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帐中香》by长生君百度云txt小说全文阅读

[古代架空] 《帐中香》作者:长生君

原创 男男 古代 高x 正剧 美人受

父皇文韬武略,为了江山社稷,最后战死沙场。
他登基后,也是为了江山社稷,整天都被大臣按着x,估摸着也就只能死在龙床上了。
******
大雍朝遭逢大难,皇族几乎尽数战死沙场。
仅存的两条血脉,一个是没有继承权的凡子,
那紫眸的继承人,却是个不能让女人受孕的双儿
大臣们心如死灰,难不成皇朝传承就要在此断绝?
没了紫眸的血脉,大雍气数便要尽了
百年基业毁于一旦,这叫他们如何面对大雍百姓
如何面对战死沙场的先皇?
太医在大臣们绝望之时提醒
“陛下不能让女子受孕,但陛下是个双儿,虽说艰难些,却未必不能自己生下皇嗣……”
这话一出,满朝文武满脑子想着的,都是怎么让那刚登基小皇帝,快些怀上身孕
******
雷萌点众卿家斟酌着往下吃
xx,生子,产x,NP

——阅读全文伽QQ❤:209158465,回复“1”获取资源—​​​​

关于年纪:

  皇帝是十六岁,小攻平均比他大四到五岁的样子,都是在二十出头,年届弱冠的美男子
  ****
  关于官职:
  左相跟右相年纪轻轻就拜相,是因为先帝出征的时候带走了朝中半数文武重臣
  先帝在战场的时候,也是要处理政务的
  这些重臣,在先帝战死之后,有些当场就殉主了,也有为了护主战死的
  所以职位上有了空缺,当时驻守朝中的左相跟右相就凸显了出来
  再加上他们都是小皇帝的人,就上位了,虽然这不是主要原因
  将军就是实打实的战功升迁,乱世里头武将升迁最快,凶猛不解释
  ****
  关于年号:
  承安是先帝,也就是小皇帝他爹的年号
  小皇帝登基匆忙,现在还没有改元
  ****
  关于时间轴:
  小皇帝是承安元年的年底出生,皇后生了他之后身体一直不好,承安七年薨逝
  承安十四年,左相他们仨殿试之后,就开始打仗
  几乎是放榜之后,战报就传来了,时间大概是承安十四年五月
  承安十五年九月,先帝及众皇子战死
  小皇帝继位,皇兄从京城出发接回先帝以及几位皇子的尸骨,护送往旧都皇陵
  所以在这段时间里,皇兄是不在线的,不过皇兄快回来啦!!
  十五年的九月跟十月,整个京城的气氛都是很惨淡的,直到发现小皇帝或许可以受孕
  因为身体的特殊情况,小皇帝守孝的时间只有三个月,以月代年
  大雍朝风雨飘摇,没办法等他守孝三年了,如果没有继承人,大家一起玩完
  十二月,国师让小皇帝自己选三个人
  小皇帝选了左相,右相,跟将军
  左相第一个爬上了龙床,然后是右相
  十六年一月,林老将军重伤,林将军弃笔从戎,请命西征
  出征之前,皇帝召见林将军,皇帝想的也是战事惨烈,说不定就回不来了
  于是将军出征之前终于给皇帝侍寝了,接着在战场一待就是半年多
  十六年七月,战事平息,将军回朝,身为皇帝的人,将军憋的很辛苦
  习武之人体力好,回来一个人就把小皇帝x的x了出来
  目前的时间轴走到十六年九月,将军从战场回来了两个月左右
  因为之前大雍处在战乱中,所以左相跟右相也没有什么心思侍寝吃x
  小皇帝的生活,也是从这两个月左右,开始真正的没羞没躁的
  但是因为接近先帝忌x的关系,皇帝的心情也比较低落,以往能掩饰的情绪也开始爆发了
  皇兄马上要回来来!!皇兄马上要回来来!!皇兄马上要回来来!!
  皇兄回来之后,皇帝就会举行正式的登基大典,并且改元
  ****
  关于雍室皇族:
  雍氏的先祖,也就是开国皇帝也是皇族出身
  因为天生长了一双紫眼睛甚是妖异,被当时的皇帝不喜,早早的就被遣到了封地
  雍氏先祖就老老实实的治理封地,把一块不怎么样的地方,治理的富庶起来
  之后老皇帝身体渐渐不好,太子监国,但是好死不死,太子继位之前,请国师算了一卦
  国师也说的很直白,太子啊,你不是当皇帝的命,你那紫眼睛的兄弟,才是上天之子,承继大统的人选
  太子气炸了,老子是太子,你说我不是当皇帝的命,国师他动不了,就只能动他兄弟
  于是太子就说雍氏先祖是妖星,不死的话,国家就会灭亡
  雍氏先祖没办法,只好准备跑路,但是太子的追兵来的很快,几次差点要了他的命
  封地的百姓为了帮助雍氏先祖逃跑,伤的伤死的死,却没人愿意交代雍氏先祖的去向
  太子大怒,下令屠城
  雍氏先祖为了一城百姓,站出来受死,结果太子太高兴了,自己从马上摔下去,摔断了脖子
  于是太子果然不是当皇帝的命,雍氏先祖却没能就此上位,而被老皇帝追杀了
  几番苦战,雍氏先祖带着自己封地的臣民,建立大雍
  并且立誓,只要他在一x,他的血脉流传一x,大雍不灭,百姓不苦
  前来投奔的国师听了以后很感动,于是向天祈愿,求大雍不灭,雍氏血脉不绝
  老天爷的回应是,血脉不绝,大雍才能不灭
  直到雍氏先祖的皇后生下一双儿女,一个紫眸,一个黑眸之后,才知道血脉不绝,指的是紫眸的血脉
  从那之后,雍氏对紫眸就无比看重起来,只有紫眸才能成为继承人

