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思恨》by念念不忘txt百度云网盘小说全文阅读

相思恨

作者:念念不忘

內容簡介
前一世她郁郁不得终了,自缢而亡。
今生重来不敢再爱,只是曾经的人却不如她意,命运交织纠缠不休。
是前生亏欠,还是今世再续前缘。

————全文资源,伽威❤:209158465,回复“1”,自取资源——

001重生
              “无情总是相思恨,劝君回头莫再尝。”梨娘放下手上的竹笔,宣纸上黑白相间的簪花小楷并不像是梨娘以往的笔迹。

              “姑娘这字可是大有长进啊!只是这词……”旁边的赵嬷嬷顿了顿,欲言又止。这词可不似闺中女子写出来的,自从上旬,姑娘高烧以后精神头没了以往的爽利,整个人都蔫蔫的,字倒是一夜之间为人赞叹。

              梨娘抬抬眼,咳嗽起来,眉眼流转间换成了另一种笑意,“嬷嬷看我写的如何,教书的夫子惦念仙逝的夫人写的一行字,我看着甚是好看,却不知是何意思”解去嬷嬷心中疑惑,梨娘执起搁置的笔,将两行字长长划去,这样子的词的确不该是她这样未出阁的女子写出来的。

              嬷嬷欲出手阻止,“姑娘这又划去如何啊!”

              “梨娘只是觉得,这字未有半分及上夫子的神韵。”其实这词并不是夫子写的,诗词不过是劝诫自己忘掉过去,不必执念以往,而夫子对过世的妻子却是一心一意,未有杂念。  

                  “元昭,今x你我成婚,你得挑起盖头的。”红盖头遮住视线,她仅仅只能通过帘下的流苏摇曳的空隙,看出面前人的红色长靴上的金线绣纹。她恳求他,没有了刁蛮,没有了撒泼,有的只是最低微的请求,那时她可能有一丝的希冀,希望着他能看到她衣着嫁服的样子,或许他就会爱上她,呵护她,乃至偕老一身,只是一切都是奢望,帘下的脚没有犹豫的转身,脚步声未停,直到感受到门外风吹的凉意,她才将头上的红帕拽下,心凉如冰。

              “姑娘,姑娘。”嬷嬷在旁唤她。

                梨娘回神才注意纸上落下一片黑色的墨渍,她笑笑,唇边苦涩,“方才细想着夫子的字,嬷嬷不必担心。”重新铺上一叠宣纸,“嬷嬷,梨娘想吃您做的蝴蝶酥了。”

              赵嬷嬷看她一脸期待,本是拒绝的心一下子软了,自从梨娘生病以来几乎什么都没吃,天天一顿顿的药没有停过,原本的小脸上的婴儿肥都不见了。“嬷嬷这就去,姑娘怕是要等上一等了。”梨娘答应下来,目送嬷嬷离开后眸子又浇筑在废弃的纸张上。

              重活一世大约是想让她重新生活吧,元昭不爱她是不争的事实,她在上一世就该知道的,可惜那时她自诩可以改变一切,到头来靠自缢了结余生。梨娘将那张纸扔进旁边的火盆,像是想连带着那份留恋一起焚尽。

                三月初三是苏家祖母寿辰,请了长安城里面达官贵人。苏宅早在前两天就已经搭了戏台唱了苏老太太最喜欢的戏本子,据说在苏老太太寿辰那天,天子也会亲临现场,不仅如此还免去了苏将军的早朝,余留时间为老太太办理寿辰。

                梨娘早早的起身让丫鬟忙着整理发髻,因为未及笄只能梳丫髻,梨娘望着镜中人,稚气未脱的脸与眼眸的神色很是不符,她沉默不语捡了一支簪子给身旁的的丫头靛青,靛青愣了愣是一只碧色银簪,款式老旧,配着今天老太太的大x子怕是不妥吧,“七姑娘,这……”

            “带上吧!无碍。”这簪子是老太太给的,她先前一直觉得这簪子不能凸出显赫的将军府,更不能为容貌添色也就弃之不理了,现在想想当时不知是谁给她傲慢的姿态。

              老太太刚起身就听见屋外传话说七姑娘前来问安,竟还以为错听,随后又听屋外嬷嬷重复一边更是惊讶,应允后见来人打扮又惊又喜,“丫头这是……”她自是看见了梨娘头上的发簪,想来这一病倒是变得通透些。“今儿,你陪我去前面迎客罢。”梨娘压手行礼退到一边等候,她看着交叠的双手,白净娇嫩。

