囚于深海by橘子果酱百度云网盘txt小说全文阅读

内容简介:

1V1——xE——有私设

腹黑邪恶鲛人攻×天真可怜小渔民受

溯洲×林知鱼

这是一个腹黑鲛人觊觎岸边的小渔民多年,求爱不成便故意制造风波恐吓村庄,迫使村民将小渔民祭祀给他的故事……

传说中的鲛人美丽善良,然而貌美是真良善是假,他们阴险邪恶,对看上的猎物毫不手软,最重要的是,千万不要答应他们的求爱,否则,将会被困于深海,沦为巢x……

三观不正预警,部分海洋,人鱼设定有虚构,勿究!

————全文资源,伽威❤:209158465,回复“1”,自取资源——

第一章祸起

蔚蓝的海面平静无波,两条并行的渔船仿佛静止在水面,扬起的白帆迎风猎猎,抛起落下的渔网像是蹁跹而起的白色蝴蝶,久雨初晴,最适合出海渔猎。

穿着白布短褂的少年趴在船边,大半个身子都前倾出去,葱白的手指搅着冰凉的海水,旁边游弋着不知名的蓝尾小鱼,嘴里叼着一根造型奇特的海x围着他的手指不停转圈。

“喂!你怎么来了。”

破空而至的玻璃弹珠打到少年单薄的后背,落在船板上发出叮叮当当的脆响。

少年惊惶失措地转过身,黑色的头发让海风吹的微微凌乱,左眼带着一个黑色眼罩,露出来的右眼是浅淡的琥珀色,即使被遮盖住一只眼睛也挡不住少年的清秀昳丽。

“我……是周叔让我来的。”

“哈?周平!你爸疯了吧,带着林知鱼这个丧门星上船是想害死我们吗!”

“他可是克死了他爸妈,真是不详啊,啧啧!”

“我妈说异瞳的人就是灾星转世!周平呢?赶紧让他过来!”

围在面前的三个小孩儿故意高声嚷叫,惹得旁边渔船的人纷纷放下手中渔网看了过来,四周厌恶的目光让林知鱼无地自容,他无措地站在船沿,像是公开处刑的异教徒被人指指点点。

“你们在吵什么!”

蓄着络腮胡的壮汉闻讯赶来,他随手揪起一个孩子的耳朵厉声呵斥:“谁让你们在这里欺负人,赶紧给我走啊!下次再让我看见,你们父母不揍你,我周大海也要打烂你们的xx!”

慑于村长儿子的威严,捣乱的小孩儿落荒而逃,还边跑边冲着周大海和林知鱼做鬼脸。

周大海捡起掉落的玻璃弹珠,扬手扔进海里,“噗通”一声,惊走了一直游在船边的小鱼。

“知鱼,别在意那些谣言”周大海蹲在林知鱼身前,他拍了怕林知鱼后背沾上灰尘的地方,敦厚的脸上都是温和的笑意:“别人怎样编排,我们管不着,重要的是自己不千万能自轻自贱,还记得叔叔总跟你说的话吗?”

“记得。”林知鱼揉了揉发红的眼眶,手指碰到濡x的眼罩,顿了顿又放下来:“逝去的人会变成天上的星星,在我们抬头就能看到的地方守护着我们。”

“没错,知鱼,你是你父母的宝贝,他们会在天上一直看着你,保佑着你。”周大海轻轻摘下那被泪水打x的黑布,抬起林知鱼低垂的头颅:“叔叔嘴笨不会形容,但是知鱼的眼睛很漂亮,比叔叔见过的所有都漂亮,它们没有罪,不需要藏起来。”

黑色的眼罩无声掉落,被突然刮过的微风吹落大海,一尾红鱼跃出海面漾起波澜,水面回归平静,黑色的眼罩无声消失。

不再沮丧的少年抬起头来,一蓝一x的瞳孔波光流转,那双被泪水冲刷过的眼眸像是雨后初晴的海面,有湛蓝的海水,也有温暖的太阳。

周大海朗声大笑,惊起了停驻在桅杆上的海鸟,他拍着林知鱼的肩膀鼓励道:“这就对了,我们都是大海的儿子,要勇敢!知道么。”

“嚯!今天的鱼也太肥了吧,大海你快过来,我都要扯不动了!”

