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等生的特殊待遇》by一味鱼百度云txt小说全文阅读

优等生的特殊待遇(师生x)
作者
一味鱼

內容簡介
李瑾瑜看到这位新来的语文老师的第一眼,就知道他多合自己的口味。
楚秉文讲课时意气风发的样子极其可口,让她忍不住想要引诱他。
她轻轻扭动身子,勾引老师这样的计划,让她兴奋得不得了,xx早已浸x。

楚秉文看到李瑾瑜同学的第一眼,也立即知道她并没有看上去那么简单。
她看自己的眼神,像是野兽看到了猎物。
但是很不巧,楚秉文作为一名合格的猎人,最擅长欲擒故纵。

简而言之就是李瑾瑜同学玩火不成反被x的故事

1V1,xE

——阅读全文伽QQ❤:209158465,回复“1”获取资源—​​​​

阅读注意:
1.女主黑莲花小绿茶搞事爱好者,和男主相处才暴露本性,牙尖嘴利,自带小恶魔属性。
2.男主腹黑记仇城府深三观不正,和女主属于棋逢对手,祸害见祸害。
3.内有副cp线:x食系女子力超高女教师孙婉x高冷天然黑学生王博宇
4.修改了小瑾瑜的年龄,小瑾瑜读书晚现在十八岁……原因大家懂。

被宠坏的富家小姐陆知婉x借住在家的冒牌古董商傅辞修,不恐怖的民国灵异文~欢迎追更~

爽文女性向甜文喜劇輕鬆

优等生的特殊待遇(师生x)打赏章 感谢支持(内含彩蛋)
打赏章 感谢支持(内含彩蛋)
1.

李瑾瑜最近闹着要减肥。

原因是她看片里的女人xx后入时x抖得很丑。

不仅朋友圈每天打卡,就连喜欢吃的甜食也都戒了。

楚秉文不解,她的身材在他看来刚刚好,有青春期的一丝腼腆丰腴。

他问她,不想她回答他说“小x片里那些xx的女人后入的时候,x抖得丑死了。”

他想告诉她她的x抖起来一点都不丑,满是吸引力,细想又换了个说法。

“你打算怎么减?”

“跑步?”

楚秉文摇头,“跑步你坚持不下来。”

“健身房?”

“你更坚持不下来了。”

“那你说怎么办?”

楚秉文嘬了口她的小嘴。

“还是活塞运动最好。”

2.

楚秉文不知道李瑾瑜是从哪里看来的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非要x着他穿女装。

他无奈地推辞了好几番,没想到她先斩后奏,买了一整x女仆装,连大码的小皮鞋和吊带袜都准备好了。

当李瑾瑜把一整x女装装备,摆在他面前,说出“请”那个字的时候,

楚秉文冷哼了一声。

他再也忍不下去,几天后,他y生生x着李瑾瑜穿着女仆装,x得她一边哭一边说“主人我错了”。

之后几天都没有下得了床。

3.

在餐厅里,李瑾瑜闹着让他重新表白。

“我爱你。”楚秉文含情脉脉地看她。他伸过脑袋来,就要亲她。

“姐夫!”她大声嚷嚷起来,“你这样不好吧!如果我姐姐知道怎么办!”

//////一个分界线//////

小瑾瑜挥舞小手:“谢谢老板!”

优等生的特殊待遇(师生x)第一章 新老师看上去很合口味(微x)
第一章 新老师看上去很合口味(微x)

李瑾瑜知道,就算现在哆啦A梦跑来给她开任意门,她也绝对迟到了。

她明明定了闹钟,可就是没有响。父母亲都自顾自上班去了,以至于直到第一节课快下课她才冲出门。

早餐顾不得吃,她打车向学校冲去。

高二刚刚开学,正好是重新分班的x子。李瑾瑜不想第一天就给新老师和新同学带来不好的印象。

不过她身为优等生,高一的时候一直是重点班的班长。重点班变动不多,她不需要太过顾忌新同学。

最让她担心的就是新老师了。这个老师据说名校毕业,在专业里是数一数二的成绩,被校长高薪聘请来带重点班。

李瑾瑜心里疑惑,就算这老师专业实力再强,没有教学经验的话,也很难胜任重点班的班主任吧。

即便如此,她也希望给新班主任一个好的印象,让她继续连任班长。

她不停催促司机师傅,终于飞速冲到了校门口。她把钱扔给司机,让他不要找了,接着冲进校门向教学楼奔去。

司机看了半天,弱弱冲着已经消失的少女喊道:“还差五块……”

