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衾寒谁与共》by完颜衿儿百度云txt小说全文阅读

衾寒谁与共
作者
完颜衿儿

內容簡介
当年陇西江氏蒙难,王家退了嫡女王绮与江家嫡孙江清平的婚事,自此便被江清平记了仇去。
数年后,朝廷倾覆江山易主,攻城的主将竟是多年前被退了婚的少年。
前两章介绍背景,不介意的可以简单浏览哈,自三四章始男女主重逢~

xxG古代虐心喜劇

——阅读全文伽QQ❤:209158465,回复“1”获取资源—

衾寒谁与共第一章 被退亲的少年回来了
第一章 被退亲的少年回来了
翊阳军仅两个时辰就攻陷了乾都东城门,领兵的大将是三年前与王绮解了婚约的江清平。王绮的父亲——尚书王闫直叹这是风水轮流转,当初江氏家族遭难,王闫强退了江家嫡孙江清平与女儿的婚约,如今朝廷倾覆天下易主,领兵攻来的却是三年前被退了婚的少年。

漫天席卷而来的是赤红色的火,尚书王闫喃喃长叹:“气数已尽,气数已尽”,女儿王绮眼看着火舌窜起纠缠在他的四周,熊熊炽烤着父亲的绛紫官袍,尚书府的仆从千人如今只管着抢夺着主家的钱财逃命,也没有人顾得尚书老爷已然点燃了自己所在的主屋。

府中尚有姬妾跑来寻王闫,见他自焚寻死,各个吓得呆若木x,见老爷也指望不上,尚有娘家的便纷纷逃向母家方向,歌女妓馆出身的便随着仆从收敛抢夺起值钱的物什。

王绮虽贵为王家嫡女,此番境况下却是谁也支使调动不了,她便什么也不顾的自己冲向主屋的火海,却被一双坚实的手臂箍住,王绮转头看去,是尚书府的侍卫长顾十七。

皇帝已死、都城已破,顾十七本是要趁乱离开的,行到主屋见尚书王闫一把火点了自己,王家嫡女疯了般的冲进去,火势已然汹涌起来,她冲进去无异于送死,他的动作快于他心中所想的抱住了她。

“父亲!”王绮嘶声大叫,拼命在顾十七的桎梏中挣扎,她只想着冲进那片火里,父亲、母亲还都在里面!

“大人是去追随先帝了!乾都已破,大人若死于叛军之手,免不了要受侮辱的!”顾十七将王绮扛上肩头。

王绮眼见着大火迅速连接整座尚书府,泪水迷蒙中她离那片火海愈来愈远,她只觉喉头一阵腥甜,眼前一黑便昏死了过去。

……

抚远大将军苏恒于乾元十三年起兵,不过六月,便以摧枯拉朽之势攻下了王朝的半数河山,转而集中兵力直捣都城。

直到兵临城下,丝竹声中都城的门阀大族方醒悟,抚远将军要的岂止是半数王土分野而治,以往的周旋谈判不过是他苏恒的迷魂阵,苏恒这是打的改朝换代的主意!

皇帝早已舍弃城内的门阀士族,带着皇后和王嗣逃向叛军尚未攻下的西门,直到皇宫已然乱做了一团时,宫外的士族们才嗅到皇帝出逃了的讯息。这群妄图割地求和来维持以往醉生梦死的生活的士族们,骤然明白皇帝出逃留下他们自生自灭的处境。

“乾国亡矣!”,这话迅速的传响在都城,无论是士族大户还是平民百姓皆哭嚎起来,城外正誓死抵敌的禁军听到城中的亡国之音起了一阵x动,竟有士兵跟随着大喊:“亡了!亡了!”,禁军主将挥刀一下子削下了那人的头颅,指天道:“你我兄弟们世沐皇恩,叛军当前,当为皇上誓死护城,皇上在,国就不会亡!待他x平定叛军,必不忘我等誓死护城之功!”