“诶,这就来!”周大海扯着脖子喊了一嗓子,从兜里掏出一个橘子塞到林知鱼手心:“离船边远一点,晚上到叔叔家来吃饭,今天有全鱼宴喽。”

林知鱼揣着橘子不舍得吃,放在鼻子跟前嗅了嗅,他们渔村有个不成文的传统,每次出海都会给航行的人揣上一个橘子,常在海上的人抵抗力会有所下降,而橘子不仅可以增加抵抗力还可以生津止渴,久而久之又被村民们赋予了平安的寓意。

而如今这个带着美好祝愿的橘子被周大海送给了林知鱼。

躲在旁边围观了全程的周平一脸不屑,他看着林知鱼一脸宝贝地盯着橘子就心头窝火:“喂!谁让你从船舱里出来的。”

每次出海,林知鱼都是偷偷躲在船舱里不敢出来,村子里人对他有意见,只是因为周大海不敢多说什么,今天难得碰上好天气,周大海非让他出来透透气,没成想放个风的功夫也会引来麻烦。

林知鱼对周平还是有些畏惧的,这个黝黑的少年经常背着周大海欺负他,偏偏人前还装出一副好模样。

那些加了料的鱼汤,掺在饭里的细沙,吃到林知鱼上吐下泻,后来他再也不敢去周大海家吃饭,可妥协和退让却成了周平变本加厉的砝码。

周大海送来接济的米面隔天就会被周平抢夺回去,挂在外面晾晒的衣服也总会无故消失,最后又出现在周平身上,还有放在门前的死老鼠,经常被打碎的窗户……

林知鱼感恩周大海的照顾,从来不和周平冲突,这次也一样,他站起来打算回到船舱,谁知周平却拦在面前不依不饶:“孬种,七八岁的孩子都能被欺负到头上,有娘生没娘养的滋味很不好受吧,啊?丧门星!”

反复被撕裂的疮疤已经无法愈合,烂在心里成了一块死x,可每当有人去戳,去碰,还是会疼。

被人戳着心窝子讽刺的感觉并不好受,但即使是这样,林知鱼也只是侧过身子想要走回船舱,只要躲起来,那些谩骂诘难就不会如影随形。

碰了软钉子的周平一时无法,他望着周围正想找个趁手的工具修理这个丧门星,却突然瞥见林知鱼手中x澄澄的橘子,他立马夺过橘子一脸恶意的栽赃:“呦,你从哪偷来的橘子啊?”

“这是周叔叔给的,你还给我。”林知鱼伸手就去抢,周平没料到平时一声不吭的林知鱼会反抗,险些让橘子脱了手,两个人推推搡搡了半天,周平一时冲动把橘子扔到船沿,趁着林知鱼弯腰去捡的时候狠狠地推了一把。

骤然失去平衡的林知鱼眼看就要跌出船外,却没想到渔船在这时突然剧烈颠簸了一下,林知鱼的身子被晃回船内,站在对面的周平却掉到海里。

好在是渔村长大的孩子,多少都通水性,周平抹了把脸上的海水,索性在船边游了起来,只是心里多少有点惊悸,不知道是不是错觉,落水的刹那眼前有道黑影一闪而过,速度很快,他没看清是什么。

“周平,赶紧上来!”周大海扒在船边向他招手,脸色焦急万分。

原本碧空万里的海面忽而开始起雾,天色也x眼可见的黑了下来,周平愣愣地抬起头看着乌云罩顶的天空,数十道闪电倏忽而至,以千军万马之势撕裂了连绵的黑云。

意识到不好的周平奋力往回游,就在指尖即将碰到船沿的那一刻,腰间猛然一紧,连尖叫都没来得及发出就在众目睽睽下被什么东西拖入水底。

“不!周平!周平!”一旁的村民奋力抱住想要往下跳的周大海,大声叫喊“赶紧回程!海面状况不对,可能有鲨鱼在这附近!”

