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光》by懒散蒲公英百度云txt小说全文阅读

流光
作者
懒散蒲公英

內容簡介
渣男小三上位&真绿茶伪白莲

——阅读全文伽QQ❤:209158465,回复“1”获取资源—​​​​​​​​

男主,表面高冷禁欲,实际上,渣,坏,睚眦必报,手段无底线

女主,是个在女生圈子里混的如鱼得水的真绿茶

你和我一起路过这个莽荒仲夏,遇见了那抹转瞬即逝的流光

你漫不经心,我却永世难忘!

——————

男主真的很坏,非c,介意勿看。
男二真的很好,可惜和坏人没道理可讲。
女主,嗯,一言难尽,比较果决,但也遭不住绿茶的清香。

簡體版xxG校園x女性向

流光001。 计划
001。 计划
海川大学迎新活动举办的如火如荼,各大社团成员铆足了劲儿要为自家吸纳新鲜血液。不仅要g过同行,还得防备着学生会那堆官僚资本主义浓厚的狗子们,杀出来半路截胡。

林荫道旁,一条条横幅,一排排海报鳞次栉比为这百年老校,增添了些许青春的活力。

大浪捏着宣传册吆喝几声,趁主席不在,立马龟缩在自己的一亩二分地上偷懒。冰凉的柠檬气泡水,咕咚几口喝下去,沁人心脾。

一股热气袭来,肩上多了只骨节分明的大手。大浪被踩了尾巴似的弹跳起来,“主席?”

简司一脸漠然,拉开椅子坐了下来,“我晚上回宿舍。”

“哈?”大浪一脸懵x,“你要回来住?”他嘴巴张的幅度,足以同时塞进几个棒球。手中的水瓶一激动,被捏的立马变形。

“先别激动,”简司摸摸鼻尖上的小痣,“限你们晚饭前,把所有东西撤g净。”

大浪冷不丁给室友来这么一出,热都顾不得了,随即抱住简大人的腿子,“主席,大神,你可算要加入我们这堆屁民群了。我代表全国人民,对你报以最热烈的掌声,欢迎你入驻本栋最帅男生宿舍。”

简司脱开他的手,嫌弃的挪了挪凳子,“别忘了收拾东西。”

甭说是收拾东西,就是收拾他,他都会自愿奉献身体。简司回宿舍,代表什么?代表以后吃喝拉撒睡全包,作为一名资深狗腿,大浪深谙厚脸原则。哪里有屎香,哪里就有他!

主席就是味道最重的那坨!

简司一回到遮阳棚,靠脸为院学生会拉来大批前来咨询的新学妹。瞧瞧,大浪甚感满意的咂摸下嘴,靠脸吃饭就行,还靠什么实力!

他忙着给小学妹们发报名表,为大伙答疑间隙,余光扫到另一抹让他通身舒畅的影子。

“许岸!”

许岸是谁,二十一世纪活雷锋典范!二十四孝好男友,加绝世好室友,加社会卫道士。在4309室,有困难找许岸一准没错。

前方掠过的人影,听闻熟悉的呼叫,下意识转身。男孩眉目疏朗,清隽逸人。

“大浪,”他走过来,也看到了坐在椅子上面色不善的另一位室友,“简司。”

“许岸,”大浪如同磕了两罐兴奋剂,亢奋的不知所措,“老大今天开始回来住,咱们有福了!求你个事儿,我在老大那桌子上,放了一堆乱七八糟的,回去,你帮我全塞到我那柜子就行。”

大伙习惯了什么事都烦许岸,完全没注意到语气里自然带上的命令口吻。简司舌头刮了下口腔壁,闲适的等待许岸的反应。

“好,”他一口答应,不怎么在意这些微妙的语气,“咱们宿舍刚好要做大扫除了,一块做了吧。”

大浪顶顶他的肩,“兄弟,靠你了。”外事靠简司,内事靠许岸。他觉得自己此刻智慧爆表。

“小意思。”简司抓头笑了笑,眼里是这个年纪的男生少有的纯净。

简司心下一转,起身,“晚上一起聚聚吧,带几个人热闹一下。”

“对啊,”大浪兴奋翻倍,他就知道,有老大在,一定少不了饭吃的,“许岸,叫你女朋友一起。我再叫几个妹子,咱们好好聚聚。”

饭局必须有妹子,酒才喝的起来。

许岸抿嘴点头,“行,安亦最近比完赛,正好让她放纵一下。”

大浪猥琐的挤挤眼,“你小子,咱们宿舍可就你还是童子军了。再不加油,小心安亦被人拐跑了。”

这话一出口,许岸明朗的脸顿时冷下几分。大浪暗叫,完蛋。这家伙什么都好,就是不能让话题调侃到安亦身上。

“大哥,小的口误,”他赶紧用弯曲两指,做跪地状,“原谅我,大哥!”

许岸舒了一口气,没再纠结什么,“我走了。”

外表看起来没什么,了解他的人,都知道,许岸必是生气了。大浪垂头丧气的回身,“诶,怪我嘴贱!”

