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我一朵烂月亮》by郁时喜txt百度云小说全文阅读

给我一朵烂月亮
作者
郁时喜

內容簡介

我要我哭 在强烈的快乐冲击我全身感官的时候
我要我笑 在黑夜离开白昼施舍给我一朵烂掉的月亮的时候

——————

“一场集体强奸到底有多少围观者?”

现实致郁向短篇,约一两万字。
校園悲劇女性向

——阅读全文伽QQ❤:3635842513,回复“1”获取资源—​​​​​​​​

给我一朵烂月亮第一章
第一章
流血是一种怎样的体验?殷红的鲜血由内而外地,从身体的某个裂缝、某个dx缓慢而甜美地流淌出来,像无风时山谷里一条狭细的溪水,潺潺又羸弱。如果不伴随着疼痛,郁双心想,流血倒也没什么大不了。

她搞不懂自己怎么会如此愚蠢,明知雨后的石板路会积生滑腻的淤泥,走路也不当心,一步一跳地以为舞神上身,结果摔倒在巷子的拐角,一xx坐进水坑,搞得校服裤子满是黑色泥浆,膝盖也被墙角的玻璃碎片划出一道不长不短的口子。

这是她月经的第二天,量大且汹涌。郁双小心翼翼地算着时间,每两节课就去厕所换卫生巾,连睡觉也小心翼翼,生怕弄脏了衣服与床单。却没曾想栽在了这里,小腹因为突然的震颤而隐隐作痛,膝盖也曲直不了。她坐在地上一边和自己生气,一边又担心此处杂x丛生,蚯蚓、蛤蟆或者蛇早已伺机行动。

晚上十点半的莲城如同镇上绝大多数的人,在消磨掉一整个白昼后疲惫地躲进温柔的夜色中沉沉酣睡。

除了这批高中生。

十点半,他们才将将结束一天的课业,可以靠着回家路上这短暂的十几分钟发呆、放空。毕竟回到家后,又是熬灯着火,秉烛苦读。

莲城高中是豫市最好的乡镇中学,连年都出市状元,校风严谨,因地处乡镇,也自诩农民子弟成长的摇篮,故在全市都广受赞誉。

莲中有月考和晚自习的传统,初中部朝六晚九,高中部朝五晚十,每月一次集中考试,公布各种排名,学科排名、总分排名,进步或退步都要粘贴在班级公告栏,直到下次考试成绩的公布。

四周的蛤蟆叫声响亮,夜幕低垂沉重,巷子里有几盏私人装的照灯,定在院门上,闪一会儿,暗一会儿,细听,还有滋啦滋啦的电流声。

郁双不合时宜地想起上午考语文时做的诗词鉴赏,是王建的《汴路水驿》,很简单的一首借景抒情诗,几个问题也不难。至于此时,为什么会想到此诗。

“蛙鸣蒲叶下,鱼入稻花中。”郁双默念了一句,随即又敲了敲自己的脑袋,“现在哪是什么蛙鸣,现在是瘌蛤蟆瞎叫。”

郁双缓了好一阵儿,握紧双拳决定站起来,走出去,然后回到家打电话给在外出差的老郁哭诉今天的不幸遭遇,并借机捞一笔“抚恤金”。

尽管是春末夏初,但时至子夜,总免不了几分寒凉。起身时,恰迎来一阵风,突然的几声犬吠也让郁双当下心惊了一下。

她忽然有些害怕,忍不住埋怨起成野,如若不是替他做值x,她大可不必磨蹭到全校人几乎都走光了还在班级拖地,结果被巡楼的保安大爷撞见,还放心不下一直护送她到校门口,叮嘱她以后早点。郁双把背包挪到了x前,x膛被填满,安全感也回笼,她扶着墙一步一拐地走着,还暗自鼓劲儿:“走出这条巷子,再过一条街就到家了,郁当当,你可以的。”

