脱瘾小说冬宁txt百度云小说全文阅读by十三公里海岸

內容簡介
冬宁接受了一个哨兵的心理疏导工作,却发现他身患精神xx瘾症,并且有严重的药物依赖。
为帮他脱瘾,她不得不采取特殊手段。

【入坑指南】:
1.非典型向哨Gx文,不写动物精神体,看清楚,是【Gx文】,女主更强势。
2.存在xDSM玩法,剧情需要。
3.有副cp。我很喜欢他们,但正文不会过多描写,可能写番外或者再开一篇。
4.是为了让我自己爽才激情开文的,文笔不太好,而且【更新不稳定】。

【本文哨兵和向导的基本设定】:
1.哨兵具有敏锐的五感以及强健的体魄,但容易出现精神暴动。
2.向导具有强大的精神控制力,可以帮哨兵进行精神疏导,但身体素质较差。
3.哨兵和向导一经结合,彼此之间的精神连接会增强,哨兵对向导的精神力抵抗变弱,体能压制变强。

看不懂也无所谓,不影响看文,x文爽就完事。

01 < 脱瘾(Gx)(十三公里海岸线)|PO18 ————全文资源,伽威❤:209158465,回复“1”,自取资源—— 冬宁接到了贺溪的电话。 贺溪是她发小,是个刑警,偶尔会向她咨询一些精神海相关问题。 但这通电话却并非为了咨询。 “嘿,跟你讲,我们前段时间破了个大案子。主犯是个变态向导,那一手精神控制,真的狠,我们的卧底都差点栽了。” “你没事吧?” “我还好,就是救出来的几个哨兵挺惨的。” “要我帮忙?” “哎……其实这事儿其实也轮不着我管……就……有个哨兵吧,换了好几个向导做心理疏导,结果都说自己做不下去。我就想问问看你能不能帮忙看看,能救一个是一个。” 冬宁翻了翻自己最近的x程安排,还算闲,便应下了。 这是个需要上门服务的哨兵,贺溪把哨兵的住址发给了她,并且再三强调:实在受不了就别做了,不用顾及自己的情分。 然后看到地址的冬宁发现,这个哨兵就住在她家对门。 “你这是故意的吧?” “嘿嘿,不过也确实是有需求嘛,他家钥匙就在门口的地毯下,你直接进就好,不要敲门,他对敲门反应有点大。” “行,知道了。” 挂了电话,确认今天已经没有预约了,冬宁收拾东西回家。 如贺溪所说,对门邻居的地毯下有一把钥匙,冬宁捡起来,xx锁芯,轻易打开了门。 玄关处gg净净,往里走却渐渐凌乱起来。地上什么都有,空水瓶,y币,领带,甚至还有一条男士xx。 细微的人声为冬宁指明了方向,她踩着高跟鞋,避开客厅的障碍物,最后在卧室见到了她的患者。 他坐在床边,穿着一件揉得不成样的白色衬衣,左手握着个小药瓶,右手掌心躺着几片药,正往嘴里送。 冬宁眼睛一眯,两步冲上去打落他手上的药,然后夺过药瓶,一把将他摁倒在床上。 男人尖叫起来,两手向前胡乱抓着,也许是因为意识不太清醒,倒没发挥出哨兵应有的实力。冬宁便摁住他的脖子,x得男人不得不收回手抓住她的手腕。 药瓶在眼前转一圈,看清楚上面的字后,也不管瓶盖还没盖上,冬宁直接把它甩到了客厅,药片噼里啪啦落了一地。 她猜出来贺溪口中所谓的变态向导g了什么事了。 诱导精神xx成瘾。 通过直接刺激精神海中对应位置引发快感的过程被称为精神xx。精神xx本身并没有什么坏处,许多哨响情侣甚至乐在其中。 但如果到了成瘾的地步,那又是另外一回事了。成瘾会使精神海中与快感对应的部分侵占其他区域,如果不加以阻止,精神海被完全侵占时,人就会失去正常意识,成为快感的奴隶。 冬宁做心理咨询这么久,见到的成瘾案例也有不少,一般都可以通过慢慢减少频率戒断成功。 而眼前这个哨兵,竟然沾上了刺激精神海的禁药,如果直接进行戒断,会出现强烈的戒断反应不说,效果也会大打折扣。 冬宁需要选择第二方案——替代。 用性xx取代精神xx的刺激感。 以前也有患者出于各种原因选择这一方案,但冬宁只会提供方案,从来不亲手x作。 哨兵的脸因为呼吸困难而涨得通红,冬宁掐住他脖子的那只手收了些力,又拨开他额上的碎发,低头凑近看了看。 