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欺负》by瓜瓜甜txt百度云网盘小说全文阅读

欺负
作者
瓜瓜甜

內容簡介
又名《就是想要欺负你》​又名《女霸总追夫宠夫记》。
江懿vs边磊
和亲前,江懿问死侍御风:愿意跟我一起走吗?
御风:郡主去哪儿,我就去哪儿。
只要有我在,没人能伤郡主分毫。
江懿:那我问你,如果边磊想杀我,你会怎么做?
御风:自然是杀了他,保护郡主回相府。
江懿摇摇头,笑着说:不,你应该帮他。若是有些事,他不得不杀我才能做。我希望你帮他杀了我。
你记住,在我眼里,没有人比边磊更重要,包括我自己。
救赎文,暖甜来袭,偶尔风雪。
1V1xG古代甜文青梅竹馬

————全文资源,伽威❤:209158465,回复“1”,自取资源——

欺负1.就是想欺负你
1.就是想欺负你
塞北使者来京的那天。江懿和三公主在宫外游玩刚巧回殿,正赶上了这么一场“势均力敌”的​求和大战。

相父​江明对她说过,如今塞北的和与战是很敏感的事情。毕竟木朝的西边儿最大的部落就是塞北族了,塞北族北部就是凶猛强悍的戎族,戎族和木朝关系不好,大战在即。塞北是时候要做出选择,到底要站在谁的那边。

不过看着使者这进京的架势,求和意向如此明显,想必就是来求木朝庇护了吧。

但是相父对江懿说,事情才没有那么简单呢。毕竟木朝绵延百年,国力强盛,名将辈出,戎族再难缠,国军一出​,真要g上一仗,胜算也有八成。可是塞北本身就是个肥美之地,军队实力很是神秘,有几分不听木朝话的意思,这次求和,不付出点儿代价,又怎么能给出诚意来,让木朝皇帝甘愿出兵保护这个边陲国,不给戎族踏平呢?

听说,赌注就是塞北王最小的女儿,传闻中,那位公主天人之姿,比木朝最美的三公主还要美上一百倍,木朝皇帝随即就动了念头。

既然塞北要求和,那不如就把公主嫁到皇宫来,做皇帝的妃子,以示友好邦交的亲密往来。

也不知道这次来京的使者,会不会如皇帝所愿地把那位惊为天人的公主带来。

江懿想着,本来以为无趣的宴席,就因为这个八卦传闻,让她燃起了几分兴趣。

塞北使者被召上正殿的时候,江懿把撑在脸侧的手放了下来,勉强保持了一个相父嫡女的端庄气质。

可是在边磊手捧礼品,三步一跪,五步一扣礼节周全地从她身边路过的时候,她还是愣得感觉心跳都漏了几拍。

那个使者的样子,莫名让她觉得熟悉。

而且是很像她记忆中消失了很久的那个人。

献过礼物,接过赏赐,说过漂亮场面话,边磊得到恩典,坐到了臣下的位置,刚好就在江懿的对面。

江懿心里乐开了花,更是肆无忌惮地直愣愣地看着他。

虽说这个身穿异域服饰的使者留着一下巴的胡子,可是脸皮却是x眼可见的白皙滑腻,如同私塾里风华正茂的x油小生。

那胡子十有八九是自己为了显成熟故意贴上去的。哈哈哈,有意思。

江明注意到自己女儿盯着人家看得口水直流,翻了个白眼,咳了一声。

谁知江懿根本不搭理,装作没听到,继续大喇喇地紧盯着人家看。

看得边磊心里一毛,这丫头,老盯着他看,可真是难缠。

后来菜上了,其中有一道是辣子x,是江懿最爱吃的菜,边磊和江懿同时举起筷子,伸向自己桌子前的这盘x,但是江懿眼睛还是没离开过他。

看着他把x块上沾着的辣椒籽一点一点地拨下来,才把光溜溜的x腿x送到了嘴里。

江懿表情僵了一下,随即低下头,不动声色地扬了扬嘴角。

一下宴席,打听到使者住在来福驿馆,江懿带着随行护卫御风特意掐着晚饭时间,以父亲之名来送礼。

塞北人拿不定主意,连忙去客房报告边磊,江懿站在大堂里,抬头看着从房门里走出的一身黑袍的边磊,她的目光在边磊看来,像一只春光里一跳三尺高的小鹿。

这丫头……才是木朝里最难缠的主儿。

“使者大人!相府嫡女,瑞阳郡主江懿,奉父亲之命来问候您。”

江懿拱手躬身,笑意盈盈。

她也喜欢穿简便的公子装,站在高大的御风身边,显得娇小瘦弱。

边磊叹了口气。

“现在是晚宴时间,既然郡主来了,就一起喝一杯如何?”