人群中突然爆发出一阵尖叫,对面渔船上的人指着周平消失过地方,声音战栗:“血……血……真的有鲨鱼!”

周大海面如死灰瘫在船边,人们已然慌作一团,电闪雷鸣的海面波涛汹涌,就连一向在惊涛骇浪里穿梭的海燕也开始调头返行。

深红色的血水在海里迅速扩散,林知鱼盯着被染红的船身,脑子里想起的都是8岁那年,父母带着他出海捕鱼,原本晴朗的天空也是突然狂风大作……

“知鱼!知鱼!”

周大海摇晃着林知鱼瘦弱的肩膀,一把将橙色的救生衣x在他身上:“知鱼,听我说!渔船抛锚了,你先上救生艇,不要害怕知道吗?”

渔船开始摇晃,豆大的雨水接连不断地砸在船板,视线在雨幕里模糊不清,周大海拥着林知鱼走到船边就要推他上救生艇。

“不行,大海!你先上来,船上位子不够了。”

站在救生艇上的村民看着被护在怀里的林知鱼,一脸愤慨:“就是因为他!带着这个丧门星就没有好事”!

“对!不能让他上船。”

“你们两个只能上一个!”

“大海,你不能糊涂啊!”

……

眼看着村民就要抛下他们,林知鱼拽了拽周大海的袖子,脱下救生衣递了过去:“周叔,你走吧。”

“胡说什么!”周大海把衣服又给林知鱼x上,他抹了把脸上的雨水,转头冲着救生艇上的人扬声喊到:“那就匀给我件救生衣。”

喋喋不休的争论在这一刻平静下来,救生艇上的村民略有不甘,扔过来一件救生衣就要开船。

变故在这一刻陡然发生,海面凭空掀起了一阵滔天巨浪,层层波涛裹挟着闪电推涌而来,渔船上的桅杆直直地向救生艇上倒去,所有尖叫与惊呼瞬间就被淹没在海浪里……

坠落海中的那一刻,林知鱼闭上了双眼,他自暴自弃地任由身体下沉,或许这样他就能见到x思夜想的爸爸妈妈,不用再忍受那些蚀骨的思念与煎熬。

冰冷刺骨的海水侵袭着四肢百骸,林知鱼的意识逐渐模糊,他好像感觉到有人温柔地将他抱进怀里,小心翼翼地动作像是怀揣着世间少有的珍宝。

第二章驱逐

“咳……咳……”

林知鱼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正躺在一块断裂的船板上,头顶是漆黑如墨的星空,远处是篝火燃烧的沙滩,身上的救生衣g燥温暖,一点都不像是浸染过海水的样子。

心里纵然有万般疑问也抵不过此刻劫后余生的喜悦,林知鱼费力地翻下船板竭力向前方划去,眼看着沙滩越来越近,围坐在火堆前等候的村民也发现了他。

还没等从海水里站起来,林知鱼就直接被人拖拽到岸边,百十来号的村民手里举着火把,瞬间围到林知鱼面前。

“林知鱼!怎么就你一个人回来了?其他人呢?”

“我儿子和我老公呢?”

“知鱼,大海和平平呢?”

“你说话啊!”

……

气势汹汹的责问不断响起,仿佛海上还没有结束的雷电炸在耳旁,林知鱼的大脑一片空白,难道这次又是只有他一个人活了下来吗?

“我……我不知道……海上突然起了大雾和风浪,船和救生艇都被打翻了……我醒过来的时候就已经在岸边了。”

林知鱼磕磕绊绊地试图向村民们解释,可是空气却诡异地安静下来,那些举着火把的人突然噤声不语,一张张愤怒的面孔在火光地映照下扭曲得厉害。

“那为什么只有你一个人活着回来了!”

