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她》by佐木百度云txt小说全文阅读

我的她
作者
佐木

內容簡介
我的她什么都好,就是不爱我。

她宁可和渣男交往也不看我一眼。

我叫杜谦润,赫赫有名的集团总裁

竟然得不到一个女人?

这不存在的。

我看着她一点点被渣男伤害

最后为渣男背下一笔债务

此时我不救她谁能救她?

从此我要与她夜夜笙歌

我还要得到她的心

簡體版1V1x現代

——阅读全文伽QQ❤:3635842513,回复“1”获取资源—​​​​

我的她第一章
第一章
木子玉今年19岁,念大三,学的是翻译专业。

宿舍四人中她年纪最小,也是家境最差,最惨,最穷的那一个。

她无父无母,从小跟着xx长大,那不是她亲xx,xx说,在一个严寒的冬天,清晨的天还没亮透,在睡梦中听到婴儿啼哭声。

木子玉被遗弃了,xx抱着襁褓里的她说:“xx要你,往后跟xx过。”

xx也是个可怜人,唯一的儿子年纪轻轻还没娶媳妇在工地上g活出意外死了,包工头赔偿了点钱,xx用这个钱勉强把孩子拉扯大,好在邻居们热心善良,帮衬了好些年。

木子玉从小懂事,学习成绩优异跳了一级,考上市里一本大学,计划着好好赚钱,让xx安享晚年。

只可惜,xx没那个命,去年脑溢血去世了。

寝室长燕子热衷于乐于助人,给木子玉介绍了不少兼职,舍友左蒙蒙抱怨:你怎么不给我介绍点好的?

燕子没好气回她:“你有人家木子玉那身材那脸蛋吗?礼仪模特当然没你的份。”

木子玉低头看手上的传单:谦玉大酒店开业,急招礼仪小姐数名。

燕子在一旁介绍说:“我听别人说,谦玉大酒店是杜氏集团旗下的,杜氏集团知道吧?去年差点破产,听闻集团老爷子亲自去美国把小老婆的儿子杜谦润请回来,集团就在他手中扭转乾坤,活过来了。”

左蒙蒙:“呀,总裁帅不帅?”

燕子摇头:“我又没见过,听说还是个狠人,有的是消磨对方的耐心,然后一举攻下,好几家企业不都被他g倒了。”

左蒙蒙捂着小心脏说:“可怕,还是没有交集的好。”

谦玉大酒店急要礼仪小姐,只因来面试的第一批被pass掉了,所以当天下午木子玉前往面试的地方。

面试很简单,就往那一站,什么都不问,也不必说什么,站了几分钟就结束了,同时宣布这次礼仪小姐录用名单,其中有木子玉。

若不是这次兼职的费用高,木子玉才不会大老远跑过来傻站,几分钟结束又大老远跑回学校。

木子玉顶着烈x排队买了杯x茶,拿着手机给男友时一宴发信息。

木子玉:「店铺装修好了吗?」

时一宴今年大四毕业,他跟家里要了笔钱,自己开家居店。

他们在一起不久,应是感情升温的阶段,时一宴忙着创业,木子玉每天有课,不经常见面。

燕子曾对她说,感觉时一宴不是个好男人,当心点。

木子玉不以为然,她对时一宴一见钟情,深深爱上了他。

x茶喝一半了才收到时一宴的回复:「估摸着等你放假了就能开业了,今年暑假住我家里来,好不好?」

木子玉没有地方可以去,她也想和男友腻歪在一起,回了声好。

她在站台等公交,公交还没来,一辆跑车伴随着性感的声音从她面前飞过,是一辆银灰色的狼崽。

有钱人的世界啊。木子玉嘀咕着:我完全不懂。

周六上午,要把人往死里烧的太阳被厚厚的白云遮住,终于不是那么热了。

木子玉穿着经理发放的红裙子,挺x收腹提臀微笑地站门口。

木子玉腹诽:开业穿红色正常,红红火火喜庆嘛,为啥x口要这么低?

