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梦欢迎您》by桃花酒百度云txt小说全文阅读

<春梦欢迎您>

章节目录 第1部分(1-5)

1

张凯正坐在在前往s市的动车上,十分锺前他犯了十八年的人生中最大的错误──他不小心把留下的遗物,一块辟邪玉佩,给摔碎了。

这块玉佩跟了张凯十二年,也许是巧合,也许是确有其事,但张凯每次带著它确实都是逢凶化吉。不过这不是重点,重点是辟邪玉佩碎了以後,凭空冒出来的穿著古装的家夥。

那个自称是被封印在玉佩里的男人叫龙七,不过他是个蛇妖,几百年前照例去采某千金小姐的花时被请来的道士灭了蛇身,三魂七魄也被封在了玉佩里。

——阅读全文伽QQ❤:209158465,回复“1”获取资源—​​​​

这块玉碎了以後封印就破了,於是小爷我又重见天x了龙七松垮地斜倚著座位道所以你可以算是我的救命恩人。

厄不用谢张凯看了一眼神色如常地从龙七身体里穿过去的乘务员,低声说如果你非要报恩的话,就让富坚义博和南派三叔赶紧把坑都平了就成,给外挂开後什麽的就不需要了。

不好意思我身毁了又被关了这麽久,修为早所剩无几。现在除了能在你面前现身之外,能做的不多。不过龙七笑著低头凑近张凯,右眼角的泪痣让他看起来很是勾人,你我若是签订契约,张凯,等你帮我恢复法力以後,我会实现你一切的愿望。

张凯想都没想直接答道:我不要小圆和qb告诉我们,千万不要和奇怪的家夥签订契约┐┘└┌

龙七笑得更灿烂了:很遗憾,我刚才叫了你的名字,你回应了我。於是我们的契约已经成立了。

2

之後龙七丢下一句放心,你一定会感谢我的就消失不见了。

张凯抓著头发烦恼了十几分锺,然後收到群友某qd大神刚才更新了的短信,然後他眼里就只剩下追更新了。等把近万字的新章看完,又在手机q群里为了新出现的女配混掐了一架後,动车已经到达了s市。

张凯是来f大读书的,由於爸妈现在都在出差,他是极少数独自一人来报道的大一新生。好在学校有安排专车接新生,他行李又不多,不到下午四点他就顺利到达了学校。

负责新生登记接待的都是漂亮学姐,不过身为典型的acg缩宅的张凯除了学姐好谢谢再见以外没再多说一个字就领了入学指南,拉著行李箱去找寝室。

张凯住的宿舍楼在f大素来有狗窝之称,取自狗大户之意。虽然也都是四人间,但b7楼是全校最新建的,也是全校唯一有独立卫生间的宿舍楼。现在是经管学院在住,冬天里其他院系的仇恨拉得妥妥的从不ot。

等他提著行李爬到了七楼,门没锁轻轻一推就开了,已经有两个人在了,不过很明显其中一个不是他们寝室的。看著屋里吻得火热的一对狗男女,年轻的魔法师张凯表示氪金狗眼都瞎裂了。

嗨~~张凯刚想再关上门,顶著一头栗色头发的男生发现了他,笑著打招呼道进来吧,让你见笑了。另一位女生却没那麽从容,红著脸说了句不好意思就快步离开了。

学姐以後多联系那男生目送她离开後就转过头对张凯说,我叫徐剑东,以後四年多多指教啊。

g嘛不叫徐剑南啊,张凯羡慕嫉妒恨地想。我叫张凯,以後多指教。

徐剑东就睡张凯的下铺,两个人算是新生里最早来报道的一批,到了傍晚另外两个人都还没到。他俩一起出去吃晚饭时,张凯本来想著要不吃食堂要不吃附近的兰州拉面沙县小吃,结果徐剑东直接拉他去了f大附近看起来最豪华的饭店,最後还g脆地去结账买单。