楔子

自古以来皇权更替,只有极少数是平稳过度。
大雍的开国皇帝,本就是皇族出身,因为天生长了一双紫眼睛甚是妖异,被当时的皇帝不喜,早早的就被遣到了贫瘠的封地。
高祖并无怨怼,一心扑在了治理封地的事情上,由此颇受当地百姓爱戴。
之后皇帝老迈,身体渐渐不好,太子便行监国之职。
眼见继位在即,太子却总是心绪纷乱,觉得有事要发生,便私下里找到国师,卜了一卦。
国师直言,太子并无继位希望,卦象显示,那位上天之子,理应承继大统的人选,该有一双紫眸才是。
太子听完,只觉骇然。
古往今来,成为太子而不能继位者,哪个能有好下场?
更何况唾手可得的皇位,他岂能甘心拱手让人?
于是,太子先下手为强,散播谣言,称高祖乃是妖孽,如不诛杀,国之将亡!
高祖皇帝仓促出逃,只是追兵来的太快太多,好几次都让他险些丧命。
封地的百姓感念高祖恩德,为了助他逃亡,伤的伤死的死,却是无人愿意交代他的去向。
太子大怒,下令屠城!
高祖为了一城百姓,只得折返回来,现身受死。
太子大喜,当即想要亲手了结高祖性命。
谁知一时乐极,竟是不慎从马上摔了下去!当场就扭断了脖子,一命呜呼!
皇帝不知其中缘由,痛失爱子之下,下令追杀高祖。
数年苦战,故国因老皇帝病逝之后的内斗不止,而分裂成几个小国,再难回返。
最终高祖带着自己封地的臣民,建立大雍。
并且立誓,只要他在一x,他的血脉流传一x,大雍不灭,百姓不苦登基大典之上,追随而来的国师向天祈愿,求大雍不灭,雍氏血脉不绝。
得到上苍的回应却是,血脉不绝,大雍才能不灭。
直到皇后有孕,生下一双儿女。
一个紫眸,一个黑眸。
众人才知道血脉不绝,指的是紫眸的血脉。
从那之后,雍氏对紫眸就无比看重起来,也只有拥有紫眸才能继承大统。
此后岁月更迭,时至承安十四年五月。
大雍西疆遭遇外族联合入侵,短短几x便连丢数座城池,竟是长驱直入,直x京城而来。
承安帝大怒之下,决定御驾亲征。
几位成年皇子,及半数文武重臣,皆是随军出征。
承安十五年,战事非但没有停歇,反而越发激烈。
九月,承安帝战中遇伏,几位皇子营救不及,尽数战死西疆,承安帝也因不愿被俘,力竭而亡。
最后一个紫眸血脉,先帝幼子八皇子雍宁仓促继位。
七皇子受封睿王,亲去西疆接回先帝及几位皇子的尸骨,并护送前往旧都皇陵。
又因跟随先帝出征的重臣们,不是战死便是殉主。
新皇继位后,连下数十道升迁圣旨,才算是勉强补齐了空缺的官位。
承安十四年的一甲三名,分别出任,左右两相,兵部尚书,皆是位极人臣。
频频升迁之下,文武百官,却是没有一人脸上能有喜色。
不光是因为西疆战事胶着,先帝战死,更因为那继位的新皇,虽是紫眸血脉,却是个不能让女人受孕的双儿!
死守江山,却后继无人!岂能不心中大恸!
直到太医院献策,称皇帝有受孕的可能,这才让百官心中愁云稍散。
时年十二月,新皇先后招幸左右丞相。
承安十六年元月,林老将军战事中身受重伤,其子兵部尚书林锦泽请命出征。
出征之前,皇帝招幸林锦泽。
七月,西疆大捷,林锦泽班师回朝,受封大将军。
至此,战事停歇,接下来大雍的国之重事,便是让皇帝早x生下太子来,才好江山稳固。

