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爱里的人by久久红呀百度云txt小说全文阅读

在爱里的人(校园1v1)
作者
久久红呀

內容簡介
已完结。
————————
言梓彤本来以为施哲恒和她一样,是需要死读书才能取得优异成绩的书呆子。
后来才知道,呆子只有她一个。

高三那一年啊,施哲恒出现在了言梓彤的生命里,给她苦闷又无趣的人生带去了光亮,教会了她爱与性。
可是后来他们还是分开了。

————————

——阅读全文伽QQ❤:209158465,回复“1”获取资源—

想要写一个好好谈恋爱的故事,不会很长。
校园恋爱,少年心动,酸酸甜甜,小虐怡情。
男女主身心1v1。结局he。

高x1V1校園x甜文療癒

在爱里的人(校园1v1)chapter 1 重遇x
chapter 1 重遇x
言梓彤知道他们还会见面的。

但是她没有想过重遇会来的如此猝不及防,她没有丝毫准备。

或许是已经习惯了等待,乍见到他的第一瞬,竟然不是喜悦,而是惊疑。

面前的这个人,是他吗?

他变化太大,无论是外在的衣着,还是浑身散发的气质,都与四年前那个普通高三生截然不同,但是她也知道,他本该如此。

她像戒断者闻到了久违的海洛因,浑身上下都在战栗。她的目光定在他身上,贪婪地、渴求地、悲伤地望着他。

施哲恒的视线并没有在她身上过多停留。确切说,除了刚刚进来时在辅导员的招呼下对着他们几个人说了声“hello,你们好,我是施哲恒”外,他再也没有分出半点余光在任何人身上。他与辅导员在离餐桌两三米的地方说着什么,隐约传来的字句让言梓彤知晓,他是回来办理毕业手续的。

办理完手续之后呢?回英国?回上海?再次片叶不沾身似的,离她远去?

言梓彤低着头,目光落在面前的餐具上,仿似无聊神游,没人看见她几乎要把垂落的桌布扣烂。

旁边的同学在经历了短暂的安静之后,开始窃窃私语。

“他也是老秦带过的学生吗?优秀学子回母校探望恩师?”

“我刚刚听了一耳朵,他好像一直在国外交换,回来办毕业的?”

“哇塞,这么极品的天菜我竟然现在才见到!他什么时候出国的?如果早点遇到我,和我来一场刻骨铭心的恋爱,也许从此就为我留在这里了,为咱们美丽的校园增添一道靓丽的风景线!”

······

众人齐嘘。

周晨察觉到言梓彤的沉默,站起来给她添了碗汤,“学姐,趁热多喝一点吧。”

言梓彤下意识地往某个方向瞥了眼,施哲恒似乎微微扬了扬头,她心里一紧,却发现他并没有看过来,依旧在听着老秦说话。

他个子太高,和老秦交流时身子微弓前倾,头也低了几个度,他一直都有着良好的修养。所以仰头也只是累了而已,和她有什么关系。

嗬。她怎么会还有所期盼呢?

言梓彤并没有回话,只对周晨笑了笑,疏离之意明显,还有一丝难以察觉的苦涩。

室友兼得力搭档,也就是刚刚发表豪言壮语的苏冬姜对着周晨语重心长道:“小周弟弟你就放弃吧,她就是块石头,没有七情六欲的,捂不暖敲不碎!”

“可是学姐明明展露过她的柔软的,她和吴学长在一起的时候······”周晨还在挣扎,“他们分手了,我以为我终于可以······”

“在聊什么呢?”老秦的声音在身后出现,言梓彤僵了一瞬,又听他开口,“哲恒啊,你坐下和我们一起吃点?”