话方毕,便听城内一声大喝响震天际:“乾皇已死!”

一队人马为首的正是力将江清平,他勒马而停,刚毅的脸上还留着斩杀乾皇时溅上的血,他向着城墙上的禁军扬起手中皇帝的头颅,“乾皇已死!降者,有活路还有银钱拿;不降者,夷三族!”

城内的禁卫军看到了皇帝的头颅皆万念俱灰,他们平x惯于安逸享乐,虽是防卫都城的精兵却疏 于实战,尚不如前线的次等兵杀敌英勇,如今最后的信念也荡然无存,随着第一个人扔下了手中的兵器,其余人也稀稀拉拉的扔下武器,城外的禁军主将还未来得及对前途做出判断,一刀刺来便被部下了结了。

苏恒带着主军迎上来时,城门内外的士兵已皆缴械投降。都城不战而降的讯息迅速传遍都城,尚在准备逃亡的士族们知道他们在劫难逃了

江清平当初算准了乾皇出逃,故意放开了一个口子,他则带着人马守株待兔,苏恒的主军只是佯攻,将大半禁卫军引到一侧城门,故而皇帝出逃时随带的禁卫军尚不足百人,江清平轻而易举的抓到了皇帝。

皇帝惊惧的瞪着双眼,急喘着断断续续的说:“江卿,朕待你……”不待说完,江清平便冷冷的喝止住他,江家几百条人命,绝不容他再侍奉这样昏聩的君主,不待皇帝反应,便将他送上了x泉路。

令都城不战而降,江清平首当其功,苏恒继位新朝建立后,江清平立下赫赫战功一时炙手可热,两人具出于军营,又兄弟情深,时局稳定后,自然封爵奖赏一件件的赐下来。

近来,陇西侯江清平派下人找寻曾与他许下婚约的王家嫡女,都无功而返。

这几天,他夜里总是梦到都城攻陷那x被烈火灼烧着的尚书府,那尘封的屈辱过往也随那窜起的火舌燃烧着,他又梦到王绮随着王家其他女眷在兵荒马乱中颠沛流离,他想那是王家人的报应,他的心很痛快,手却总是向着梦中的倩影探伸着,醒来后汗水沾x了后背那块的亵衣,空荡荡的卧房里静的只能听到他的喘息,世上已经没有他的亲人了,就连迁出京城的江氏分支的族人当年也没有逃过诛杀连坐,他只觉在这世上他是空落落的一个人,离京太久,起兵以来又杀伐不断,江氏嫡长孙纸醉金迷的过去被他刻意尘封着,但他想起王绮时,往x的画面却一幕幕的充斥在脑海里。

那时,他与王家嫡女方定了亲事,他骑上王家后院的墙头偷偷觑她,时值暮春,王绮正由侍女服侍着躺在安置在梨树下的小踏上午睡,王氏嫡女尊贵的身份怕只有在皇室公主前才稍显逊色,平x服侍的丫头便有百数余,但此时她在午睡,就只留了一个小丫头打扇。

她极怕热,只在抹x长裙之外着了件轻纱,隐约露出x前动人的弧线,玲珑身段也尽显无疑,白皙的小脸还带着丝稚气,但却足以令少不更事的江清平呼吸一滞,心砰砰砰的跳个不停。

侍女瞧见了江清平,“呀”的惊叫着扔了手里的织锦团扇,踏上的王绮睫毛扑闪了几下,缓缓睁开眼时,正与他的目光交融在一起,她吓得猛地坐起来,江清平忙转过头去想逃跑,但却想着他堂堂陇西江氏的嫡长孙何曾遇事狼狈逃过?

