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会》by实实一一百度云txt小说全文阅读

意会(1v1 x)
作者
实实一一

內容簡介
她是亭亭玉立的小家碧玉,他是深沉内敛的谦谦君子。
她柔嫩白洁的手里藏了挠人的小爪子,他温柔儒雅的笑容里躲着坏心思。
这是一个青梅竹马的 故事。
这是一个小m掰男友的故事。
甜甜甜会很甜。
见过戴心形项圈的小狐狸和戴鸭子口塞的牧羊犬谈恋爱吗?

SMxG校園x甜文青梅竹馬

——阅读全文伽QQ❤:209158465,回复“1”获取资源—​​​​​​​​

意会(1v1 x)苹果树列
苹果树列
“水果来咯。”沈妈妈推门进来,把白瓷碗放在课桌上,慰问自己的小学生和小老师。

意卉低着头,看不清表情,但她自己能从白瓷壁看到她的脸红扑扑的,不知道是不是房间太热了。

香蕉切半,苹果剁块,葡萄散落。各自有自各的地方,色彩明丽,摆盘工整。沈妈妈的目光扫了眼桌上的纸笔,然后看到自己精心摆盘的水果,欣赏几秒,心情舒畅,仿佛这才是更正经的事情。

“肚子饿了吧?”这才想起来问一嘴。

意卉低着头看本子,好像想事情想得入神,没有搭话的意思。“谢谢阿姨,还不太饿。”徐延川客x道,其实饿了,更多的是累了,陪意卉做了一下午题,也不知道是做了一下午还是坐了一下午,到现在是丝毫不见成果,她是故意要x科打诨,撒娇耍无赖,磨一个字要说三句废话,现在在沈妈妈面前坐着装认真装乖巧。

沈妈妈点点头,转身出门,后手轻轻带上门,木质门框在地上慢悠悠滑了一圈,虚掩。

意卉抬起头来,眼帘颤了颤,手伸出去够香蕉,剥皮。

“沈意卉。”他叫她的全名,“你到底解不解得出来?”

课桌上两张纸,一张数学试卷,答题区字迹又大又潦x,旁边原本空白的地方被密密麻麻的x稿占领,试卷上打x稿,坏习惯。x稿倒是写了不少,像贪食蚂蚁一样排布在试卷边角,朱红色批改痕迹,所到之处众生疮痍。小字标记每题得失,减分制算一遍,再加分制算一遍,可怜兮兮开头一个四十三分。

另一张订正纸,白白净净,空有顶行一个解字。怎么解不出来,不是有文字意义的解吗?

“哥哥…”意卉的眼神在他左右乱撇,就是不去看他的眼睛,咬一口香蕉,糯糯腻腻和称呼一起融合在口中,“解的出来。”

她口腔张合,吞咽糯腻,白色果x粘连到牙齿,咀嚼一下又消失不见。嘴角留下一点香蕉渣屑。延川用手指了指自己的嘴角,示意抹去。

意卉心领,伸出舌头一下x掉,像一笔带过的判断题,g净利落,延川看了心情烦闷,觉得自己全错。

咽下最后一口香蕉,至食道滑下,食道再往下延川不敢看。意卉在家里只穿睡裙,发育良好的梨形x房不受钢丝文x规整,天然的挺拔起来,随着动作透露出若有若无的两个小点。坐无坐相,偏要把两只腿抬上藤制椅,收缩在xx旁边,裙摆被挤到大腿根处,折叠出一个蓬松的弧度。

“沈意卉,你把数列的全部公式默写一遍。”

圆珠笔在她手里翻了好几个跟头,前端的塑料x被她中指关节反复摩挲好几遍,中心对称的三色笔芯凹槽被她按下去,再推上来。如果物件有情,怕不得圆珠笔要动心更长一段,更胖一圈。

她的手天生的小,软弱无骨,手指第二个关节下有茸茸细毛。如果他是物件,也甘愿在这样的手里成长。

她抬头看他,双手扒到他的手臂,姿势像小狗乞食物“默出来有什么奖励吗?”

“你想要什么奖励?”延川问道,意卉从小娇生惯养,要星星不给月亮,即便什么都不缺,古灵精怪的点子却层出不穷,乱七八糟的小要求一个接一个,延川老早就习惯了她的x路。

“要哥哥喂。”意卉仰头,视线顺着鼻尖滑到白瓷果盘里面去。

延川失笑,走在她的x路上,脚底是酸的,味蕾却是甜的,明明他是她的小老师,却还要受她整治。

“好,”他自然答应,“但是不许看书。

意卉点点头,丢下延川的胳膊,拿起笔匆匆写字。

公式从她的笔尖飘出来,n不是n,是一道桥,加号不是加号,是十字架,分数线不是分数线,是温柔一刀。她渡他,把他定在十字架上,在他身上做标记。

“这是等比数列的公式。”延川对着纸念道,像是在翻译她的乐谱,“还有一个数列呢?”

“还有什么数列啊?”她抬头,眨眼睛问他,她的睫毛弯长,忽闪着掩盖住眼神里的狡黠。

“等差。”他回答她。

——阅读全文伽QQ❤:209158465,回复“1”获取资源—​​​​​​​​

“等差。”她重复一遍,“什么等差?”

她歪着脑袋朝他笑,眼神和眉梢里有困惑,嘴角的弧度却暴露出故意而为之的得意。

“你等x。”他想这么说,却咽了一口气忍住了,拿牙签x起一块苹果,递给她。

她的头凑上来,张嘴的瞬间他收回了手,是最简单c暴的挑逗游戏,“先默出来。”

她撅嘴仰装生气,转头在白纸上写字,明明一气呵成,他的意卉什么都会。

延川的视线在她的笔下跳跃,到最尾巴处再返回头部检查一遍,确定没有任何错误,才把手上x着苹果的牙签递到她嘴边。

她张嘴咬下,细细咀嚼,像是在泉边喝水的小鹿,在森林里玩捉迷藏,一不小心闯进他的心尖上乱撞。

“还要。”一口没咽下她就又含糊着开口。

他抬手想再x一块,被她阻止,“要哥哥用嘴喂。”

他扬了扬眉毛,门缝里传出来沈妈妈做饭的声音,油水下锅嗞啦嗞啦,像断断续续的无线电,渐渐微弱。眼前的世界就越来越清晰,和外面的世界无关,他和意卉被关在暧昧的秘密空间里。

她蜷缩在椅子上,猫着腰等他投喂。一脸理直气壮的表情。

拿她没办法,含住苹果,却生怕咬碎了,牙齿轻合不肯留下痕迹,要囫囵一个送到小鹿的嘴里,酸甜的汁水流下来,被她的舌头接过去,苹果生脆,舌头柔软,是耶和华特质的菜谱。

咬碎的果x又被重新传递回来,掉落在口腔的空隙里,来不及咽下去,她的舌头就追了上来,和他搅合在一起,吞咽下的唾液也有来自她的那一部分,甜香的苹果味。

她的牙齿磕在舌头上,试图把这场苹果争夺战搅和的更混乱,苹果都让给她,她会偿还更多给他,温热的津液加热口腔,在味蕾上标记她的气息,渗入毛细血管和神经里,按比例进入心脏和脑部。

“哥哥…”,她率先收回脑袋,做这场战役的落败方,落败方两颊通红微微喘气,“我x了…”

—————–

209158465此处内容已经被隐藏,请输入验证码查看内容
验证码:
请添加QQ,回复“dd”解锁隐藏内容。QQ搜索“209158465”或者QQ扫描右侧二维码都可以添加QQ。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