全文伽QQ❤:209158465,回复“1”获取资源—​​​​————————​​​​

狼王与鹿美人【双】
第1章 狼哥哥要选可敦了
辽阔的x原莽莽苍苍,绵延千里,天野相接。

赤那部的男女老少在帐篷间进进出出,忙着做x茶,准备酒x,打桩栓马,搭台x旗,挂起各色绸带,一派热火朝天的景象。

两天后就是瀚北五十六部一年一度的额古纳大会,也是瀚北五十六部大汗王、狼族赤那部首领拓跋风即位后的第一次大会。

每年额古纳大会期间,各族最强壮英武的勇士们和最美丽的姑娘们云集在此,勇士们会参加比武,证明自己,以此作为向中意的姑娘求亲的资本。

瀚北五十六部皆有远古神灵之血脉,而狼神一族最为尊贵,代代君临瀚北x原,如今传到拓跋风这一代,这位有着远古狼神血统的年轻狼王,还没有成亲。

因此今年的额古纳大会,长老们和各部首领都格外的关心,因为大汗王很可能会从各部的姑娘们里选出一位,成为他的可敦,为他延续血脉。

拓跋风的伴当不儿罕和巴塔找到自家的大汗王时,他正化为狼形,懒洋洋地卧在山坡上晒太阳。

“大汗,您怎么躲这儿来了,叫我们好找。”不儿罕抱怨。

拓跋风xx爪子:“你大汗我想图个清净也不行,一天得见几十个姑娘,我是种马吗?”

不儿罕坏笑:“您真没有看上的?这么多美人,我都看花眼了。”

“你看上谁了?我马上给你指婚。”拓跋风斜了他一眼,又对向来沉稳寡言的巴塔笑道:“巴塔也是一样,看上谁只管说,你俩是我的安答,我可以做主去提亲。”

巴塔道:“大家都是冲着您来的。都盼着您早点选一位血统尊贵的可敦。”

不儿罕喋喋不休:“您真没喜欢的?我看兔族孛斡儿部的姑娘就挺可爱的,她兽形毛绒绒的。狐族朵难部的姑娘也很漂亮,那身段,啧啧。还有猞猁一族的,就是血统不够纯,不能完全化为兽形。……”

他巴拉巴拉了半天,口g舌燥才发现自家大汗已经开始打哈欠了。

“兔子太小了,还不够一口嚼吧的。狐狸我也不喜欢,猫也不喜欢……”

“您这是找媳妇儿还是找食物啊……”不儿罕无奈,拽起拓跋风道:“长老们让我们来找您回去,还有许多事要您拿主意呢。鹿族勒兰部也快到了。说起来,好久没见陆珣了呢,他这次也跟着他父亲一起来。”

拓跋风眼珠子转了转,“你告诉大长老,我先去迎接勒兰部,回头再去见他老人家。陆叔叔是我父汗的安答,不能失了礼数。”说罢噌地立起身子,风驰电掣地奔下了山坡。

“这,下午才到,还早呢……”不儿罕哭丧着脸,“大王逃了,大长老又得数落我们。”

拓跋风在部落偷偷牵了马,溜溜哒哒径自去了。

已近盛夏的x原上阳光铺洒开来,一人一骑奔驰在漫无边际的x色里。

马背上身形高大的男子脊背挺直,碧眼深邃,鼻梁高挺,脸部轮廓俊美非凡。一身华贵的月白袍子,金丝银线在太阳下光泽隐隐流动。

行了不知多久,前方隐隐有烟尘滚滚。拓跋风驻马抬头望去,远处碧x如茵之间,一队车马浩浩荡荡而来,打头的武士们举着绘着鹿的大旗。

拓跋风一夹马腹向着那处奔去,来至近前,先行的武士认得他,见是大汗亲自来迎,已经停下前进,回身去禀报自家首领了。

几骑人马分开人流出来,当先面容英俊的中年人是鹿族的领主陆羚,他下马赢上来,手按在x前,躬身向拓跋风问好,有些惊讶地笑道:“怎地劳动大汗到这么远的地方来迎接。”

拓跋风已是抢上前扶住了他:“陆叔叔,你是我父汗的安答,不必与我多礼。”

陆羚微笑,向身后招了招手,后面人群中走出一个妙龄少女,鹿族一向貌美优雅,这少女也娇俏美丽。陆羚对拓跋风道:“这是我的侄女,陆彤彤,她父母将她托给我,一同到额古纳大会开开眼界。”

那姑娘也落落大方,向拓跋风行礼问好。

拓跋风见他容貌与自己的竹马玩伴、陆羚的小儿子陆珣有五分相似,不由得好奇地多看了几眼。随即转过身来,陆羚身后站着两个高挑俊美青年,一个年长一些,与陆羚神态极为相似,是他的长子陆鸣,另一个则是他的小儿子陆珣。拓跋风含笑同陆鸣叙了话,又过来揽住陆珣的肩膀。

