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娇百宠》by雾秾烟百度云txt小说全文阅读

《千娇百宠》作者:雾秾烟 1V1

內容簡介
所有见过拓跋婧的人难有不喜欢她的。
因为小公主生的娇娇软软的,那双x漉漉的大眼睛轻轻眨一眨,便让人心都要化了。
大概是小公主被大饿狼吃g抹净的故事
1v1,男女主身心g净
1V1甜文女性向

————全文资源,伽威❤:209158465,回复“1”,自取资源——

第一回体柔身娇
永乐宫中。
拓跋婧换了身柔软透气的素锦寝衣,刚从净室出来,打算入寝,但觉满室异香,沁人心脾。眼睛一瞥,看见拔步床边那香炉案上搁了两盆嫣红芍药,顿时眼前一亮。
香巧忙道:“公主素爱芍药,奴婢见这两盆芍药开得正艳,便自作主张将花盆挪到这里了,还请公主恕罪。”
拓跋婧笑道:“妳做的很好,这样一来,我便可以随时观赏,该赏妳才对!”
香巧也跟着笑起来:“奴婢不敢讨赏,只要公主喜欢就好。”公主娇软可人,皇宫上下无一人不偏爱。能博她一笑,香巧打心里高兴。
正在这时,念薇进来禀报:“公主,燕王世子来了。”
拓跋婧一愣,燕王世子乃燕王长子慕容霆,是她的四弟慕容灏的兄长,但跟自己没有血缘关系。虽然并不陌生,可这么晚了怎么来她寝宫。
毕竟她已经换了寝衣,衣衫不整的怎好待客,正想去净室重新更衣,便听见了慕容霆的脚步声。
“世子哥哥来婧儿这可有什么要事?”
红唇皓齿间发出的声音软软糯糯,慕容霆也不自觉的放柔语调:“是燕州有要事,父王让我回去,想来想去还是与婧儿道个别。”
离别总是让人伤感的,虽然与他不算相熟,拓跋婧也别由来感觉有点心酸,盯着他的眼睛也起了丝丝水意。
她的眼睛本来就生的美,雾蒙蒙的更是让人招架不住,慕容霆专注地看着她,只觉她通身没有一处不好,没有一处不美。
慕容霆今年十八岁,十岁被立为世子。说来慕容部与拓跋部有一样的传统,都是立嫡长子为世子,将来继承王位。慕容霆可说是个例外。
因皇后居泰州,燕王居燕州,分居两地,慕容钊甚为苦恼,便训练长子慕容霆佐政,好时不时逃到泰州,与美人儿皇后聊解相思之苦。
慕容霆也极有政治天赋,不到十岁便能驾驭全局,处理问题及时妥切,听断如流。即便后来仙蕙为慕容钊生了慕容灏,慕容霆还是稳坐世子之位。
身为世子,投怀送抱的各色美人自然不在少数,慕容霆却是志在江山,不曾把哪个放在眼里。此番来泰州也是奉了父命,希望他能打败皇后心中其他人选,把小公主娶到燕州。除了父命,慕容霆本身对拓跋婧印象还不错。
第一次见到她是他父王登上皇帝那年,他十一岁,她八岁,只知道所有人都很宠她,便是他父王也极喜爱,一直惦记着让自己把她娶回去做媳妇儿。
慕容霆那时还不太懂男女之事,只觉得她娇滴滴的,会跟在拓跋曜身后甜甜糯糯叫着哥哥。只是羡慕自己有个这样的妹妹就好了。
这一次再来泰州,发现不染世俗的小公主长大了,显露了少女娇美的轮廓,但还是一样软,一样嫩,一样的不谙世事,可见被保护的有多好,也不知是幸还是不幸。
