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点点喜欢(futa)》by羊马它百度云txt小说全文阅读

一点点喜欢(futa)
作者
羊马它

內容簡介
人格障碍美强惨✖️“软了吧唧”futa
江轻洗✖️言生
一个看起来无理取闹其实还蛮惨的女人
和一个看起来很好搞其实真的很好搞的女人
的事
“我以为你会说爱我。我不是一个需要宠的女人,我只是想知道,我们之间到底算什么。你可以利用我的x体,但是你不能一边利用我的x体,一边露出那种脆弱的神情说着让人误解的话,还希望我只是云淡风轻地g你。我一直在等,直到所有的树都长高了,你也没有说出口。”
一半走心,一半走肾
1V1x現代女性向百合

——阅读全文伽QQ❤:209158465,回复“1”获取资源—​​​​​​​​

一点点喜欢(futa)被扔到了江轻洗家里
被扔到了江轻洗家里
“你知道规矩吧?”

“不能随便带人回来,不能进你房间,不能打扰你睡觉,不能……”

“哎!你小时候和傅青青混在一起的时候还喊我姐姐来着。我也没那么多规矩是不是,你看你说的一长串,显得我很不近人情。不用这么拘着,记住别乱闯我房间就行。当然,我也不会进你房间的。”

江轻洗飞快地说完,举起了双手,表示一个成熟女人得体的妥协。顺手把言生的行李箱拽进了房子里。

“你自己去收拾吧。我晚上还有个饭局,改天请你吃饭。庆祝我们的同居生活。”

她朝言生眨了眨眼睛,转身踩着拖鞋往卧室走,还有点没睡醒。

言生这个小孩好像没以前话多了,看起来有点傻了吧唧的。好几年没见,自己竟然有点想她。房子里多一个少一个也无所谓,在家的时间也不多,都用来睡觉了。

半个小时之前,言妈妈把言生拽到自己家的时候,江轻洗正睡得昏天黑地,顶着乱七八糟的头发开门,就看到言生没什么表情地站在阿姨旁边,还冲自己皱鼻子,虽然看起来可可xx的,但是显得脑子有点问题。

“阿姨得在国外待半年,赶不上言生的高考了。让她一个人住还不得碰些乱七八糟的事情。麻烦你了啊轻洗。”

“阿姨您太客气了,之前都说好了的。没事的,多个人吃饭,陪陪我正好。”

“那阿姨就先走了,晚上的飞机,时间有点赶。”

“好的阿姨,注意安全。”

江轻洗看着旁边终于不皱鼻子的言生,觉得她置身事外的样子有点可爱,伸手拉起她的胳膊朝言妈妈摆了摆。

言妈妈一直很照顾自己,把自己当孩子照顾。

很多年前,江轻洗带着小不点言生鬼混了好几年。直到言生上了初中,小孩就不怎么和自己来往了。这么一想还有点伤感,自己也比言生大了十岁,该不会被嫌老了吧。

看了看时间,快到饭局的点了。

化妆的时候,又想到了以前言生乖乖跟在自己后面的样子。小孩子可不是都喜欢和大孩子玩。言生那时候留着一头凌乱的卷毛,看起来像个搞艺术的小屁孩。个子也不高,老老实实地朝所有人笑,比自己非主流的堂妹傅青青可爱多了。

仔细想想,那时候天天粘着自己的好像只有傅青青。傅青青从幼儿园就和言生同班。非要带着言生一起,成天跟着自己玩。

这么看来,言生其实从来都没有稀罕过自己。

江轻洗放下手中的口红,看着镜子里妖艳白皙的脸庞,多愁伤感地叹了口气。

这种感觉,就好像口袋里一直放着一个东西,一放就放了好几年,等到突然想起来的时候,发现不知道什么时候被别人拿走了。

好糟心啊。

没关系,感情可以慢慢培养。江轻洗沉醉在自己突然泛滥的爱意里感动得不行。

直到设定的闹钟响起,才踩着细高跟出门。

回到家的时候,她闻了闻自己身上的味道。白酒的味道混合着香水味,浓重刺鼻。

脱衣服的时候,接到了阿姨的电话,言妈妈要自己看着点言生不能让她吃辛辣刺激的食物。言生夏天要做一个手术,需要提前控制饮食。阿姨把事情说的很严重。挂了电话,江轻洗也不折腾衣服了,坐在床边上思考,小孩不会有什么不治之症吧。这么想就难免想到了言生今天下午神游在外的样子。明明小时候还眨着黑亮的眼睛,在自己说话的时候专注地盯着自己。江轻洗叹了口气。

