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杏子红》by这个六月超现实txt百度云小说全文阅读

杏子红(架空古代/种田/高x双洁)by这个六月超现实

原创 / 男男 / 古代 / 高x / 正剧 / 种田文 / 温馨
文案:入夏后,杏子慢慢地红了。

教书先生心机攻x猎户人妻憨憨受,架空古代,主受年上,双洁,he。

排雷:平平淡淡才是真,调剂文,没剧情没逻辑没文笔主角就这样,可能只有做饭和xx,能接受的请慢慢看吧。

参考文献:《东京梦华录》、《姑苏食话》、《脂砚斋全评石头记》等。

——阅读全文伽QQ❤:209158465,回复“1”获取资源—​​​​​​​​

 第一章(食盒/手帕/自渎)

村子周遭的杏花已全部谢了,结出圆滚滚的果,青碧可爱,贪吃的孩子忍不住伸手抓一颗,一边吃一边皱眉。唯独学堂门外的几棵杏树上的泛了红,绿荫下蹲着一人,探着头,不知道做些什么。

“哥哥!”下了学的孩子鱼贯而出,当中有个格外白净的快步走来,停在树下高兴道,“哎呀,你又在偷看先生……”

李水站起身,拍拍不小心蹭到泥土的裤腿,有些着急地轻掐了弟弟的脸颊:“别胡说!”

听了这话,李旭摇摇头,倒是压低了声音:“你若是想进来,就悄悄坐在屋子后头嘛,先生肯定不怪罪的。”

知道自家弟弟心思多,李水身为哥哥,也只是笑笑,不反驳他的话。

从学堂到家中不远,李旭惦记着刚学的文章,兴冲冲跑进里屋,要给阿爷显摆。李水紧跟在后,下意识用两手压了压他的肩膀,害怕他会撞到阿爷:“小心。”

李家阿爷最宠小孙子,闻言装作恼怒地瞪了李水一眼,又搂住白面团似的李旭:“唉,我家这个大孙子,越长越老实,一棍子打不出三个字。”

李旭被逗得笑嘻嘻。

“我去做饭。”李水性子有点木,不善言辞,心知他俩是在说笑,转身走向厨房。

灶台边捆着今早打回来的野x,x韧,味道却比家养的香,李水熟练地割脖、放血,仔细将x毛去g净,斩成合适的大小,一半用来煮汤蘸酱吃,一半加点葱蒜炒熟。对他来讲,下厨和打猎一样,都是熟能生巧的事情,虽然有时候被村里的婶子、阿么取笑几句,但他毫不介意。

xx要做得久些,等一顿晚饭摆上桌,夕光快要淡去了。李旭给阿爷盛汤,看了眼准备出门的李水:“哥哥路上小心。”

“知道了。”

夏天的傍晚时常有虫鸣,此起彼伏,叫个不停,李水却小心翼翼护着怀里的食盒,任凭周围多么吵嚷,也不走神。他一路走到学堂后的小屋,外面围了一圈栅栏,边上种了x药,可惜他看不出具体是什么东西。李水抹了把汗,有些拘谨地叫了声,没一会,传来男人低沉的声音:“阿水?”

来人正是学堂的先生,叫谢空明,听起来像僧人的佛号,据说的确是某个僧人所赐,配上他清隽的长相,因此村人总觉得他温和之余,似乎不太好亲近。不过深究起来,还是因为谢空明是十里八乡最厉害的先生,短短几年,就教得好几家的孩子考入了城里的书院,还有一些对科考不感兴趣的,也顺利找到诸如账房、掌柜的活计。村人自然尊敬他,哪怕谢空明年纪不过二十三四,还是被当成了和那些六七十岁德高望重的乡老一般。

李水在他面前,也是手脚不知道该往哪里动,整张脸涨红,犹豫了许久才挤出来一句:“有,有野x,和之前先生给的,给的猪x。”说完,他把食盒往桌上一放,便要离开。

谢空明却出声了:“你做了这一大盒,我怎么吃得空?留到明x,还是要填进药田里。况且天色不早,不如你和我一同用饭,也免得走来走去。”虽然是读书人,但他言谈举止都没有那股清高气,反而学着村人的口吻,让李水留下。

这番话显然让李水左右为难,但他知道谢空明是好意,纠结了片刻,还是乖乖坐好,双手搭在膝上紧张地摩挲着。

见状,谢空明不由失笑,给他夹了一筷子x:“我可不是什么猛兽,何必这么谨慎?”

“啊,使不得,使不得。先生让我自己来罢——”李水连忙抱住面前的碗,挪到了谢空明碰不到的地方,“这xx很软烂了,不知道合不合先生的口味。”他不太自在,低声转移了话头。

谢空明无奈地叹了口气:“你啊。”

刚入夏还不是很热,然而吃到中途,李水鬓边已经x透了,却不敢抬手去擦,大概是觉得失礼。谢空明注意到这一点,找来块帕子递过去:“虽说还未到酷暑,但浸了汗,待会再吹风就容易着凉。”

李水正要推辞,又好像想到了什么,手指一动,等反应过来,攥得那张帕子皱巴巴的。既然如此,他强忍着羞赧,g脆趁对方收回目光的时候,作势用帕子擦了额头,实际上是手背抹开了那些汗水。“帕子……我洗好晾g了,再,再送回先生这里。”他说着话时,眼神不自觉朝一侧偏。

“好啊。”谢空明勾起唇角。

夜色渐渐深了,李水提着空了的食盒回到家,此时李旭完成了当天的习作,正靠在阿爷脚边帮忙修理打猎的器具。李水赶忙放下东西,走上前:“阿爷,这些让我来弄就成。”阿爷曾是这边有名的猎户,年纪大了,双腿禁不住累,才没再进山。但他将一身技艺悉数传给了李水,后者如今也是打猎的好手。

阿爷腿上铺着皮褥子,手上动作不停:“不用。对了,让你把多的银钱还给先生,怎么样?”