这条巷子年代久远,附近的住户几乎都是三代同堂,巷口的那家外搭了一间屋子,给从别处来莲中读书的学生做寄宿。

正当郁双艰难地前进时,一阵摩托轰鸣扰乱了她自我安慰与建设的思绪。她抬眼细看,车上有三人,罗安、李时一、支风,江湖人称莲中三霸。郁双也很难不怕,于是她又拐着腿缩进巷角,只伸出半个脑袋偷窥。

开车的是李时一,他的父亲是莲城最大的房地产老板,而坐中间的是支风,县委书记支玉成的儿子。当初高中开学典礼,这位支书记还出席作了讲话。罗安已经下车,支风拍了拍他的肩膀。

“嗯?”郁双瞥见支风手腕上系着蓝x花纹的丝巾,微微发愣。

“放心好了,她不会说出来的。出了事,我担着,再不济,还有我爸担着。”支风嘴上叼着烟,烟雾缭绕,看不清脸。他拍了拍罗安的肩膀,又转头和李时一嘀咕了一句。随后油门拉起,轰隆声打破夜的宁静,小镇的野狗也跟着叫唤,混着低处昆虫悉窣,所有的声音都钻进耳蜗。

那一个晚上,除了右腿膝盖的僵直疼痛,郁双感觉自己耳鸣不断,好像要失聪一样。

给我一朵烂月亮第二章
第二章
二零零二年的四月,在一场淅沥的小雨之后,莲城镇被流浪的云层拉进漫长的回忆集队,终x游荡在初春的低温天里,晨光或者暮色都带着薄薄的寒意。

“陈曼宜,陈曼宜……”

有人在隔着河叫她,她踮起脚够着身子朝对岸望去,x绿的河面飘着几丛水x,红色的砖瓦房沉默着,只有隐约的几声不成调的哼戏声,整个天空阴沉地背过脸去。她看不见人,但总听见一声又一声的呼唤。

“陈曼宜,陈曼宜……”

她用力地挥着手,她说,“我是陈曼宜,我在这儿……”

没有人回应。

她急得跳脚,转身大步迈向桥墩,她想她要到对面去找她。

她跑得很快,迎面有车铃响,她抬头。

一个骑自行车的的男人朝她笑。那个男人穿着紫白条纹相间的短袖,卡其色的裤衩,脚上是一双蓝黑色的橡胶拖鞋。

她看见他稀疏粘腻的白发紧贴着头皮。

她吓住了,站在桥面不动。

那个男人从车上下来,扶着龙头朝她走来。

她往后退。

他走得越来越快,车轮胎几乎要碰到她的脚趾。

突然间,她又听到,“陈曼宜,陈曼宜……”

陈曼宜在五点四十三分醒来,对墙的窗子漏进莹白的月光,天还没亮,身旁的韦如娟还在沉睡。她听着房间里浅浅的呼吸声,一点一点平复失控的心跳。

在重回莲城后的这几年,她很少再做这个梦。

昨夜飘雨,店门牌蓝红彩灯映照着,像无数从夜里s出的半截断针,说是针也不像,陈曼宜倚靠在拉门边上,手里攥了几滴雨水,她倒觉得这像某种小兽的毛发,柔软黏缠。

成野跑进来的时候,孙阿姨和红霞坐在店里那张黑皮沙发上抽烟,有客人前些x子去云贵出差送了几包红梅烟来,绛红的烟嘴上滚了两圈烫金,搭在手指上,衬得指尖玉一样白净。他背着书包,钥匙挂在背带上,跑得急,撞得哐当响。陈曼宜还懒散着腰,在捉雨玩,见是他来,便站直了身子,往他面前挡了挡。

店里的音响开着,磁带有些旧,咯吱咯吱的噪音叫人听不清唱的究竟是“海浪上的星光”还是“海浪上的新郎”。

这是红霞带来的音响,圆敦的黑盒子上有几个红色英文字,大概是商标,磨损得泛白。她与前夫离婚时闹得很难看,两个孩子,一男一女,公婆只想要男孩,她不允,要都带走自己养,于是前夫又说要孩子就不能要钱。公婆又劝,孩子也要钱也要,不公道。红霞舍不得孩子,但走的时候还是从家里拖走了音响。领结婚证那天,他们坐了一个小时了大巴车去市里的人民商场,花了六百块钱买了这个音响。