简司挑眉,“他这么在意他女朋友?”

作为一名常年流传于吃瓜群众口中的男主角,简司永远都对周边这些男女八卦没任何兴趣。学生时代,大家小打小闹,上不得台面。过分关注,费时费力。

“大哥你大一一年都不在宿舍,所以不太了解,”说到许岸他女朋友,霜打焉了的大浪又有了精神,“安亦和许岸,那可是青梅竹马,从小一块长大。高中在一起,现在考进同一所大学。许岸多能忍,送到嘴边的x,只敢x,咬都怕咬坏了。”

“哼。”简司鼻子轻嗤,说不上是嘲讽,还是对许岸的赞赏。

“他可就等着毕业结婚呢,”大浪摇头,“太不容易了,从校服到婚纱。没准哪天就有个杀千刀的横x一脚,拱了这白菜,我看他哭都没地儿哭去。”

简司指尖摩挲,脸上笑意森冷。大浪让这笑意抖的一震,“老大,你这是想到什么了呢?我他妈刚以为你这是要吃人呢!”

太诡异了这笑!这特么是对猎物在笑吧!

“你说对了,”简司勾着唇角,拍拍他的头发,仿佛在嘉奖叫的动听的泰迪,“有这么个想法。”

有这么个想法。

就在从男厕出来后。

入学一年,他对班内同学多少有些c略的印象。宿舍室友的情况也了解的七七八八。这个许岸,可以列入他最鄙视的人的行列。木由子

老好人?他轻蔑的耷下眼皮,这种做作的伪善人设,从小到大看到过太多。一个个摆着慈眉善目的面孔接近他,妄图从这里拿点什么好处。

真是恶心!

当然,最让他厌弃的是那会儿,他在隔断里听到了什么?哦,一堆柠檬精在那儿说,

“简司他们那堆富家子,出生就比常人命好。长得但凡是个人样,多的是扑上去的女孩子。”

“被骗了也是活该,自己抵抗不了,怪的了谁!”

“女生都是那德行,看见个男人长得帅,有几个臭钱,哪还有什么底线?”

“艺术学院的那些,有钱就能包,是根xx就给g。”

……

这些话,他向来是当蚊子嗡嗡,正指望出去震震这堆酸话精。一道不同的声音突兀落下来。

他说,“为什么,这时候怪的一定是女孩?难道,男生不能主动管好自己吗?”

接着,一群起哄声响起来。简司知道了他的名字,许岸。自己交集约等于无的室友。

然后,在大浪这里,简司知道了他视若珍宝的女孩。

很好,简司兴致索然的靠上椅背。他那稍显无趣的生活,看来马上,便会进入新游戏了!

————

我迷的渣男人设要来了

流光002。别动
002。别动
穿衣镜前,安亦决定还是穿第二x裙子。鹅x衬着脖颈嫩白的肌肤,让人忍不住想去咬上一口。x前包裹着的丰盈,饱满又禁欲。裙子长度合适,只要许岸的手稍稍落到身侧,就能感受到那儿娇嫩的手感。

妆容满意,清新自然。看着她臭美了好一会,赵维维实在忍不了了,“再看你就迟到了。”

“呀,”安亦怪叫一声,甜妹瞬间成了尖叫河豚,“我走啦!”

安亦挎着小包往外快走,许岸在宿舍楼前等她。见她一袭收腰连衣裙,翩翩而来,如同落在凡尘的仙子。

“安安,以后慢点跑。”他宠溺的揉揉她的发顶。

“才不呢,”安亦嘟着小嘴,墨色的眸子清纯透亮,“我想见你嘛!”

两人十指交扣,并肩走在校道。路过的有些是认识的同学,也有些是听说过这对校园情侣的陌生人。安亦习惯的贴着他走,饱满的x蹭着的胳膊。

许岸耳尖泛红,悄悄往一旁挪了挪身体。那娇软的触感再次跟过来,怎么也躲不掉。

艳橘夕阳流过他的深棕色的眸子,安亦不由感慨,果然是我选的好男人!

老好人和中央空调,往往只一步之差。许岸对男女界壁的限定,显然高过于她自己。至少,她不用担心许岸某天会有个暧昧对象横空出世。更遑论他去吊着那些追求自己的女孩子。

聚会的地点是离南门不远的一家烧烤店,装修颇为摇滚风,老板是海川大学有名的乐队歌手——前十届的歌手。

临窗的桌子围了一圈人,男生都是许岸一个宿舍的。大浪,周时,女生有两个认识,不同专业,还有个脸生。也就这个脸生的,赤裸裸的瞅着许岸不放。

安亦暗里拧了把许岸的腰背,他吃痛的看她一眼,满是疑惑。

“又有人送醋来了。”她的声音压的极低,许岸凑到她嘴边才虚听得清。

许岸弯起眉眼,取笑她,“小醋缸。”