短暂的寂静过后,一声凄厉地叫喊划破夜空,一个穿着长裙的妇女忽然穿过人群冲到林知鱼面前,她扯着林知鱼身上的救生衣质问:“千里之外的海域,怎么你就那么恰巧被冲到岸边?你告诉我! ”

根本就没有人关心事情的经过到底是怎样的,他们自始至终在意的不过是……

为什么活下来的是他林知鱼而不是别人。

“……阿姨?”

林知鱼不可置信地抬起头,异色的眼睛里明明都是脆弱的泪光,却在四周通明的火光下妖冶的动人。

不知道是谁喊了一句灾星,林知鱼被重重地推倒在地,绵软的沙滩被他摔出一个大坑,群情激奋的村民抓起地上的沙砾就往林知鱼身上砸。

即使挡住了脑袋,眼角还是不小心被碎石划伤,那些落在身上的沙砾多得好像要将人活埋,林知鱼不断地向后挪,直到指尖触碰到冰凉的海水,他才知道自己已经无路可退。

疯狂的村民已经失去理智,那个穿着裙子的女人突然将手中的火把扔在林知鱼的脚边,叫嚣着要烧死他。

这一次是真的要死了吧,林知鱼闭上了眼睛,脑海里回忆起那个在海水里的拥抱,如果真的有神明,可不可以救救我。

“哗……哗……”

突然涨潮的海水冲上沙滩,在浇灭了燃烧的火把之后,留下了一地的贝壳和海x,悄然退去。

“怎么这个时候涨潮了?”

“太邪门了吧!”

……

人群里一阵x动,他们看着林知鱼的目光既恐惧又憎恶。

“你们是要g什么?杀人吗!”

年迈的村长在儿媳的搀扶下蹒跚而来,他看了眼呆坐在那里仿佛傻了一样的林知鱼,用力地敲了敲拐杖:“明天早上……阿明组织几个人去海上看看……”

“村长!”

众人还想说些什么,村长却摆了摆了手示意他们离开,村民们只好带着一脸不甘和怨恨走了。

“孩子……起来吧。”

周大海的妻子方芸抹了抹眼泪,朝着坐在水里的林知鱼伸出了一只手:“海里凉。”

旁边佝偻的村长也是老泪纵横,他们都很清楚,那些人大概是葬身鱼腹,不会回来了

林知鱼目送着村长离开,便也准备回家,走了几步又突然折返,跪坐在沙滩上小心翼翼地将满地的贝壳兜在衣服里,他抬头看了眼漆黑的海面,嘴里呢喃着:“是海神大人么?”

转头离开的林知鱼没有看到,翻滚的黑色海浪里,青黑色的鱼尾一闪而过。

村庄距离海岸还有段距离,林知鱼兜着贝壳走了好久才到家,刷着红漆的小木屋历经了风吹x晒已经掉得差不多,只有挂在门口的贝壳风铃还保留着纯白。

因为村子闭塞,热水煤电都是限时供应,林知鱼进屋摸索着点燃油灯,先把贝壳泡在木盆里,才就着剩下的凉水冲洗身子。

洗完澡的林知鱼像往常一样给父母的牌位上了柱香,他双手合十跪在蒲团上,心里不停地祈祷:“爸爸妈妈,请你们一定要保佑周叔叔平安的回来……”

海边的黎明总是来得比较早,红x未升,丝丝缕缕的晨雾笼罩在错落有致的村庄,恍若无人仙境。

林知鱼推开窗户,海岸上人影绰绰,应该是要出海打捞的救援队,虽然很想跟去看看,但是村民们肯定不愿意见到他。

趁着清早x头不晒,林知鱼把大木盆搬了出来,坐在门槛上一边往海边张望一边开始刷贝壳。

平时海边冲上来的贝壳都是灰白居多,可林知鱼捡的这些却是颜色鲜艳,红x两色的扇形贝壳纹路清晰,还有据说会带来幸运的紫色扇贝,林知鱼把它们洗刷g净晾在窗台,打算g了以后再做一个风铃挂在窗边。

等到正午太阳高照,救援队还没有回来,家里的米面眼看就要见底,林知鱼跑到村口的小卖部去买,却被店主告知已经售罄,可他刚刚还看到一个男人拎着两袋米面出来。

“老板,能不能匀给我一点……”

“说了没有就没有,出去出去!别妨碍我做生意!”