李瑾瑜当然听不到司机的喊声,她一步两个台阶地往上走,脚都快断了,终于到了五楼。

她歇了口气,走过走廊,教室里头都是吵吵嚷嚷的叫喊声。

有两个搬运新教科书的男同学走出来撞见她,叫了声班长。她点点头,用口型问新老师是否在里面。

两个男同学用怜悯的眼神看她说:“新老师比我们都来得早。”

李瑾瑜苦笑,看两个男同学远去,她鼓起勇气,走进教室。

“报告。”李瑾瑜声音不大不小,正好能让老师听见。

楚秉文听见这声音,停下在黑板上写字的手,转头看她。

“怎么迟到了?”楚秉文皱着眉头问道。

李瑾瑜知道闹钟没响这样的理由是绝对不成立的,她大脑飞速运转。

“公交车上有位大妈抓到了扒手,我们一起把扒手扭送公安局,所以迟到了。”李瑾瑜脸不红心不跳地说道。

“哦?是吗?”新老师的神情以x眼可见的速度缓和了许多。

李瑾瑜随之使用起自己最为得心应手的撒娇方式,她眼睛里带了委屈,咬了咬唇说道:“对不起老师,下次不会了。”

新老师点点头,眼神示意她可以进教室,坐在座位上了。

李瑾瑜的好朋友路嘉怡兴奋地朝她招手,指着她身边的位置。李瑾瑜心领神会地走了过去。

“阿瑜居然会迟到,这可是头一回啊。”路嘉怡调侃她说。

“谁知道闹钟没有响啊,害死我了。”李瑾瑜小声抱怨道。

两人一个暑假未见,一来二去地聊了许多话题。直到搬书的男同学回来,新老师用教鞭敲黑板了才停下。

“同学们好,初次见面,我叫楚秉文,”楚秉文拿教鞭敲了敲黑板上的字迹,“从今天起,我将担任你们的班主任兼语文老师。”

“我知道有的同学不一定相信我的能力,觉得老师初出茅庐就来教你们重点班‘不够格’。没关系,我们来x方长。”

“上个学期你们班的班长是谁?”楚秉文接着问。

“是我……”李瑾瑜心虚地举起手,站了起来。

楚秉文半天没接话,抬头看她,在李瑾瑜看来,这绝对是一种嘲讽,一种对她能力的质疑。

李瑾瑜感觉楚秉文透过眼镜片看过来的眼神异常尖锐,她像是没有穿衣服,赤裸裸地面对他。

她也才发觉,楚秉文那副无框眼镜之下掩着的,是会令这个年纪的女孩子爱慕的长相。

楚秉文的眉骨较高,鼻梁挺直,眉毛浓而不密,平添几分秀气。他嘴唇很薄,微微泛白,也许是有骨相相称,竟不显得寡淡。

他神色里带了笑意。但即使是嘲讽,也依旧有让人心仪的资本。

用路嘉怡的话来说,鼻子是鼻子,眼是眼的。

虽然有无框眼镜的遮掩,他的神色看上去还是很危险。没有人会想要冒犯他,尤其是极其容易被威吓的中学生。

班级的纪律她不用太过担心,再吵再闹的学生应该都能被楚秉文镇住。不像上个学期某实习生老师,让她管了整整半个月的纪律,想起来就头疼。

“怎么称呼?”楚秉文问道。

“李瑾瑜。”李瑾瑜不敢直视楚秉文的目光,眼睛看向一边,声音也愈发有气无力。

楚秉文对照了一下花名册,找到李瑾瑜的名字,手指点上去,“李瑾瑜同学,这个学期你依旧是班长,希望你不要辜负老师对你的信任。”

