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是无辜的》by冷水很冷百度云txt小说全文阅读

书名:她是无辜的
作者:冷水很冷
状态:已完結

内容简介

四年前,他在她身上留下一个个耻辱的记号,恨不得她用死来换回云兮的一条命。
四年后,他在她微微发颤的后背留下一个个思念的吻,失而复得的感觉溢满心x。 她害怕,她想推开他。 他却死死抱着她不放。 他喃喃自语:“冯惠然,你什么时候能重新爱上我……”

食用前安全提示:
1、正文+番外已完结。
2、文笔剧情都有bug,细节讲究者请绕道。
3、文章比较清水,x食党请绕道。
4、男主又渣又狗,作者知道,无需再嘲。

簡體版1V1xG

————全文资源,伽威❤:209158465,回复“1”,自取资源——

楔子
远在城市之外,郊外一个废弃的工厂里,生锈的铁管不断渗出橙红的水滴,在角落聚成一小滩水渍,屋顶的铁棚露出微小的缝隙,冰冷的月光从缝隙里潜入,划在女人汗x的脸上。
她的四肢都被绑在椅子上,嘴巴和眼睛都被封住,细碎而繁杂的脚步声反复凌迟她的耳朵,她紧张得发抖,如秋天在风中快要坠落的枯叶。
“老大,人还没来怎么办?”一把c嘎的嗓音响起,充满不安。
“呵,你担心什么?”另一个淡定的声音不紧不慢地回应,“来晚了就让他们收尸吧!”
“唔、唔……”听到“收尸”两个字,女人反应激烈地想挣开身上的束缚,她要逃走!她不想死!
“喂喂喂!你乖乖待着!”小弟一见有状况,g脆就给了女人一巴掌,继续威胁道,“再动,你就不是挨巴掌拳头这么简单了!”
“呵呵,等一下,”坐在破旧沙发上的老大突然站起来,走到她面前,“既然陆先生迟到了,那就请梁小姐送个警告过去如何?”
女人的后背都被汗水浸x了,她隐约闻到一股淡淡的酒精味……
“唔、唔唔!”
“抱歉抱歉,这里不是医院,只能拿啤酒消毒了!”小弟把啤酒倒在一把钳子上,然后递给老大,他则到她身后解开她手上的绳子。
“唔唔!唔!唔——”
“放心,就一块手指甲,不送过去给陆先生看,他还以为是恶作剧呢!”老大嘴角泛着冷笑,用力抓过女人的右手。
“唔唔唔!唔唔——”不要!不要!
“砰!”
钳子快要夹住指甲的那一刻,原本紧锁的铁闸竟然被撞开了!
外面的车灯放肆地照进昏暗的工厂,在一群壮汉之间,一个身材挺拔的男人将刚刚卸下的大锁抛向老大脚下,目光冷如夜里等待猎食的恶狼。
“看来陆某差点就赶不上了,是吗?”最后两个字被他咬得极重,令人不寒而栗。
女人被打得红肿的脸,价格不低的衣服全是灰尘和血渍,都足以点燃男人的每一根神经。
“钱呢!交上了!”老大不甘示弱,作势就要把女人的指甲拔了。
“唔唔唔唔!”她感觉到自己的指甲在发痛!
“你敢拔她一个指甲,我就在你身上挖出一根骨头赎罪!”男人的语气说得清淡,却有一股山雨欲来之势。
一道枪声划过郊外宁静的夜空。
这是沾满鲜血的夜晚。