高帅富,土豪,人生赢家神马的张凯内牛满脸。

、03h

3

作为一所名校f大最令人称赞的地方就是它晚上不断电也不断网,晚上回到寝室张凯一边在线看新番一边庆幸自己没选错学校。

等他把b站刷了一个遍已经快凌晨四点了,下铺的徐剑东早就睡了。张凯磨磨蹭蹭地爬上床,没多久就睡著了。

睡到半夜张凯忽然被x憋醒了,迷迷糊糊地只穿著xx就爬下床走进卫生间,发现徐剑东正在帘子隔开的另半边洗澡。

刚才不是洗过了麽张凯嘟囔道,之前徐剑东洗澡的时候他也上过一次厕所。

帘子後面的人好像轻笑了一下。

怪人,张凯边想边把分身从xx里掏出来,刚要x却听到背後帘子被拉开的声音。

刚洗完澡的强劲有力的x热身体从後面环住了张凯,紧紧贴著他同样赤裸的後背。同时一只大手从後面伸过来,将张凯的分身牢牢握住。

你他妈发什麽神张凯扭回头大骂,却被徐剑东用另一只手固定住头,然後狠狠地吻了下去。

卧槽我的初吻

张凯太过震惊,一瞬间呆住了没顾上抵抗。於是徐剑东的舌头顺利地撬开了他的唇齿,探入他的嘴里勾住了他的舌,肆意地钩缠x吸侵犯著。

他被亲得头直发晕,直到被一火热的东西隔著薄薄的xx顶著xx才反应过来。张凯奋力挣扎了下没能挣脱禁锢,刚想要一口咬断嘴里还在翻动的舌头,徐剑东抓著他分身的手却猛地握紧上下撸动了起来。

张凯立马腿都软了,只能任著徐剑东x滑灵活的舌头在他嘴里探索,还时不时地发出索索声。

徐剑东的手很有技巧,环著柱身时快时慢地滑动,张凯的分身慢慢涨大,就如同身後顶得他xx发痛的火热。

等两个人的唇齿分开始,张凯已经快站不住了,只能向後半靠在徐剑东的身上低头喘息。

徐剑东轻笑了一声,将另一只手也伸去挑逗了张凯已经完全勃起的。他的左手在张凯的头上轻轻地打著圈,右手不断的握著柱身从头到尾地用力撸动。

张凯不住地颤抖,他大脑里一片空白,想要的欲望越来越强烈。与之相伴的,还有刚才被打断的x意。两种冲动在他脑海里盘旋,从他涨得只发痛的分身顶端已经xx了几滴透明体,将轻抚著头的手沾x。