              多么年轻的身子,即便在喜欢元昭也时候斩断情根了。那簪子是苏家与李家的信物,母亲与李王爷的夫人孙氏曾指腹为婚签订了娃娃亲,她这只簪是孙氏的,据说她母亲的信物是一个银制手环。她如今斩断后路是为x迫自己寻得良缘,哪怕是孽缘,没有真心付出怕是也伤不了自己罢。

              今x的排场庞大,门庭结彩,灯笼高挂。洛阳城里但凡是名门权贵都一一前来,小厮拿来的礼物累在门后都快放不下了,管家理事四处张罗,梨娘扶着苏老太太出来时就看见外室挤满了人,前厅听闻爆竹声,道贺的祝语,喜庆的很。老太太今天精神尤为的好,受着旁边人的搀扶不稍一会儿就到了前厅。待老太太坐下,梨娘抬眼巡了一遍周围,松了口气,现下她既希望看见他,又期盼此生不见,她心中那光是她飞蛾扑火的终结。陪老太太看了会儿戏折子,梨娘略微头晕,思虑可能是之前发热未愈,便告知祖母,遣去靛青一个人打算出去透透气,后花园的假山有个地方是她前世发现的,此刻正是消磨时间,晒晒太阳的好地方。

回書本頁下一章*青白芝麻*

002斗嘴
              “哎~你弄脏小爷的衣服就想走。”隐隐约约听着是一个稚嫩且跋扈的男声。

              “奴才知错了。”一声膝盖着地的噗通声,话里夹杂颤抖和惶恐。

              “你知错有何用,小爷我的锦袍就能g净了么!”那男声继续说到,幼稚的嗓音充斥敌意。

              “城然,不过就是一件外衣,难为苏府的丫鬟做甚。”

              本是不想理会的,却因城然两个字,梨娘一惊。

              城然,李城然。

              莫不是她定娃娃亲的那一位?梨娘探出头,从高高的假山上,只能看见三个光秃秃的头顶,其中一个梳着丫髻,另一个衣着光鲜,银色金边镶边的锦衣华服,定是那个李城然李小王爷,他旁边的站着的一身素衣,年级稍稍长一点,闲逸样子的大约就是安家嫡长子安敬轩。

              “苏家又如何,皇子犯法还与庶民同罪,她小小奴才弄脏了我的衣服就可以不用赔么。”咄咄x人的语气,作为局外人的梨娘都听不下去。

              “小王爷当真是博学多才啊!”她半身隐蔽在假山后,嗓音略微捏细。

              “谁人说话。”李城然寻声仰头。

              梨娘见他看来又遮挡几分,从李城然的角度就只能看见假山石上竖着两团发髻。

              “哪里小贼,还不快出来见我。”说着李城然就要试着往假山上跑。

              假山入口在另一面,且只有一个入口所以梨娘不担心他会上来,区区一个一十有四的毛头小孩,她有信心应对。

              小王爷李城然没找到入口,气急败坏,“你下来,躲在上面算什么英雄好汉。”

              “我并非说我乃英雄,是否好汉,且小王爷才是真英雄,真好汉。”梨娘移开半分身子,透过假山的缝隙看见李城然仰头的脸,似乎被她这么一夸,桀骜不驯的脸上有了些许红晕。

              这小孩子不禁夸啊!

              “且既是英雄又为好汉,是否懂得以德报怨,仁心仁德,得饶人处且饶人,欺辱丫鬟,锱铢必较,乃小人也。我听说戏文的英雄踏燕无痕,以一敌百,再看看小王爷……”梨娘断了话,仔仔细细瞧着他模样。

              只见那那人脸先是害羞的厉害,然后嘴角僵y,转至愤怒,直至她话音断了,他羞惭的脸快要哭了的表情让梨娘一惊。

              她可没料到不可一世的李小王爷是个外强中g的纸老虎啊。

              “诚然走吧。”安敬轩眼看他不太对劲刚劝要走,结果后者甩开他,跑到假山面前,脚一踢,然后哇哇大哭起来。安敬轩未见他这般哭过,只能一个劲的劝慰,却像是添火加油般越来越旺。

              梨娘幸灾乐祸,一扫之前的抑郁,心情好了大半,去他的元昭,去他的李城然,去他的所有人,她重获新生都要把他们欺负个遍,“呦,小王爷羞愧到哭鼻子啊。”梨娘没忍住笑出声,“这园子进进出出好多人,看见你这般,定会像我一样笑你,这脸不要了吧。”

