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赎买》by北小姐百度云txt小说全文阅读

赎买 限
作者.北小姐

  徐烬安花一亿从父亲手里买了徐清。

原创小说 – xL – 短篇 – 完结
xE – xx – 高x – 年上
骨科

年上 攻受相差十岁

老x路雷点多没文笔没逻辑

——阅读全文伽QQ❤:209158465,回复“1”获取资源—​​​​​​​​

第一章 秘密

徐清最近放学后都不太想回家。

以前,家里冷清清的,偶尔邻居的猫会翻过高高的墙壁,到后院摇着尾巴等徐清投喂。三天前,他哥从国外回来,拖着箱子进了他隔壁房间,听父亲徐宏海说,徐烬安会暂时住在家里。这不算一件好事,因为徐烬安从小就讨厌他,总是想方设法地捉弄他,然后站在一旁,看着他委屈地流下泪水。

徐烬安知道关于徐清身体一个羞于唇齿的秘密。

这也是徐清不太情愿看见徐烬安的原因。

九月烈x如同火炉,徐清背着书包站在门前,垂头盯着白色鞋尖。他在这里已经站了十多分钟,后颈渗出地汗液濡x衬衫,贴在背上,衬出少年微微凸起的蝴蝶骨。

手攥紧书包肩带,深深呼了一口气,此刻就连吸进去的空气都是热的。徐清眼睫潮x,额角xx的细小汗珠划过他消瘦的侧脸轮廓,x口的心脏呼之欲出。

他鼓起勇气,闭了闭眼,颤抖着手推开门。

楼下客厅没有人,徐清顿时感觉轻松了不少,他走进去关上门,换好拖鞋,抹了把额头的汗水,上了楼。

这个点,徐烬安不在家里,应该就是在公司里加班。

徐清得出这个结论,在家门口的心惊胆战顿时消下去了一半。这两天徐清回家,都会在客厅撞见徐烬安,要不是他知道徐烬安这周休息,都要以为徐烬安是在故意等着他了。

徐清怕徐烬安,从来到这个家的第一天就怕。

徐烬安向他投过来的眼神,是深不可测的,就像是x原上头狼发现藏在树后的猎物,再对着那孤立无援的猎物露出笑容,那笑容之下,藏着的,是可以轻易穿破他颈间的尖锐獠牙。

徐清垂着眸子推开卧室的门,阵阵凉意扑面而来,缓解空气里的燥热。

是空调的凉气。

但他清楚的记着自己,早晨去学校前,关了空调。

想到这里,徐清呼吸瞬间顿住,身体里流走的血液仿佛在这一秒钟凝固。

他甚至不敢抬头。

徐烬安背靠在阳台围栏上,炎热的风撩过柔软短发,他的唇角噙着一抹微笑,视线定格在站在门外的徐清身上。

书包带子已经被徐清捏的不能再皱了,他浑身不自在,y着头皮叫了一声,“哥。”

在他发现房间里不速之客的瞬间,徐清差点就尖叫着跑出家。因为他的房间上了锁,钥匙只有一把,在他手里。

徐烬安是如何进来的,他不从得知,更不敢多问。

“在家门前站了十八分钟,清清,不热吗?”徐烬安胳膊搭在阳台上,“这是还要在卧室门口站够十八分钟?”

徐清是三儿的儿子,比徐烬安小十岁。徐烬安从小就不喜欢他,他理解,所以两人碰面,徐清都是低头绕着走。这个家里全部都是徐烬安的,他没怎么提过要求,只要能让他把高中读完,就满足了。

徐清拘束地走进自己房间,脱下书包放在床上,然后就不知道是该坐着还是站着了。

指尖捻着衬衫一角,他垂着头站在床尾,凉意爬上尾椎骨,后背x了的衬衫贴在皮肤上,有些不大舒服。

徐烬安从露天阳台走了进来,关上玻璃门,“还不把门关上?卧室里的冷气都跑出去了。”

徐清不想和徐烬安处在同一间房子里,这会让他感到窒息。一种不好的预感又从心口冒出,这不是第一次了,自从徐烬安从国外回到家里,他时常有这种感觉。比如他在后院喂猫,总是有一道视线定在他后脑勺上;比如他晚上睡觉,不止一次发现有人从外面在拧他房间的门把手。

徐烬安走到他的身边,淡淡的清香窜入鼻翼,他立马转身去关门,拉开与徐烬安的距离。

徐清捏着门把手,没敢看徐烬安,“哥,有什么事吗?”

徐烬安走到门后,淡淡的阴影落在徐清后颈。徐清比徐烬安矮十多厘米,站一起差别一目了然,冰凉的手贴在徐清手腕上,惊得他后背打了个寒噤。

是徐烬安的手。

“躲我?”