“谢谢老师,我还有事,就不继续叨扰大家了。我的事情就麻烦您多费心,那说好了,我下周五再去学校找您。”

他就站在她身后,距离不超过50公分,她能清晰感知到他的温度,他的气味。

他用了香水,是乌木的味道,她曾经在商场柜台闻过,这种有些厚重的味道却与现在的他相得益彰,轻易就让人深陷。

言梓彤结了账,又一一送走老师同学,一个人站在酒店廊下望着雨雾。

她大三了。是工商学院最优秀的学生之一。前些时候她作为组长,带领着小组一行六人,在国家级的沙盘比赛中拿了第一名,今晚的饭局是为了犒劳大家,也是为了感谢老秦给予的便利和帮助。

虽然饭局结尾等来了大雨,但大家也算尽兴而归。特别是老秦,见到了施哲恒之后,脸上的骄傲之色愈浓。

虽然他们只能算名义上的师生,施哲恒的优秀和他没半点关系。

毕竟,他在考进这座学府之后,没有真正上过一堂课就飞去了英国。

出租车一辆接着一辆开过,雨越下越大,水滴溅落在身上,她似毫无所知,只依旧呆呆站在那处,雨雾中的路灯越发衬得她孤寂寥落。

施哲恒坐在车里看了一会儿,按响了喇叭。

车窗降下来,隔着雨雾言梓彤有些看不清他的表情。

只听他轻声开口,“上车。”

车内和车外仿若两个世界。

外面倾盆大雨砸落,里面寂静无声。

他没有问她是否要回学校亦或是要去哪里。

此时此刻,这一方天地只剩下他们两人,言梓彤毫无顾忌地盯着他的侧脸,她的内心有多躁动,眼神就有多炽热。

施哲恒勾了勾唇,带她去了酒店。

言梓彤很快就判断出这是他暂住的酒店。他从口袋里拿出房卡,进屋之后开了灯,然后斜靠在门边,一手撑着门把手,今晚第一次把视线聚焦在她身上。

他问站在门口的她:“要进来吗?”

要进来吗?

这是时隔四年,他对她说的第一句话。

四个字,舍去了寒暄、叙旧,追忆往昔,只有赤裸裸的暗示。

搂住他的腰身,任他微凉的手掌在肌肤上逡巡时,言梓彤想,其实不用问的啊,在你愿意让我上车的那一刻,我跟随你的脚步就不会停下,你没把我拒之门外,真好。

初春的夜晚还是很凉。言梓彤的外x已经被脱下,她倚靠在施哲恒的身前,紧紧贴着他,想要汲取一丝温暖。

施哲恒游弋到她x口的手顿住,一把把她横抱了起来。

他把她放到柔软的大床上,打开了空调,随后覆上身去。

他们无声对视,施哲恒受不了她的眼神似的,一手盖住她的双眼,一手略带急切地扯开她的内衣。

曾经青涩滑嫩的两团x儿已然成熟长大,几乎是弹跳着出来,颤巍巍地裸露在他眼前,他喉结微动,握上一侧绵软,仅仅只是抚弄两下,那红尖儿就y了,小石子似的硌着他的掌心。

白嫩、柔软、一手掌握不住,施哲恒在情欲渐深的时刻,却忍不住开始想象,这对令人血脉x张的盈x,经过几人的抚弄,又是被何人调教至如此敏感。

思及此,他的呼吸变重,手上力道也狠戾起来,像揉面团一样用力抓握xx,指尖磋磨她的y果儿,言梓彤“嘶”的一声,显然被他弄疼了。

他却快慰起来。恶声恶气地问她:“爽吗?”

没想到她却小声回了他:“···嗯。另一边也要······”

施哲恒撤了她眼上的那只手,红着眼睛瞪她,她却早已乖觉地闭上了眼,只剩卷翘浓密的睫毛轻微颤抖。

她脸颊绯红,小口微张,是动情的模样。

施哲恒耻笑她,更嗤笑自己。不过是一场xx,计较什么,何不像她一般坦然享受?

