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暖阳》by小花喵百度云txt小说全文阅读

暖阳
作者
小花喵

內容簡介
水蜜桃系列第三本《冬x暖阳》开文。

先婚后爱文,傲娇沈公子的漫漫追妻路….

——阅读全文伽QQ❤:209158465,回复“1”获取资源—

分割线————————

文案:

许伊涵想,如果哪天她不幸爱上了沈屿阳这个妖孽,必须毅然决然的离开他。

一年后,她照做了,微笑的递上离婚协议书,可沈公子却执拗着不愿放手。

“等我腻味了,自然会放你走。”

再后来,身下的小人被他折腾成各种姿势,他郁闷至极,妈的,怎么就做不腻?

爽文甜文

暖阳这种好?
这种好?
A城名媛富少的聚集地,UR俱乐部,今x宣称不对外营业。

众人败兴而归,多事点的向保安打听才知,原来是被沈家少爷包了场。

酒吧内很安静,一改往x的喧嚣嘈杂,放着舒缓悠扬的轻音乐,俱乐部的老板是个华裔,大红唇,低x短裙,两团软绵呼之欲出,大波浪卷发松散在身后,手指轻抚,眼波荡漾开来,颇有一股妖娆的异域风情。

从她出现到一步步走到吧台,几乎所有人的视线都锁在她身上,看只有一个人不为所动,闷头喝酒。

“——沈少爷。”她娇媚的扑上来,酥x挤压着男人y实的手臂,还似有若无的蹭了蹭,“你总算来看我了。”

她扬起红润的唇,半抱怨半撒娇的开口,“见你身边那么多莺莺燕燕,是不是早把人家给忘了?”

男人一口饮净杯中琥珀色的液体,又随意的晃了几下空杯,一个侧眼扫过来,慢悠悠道:“你谁啊?”

“——讨厌。”女人作势推了推他,娇嗔道:“就爱跟人家说笑。”

“你忘了,那晚你跟我…”

她说到一半,忽的咽了回去,因为男人突然侧过身子,懒洋洋的撑住头,深邃迷人的桃花眼在她身上肆意打量。

被这双眼睛盯着瞧,很少有人能逃脱哑然的魔咒。

女人被看的浑身发热,控制不住的想扑进男人怀里,却听见男人漫不经心的声音,夹带着几分淡淡的鄙夷。

“我,跟你?”

女人点头,涂着红指甲的纤纤玉手放肆的压上男人结实的大腿,像蛇一般往上滑形,眼看就要触到那敏感的某物。

男人却精准的控住她的手,冰冷的甩开,女人被这力度推的往后仰,高跟鞋险些踩空。

好不容易站稳,气恼的看他,“——沈少爷。”

沈屿阳瞥眉,极其不耐,低喃着吐出一个字。

“什么?”

“——滚。”声音要多冷有多冷。

女人一脸惊吓,假模假样的挤出几滴眼泪,努了努嘴想说什么。

沈屿阳却慢慢扬起笑,威胁的调调,“你这店不想要了?”

女人一秒收住泪,深知沈屿阳的调性,扭着腰识趣的转过身子,恰好与另一个男人擦身而过。

沈屿阳回头,自顾自的倒上一杯酒。

“心情不好?”来人问。

“很少见你把人弄哭。”秦墨坐在他身边,拒绝了酒保递过来的酒杯,优雅的喝了口水,这才把话说完,“尤其是女人…”

沈屿阳低声道:“你知道我最烦人撒谎了…”

“跟我睡过的人,我怎么可能会忘。”

秦墨抬手将紧绷的领带扯散,整个人也放松下来,却仍不忘调侃沈屿阳,“所以我才一直称赞你记忆超群。”

沈屿阳睨了他眼,“请你过来不是给我添堵的。”

秦墨一脸疲累,“你有话快说。”

“什么事这么急?”

“——回家。”秦墨轻叹一声,眸底柔光奕奕,“思婉一个人在家,我担心她搞不定那两小子。”

沈屿阳差点被一口酒噎死,y生生被喂了一波狗粮,等缓过劲来恨不得把酒泼他脸上,“你就非得在我面前炫耀?”

秦墨笑了笑,“你还没习惯?”