              话一出,李城然瞬间止住,他胖胖的手指拽着袖子擦拭脸上的水痕,动作间一下下的抽动倒显得可爱几分,“谁说我……羞愧的,我……我是踢的……疼的。”

              安敬轩顿了顿收收手,僵y的表情,震惊的瞧着假山方向。

              梨娘不拆穿他,见那丫鬟还跪在鹅卵石的地上,“小王爷,你计较一个同你小的孩子,也不是君子所为,既非君子就是小人啦!”梨娘觉得小诚然虽然嚣张但是以小人为恶,用此来激将他不失为好办法。

              果然李城然抽了抽鼻子,走到丫鬟跟前,“你且下去吧,不许把今天的事情告诉旁人,不然把你卖了。”

              小丫鬟站起身,扶扶手,转身立马疯了一般逃走。

              梨娘扶额,果然狗改不了吃……方才欺负他的罪恶感瞬间消散。此地她也不想待下去,只觉得困乏无力,无聊至极。李城然见她要走,“哎,你就怎么走啦。”语气透着失落。

              不然,难道等你来打我,梨娘无视他。

              “那能不能告诉我、告诉我你是谁?”他尴尬的低下头,手指交缠,时不时抬头向上看,虽然他看不到她。

              “小王爷。”梨娘停下来。

              李城然眼里闪着期望,“嗯。”

            “你见过英雄好汉路见不平留名的么。”

            “没……有。”

            “那不就得了。”梨娘绕到拐角,身形淹没在山石里。

            李城然小王爷嘟着嘴,拉着身旁石化了的安敬轩,“敬轩哥,她走了。”

          梨娘走后,在山石旁的树荫茂密的榕树上,一位少年单手枕头,目光远送,冷冽的明眸带着笑意,他重新闭上眼,顿时刀削斧刻的脸拒人千里的冷清与薄凉。

上一章回書本頁下一章
*青白芝麻*

003相遇
梨娘一时想不出想要的去处,便去了人多的地方,听听那些姑娘讨论讨论胭脂水粉、闺中趣闻、妯娌斗争之类也不失为消磨时间的好办法。

假山后方经过小竹林就是花园凉亭,一般都是女儿家聚集的好地方,团扇扑蝶、绣帕留花、凉亭围坐好不快活。

“我刚才就在寻你了,可一直不见你。”国公府的四姑娘陶嫣然小跑而来拉住她的手,陶嫣然再过一旬便是及笄之x了,但是性子单纯,没有城府,梨娘看到她心中感慨万千,上辈子就是这样单纯的性格导致她的丈夫宠妾灭妻,最终孩子夭折,她在月子里伤心过度,丈夫却整x沉溺在宠妾的温柔乡里,不曾宽慰她、关心她,甚至儿子的丧事也未曾办理,直至她心灰意冷在一天雨夜抱着死去的孩子投了湖。

她那时不知她投湖赴死的心情,也不知那时她的绝望,直到她自缢的那天,才清楚那是种从未有过的轻松与解脱,是心死。

“我陪着祖母看了点折子戏,方才才赶过来。”她拉着陶嫣然的手坐在树荫下的秋千上,“陶姐姐,再过一月不足就及笄了,是否。”她看了眼她清澈无波的眼底,“是否,姐姐家就开始寻觅佳婿了?”梨娘倒是想说得含蓄点,即便是一个标梅之期的女子也断断不能说这样的话,奈何这话如何含蓄终究有失体统。

意料之中,陶嫣然听完羞红脸看她,“今个是怎么了,妹妹这样说话。”她声音很小,说完用手帕捂住嘴,脸上羞红一片。

“哎呀姐姐,你就与我说说有无中意之人吧。”梨娘着急却也不能显露刻意,“如若有,妹妹可以帮衬,岂不更好。”

陶嫣然不语,帕子掩住口鼻,唯独视线透过她看向远处,梨娘顺着目光看去。远处一块教习场上,一个灰白精瘦的身影,他似乎刚来,一同到的还有之前见过的安敬轩。

梨娘第一眼就认出了灰白衣裳的人正是元昭,她心猛地一痛,像撕裂一般,直击最深的那处。

“我元家就算绝后,我也不可能碰你。”他一掌打掉她送来的吃食,“苏梨娘,你给我记住,除非是你死,我可以以先妻的牌位来安顿你,不过那也是祖上承认你,我永远都不会承认你。”

梨娘抓在秋千绳上的手一松,险些送上面掉下来,“姐姐喜欢元昭,是与不是。”她不甚确定,于是问她。

陶嫣然小女儿状点点头,羞恼的不肯看她。

轰的一声,似有什么东西倒塌,她开口想说写话,然而张张口也再没说出口,她突然明白,陶嫣然本性纯良,而她c鄙不堪,确确实实是云泥之别,怕是当时元昭想要共度一生的是陶姐姐这样的女子,而她横x一脚,断送的是三个人的幸福。