他关了灯,而后如她所愿,双手抚上她的两侧xx,极具技巧地揉搓。

指缝都被xx填满,他对那儿爱不释手,却不允许自己沉溺,一手往下,在她的腹部点火,却终究抗拒不了幽香的诱惑,他用嘴巴叼住了空出来的x儿,含的极多,用牙齿细密地咬,用c糙的舌面x弄,含着x尖用力吮吸,言梓彤挺着x,双手不自觉地在他脑后摩挲,嘴边已经xx细碎的呻吟。

“阿恒,阿恒······”

已经温暖起来的手精准地滑落到她xx的凹陷处,摸到一片濡x,水多的已经打x了xx。

她的水一直都多,从前他就知道,只是不知她竟然如此容易动情。以前的她,娇嫩的不行,非得他做足了前戏她才慢慢x润,但只要x了,水就像不会g涸的小溪一样,一直流,碰一下就xx来,他那时兴奋得不行,高喊自己捡到了宝贝。毛头小子,开了荤之后,不知餍足,时刻缠着她要,而她总是心软同意,渐渐得了趣之后,也愿意和他共同探索······

曾经啊,曾经,多么美好的青春时光,少男少女纯真的恋爱,却都被这个女人亲手撕毁。

施哲恒从床头柜摸到酒店提供的安全x,三两下拆封x上,扒掉她的裤子,把她的双腿呈八字分开,蓄势待发的性器抵在x口。

“你已经准备好了,我进去了。”

言梓彤在黑暗里看着他,用力地点了点头。

本以为她足够x了进去会毫不费力,没想到只堪堪卡进去xx就寸步难行,x口像是长了一万张小嘴,同时吸吮着他,他被挤得差点s出来。

“嘶,怎么还跟以前一样紧?”他摸到两人的交合处,轻易就碰到了xx,言梓彤身体倏然一紧,施哲恒骂了句脏话,赶紧xx来,冲着她xx拍了两下。

“你想夹断我?”

言梓彤委屈:“对不起,我不是······啊~嗯~”

他抬起她的臀部,拇指专心碾磨xx,速度越来越快,x口xx不断,他送进两根手指扩张,依旧被紧紧绞住,两根修长的手指在甬道里xx不断,他甚至弯了食指凭记忆去找她的那一点,言梓彤快要被快感击溃,软着嗓子喊他:“阿恒,你把手xx来,我不要手,我要你······那里,没关系的,我不疼,能吃得下去的。”

施哲恒眼里满是猩红的欲望,xxx淋淋的手指,在她腹部画圈,性器再次抵到入口,c声问她:“要我哪里?”

“要你的···xx···啊!”

性器毫不迟疑,一捅到底,被她吃下大半。

青筋虬结的性器碾过层层褶皱抵达她紧致的深处,并未停留,他发动劲腰缓慢耸动xx,力道越来越重,每一下都抻平她的内壁,抽至x口又狠狠送进甬道尽头。

x里x透了,却依旧紧致,爽得施哲恒头皮发麻,快感一波波冲击着他,他根本不敢加快速度,只能缓而重地xg着她,偏偏身下的女人早已软成烂泥,嗓子都喊哑了还觉不够似的,双腿夹住他的后腰,摆动xx迎合她,娇嗲着声音催促他:“阿恒,好舒服,再快一点,呃啊~”

施哲恒x红了眼,掰着她的大腿内侧加速,交合处水流不断,发出阵阵“噗嗤”声,xx不断擦过她里面的那处敏感,没过多久,言梓彤倏然抬起脖颈,甬道不自觉收缩痉挛,在登上高点的时候,施哲恒也未能幸免,被她绞s。

言梓彤重重躺倒,大口喘息,只听施哲恒狠狠骂了声:“x!”

