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一切由我控制by云无心txt百度云小说全文阅读

你的一切由我控制
作者
云无心

內容簡介
你的穿着由我控制,你的行为由我控制,你的身体由我控制,你的欲望由我控制,你的思想由我控制,你的一切由我控制。

温柔腹黑自制力极强控制狂X懵懂可爱乖巧诚实小姑娘

————全文资源,伽威❤:209158465,回复“1”,自取资源——

缘起
魏笙好奇地看着坐在对面的男人,男人气质斯文,身材挺拔,即使是在别人的家里,也显得特别自在。一副金丝眼镜挡住了男人狭长却又冷肃的眉眼,挺拔的鼻梁,不薄不厚的唇形十分好看,看着看着魏笙不由有些痴了,连筷子什么时候放下的都不知道。

痴迷中的魏笙却没有注意到男人镜片后的眼光掠过一丝深意,注意到小姑娘痴迷的神情,男子面带微笑,拿过桌旁的餐巾慢条斯理地擦了擦嘴角,十分温和地对着坐在他身旁的魏笙的父母说道:“谢谢伯父伯母款待,至于你们说的这个事情,我想还是问一下令嫒的意见会比较好,如果已经商议好,可以直接拨打小侄的私人电话,那么今天就告辞了”。说完,男子起身整理了一下衣角,不顾魏笙父母热情的挽留,对着还在看着他的小姑娘微微一笑,瞬间惊醒了沉迷中的魏笙,小姑娘恍恍惚惚地看着他走出房门,门响,魏笙瞬间回神,对着妈妈温女士娇娇地问:“妈妈,那个小哥哥是谁?好帅,完全是我的理想型!”

温女士和丈夫魏先生对视一眼,无奈地笑了:“笙笙,那个就是你小时候特别喜欢的靳彦哥哥呀,没想到这么多年没见了,你还这么喜欢他,那看来我们的决定应该是没有问题的了”。魏笙听到妈妈的话,脑子还没从记忆里的靳彦和现在靳彦的对比中抽离出来,就听到妈妈说的决定,她十分疑惑:“决定?你们做了什么关于我的决定吗?”

温女士看到这样呆萌的魏笙,轻抚魏笙的发顶,温柔却坚定地说:“小时候你特别喜欢靳彦哥哥,爸爸妈妈看你这么喜欢他,就和靳彦的父母商议了一下婚约的事情,现在你已经15岁了,根据靳家的传统,你应该搬到靳宅去学习一下当家人的一些知识技巧了,然后18岁和靳彦结婚;正好你靳彦哥哥在外国的学业已经完成了,所以邀请他来说了一下这些事情……”。

订婚?结婚?和靳彦哥哥?

被这三个词占满的魏笙呆呆地看着自己的妈妈,有一些不可置信:“我是很喜欢很喜欢靳彦哥哥,可是我能和他结婚?!毕竟他那么优秀,他不会同意的吧”。那可是靳彦啊,一直都是别人家的孩子,长相俊朗,处事妥帖,听说现在已经有完全属于自己的事业了,一点都不像她,还在读高中,成绩还不好,除了长得好一点,这还是父母给的,完全没有其他的优点了。魏笙郁闷地想。

温女士被自家女儿不可置信的表情逗笑了,轻抚小姑娘毛茸茸的脑袋:“笙笙很可爱,很招人疼的,自信点,你靳彦哥哥已经同意了,还担心你不同意来着,特意让我们问问你,还是很尊重你的意愿的”,虽然心里很是不舍,但理智告诉温女士,孩子终究会长大,由于工作的原因他们也没有太多的心思照顾自己的女儿,只有保姆照顾终究还是不太放心,这次靳彦特意在这个时候回国,意思他们都明白,时候已经到了,希望笙笙可以好好适应一下离开他们的生活,温女士如是想到。

听到温女士的回答,魏笙愣了几秒,突然一下子从椅子上蹦起来,兴高采烈地说:“太好了,又可以和喜欢的靳彦哥哥在一起了,好开心啊,妈妈,那我什么时候可以搬过去啊?”,小脸因为兴奋而泛起微微的粉。

感觉到女儿的迫不及待,温女士心中有点不是滋味,愧疚中喊着一些辛酸,但确实没有办法指责什么,深呼吸一口,温女士安抚地看着女儿,柔和地说:“如果你准备好了,妈妈一会儿就打电话让靳彦派人来接你,正好爸爸妈妈下午在C国有个会议,也没有时间照顾你,笙笙你想清楚,确定准备好了吗?”说道最后几个字,温女士的语气郑重了很多。

魏笙楞了楞,想起刚刚见面的斯文青年,又想起小时候他对自己的关心,这个是常年离家的父母无法给自己的,她的心砰砰直跳,仿佛在暗示什么,定了定神,她十分郑重,语调肯定地对温女士开口:“妈妈,我想嫁给他,我确实很喜欢他,想和他在一起!”