王绮眼见着偷窥的坏人被发觉了不逃,却自墙头跳了下来,她着急的跑向院门,想喊来府中私兵,来人却上前拉过她的手阻止住她。

“小娘子你别怕,我是江家江清平,我们定了亲的。”

他自觉他摆明了身份是江家嫡孙又是她的未婚夫婿,她就不会再为难他,甚至还期待她露出几丝初见未婚夫婿的娇羞,但王绮深深陷于被陌生男人挟持的恐惧之中,是什么也没有听进去,明眸中已然盈了泪,他看得心疼,不自觉将她拉进了怀里小声宽慰着:“你别怕,我是你夫婿,不是轻薄你的登徒子。”显然因着对方与自己有婚约,将自己方才登徒子的行径进行了美化。

王绮愈加紧张后却突然平静了下来,她甫听族中长辈说了自己与陇西江家嫡孙江清平定亲一事,也知今x确有江家族长及嫡孙上门,而自己内院门禁森严,只能是递了拜帖的江家人,再将方才那男子的话思量一番,便也知晓了来人的身份,不免心中一阵恼怒,她气他唐突却也不想在此时与他不痛快,只努力压制着心中惊悸与恼意。

江清平正暗暗的气自己太过心急,就听王绮仰起头泪眼盈盈的看着他,娇声软润道:“平郎,你下次可莫要再上墙头吓我了。”那时的江清平尚未有如今刚强深沉的个性,且年纪又轻,只觉心都要随着这小娘子娇滴滴的一句“平郎”化成水了。他只听说王家阿绮是士族女儿们中端庄淑贤的典范,世人之前的一姿一容、一神一态都具是可圈可点,他觉得的这样的女子必是有些傲气的,却不曾想她于外人端庄于未婚夫婿却能做这般娇态,不禁感叹实在是个妙人。

王绮却是想着对方是未来的夫婿,初次见面她应讨他的喜欢,更不能大加指责他的轻薄,让他记了仇去,她向来是进退得宜的。王绮稍稍离了他的怀抱,“院门好端端的在那里,以后你来,叫丫头通传一声,我亲自去迎你。”一阵温暖的风吹过,他看着她梨花般的面庞,心跳像脱了控制般的跳个不停。

黑暗中,江清平突兀的睁着眼睛,右手痛苦的抚上额头,后来的事他也一并回想了起来。

当时的江氏尚是乾都炙手可热的老牌士族,与新晋的士族们成鼎立之态,然毕竟都逃不过盛极必衰的至理,在门阀党争中被孤立起来,纵是江氏族人在朝中颇有权势,却也因小人谗言背上了子虚乌有的通敌罪名,沾上这等罪状,就连有着姻亲关系的士族也不肯出手相助了。

仅仅是一夜之间,原本门庭若市的江氏家族全族入狱,第二x早朝,皇帝便下了斩杀江氏一族的诏书,势头快的令江家无可周旋,这等罪名,朝中无人敢去怜悯江氏,唯在行刑的前一天,抚远将军苏信带着洗刷江氏罪名的证据跪在宫门外求见皇帝,却遭遇了众士族势力的层层阻拦,直到午时三刻开始行刑,苏信才被皇帝宣召,他手持证据与太、祖皇帝赐给江氏一族的丹书铁券,丹书铁券面前,皇帝迫不得已下了免罪的诏书,然等这诏书到达刑场时,行刑已毕,江氏阖族都已经成了士族斗争下的冤魂。

江清平事发前被父亲遣去了燕州做事,行刑时他还在被押解的路上,他刚进了乾都,皇帝的赦令便下来了,他成了江家唯一的幸存者。

纵然整个案子明显是士族斗争下的一场阴谋,皇帝也不愿承认是因为他的体察不明、听信奸佞造成了江家的悲剧,即使他也为自己成为士族们利用的对象而感到愤怒,但士族的强大令他无法处罚那些始作俑者,最终他闭口不提苏信呈上的证据,只将免罪的结果归因于太、祖皇帝的皇恩浩荡。

江家的覆灭快的令世人唏嘘不已,就当人们以为事件尘埃落定之时,一直缄默观望的尚书王闫跳出来要与江家退亲,要知江家虽覆灭但罪名却未坐实,且皇帝下了免罪的诏书又恩准幸存下来得江清平袭公爵,江清平尚有士族身份,王家此时退亲无异于是雪上加霜的欺辱。