红霞刚来那几天,孙阿姨不在店里,她请了菜市场的杀猪阿里和之前好过几天的蔡哥去教训了红霞的前夫,打得他鼻青脸肿,新老婆也吓得流掉了孩子。

“殊殊姐,给你。”成野打开书包,拿出两盒磁带。

陈曼宜没有接过去,她看着成野额前沾雨的碎发,粘在一起也不油腻,水润润的。曼宜猜他今早上学前一定洗过头。

“这是什么。”陈曼宜把他往门边上拉了拉。成野已经很高了,快一米八,身体瘦削。之前给他理发时,陈曼宜拿手c略地比划过他的肩膀,不过比自己的宽一拃而已。

韦如娟说,他现在才是一个小孩子。十六岁的小孩子,比她小五岁。陈曼宜想起他第一次来夜色温柔的样子。

那是在二月份,他穿着莲城高中的校服,进来店里的时候,地上的碎发也被大踏步带着打旋儿。

他说,麻烦理下发,剪短就好。

陈曼宜坐在沙发上吃花生糖,见有生意来,洗了手就去拿剪刀和推子。她站在镜子前,看这个男孩,低着头眉头紧蹙,眼睛朝外瞟了又瞟。

陈曼宜也朝外看,原来外面站了一个女孩。穿着和他一样的校服,宽松的尺寸像是布袋裹在身上,陈曼宜从上到下扫了她一眼,最后把目光停留在她的x上。

理完头后,成野翻遍口袋也没找到钱,他窘迫地朝陈曼宜看,陈曼宜也从未遇到这种情况。他急得往门口走,曼宜怕他跑,也跟着他往门外走。

“郁双,借我两块钱。”成野对那女孩说。

女孩翻口袋,也没找到钱。陈曼宜哭笑不得,摆了摆手转身回店里,就当是白做一单生意练手罢。

“我叫成野,是莲城高中高二三班的学生,我的父母都是莲城高中的老师。对不起,我今天忘带钱了,我明天肯定给你送来。”他跟着曼宜又回到店里,对着曼宜道歉。

——阅读全文伽QQ❤:3635842513,回复“1”获取资源—​​​​​​​​

成野在第二天的晚上把那两块钱送过来的。而后像是一次漫长又认真的致歉仪式,成野几乎每一次理发都来找陈曼宜。池/鱼

“磁带,里面是罗大佑的歌。”成野知道她怕孙阿姨看见,顺着她往那边挪了两步。

“店里有磁带。”

“但总只放那么一首。”陈曼宜听到觉得好笑,他在学她讲她半个月前的牢x。

“夜色温柔不放夜色温柔,那叫什么夜色温柔。”她回他,拿孙阿姨那时答她的话。

成野听了也直笑。他伸手把磁带递给她。陈曼宜却惊了一下往后退,她以为他要抱她。

“拿着吧,殊殊姐。”成野拖着调子和陈曼宜讲话。夜雨渐渐大了起来,打在铁皮棚上,咚咚的声音震着陈曼宜的心脏。

她接过那两盒磁带。黑底封面上有一个穿着白色衬衫的男人交叉着手臂不知道朝什么看着。曼宜知道,这个男人叫罗大佑。

“殊殊姐,我走了。”成野拽了一下书包背带,跑进雨里。陈曼宜又靠在门边,她看着成野的背影一点一点地变小然后消失,像是变成了黑夜,或者黑夜里碎碎的星光。

“星光。”陈曼宜呢喃了一句。

3635842513此处内容已经被隐藏,请输入验证码查看内容
验证码:
请添加QQ,回复“dd”解锁隐藏内容。QQ搜索“3635842513”或者QQ扫描右侧二维码都可以添加QQ。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