沈屿阳默声,此时无比后悔邀请这位爷来喝酒。

林思婉身子不好,秦墨又舍不得让她受苦,所以婚后多年都没要孩子。

谁料26岁那年她意外怀上了,一怀还是双胞胎,秦墨一开始担心她承受不了,曾动过流产的念头,可林思婉哭着求着要把孩子生下来,秦墨拗不过她,只能同意。

自她怀孕起,秦墨便推掉了所有的饭局酒局,专心致志在家陪她。人人都说ST集团秦总严酷冷峻,不近女色,却少有人知道,他其实是个名副其实的妻奴,毫无翻身可能的宠妻狂魔。

“说到那两小子,倒是许久没见了。”沈屿阳侧过头,笑里藏着暖意,“怎么说我也挂着g爹的名,你就好意思天天给关家里,不让我瞧瞧?”

秦墨顺话说,“你若喜欢,自己生啊,也省的成天去觊觎别人家的。”

这话明显触到了沈屿阳的痛点,他笑意渐收,整个人倏地烦闷起来,酒也是一口一杯的喝。

秦墨也是察言观色的一把好手,立马看出了端倪,“怎么,吵架了?”

沈屿阳不答,又闷了口酒。

“就伊涵那么单纯的姑娘,你也能欺负?”

“谁敢欺负她啊…”沈屿阳冷哼一声,“她都快骑我头上来了。”

“哦?”秦墨眼尾吊着笑意,“这么激烈吗?”

沈屿阳狠瞥了他眼,什么风度啊优雅啊全扔到脑后,几乎是咬牙切齿的低斥,“你到底是哪边的?”

秦墨笑的阴柔,“秦家跟许家三代世交,伊涵好歹喊我声哥哥,你说我哪边的?”

身边的男人气的够呛,也不知想起了什么,烦躁的抓了把头发,g脆连酒杯都免了,拿起酒瓶就往口里灌。

喝的太急,列酒辛辣无比,没喝两口便呛出口,由着喉间一路烧到x腔,身子像是被点燃了般,呼出的气息滚烫灼人。

秦墨静静的看了他几秒,沉声道,“沈屿阳,你要对伊涵好点。”

酒劲上头,某人揉了揉发胀的额,嗤笑了声,“我对她不好吗?”

秦墨眼尖,撇到不远处散放的八卦杂志,他起身,都没细看就把杂志甩到沈屿阳面前,唇角一勾,意味深达的问:“这种好?”

暖阳谁要她喜欢?
谁要她喜欢?
其实无需认真看,娱乐八卦的封面十有八九跟沈屿阳有关。

出镜的女主角一个月不带重样,A城除了沈屿阳,再也找不到第二人。

他本就长的招人,性子高调又浮夸,只需稍作引诱,便勾的那些女人前仆后继的缠上来,甘愿被他呼之即来挥之即去。

沈屿阳无辜的摊手,“我可一个都没碰过。”

“我信你,伊涵能信吗?”

沈屿阳脱口而出,“那也要她问…”

后半截话y生生憋了回去,某人意识到自己说漏了嘴,立马收声。

秦墨是什么人,一见他这样就知道绝非吵架那么简单,伊涵年纪小,单纯开朗,只是迫于家庭压力被沈屿阳拐上这条贼船,想是这会看明白了,清楚沈屿阳的x性了,便想着法子要脱身了。

“老实说,你是不是自傲了点?”秦墨道:“我不觉得她会喜欢你这种类型的男人。”

沈屿阳心一颤,板着脸嘴y的吼了声:“谁要她喜欢?”

秦墨站起身,抬手将凌乱的西装整好,像是有意刺激他,“人家清清白白的小姑娘被你霸占了一年,你既做不到珍惜,又何必强留着她。况且,以她的性子,也做不出分你家产的事,说到底,你也不亏。”

沈屿阳简直惊悚,秦墨这个人实在太恐怖,一语中的,还变着法子的往人心窝里撮。

可要让面子比天高的沈公子低头,基本不可能,几秒后,他艰难的挤出两字,“多事。”

秦墨笑:“那我先走了。”

他掏出手机看了眼,笑眯眯的接起电话,转身朝门口走。

“唔,这边结束了,我马上回来,等我。”