“咚咚咚。”

“进来。”

江轻洗难掩脸上的悲伤,抬头看到了站在门口的言生。小孩还后退了一步,应该是被自己绝望的神情吓到了。

言生皱了皱鼻子,好像闻到了什么难言的气味,然后盯着江轻洗的眼睛,张了张嘴,又抬手摸了一下眉毛,才开口。

“姐……姐,我不能和你出去吃饭了。我……高考完有一个手术,要注意这些,对不起。”

“我知道,你妈妈刚刚和我说了。”

江轻洗朝她晃了晃手里的手机,语气平静。

她迟疑了一下,又起身走到言生的旁边,将手轻轻地放在她的脑袋上。柔软蓬松的头发很黑,摸起来像言生一样呆呆的,江轻洗忍不住揉了揉。漫不经心地开口。

“能跟我说说吗,是什么手术?”

言生后退了一步,避开了江轻洗不老实的手,看着地面。

“就是一个良性肿瘤。”

说完又皱了一下鼻子,转身离开的时候还低着头。

江轻洗愣在原地,听到了小小声的“晚安”。

自己是被这个小孩嫌弃了吗。

江轻洗也低了低头,皱紧了眉头。

非常上头的味道。女人扯掉了身上的衣服。

等一切收拾完,又往身上细细地抹着精油。明天就是周一了,言生肯定很忙,看她今天的样子,还是有一点心理负担的,到时候和她提手术的事就是打扰学习了。

她往言生的房间走,想到了言生小时候的事情,明明也是爱笑的。可能今天下午的自己不是很热情。

门半掩着,女人敲了两下,径直走了进去。

小孩裹着浴袍坐在床上,头发半g着,也没有好好吹,七零八落地翘着。浴袍有点大了,看起来松松垮垮的,xx还露出了有点瘦弱的小腿。低着头在手机上回复着什么。听到江轻洗进来的声音,言生也抬头了,看起来有点懵懂,还揉了眼睛,让人想抱在怀里揉搓。

“言生,手术叫什么,能告诉我吗?”

江轻洗坐到了言生的床边。

小孩沉默了一下,视线想逃回屏幕上了,手有点不安地动作,一不小心就把手机锁屏了。

江轻洗摸摸言生的头发,“也不好好吹头发。”说着又轻轻把她的手机放到了旁边。

小孩抬了抬眼皮,终于对上了女人探究的眼神。

“我不知道叫什么。”

言生的语气是逃避的。

“手术动在哪里?告诉我,可以给你补补身体。”

言生在床上不自在地扭动了一下。

“你会因为我和别人不一样讨厌我吗?”

言生又低头了。

“不会的,你在我眼里和傅青青一样重要。不管因为什么,我都不会讨厌你的。言生,看着我。”

“谢谢你。”

言生的声音听起来非常脆弱,好像下一秒就会哭出来。江轻洗微微收了收下巴,又低着脑袋去找言生的视线。

言生抬起头,目光有些躲闪。看了看旁边,又盯住了江轻洗。

“我的性器和其他女孩子不一样,我是个怪物。”

言生闷闷地说,这是江轻洗第一次听见她用这种责怪别人的语气说话,就好像一个不懂事的小孩子无理取闹。通常只有非常自我的大小姐傅青青会这么冲自己嚷嚷。

等反应过来言生到底说了什么的时候。江轻洗的表情崩了,事情和自己想像的好像不太一样。

“嗯……什么意思?”

江轻洗下意识地开口。也有些紧张了。

言生又在床上扭动了一下。

“我比其他女孩子多长了一个器官,男孩子才有的器官,很丑。”

“我能看看吗?”