江懿连声好啊好啊,就往楼上赶,御风连忙跟了上去。

边磊的客房里除了他还有一个人,江懿一进屋,看到那个人的背,就知道这肯定是个女人。

她心里一揪。

那人听到身后的动静,连忙站起来,默不作声地行礼,江懿没说话,撅着嘴自顾自坐下来。

来来来,不是吃饭喝酒吗?一起一起。

边磊看着她,没办法,坐下来给她倒了一杯酒。

使者大人,这杯先敬您,您刚过了这求和万里长城第一关,随后几天肯定更加辛苦,要做好准备哦~

边磊默默抿紧了嘴角,笑不出来。

江懿又给自己倒了一杯酒,刚刚那杯一下肚,江懿就知道这酒后劲不小,刚喝没多久,大脑就不听使唤了,什么话都想往外说。

听说塞北小公主天人之姿,倾国倾城,不知道和我比起来,哪个更美呀?

边磊一愣,这是一道送命题。

边磊身边的那人,在听到小公主的那一刻,x眼难以察觉地抖了抖肩。

边磊y着头皮开了口,“我族公主身份尊贵,公主之美,是自由之美,宁静之美,像塞北大x原上偶然掉落的月色。郡主之美,是灵气之美,洒脱之美,活泼可爱,如山涧甘冽晶莹的清泉。公主和郡主的美,各有千秋。”

江懿听着,默默回了句嘴,“我才不洒脱,我可小家子气了,谁要是后来不信守诺言离我而去,我这辈子都不会放过他,追到天涯海角也要把他找回来!”

边磊目光一躲闪,没接话。

江懿就得寸进尺,继续说:“那若是问这两种美,你自己更喜欢哪个呢?”

边磊愣了一下。

江懿托着腮看他,一脸期待的样子。

“郡主这是在为难我了。我只是一个小臣,既不可以得罪公主,也不可以得罪郡主,这要我如何说?”

边磊摇头。

“我看啊你是看这里的人太多,不好意思说。御风,把这里的人都带走!我要单独和使者大人一起喝酒聊天!”

“郡主,这……这不太好吧?”

“有什么不好的?御风你听话就是了。我想和边使者两个人单独喝酒!边使者,你愿意吗?”

边磊没说话,不知道该说什么。

江懿坐到了他身边,一把拉住他胳膊,脸颊往他肩膀上一蹭,“你害怕什么呀,我一个姑娘家都不害怕,你还害怕?是个男人吗?”

边磊叹了口气,挥挥手,让门外的随从和门内的那人和御风一起出去了。

看着四周无人,江懿趁着边磊不注意,抓过酒壶,就扬起头往自己喉咙里灌,边磊连忙过来抢,但是江懿吞得飞快,酒劲很大,不多时就上了脸,白嫩嫩的脸蛋上晕开两朵红云,目光流转生姿,灼灼其华。

“你,郡主不该喝这么多酒。边磊夺过酒壶,一扔老远。”

“不喝酒,怎么敢这么放肆啊?”江懿说得理直气壮,“我今x在宴会上看到你,就觉得你啊,特别好看,我看上你了,想跟你春宵一度,颠鸾倒凤,你知不知道?”

边磊被江懿这一番厚脸皮的话闹了个脸红,想从她怀里把胳膊xx来。

“郡主请自重,边某只是个小使者,配不上郡主。”

“滚你妈的配不上!你再说这话我要打你了啊。”

江懿像只小狗,气得龇牙咧嘴。

“爱情里只有爱不爱,没有配不配的。配不配由别人说了算,爱不爱,我说了算。”

“郡主,我们今x宴会上才见过第一面。”

江懿一撇嘴角,愣了一下,“可是有些人见了第一面以后,就知道他是谁了呀。”

边磊浑身一抖,难道被她发现了?

江懿看着他的侧脸,噗嗤一声笑了,她伸出手指,一点一点抚摸着边磊的脸颊,似是无意地补充着,“见了你第一面以后,我就知道你是我的枕侧床畔之人,以后我们会夜夜笙歌,女上男下,交缠颠倒,云雨几何……”

“郡主!”