陆珣也穿着一身月白袍子,绣着流云暗纹,衬得他脸庞更加精致,英挺与柔美并存,是一种超越性别的美,眉目如画,眼瞳含水,仅仅站在那里就让其他人相形失色。

拓跋风看着这儿时玩伴,却有片刻失神,三年不见,好像他变了,但哪里变了却又说不上来:“小珣,三年没见了。”

陆珣见父亲将堂妹介绍给拓跋风,他当然很清楚这其中含义。又见拓跋风看了堂妹好几眼,心下便有些失落。但他并未表现出来,只是嘴角微扬,对拓跋风露出一个温柔的笑,顿时如x原上春花盛开,美的不可方物。

“陆珣见过大汗。”

“以前明明都叫我风哥哥的。”

陆珣耳根染上淡淡红晕,更显动人。“不可对大汗失了礼数。”

拓跋风已经拉住了他的手,带他上马,一群人亦纷纷上马随着大汗王回帐。

陆珣被拓跋风抱在身前坐在马上,身后的男人结实的双臂环着他,他的怀抱温暖有力,灼热的鼻息x在自己的脖颈间。儿时他也是这样抱着自己骑马,陆珣此刻只希望帐篷永远不要到,若是这一刻能无限延长,那该多好。

拓跋风怀里圈着陆珣,脑子里却心猿意马起来。鹿族的人皆是身量高挑修长,但在身形高大的拓跋风怀里却显得娇小,怀中的腰肢柔韧却又有力,他一只手臂便能圈住。拓跋风看着眼前那段雪白的优美脖颈,差点忍不住想啃上一口。

他连忙止住念头,却又忍不住想起陆彤彤那张同陆珣有些相似的脸来,觉得若是自己找不到中意的女子,那么她也是不错的。

但有了这个念头后,他心里却不知从哪里涌出一股失落感。

“你上次带来的鹿绒花我已经种下了,还开花了,待会带你去看。”拓跋风贴近了陆珣的耳朵道。

“好啊。”

眼前羊脂玉般的耳朵泛起了红色,拓跋风只觉得心里更痒痒了。

到了大帐,鹿族安顿下来,郎风便拉着陆珣出来,“跟我来。”

高大的男人俯xx,化为一人高的白色巨狼,威风凛凛:“坐上来。”

陆珣犹豫:“现在你是大汗了,让人看见会有损你的威信。”

拓跋风一边用头蹭着眼前的青年,一边满不在乎道:“我倒要看看哪个敢多嘴,快上来。”

陆珣无奈,只得伏在他的背上,抱住他的脖子。

巨狼跑得极快,不一会儿就到了鄂兰河边。吼一声整个瀚北都要为之战栗的狼王,此刻却小心翼翼动作轻柔地把陆珣放下,像是对待什么珍宝一般。

——————————阅读全文伽QQ❤:209158465,回复“1”获取资源—​​​​————————​​​​

河边遍地种着陆珣从森林带来的花,在春天里盛放,蝴蝶在花间飞舞,美不胜收。陆珣喜道:“好美……”

他俯xx化为一头通体雪白的鹿,鹿族以白鹿血统最为纯正,陆珣的双亲都是白鹿。他连四蹄和头上的鹿角也是白色的,全身没有一丝杂色,唯有目似点漆,眼眸温柔清澈,美得如梦幻一般。

白色巨狼碧绿的眼睛温柔地看着白鹿,看它在x丛间轻盈地蹦着,好奇地用鼻子去碰蝴蝶。巨狼跟上他,两只白色的生灵亲昵地身体磨蹭,紧贴而行。

陆珣与拓跋风嬉戏了一阵,有些累了,便在花丛间找了一处地方卧下来休息,白色的巨狼也在他旁边伏下来,身体保护着与自己比起来身形娇小的白鹿,轻轻x着白鹿的耳朵,和对方互相x舐整理毛发,耳鬓厮磨,这是他们自小便常有的轻昵。

陆珣把头搭在巨狼的前爪上,忍不住问:“各部的美人这么多,你想好让谁做你的妻子了么?”问罢他忍住了,没有去看拓跋风的神情。

巨狼道:“我也不知道呢,也许你妹妹?”

陆珣闻言闷闷不乐地垂下了头。

拓跋风道:“其实我谁也不想娶。”

陆珣抬起头温柔地看着他:“长老们和瀚北各部都不会答应的,你总是得成亲的。”

拓跋风泄气地把头搭在陆珣背上:“那咱俩成亲好了,小珣你也能生孩子是不是?你就是白叔叔生的。”

陆珣听着他漫不经心的语气没有回答,只把头深深埋进拓跋风温暖的皮毛里,心道:这是最后一次了,恐怕以后再也不能和他这样亲昵了,等他娶了心上人,肯定要天天同她腻在一起的。三天后,这个怀抱便不属于自己了。

209158465此处内容已经被隐藏,请输入验证码查看内容
验证码:
请添加QQ,回复“dd”解锁隐藏内容。QQ搜索“209158465”或者QQ扫描右侧二维码都可以添加QQ。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