林知鱼话没说完就被老板拎着x毛掸子赶出来,以前买东西只是不给他好脸色或者故意加价,现在却g脆不卖他了,好在还有两天就是集市,到时候或许可以去别的小贩那里买一点。

心里盘算着以后的生计,连到家都没有发现,可是林知鱼不知道,眼前这一片狼藉还算不算是他的家。

篱笆被拆得七零八落,修补好的窗户又被砸碎,屋体上泼满了花花绿绿的油漆,散发着刺鼻的臭味,晾在窗台上贝壳也被踩碎扔在地上,就连门口悬挂的风铃也未能幸免。

幸好锁了门,林知鱼苦中作乐的想,反正被这样对待已经不是一次两次了,他早就习惯了。

“知鱼……”熟悉的声音响起,是村长站在身后,手里还拎着两袋米面。

“村长?”林知鱼神色欣喜,他抓着村长的拐杖不停询问:“是周叔回来了吗?其他人怎么样了?大家都没事吧!”

村长不留痕迹地挪开拐杖,在林知鱼期待的目光中缓缓地说到:“救援队……什么也找到……”

林知鱼愣在原地,一向摄人心魄的眼眸变得无神,又因为破碎在眼角的泪水闪出新的微光,晃的人心旌摇曳。

村长望着那双异于常人的眸子,终究是叹了口气,他慢慢地抬起手遮住林知鱼的眼睛,终于下定了决心:“知鱼……你搬走吧!”

他们世世代代的生活在这里,依海而居,渔猎为生,他作为村长,不能让薪火在他这里熄灭。

“可是……我又能去哪里呢?”隔着手掌,林知鱼看不清村长的神色,他只能听见一声声叹息,一句句无奈。

“孩子,你别怨我,村民们都围在我家……我……我实在是没有办法!东边那块儿有个小木屋,你就先去那里吧……”

村长留下米面就走了,佝偻的背影颇有几分落荒而逃的意味。

他连最后的庇护都失去了,可是心里并没有多少难过,反而有一种早该这样的轻松感,不详的罪名像是悬在头顶的铡刀,一悬就是17年,如今骤然落下,他也算是有始有终。

木质的高脚屋孤零零的立在海边,旁边有一块儿巨大的礁石,小屋没有刷漆,还保持着树木本色,林知鱼好奇地数了下上面年轮,年龄比村长还要大。

林知鱼的东西不多,最沉也就是村长给他的两袋米面,小屋里家具完好g净整洁,他摸了摸水迹未g的桌面,心想这或许是最后的善意了。

空旷无人的海边,只住着林知鱼一位房客,他拎着铜油灯像是夜里奔跑的星星,趁着海水涨潮爬上礁石,海浪撞击在巨石上迸出碎玉般的浪花,林知鱼坐在石头边上,垂下两个嫩白的脚丫。

头顶的星空格外明亮,他仰起头冲着天空挥手:“爸爸妈妈!你们能看到我吗?我现在过得很好!有漂亮的木屋……还有……还有好多朋友,你们不用担心我的!”

林知鱼的声音哽咽了一下,他从怀里拿出父亲留给他的黑色口琴,像无数个备受思念的夜晚一样,轻轻地放在嘴边缓缓吹奏起来……

海浪跟着清脆的琴声打着拍子,明明是一个人的吹奏,却好像在瞬间拥有了数万的忠实听众。

一曲终了,林知鱼面朝大海将双手拢在嘴边大喊:“海神大人!谢谢你!”

平静的海面除了翻涌的浪花并没有什么不同,林知鱼不死心地继续喊到:“海神大人你在吗?”