梨娘站起身,“我帮姐姐吧!”她声音g燥沙哑的很,没了少女该有的伶俐。

陶嫣然看不清她的眼,不知道她的心绪,单梨娘嘴角微弯,并未往深处去想。

元昭,你已认定我野蛮专横,c俗无知,那就这样吧,我依旧留着前世对你的专横,我也不会再次纠缠你,你也当我是你生命的浮风,桥归桥,路还是路吧。

大唐风气对男女之防未有多严谨,女子可同男子读书,亦可游玩。教习场与凉亭有一溪之隔,相当于楚河汉界,但溪上有小桥可直接通往。

女儿家们见元昭与安敬轩翩翩而来,早已陆陆续续通过小桥。梨娘拉住陶嫣然,“姐姐我们也去。”说完不由分说就跑过去。

“敬轩,城然去哪儿了?”之前看着他们在树下拌嘴,一转眼却不见了。

安敬轩噗嗤一笑,“小祖宗遇到克星了。”字里行间幸灾乐祸,“平时我是惹不起他,现下居然有个小丫头片子把他治的服服帖帖。”说完脚下一痛。

————全文资源,伽威❤:209158465,回复“1”,自取资源——

电光火石间一个声音扑在了元昭怀里。元昭没站稳退后几步,稳住怀里的人,他快速放开她,定睛一看是位约莫一十有五的女子。他刚要发火便听到安敬轩叫了声,“你你你,踩到我了。”寻声看去正是安敬轩所说的‘克星’。

“对不住,实在抱歉。”梨娘扶手,“不知安少爷七尺男儿的叫是否被我踩的不能走路了,好让我让丫鬟去请大夫。”安敬轩一时无言已对,如若他承认疼痛,岂不是告诉别人他七尺男儿的其实是个娇弱的少爷,如若他不承认,这一脚之仇报与不报。

他觉得这样的被动似曾相识。

安敬轩不吭声梨娘自然懒得理睬他。她转至元昭,扶住陶嫣然,“姐姐感觉如何?”

感觉如何?陶嫣然头埋的更低,她现在心跳都不能平复呢?

“我姐姐怕是受到惊吓。”梨娘望向元昭,因为心虚即下意识偏过头看向安敬轩,“这样吧,你们留下一件你们的东西,如果我姐姐身子不爽我便以此寻你们。”

元昭冷眼看着她睁眼瞎话,局外人一般。

“凭什么,交于你。”安敬轩气急跳脚,本被踩一脚就算了,结果还被这信口雌x的小人暗算了。

“不交与我,是心虚了。”梨娘拉开嗓子,“都说万一身子不爽,你怕什么,我怎会诅咒姐姐身体呢,况且若是装病诓骗你,只需大夫一一查证定会还你清白,你问心无愧拿出一件你不值钱的东西就是。”

安敬轩被她说的云里雾里竟觉得有理,于是不再争辩拿出一块常随的玉佩,给时又觉不太对劲,不设防给梨娘夺了去了。

“人家都给了,你这当事人要不给么。”梨娘说的理直气壮,“好歹你是当事人,不相g的都给了,想赖账么?”

不相g

对啊,他又没做甚。安敬轩吃了个哑巴亏,想去拿那块玉佩,奈何梨娘将玉佩扣在腰间,嘴里还念着非礼勿动。

唯女子与小人难养也。

难养也啊。

古人诚不欺我。

元昭看着梨娘腰间的玉佩,从衣襟里取出一把通身黝黑发亮的匕首,刀鞘符纹精致,栩栩如生,“我只带了这个。”

前世这个匕首他从不离身,今x却能毫不犹豫的拿出来,真真是不一样啊。梨娘看了眼陶嫣然,眸色暗了暗,见她未接,也知她羞赧,梨娘伸出手,指尖剐蹭到他的掌心,那里是练剑的薄茧,却没有前世那般的c粝,她意识到触碰到他便加快速度,避开他的碰触。

透粉的指尖像是道电流通过掌心流窜全身,元昭收收手不动声色的藏在背后,手掌握拳摩搓了几下。

209158465此处内容已经被隐藏,请输入验证码查看内容
验证码:
请添加QQ,回复“dd”解锁隐藏内容。QQ搜索“209158465”或者QQ扫描右侧二维码都可以添加QQ。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