沈屿阳独自饮到半醉,晃晃悠悠走出俱乐部时,早已守候在外的娱记们蜂拥而至,尖叫声一浪高过一浪。

以往沈屿阳还会耐着性子应付,可今晚情绪尤其差,顶着一张大黑脸,一句话都不说,保安眼疾手快的拦住人群,艰难的护送沈屿阳上车。

车门一关,嘈杂的声音被阻隔在外,他如同进到一块净地中,慵懒的解开领口的衣扣,头后仰,重重的靠在椅背上,焦灼的呼吸也在一吸一吐间逐渐平缓下来。

“少爷,今晚回哪?”司机回头问。

后座的男人大半个身子隐在黑暗里,半天没出声,也不知是不是睡着了。

司机摸了摸下巴,将车开出一小段路,又停在路边,让他醒醒酒,稍作休息。

这个司机跟了沈屿阳5年,严格来说,沈屿阳算是个很好相处的老板,他有少爷气质,却没什么少爷脾气,说不上斯文内敛,但绝非嚣张跋扈之人。

如果非要说点异于常人的地方,大概就是他混乱的私生活了。

沈屿阳这类富少一直都是娱乐记者的宠儿,他不管到哪,都能轻易成为全场的焦点,跟着他从来不担心挖不到猛料。

何况他会玩,也玩的开,疯起来时甚至会挑个顺眼的直接压进包厢里就做。

但他有洁癖,从不带人回家,迄今为止,上过他车的女人,除了沈母,就只有一个被他藏的极隐蔽的小女生。

司机一度认为她不过是个被包养的女大学生,可她对沈屿阳的态度,又着实不像个娇滴滴的金丝雀,恭恭敬敬,小心翼翼,反倒像是对待长辈一般的乖巧恬静。

后座传来细微的声响,“——唔。”

“少爷?”司机试探的唤了声。

几秒后,车后回声,酒后的声音嘶哑性感。

“回世爵。”

司机低声应,车子也平稳启动。

今晚的酒喝的猛了点,烈酒后劲足,这会儿酒劲上来,头疼欲裂,晕的有些难受。

他转而看向窗外,车内昏暗,路灯橙x的刺人眼,光线照进来,刚刚好在车窗玻璃上印出男人的大致轮廓,五官模糊,以往一丝不苟的发此时却凌乱不堪。

男人冷笑了声。

狼狈。

他只能用这个词来形容自己现在的状态。

莫名其妙的怒了一整晚,有意思的是,他气的是不知自己为什么生气,所以才会烦闷的想杀人。

想他沈屿阳这32年来顺风顺水,事业,生活,甚至是女人都完全在他的掌握中,他清楚自己的优势,也擅长利用优势来达到目的,只要是他想要的,什么都能手到擒拿。

可没曾想,当挫败感与无力感席卷而来时,他居然有瞬间的不知所措。

明明是极擅长控制情绪的人,却被激的几近暴怒,甩上门怒冲而出时,连他自己都觉得自己好笑。

他跟许伊函结婚一年,她几乎很少主动给他打电话,即使打过来,也是极类似的对话内容。

“沈妈妈说,今晚想让我们回家吃饭。”

“恩,”男人轻声应,“你在哪,我去接你。”

“不用麻烦的,我自己可以..”

他皱眉,也懒得跟她多话,口气不耐,“地址。”

那头噤声几秒,最后还是妥协般的小声报上位置。

这类对话多了,导致沈屿阳一接到电话便条件反s的问,“我妈又给你打电话了?”

那头却一愣,吞吐道:“不是的…”

沈屿阳狐疑,想了想,还是吞下那句“那你找我g嘛?”的话。

“那个,今晚你有时间吗?”那头颤巍巍的问。

“恩?”

空气静了瞬,唯有清晰的风声从耳边穿透而过,她像是鼓起了十万分勇气,吸一口气,再慢慢吐出来。

“可以回..唔..家吃饭吗?”

许是觉得“家”字着实别扭,断断续续才把话说完。

沈屿阳x腔一震,想是也被这个字惊到了,脑子一片浑浊,居然鬼使神差的应了声,“好。”

那头明显没抱太大希望,可听他爽快的答应,一时间不知该说什么,半响才生y的回道:“我等你。”

沈屿阳今天的工作效率为零,“我等你”三个字,时不时从脑子里冒出来,刺耳的让他想发火,又温情的让他想靠近,复杂的情绪相互交织又错开,磨的他完全没法集中精力工作。

“沈总?”助理见他失神的太过明显,忍不住喊了声。

某人瞬间清醒,别过脸,若无其事的“恩”了声。

梁泽一脸疑惑,“很少见你走神,发生什么事了吗?”