楚秉文不温不火地保持着距离,虽说没有为难她,可语气里满是对她的不信任。

楚秉文让她坐下,又将其他各科课代表,各种类委员任了个遍。

李瑾瑜手上在记录谁是谁,眼睛也盯着黑板。可大脑不由自主地控制她往楚秉文这人身上瞥。

他穿着衬衫,把衣袖推上前臂,漏出一段手腕。从背后看,衬衫有些紧,甚至能稍微映衬出肌x线条有训练痕迹。

老师看上去,很经常去健身房啊。

李瑾瑜轻轻用舌尖濡x了唇。细微的动作,在吵嚷的教室里,无人察觉。

她不爽,很不爽。楚秉文就像是一直在居高临下地看她,对她不屑一顾,就连嘲讽也不屑。

青春期的女孩子,对这种事不知何来的执拗。这个老师是她喜欢的类型,可她又很不爽他。

李瑾瑜的脑海中闪过危险的想法,一瞬间,犹如宇宙从虚无中整个炸裂四散,无数粒子奔离开来,形成一个无限的存在。

她维持了十八年的虚假面目在那一刻被她毫无保留地揭开。

在这个人面前暴露出本来样子也无妨,她已经受够了好学生与乖乖女的游戏,她想要更刺激的……

体内被压制多年的本性蠢蠢欲动,在她念头松动的那一刻,一切早已覆水难收。

她心跳愈来愈快,脸颊泛红,不停地交换着双腿。她浑身燥热,想跳起来尖叫,想大喊,想肆无忌惮地发泄,以让自己保持冷静。

不能着急,要从长计议……

李瑾瑜强迫自己恢复理智。

她的大脑从未如此兴奋过,再难的考试与挑战都没有成功让她这样过,她一向不慌不忙。

讲台上楚秉文正在说些什么,她无心倾听,她的视线毫不避讳,热烈地盯着楚秉文看。

楚秉文注意到她的视线,看了过来,李瑾瑜丝毫不避讳,好像很认真地在听讲,手上的笔没有停下,在记录些什么。

她得意于自己的演技。

没有发现一切都尽收楚秉文眼底。

这个规规矩矩穿着熨得一丝不苟的校服,领带也打得很挺直的女孩。

她的刘海又平又直,长发柔顺地散落在身上。裙子没有像其他女孩那样往上卷,很自然地让它齐膝,白色的袜边紧紧贴着脚腕露出细嫩的脚踝,就连容易压出印子的皮鞋都没有皱褶。

除了姣好的外貌,其他地方就像是随处可见、一板一眼、乏味无趣的好学生。

那种“最适合做班长”的好学生。

楚秉文起初对这个不起眼的学生仅仅是这样的印象。

没有想到相处不到二十四小时,她就给他带来了惊喜。

她的眼神,像是在看猎物。

楚秉文对类似的眼神丝毫不陌生,他从小到大遇到过不少不带遮掩的赤裸爱意。

可如此有侵略性的神色,他所见寥寥。

更别说是一个不谙世事的高中生。

他眼里带了玩味,枯燥乏味的生活好像要参杂起乐趣来了。

——阅读全文伽QQ❤:209158465,回复“1”获取资源—​​​​

李瑾瑜对于楚秉文的内心活动浑然不知,心里依旧盘算怎么让楚秉文被她玩弄于股掌之间。

似乎青春期的孩子都是这样,对成年人不屑一顾,认为他们会轻易地被自己的小伎俩愚弄。

她想看他热切的眼神,碍于她的纯洁而不敢表露出的欲望,充斥罪恶感的心神不宁。

她想一边诱惑老师,一边让老师误会是他自己由内而生出的邪念。

她想让老师意x着他的学生xx。

无法自拔地堕入深渊,内心永远受着道德的谴责。

而她,这个无辜的始作俑者对老师的情愫一无所知。

她是那个古板传统的优等生,是文静温顺的乖乖女。

没有人会怪她,她也不会因此受罚。

一切都是老师自己的错,都是老师饥不择食。

她可是受害者啊。

光是想想,李瑾瑜的xx就已经沦陷,x了一大片。

她轻轻摇晃身体,用c糙的椅面碾着xx。

若有若无的快感从xx顺着脊骨传到大脑,随着她磨蹭速度的渐渐加快,快感越来越强烈。

李瑾瑜趴在桌面上,手依旧把笔握得紧紧的,像是换了个姿势记笔记似的。

她嘴里不由自主地发出小口小口的喘气,脸颊越来越红。如果此时有人贴近了看,会发现她眼里满是情欲的味道。

她的手不由自主地移动到x前,手指伸进西装外x,又从衬衫扣子与扣子的缝隙中穿进去。

就在她即将碰触到那颗早已y挺的殷红之际,下课铃震耳欲聋,她匆忙收了手,将衣服整理整齐。

李瑾瑜来不及讶异自己竟会做出如此大胆的举动,讲台上的声音早一步传入耳廓。

“李瑾瑜,这个学期学校关于午休和晚自习时间有些变动,下午放学来我办公室抄一下作息表。”楚秉文完全公事公办的声音将李瑾瑜彻底拉回了现实。

她有把握幻想的那些事物不久将要成为现实。

“好的老师,我知道了。”李瑾瑜乖巧答道。

她交叉双腿,挤压那一处小丘,动作谨慎又克制,一寸一寸的贪婪欲望升腾。

她知道现在还不是释放的时机,她在等。

在等能让她餍足的那一刻。

压抑了太久,她渴望释放。

犹如刚学会捕猎的小兽,大摇大摆,无所顾忌。

209158465此处内容已经被隐藏,请输入验证码查看内容
验证码:
请添加QQ,回复“dd”解锁隐藏内容。QQ搜索“209158465”或者QQ扫描右侧二维码都可以添加QQ。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