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天》by果子咪同志百度云txt小说全文阅读

夏天 限
作者.果子咪同志

老男人被小x狗养子吃g抹净

父子

宠天宠地老男人×撩天撩地小x狗

年上年上年上

30岁的夏茗,有车有房,无父无母,无妻无儿。

在鬼门关走了一趟后,夏茗决定领养个小孩。

这个小孩,要乖巧听话,自理能力强,懂得感恩,能给他养老送终。(他可不想再自己一个人孤零零地躺在手术台上了)

然后,夏茗看到了13岁的夏天。多巧,连姓都直接随他了,很适合做他儿子。

再然后,夏茗意识到,自己领回家的可不是什么乖巧小可爱,而是个麻烦不停还觊觎自己“美色”的小混球。

又名:《如何扑倒我的闷x老父亲》《养了5年的混球儿子想睡我》《不甜不要钱》

⚠避雷:年龄差17岁/受是个小瘸子/攻非处/文笔差/脑d雷

——阅读全文伽QQ❤:209158465,回复“1”获取资源—

第一章

夏茗一直在思考一个问题,夏天是真的喜欢他,还是只是一种占有欲?

昨天夏茗跟女同事一起吃了顿晚餐,前些x子他帮了女同事的忙,这顿饭算是答谢。恰巧就被跟同学聚餐的夏天看见了,夏茗想喊夏天一声,夏天瞥了他一眼,转身就走了,留给他一个貌似生气了的背影。

结果夏茗回家,就遇上了难题。

他进了玄关换鞋,按了开关,灯却没亮。他喊了一声“小夏天”,没人应。

家里停电了,兔崽子不知道跑哪野去了,半夜还没回来。

夏茗开了手机的手电筒,走进卧室,想先把西装换下来。

他刚解下领带,一双手就环上了他的腰。

夏茗吓了一跳,他一回头,对上一双明亮的大眼睛,把黑夜都照亮了。

是夏天。

他刚想问问这小兔崽子作什么妖,视线往下滑,发现夏天竟然穿着裙子,还是那种很短的,两条细长的腿大大咧咧地在外面晃悠。

夏茗呼吸滞了滞,不知道这小祖宗又闹哪出。

“爸爸,你今天x香水了。”小祖宗又往他身上蹭了蹭,双手往上摸,帮他解衬衫扣子。

夏茗木然地“嗯”了一声,回过头,想拍掉夏天的手,“你今天又想g嘛?还穿上裙子了。”

夏天在他动手之前自己把手挪了下来,变成了环着夏茗的腰,他把脸贴到夏茗背上。他18岁了,因为受过伤,个子长不高,现在只到夏茗的肩膀。

“爸爸,你觉得我穿裙子好看吗?”

“小祖宗,你别跟我说,你想做变性手术。”

“也不是没想过。”

“傻儿子,你脑子里到底都在想什么?”

夏茗的扣子解完了,他拍了拍夏天的胳膊,夏天就放开了他。他自顾自地把衬衫脱了,换了件舒服的棉质T恤,听到身后很微小的声音,“想你啊。”

他怔了怔,才反应过来,是回答那句“你脑子里到底都在想什么”。

他不多想,夏天一直跟他黏黏糊糊的,他好像一直没长大,一直停留在13岁似的。

换完衣服,夏茗想去检查一下电闸,他明明记得水电费都按时交了。

夏天拦住了他,“爸爸,我们睡觉吧。”

“我去看看电闸。”

夏天拉着他的手不放,“我检查过了,是欠费了吧。”

夏茗忙了一天,累得很,让夏天帮照着亮,洗漱完了就爬上了床。

因为停电,他只能洗冷水澡,进到被窝里才觉得冷。夏天往他身边蹭了蹭,摸到他冰凉的手,就拽着那双手塞到了上衣里面。

夏茗又被吓了一跳,想抽回手,但夏天死死拽着,双腿也搭在他身上,“爸爸,你手好凉,我帮你暖暖。”

夏茗舒了口气,小夏天还真贴心。

夏天把他的手放在了x脯上,平坦一片,没什么x,但是肌肤细腻温软,他还能穿透皮x,感受到生机勃勃的心跳。

只是,这心跳,似乎有点快?

“怎么了?”

夏茗歪过头看夏天,夏天也正看着他。很猝不及防地,夏天凑过来亲了他一口,不是亲在脸颊、下巴、额头,而是正正当当亲在了嘴上。

夏茗脑袋轰地一声炸开一朵烟花,把他的思绪都炸散了,他彻底懵了。

——阅读全文伽QQ❤:209158465,回复“1”获取资源—

在他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夏天已经骑在了他身上。

夏茗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这么怂,但这一刻,他就是不敢动,他的心跳也在不受控制地加速。

“夏天,你……”

“爸爸,你能不能不要喜欢别人?”夏天趴到夏茗身上,双手捧住夏茗的脸,“我可以穿裙子给爸爸看,我穿裙子也很好看,爸爸能不能喜欢我?”

夏茗咽了口唾沫,傻子到这一刻也明白怎么回事了。夏茗觉得这是他活了三十多年,遇到的最严峻的时刻,他在脑子里搜索该怎么跟夏天讲道理。

夏天等不到回答,又亲了夏茗一口。

夏茗努力把眼睛睁大了,想确定自己是不是在做梦。

“夏天,你冷静一下,咱俩聊聊。”夏茗边说边想把夏天从身上掀下去,但想到夏天腿上有伤,又不敢太大动作。

夏天死死抱住了夏茗的腰,头贴在夏茗x口,毛茸茸的头发蹭着夏茗的下巴。夏茗弄不开膏药一样的夏天。

夏茗无奈了,拍着夏天的背,安慰他,“宝贝儿,你现在还小,分不清喜欢和占有欲。你是我的宝贝,我跟谁在一起,你的地位都不会变的。而且,我并没有什么喜欢的人,也没有跟谁在一起的打算。”

夏天趴在他x口笑了,起身搂着夏茗的脖子,贴着夏茗的脸蹭了蹭,“真的吗?可是爸爸的心跳怎么这么快呀?”

夏茗愣住了,他感觉自己的脸刷地一下就热了。是啊,这怎么解释啊?

身上的重量突然减轻了,夏天终于起来了。夏茗舒了口气,以为小祖宗终于闹完了。结果夏天很快又回来了,勾着夏茗的脖子,往他嘴里渡了甜甜的液体。

“这什么?”夏茗推开夏天,他起身下了床,“我今天去客房睡。”

夏天坐在床上,看着夏茗笑。月光照在夏天身上,夏天白皙无暇好像一个瓷娃娃。一个危险的瓷娃娃。

夏茗躺到了客房的床上,脑袋晕晕乎乎的,这种情况不适合思索,他打算好好睡一觉,明天起来再想解决办法。

可他睡不着,在床上翻来覆去,身上像烧着了一把火,xx竟然y了,胀得厉害。

脑子里闪过夏天刚刚的亲吻,还有那不知名的甜甜的液体,他气不可遏。

蓦地,传来锁孔转动的声音,夏天开了客房的门进来了。夏茗就是怕夏天再胡闹,特意把门锁了,结果……

“你刚喂给我的是什么?”

“是春药,爸爸。”

209158465此处内容已经被隐藏,请输入验证码查看内容
验证码:
请添加QQ,回复“dd”解锁隐藏内容。QQ搜索“209158465”或者QQ扫描右侧二维码都可以添加QQ。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