江轻洗表情呆滞地开口,等意识到自己对一个不知道成没成年的孩子说了什么鬼东西的时候,就撞上了言生惊恐的表情。

“不……不,很丑。”

言生的手也不撑在床上了,别扭地搁在腿上,看起来快要捂裆了。又缩了缩肩膀,整个人非常地无助,仿佛在面对一个女流氓。

一点点喜欢(futa)让你泄出来,就睡觉好不好
让你泄出来,就睡觉好不好
江轻洗安静地坐在床边,表情陷入了迷茫,努力消化着刚刚的对话。

自己到底在g嘛?言生真的不是在说谎话吗?男孩子才有的器官?那又是什么?

等江轻洗终于找回自己的理智的时候,发现言生又低头了。

“那你是女孩子吗?”

江轻洗控制不住地去瞄面前裹着宽大浴袍的小孩的x,可惜什么也看不出来。

“我是的。”委委屈屈的声音。

“医生建议我把多余的器官切除。本来我体内的雌性激素就大于雄性激素,切除…之后,就不会再分泌多余的雄性激素了。我要做的手术就是这个。”

言生一口气说完后,也没有抬头,挪动了一下腿,希望江轻洗觉得自己要睡觉了。

“哦……哦。”

女人迟钝地应着,小孩的脑袋快低到x口了,看起来非常的落寞。她刚准备开口,看到了小孩突然掉落在浴袍上的眼泪。

好像心脏被拧了一下,江轻洗很少这么难过。从潜意识里,言生其实一直待在她的保护范围内,就像没皮没脸的傅青青,都是需要自己的小孩。只不过一个擅长明目张胆地讨要自己的喜爱,另一个只是安静地站着,朝自己乖乖地眯眼睛。曾经看着她们笑就满足了,那些晃晃悠悠的岁月也都是过往了,好像昨天言生还拉着自己黏黏糊糊地喊“姐姐”,等自己回过神的时候,小孩坐在自己面前掉眼泪。

真是太难受了。

江轻洗叹了口气,把言生拉进了自己的怀里。

看起来还挺高的个子,抱在怀里轻易就抱了个满怀。收紧胳膊的时候,感受到了言生没什么y度的骨骼,一点都不硌人,就像言生的性子,不去轻易招惹别人的注意。她的手放在了言生的脑袋后面,慢慢地抚摸,又托住了她的脖颈。不规则的发尾贴住了手心,还是x的。

一个人的时候,言生都在想什么呢?以这样的身份长大会不会很幸苦?小孩上初中之后就疏远自己是因为开始发育所以自卑吗?

江轻洗乱七八糟地想着以前的事情,越想越自责。自己好像从来没有主动关心过言生。

小时候的言生给自己藏过冰激凌,藏过糖葫芦,藏过棉花糖。那时候自己被小姨管的严。高中学习忙的时候,言生知道自己喜欢玩雪又没空出门,就挖了一大盆雪眼巴巴地坐在家门口等自己,被傅青青嘲笑了之后,又委屈地把雪带回家藏在冰箱里。后来言妈妈乐不可支地讲给自己听,言生只是看看自己,朝自己笑。

再然后,就疏远了。

江轻洗的手移到了言生的后腰轻轻摩挲,默默地想曾经的琐事。怀里的小孩还有点抽噎,断断续续地蹭自己。

直到江轻洗感觉到有什么东西隔着浴袍顶到了自己的小腹。

风月场上走过的女人瞬间从回忆中走了出来,艰难地将小孩从自己的怀里扒出来。

小孩也不蹭了,脸有点红,没什么表情地看着她。

江轻洗抿了抿嘴,想着说点什么,吞咽了一下,假装镇定地开口,“会……不舒服吗?”

这是什么事,怎么会把小孩摸出反应了呢。言生不懂事,自己应该注意一点的。

小孩的脸更红了,看起来非常的沮丧,转身往被子里钻。

“你别睡,对身体……不好,弄出来会好一点。”

一说完,江轻洗想原地升天了。

言生一动不动,只留下了小小的背影。

江轻洗看着被子里缩成的一团,一下子把小孩拽了出来。

不知道为什么,今天自己就像中了邪一样。从在门口看到言生的第一眼,心底有什么东西涌了出来,裹挟着一去不复返的时光,嘲笑着自己的冷漠,又x着自己去做点什么,做点什么可以弥补心里的五味杂陈。这种莫名其妙的情绪令自己非常地烦躁。江轻洗一直觉得自己不是个会被情绪左右的人,明明在酒桌上经历过太多糟心的事情,明明自己从来就不是一个感性的人,明明平时可以没心没肺地面对的一切。现在都成了障碍。只要想到小孩曾经眯着眼朝自己笑。