衾寒谁与共第二章 找她
第二章 找她
乾都的士族亦心有灵犀的对江家戏剧性的覆灭闭口不谈,江清平也被他们刻意遗忘,终于有一天,一位德高望重的老臣上书皇帝,建议可将江家遗子封官送去边关历练,以期他重振江家。奏谏陈词写的冠冕堂皇,然边关险恶,众人确是希望江清平一命呜呼了好,皇帝第二x早朝便准奏了这篇甚合众意的奏谏,尚因家族覆灭浑浑噩噩的江清平,带着对皇帝及乾都士族满腔的恨意被迫离京。

再后来,他投了抚远大将军苏信的部下,后苏信战死他由跟随苏信的长子——已然割据一方的抚远大将军苏恒起兵,夺了江山,斩杀了仇人。他现在是开国首功之臣,新朝炙手可热的人物,他将曾陷害江家的士族玩弄于鼓掌,面对敌军俘虏他向来不心慈手软。

……

都城被攻陷前,已然有大半个王土燃上了战火,众多流民流亡到京城,此时都城虽兵不血刃的被攻陷了,都城的流民依然在城内徘徊着,顾十七就带着王绮混在这批流民的队伍里。

王绮此时已不复王氏嫡女那尊贵的打扮,因着在京城那惊险的几天内她见到了找寻王氏嫡女的兵士,新皇及其臣子极痛恨士族门阀,她以为这些兵士是抓她这个士族去砍头的,便极力蓬头垢面的打扮成流民的模样,顾十七送到她面前的食物虽然难以下咽,但她依然在做出狼吞虎咽的样子,这时顾十七英俊的脸上就带了点复杂神采。

纵是打扮成邋遢的样子,王绮不经意的举手投足间亦有士族的风华气度,这点不同已足够引起一些流民的注意,顾十七在时就有流民躲躲闪闪的向她投来猥琐的目光,这天顾十七离开她不知去做什么,也不许她跟着,不一会就有几个男人凑到了她跟前,她往墙角里缩了缩,一个男人伸手拨开她额前的乱发,用力的抬起她的下巴,男人们看到那张年轻精致的面容时猛吸了一口气。

王绮曾贵为王氏嫡女,出行车马前皆有清路的仆从,这些流民不说靠近,她就是见过也不曾,此时却被卑贱的流民触碰着轻视着意x着,她只觉得悲愤无比,扬手便打了身前的男人一巴掌,那男人被打,连着另外两个人也打了个激灵,他们从王绮的美貌中缓过神来,被打的男人气恼的挥起了手,还未落下,便被归来的顾十七一把抓住,顾十七身形高大,投下的身影覆盖着矮小的三个男子,他凌厉的一瞪,另外两个男人便瑟缩着逃走,欲打人的男子也被他一脚踹了出去。顾十七蹲下去看王绮的脸庞,穿简陋的衣服、吃难以下咽的饭菜、睡城墙根都没有哭过的她,正低声抽抽噎噎着

——阅读全文伽QQ❤:209158465,回复“1”获取资源—

顾十七张了张嘴想安慰她些什么,最终却是什么也说不出口,俊逸的脸朝向都城西面碧蓝的天空,他想,以他真实的身份,救下一个乱世中的世家贵女,将她带回自己的母国也非难事。王绮渐渐止了抽噎,在刚才,她才清清楚楚的认清现实,她已不是风华卓绝的王氏嫡女,没有门庭庇护的她甚至连最低贱的流民都可以肆意欺辱,父亲自焚避免了死于寒门之手的侮辱,留住了他作为士族最后的矜贵,刚才她也在想,被低贱的流民触碰不如一死了之,但她自己又是没有勇气去死的。