第一章 右相,朕这里痒x

“啊……太深了……呀!不要!”
长发紫眸的美人扭动着腰肢,想要从背后的男人身上逃开,却被男人有力的大手掐着腰,狠狠地往下按去!
被x刃捅到最深处的xx痉挛着收紧,像是一张贪吃的嘴,几乎要将男人夹的s出来。
男人喘息着x上他的耳垂:“真不要?”
说着,又是狠狠的顶弄了两下,直x的那美人连叫都叫不出来,只能无声的张合着红肿的唇瓣,一双紫眸里满是泪水。
男人却不愿意那么容易的放过他,按着美人的细腰一通狠x,每一下都狠顶到xx里最痒最x的地方。
x靡的水声伴随着x体撞击的声音,响的又急又快。
男人一边x还一边问他:“要不要?要不要微臣这么x?”
“嗯?陛下,臣x的你爽不爽?”
听着男人一口一个微臣,一口一个陛下,xx却x他x的那么狠……
好羞耻……
可也好爽……
被x的美人皇帝绷紧了身子,阳根抖了抖,直接出了精,x里也发了大水,xxx了一大片。
xx中的xx紧的根本x不开,男人也终于被他绞的s了出来。
滚烫的xx有力的s进敏感的后x里,皇帝哀叫了一声。
已经出了精的xx竟然颤巍巍的又y了起来,紧绞着x刃的后x也是又一阵紧缩。
男人被这一阵xx紧缩的动静也弄的销魂不已,眼见着皇帝那又y挺起来的阳根,不由得笑了一声。
他抚摸着怀里完美无瑕的身体,跟皇帝一起享受着xx带来的余韵。
“s进去就y起来了,下回x在里面,岂不是直接就泄了?”
只要光想想男人说的情形,皇帝就觉得自己要xx了!
要是被x进去……
被男人狠狠地x到深处,比xx更有力的x水s在最瘙痒的那点上,该有多舒服?
皇帝禁不住颤抖起来,急促的喘息着,满脑子都是被男人x满了后x的场景。
可比起刚刚被喂饱了的后x,皇帝身上还有一处地方,更痒的他心焦。
他身上颤抖着,喊了声:“右相……”
男人的舌尖x在他耳廓:“臣在。”
皇帝喘息着抓着男人的手,顺着腰肢向下,越过自己挺立的阳根,来到一处x软的地方。
本应该有着子孙袋的地方,却被一朵x润娇艳的女花代替。
花唇早已x的不行,半张着露出了里面饥渴收缩的x口,光看着就欠x到了极点。
皇帝拉着男人的指尖朝那发了大水的小口捅了进去,抖着声音说:“右相,xx朕的花x……”
男人的三根手指刚一捅进去,整个手就被那x里涌出的xx打x了。
“啊!”
皇帝仰着脖子叫了一声,随后就急不可耐的抓着男人的手,在自己流着水的x里xx起来。
“右相,右相……朕这里痒,右相帮帮朕……”
皇帝一手拉着男人的手x着自己的花x,却还觉得不够。
另一手摸索着,碰到了花x上那已经y起来的小x珠,指尖用力捏住!
“呀!泄了……啊!”
皇帝浪叫的声音卡在了喉咙里,男人x在他x里的手指,感受到一大股从花x里涌出的xx。
那汁水顺着皇帝的细白的腿根往下流,弄得他xx整个都x透了。
男人的阳根早在皇帝拉着他,要他x花x的时候,就在皇帝后x里y了起来,这会更是y的发疼。
“怎么这么x?”
男人在后x里狠狠地xg了起来,x的皇帝直求饶。
“不!慢……啊……慢些!呜……要坏了……”
后x被x的直发麻,x心都要被磨肿了,前头的花x却饿的水流个不停。
皇帝后x咬紧了狠g自己的xx,挺着腰把花x往男人的手上送。
“右相,右相……x朕前头……花x里痒……呜,不要……啊,太深了……”
男人低头咬他的后颈,舌尖在他细嫩的肌肤上x舐。
“x成这样,后头吃着还不够,前头也像是会咬人一样……”
“是不是在朝上的时候就x了?”
说着,男人x在皇帝花x里的手指,也跟着xg的节奏抽动了起来。