只要她笑。

言生的浴袍在挣扎中松开了,言生无助地睁大了眼睛,看着江轻洗把手伸进了自己浴袍,握住了自己很少触碰的部位。被握紧的时候,言生又哭了,剧烈地抖动了一下。就好像曾经那些坐在江轻洗的门口的等待突然有了回应。仿佛转头对时候,就可以看见女人打开门,温柔地说:找我吗,言生。

江轻洗轻轻地叹了口气,用空出来的手心贴住小孩的眼皮,小心翼翼地开口。

“不舒服吗?”

言生突然抱住了江轻洗,滑落的眼泪流进了女人的领口。

冰冰凉凉的。

江轻洗放在xx的手开始动作,言生搂紧了她的脖颈,一声不吭。

手里的东西一点都不像软软的言生,鼓涨着微微颤动,握着也不太光滑,带着陌生的温度。

好大啊。

江轻洗强迫自己什么都不去想,被不知名的情绪缠绕着,有些东西开始失控。

女人修长的手指包裹住了被浴袍遮住的东西,感觉它在手心里跳动了一下,然后涨大了一圈。江轻洗低头看着埋在自己怀里的脑袋和微微发抖的身体,在言生的耳边又说了一遍,“我不会讨厌你的。”

小孩往床头挪动了一下,挣脱了女人的控制。浴袍已经完全松开了,前面半敞着,什么也遮不住。言生也没有察觉,靠着床头,又想低头了。

江轻洗突然站了起来,视线里都是言生粉嫩的皮肤。她踢掉拖鞋,爬上了床。在小孩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跪坐在了她微微叉开的双腿之间,亲了亲言生的额头,轻轻地开口,“让你泄出来,就睡觉好不好?”

你笑一下,好不好?

言生毫无动静。江轻洗决定就当她默认了,为什么?小孩什么都不和自己说,如果自己今晚嫌弃地离开她的房间,她是不是也无所谓?

江轻洗将双手都放在了言生的xx。现在可以看清楚了,自己被吓了一下。

——阅读全文伽QQ❤:209158465,回复“1”获取资源—​​​​​​​​

没关系,言生也不会用,看她的样子,自己都没怎么摸过。江轻洗开始自我催眠。这么想着,又觉得手里的性器像小孩一样可爱。

一只手掌包裹住前端的时候,言生的背僵直了。女人收紧了手心开始旋转,紧紧盯着小孩的反应。言生小小地张着嘴巴,泄出了轻微的呼吸声。江轻洗加快了动作。

“嗯啊……”言生细细地喘息。

江轻洗用另一只手捏了捏。

“停……”言生听起来有点哭腔了,不知所措的眼神对上江轻洗。

就像记忆中黑亮的瞳孔,江轻洗把她推倒在床上,在小孩惊慌失措的神情下加重了手里的动作,手里的性器更y了,有些血管支棱在表面,挤压着自己的手指。

就好像握着小孩的心跳,江轻洗盯着言生的眼睛,被她无措的神情激发了心底隐晦的心思。

指腹划了划,有些黏黏糊糊的液体。女人在小孩一下子拔高的哭腔里扣弄着翕动的小孔。

“……姐姐……不……”

江轻洗用拇指堵住了顶端。

小孩泛着红的眼角有点x润了,小口小口急促地吐着气,露出了一点通红的舌尖。

“姐姐。”

言生有点哭喊了,江轻洗不忍心折腾她,摩挲着移开了拇指。

x白色的液体s了出来,言生的眼睛有点失焦了,嘴角沾了点透明的液体,像一个任人拿捏的小动物。

江轻洗用手心接着小孩的xx。手心变得x润,心也涨涨的,好像被什么填满了。看着言生刚回过神的眼睛,江轻洗笑着抬高了手,淡淡的腥味,还有一点x味,朝发愣的小孩眨了眨眼睛,“都是你的。”

209158465此处内容已经被隐藏,请输入验证码查看内容
验证码:
请添加QQ,回复“dd”解锁隐藏内容。QQ搜索“209158465”或者QQ扫描右侧二维码都可以添加QQ。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