他刚进永乐宫便闻得满室皆香,看到那两盆芍药,心想这芍药可不跟小公主一样,正是温柔乡里长出来的妩媚少女,一味的秾情丽态,体柔腰娇,不由赞道:“公主养的芍药开得真艳,比扬州出品的也不差。”
扬州芍药天下名扬,自己种的如何能相提并论,拓跋婧听他如此盛赞,笑得杏眸弯弯,又想起他要离开泰州,以芍药相赠乃惜别之意,便道:“原来世子哥哥也是同道中人,这芍药正有两盆,世子哥哥带走一盆如何?”
慕容霆想起以芍药相赠,乃结情之约,心想这体柔身娇的小公主,或许娶回家当媳妇宠着也不错,便点了头。
慕容霆离开后,香巧道:“世子似乎心仪公主。”不然这么晚过来就道个别,离开还笑得像吃了蜜。
“哪里。”拓跋婧倒觉得他只是纯粹喜欢那盆芍药。
却是不知道慕容霆已把那盆芍药当作了定情之物。
第二回夫婿人选
拓跋婧从小泡在蜜罐子里长大,生活起居有专人伺候着,吃食补品样样不缺,身子骨养的结实,自十三来初潮后,更是以惊人的速度一天天抽条,如今十五生辰刚过,个头儿跟仙蕙都差不多了。
仙蕙儿子陆续生了几个,但一直只有这么一个宝贝女儿,是捧在手里怕摔了,含在嘴里怕化了。只觉女儿长大得太快了,好像前一刻还被她抱在怀里软软叫着娘亲,转眼就长成大姑娘该许人家了。
一想到女儿要离开她,仙蕙心里就不好过。
拓跋玹也舍不得女儿,此刻更舍不得娇妻难过,连忙把人搂在怀里亲着她嫣红的小嘴儿。
仙蕙被他亲的云里雾里,那软腻之处也被他y邦邦的火热东西顶进来,之前对女儿的担忧很快就被迫抛到了九霄云外。
拓跋琰进寝宫,就听见那男女交媾性器相撞的“啪啪”声回旋于室。
走到床前撩开帐子,就看见仙蕙被他二弟压在身下狠狠进出,一张脸儿满含春情,x前两团饱胀的xx也分泌出一层细细的汗珠,随着拓跋玹激烈的xx扑腾腾地乱晃。
拓跋琰xx早悄悄支起了帐篷,忙解了衣袍,露出了赤裸的身体,爬上床去。
仙蕙这会已经软成一滩春水,拓跋玹便换了个姿势,让她面朝拓跋琰被他抱住,揉了揉她雪白挺翘的小xx,握着大xx再从后面xx。
xx刮着花x里的嫩x,仙蕙爽得浑身发抖,两手环着拓跋琰的脖子,仰起小脸去亲拓跋琰的嘴,吐出小舌让他含住吸入嘴里,两团软乎乎的x儿在他x口揉挤着。
拓跋琰如何不激动,一边含着那香xx的小软舌,一边揉着叫他爱不释手的xx儿,捏成各种形状也仍旧是柔柔软软的一团。
等到拓跋玹握着仙蕙的xx,在娇妻小肚子里s进满满一泡浓精,才心满意足地从仙蕙身上下来,久等了的拓跋琰则拽着她两条玉白的腿儿岔开,跪在仙蕙腿间,扶着xx,让那肿涨圆头在那x滑颤颤的花缝上碾磨,“嗯~”
那敏感得不行的阴花嫩x被他蹭来蹭去,引得仙蕙无比销魂的嗯了一声,拓跋琰也迫不及待地将xxxx那x软紧致的xx里,仙蕙更是下意识地收缩xx急骤地吞咽着那雄壮的xx。
拓跋琰紧紧抱着仙蕙,感受着那媚x的揉搓吸允,一托住她的臀部,不断地上下x弄,“唔……好紧,又x又紧……好会吸……夹的我好爽……”
“啊!不行了……”仙蕙被他的肆意顶弄撞得纤腰乱摆,绝色娇美的脸蛋晕红发烫,就连喘息间x吐出的香芬都是透骨媚香,拓跋琰只觉骨头都有点发酥。
不由放慢速度,好生体会那难以言喻的柔软火热,速度慢下来,只觉那吸吮的劲道却更增,不由将目光落到那销魂之处。
