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猥琐男友》by盅里人百度云txt小说全文阅读

我的猥琐男友(高x,重口)
作者
盅里人

内容简介
最新公告:
正篇(xE)和异篇(xE)和外篇(NE)完结!
异篇、外篇章节皆标注【X篇之N:我的XX男友】,想先看正篇的请注意跳过!
传送门>>「我的可疑男友」(章节内按右键即可往下一章,异篇之一)
异篇、外篇与正篇为平行世界,请勿将发生剧情混为一谈,男女主相同,内容x暴/三观不正,全文锁,每章都有x,结局男女主仍在一起,但情景大不相同。

——阅读全文伽QQ❤:209158465,回复“1”获取资源—​​​​

剧情简介:
我的男友,人人都说丑。
他身高不到一七五,塌鼻暴牙眼睛小,笑起来像偷腥的小老鼠,卑贱猥琐。
可是他们不知道:他上得了床、下得了厨房,每天把我喂饱饱。
跟他在一起,完全没烦恼。
但是怎么会有越来越多朋友偷偷跟我说:你男友卑鄙变态,为了得到妳不择手段?
或者是一些不相关的人指着他说你你你,就是你把我OOXX又∆∆?

作者贴心小提示:
此文剧情为主x为辅,男主是真丑,温柔腹黑有癖,雷者勿入。
xG向,1v1,高H,有部分重口,剧情全为虚构,请勿模仿实作。
建议先看正篇再看异篇,如果想求虐可以反其道而行。
如果正篇+异篇还意犹未尽,可以把外篇当零嘴看~体验一下另一种反其道而行!
完结了,喜欢的千万别吝啬投喂>v< 作者准备继续填的坑: 蝶妖:高x,重口,xG,人兽。 比书还寂寞:清水,文艺,都会男女,完结 作者不定期更新的其他文: 短文集:高x,xG(?) 寄生:高x,血腥暴力,重口,人兽(?) 高xx文暗黑甜文女性向 我的丑男友 我的新男友,人人都说丑。 他的五官平平,眼形细而目珠小,眼尾微微下垂,笑起来会瞇成一条线。鼻梁塌陷、比例略小,幸好鼻孔不朝天,否则根本无法直视。嘴巴不小,因为门牙暴出,唇形上噘,猛一看似乎没闭合。 朋友跟我们吃过饭后,私下问我:妳是被雷劈还是被徐元剜了心? 徐元是我前男友,他生得玉树临风,身高一百八,公教家庭出身,教养极好,谁看过都说赞。 现任的身高不到一七五,我踩双高跟就可撞他额头,小康家庭出身,家世、外观都没什么亮点,自是不可比拟。 我现任也颇有自知之明,有时搂着我的腰,在我耳边低喃:「听说徐元跟你分手后,还没交下一任呢,要不趁早浪子回头,使妳亲朋皆大欢喜?」 我一律掐他的颈后,把他的头压在我x口,让他吃我的x首,口中笑骂:「你舍得我吗?少吃飞醋了!」直到他吸得我身体软成一滩淋在他身上,这才罢休。 皆大欢喜?那些徐元的粉丝现在可高兴了。有时她们会三两结伴来打扰我约会,祝福我跟现任百年好合,例如:「你这破鞋活该配这捡破烂的。」 我毫不在意秀恩爱给他们看,男友全任我摆布,一面吃吃的笑,羞得她们直叫「丑男女」愤愤走人。 这时,男友才会朝他们的背影比中指:「菲菲才不丑!」 我赞同。丑这字打小就没出现在我的同义词库,因为消化系统不好,我从不担心体重;脸蛋被人说七分艳丽、三分书卷气。有回我哥难得上传咱们吃串烧的合照,被私讯灌爆,那时我不过扑了点粉。 跟徐元在一起时,他也很喜欢我的脸,常带我出去炫耀不说,做那档事还不许摸黑,他得看着脸做。 现任是我在一个健康讲座认识的,当时我慢跑过去,全身汗臭,遂找了一排空位坐了。 听众不是很多,大部份的人都离我颇远,但后来的他,却偏偏选我身后的位置坐下,顺便一提,门在教室后方,他开始是没看见脸的。 后来传传讲义、分组讨论,便自然而然聊了几句,他提议讲座完去吃饭,我们便去了夜市。 虽然人潮拥挤,他却始终在我身后护着,却没碰着过,因此对他印象十分好。 后来陆续出去几次,觉得那对笑瞇的眼还算可爱,便答应他的追求。 事实证明,我做了十分正确的决定。 消息传开不久,前男友便约我出去喝茶。 他问:「云菲,是不是我做得太差,让妳非得找个这样的来刺激我?」 我挑眉反问:「你觉得我会委屈自己?就是这种误解太多,我才会跟你分手。要是你持续自己想自己对,连朋友都不必做!」 跟徐元,其实没有深仇大恨,分手也相当和平,又是同公司的,我才没有断开联系。 然而要复合,却是万万不可能。 