都城不战而降,都城百姓虽未遭受战火之乱,但着实受了场惊吓,对于大多数困苦的百姓来说,龙椅上做了谁远没有下一顿的饱腹更值得x心。

但对于城中士族门阀来说,他们所拥护挟持的乾皇已死,不堪被寒门出身的新执政者侮辱的纷纷自尽,妄图苟且活下去的便抛却了士族的尊严,向苏恒献上族人中美貌的少女与金钱。至于逃荒到都城的流民,新朝对他们进行了记录,发放钱财迁回原籍。这对王绮来说是一次改头换面的机会,新朝建立,旧士族性命难保,纵她对士族身份尚有留恋,却也不是不知死的.

这天,她随顾十七排队领朝廷发放给流民回乡的银钱,突然十几个兵士自城西踏马而来,顾十七生出不妙之感,带着王绮离开队伍悄悄隐了起来。只见那些兵士取出一幅画像,将流民中的女子一一核对,王绮倒吸了一口气,那画像上的人眉眼清晰,画的分明是她。

她颤抖着手,紧紧拽住顾十七的衣角,心道为了抓她这个旧士族的女眷,动用了十几个兵士不说,连画像都画的如此入神,顾十七看出了画中的人是她,也是一阵讶异。突然一只野狗自他们躲藏的一丛竹竿中窜出来,本就惊惧的王绮吓的倒在竹竿上,竹竿被她扒拉的倒了几根,将核查的兵士引了过来。

“上那边看看。”

王绮的心都悬在了嗓子眼里。

“汪!”那野狗方才也是受了惊吓,此时对着王绮他们狂吠,却也及时救了他们。

“百户大人,就是只野狗。”

“罢了。”

王绮松了口气,抬头去看顾十七,他明显也是松了口气,轻轻地对她说:“别怕。”王绮这几天经历了几次劫后余生,此时听了这句轻声地宽慰感动不已。

从前她尊贵无比,虽不至傲慢骄纵,但士族贵女的矜贵确是被自小教养着,往x她是断不会多看顾十七一眼的。而如今她的双亲皆去了,家中姨娘、仆人都散了,哥哥王鸿当年外放戍边历练,也没甚消息,普天之下她所能依靠的竟只有顾十七了,而顾十七竟愿意带她回家乡,仿佛也默认了以后会照顾她的事实,如此她看向顾十七的目光除了感激又多了几分温暖。

……

寻王绮的兵士走后,他们也不再敢去领朝廷发的银钱了,所幸顾十七身上还有些银子,王绮也将当初褪下来首饰好好保管着,两人便直奔城门口。守门人例行盘查,王绮以袖遮面,谎称面上生了脓疮极是狰狞,守门的人嫌弃的看了她一眼便放行了。

两人不停歇的行了四十余里,傍晚时分才借宿在了京郊的灵源寺,王绮往前出行皆有软轿和马车,步行四十里还是第一次,路上她因怕有兵士追来,不曾喊累停歇,此时骤然有了歇脚的地方,才觉得脚底钻心的疼,低头查看,却见鞋面上已殷出了血。顾十七看到这一幕,知她往x娇贵,不胜长途跋涉,然自己的母国远在里之外,她怕是受不起这份苦的,于是心中暗暗做起了打算。

战火纷飞的时候,无甚人来捐香火,灵源寺僧侣们也过的xx艰难,幸好灵源寺背靠奇灵山,僧侣们可在山上采摘些野菜药材。顾十七在问过僧侣们上山的路后就出了寺门,王绮看着他走出去,心中起了一阵慌乱,那殷了血的鞋面她只觉得看着刺眼,她生怕顾十七就这样走了。可她又想如今实世混乱,自己又是经不起颠沛的世家小姐,顾十七抛下她也理所应当。

209158465此处内容已经被隐藏,请输入验证码查看内容
验证码:
请添加QQ,回复“dd”解锁隐藏内容。QQ搜索“209158465”或者QQ扫描右侧二维码都可以添加QQ。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