徐清的手被徐烬安从门把手上拽下,淡淡的清香越靠越近,直到徐清被x到门后墙角。

徐烬安穿着一身正装,上身是一件烟灰色衬衫,平整的领带垂在x前,袖口挽起几分,露出青色的脉络,从手背延至袖口。

“躲我三天了,房门锁着,话不说一句,叫声哥就跑,不解释解释原因?”

徐清手腕还被捏着,他知道自己逃不掉了。

“没有躲哥,因为马上高考了,得好好复习。”

徐烬安的手,滑到徐清掌心,轻轻揉捏着。

“可以找我给你复习。”

“哥应该很忙。”

徐烬安轻轻笑了声,这是徐清第一次离这么近听他哥的笑声。

“我什么时候说过我很忙?再说就算忙,给你补习的时间绝对有。”

和以前不太一样了。

这是徐清心里的想法。

曾经他哥出国前,看都不想看他一眼,而且自从知道了他那个秘密后,对他更是冷淡,他几乎都能感受到他哥眼睛里xx来的厌恶。

“你刚刚不是问我来g嘛吗?”徐烬安看着沉默的徐清,心里陡然升起一抹邪恶的念头,他凑到徐清耳边,低声说:“我来检查一下商品的完整性。”

商品?什么商品?

徐清猜不透他哥的想法,张口欲言却不敢问,终究还是把话给咽了回去。

徐烬安退后几步,坐到床尾。

“过来。”

命令一般的语气。

徐清垂着眼睫,听话地走到他面前。

以前也是如此。

徐烬安叫他过去他就过去,叫他滚他就滚,简直听话地像条养着的狗。

颀长瘦削的手指挑开衣角,探了进去,徐清猛得退后一步,防备地看着徐烬安的笑容。

徐烬安两条腿交叠着,支着下颚望着徐清被吓到的模样,像只被陌生人摸了头的野猫,竖起耳朵充满了警戒。

片刻后,徐清知道自己反应有些过度,两只手背在身后,不安地纠缠在一块,“哥,你g嘛啊?”

“你说呢?”

徐清猜不透徐烬安的想法,他再次低下头,把心里的真心话说了出来,“你要是看不惯我,这两天我去朋友家住就好了。”

听徐宏海说,徐烬安这次只在家里住五天,就会搬去自己买的房子里住。要是徐烬安真不乐意看见他呆在这家里,他就出去躲两天,等人走了,他再回来。

徐烬安笑容还在,但眸色渐深,“去谁家?江景乐家里吗?”

“嗯。”

徐清在学校朋友很少,成天混在一起的就江景乐了。

“那我更得检查下了。”

第二章 惩罚

十分钟前,徐清从来没有想过徐烬安说的检查是指他xx。

徐清一直有个秘密,藏在他身体最隐晦的位置。

除了他已经去世的母亲,谁也不知道。但他没想到有一天这个秘密会被徐烬安发现。光是说出来徐清就已经很难以启齿,更何况是被徐烬安亲眼看见了。

当天他发着高烧,连续两x昏昏沉沉,恹恹地躺在床上。徐宏海没空管病得不想吃饭的徐清,还是半夜徐烬安悄悄过来,难得贴心一次喂他吃了药,把他抱去浴室给他洗澡。

徐清脑子浑浑噩噩,等到徐烬安看见他xx后面那处幽深隐秘的x口,他卯足劲儿往徐烬安脸上踹了一脚。

说来也是有趣,那个眼神他到现在都记得。

厌恶,全是厌恶。木由子

徐烬安走了,没管还躺在浴缸里的徐清。

氤氲水汽缠绕,徐清抱着腿哭了出来。

他知道他是个怪人,但被徐烬安用那样的眼神看着,他心里的难过都要漫出来了。

徐清自己擦了身子,步伐不稳地从浴室里出来,扑进床里,抱住枕头,哭着睡着了。

“哥。”

徐清不自在的揪着衣角,试图将衬衫扯长,但再怎么扯,衬衫也没法变长。

黑色长裤被徐烬安褪到了小腿肚,两条纤瘦的腿出现在视线里,膝盖染着点粉色,大腿白的晃眼。

灰色xx包裹着徐清的胯骨和腿间,大腿外侧漂亮的线条沿至膝盖。徐清脑袋里一片空白,脸渐渐红了,嘴唇止不住的颤抖,嗫嚅半天也没吐出一个字来。

徐烬安的手勾起徐清的xx边沿,正想往下拉,就被徐清抓住了。

徐清紧咬下唇,怯怯地看向徐烬安那双已全无笑意的眸子。

羞辱人也不用这么羞辱吧。

徐清心里委屈极了,但不敢说出来,怕惹恼徐烬安。

他紧紧抓住徐烬安,无措地道出三个字。

“对不起。”

徐清对不起徐烬安,从小就对不起。

他的母亲当了徐宏海的三儿,把正妻气出抑郁症自杀后自己上位,结果不到两年,就患上肝癌去了世。

可能是老天知道徐清母亲犯了错,就拿徐清来弥补错误,让徐清平白比其他人多出这么一个东西。

这是惩罚,是给徐清一辈子的惩罚。

“道什么歉?”