不出所料,温女士和丈夫相对而笑,眉毛轻挑:“你这个小丫头,妈妈这就联系你靳彦哥哥接你,不过听说他们家的新娘课程很苦很累,要是受不了不想待了随时打电话给爸爸妈妈,我们来接你回来,不要让自己受委屈,知道吗!”说道最后,温女士的语气难得严厉起来。

魏笙感动地看着爸爸妈妈,虽然一家人聚少离多,但她还是能感受到父母对她的爱,不过相比起爱,她更期待青年的陪伴,好想去靳彦哥哥的家啊,快来接我呀~

……

舒适而优雅的书房中,青年放下电话,修长白皙的手指轻点桌面,嘴角噙着一丝意味深长的笑容:“魏笙,终于让你来到我身边了,我会让你做好属于我的准备的……”
新娘课程
午后,温女士联系靳彦来接小姑娘以后,父母本想陪女儿一起等靳彦来接她,魏父临时接到一个紧急电话,匆匆和女儿交代后,夫妻双方搭上私人飞机很快离开家,魏笙看着父母远去的背影有些发呆,有些不舍,但更多的还是即将有人陪伴的兴奋感。

回过神来,魏笙想了想,拿起电话兴冲冲地拨通温女士离开前存在魏笙通讯簿中靳彦的 私人电话,嘀——电话很快接通,青年温和略带低沉的声音很快想起:“喂,你好?”,听着青年柔和磁性的嗓音,魏笙心跳得很快,有些紧张和兴奋,娇娇怯怯地问:“彦……彦……彦哥哥~我是魏笙,我……我想问问我需要带些什么行李呀?”,似乎被魏笙逗笑了,青年的声音带着笑意:“笙笙什么都不用带,我这里什么都不缺的,你只要等我来接你就好了,乖乖地坐在家等我,好吗?”,魏笙用力点点头,嘴里也很快地答道:“好~”

……

低调奢华的车内,靳彦和魏笙并肩坐在宽敞的后座中,魏笙看着青年认真工作的侧脸,目光渐渐痴迷,她的靳彦哥哥怎么这么好看呢,太开心了,终于有人陪了!感受着小姑娘灼热的视线,青年嘴角微勾,加快了处理文件的速度……

工作告一段落后,靳彦终于腾出时间好好欣赏即将属于自己的小姑娘,看着魏笙身上的x绿色的连衣裙,总觉着有些碍眼,他磨了磨后槽牙,想了想,从旁边的收纳箱中拿出一条纯白色的连衣裙,刻意放低了声音,让其更有诱惑力,对着脸红的小姑娘说道:“小笙,你真的想嫁给我吗?”小姑娘脸更红了,心跳得越来越快,深呼吸一口,眼睛亮晶晶地看着靳彦,小声而坚定地说:“我想要嫁给靳彦哥哥,想和靳彦哥哥在一起!”

靳彦很满意魏笙的坚定,声音越发柔和:“那笙笙知道靳家的新娘课程吗?”,魏笙回想了一下,点点头又摇摇头,很诚实地说:“之前妈妈说过一点,但没说清楚,只说每个靳家的新娘都会在15岁的时候被接到靳家学习新娘课程直到18岁才能订婚。”

靳彦点点头,被小姑娘的诚实可爱到了,拦腰将小姑娘抱坐到自己的腿上,在小姑娘耳边轻轻说:“靳家的新娘课程分两部分,一部分是请老师到家里来或者去合作的女子学校学习成家后会用到的各种技能,比如x花、人际交谈、急救等等,另一部分是由未来的老公自行决定并亲自教导的课程,课程越多,代表未来的老公对你越满意,当然课程也会越累,笙笙想课程多一点还是少一点呢?”