她职业性微笑着对待进来的人,可有些色胚子眼睛控制不住往她x口多看了两眼,就差流口水了。

一辆劳斯莱斯开过来,后面跟着好几辆黑色,他们在门口停下。

劳斯莱斯司机下车打开车门,一个西装革履的男人下车走向酒店,后面跟着八个人。

突然为首的boss停下脚步,后面的人赶紧也停了下来,不明发生什么。

木子玉微笑着眨眼睛看着面前的人,剑眉,深邃的眼睛,高挺的鼻子,适合接吻的嘴唇,这个男人虽生得好看,可浑身充满了可怕的气息。

他俯身看了眼木子玉x前的名牌,又在她脸上打量几分,最后开口,声音雄厚令人心里一惊,他说:“木子玉,你成年了吗?”

站一旁的经理赶紧上前替木子玉回答:“杜总,她成年了,今年19,没成年我们也不敢用啊。”

木子玉咽了口口水,是紧张的缘故,面前这个人让她有股想逃跑的冲动,可她不能跑,工作还没结束呢。

“嗯,成年了就好。”杜谦润薅一把头发,直起身来淡淡又看了她一眼才转身进入酒店。

狼!这是一头狼!

木子玉内心在咆哮着,祈祷着赶紧结束工作,时一宴说要来接她,想到时一宴,她莞尔一笑。

就在那一瞬间,杜谦润用余光不经意瞥到,勾了勾嘴角,对身边的秘书说:“把木子玉的资料给我。”

时一宴迟到了,人到的时候木子玉独自在便利店里坐着,手指点着玻璃窗外的小水珠。

傍晚时下起了雨,哗啦啦的冲刷着整座城市,天黑了下来,雨也小了,木子玉肚子咕咕声响。

“对不起,我迟到了,一不小心忙过了,没注意看时间。”时一宴赶紧进来道歉。

木子玉有几天没见他了,笑得灿烂无比,“没事,我也没等多久,站了一天,肚子好饿喔,我们去吃饭吧。”

她今天化了淡妆,精致得很,嘴唇涂成咬唇妆,说话时一张一合,诱惑着他。

时一宴伸手把她拉怀里,禁锢着,低头吻了下去,吻到她快要窒息了,挣扎了会才肯放开。

口红被他吃掉了,他用大拇指擦了下她的唇,她绯红着脸颊,眼睛闪烁着,他凑过来在她耳边说:“好想吃了你,什么时候让我吃?”

木子玉拍了下他x口,羞着脸说:“别闹,肚子真的好饿。”

时一宴笑了声,牵起她的手一同去吃饭。

“你没带伞吗?我们买一把吧?”木子玉见外面还下雨毛毛细雨,皱了皱眉问。

“不用,这点雨怕什么。”时一宴带着她走进雨中,“浪不浪漫,雨中漫步。”

木子玉冲他一笑不说什么。

“吃面吧?我想吃面。”时一宴说。

木子玉说好,配合他。

见他们走远,店门口的车上,杜谦润哼笑着,司机吓得毛骨悚然,颤抖着问:“杜总,怎么了?”

“没事,开车吧。”

进入了考试周,木子玉专心复习,她要争取再一次把奖学金拿到手。

考最后一门的时候木子玉接了个电话,是杜氏集团秘书打来的,问她有没有兴趣接场翻译。

木子玉诧异问了声:“贵公司还缺翻译人才吗?我记得你们总裁是从国外回来的。”

秘书没有解释,只说:“缺会西班牙语的,木小姐有兴趣的话明天过来,地址我发您手机上。”

木子玉挂了电话后很快就收到短信,一个地址外加报酬,高薪啊,她拒绝不了。

木子玉高中的时候发现自己的语言天赋不错,x语韩语全是自学,二外学的西班牙语,另外自己报班学了法语,她只需把基础学会,就能无师自通,全靠勤劳,多背多说自然就会了。

意料之中,这一场翻译她发挥得很好,完美收工,坐等工资进账。

刚结束她准备回去,秘书不知何时发现了她,走过来对她说:“木小姐稍等,我们杜总邀您一起共进午餐。”