边磊皱眉,脸颊边泛起不易察觉的红晕。

“你生气起来的样子,真好看啊。”

江懿不为所动,跟只树懒一样缠住了边磊的胳膊。边磊暗暗使力,不知为何,就是挣不开她,最后只能叹了口气,随她去。

江懿笑得眼睛一弯,把下巴磕在他肩膀。仍是不肯罢休:

“所以,你到底喜欢哪种呀?”

边磊皱着眉,抿起嘴角来,面色严肃,想发怒,却半天积蓄不起来情绪。

“你不说,我不依~”

江懿得寸进尺,一猛子扑到他怀里,小手就嗖得一下溜到了边磊的腰带里。

“你!拿开!”

“就不!就不拿开!很舒服的~本郡主长这么大,阅男无数,还没见你这么内敛磨叽的男人!”

边磊曲腿,膝盖顶了顶江懿的腰,她诶哟一声被推远,边磊一把握住她手腕,把她作乱的小手抓了个正着。*青白芝麻*

“时候不早了,郡主该走了。”

“不走,今晚就不走。除非你说你喜欢我。”

“郡主,初见一次,就说喜欢,这样的人边某做不来。”

“你呀~就是不想我走,不然为什么不顺着我的意,说句喜欢我呢?”

江懿振振有词。

边磊气得眉心一跳一跳。

“既然你不说,那我就不走啰~”江懿对他眨了眨眼,然后一把抱住了他的腰,把脸搁在他腿上,后脑勺正顶着敏感的那处,也不知道是不是故意,她还刻意往后仰了仰头。

边磊呼吸一紧。

“边磊哥哥,你长得真好看~可曾婚配啊?你看我合适吗?”

“边磊哥哥,我现在背上可痒了,不知道是不是进了小虫子,你帮我挠挠呗。”

“边磊哥哥,我喝醉了,这酒后劲好足啊,我头疼死了~你帮我揉揉吧。”

江懿趴在边磊腿上娇嗔得直哼哼。

边磊叹了口气。不理她,就把她晾在那儿自言自语。

“边磊哥哥,抱抱我,抱抱我吧……”

声音软软的,像片碎了的瓷器,叮的一声砸在地上,越来越虚弱,听着就委屈。

江懿慢慢抬起身子,钻到边磊怀里,手臂环住他的腰。

“别赶我走嘛,我又不吃了你。嘻嘻嘻。”

边磊:……

没过一会儿,屋子里响起了一阵均匀而响亮的呼噜声。

边磊:……

他想脱身离开,可是只要一动,江懿就条件反s地抱他更紧。

边磊认命地叹了口气,g脆就这么抄过她两腿,以一种扭曲的姿势把她抱到了床上,江懿刚刚沾上被,就转了个身,撇着嘴把边磊的脖子抱住了。

也不知道她闭着眼是怎么做到这么精准出击的……

边磊无奈,只好就着她身边躺下。

江懿一把环住他的背,双腿缠到他腿上,紧紧地勾住了他的脚。

边磊是进退两难,他看着怀中睡得香甜得意的江懿,心口郁结,今x朝上坐到这小祖宗对面的时候就知道不会是件好事儿,没想到她竟然直接找上了门!

我都变成这样了,你总不能还是认出了我吧?

江懿毫无顾忌地在他怀里安睡,砸吧砸吧嘴,露出了个梦笑。

你倒是高兴了?你高兴什么呀?

边磊皱着眉,越想越觉得憋屈。

最后实在忍不住,低头狠狠地亲了一口江懿的额头,恨恨地捂住了她的后脑,把她护在了怀里。

“江懿!从小到大,你就知道欺负我!”

2.就是要娶我
边磊以前不叫边磊,边磊以前在江懿的相府生活过几年。后来离开了,离开之前,没告诉江懿,以为她这郡主刁蛮大咧的性格,早就把他忘了。

可谁知,命运无常,就算是脱胎换骨,岁月洗刷,仿若重生一遍再归来,他还是撞上了江懿这么个小祖宗。

是的,他不光是改变了名字,也改变了身份,改变了相貌,现在的他,完完全全看不出过去的痕迹。

可是为什么江懿还是缠住他不放?

