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婢》by小声点百度云txt小说全文阅读

剑婢
作者
小声点

內容簡介
捧剑侍女&剑客。

她是他的鞘……之类的,真的挺色的。
【纯情,真的】

甜宠无脑he,全文长度……十几万?
高x1V1xG古代女性向

——阅读全文伽QQ❤:209158465,回复“1”获取资源—​​​​​​​​

剑婢剑婢
剑婢
燕暨是江湖第一剑客,一把乌鞘剑下不活人,从未有敌手。

子宁有幸帮他捧剑。

她出身红尘,乃是燕暨花三千两银子买下的婢女,只跟着燕氏家仆学了些c浅的手脚功夫,胜在一张脸,堪称艳冠天下。

她还记得当年她被买下的那天,站在高楼上任人观赏,楼下灯火摇曳,满堂的金玉粲然,暖香馥郁,酒气醉人。

容貌俊美的男人一身玄衣,打花楼前经过。

或许是太吵,他仰头看了一眼,然后伸手指了她一下。

之后子宁就被带走,从花楼未xx的头牌枕梦姬,变成了剑婢子宁。

白x侍剑,夜里侍人。

但到燕暨身边一年,她夜里只是给燕暨更衣擦身,洗脚按摩,虽碰了男主人的身子,还不曾破了处子之身。

或许燕暨也觉得她风尘出身,脏,是以只把她当婢女用。

今夜也不例外。

随燕暨一行人入了客店,铺上自带的被褥——出身尊贵的公子一贯少不得娇贵,第一剑客他认床。

她刚展平床单,就听见另一个侍女浅碧小声说:“主人叫你,快去。”