但见仙蕙的小花x已被自己x得泥泞,两片羞嗒嗒的小花唇颤巍巍地趴在自己的大xx上,隐约吐出红红的x核,每下xx,都令得它活泼泼的乱跳,只觉分外得趣,xx突然猛缩,花心x出一股阴精,s到他xx上。
拓跋琰猝不及防,xx收缩出来,随后一股股灼热的xx立刻xs出来,全数填进她的花心。
帐内云雨稍霁,仙蕙浑身虚软地被两个男人一边揉着一团软x,说起了女儿的终身大事。
拓跋琰提议澹台明,毕竟是澹台羿的儿子,知根知底,值得信任,而且澹台明眉眼英俊,体格俊伟,又是文武双全,弓马武艺俱精,除了拓跋曜,魏地一g少年郎难出其右,关键拓跋婧嫁到魏地,不光自己,将来拓跋曜这个兄长当政也能照看她。
“澹台羿我自然信得过,但那澹台老夫人对澹台明未免太过溺爱,闯了祸连澹台羿都不能管教,每次拿澹台明已经记在了澹台羽名下说事,养的活脱脱一个小霸王,以后小两口闹别扭,这澹台老夫人指不定要争孙子,毕竟是老人家,大哥也要给几分薄面,这样一来,可不叫咱们婧儿受委屈。”
拓跋玹觉得女儿年纪尚小,绝不这么轻易许出去。
他们两个的意思仙蕙都明白,她与澹台明的母亲严嫣交好,拓跋婧小时候还吃过严嫣的x,和澹台明也一起玩耍过,比一般人自然亲近些。但她也对这澹台老夫人有点忌惮,倒不是怕小两口闹别扭。
要是把女儿嫁给澹台明,她是过来人,自然有的是法子教女儿笼络丈夫的心,她怕的是这子嗣上头。
拓跋婧的身子不差,仙蕙不担心她生不了,而是担心澹台老夫人重男轻女。
在澹台明之后,严嫣生的是对龙凤胎,多吉利的事儿,可这澹台老夫人却偏爱孙子,冷落孙女。正如拓跋玹所说,毕竟是老人家,便是拓跋琰这做君主的也得给她几分薄面,更别说澹台羿、严嫣这做儿子儿媳的。
虽然做父母的不重男轻女,可小孩子都很敏感。那对龙凤胎可不就是活生生的例子,姐姐澹台妤明显就比弟弟澹台宏胆子小,性子弱。多少跟澹台老夫人的行事有点关系。
当年老夫人非要澹台羿为他兄长留下的妻妾供种,为澹台羽续下香火,才答应他娶严嫣,仙蕙可是印象深刻。
第二天沈郢也给提了一个人选,便是大熙第二大世家秦家之嫡系子弟秦越,不光生得俊美潇洒,还博学多闻,性情豁达,风度超群。
仙蕙听沈郢对他赞不绝口,觉得这秦越定然非同一般,拓跋玹见了顿时觉得不好。
“沈丞相的眼光定是不差的,这秦越千好万好,但有一点,就是年纪大了些,已经二十二了,比咱们婧儿足足大了七岁。而且听说秦家的子弟个个精通道家采补之术,需与女子交合以融汇阴阳,秦越一把年纪了,外头不定多少风流债。”
仙蕙知道拓跋玹也是舍不得女儿出嫁,变着法子说风凉话,娇嗔地责备道:“咱们婧儿可以先不嫁人,但这夫婿人选须先定下。你觉得这个不好,那个不好,倒是也打听打听,哪个好呀!还说人家一把年纪了,自己不也是老大不小了才娶的人家。”
拓跋玹也没话反驳,大手紧扣住娇妻的柳腰,一把搂进怀里,笑着提议道:“咱们打听这么多,到时候婧儿不喜欢也不能委屈她嫁了,要不这样,让他们自个想想法子,看哪个最讨咱们婧儿欢心,咱们再看是否合适如何?”
到时候他就在旁边盯着,绝不叫他们把他和仙蕙的宝贝哄了去。