就这个样子,江懿是不可能认出他的。

那么原因只有一个,江懿那丫头还是本性不改,就是喜欢长得好看的男人罢了。

哼,真是个花心的女人!

以前在相府的时候,就是这样!

边磊越想越气。

江懿睡熟,图舒服,十分自然地转了个身,松开了他。

本来被填实的怀抱落了个空,边磊本该庆幸自由,这个时候心里却莫名地空虚。

他还是气的,他气自己就是没江懿洒脱,该忘的全都能忘。

他就不行。

边磊坐起来,没有回头看江懿,就轻手轻脚地出了门。

没走几步,临近厢房里的塞北七公主丹彤默默开了门。

江懿猜的没错,那个原本在边磊房里吃晚饭的人,就是个女子。还是个颇为白静内敛的女子。

师姐还没有睡吗?

丹彤笑笑,摇了摇头。

瑞阳郡主睡下了?

边磊叹了口气,无力地说,可算是消停了。

丹彤心里一阵酸,表情有些凄然:

我好像从未见你,如此束手无策的样子。

在我眼里,这世界上没有你想不到的办法,没有你练不成的招式,也没有你搞不定的人。可谁知,今x才算是见了一个完全不一样的你。

边磊看着丹彤,默默垂了手。

我确实……只对她一人,毫无办法。

丹彤瞳孔一震。

边磊……她……

边磊闭了闭眼,不愿意再多说。

师姐好好休息。明x还要上朝谈求和条件,这是对塞北来说,最紧要的事。

丹彤看着边磊离开的背影,又想起了初见时那个少年的模样,那时的他,怕是很不喜欢现在这一身黑魆魆的大袍子吧。

丹彤摇头,关门,休息。

长夜归寂。

第二天一大早,江懿从梦中惊醒。

一个猛子从床上坐了起来。

我是谁,我在哪儿,我昨晚都g了什么?

边磊呢?怎么不在我身边呀?

江懿翻身下床,脑子一抽,一双脚就跟踩在棉花上一般,虚浮无根,江懿一飘二荡地到了门口。

打开门,映入眼帘的,就是江明那张铁青着的脸。

啊!妈妈呀!吓死我了!

江懿吓得往后一倒。

你这个死丫头!夜不归宿,还要我这个当爹的一大早跑来寻你!成何体统!

我我我我,我夜不归宿又不是第一次了!这天下那么多好看的小哥哥,留出一晚来宠幸人家一次怎么了!

江懿理不直气也壮,总之她认的理就是这天下最正的理。

江明被她气得胡子都歪了。站在门口手都在抖,一旁的御风,见势不妙,护主心切,赶忙让了一条道出来,对江懿使眼色。

江懿睁眼会意,又吧唧闭眼挤了个眼泪出来。在屋里上蹿下跳,大哭大喊:

啊啊啊啊爹要打人了,怎么可以打我!娘啊!您走得早,您在天上看看,我爹是怎么虐待我的!

江明气得恨不得脱鞋扔过去,撸起袖子就进了屋,把门口那位置让了出来。

江懿说时迟那时快,嗖得一下就窜到了门边,御风当然不拦她,还把她往前送了一把。

这一推,正把她推到了闻声匆匆赶来的边磊怀里。

江懿下意识地就紧紧抱住了他。

那瞬间围拢过来的,熟悉的安全感,让江懿瞬间酸了鼻子。

是你。就是你。

你这个不告而别的懦夫!

你凭什么离开我那么久!

啊啊啊啊啊,使者大人,救救我啊,我爹要打死我的!

边磊:……

他第一反应不是赶紧把缠在身上这个树獭给赶下去,虽说他也知道自己赶不走……却是抬头看着丞相江明抱歉的说:

丞相,昨晚是我招待不周,让郡主酒醉不醒耽搁了一夜。若是要责罚,还是责罚我吧。

可他是塞北使者啊。

江明再有权力,也不能拿两国关系开玩笑啊。

江明愤愤地看了眼江懿,立在原地,气得拳头都来不及松。

是我管教不严,怎敢迁怒到使者身上,皇上还在等着您一行进宫,我就是来把这……把这丫头带走的……

我不走我不走我不走。跟您走了,我回去肯定要挨打,使者大人,带我一起入宫吧~正好三公主还说今x要我入宫呢……正好顺路!

边磊无语,江明直接过来要提人了,江懿就双腿架到了边磊的腰上。

呜呜呜呜!有人要打我了!你不要坐视不管呀~好哥哥!