……

夜晚的海风愈加寒冷,直吹得人手脚发凉,林知鱼裹了裹衣服,最后望了一眼漆黑的海面,转身离开。

——小剧场——

溯洲:蠢作者什么时候让我出场?我老婆都把别人错认成我了!!

林知鱼:海神大人^3^

贝::对8起俺错了!下章就放你c来!!

第三章海上艷遇

大概是昨晚在海边待得太久,林知鱼早上起来总感觉嗓子不太舒服,xx地喝了一碗米粥,他就翻出许久未用的鱼竿,划着小木船去海边垂钓了。

和煦的x光映在海面上波光粼粼,像是洒满金粉的绫罗软缎,海鸥在头顶盘旋发出阵阵鸣叫,一切都很美好,除了……一条鱼也没钓上来的林知鱼。

“咦?怎么回事啊?”林知鱼趴到船边往下望去,平时这片浅水区有很多小鱼小虾,可是今天连个虾壳子都没见到。

看了一眼近在咫尺的小木屋,林知鱼咬了咬牙又把木船划出了一段距离,他特意回头看了看身后,木屋竟不知何时变成了一个看不清的小点,船底清可见底的海水也愈发深邃,可他刚才……好像并没有划这么远。

海水摇晃着小舟,林知鱼望着海面突然有点头晕,脑海里不可控制地浮现那场灭顶的灾难,暴雨雷鸣和村民绝望的呼救仿佛又在眼前上演……

脑袋里响起一阵嗡鸣,眼前也出现了重重黑影,林知鱼赶紧甩了甩了脑袋,他连鱼竿都顾不得收,握紧船桨就用力往回划,四周安静得出奇,连海鸟的叫声都消失了……

不知道徒劳地划了多久,等到林知鱼再抬眼望去的时候,水面上都是浓墨一般的黑雾,海水咸腥得刺鼻,头顶的太阳消失不见,转而悬挂着一轮巨大的红月,散发着朦胧诡谲的红光。

熟悉的恐惧感攫住了心脏,怦怦地心跳仿佛出现了回声,一下一下震得耳膜生疼,就在林知鱼不知所措的时候,咸腥的海雾里忽然传来一阵阵熟悉的叫喊:

“林知鱼,救救我!”

“知鱼,过来,来周叔叔这里……”

“林知鱼……来啊,你应该跟我们在一起的……”

……

诡异空灵的呼唤回荡在浓重的黑雾里,仿佛被深海里爬上来的鬼魅缚住双腿,林知鱼无助地站在船头捂住双耳,闭着眼睛崩溃地哭喊:“不要叫我!走开!走开啊!”

“知鱼……”

“林知鱼……”

声音好像越来越近,船桨不知道什么时候不见了,林知鱼只能挪动着双腿不断后退,船底咚咚作响,就好像有什么东西在xx不停撞击。

就在他抓起鱼竿试图殊死一搏的时候,哗啦一声,海水里猛然跃出一道黑影向他袭来,林知鱼猝不及防地被推倒在船边,脑袋重重地磕上木板,失去意识的那刻,他看见了红月在眼前一闪而过……

仿佛做了一个冗长不清的梦,梦里面是无边无际的黑色海域,而他置身在冰冷的海水里,顺从的献上温热的身躯,任由水流包裹,和大海耳鬓厮磨。

脸上有x凉滑腻的触感,像是在有人蘸着海水描摹他的轮廓,暗哑低沉的嗓音在耳边絮絮轻语,他仿佛被蛊惑一般,张开唇舌,舒展躯体。

嘴巴里好像被什么柔软的物体入侵,挟着咸涩的海水在口腔里游走试探,温柔地扫荡过上颚和牙齿,还要顺着喉咙伸进胃里,林知鱼听见了自己的呜呜呻吟,然后那物就受惊一般地撤出。

本以为恼人的x扰会停息,没想到下一秒身子就泛起密密麻麻的酥痒,裸露在外的皮肤像是被软毛刷子轻轻扫过,留下一串黏腻冰凉的水渍,细微的刺痛和瘙痒犹如从骨缝里钻出来蚂蚁爬遍全身。

