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作自受》by匿名闲鱼百度云txt小说全文阅读

自作自受by匿名闲鱼

原创 / 男男 / 现代 / 高x / 正剧 / 高x / 暗黑
金丝雀被抛弃之后把金主上了

金丝雀x金主,全程小黑屋,受转攻,但最后金丝雀还自己献身

个人心中美强,实际上互攻,我没法和你解释,个人就萌这个

新人写手,无脑x文,慎入,不想猜你雷点,不喜欢走就行了

——阅读全文伽QQ❤:209158465,回复“1”获取资源—

 第一章

黑暗、疼痛、喘息,齐博衍隐约判断出这不过是场毫无逻辑的噩梦,可若说是噩梦,为何深不见底的绝望如此真实?他挣扎着想要破开潜意识的屏障,却手脚无力,身体千斤重一般,用尽全力似乎也没能发出一星半点的呻吟,盘踞在神经元之间的电流不间断向大脑皮层发出警告,更是混淆了虚构和现实。不知不觉间,他又被拽入糟糕的梦境。

也不知过了多久,迟钝的意识终于恢复部分清明,重新夺回主权,只是那梦太过以假乱真,叫人还陷在荒诞的恐惧中不可自拔。饥饿和酸痛也后知后觉地涌上来,他呻吟出声,酸涩的眼被亮光刺激得重新眯起,好一会才适应,他用力眨了下眼睛,陌生的天花板刺入视网膜。这一眼看得激起他肾上腺素快速飙升,当即就要翻身下床,一股拉力却从手腕处传来,金属碰撞声清脆刺耳,他这才意识到现在的姿势有多么不自然。陌生的豪华的双人大床上不见被子的踪影,他浑身赤裸,只剩一条平角xx,欲盖弥彰似的,双手举过头顶,再一看,竟是被手铐锁牢在了床头的栏杆上。

齐博衍一下心跳如鼓,额角渗出冷汗,疲惫的脑细胞y是被拉起来高速运作。这到底是个什么情况,究竟醒了没有?

他深吸一口气,试图缓解暴动的情绪。记忆里自己刚结束了一场饭局,正走在回家路上。他自认为没g过伤天害理的勾当,现在处处都讲人情世故,他也早就过了逞口舌之快的年纪,不至于言语上让人落了怨恨,虽然的确和饭局里的几个人有过不愉快的过往,但也都是些寻常的摩擦,无非就是哪个事情没帮忙办成。

又或者单纯为了钱,齐博衍一边拽铁链一遍分析,他家里算得上半个豪门,父母早年搭上着时代的顺风车白手起家,他年少时拿着父母的启动资金打拼,也自己g出一番成就,不到四十已事业有成,人人敬称一句齐董。但是他家到底不是什么闻名全国的大家族,离一流的上层社会还有不小的差距,按理说也不是什么引人注目的目标。米柚子

暂时没有明确的线索。他艰难地找了个相对舒服的姿势坐在床边。短短的铁链穿过床头的实木栏杆,牢牢锁住手腕。他找个细一点的地方企图用铁链把栏杆磨断,栏杆还没做反应,手腕先被磨得通红了。几片薄薄的木碎顺着铿锵的响声飘落,到底无济于事。

卧室里没有窗户,分不出昼夜,只有头顶的看起来价格不菲的吊灯不遗余力散发出光和热。精致的装潢配上米色的墙壁,这宽敞的屋子竟有些不合时宜的温馨。虽然装饰不多,但整体的布局和用料都设计感十足,对于为钱绑架来说太过奢侈了。

死寂的房间起突然响起了门把手转动的声音,齐博衍顿时绷紧肌x,紧盯缓缓打开的门。走进来的少年眉如墨画,眼若流星,朱红的唇在白皙的脸上点出一抹艳色,竟比女子还明艳动人。他和齐博衍对上视线,瞬间兴高彩烈地扑上去,还不停蹭来蹭去。

“你终于醒了,我好想好想你啊~”

这场景格外怪诞,齐博衍认出来人,暂时没有采取行动,久居上位的沉稳随之流露出来,不怒自威:“周乐康,你在搞什么鬼,先把手铐解开。”

趴在他身上的少年抬起头,夜空般的墨色瞳孔直勾勾的盯着他,语气也沉了下来:“当初是你来招惹我,玩腻了就想扔,哪有那么便宜的买卖。”

“便宜?你可不便宜,”齐博衍冷哼一声,讽刺道,“也不想想你本来是个什么货色,是我一手把你捧到一线明星的,结束之后了还额外给了一笔钱,仁至义尽,是你自己玩不起吧,周大明星,还是说你被我x上瘾了?”