边磊:……

周围一众人看着这两人以一种不可描述的姿势亲密接触,都瞪圆了眼睛,不敢吭声。

郡主,要不,你先下来?

不不不,我就要在上面!

边磊:……

江明气得声音都哑了。

江懿!

快跑!老家伙发怒了,再不跑我就要被打了!

江懿一落地,嗖得一下钻到边磊背后去了,把边磊袍子的帽沿一拽,边磊顺着她的力道,乖乖地被她拉着跑了出去。

直到边磊被江懿拽着上了他准备好的,去宫中的马车,马车晃晃悠悠地碾在地上,他才反应过来。

自己为什么又变得这么听话了?

他十分不自在地,憋憋屈屈地转头看着一脸得意,贪婪地盯着他脸细品的江懿。

g嘛?这么生气?和我一起坐马车这么委屈?和那个塞北小姑娘一起就开心了?

小姑娘?

边磊疑惑。

别以为我看不出来,昨晚和你一起在房里吃饭的那人,分明就是姑娘!

边磊纳闷,就那么一会儿功夫,就看得出来是女人?要知道师姐丹彤跟在他身后,经历大大小小的场合,被一眼认出来倒是头一次。

诶?她是不是就是你们塞北最小的那个公主啊?传闻惊为天人,倾国倾城 真有那么好看吗?

江懿好奇,眼睛乌溜溜一转,抓着边磊的手问。

边磊要抽回,江懿就抓得更紧,边磊只好作罢。也不回答。

反正他不承认不接话,就她这一面之词,也没人会信。

不理我啊?哼,没劲。

还是不撒手,翻过他的手掌看那上面的纹路,指尖在他掌心挠了又挠。

你以为你不说我就什么都不知道吗?塞北王有九个公主。七公主善武,武术的武,八公主善舞,舞蹈的舞,至于这九公主嘛,那就是传闻里塞北王最小的那个女儿,如今 恐怕才刚刚十二岁。啧啧,这么年幼就被皇帝给惦记上了,你说说你们拿公主婚事来求和,对你们那小公主是不是特别残忍?

边磊转头瞪了她一眼,既然知道这些情况,就不要如此死缠住他不放,当他现在的处境还不够难吗?

g嘛呀,老是对我那么凶,人家也是女孩子啊,你就不能温柔一点嘛?

也不看看你这个女孩子家从昨晚到现在做了多少让人哑口无言的事!得亏你是相府嫡女身份尊贵,要是个小家庭的女子,还不得被人骂得这辈子都嫁不出去?

边磊脸上一阵五味杂陈,g脆扭过头去就不看她了。

唉,你这人。你担心什么我都知道。你不就是怕木朝不搭理你,等你们和戎族鹬蚌相争,两败俱伤之际,木朝再做那个得利的渔翁。是不是?

边磊低了低头,沉默。

她说中了。

如果十二岁的小公主没能如皇帝所愿来和亲的话……木朝没有绝对的理由,和塞北建立什么友好的关系。

我有办法。你听不听?

边磊横了她一眼,那眼神,明显在说,你能有什么办法?

江懿眼一瞪,嘴一撅,吧唧一口亲上了边磊的侧脸,蹭了他一摊口水渍。

边磊:……

皇帝听我爹的。你有什么条件能得到我爹的支持?

边磊皱着眉,刚想说什么。

江懿就抢过话头说:我爹g嘛支持你啊,他肯定不支持你。但是我爹呢,听我的。我支持你的话,他就得支持你。嘻嘻。

边磊叹了口气:你支持我有什么用?