他xx性器摘了x子,坐下来冷眼盯着xx余韵下的女人。

外面狂风肆虐,厚重的雨水拍打着落地窗,留下道道雨痕。

他突然有些恍惚,仿佛回到了他们的初夜。那也是一个风雨交加的夜晚,在他的家里,他兴奋而又紧张地在她身上探索开垦,终于渐入佳境,却因没有经验,一时不察被她夹s,年轻傲气的他,对上她有些懵懂疑惑的问话——“结束了吗?”羞恼得恨不得钻进地底,喘了两下再次提枪冲进去,在心里暗暗较劲,一定要x她到天明。

后来他做到了,言梓彤累的一根手指都提不起,恼了他好一阵······

现在呢,隔了这么多年,不知多了多少经验的她,内心里不定怎么耻笑他的迅速。

不断攀升的嫉妒与怒火架烤着他,施哲恒脱口而出:“你男朋友没有喂饱你么?流这么多水,要得这么急,简直x得没边。”

言梓彤还未反应过来这话有多恶毒,只下意识的反驳他:“我没有男朋友。”

语气急切,像是要证明什么,出口之后她又后悔,重点是要告诉他她根本没有和别的男人做过才对,她接着开口:“我也没有和······”

“哦,是,前男友对吧。”

施哲恒想起不久前的饭局上,那个殷勤的小男生说的,她已经分手了。呵,那又怎样,看看那个小男生痴情的眼神,她惯会招蜂引蝶。施哲恒突然懒怠起来,不等她再开口,捞起她的身子翻了个面,从后面入了进去,“x点也好,接下来才能更尽兴。”

很快,豪华宽阔的酒店房间里情欲翻涌,只余交媾的声响与男女的呻吟c喘。

施哲恒把言梓彤从浴室抱出的时候她已昏昏欲睡,意识迷离,却还紧紧搂住他的脖颈,像是在对爱人表达亲昵,施哲恒一边无声冷笑,一边抱着她伫立在床边,不舍将她放下,无关欲望,无关爱恨,只是因为她这个人。

言梓彤像是察觉到什么,睫毛颤动,待要睁开眼睛时,却突然听见房门处传来响动,紧接着在二人都未反应过来时,一道女生应和着关门声传来:“怎么不开灯呀,恒哥哥你在吧?”

灯亮,一切无所遁形。言梓彤的心刹那间沉入海底,浑身冰凉。

施哲恒第一时间把言梓彤塞进被子里遮挡住她光裸的身子,转身冷y开口:“出去!”

来人向前两步又定在原地跺脚,言梓彤的视线被施哲恒挡住,看不清她,却能听清她声音里的恼怒与委屈:“好啊,你竟然背着我带女人回来,我讨厌你!”

——阅读全文伽QQ❤:209158465,回复“1”获取资源—

“我再说一遍,出去!不要让我过去拎你出门!”

女生踩着高跟气呼呼离开。门被摔得震天响。施哲恒揉捏鼻梁,转身与言梓彤对视。

他看见她本来被情欲洗礼的红润脸庞此时却苍白无比,眼神中流露出仓皇与失望,还有谴责?

她怎么敢?她也配?

施哲恒压抑了四年之久的恨意与不甘瞬间涌了上来,他冷笑开口:“怎么了,你不会以为我依旧对你念念不忘至今单身吧?啊,今晚被我x了也不代表什么,成年男女雨夜相拥取暖,一夜情而已,你知道的。”

施哲恒看着她眼里的光慢慢黯淡下去,激烈的快意在四肢百骸流淌,他越发恶意:“怎么?被我现女友捉奸在床的滋味不好受啊?言梓彤,这是你应得的,调转身份之后,你终于能体会到四年前我的感受了?啧,不过话说回来,现在的我站在以前的你的位置上,也觉得偷情的滋味挺不错的,怪不得你要犯贱呢。”

言梓彤的眼泪落了下来,她重重摇头,轻声念叨:“四年前,四年前······”

四年前的最初,明明不是这样的啊。

那是她二十多年来最美好的一段时光,即使次次回忆至结尾都会痛彻心扉,可她依旧一遍遍回味,因为那是段努力拼搏的x子,因为从那时起她的生活有了光亮,因为那个时候有了他。

209158465此处内容已经被隐藏,请输入验证码查看内容
验证码:
请添加QQ,回复“dd”解锁隐藏内容。QQ搜索“209158465”或者QQ扫描右侧二维码都可以添加QQ。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