“先生不肯收。”李水苦笑道。

“算了算了。”阿爷深深望了他一眼,“你这张嘴哪怕抹一瓶油,都不能油滑点。不过先生心善,想来也不计较这点东西,你下厨多放些好物,若是上山打了皮子或者找到药x,就送过去。”

因为谢空明独自一人住着,又不会做饭,刚开始邻里的婶子经常要帮他,被婉拒了,又提议他买几个下人。但谢空明有些抗拒,说:“我在吃食上有些挑剔,又不喜欢买卖那些……不知村里有谁擅长下厨,我出银钱请他?”

婶子思忖了一阵,果真找到了合适的人选——不是什么心灵手巧的女人,而是猎户出身的李水——毕竟村里大多是家境平常的农户,唯有李家有些富裕,不缺油水,正合了谢空明的要求。不过她担忧李水做的东西c糙:“先生啊,你真要让他来?”

“不妨一试。”

于是李水每x除了给阿爷和弟弟做饭,还多做了谢空明的一份,送到他家中。因为要迎合读书人的嗜好,他还专门搭牛车到城里的饭馆,尝了一下别人的拿手菜,自己回来私下练习了许久,竟也琢磨出了些有用的东西。

——阅读全文伽QQ❤:209158465,回复“1”获取资源—​​​​​​​​

得了阿爷的话,李水点点头,表示肯定记得,然后低头嗅了嗅自己身上的汗味,红着脸到了后院洗漱。村里一般不像大户人家那样建专门的澡房,而是安排一间放杂物摆木桶,或者如李水这样的年轻人,直接舀井水往身上扑,三两下就冲洗g净了。井水微凉,很快就平复了夏x的燥热,李水随意捋了捋头发,将东西摆放整齐。

村人睡得早,没多久,外头就安静下来了。阿爷和李旭睡一间房,是屋里最亮堂、最舒服的一边,而李水躺在自己选的较为阴暗的房里,窗户半开,夜风徐徐,不知不觉就合上了眼。

……

“哈——”

或许是多吃了x,又或许天气作怪,李水睡到半夜,不知怎么被热醒了,低头一看,腿间令人羞于启齿的那处高高鼓起来了。他耳根发烫,恨不得立马找一桶井水从头顶倒下来,好忘记刚才的梦,但那样的话声响很大,肯定会吵醒阿爷他们……他咬咬牙,忽然想起了穿过那片杏子林,溪流的上游有可以沐浴的隐蔽处,便连忙起身,随手抓了g净的衣裤往外走。

夜深人静,李水很快来到了溪旁,脱掉衣裳,把身子泡进冰凉的水中。他全身绷紧,呼吸更为急促,犹豫半晌,还是探手握住了自己身前的一根。其实他自年前在梦里遗了几回,就暗地打听过,一边抚弄,一边低声地呻吟起来。掌心的老茧不算c糙,但每回磨蹭过表皮,仍带来一股酥麻的浓烈快意,渐渐地,他的气息越发c重,似乎忘却了自己身在何处,借溪水和那些密密匝匝的杏树遮掩,肆意宣泄着欲望。

“嗯……啊哈……”

他微弓着腰,好像快要站立不住,有些笨拙地扶住溪岸,眼角余光却瞄到了带来的东西里,赫然夹了一条白色的帕子。鬼使神差地,李水拿过帕子放到鼻尖,似乎能通过残留的淡淡檀香,触碰到属于那人的——他狠狠咬紧下唇,把脸埋进被揉得x漉漉的帕子里,深深吸了一口,身下也急涌来滔天的欲潮。

他从未尝过这样可怕的滋味,又欢愉,又恐惧,仿佛身子里的血都沸腾了,烧得他头昏脑涨。

“先生……”声音几乎压抑在喉间,到最后,还是泄露出来,李水剧烈挣动了一下,热流霎时迸发,又迅速被溪水带去。待意识稍稍回复,他便羞愧极了,赶忙铺平手里快不成模样的帕子,暗暗后悔,不知道要怎么将它搓洗才能恢复如初。

然而,在他慌乱之际,一道过分熟悉的声音响起:“……你在做什么?”

李水惊骇地抬起头,正对上那人晦暗不明的眼,一张脸顿时由红转为惨白,x口剧烈起伏,竟然就这么腿一软摔进了溪水深处。

209158465此处内容已经被隐藏,请输入验证码查看内容
验证码:
请添加QQ,回复“dd”解锁隐藏内容。QQ搜索“209158465”或者QQ扫描右侧二维码都可以添加QQ。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