「是我哪里错了,云菲妳到现在还不肯说吗?妳是否怪我跟女同事走太近?后来我跟白小姐、吴小姐确认过,她们承认对我有好感,因此在业务上经常刁难妳⋯⋯但我一直都跟她们保持距离呀!妳要相信我。」 「我相信你,不过那不是重点。」我抚额,这种八百年前的事还拿出来说?「我觉得比起你,康正凯更适合我,如此而已。」 「那不是他长相安全,没有桃色纠纷的本钱吗?」徐元急道。「妳都不知道,长得丑的人也很会作怪⋯⋯」 「我知道,同组的小张就是,被我撞见跟客户开房,他女友上次还来参加我们聚会。但我跟康正凯的关系又与美丑何g?」我笑。「世人皆以美为优势,我却不觉得。」看看对面的徐元,就是空有外表的x包! 那天喝完茶,我与康见面。一到家,他便搂住我先吻一番,将我的舌卷进他的口,那参差不齐的齿列颠得我兴奋不已,吸得滋滋有声才放开他。 「菲,你今天特别热情。」他哑声道,温吞褪去我的罩衫,把鼻子放在我的颈侧摩挲。 「是呀,今天我去见了徐元。那家伙居然觉得,自己得为我与你交往这件事负责。负责个屁!我只要你对我负责就好,你说是吧?」我听着他在耳畔的呼吸变得绵长,x热的气息x进我的耳孔,痒痒的。 「说得好,我随时愿意负全责,只看妳愿不愿意。」xx的舌头x上我的耳廓,那可是我的敏感处,我不禁推了推他。 「才不要,我们才认识多久啊!NxA的球季才打到一半,哪能那么简单就让你负责!」推不开,g脆把手伸进他的衬衫展开反攻,一抓到他的x首轻轻一扭,康便激灵地放开我。 「是吗?显然是菲菲还不够满意。」他睁着那不大的眼睛,挤挤眉头朝我装可怜,手上利落地解开衬衫釦子,露出平常看不出的精悍身材。「我得多多努力了!」 「就等你呢。」我亲亲他的脸,让他双手绕过我的颈后拉开雪纺洋装的拉链、解开内衣,自己则解开他的裤头、拉下紧绷的三角裤,露出那茂密的毛发与cc的xx。 康正凯把我打横抱起放到沙发上,折起我的双腿,然后跪在地上。 每当这时候,他会抬头看我一眼,那瞇起的小眼和抿起的唇充满侵略性,使我不禁着迷。 然后他倾身,用嘴撬开我两腿间的xx、卷舌逗弄我的xx,那舌忽轻忽重的转圈,无不抚慰着我x缝间的软x。 而双掌则磋磨起我的大腿,像摆弄艺术品般温柔而有耐性,徘徊几下就点燃我的欲火。 我伸臂要拉他,他却一手扣住我的腰,一手掰开我双腿间的xx,舌尖挑过我的x口,门牙轻噬xx,然后嘴唇凑上去吸吮。 「呀⋯⋯」双腿一软,一阵热流涌出,我低头,只见康噘着嘴,紧紧吸着我的x口不放。 「好甜。」他瞇起眼睛享受的样子,无比贪婪和猥琐。「不愧是菲菲的汁液。」 我白他一眼,等他吸够了才跨上沙发,双手在我身上游走。 「你真够变态。」每次见面不由分说,一定要先吸我xx一次,害我的私处现在无比敏感,禁不住刺激。 康不以为意,一掌摸着我光滑的背脊,一手包覆着我的臀瓣轻捏。「菲菲也喜欢不是吗?」他扯着嘴角,露出那对暴牙说:「我只会让妳快乐。」说着手从后面伸进我x缝,来回捻了捻。 「我知道嘛。」我嘟嘴撒娇,随即放松身体,让他用手指送我上天堂。 让我释放一次后,他才把他黑乎乎的xx放进来,变换着角度九浅一深的顶我,让我咿咿呀呀哀鸣不已,这才xx来,把白浊的xxs在我的xx跟两腿间。 x热的触感发酵,此时康会扶着xx把xx在我阴毛上轻轻抹出白沫,然后扯开嘴角露出淡淡的笑容,这时的他褪去平常温柔的表面,看起来有点狰狞,有时会令我害怕。 然后他会亲亲我的脸,说「菲菲最美了」。 说实在,康正凯的功夫太了得,第一次带回家就做到我不省人事,而且他为人体贴,让我舒服了才爽自己。 事后清洁也周到,有几次他把我抱到浴缸里,帮昏昏欲睡的我洗浴,然后把我放回床上,用x油木的身体x液全身抹过一遍才睡。 比较麻烦的是,有时候就算我没那么想做,见面也一定要用手或嘴来一遍。 x句康的戏言,他要证明自己能随时让我快乐。 「只要是妳的快乐,我都愿意负责。」他一手压着我的双臂、一手xx着我身体,边在我耳边呢喃,每每让我屈服,默许他的行为。 不过「让他负责」这件事,我才不敢开玩笑。 当交往满月时,我曾笑说以后就给他负责了,毕竟他平常嘴x无限上纲。 唯独那隔天,康便拿出存折坦白自己有多少家当,完全可以给我完美的婚礼、悠闲的婚后生活。 他的举动自然吓到我了,当下板起脸孔要他现实些:就算有车有房,哪个好女孩会交往满月就托付终生? 