魏笙猝不及防下被青年抱到腿上,精神一直处于恍惚状态,直到耳垂感受到一抹x热,刚回过神的她意识到x她的是靳彦的舌头以后,脸上更是火烧云,青年说的话更是一句都没听清楚,只听到什么新娘课程,老公满意,课程多什么的,她恍恍惚惚地看着近在咫尺的俊颜,咽了咽口水,语带颤抖:“妈妈让我听彦哥哥的。”

听着少女的话,靳彦眼中闪过一道暗光,放过了小姑娘小巧的耳珠,稍微离开了一点距离,他继续温柔地诱哄:“笙笙很乖,哥哥很满意呢,既然笙笙这么信任哥哥,那么以后的新娘课程就交给我了,笙笙只要全心全意信任我就好”,感受到青年的气息稍微远了一点,她松了一口气,脑子终于清醒了一点,听到青年夸她的话,她开心地顺着青年的意思点点头,脆脆地说:“彦哥哥很厉害,笙笙听哥哥的!”,浑然不知自己答应了什么不得了的事情。

第一课 信任(1)
帮小姑娘理了理裙子,靳彦放下后座的挡板,将后面的空间彻底和前面空间隔开后,他略带苦恼地对魏笙说:“笙笙,那哥哥教你第一课了,你要相信哥哥,我不会伤害你的,好吗?”,被青年再三强调的语气奇怪到,魏笙有些不理解,但还是很坚定地点点头,软软地说:“哥哥放心,笙笙相信哥哥的!”

青年笑容加深,深吸一口气,闭了闭眼,声音温柔却不容置疑:“那小笙,抬起手臂”,少女听话地抬起手臂,靳彦伸手将少女抱起来双腿分开坐在自己大腿上,迅速将少女背后的拉链拉开,将其脱了下来,只剩下粉色的内衣和xx点缀在少女白皙而玲珑有致的身体上。

魏笙还没反应过来,就发现衣服被脱掉了,她很震惊,但更多的是在别人面前脱掉衣服的羞耻和不自在,即使这个人是靳彦,彦哥哥这是怎么了为什么要脱我衣服?慌乱之下,她下意识拦住了靳彦继续脱内衣的手,震惊地质问:“彦哥哥,你,你怎么能脱别人的衣服,这,这是不对的!”。

青年坚定地挪开魏笙的手,眼色沉沉地看着魏笙:“笙笙不是说相信彦哥哥么,我会伤害你吗”,魏笙下意识摇头,想从旁边的座椅上拿衣服遮住自己半裸的身子,双手缺被青年一只手紧紧握住了,被拦住的少女更加紧张和慌乱,被脱掉衣服的她很不安,她盯着靳彦的眼神也开始闪躲只穿xx的小xx在大腿上隔着西装裤不停磨蹭,靳彦的小兄弟已经兴奋地抬头了。

此刻的青年无暇顾及自己兴奋的小兄弟,握住小姑娘的手微微施力,小姑娘被铜的惊醒,眼眶有些红了:“好痛,彦哥哥你欺负我”,越想越觉得委屈的小姑娘,忍不住就要哭出来了。看着小姑娘水汪汪的眼睛,委屈的神情,靳彦的小兄弟更兴奋了,甚至有点微微的胀痛,靳彦无视掉生理反应,严肃而冷酷地说:“这才开始,笙笙都无法接受是吗,那看来你和我并没有那么适合,那我还是把你送回去吧”说着就要拿起衣服给她穿。

被青年的话语震惊到,魏笙一时也忘了自己半裸的状态,强忍住手腕的疼痛,吸了吸鼻子,委屈地看着靳彦,小声地问:“明明是彦哥哥脱我的衣服,妈妈和老师说不能在外人面前脱衣服的,为什么还是我做错了?”

靳彦强忍住想要安抚小姑娘的冲动,故作伤心地说道:“原来我在笙笙眼里还是个外人,看来我们真的不合适”,看着靳彦受伤的神色,魏笙心里更难受,她下意识反驳:“彦哥哥不是外人,彦哥哥很厉害的,妈妈也让我听彦哥哥的话”,“所以你嘴上说着相信我,听我的话,实际上却是一点信任都不给我?”“我相不相信彦哥哥和你脱我衣服没有什么关联吧”少女嘟起嘴继续反驳,“那你说以后的我们会是什么关系?”青年继续质问,眼中波澜不兴,“夫……夫妻关系”少女脸又红了,“那你说夫妻之间亲密还是你和父母,和老师亲密?”,“当然是夫妻关系啦”看多了父母恩爱的少女得意洋洋地回答,青年嘴角轻扬,继续盘问:“那你说夫妻之间是否绝对信任呢”“当然!”“那夫妻之间相互脱衣服正常吗?”“肯定正常啦,不然我怎么来的”“那我脱你衣服,你为什么那么排斥,不是说信任我吗?”,渐渐掉入陷阱的少女好无察觉,在青年的刻意引导下,她对自己的反应太大也有些自责:“我,我是很想相信彦哥哥的,刚,刚才是下意识的反应,我,我以后会忍住的,彦哥哥对不起,原谅我这一次好吗?”