少年闻言,脸愈发阴沉起来,薄唇紧抿,环绕在他腰间的手也逐渐捏紧。

“你说的对,是我活该。”

他重重将齐博衍按回在宽大的床上,没了继续争吵的兴致,一把将仅存的xx撕掉,让那人彻底一丝不挂。齐博衍就算和恨不得把对方挫骨扬灰的竞争对手相处时,面上也是和和气气的,何时受过这么直白的羞辱,一时间怒不可遏。

“滚!”

——阅读全文伽QQ❤:209158465,回复“1”获取资源—

呵斥声色厉内荏,由于手铐的桎梏只能向后退缩,但也都是无用功。他对将要发生的事有了不好的猜测。肌x酸涩的齐博衍被手铐束缚着,没能抵过步步紧x的少年,被迫被穿戴整齐的周乐康掰开双腿,袒露全身。

周乐康撸起齐博衍尺寸客观的xx,那根正颤颤巍巍想要向他敬礼,冷不丁被手指狠狠弹了下,疼得齐博衍倒吸一口凉气,情不自禁想蜷缩起来缓解疼痛。周乐康面不改色用身体压实他试图合拢的双腿,又撸了两把萎靡的小玩意,“今天用不到你。哦对,以后也用不到。”

他向床头柜探去,从抽屉中拿出一管润滑液,便伸向齐博衍xx。

齐博衍只觉得诡异,深吸一口气:“周乐康,可能是有什么误会,我们先谈谈。”

“没什么误会,当初我赶着求你x你都懒得看,”周乐康冷笑,又想起了为爱卑微的自己,“那不如换我来x你,怎么样,说不定能伺候得齐董您一下就离不开我了。”

装着润滑液的小瓶探向xx紧闭的小口,挤出的冰凉液体冻得齐博衍一哆嗦。周乐康一只手还握在刚软掉的xx上,暗示性威胁道:“别乱动。”

齐博衍估摸了一下现在的情况,目前没有逃离的办法,反抗也只能激怒眼前的人,只能尝试诱导,“你这是在犯罪。”他躲闪还没两下,就被床栏阻挡住了。齐博衍突然想起什么,“是不是因为吴导那部戏?我向你道歉,不过那个戏已经杀青了,我可以给你其他大制作的戏…啊!出去!”

一节手指已经刺入了红润的小口,娇嫩的那出从没受过这样的对待,反s性绷紧了括约肌企图阻止外物入侵,但都是徒劳,那体内手指正不顾x壁的排斥耀武扬威着,外面的手指也蠢蠢欲动,寻找着突破口。

并不算疼,但里面羞辱的意味让齐博衍难以忍受,“出去!滚!刚火了两天还真以为自己能耐了,现在放开我还能既往不咎,不然等进监狱吧!”

周乐康只当耳旁风,不置一词,专心逗弄着后x,那小口难受地张合着,明明是抗拒,看在眼里却更像是迫不及待的热情迎合一样,把异物越吸越深。此时第三根手指趁虚而入,又是x挠又是抠挖,一会又往不同方向拉扯,艰难拉出一点空隙,中间隐约透出鲜红的x色黏膜。齐博衍的xx还被另一只手上下撸动着,不受控制的想要回应,却又被身后的肿胀感不能痛快,一时不上不下,焦灼不安。他忍不住扭动起来,想要把后面的东西蹭出去,好获得真正的快乐。

周乐康突然停下动作,抽身离去。齐博衍刚松一口气,还没思索出逃离的办法,就又见他推门回来,手中还多出了几样东西,只见那人打开棕色的瓶子往毛巾上倒了倒,就上前紧紧按住齐博衍的口鼻。齐博衍还没挣扎几下,意识就沉了下去。

“你好烦。”

从毛巾处散发的特殊的气味蔓延在房间中。

齐博衍平x很注重健康,哪怕工作再忙也会抽时间去健身房锻炼,浅色的床单上,男人古铜色的皮肤裹着紧实的肌x,线条匀称流畅,和健硕的x体一对比,此刻的神情安静到略显脆弱,诱得周乐康血脉x张。他放下浸满乙醚的毛巾,柔软的嘴唇吻上着朝思暮想的人,身心皆是甜蜜不已。耳鬓撕磨了好一阵子,他还看不够似的拿出相机,将面前的人摆弄成各种令人遐想的造型,一边调整角度一边拍照。

然后他拿出了绳子。

209158465此处内容已经被隐藏,请输入验证码查看内容
验证码:
请添加QQ,回复“dd”解锁隐藏内容。QQ搜索“209158465”或者QQ扫描右侧二维码都可以添加QQ。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