海水忽然摇曳起来,林知鱼感觉自己变成了汪洋大海上的一叶小舟,突然降临的雷电将他劈成两半,上身是让人头皮发麻的酥痒,xx是被利刃剖开的钝痛,颠簸的海水愈加剧烈,他仿佛被掰开了,揉碎了,又填满了……

直到身体深处涌上一股股热流,海水变得如岩浆一般炙热,林知鱼才如梦初醒般的睁开双眸,头顶明晃晃的阳光刺目而又真实,他斜躺在小木船上,半截小腿垂在外面,晒热的海水没过脚踝。

许是躺得太久,身子有些酸痛无力,林知鱼撑起软绵绵的胳膊环顾四周,木船还停在小屋附近的浅水区,船桨码在船尾,鱼竿静立船头,青天白x,他仿佛只是做了一个惊悚瑰丽的梦。

可自己是什么时候睡着的呢?还未等他细想,鱼漂忽然有了动静,林知鱼赶紧提竿察看,竟是一条银鳕鱼咬了钩,目测能有两斤左右,鱼倒是挺大,只是……这好像不是浅水鱼。

为数不多的海洋认知都是父母教给他的,林知鱼只是模棱两可的听过一些,好在今天的晚饭有了着落,他也不想再待在这片令人心生不安的海域上了。

麻利地把鱼从钩子上摘下来扔进水桶,林知鱼头也不回地划着小船驶向岸边,好像海里会有什么吃人的怪物,只要一回头,就会将他吞噬殆尽。

夜晚临睡之前,林知鱼还在想着那个奇怪的梦境,梦里的一切模糊而又真实,一闭上眼睛,黑雾与红月仿佛还在眼前。

村子里面一直流传着有关红月的传说,相传在红月升起的时候,会有鲛人出现在海域上,可红月不是象征着灾邪么,又怎么会和善良的鲛人联系在一起呢……

思绪烦躁地翻身了几个来回,林知鱼拥着被子靠坐在床头,淡如白霜的月光透过窗帘映在床前的地板上,他掀开碎花布帘的一角,窗外杏x的满月高悬天幕。

是梦,是错觉。

林知鱼安慰着自己,将窗帘拉开一角,枕着一缕月光入眠。

夜晚的浪涛依旧,黑色的礁石在月色里模糊成一团看不清的暗影……

翌x清晨,林知鱼拎着小水桶在浅滩附近徘徊,打算捉点小虾小螃蟹,虾x蟹x可以捣碎和面做成丸子,余下的可以拿到集市上卖,家里的水果蔬菜都没有了,需要买一点,最近不能出海,也要买点鱼晒起来,还要再买一盆鸢尾花放在窗台……

“要是能捡到好看的海螺和贝壳就好了。”

林知鱼坐在沙滩上叹息,要买的东西有点多,光靠抓小螃蟹肯定不行,倒是那些色彩斑斓的贝壳海螺在集市上很受欢迎。

金x的沙滩印满了一串串脚印,凌乱的像是一副抽象画,林知鱼拍了拍身上的沙子,抓起一只悠哉路过的寄居蟹丢到桶里,或许他可以等晚上涨潮的时候再来看看。

好不容易收拾完活蹦乱跳的虾蟹,林知鱼趴在桌前打算小憩一会儿,没想这一睡就是一上午。

醒来的时候,外面x头西斜,大片的阳光倾泻进来,照的人周身暖融融的,他站在窗前抻着懒腰打哈欠,目光不经意地掠过窗外,顿时惊讶得连嘴巴都忘了合上。

星星落落的贝壳缀在沙滩上,花纹绮丽的凤尾螺众星捧月一般的立在中间,晔晔照人,仿佛天上的星月都降临在这里。

“好漂亮啊!”