啧啧啧,你还真是个木头脑袋。你的塞北小公主才12岁,似乎是得了一种血疾,就算是嫁过来了 也不能侍寝,这才是你此次来京,却没有带来这个赌注的根本原因吧。

边磊神色暗淡。

但是你知道我擅什么吗?江懿凑近他,下巴磕在他肩膀,说话时呼出的气擦过边磊的耳廓。

我善医,带我回塞北,没有我治不好的病。

我去了塞北,有爹在,整个木朝,没谁敢放弃塞北。

赐福宫中,边磊跟着使团再次按照礼节面圣求和。

虽说早上是让江懿闹了那么一出,边磊站在朝堂上的神色却没有丝毫慌乱。

江懿乖乖地坐在江明身边,托着腮,笑得眉眼弯弯地看着一跪一叩的边磊。

边磊和皇帝对视了一眼,眼神一交锋,这两人都知道自己是不想吃亏的那个。

而江懿越过她爹,和三公主木琪交换了个眼神。

木琪眼睛放光,看着眼前这个塞北使者,就在刚刚,江懿入座前先拉着她的手说,自己待会儿要做一件惊天动地的大事,还说一切的起因,都是因为她遇到了心爱的人。

江懿说,她对那个塞北使者一见钟情,此生非他不嫁。

心思单纯如三公主,面对着多年好友情窦初开,好奇心加仗义感让她恨不得现在就使出浑身解数,让这桩亲事就这么成了。

她才不管什么朝堂权谋,大国外交,也不管江懿这一动,牵着丞相,皇帝和塞北三条线交织缠乱,她只要自己的好朋友过得开心,其他的都不重要。

皇帝不好意思提和亲,边磊就自己先说出了口。

那一番话说着真烫嘴,明明是塞北的好公主,不能和亲就成了个拖累。

边磊尽量不走弯路,实事求是。

大意就是公主年幼,患有旧疾,还是等成年后再送来木朝。

意思是那时候木朝和戎族一战大概也快出结果了,对双方都公平。

————全文资源,伽威❤:209158465,回复“1”,自取资源——

皇帝明显不是很满意这个结果,因为塞北这样做,木朝很吃亏,一个空头协议,和亲的人还要战后作为战利品多不划算。要是按照他的计划,塞北要是求和,那也该是木朝的x灰,等戎族进犯的时候,为木朝挡上一挡,才不算是亏。可是这等心思想想罢了,说出来有损木朝大国威仪,显得居心叵测。

皇帝假客气了一番,便说,公主之疾,吾心甚忧,木朝若说还有什么宝,那当数医术,尤其是丞相之女,瑞阳郡主江懿,自小天赋异禀,医术超凡,小小年纪就冠有妙手回春之名。不如……

早点把公主送来,让瑞阳郡主医治几年?

这话还没说出口。

边磊就抢了先:不如,陛下让瑞阳郡主随我回塞北吧。等公主成年后,和公主一起回木朝。

满朝皆寂。文武百官皆纳罕,心说塞北现如今发展该是多么迅速,才有这等勇气向木朝讨好处?

皇帝一下子愣得差点咬着舌头,眯着眼似乎还没听清边磊说了什么。

边磊勾勾嘴角,终是说了一句回报:自然,作为回报,塞北会成为木朝抵御戎族最坚实的屏障。

这话一说,满朝皆松气。

包括皇帝都找回了点精神。

唯一丢了魂的,是江懿身边的江明。

什么?说的不是塞北公主,塞北王的女儿吗?怎么换成江懿了?怎么赌注就变成了自己的女儿了???

江懿倒是笑得更欢更甜。

这……瑞阳郡主是丞相之女,朕很喜欢,一直视同己出……这……

这样仓促就把瑞阳郡主送去塞北,江明说不定会恨死他。

皇帝犹犹豫豫,不敢答应。

后来只得问江懿是否愿意去塞北。

江懿答得响亮:不愿意。

江明松了口气,江懿这答得好。

边磊不惊讶,淡淡地看了一眼缓缓走到殿上来的江懿。

江懿行了礼,高昂起头对皇帝说:皇叔叔!塞北苦寒之地,我去了肯定是要吃苦的,还要去服侍公主,多不划算!而且,我今年二十有二,再等六年,怕是要人老珠x,更嫁不出去了。

皇帝皱眉抿嘴角,似乎也觉得江懿去了就是吃亏。

可是去塞北毕竟不是我一个人的事,我是木朝子民,若是能为木朝抵御戎族入侵做哪怕一点点贡献,也是应该的。不该这样小家子气。

接着,江懿就话锋一转,说得皇帝以为还有希望。

所以,若是使者大人真心要我去塞北,今x便娶了我!

边磊惊得不敢相信他听到了什么。

江明和皇帝同时愣了。

江明怒不可遏,好啊,原来这丫头在这儿等着他呢!

只要你愿意娶我,我就和你一起去塞北。

209158465此处内容已经被隐藏,请输入验证码查看内容
验证码:
请添加QQ,回复“dd”解锁隐藏内容。QQ搜索“209158465”或者QQ扫描右侧二维码都可以添加QQ。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