当时他瞇起那狭小的眼,收了一贯挂在嘴角的笑对我说:「只要妳答应,我就会当真。」 虽然说这话的康很帅气,我也没放下原则。 好姐妹听到这事,起先也跟我一起赞赏他,可她们一看到照片,当即改口:「当然要负责!他到哪再找这么高CP的女生啊?又会赚钱人又正,家世也不差,早x牢早好!」 我反驳:「他存款也不少,我会不会赚钱都没差。」 「越有钱当然越好啊!养小孩多花钱?你家有长兄,也不怕父母来贴,打灯笼也难找。」 「他⋯⋯他也是次男,我没有公婆问题,他有房,我没有,贷款也不用我出。」 「男人有房不是基本吗?」 这点我不认同,但没有回,实在厌烦了把我与康放在天平上比条件。 家人也知道我与康交往,我妈跟徐元一个思路,觉得人丑安全,非常赞成。我爸则因未见过本人,持保留态度。我哥坚决反对,觉得我怎能不跟一个和他颜值相同的人交往? 「陈云菲,妳被门夹到头了吧!这种妳也看得上?」他说得最不客气。「我们家平均水平这么高,不要想坏了一锅粥!」当然,他女友也是大美女。 「他人很好,会陪我做我喜欢的事,而不是拚命想改变我。」我跟他说真话,前任就是老想改变我喜欢看乡土剧的兴趣,才令我厌烦。 「那是妳的喜好太奇怪,才二十几就跟婆妈一样俗气,枉费外表这么有气质。」他数落着,我懒得理他,因为清楚我哥就是徐元那种自视甚高、什么都是外来的好,要是不哈韩捧x,就是俗气。 「是,我就是俗,我要和能欣赏我的内在的人来往。」 「妳就不能提升一下自己吗?不管是妳惊人的喜好,还是看男人的眼光。」我哥一副恨铁不成钢,我笑了笑,如果有人喜欢这样的我,我又何必改变自己? 是的,每次去他家,如果时间允许,会一起煮晚餐,我切洗、他下锅,煮好分两盘调味,我嗜甜辣、他好酸咸。 一到八点,我们就会窝在沙发上看电视,评论剧情有多瞎、人物蠢笨,或者猜测故事发展。 「这位董事长如此聪明,怎会相信那女人的话?」我指着那主角之一不敢置信。 「信者不疑,虽然行踪理论上很可疑,毕竟是他老婆,且自家的妈又帮她暗坎。与其说是信她,不如说董事长是相信『自己信的人不会错』吧。」康点评。 ——阅读全文伽QQ❤:209158465,回复“1”获取资源—​​​​ 我不以为然:「我觉得他加班到失去判断力了。神智不清才看到床都皱了没反应,而老婆仪容散乱,却没换睡衣!」 「他是很傻。」康瞇眼轻笑。「是我,才不会让老婆有力气勾搭别人。」 「哦?」我眼珠一转,转头暧昧地看康。「你有这本事?」 「妳不信?要不要现在感受一下?」康伸臂揽住我肩头,我一躲:「刚刚洗过澡了,专心看电视!」他箍住我的腰,在我耳边吐气:「妳慢看,我听着就好⋯⋯」手就伸进我上衣,抓住我的右x用指腹轻摩,食指和中指夹住x首,指甲要碰不碰地反覆弹刮。 另一手捧着我的侧耳,低头吮起我的脖颈。 他总知道我的敏感处在哪,弄没几分钟,我就满身是汗。 「好香。」他赞叹,吻得更欢,甚至伸舌x起我颈后的寒毛。 对,这就是我吸引康的关键!对他来说我的汗味就如香香公主之于乾隆,什么都是香的。 他尤爱在我运动后把我剥光,一寸一寸从头x到尾,连私处都不放过,然后在我理智全失时,就趁机问——「今天可以不洗澡吗?」 好几次我都不小心被他x到不小心答应了!真是个卑鄙小人。 还有好几次加班完直接到他住处,想先冲个澡,结果一下又被扑倒。我那久坐闷x的私处,直接被他含在口里嚼了又嚼,像吃果冻般舍不得松口。 一开始我还会挣扎,但哪敌得过一周上三次健身房的康?一下就被吮成一滩泥不说,听他在xx吸得啧啧有声,更升起羞耻的快感,下次还是由他了。 「这么美味,怎能给妳洗掉。」x完我潮吹的点滴,他还会把手指伸进去搅出残液,一脸意犹未尽。「放心,妳这么香,几天不洗也无所谓。」我听了这话便推他:「那要是遇到更好闻的怎么办?」 康闻言支起上半身,居高临下瞇着眼俯视我,那表情说多猥琐就有多猥琐。 「是妳才好闻啊,旁人与我何g?」

209158465此处内容已经被隐藏,请输入验证码查看内容
验证码:
请添加QQ,回复“dd”解锁隐藏内容。QQ搜索“209158465”或者QQ扫描右侧二维码都可以添加QQ。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