————全文资源,伽威❤:209158465,回复“1”,自取资源——

林知鱼一边感叹一边飞快地跑下楼梯,他跪坐在沙滩上将一个个贝壳小心翼翼地拾起来,紫色的七角贝闪着珍珠般的光泽,号角般大的凤尾螺光滑完整,他好奇地举在耳边,刹那间就听到了海浪呼啸,珊瑚私语的声音。

贝壳整整堆满了一盆,林知鱼唯独先把凤尾螺洗g净摆在床头,他并不打算卖掉它。

“知鱼你知道吗?凤尾螺还有一个神秘的名字,叫做海神螺,它是大海给予海民的馈赠,如果你有一天捡到了它,一定要把它放在床头,它会给你带来幸运,保佑你永远平安……”

年幼时在海边玩耍,林知鱼也曾捡到过一个很大的凤尾螺,母亲当时很开心地扶着他的肩膀,在他耳边娓娓道来这个有关凤尾螺的轶闻。

后来随着父母过世,摆在床头的海螺无故消失,村民的排挤也x发厉害,他弄丢了属于自己的幸运,一度伤心到在海边彻夜寻找,但如今,遗失的幸运又重新回到了他身边。

“这一次,我不会再弄丢你了。”林知鱼抚摸着海螺上宛如新月的斑纹,喃喃说到。

集市那天,林知鱼早早就跑到村口占位子,他把贝壳铺在特意准备的红色绒布上面,稀有的紫贝一出现,立时就吸引了好多人的目光,不少小贩都跑过来询问。

“小朋友,你在哪捡的?怎么卖啊?”

“对啊,对啊,这么多,难得还个个完好无损啊!”

头一次吸引了这么多视线,林知鱼有些手足无措地回答:“就是海水冲上来的,我也……”

“真是丑人多作怪!”有人在旁边阴阳怪气地讽了一句。

林知鱼下意识地捂住左眼,一个人住了太久,他都忘记了出门要带眼罩。

几个围在跟前的小贩才注意到林知鱼的眼睛,他们看了眼罕见的七角贝,颇为惋惜地叹气离开。

周围的人不停地打量着林知鱼,对他的样貌和眼睛妄加猜测,而他什么也做不了,只能傻站在那里接受指责,捂着眼睛不敢抬头。

“小朋友,这些贝壳我都要了。”

浑厚的声音在头顶响起,林知鱼一瞬间以为是周大海回来了,他猛地抬起头来,面前站着的是一个带着眼罩的陌生男人。

“我叫杜樊,是个水手。”男人盯着林知鱼琥珀般澄澈的眸子,笑着自报家门。

现在买东西还要报名字吗?林知鱼太久没有和生人接触,愣了片刻也报出自己的姓名:“您好,我……我叫林知鱼。”

熙熙攘攘的集市很快又充斥着各种吆喝声,周围看热闹的人不知道什么时候散去,仿佛刚才的闹剧只是一场错觉。

杜樊递过来一叠钞票:“这些买你的贝壳,够吗?”

“这……太多了。”林知鱼看着那些面额不小的纸钞,有些受宠若惊。

“你的这些贝壳很罕见,绝对值这个价钱,如果你实在过意不去,可以把这桶小螃蟹送给我。”

“那……好吧!”难得有人愿意买他的东西,林知鱼大方地把贝壳包好,连带着水桶都送给杜樊。

他看着杜樊带着眼罩的眼睛,鼓起勇气地问到:“您的眼睛……也是……”

“并不是。”杜樊打断林知鱼的话,语气颇为神秘:“下次见面再告诉你!”

——小剧场——

溯洲:???感觉自己只是短暂地出现了一下……而且还这么猥琐!作者呢?扔到海里喂鲨鱼!!

贝:我在为你下章的惊艳出场铺垫啊,不要鲨我()

林知鱼:呜呜呜,好阔怕!!

209158465此处内容已经被隐藏,请输入验证码查看内容
验证码:
请添加QQ,回复“dd”解锁隐藏内容。QQ搜索“209158465”或者QQ扫描右侧二维码都可以添加QQ。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