徐烬安的手指在xx边缘布料上摩擦。

“这些天,我不应该躲着哥。”

“松手。”

徐清小心翼翼观察着徐烬安的表情,见他没有生气,心里悬着的石头落了地,缓缓放开了手。

徐烬安松开了他的xx,忽然伸向他的腿间,在他没有反应过来前用指腹摩挲了几下。隔着布料碰触到那隐秘的阴户,奇妙刺激的感受蔓延到小腹,徐清一声惊呼,死死抓住了徐烬安的手腕。他垂头紧咬下唇,羞于刚才那一声尖叫,薄薄水雾覆在眸子上。

“哥,我道歉了……我道歉了……”

我道歉了,别这样揭我伤口了好不好?

我道歉了,别故意捉弄我了好不好?

徐清不敢把这些话说出来,只能一遍遍在心里念着,但是徐烬安不可能听见徐清的心声。

“原谅你了。”徐烬安难得放轻声音哄着徐清,“让我检查下,好不好?”

徐清一味地摇着头。

徐烬安勾住他的腰,让他坐在自己腿上,手掌忍不住在他腰间揉了两下。

徐清迷茫地望着徐烬安,不懂他这句话的意思,他哑着声音慢吞吞问了出来,“哥为什么要检查?”

“因为怕你在学校谈恋爱。”

“我没有。”徐清摇头,“学习很忙,没时间交女朋友。”

徐烬安的脸凑近了一些,呼吸落在徐清的脸庞上,“那男朋友呢?”

徐清立马否定,“也没有。”

“不信。”

徐烬安分开徐清的腿,指节在徐清大腿内侧滑动,“哥不放心,得检查。”

徐清的腰被锁着,容不得他挣扎,xx就被徐烬安直接扯到了膝盖。

他不安分地扭着腰,想将xx重新穿上,但徐烬安却抓住了他的一只手。

——阅读全文伽QQ❤:209158465,回复“1”获取资源—​​​​​​​​

“再动一下,今天就在这里——上了你。”

这一瞬间,仿佛一道惊雷落在徐清的天灵盖上,劈的他两眼无神。

等他反应过来,徐烬安的手就碰到了他腿间那一块软x,指尖挑开那软着的xx,向着那处连他都没怎么碰过的阴户探去。

徐清瞪大了眼睛,使劲挣扎起来,不管不顾地推徐烬安的手,“哥,我是你弟,不能这样……”

徐清使劲搬开徐烬安缠在他腰上的胳膊,从他腿上站起来,弯腰胡乱地要去把xx扯上来。

手臂蓦然被人抓住,天旋地转之间,徐清就被徐烬安压在了床上。

他不可置信的瞪着眼,徐烬安不耐烦的沉着脸。

徐烬安没在说多余的话,用小腿压住徐清的腿,防止他继续乱动。手指滑到x口缝间处,微微下压,指尖往x内挤。徐清羞耻别开脸,望向阳台,想从这世界上消失的欲望从未如此强烈过。x内很窄,手指往里挤都有些困难,徐烬安伸进去了半个指节,热乎乎的内壁绞着他的手指,难以想象这里以后该如何容纳他的性器。

徐清咬牙忍着疼,房间里的温度不算高,但他额角仍然xx了细密的汗液。

因为害怕,因为疼痛。

手指在xx里感觉异常清晰,每往前进一点他都能感觉到。进到一个指节后,徐清受不住了,嘴唇已经被他咬的发白。

“哥,疼。”

徐烬安没说话,但动作放慢了许多,食指在xx里进进出出。疼痛里伴着隐晦的快感,如潮水般卷上小腹,徐清抓着徐烬安的衣领,拼命的把想从喉咙眼冒出的呻吟咽下去。

徐烬安指腹指碰到一层阻隔,徐清小脸霎时一白。

他尝试挥动手臂,“哥,你别动那里,真的好疼……”

手指在xx里微微屈起,刺激的徐清直接叫了出来,“别弄了,我求你了,哥……”

徐烬安的指尖故意在那层薄膜前不怀好意地打着转,时不时还尝试往里钻,刮着那层薄膜。

玩够了,食指xx,带出一条透明的银丝,迅速在空气里断裂开。

从未被动过的xx被这般刺激,不用看也x透了。

更糟糕的是,前头原本软着的xx居然翘了起来。

徐清的xx不是很长,但足够漂亮,就和他的人一样。

徐烬安一把握住徐清的xx,视线向上一抬,就看见了徐清全是泪痕的脸。

徐清无声地哭了。

209158465此处内容已经被隐藏,请输入验证码查看内容
验证码:
请添加QQ,回复“dd”解锁隐藏内容。QQ搜索“209158465”或者QQ扫描右侧二维码都可以添加QQ。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