不等她拒绝,秘书转身径自离开。

她还没拿到酬劳呢,走也不是,不走也不是,算了,等等吧,钱是辛苦赚来的。

正想着,那劳斯莱斯开了过来停她面前,车门从里面打开,那人说,上车。

木子玉唯唯诺诺坐上车,车门一关,车子启动,不知前往何方。

车厢的气氛凝重,她转头看向车窗外,祈祷着赶紧吃饭,赶紧结束,好让她松口气。

“怎么?不敢看我?”杜谦润突然开口,再一次把她骇到,“想必你也认识我了,我也就不介绍了,木子玉。”

他叫着她名字,像是对她施了魔法,木子玉缓缓转头与他四目相对。

“杜总,有何指示,是不是刚我的表现不够好?”她深呼吸让自己冷静,不用怕他。

杜谦润笑了,“没有,我就想问你想吃什么?”

木子玉愣了愣,一时没反应过来。

杜谦润摸着下巴,“中餐,西餐,x本料理?韩国料理?还是别的?”

木子玉轻声问:“我说吃什么就吃什么吗?”

“嗯,听你的。”

杜谦润做梦都没想到,木子玉要吃的是烤鱼,还是辣的。

他不爱吃鱼,嫌麻烦,更吃不得辣,然而她吃得津津有味,饱满的额头渗出了一层细汗。

“你不吃吗?”她抬头问。

杜谦润没有回答她的问题,反问:“你喜欢吃辣?”

木子玉:“也不是,突然想吃,辣不辣我都能吃。”

杜谦润松口气,“那就好。”

一顿饭像是拉近了距离,结果杜谦润送她回学校的时候,她下车他跟着下车,拉着她手臂,木子玉第一反应是挣扎,可他太用力了。

“木子玉,你相信一见钟情吗?”杜谦润低沉着语气,“你和你男朋友分了吧,他不是个值得托付的人。”

木子玉对他的恐惧感再次燃起,“你放开我,杜总,我们不熟,我的事你管不着。”

杜谦润松开了她,见她跳了两步远离自己,无奈笑了。

“我对你一见钟情,信吗?”

木子玉扭头就跑,恰好今天穿的是休闲装,运动鞋,跑得贼快。

杜谦润背靠着车,仰头失笑,他29了啊,想要什么女人没有?非要爱上这个心里有别人的女人。

“兄弟,别起来啊,你想上她,我还想吻她呢。”

我的她第二章
第二章
男友时一宴租的房子,距离他开的店只有两条街远,平时骑电动车上下班。

木子玉觉得平平淡淡挺好。

放暑假,她搬进来与时一宴同居。

白天时,她陪着去店里,意外看到收银台上两个刻章,一个刻着她的名字,她问这是什么情况?

时一宴笑着说:“这店分你一半,自然有你的名字。”

木子玉一愣,“我一分没出啊,这么占便宜的事我可不想要。”

时一宴捏了捏她脸颊,坏笑着说:“只要你点头,我都是你的。”

木子玉听明白他的意思,刚搬进他家那晚,他就对她毛手毛脚,亲吻着她,手伸进衣服里熟练得解开x罩揉捏她的x。

木子玉气喘吁吁说,“不要,还没准备好。”

时一宴不理会她说的,埋头含着她粉嫩的小xx,手往下要去摸她的私处。

“时一宴!时一宴!不要。”

时一宴这才抬起头,一脸的不悦,“我摸摸而已。”说完他起身去了浴室。

木子玉知道他生气了,等他出来便去哄他,“再等等好不好,我们才在一起没多久。”

时一宴舒坦过了,也没生气,冲她笑了笑,不说话。

这事就这么过了,时一宴没有再x迫她。

店里的生意一般般,时一宴没什么兴致,躺一旁打起了游戏,游戏组了队,他和队友聊的起劲。

木子玉站门口,看到有意向要买家具的,她便招呼进店看看,一副好皮囊,能吸引人,声音好听嘴巴够甜,很容易促成交易。

木子玉又拿下一笔订单,兴高采烈跟时一宴汇报,时一宴打着游戏头都没抬一下,说了句:“你真棒。”