对少女的回答,靳彦毫无意外,他既不点头也不摇头,只是故作伤心地看着小姑娘不说话。被靳彦伤心的眼神盯着的少女不自在极了,越发后悔自己反应太大,全然忘记半裸的不自在的羞耻感,她看着后座上的连衣裙,又看看自己身上的内衣,灵机一动,拉着靳彦的修长的大手放在自己的肩带上,闭着眼,咬牙说道:“彦哥哥你继续脱,我这次肯定不拦你了!”

被咬牙切齿的少女逗到,靳彦无声轻笑,眼带调侃,语气却是伤心中夹杂着怀疑:“笙笙这次说的是真的吗?以后笙笙还会排斥我的各种亲近吗?这次不是安慰我爸,要不还是算了,我也不想笙笙违背自己的心”,说着试图拿回放在少女肩带上的手,感受到少女细滑的皮肤,青年眼神略有些暗。

闭着眼的魏笙对青年变化的神色毫无所觉,只是感觉到青年伤心的语气,和想离开肩带的手,下意识地按住青年的手指,认真道歉,郑重承诺:“我这次真的错了,以后彦哥哥想做什么,我会抑制住自己的下意识反应的,毕竟我一个人待了很久了,不太习惯别人的触碰,如果,如果我真的抑制不住,彦哥哥就,就把我强迫我接受吧,我不会怪你的,真的!”

靳彦眼中已经盈满笑意,对小姑娘的回答十分满意,语气稍微放缓:“那我最后一次告诉你,一定要听我的话,相信我好吗,我要的是夫妻之间的毫无保留的信任!如果下次你还是这样的话,我不会和你说这么多,会直接把你送回去的,毕竟,想做我新娘的人大有人在,不是吗?”

魏笙被靳彦的假设吓到了,慌乱睁开眼睛,死死抱住靳彦的胳膊,急切地再次许诺:“我,我真的听话,再也不会了,彦哥哥不要找别人!”靳彦不为所动“看你表现吧,如果暑假后还没让我满意,你也不用选择去上常规的新娘课程了”,天平的平衡终于倒向了靳彦,魏笙对自己的前景毫无所觉。眼下的魏笙因为靳彦的原谅高兴不已,狠狠地点了点头。

第一课 信任(2)
看着少女的怀疑终于逝去,对自己的信任进一步加深,靳彦很满意,他摸了摸魏笙的头以示鼓励,修长的手指很顺利地脱下了她的粉色小内衣。看着魏笙光裸的上半身,靳彦的眼中闪过一丝惊艳:小巧的x尖伫立在x峰上,x房明显还在发育,现在还比较小,但已经初见规模,因着少女的羞涩,皮肤上泛起淡淡的粉色,十分好看,靳彦不自觉地将手放上去揉了揉,“啊~”少女下意识地轻吟,感觉x上的手带来一种触电的感觉,麻麻的,酥酥的,魏笙下意识想躲掉靳彦的手,想起自己的话,又抑制住了。

被少女的乖巧愉悦到,靳彦的手色情地在x上打着圈,时不时拎起x尖轻捻,“笙笙做得很棒,要全身心相信我,不要躲,不要拒绝,我会伤心,诚实地迎接我带给你的所有感觉,不用害羞,毕竟我们以后是夫妻,你说呢?这也是新娘课程的一部分呢”

听着靳彦对自己的夸奖,感觉他的心情终于好起来的魏笙,也高兴起来,她害羞而诚实地遵循自己的感觉挺起酥x迎合靳彦的动作。感受到少女的变化,靳彦继续夸到:“笙笙很棒,我很喜欢诚实的笙笙”,说着,一手继续把玩少女柔嫩的x房,一手继续将少女的xx扯下来。

xx凉凉的感觉让魏笙很不适应,她诚实地对靳彦说:“彦哥哥,有点不舒服,光溜溜的好不习惯”,闻言,靳彦思索了一下,亲昵地亲亲魏笙的脸颊,语气温柔强y:“笙笙要习惯在我面前无拘束的感觉哦,这段时间先不穿内衣裤吧,等你习惯后再说”,魏笙觉得靳彦说得很有道理,她点点头,继续感受x房上酥麻的感觉,很舒服,也很放松……