第一章
九月的风依旧残留着夏天的温度。
陆衍之捧着一束满天星,缓缓半蹲在墓碑前。
陆家梁云兮之墓。
“抱歉,哥下星期要出国,可能来不及回来看你。”他的视线留连在碑上深刻的笔画里,直到目光滑到最后的一划,他才相信梁云兮真的不在人世了。
每每来到这个地方,总要再一次认清现实。
记忆中娇小可人的女孩,笑得如夏x荷花般纯洁女孩,你的命运为什么如此坎坷?
都怪我没保护好你。
陆衍之的脑海里无数次浮现出这种恼人又无力的想法,这种事无疑只是在增加他的心理负担。
“放心,下星期爸妈会过来的。”他淡笑,眼里并没有笑意。
她说过,最喜欢他笑的样子。
自从她离开后,他发现自己怎么笑都很勉强。
且听风吟。
店面分成两层,装修风格颇为大胆,墙壁和地板用了深深浅浅交杂在一起的蓝,然后再以纯白木桌椅点缀,让人恍如沉陷在爱琴海那片无际大海边,微咸的海风缠绕在身上每个角落,甚至好像能听见海鸥的叫声。
这家店,就像把希腊海边扬起的风带到这个拥挤又闷热的城市了。
“沈阑,你不觉得这个地方很棒吗?叫我一下午坐在这里发呆都可以啊!”二楼一大片玻璃窗旁边,一个短发女孩兴奋地对对面的男人说。
沈阑听了不太爽快,再次更正:“叫我哥,还有,你特意把我叫出来就为了这个?”
沈珊愣了,什么叫“就为了这个”?
“喂喂喂,大叔,我看你天天闷在办公室,所以好心把你带来这个地方轻松轻松,不然本小姐还不屑和你一起来呢。”
“我是你哥,不是大叔!”男人也对上了年纪的称呼很在意的!
“我还在二字头,你已经到三了,咱俩就不是同一个世界的人!”她嘚瑟地扬起剪刀手,就差掏出身份证来炫耀了。
“臭丫头……”喝尽杯里的咖啡后,他利落起身说:“走了,回公司还有事要处理。”
“哦——”她故意把尾音拉长,就知道工作工作工作,小心以后找不到老婆!她在他的身后摆鬼脸。
下楼的时候,沈阑高大的身躯突然停下,沈珊没刹住车就撞了上去。
“大哥,g嘛突然停下来!”她摸摸被撞疼的鼻子,本来鼻子就不够挺了。
他没回答她的话,她好奇地顺着他的目光看向楼下的前台位置。
“小然,今晚我们一起去吃宵夜好不好?有家烧烤摊很不错。”许宁换下工作服便叫住要进蛋糕房的女人。
“哟哟,我们许师傅要请吃宵夜啊?请问本老板可以参加吗?”被唤作“小然”的女人还没说话,打扮明艳的老板娘语带调侃地问。
“呵呵,老板娘你不是明天还要外出吗?下次吧。”许宁把急切的目光又投向心仪的女孩。
冯惠然清明的眼眸对上许宁,缓缓敛下,摇了摇头。
“离这边挺近的,穿过两条街就可以了。”
她还是摇头。
“不如……”
还没等他说完,她还是摇头,立刻转身进了蛋糕房。
“那女生是不屑跟他说话了吗?好绝情哦。”沈珊偷偷地说。
沈阑没有答话,从他们这个角度看过去,xx的两人是侧对他们说话的,沈阑只看到冯惠然的侧影,她很瘦,脸色也很苍白,头发剪得很短很薄,只留到了脖子以上。
上了车,沈珊终于按捺不住发问:“那女生是谁啊?难不成是你的前女友!”
天啊!她可以脑补一出五万字的破镜重圆大戏了!
“神经!”沈阑很快就否定了她的猜测,他迅速发动汽车,轻声地念,“我好像在哪里见过,有些眼熟。”
“该不会是前世今生吧?这很老土啊。”她的想象还没停止,摸着下巴继续念叨,对这剧情略带嫌弃。
“小姐,你可闭嘴吧。”他无话可说,踩重油门,车子疾跑在通畅的马路上。
等许宁离开后,陈嫣就走到蛋糕房门口,看着冯惠然熟练地在蛋糕上抹x油、裱花什么的,忍不住叹了口气。
“冯小姐,您在本店做了多久了?”
冯惠然裱完最后一朵玫瑰花,才朝她伸出了四根手指。
“你待了四年,应该很了解许宁的为人吧?”陈嫣的食指有一下没一下地卷了卷自己的长发。
许宁是“且听风吟”的面包师,由于外表颇为出众,之前被客人拍了照片,他本人还在微博上小火了一把。
他为人老实,做事认真负责,陈嫣对他的评价颇高。
冯惠然点了点头,继续手头上的工作。
陈嫣真觉得有气发不出:“他对你有意思,你看不出来?我不信。”