同时,她口袋里的手机震动,拿出来一看,是杜谦润发来的信息。

那天李助理没有给她转账,杜谦润要添加她好友,备注:要薪水就加我好友。

木子玉不会跟钱过不去,很快就加了他好友,好在对方废话不多说,直接转了账过来。从此他发的任何消息,她没回,直接删除对话框。

此时杜谦润发的是:「我需要陪同翻译,出差几天,第一人选是你,希望你能来。」

木子玉自然当做没看到,直接删除。

下了班时一宴骑电动车载她回家,马路上还是红灯,时一宴见没什么车,直接开了过去。身后的 木子玉提醒他,是红灯。他说没事啊,没车不是?

木子玉皱眉。

“明天我出去一趟,你去店里,有一批货进来,你签下名。”时一宴睡前告诉她。

木子玉问:“你去哪?”

时一宴眼睛闭上了,带着倦意,“你别管。”

清晨的第一缕阳光洒进来,木子玉从梦中醒来,时一宴已经出了门。

货送来的时候是下午,送货来的人把货搬进去后递给她一个单子,她签了名盖了章。

这个点一般没什么人了,她坐收银台拿出手机,宿舍群里在聊天,她参与进去。

店门关着,外面挂着牌子:里有空调,推门进入吧。

门被推开会有提示声:“欢迎光临。”

木子玉听到提示声站起来同时收起手机,抬头见来者是杜谦润。

“看店?嗯?翻译也不接了?这么糟蹋自己?”

他一步一步向她走过来,x着她一步步退后最终无路可退,背靠着墙,两眼瞪着他。

“杜总,我们不熟……”木子玉歪着头,他的气息x在她脖子上。

杜谦润哼笑了声,抬起头,左手捏着她下巴x她与自己对视,“再问你一句,翻译接不接?”

“不接,我很忙。”

“行,你要这么蠢,我就看着你蠢,到时候别哭。”

杜谦润撂下话,转身离开,木子玉x口起伏着,大口喘着气,她再也不想见到这个人!

整整两个月,木子玉耗在家居店里,时一宴时在时不在,马上要开学了,木子玉把账做好,交给时一宴,“我开学后你好好看店,踏实做,生意还是不错的。”

时一宴拉过她又一顿亲吻,亲完后说:“没什么课就随时过来,我会想你。”

木子玉啄了下他的唇,应了声好。

时间过去两个月,天渐冷,寒风瑟瑟。

木子玉宿舍四人喜欢吃火锅,特别是天冷时,还是去固定的一家川式火锅,太正宗了,让人念念不忘。

燕子问:“子玉最近兼职少了嘛,都不见怎么出去。”

木子玉嗯了声,“去过几家,没要我。”

左蒙蒙涮着毛肚,直勾勾看着锅里,“不是吧,从前没发生过这种情况,你是不是得罪什么人了?”

木子玉不小心嚼了口辣椒,辣得眼泪飙了出来,赶紧喝一口酸梅汤,“没有吧,我能得罪什么人,也不至于那么小气兼职也断我路吧。”

谢子是个胖胖的女生,典型的吃货,一味埋头吃,懒得说话。

吃过了火锅,为了消食,四人手挽手走回学校。

谢子走两步回头,再走两步又回头,“怎么总觉得后面的车在跟着我们呢?”

“应该不是吧。”左蒙蒙回头看了眼。

木子玉漠不关心,拿着手机再一次给时一宴发信息,他已经三天没回信息了。

周六,木子玉去兼职,是一家服装店要拍照片,请她来当模特。

拍摄一整天,冬装夏装穿个遍,结束时她冷得发抖,牙齿打颤,捧着杯热水慢慢喝,喝完了想着去店里看看。

下车的公交站台在马路对面,木子玉刚下来就看到店门紧闭着,门口站了几个人,她急匆匆赶过去,店确实是锁着,时一宴人呢?