你还是xx吧,这麽快就不行了。身後的人笑著说。

从小到大自己都没撸过几次管的张凯只能无力地喘息著,已经顾不上生气或反驳。

徐剑东却忽然低下头,伸出他灵活柔软的舌头x上了张凯的脖子,留下一个吻痕後慢慢地一路轻x著滑向了张凯的右耳。

当徐剑东的舌头缓慢地滑上上张凯的耳垂,不断x舐,最後轻轻用牙齿啮咬的瞬间,张凯到达了绝顶。

但徐剑东的右手却猛得握紧,左手更是将分身上的小d狠狠堵上

张凯的xx还不到一秒就被打断,翻涌地完全被堵住无法流出。

他涨红著脸扭头祈求地看向身後,徐剑东却扬起他招牌的,之前被张凯在心中暗骂招蜂引蝶的笑容。

想那你拿什麽来换他说。

、04h

4

张凯一脸茫然,徐剑东暗示,不,是明示地将向前挺了挺,腹下火热的分身几乎要戳破张凯的xx,直戳进他的诱人的股沟里。

在b站无数次刷过~~弹幕的张凯瞬间懂了,危机感一下子max到破表。

身为一个热爱苍老师和东京热的纯种直男,後面比前面更早脱处这种事本就不科学有木有

不过魔法师lv.18的阿宅怎麽可能是转职多年的剑客的对手┐┘└┌

堵在分身顶端的手依旧狠狠压制著,另一只手却又开始了动作这回不仅仅是整双手环著柱身滑动;连两个玉袋也照顾到了,不断地在上面揉捏玩弄。

张凯本来开始紧绷挣扎的身体又软了下去,越来越依靠著背後的罪魁祸首。他喘息的声音愈发急促,眼睛渐渐x润起来。

我也快忍不住了,速战速决吧。身後徐剑东的声音也不像之前那麽轻松随意,显得有些低沈。

张凯的大脑还没反应过来,但当分身上的手改为像弹吉他一般拨弄,最後甚至是屈起手指用力一弹时,他的嘴已经喊了出来:让我,怎麽著都随你

轻吻落在了耳,带著笑意的乖字传进耳朵,然後一直作恶的右手离开了。

张凯不知是放松还是失落地松了口气,那只右手又回来了,还拿著一不知道哪来的鞋带。

徐剑东将鞋带沿著张凯分身部绑起,一圈又一圈,等他打好结时,张凯那颤抖的玉柱连一滴蜜都漏不出去。

张凯无力地靠著背後的人,当xx被脱去,一双大手抚上他的臀瓣的时候他又颤抖地想逃出去,才刚动身赤裸的xx上就被不重不轻地打了一下。

言而无信有违经营之道啊,这麽丢经管学院的脸徐剑东嘿嘿一笑,你想这辈子都被绑著不出来麽

张凯汗毛全立了起来,此时的徐剑东看起来充满危险与说服力,身为战斗力只有5的渣渣他立刻马上又跪了。

张凯无奈地分开双腿,方便徐剑东的手慢慢开始对他後的探索。

感觉像是煎熬了一个世纪,徐剑东的手终於从他的双臀缓缓滑向他的xx,在那个紧闭的d门口打转却难以入内。

徐剑东抬起手,将手指伸入他的嘴中,在他耳边低语道:好好xx啊,否则等下疼的是你。张凯失神顺从地x弄著伸入嘴中的两手指,一缕口水从合不拢的嘴角流了下来,直滴到他前微微挺立的头上。

当手指被撤出来的时候,已经xx嗒嗒的了。

这回徐剑东稍稍用力,紧闭地後就被攻破,食指的第一个骨节都被捅了进去。

张凯站不稳地跪了下去,徐剑东顺势将他压在了马桶盖上。

入菊d的食指不断旋转著抽动,每一下都更向里探索。当它被整都进去并不断旋转的时候,一种说不出的感觉从本应只有疼痛的後直窜到张凯脑海里,让他忍不住摇摆了一下腰部。

——阅读全文伽QQ❤:209158465,回复“1”获取资源—​​​​

这一下摇摆很轻微,但身後还是响起了可恶地笑声。没想到你这麽荡敏感徐剑东说。

才,才没有呢啊否认的话刚说了一半,就被猛得进去的第二手指打断。徐剑东甚至将中指和食指并起向後一弯,他一下子发出了不知是欢愉还是痛苦的叫声。

第一次被攻陷的後很快就在两手指的抽玩弄下软化了,於是第三手指第四手指

当徐剑东将手指xx扶著张凯的xx,将抵在他後口前时,张凯已经无力地撅著xx趴在马桶盖上,任君采摘了。他被鞋带绑著的分身又涨大了一些,被勒得生痛却不得释放,但顶端小口处愣是有几滴滴出来。

别哭啊说完徐剑东将分身顶端直入张凯的後。

当硕大的头破门而入的时候,张凯反的抬起上半身,又无力地趴了下去。像打桩一般撞入柔软後d的火热不但给他带来了痛,还有一丝隐秘的欢愉。随著徐剑东抽的力道越来越大,进入的越来越深时,那种快感也越发明显。

柔软的内壁被坚y的分身破开,一半在推拒,另一半却在纠缠。

嗯~~~~~~~当徐剑东尽入的时候,张凯终於呻吟了出来,连腰部也终於克制不住地,明显地随著抽摇摆起来。

徐剑东本来还想嘲笑一下张凯,但直冲脑顶的快感让他放弃再说什麽,转而全力在张凯的後里入、xx、再入

不知时间过了多久,徐剑东终於将深深地嵌入张凯的菊,在他体内了出来。

一下子被到从来没有的深度,又被灼热的体淋在内壁上,张凯僵y了一下,然後带著哭音祈求道:求你让我吧。

徐剑东将最後一滴都到他体内後,将分身xx,亲亲他脸颊笑道:不好意思,我忘了。然後慢慢,慢慢地将缠绕在张凯胀痛的鞋带解开。

在分身恢复自然的刹那,张凯哭泣地了出来。

徐剑东看著他哭泣地达到xx,和那无法完全闭合渐渐滴出白的肿红後。半晌,忽然重新俯xx,压在张凯身上,x了下他的耳蜗然後说:你不是来这要小便的麽,我们一直做到你x出来好不好

209158465此处内容已经被隐藏,请输入验证码查看内容
验证码:
请添加QQ,回复“dd”解锁隐藏内容。QQ搜索“209158465”或者QQ扫描右侧二维码都可以添加QQ。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