第二章
看出来又怎样?
她和许宁不会有结果的。
陈嫣何尝不明白她的苦衷,倚在门边,轻音乐在店里悠扬,但她们并没有因此放松下来。
“他明知道你说不出话,还愿意继续追你,说明他是真喜欢你啊。”
冯惠然从冰箱拿出一些水果清洗g净,才转过身用手语表达自己的意思:我现在只想好好过x子。
“你的‘好好过x子’就是封闭自己的感情?”陈嫣心有浊气吐不出,她了解冯惠然的过去,也明白她背负着多沉重的过去,但作为好友,陈嫣希望她可以放下不开心的一切,才叫“好好过x子”。
冯惠然拉了拉口罩,指了指外面,示意她有客人要招呼。
无奈,陈嫣只好中断“洗脑”,转身带上标准笑容去接待客人。
她落得一身清静,小刀利落地把奇异果切成薄片。
许宁很好,正因如此,他的人生更不该让她这个哑巴给耽误了。
晚上十点,“且听风吟”正式打烊,陈嫣有车,就停在旁边的一个大型停车场。
“需要我送你回去吗?”陈嫣虽然知道她四年来都是坐公交车来上班,但作为她的好友,还是忍不住习惯性问一句。
冯惠然嘴上笑笑,一如往常扬起手中的公交卡拒绝她的好意,陈嫣的家和她的家是相反方向,她不好意思叫人家大晚上绕远路送她回去。
陈嫣帮她的已经够多了。
陈大小姐不意外她的答案,抛下一句话就转身离开:“那你自己小心点,到家给我发个消息。”
冯惠然嘴唇微张,眼看好友已经渐行渐远,嘴唇只能无力合上了。
她连一句谢谢都说不出来。
她走到候车站,乘上末班车。从末班车里望到的景色总是空旷的,没有人潮拥挤,没有来去匆匆,只有沿路的灯光寄来片片昏x。
一个小时后,公交车终于停到了倒数第二个站,她下车,听见的是满大街的寂静。
这地方是老城区,基本是老工厂和老房子结合在一起的,如果在白天走过这条街,你会看见一排排年久失修的大楼,勉强挤在一起,后面是老工厂的烟囱在努力排出灰色的气体,远望前方又是一座座风格前卫的高级商务楼……
城市的进化,有着深深浅浅的分界线。
她习惯抿嘴,迈出快速的步伐走过熟悉的大路小巷,进入其中一间旧大厦。
大门原本安装了电子锁,后来坏了,也没人提议要修理,因此这门只要随便一拉就开了。
她住在七楼,这栋楼没有电梯,她每爬到四楼或五楼都要先喘口气再爬。
六楼走廊的灯忽闪忽灭,怪诡异的,她每次经过六楼都会用尽全身力气跑上七楼。
回到自己的住处,她迅速反锁,再搬起一旁的椅子挡住门板。
好像怕被谁发现似的。
这地方不大,约摸只有30平米,一室一卫,连阳台都没有。
第一次来看这房间时,没有空调,连一张床都没有,空溜溜的。
即使是在老城区,但这房的租金还是超出她的预想范围。
房东是一个四五十岁的阿姨,看她孤零零一个人怪可怜的,前两个月就没有收她的水电费。
最开始,她是预支了工资来买最基本的生活家电,陈嫣当时知道她的难处,也很大方地说要借钱给她先应急,但她拒绝了。
曾经的千金大小姐,即使没了金钱光环,但她还想保住最后的尊严。
这张小小的单人铁架床,只要轻轻一动,就会发出嘎吱嘎吱的声响,一开始听着刺耳,只好忍住,后来就慢慢接受了。
她掏出手机,打开微信,在他们一家三口的群组里发消息。
每天都给父母报平安,已经成为她的x常。