————全文资源,伽威❤:209158465,回复“1”,自取资源——

第三回投其所好
这天,大殿下拓跋曜相邀一g青年才俊,泛舟游湖,临水饮洒赋诗。
小公主拓跋婧坐在精致的画舫中,隔着轻纱打量着十多个少年,其中不乏容貌俊美、仪表堂堂、身材伟岸的,但拓跋婧觉得还不如她的花好看。只不过娘亲让她瞧瞧,哪个顺眼。
拓跋婧知道娘亲的意思,但她其实不想嫁人,嫁了人就要离开娘亲,她不喜欢。
正在这时,一阵风吹来,将那轻纱吹拂摆动,秦越正兴致缺缺,扫眼过去,便见到了那画舫中的人儿,娇红的嘴唇微微嘟着,老大不高兴的样子,不觉笑了笑。
秦越今年二十二,早已知晓人事,且正是血气方刚的年纪,府里的美貌丫头,幸过几个,洛京久负盛名的头牌花魁也品识过不少,自以为早已不会为美色所惑。
但拓跋婧一双水光潋滟的美眸飘过来,秦越就这么被勾去了半条魂。
“公主,秦侯爷又送了牡丹花来。”香巧心道这秦侯爷真够坚持的,连续十多天每天坚持送公主一盆极为名贵的牡丹,还题上咏诗,文采斐然,约莫以为公主同女帝一样偏爱牡丹,殊不知公主最爱芍药。还是燕世子更会投其所好。
回了燕州还大老远送了扬州出品的芍药过来,也没有咏诗,就一句话:看,不及妳种的美。简直让人甜到心里,公主也果然笑得合不拢嘴。只不过公主似乎还没察觉到世子的心意。
也就香巧的心思比较灵巧,念薇这丫头还兴致勃勃地摆弄着那两人相继送来的牡丹和芍药,看了一会,疑惑地问:“公主,奴婢愚笨,压根分不清哪盆是芍药,哪盆是牡丹,公主如何一眼就能区分呢?”
拓跋婧也不觉得奇怪,抿嘴笑了笑,耐心解释道:“牡丹和芍药并称‘花中二绝’,两者皆是花型多样,外貌酷似,如同姊妹,不少人都会误认牡丹为芍药,或误认芍药为牡丹,数不胜数,这不怪妳。”
指了一盆洛阳红向念薇示意,“其实最简单的区分方法,不在花,而在叶。牡丹叶片宽而舒展,颜色偏绿,略带了x,上表面无毛,下表面有白粉。”
又指了另一盆彩瓣台阁道:“芍药叶片则更为狭长,正反两面均为浓绿,较有光泽,且叶片生得更密。”
念薇对比起来看了看,叶子果然很好区分,还是公主观察细致入微,她就光盯着xx看了。
“说起芍药,世人多以为牡丹艳压群芳,其实芍药之美也不逊于牡丹,牡丹端庄高贵,芍药妖娆明媚,各有各的美法。”拓跋婧感叹道,“也跟女帝偏爱牡丹有关,各大才子便也争相吹捧,盛赞她为‘国色天香’、‘花中之王’,从此洛京牡丹甲天下。”
拓跋婧也并非不爱牡丹,刚开始只是觉得芍药花容绰约,浓淡相宜,且历史更为悠久,反而被牡丹艳压一头,大有为她抱屈之意,久而久之,发现这芍药不光花形妩媚,花色艳丽,其根还可供药用,功用甚广,可说妇女一生的用药常见芍药,对她就更为喜爱了。
燕州。
慕容霆把玩手中芍药,想着她的一瞥一笑,她娇丽无双的花靥,如水的明眸,灵动的眼神,娇娇软软的声音,不觉竟涌起一股冲动,想立刻飞到她身边去才好。
说来也好笑,慕容霆从不认为自己会为一女子牵肠挂肚,一心以社稷为重,如今反倒觉得国泰民安,阖家欢乐,唯独他孤家寡人。这样一想,自己似乎有点悲哀。
可要把小公主娶回家,也绝是一件简单小事。首先自然得征得皇后同意。而自己却偏偏不是皇后心中绝佳的人选,这点让慕容霆甚为苦恼。
三国轮番执政,如今正是魏王拓跋琰当政,可谁都知道,皇后虽只是一介女流,但心思细腻智慧超群,非同寻常女子。名为皇后,其实与女帝无异。要想让她改变心意,只怕比登天不会简单。
可慕容霆也并非轻易放弃之人,如何抱得美人归,他心中也有了一番计较。
————————

209158465此处内容已经被隐藏,请输入验证码查看内容
验证码:
请添加QQ,回复“dd”解锁隐藏内容。QQ搜索“209158465”或者QQ扫描右侧二维码都可以添加QQ。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