——阅读全文伽QQ❤:209158465,回复“1”获取资源—​​​​

皇帝被x的魂都飞了,只知道顺着他的话往下说:“是……啊!在朝上就x了!”
“是不是看着底下的文武百官,就想着下了朝能被谁的x棍x?”
“要……要右相你x朕,唔……右相……后面轻些……前面……快些……”
皇帝前后的x都被照顾到了,气都要喘不过来了。
男人压抑着c喘,问:“只要我x?不要左相?不要林将军?左相那杆长枪,能一直顶开陛下的宫口,x到最里面。”
皇帝美目睁大,一双紫色眸子已经失了神,泪水顺着满是情欲的脸颊滑下来。
左相的确有一杆长枪,每每都会顶开宫口,x到他最深处,最后x的宫口都会肿起来……
被左相x肿了花x之后那几天,他连双腿稍微并拢一些,都会因为花x里的嫩x受不了相互摩擦而泄了身……
有一次不过是下了御辇,走上丹陛的那几步路,就让他泄了两回。
上朝的时候,身下龙椅上的软垫都x透了,他都不敢当着百官的面站起身来。
皇帝想到之前的情形,两处xx都是不住的抽搐。
男人却还在他耳边说:“林将军有一柄弯刀,像微臣这样从后头xx来的时候,能x的陛下s到x出来。”
当x林将军西征归来,俩人半年未见。
林将军一个人,就将他x到连平x里只是摆设的女x都x了出来。
当时淅淅沥沥的x了好久,止都止不住,他差点以后自己往后要裹着x布上朝……
想到这,皇帝的xx抽搐的更急,被x到失禁的感觉似乎还残留在身体里,只差一点就又要泄了。
右相却在这时候停下了动作,生生的打断了马上要来的xx。
皇帝从云端坠落,煎熬的犹如在火上炙烤,扭着腰就要用身下的xx去x弄那在忽然停了的阳根。
男人却只用一只手就按住了他的动作,皇帝瘙痒的不行,急得声音都带着哭腔:“右相!”

209158465此处内容已经被隐藏,请输入验证码查看内容
验证码:
请添加QQ,回复“dd”解锁隐藏内容。QQ搜索“209158465”或者QQ扫描右侧二维码都可以添加QQ。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