大浪给大伙介绍了一圈人,冲着那脸生的女孩抬抬下巴,“冯若涵大伙认识吧,咱们海川的形象代言人。”

冯若涵大方接受着来自雄性的赞美,和磁性微妙的妒意,“其实学院里还有很多,比我优秀的女孩子,我不过是好运了点。”

这话女生听了,都在内心翻白眼。其中周时的女友楠楠和安亦关系不错,斜着眼给她送了个“瞧瞧,这白莲气味,你学着点吧”的眼神。

“嘿,老大,在这呢!”大浪起身向着门口招招手。

大伙的视线齐齐望过去,那人仿佛巨星出场,自带背景光环,高挑的个头,懒散的步伐,y是被整出了贵族气质。

安亦身体一缩,有人在她身侧落座。大喇喇的岔着腿,膝盖头c糙的牛仔裤,若有若无的触到她的正露出的大腿。她眼底一飘,决定先不当回事。

“简司怎么有空来了?”楠楠惊诧,问出了大伙的疑问。

“怎么,”简司翘起一侧嘴角,轻描淡写的回答,“我不能吃饭?”

“当然能,”楠楠还没出口,冯若涵倒先发言了,“我们是对会长降临人间,表示好奇。”

大浪鞍前马后的给简司倒水,中途停下手边拆一次性碗筷的活儿,“我们老大如今打算下凡渡劫,情劫什么的,”他拿眼神请示了下简司,“您打算渡吗?”

简司喝了口大麦茶,玩笑似的口吻,“有的话,当然得渡。”和他整个人的状态一样,语调拖长,慵懒淡漠。

“听见没,”大浪得了尚方宝剑,“有想法的尽管来,得到算你狠。”

女生没了声,谁不知道简司交往的都是网红和小明星,妥妥的高富帅配置。学校里的嫩瓜人家只会觉得食之无味,形同x肋。

正好服务员过来送餐,烤得焦香的牛羊x和脆骨x翅,码得整齐的叠在盘子里。大伙的注意力稍稍有了转移,百威啤酒哧啦一声倒进玻璃杯。

安亦有些眼馋,眼巴巴的看着许岸。

“要喝?”许岸得意的反问,“不给。”

“喂喂,”冯若涵捻着笑,放下酒杯,“注意对面坐着单身狗呢!”

许岸不习惯在众人面前秀恩爱,一时有些羞赧。安亦的防盗系统在见到冯若涵的第一眼,就已发出警报。

“姐姐,”安亦甜美的叫出声,“你这么优秀,肯定也有很多男孩子喜欢。”

冯若涵倒是正眼打量她一眼,似乎此时才觉得那是对手,不是路人,“啊,我倒是被同届的女生第一次叫姐姐呢,怪不好意思的。”

大浪对此见怪不怪,出来解释,“若涵你可能刚认识她,还不清楚。安亦初中跳级,是咱们这一届最小的。大一的时候,大伙见她小,又长得怪可爱的,都爱逗她姐姐哥哥的叫着玩。”

安亦给大浪这波助攻点赞,你个白莲花敢动老子男人,先从智商上压制你!

“难怪呢,”冯若涵顶了顶眉毛,眼波流转,“妹妹真像个可爱的小孩子!”

你小孩,你特么全家都小孩!安亦挺了挺鼓鼓的x,“是呀,小孩子有人疼嘛。”

许岸聪明的握住她的手,“嗯,她小,我才好去照顾。”她要是大了,哪还有他发挥的余地。

——阅读全文伽QQ❤:209158465,回复“1”获取资源—​​​​​​​​

满桌人被强塞一顿狗粮,楠楠在杯盏的掩护下,冲她竖了个大拇指。

面对女生的攻击,但凡男人脑瓜清楚的,为女友挽面子这事自是当仁不让,勿需女友亲自动手手刃敌人。

大浪叫嚣几句,屠狗要分场合,随即开始热场子喝酒。

店内播着一首抒情爵士,周时带女朋友去找洗手间,安亦食量小,吃了一会撑的慌,双肘搭在桌沿,含笑听大浪的个人相声。

“这家店烤的小羊排还真不错,”大浪一口嗦下羊x串,“老大,再帮我递一点。”

安亦偏头一看,那盘小羊排就在她右手边。她伸手去拿,耳边一只白皙修长的手探出来,刚巧覆在她的手指上。

“别动,我来吧。”简司上半身微倾,半边身子对着她,远处看上去,就像这两人人企图拥抱。他说话间呼出的热气,似根轻盈的羽毛,一下下撩着她的耳朵。挨着她身边的手撑在凳子上,g燥滚烫的掌侧被挤的贴着她冰凉的腿根。

没人关注这细微的动静。

安亦神色如常的收回手,顺便往里腾出了点空间。

209158465此处内容已经被隐藏,请输入验证码查看内容
验证码:
请添加QQ,回复“dd”解锁隐藏内容。QQ搜索“209158465”或者QQ扫描右侧二维码都可以添加QQ。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