子宁把拉平的床单脚放下,轻手轻脚走了过去,顺着屏风一转,看见那身材颀长x膛宽阔的男子,赤裸着身子坐在木桶里,漆黑卷曲的鬓角沾了水汽,贴在脸上。

他眼睛微闭,昏暗的烛光下显得肌肤如玉,隽秀x人,没有半点瑕疵,矜贵不凡。

子宁背对着燕暨,用自带的一两金一钱的澡豆净了手。

水声轻而小,男人耳朵动了一下。

他剑术高强,内功深厚,五感敏锐,他闭着眼睛,眼前一片黑暗,却仿佛能看到雪白蓬松的泡沫在她的手心里滑动,看到流水冲洗g净那一双细嫩柔软的手。

她洗完手窸窸窣窣用手巾擦g,又拿起另一块澡巾,沾了热水拧g,走到他身后。

她的呼吸清浅,动作幅度也轻柔,她的手从他x前搭下来,带着澡巾浸到水里。

水声泠泠,馥郁的暖香扑面而来。

燕暨睁开了眼睛,看见纤纤素手已经被热水烫红,袖子高挽,露出一节白嫩的藕臂。

手腕上有一点嫣红的小痣。

子宁垂头用x布鞠水,打x他露在外面的皮肤。

肌x分明的x膛,深深的锁骨,宽阔的肩头,修长的脖子,还有笔直的脊背。

温热的水和蒸腾的雾气让这一切都显得格外暧昧,子宁被熏红了脸,眼观鼻鼻观心,安安分分地擦洗。

燕暨惬意地半阖着眼,仰起脖子。

子宁轻轻的给他擦脸。

他眨了一下眼睛,一副昏昏欲睡的迟钝模样。

子宁见状加快了速度,她擦洗他的胳膊和腋下,他配合地展开双臂。

又任由她擦洗他的腹肌,乃至腰线,小腹,后背。

然后他哗啦一声,从水中站了起来,走出浴桶。

全身赤裸,硕大c壮的x色性器半伏在腿间,也许是水温有点高,他有点y了,肤色泛红,水光闪闪,每一块肌x都在烛光下惹人垂涎。

子宁抿了一下嘴唇,她低着头擦洗他的臀部,又伸手裹着一层布清洗他身下的毛发,清洗他的性器,清洗他双腿之间的后x。

燕暨没什么特别的反应,他很平静,十分配合,任由她清洗。

虽然性器在她的拨弄下更y了一点。

她低着头洗他,恍惚间以为自己在清洗幼时邻居家饲养的畜生。

那……那物真大啊。

虽然一年来燕暨每x都让她服侍沐浴,她还是心生感叹。

子宁转身取了澡豆,加水化开,搓成丰富又细腻的泡沫,她低着头把雪白的泡沫抹到他身上。

手感格外滑腻,她的指腹能感受到他肌x的轮廓,将泡沫涂在他的身上一点点打着圈涂开,子宁指尖发麻。

她用泡沫搓了他的上身,手伸下去,涂抹他的小腹。

手心在他的身上来回滑动,他皮肤滚烫。

然后是他下腹的毛发,还有那根已经竖起来大的吓人的东西。

性器跃跃欲试,蓄势待发,颜色憋的发红,笔直的竖起来,贴着他的小腹。

像他的剑一样让人胆寒。

子宁伸手小心地撸了一下,涂上泡沫,燕暨便长长的叹了一声。

像呻吟。

她小腹里顿时一痒,热意一直爬到了头顶,脸色通红。

他动了一下,抬腿示意她继续往下洗。

她的手上满是滑腻的泡沫,涂过他的大腿,膝盖,小腿和脚趾。

燕暨x漉漉地头发搭在肩头,他仰着头一语不发,喉结滚动,性器嚣张。

但子宁并不害怕,也不惊慌。

她见过许多次他这模样,被女人的手摸来摸去,没有反应是不可能的。她完全理解。

几乎每次沐浴,他都会y,不过他从来不会做什么。

洗完澡冷静一会,他就好了,最多明天给他多洗一次亵裤。

实在不好,他会自己解决的。

燕暨难得是个不近女色的人。

之后子宁给他冲水,淋洗g净身上的泡沫,又给他擦g净头发和身子,涂上润肤的香脂,给他x上柔软雪白的亵衣。

燕暨养尊处优矜贵惯了,站在那张手抬腿,亵裤穿的时候有一点麻烦,性器y的撑在那里不好x,他就自己动手拨到一边,任由她松松的系上带子。

之后子宁带着他安置到桌边,让他烘着头发,才得了空回去就着他的水洗一场。

她洗的极快,穿上g净衣服洗了他的内衣裤,出来的时候燕暨头发都还没有g。

他长发卷曲微x,坐在灯下慢慢的擦剑,眼神又亮又温柔,像火光闪烁的湖面。

他俊美出众的面孔,也因此变得柔和下来。

子宁有一瞬间想道。

江湖人说,剑客的妻子是剑。这话可能并不假。

燕暨收剑归鞘,他上床枕剑入眠。

浅碧在桌上留了一壶茶水,便离开了。

子宁睡在他的脚踏上。

端茶倒水归置箱笼都与她无关,只有贴身伺候的事,一向是她。燕暨或许是看她最赏心悦目,故而如此安排。

可他对她没有半分逾越,即使有时欲望熬的睡不着。

像今天。

他憋的狠了,躺在床上辗转了三四次,睡不着觉。

子宁躺在脚踏上裹着被子,不做声。

终于他长长喘了一口气,不再忍耐,低声吐出微微沙哑的字:“布。”

子宁掀开被子爬起来,穿着单薄的亵衣,踩上拖鞋抹黑去拿了巾子。

燕暨闭着眼在黑暗中听着她的脚步声,伸手解开裤子,伸了下去。

他还能感觉到她的手,裹着泡沫在他身上滑动的触觉。

所过之处,一起火烧一样的滚烫。

皮x收紧,肌x绷出,他小腹剧烈起伏,喘息着翻了个身,面朝墙里,手掌握着性器,撸动起来。

她在黑暗里跌跌撞撞拿了布跑回来,呼吸声细细的,非常安静,伸手递给他手巾。

他接过来,闷声低喘,手里撸的更急。

她在他身后,她看着他,等着他。

燕暨喉结滚动,欲望强烈,眼眶发红,手里揉搓地性器充血发红,甚至有些疼痛。

子宁站在他背后,悄无声息,也不知道她在想什么。

燕暨又翻了个身,仰面躺着,支起一条腿,低声喘息道:“你睡罢。”

他仰着头,x膛剧烈起伏,手里动作更快。

xx渗出透明的xx,他用手指涂开,更顺利地来回抚摸,手指顺着每一寸皮x强行的撸过。

子宁听话得很,她也知道燕暨时间很久,便轻声应是,重新在床下的脚踏上躺了下来,睁着眼睛等待。

燕暨一个翻身,面朝床外,动作十分激烈,不仅双手撸动,也快速挺腰,撞得床板摇晃震动。

子宁躺在相连的雕花脚踏上,感觉震动不断地从床上传过来,喘息c重传到耳边,好像有人在背后在撞她一样,她全身发麻,僵y着不动。

燕暨睁开眼睛,一瞬不瞬盯着她脑后漆黑的长发,还有衣襟下微微露出的那一小节雪白的脖子,吞咽了一下,越撸越急,越动越剧烈,喘息声如同猛兽的咆哮,床板开始哐哐的响,久久不停。

直到许久后子宁动了一下。

外表再隽秀,气度再矜贵淡漠,终究是个武人。

这也折腾得太久了。

燕暨看到她耳朵尖红了。

他小腹一热,s意袭来,手指一紧,指甲用力划过xx,暴虐地揉捏,挤出了大股大股浓稠的xx。

吱吱地s进子宁拿来的手巾里。

他侧躺在床边紧紧盯着她,突然心中一动,拿布的手一松,xx上没东西挡着,最后一股浓浆远远s了出去。

啪嗒一声落在子宁的侧脸上。

又腥又黏,粘稠地滴落下来,又流到了鬓发里。

——阅读全文伽QQ❤:209158465,回复“1”获取资源—​​​​​​​​

她吃惊的一扭头,伸手摸了一下。

那一点浓精一下子糊了小半张脸,她坐了起来:“主人……”

燕暨平躺着,脸上带着情欲的餍足,眼里亮的像着了火,嘴唇半张,喘息急促。

他衣襟大开,露出x膛,裤子也敞着,还没有完全软下去的性器上头裹着白浆,毛发也x透了。

他肚子上都涂的一片狼藉。

他仰起头,沙哑喘息道:“布x透了。”

他x膛剧烈起伏,模样色情极了。

子宁哑然。

他还是第一次搞的这样一塌糊涂。

是她给的布小了吗?还是他憋的狠,s得太多了?

子宁脸颊通红,不再多说,抹了抹脸上那一点精,起身兑水给他擦身换洗。

擦肚子的时候,燕暨躲了一下,支起一条腿挡住,拿过x布:“我来。”

可不能让她再动手……

又y了。

他喉结滚动,低喘一声,把xx按下去。

209158465此处内容已经被隐藏,请输入验证码查看内容
验证码:
请添加QQ,回复“dd”解锁隐藏内容。QQ搜索“209158465”或者QQ扫描右侧二维码都可以添加QQ。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