这种情况对于沈屿阳来说,的确稀少,他私底下虽玩的疯,但也算是个不折不扣的工作狂。不同与平x里的放荡随性,工作中的他严谨、专注,且从来不会把私人情绪带到工作中来。

也正因如此,才能让国内外闻名的金牌助理甘愿回国,在他身边一待就是4年。

“没事。”沈屿阳假模假样的翻了翻文件,话锋一转,“你刚才说什么?”

“今晚有饭局…是..”

“推了吧。”他语调坚定的打断。

——阅读全文伽QQ❤:209158465,回复“1”获取资源—

梁泽一惊,讶异都写脸上了,仍不忘提醒他,“星辰的林总,约了很久了。”

“今晚有事。”沈屿阳起身,言简意赅的回绝,拿起外x就往外走,经过梁泽时,不太自然的开口,“我先走了。”

身后抱着一推文件的梁泽下意识看了眼手表,下午4点?

他扶了扶眼睛,果然不太对劲。

上车后,沈屿阳还没坐稳就急切的报上地址,“去熙园。”

司机的思绪在脑中转了好几圈,才隐约搜索到这个地方,瞬间明了。

男人优雅的翘着二郎腿,低头用平板翻看投资曲线图,心情跟这些红红绿绿的线条一样,忽上忽下,瞬息万变。

这间公寓,算是他们的婚房,沈母让许伊涵随便选,只要开口就给她买,谁知小姑娘最后选了这么个不大不小的公寓,简简单单的两室两厅,这让住惯了豪宅的沈少爷颇为不满,又不好让她xx子,y着头皮住了两天后,便以各种理由跟借口拒绝回家。

丈夫夜不归宿,她也不气不恼,甚至于每次他都能听见她语气里难掩的欣喜,“没关系的,祝您好梦。”

沈屿阳难得黑脸,好梦个屁,还一口一个您的,听得他心里“咯噔”一声,感觉自己已经老的半条腿踏进了天堂。

再见面时,他一脸严肃的的纠正这个称呼,许伊涵有些委屈,可又迫于他的x威,不得不点头,诚恳的表示自己一定会慢慢改正。

可兴许他们是有段时间没见了,以至于沈屿阳进门后,刚换好鞋,厨房就冒出个小脑袋,一见到他,大眼睛瞪的像小钢x,圆溜溜的。

“您怎么…这么早就回来了?”

扔外x的动作一顿,他回过身,垂头盯着她看,也不说话,锐利的视线如吸盘,紧紧的锁在她身上,她顿时觉得四周的空气都被抽g了式的,缺氧的厉害。

他突然朝这边走来,许伊涵脑中警笛大作,条件反s的关上厨房与餐厅的透明隔门,还手忙脚乱的上了锁。

于是帅气妖娆的沈少爷就这么被自己的小娇妻给锁在门外,那惊恐的小眼神,不断起伏的x口,还真是防他防的跟洪水猛兽一般。

“开门。”他嘴角扬着笑,却怪异的让人发颤。

她摇头,“——我不要。”

他没了耐心,一个字一个字的喊她,“许、伊、涵。”

她咽了下口水,哆哆嗦嗦的开口,“您要…g什么?”

沈屿阳冷笑一声,这还没开始就被人挡在了天边,他能g什么?

许伊涵认真一想,觉得自己似乎太过敏感了,转身将手中的胡萝卜放在砧板上,然后把门锁打开。

厨房不大,只够一个小姑娘进进出出,沈屿阳身形挺拔,一站进来,呼吸都顿感不顺畅了。

他的视线扫过料理台上红红绿绿的食材,轻声询问:“做什么菜?”

她身子站的很直,微低着头,语气诚挚回答他:“我不知道您会这么早回来,所以才刚刚处理好食材。”

“您可以先去客厅休息会,等做好了…我…唔…”

她声音越来越小,沈屿阳的身体却越靠越近,几乎将她圈在身体与料理台之间。

209158465此处内容已经被隐藏,请输入验证码查看内容
验证码:
请添加QQ,回复“dd”解锁隐藏内容。QQ搜索“209158465”或者QQ扫描右侧二维码都可以添加QQ。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