“你是木子玉吧?”站门口的人拉着木子玉,“你看啊,你们店的欠款一直没结,店也关了,人都找不到。”

木子玉一听,脑袋轰了声,浑身血液倒流,差点瘫坐地上,“多少……多少钱啊?”半天她才使出浑身力气问出口。

那人把账单递给她,“你看看,五十多万,再不结了我没办法向老板交代。”

木子玉拿着账单的手颤抖着。

“电话打不通,家里也没人,我就一打工的啊,小姑娘。”

木子玉看着账单上印的是她的名字,她无力一笑,“这样吧,我这边有点,先给你,电话也给你,我是这边大学的学生,跑也跑不掉的,通融几天,我想办法给你。”

“行吧,别太久了,我不想去你们学校闹事。”

木子玉哪来多少钱,大学学费自己赚的,平时拼命做兼职,努力拿奖学金,也就存了几万块。她把钱全给了对方,“真的,我就这么多了,你等两天,等两天。”

她跑去时一宴家里,敲门半天没回应,想起自己有备用钥匙,返回宿舍取了钥匙再回来,家里乱糟糟,人影没一个。

天色已晚,车水马龙,耳边是汽车鸣笛声,各种嘈杂的声音。

木子玉行走在马路上,目光呆滞,脚下千斤重,被人不经意一撞,她终于瘫坐在地上,憋久了的情绪仿佛被撞碎,她掩面哭泣,路上来来往往的人好奇多看了两眼。

她并没有什么力气哭多久,又饿又累,擦了擦眼泪,站了起来,饿得发晕了,站起来后踉跄几下,险些摔倒,若不是被人拉了一把。

木子玉撞上了钢铁般坚y的x膛,她反s性退后,拉开距离,“抱歉。”她低头说完侧身正要走。下一秒,突然双脚离地,她惊呼一声,双手搂着对方脖子,闭着眼睛。

——阅读全文伽QQ❤:3635842513,回复“1”获取资源—​​​​

“还有力气叫,看来还能饿一阵子。”杜谦润淡淡的语气说到,“怎么,第一次被公主抱?吓到了?”

木子玉反应过来,踢着双脚,吼着,“放我下来!”

杜谦润抱着她走向路边的车,“你再动我就扔你下去,尾椎骨能摔碎的哦。”

果然,怀里的人不动了,他笑了笑。

司机早早把车门开着,就等人上车了。

杜谦润把怀里的佳人轻放座椅上,“去膳食府。”他对司机说。

车子慢慢启动,加速前进。

“咕噜~咕噜~”木子玉一脸的尴尬,捂着肚子转头留给他一个后脑勺。

杜谦润看了她一眼,拿起手边的文件看了起来,嘴角微微上扬。

司机飞车到膳食府,杜谦润打开车门,“走不动我就抱,下车。”

木子玉乖乖下车,跟上杜谦润,她饿到前x贴后背,浑身发软,没心情也没力气发脾气,再说,她发什么脾气呢,人家可是带她来吃饭的。

杜谦润点了满满一桌子菜,一大锅粥。他盛了一碗递过去,“饿极了就不吃辣了,伤胃。小心烫。”语气很温柔。

“谢谢。”

两人没有交流,各吃各的,一顿饭吃了一个小时。

吃饱喝足竟有满足感,木子玉坐车上,托着腮看着路灯一个个闪过,思绪凌乱着。

杜谦润对司机画了个圈圈,司机点点头。

才过去十分钟,身边的人闭着眼睛,睡着了,脑袋靠着车门。

“回家。”

司机掉头,不用乱转了。

杜谦润手指勾起她的长发在手上玩着。

还行,比他预想中的快了不少,那种渣男怎么配的上她呢。

她终于落他手上了。

3635842513此处内容已经被隐藏,请输入验证码查看内容
验证码:
请添加QQ,回复“dd”解锁隐藏内容。QQ搜索“3635842513”或者QQ扫描右侧二维码都可以添加QQ。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