第三章
灯红酒绿的酒吧里,交错的酒杯盛的是各自的迷醉,台上的驻唱歌手对着麦克风唱出一首首充满悲欢的歌曲,灯光掠过的每一张脸,又隐藏多少故事……
“哈,你输了!”吧台上,一个男人看到了手机里某场比赛直播的结果后,激动地拍了大腿。
“……”陆衍之无语,最后还是爽快地掏出几张大钞票。
“兄弟,今天运气很差哦,谢谢啦!”沈阑贱兮兮地说着,还不忘赶紧把钱收好。
“你叫我来就为了和你赌这场比赛?”陆衍之烦闷地解开衬衫最上面的两颗纽扣,他下班就收到他的消息,都没来得及回家就赶来这里。
“咳咳,才怪。”他沈阑是这么无聊的人吗?虽然打赌赢钱这事也很重要,他稍稍压下声音问,“听说你爸想撮合你和王家千金?”
“……你哪里听来的?”陆衍之眯起眼,挥手示意酒保再拿一瓶啤酒过来。
他皱起眉头,摆出一副“我怎么会不知道”的表情:“大家都在说啊!听说王家千金对你还挺有兴趣的。”
“我没听说,对王家千金也不感兴趣。”当事人并不在乎,只盯着酒瓶里金x色的液体里的小气泡,仿佛在思考什么。
沈阑吐血:“您老也不小了,还想挑什么小妹妹啊。”
陆衍之冷笑,瞥了某人一眼:“你好像和我同年,还比我大几个月吧?该担心的是你。”
“哥哥我幽默风趣,风流倜傥,一堆美女等我挑,我才不用担心。”说完,他抓起两颗花生米抛进嘴里。
陆衍之直接拿起酒瓶喝了口啤酒,不知是不是酒精作怪,脑海里莫名其妙地浮起不想再看到的面容……
不知不觉,已经四年了。
一个人,怎么会凭空消失?
果然,她还是做贼心虚,畏罪潜逃了。
再想起梁云兮的死,陆衍之的心从最开始的撕心裂肺变成如今的麻木闷气。
沈阑当然不知道好兄弟在想什么,正要起身去洗手间解决“人生大事”的时候,一男一女正搀扶着一个十来岁左右的女孩从他们身边路过。
“不好意思,麻烦让一下。”

————全文资源,伽威❤:209158465,回复“1”,自取资源——

“还要喝……”
“别闹了。”
在酒吧,总有一些不知人间险恶的小女孩来借酒消愁,沈阑对此早已见怪不怪,只不过,扶着小女生的那个短发女人——
他眯了眯眼,认真地瞪着那渐渐隐没在人群中的背影,嘴里不由自主念出了一个名字。
“冯、冯惠然……”
哐当一声,陆衍之手里的酒瓶掉了,啤酒洒在吧台上,昏x的灯光下映出流光一片。
酒保连忙拿来抹布擦g净,啤酒沿着桌边滴在他的西裤上他都无动于衷。
“你提这个g嘛?”陆衍之的嗓音变得冷y,墨色的瞳孔的周围隐隐漫上血丝,令人不寒而栗。
“我……”沈阑当然明白这名字是陆衍之的大忌,但是——
他往那人离开的方向指了指,嘴角微微抽搐:“我好像看到她了,好像就是……喂!”
话音未落,陆衍之就推开高脚椅冲向他所指的方向!
“我去,等我啊!”
不是她、不是她,也不是她——他的目光努力地辨认着昏暗空间中的每一张脸,薄汗从额角慢慢透出,心跳疯狂加速,但他管不了那么多。
记忆中的女人,嘴角上方有一点比芝麻还小的痣,每当她笑起来的时候,那颗痣似乎也跟着染上了笑意。
二十岁的时候,她染了一头浅褐色的头发,还将发尾烫成了波浪卷,因为她喜欢的明星是滨崎步。
陆衍之就按照过去的记忆在寻找她的身影。
他走出了酒吧大门,晚风吹散他身上淡淡的酒味,霓虹灯还在黑夜中发亮,在这条酒吧街,男男女女搂搂抱抱不足为奇,什么褐色卷发的女人更是不少,但他很清楚,没有一个是她。
没有。
“喂,陆大少,你还要找多久啊?”沈阑见他跑出酒吧,连忙付了酒钱就急匆匆跟在他身后,现在这男人都走遍了整条酒吧街还不满足啊?
陆衍之没有回头,那卡其色风衣在风中飘摇,微冷的声线没有起伏:“你确定看见她了?”
————————————————

209158465此处内容已经被隐藏,请输入验证码查看内容
验证码:
请添加QQ,回复“dd”解锁隐藏内容。QQ搜索“209158465”或者QQ扫描右侧二维码都可以添加QQ。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