靳彦将少女换了个方向,使其被靠自己,双腿打开跨在自己腿上,他继续一手轻捻小小的x尖,一手探向少女的腿根,不出所料,少女的腿下意识想要并拢,靳彦并不在意,啧了一声,“笙笙?”魏笙现在感觉十分羞耻,最隐秘的地方被触摸着,她很难不紧张,但想起自己承诺的话,她想了想,强行让自己的腿打开,内心不断催眠自己:“这是彦哥哥,是未来我的另一半,要相信他,不要紧张不要紧张”不断暗示下,少女强行让自己放松下来,全身心地感受靳彦的手在身上的舞动。

————全文资源,伽威❤:209158465,回复“1”,自取资源——

满意于少女的放松,靳彦一只手在上半身轻柔地抚摸,似在安抚害羞的少女,手指却在少女的花x附近流连忘返,指尖偶尔会试探地戳向那一丝神秘的缝隙,每次试探都会让少女的身体下意识紧绷,在手指离开后,又下意识地放松,靳彦觉得这样反应的魏笙十分可爱,就不停地试探着,直到少女已经有些习惯他的手指在细缝那里停留,身体也不再那么紧绷。

他无趣地轻拍少女的略带挺翘的小xx,居然还没出水,看来小家伙还要“好好学习”,想起他为魏笙准备的课程,靳彦一下子兴奋起来,深吸一口气,看到少女眼神还比较恍惚。“啪—”靳彦重重在魏笙xx一拍,xx漾起阵阵波纹,魏笙迷蒙中被痛醒,鼻子一酸,眼睛生理性地盈满了泪水。

好痛~她还在沉浸在之前彦哥哥的温柔的抚摸中,为什么彦哥哥要打她?她不禁泪汪汪地看着靳彦,期待他的解释。靳彦看着面对着她的赤裸少女,双x挺翘,皮肤白皙,因为之前的抚摸还泛着粉色,双眸带着水光,眼里倒映着他的身影,仿佛他就是她整个世界,靳彦一下子心情极好,摸了摸少女毛茸茸的脑袋,语带安抚:“小笙,已经到家了,我看你没回神,就拍得重了一点,下次哥哥会注意的,现在准备好下车了哟”

少女脸色砰得一下变得通红,原来是自己的原因,又在彦哥哥眼下丢脸了,她一定好好学习新娘课程,不能再丢脸了,少女给自己打气,诚恳地对靳彦说:“对不起靳彦哥哥,错怪你了”。完全没意识到是谁让她如此失神的。

靳彦扶了扶金丝眼镜,语调温和:“那彦哥哥帮你穿上衣服准备下车了,再提醒一下小笙,以后要学会信任我,我不会伤害你的”,说着,他拿起刚才放在那的白色雪纺连衣裙熟练地为魏笙穿上。穿好后,魏笙强忍着真空的不适感,想要跳下靳彦的大腿将裙摆放下来,又被他拦住了,她疑惑地看着靳彦,软软地解释:“彦哥哥,我想把裙子整理一下~”

靳彦不为所动,面无表情地问:“我之前再三强调过什么,小笙,你忘了吗?”魏笙想起之前的承诺,有些纳闷,整理裙子和信任有关系吗?好奇怪啊,不过彦哥哥那么优秀,既然他觉得整理裙子也算承诺的一部分,那就算好了,相通了以后,少女红着脸不动了。

满意魏笙的识趣,靳彦将魏笙轻巧地从腿上挪下来,为她整理了下裙子,由于雪纺轻薄的特性,他满意地看着少女玲珑有致的身体在衣服下若隐若现,将身上的西装解开裹在少女身上,打开早已停住的车门,迎着佣人们好奇的眼神,将少女拉出来,十指紧扣,向前走去,一边走,一边对身旁少女严肃说道:“小笙,今天教给你的是新娘课程的第一课,也是最重要的一课:信任,而且是只能对着我的信任,全身心地信任我,相信我,记住了吗?”

魏笙想起车内的话和之前靳彦的触摸,刚刚淡下去的脸色一下子又通红起来,她羞涩却坚定地点点头:“靳彦哥哥,我记住了,今天,今天还有点不适应,以后会努力达到你的要求的”

靳彦看着天真而认真的少女,嘴角上扬,狭长而优雅的眼中略带深意,他继续说道:“那么,我们明天开始第二课,小笙一定要坚持住不要让我失望啊”

说着,两人步履和谐地走进别墅。

209158465此处内容已经被隐藏,请输入验证码查看内容
验证码:
请添加QQ,回复“dd”解锁隐藏内容。QQ搜索“209158465”或者QQ扫描右侧二维码都可以添加QQ。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