是张好皮囊。 试一试也不亏,冬宁想。 通常,与向导相比,哨兵具有更强的力量,更快的恢复速度,以及更敏锐的五感。但这并不意味着哨兵一定就强于向导,尤其是在某些特殊的时候。 身为一个极为优秀的向导,冬宁轻松切段了这个哨兵的五感,将挺尸一般的男人拖回了自己家里。 她把男人拖到了浴室里,然后找到贺溪放在这里的两副手铐,又捡了还没来得及丢掉的快递保护气泡膜,把手铐绕了几圈,再搬了个小椅子回到浴室。 男人正歪在地上,冬宁先将他双手一铐,再用另一副挂住中间的铁链,站在椅子上,推开浴室顶部一块本就有些松动的盖板,费了好大一翻力气才将手铐的另一头挂在里面的管道上。 男人很高,但这样吊着,脚尖也只能堪堪触及冬宁搬来的椅面,几乎全身的重量都吊在了手腕上。 冬宁在地面欣赏着自己的杰作,然后恢复了男人的五感。 也许是因为这姿势有些吃力,男人说话有些喘。 “给我……要……” 冬宁听得心痒痒,问道:“要什么?” “药片……” 冬宁眯眼,伸手勾了一下,下一秒,冰凉的水便淋了他一身。 “啊!”他被突如其来的冷激得一颤。 冬宁仰着头,看着他的白衬衣一点点被浸x,紧巴巴地黏在他身上,透出一点x色。更多的水没能留在他身上,顺着流下,落在地砖上溅s开,再流进地漏里。 “清醒了吗?”冬宁关掉x头,平静地告诉他,“禁药是不可能让你碰的。” 他好像恢复了点神智,茫然地抬头看了看自己的手腕,又低头看向xx那个面无表情的女人。 “这是怎么回事……” “怎么?现在不认账了?”冬宁撒谎从来不打x稿,“你刚刚还说你难受,说你要我,说你随便被我怎么玩,都忘了?” 男人一瞬间脸爆红,说话也磕磕巴巴的,“怎…怎么可……可能,我……啊!” 冬宁一脚踹倒椅子。 男人的身体又往下坠了坠,疼得他脸都变形了。 冬宁掏出手机瞟了一眼,“现在是下午四点二十二分,给你八分钟的时间认清现状,四点半表现不能让我满意,你就做好准备吊到晚上十点吧。” 说完,再次打开了x头,并且封闭了他的视觉。 冬宁没有离开,轻轻靠在身后的洗手台上,看着男人脸上爬上的一丝恐慌。 他睁着眼,但什么也看不见,只有哗啦啦的水声提醒着他现在面临着多糟的境况。 冰凉的水无情地浇在他身上,一点点夺走他的体温。 冬宁看见他咬紧牙关,看见他忍不住发抖,听见他渐渐加重的喘息,听见他最后隐约带着点哭腔的求饶。 “我错了……” 冬宁看一眼手机,四点二十九分,于是恢复他的视觉,慢悠悠地说:“你说什么?我没听见。” 视觉一恢复,男人就看见她似笑非笑的样子,哽了一下,“我错了。” “再大点声。” 于是男人自暴自弃地闭眼吼道:“我错了!” 冬宁觉得他这样子实在可爱的过分,伸手关掉x头,绕到他身后,眼睛一转,又问:“你在朝我发脾气?” 男人心里本就有怨气,便没吭声。 哪知冬宁伸手就是一掌,啪地一声,拍在x透的臀部上,扇得他荡了几个来回。 “我再问一遍,”冬宁捏了捏手心,语气温柔极了,“你在发脾气吗?” 02 < 脱瘾(Gx)(十三公里海岸线)|PO18臉紅心跳 02 < 脱瘾(Gx)(十三公里海岸线)|PO18臉紅心跳02 男人知道,那一巴掌其实没使什么劲,也不痛,最多有点麻,他没想到自己会有反应。 其实他不信女人嘴里那番话,他不觉得自己是个随意的人,但现在现实照着他脸上来了一巴掌,击退了他的自信。他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真的说了那些羞耻的话。 于是,之前自然而然升起的怨愤,现在却有些理不直气不壮的感觉。 因而面对女人威胁一般的提问,他颓然g涩道:“没……没有。” “噢,是吗?我还以为你在发脾气呢。” 冬宁的声音很轻,她伸手撩起白衬衫,贴上他的后腰,那指尖在他腰上轻敲,又挪到侧面,轻轻捏了一下。 察觉到明显的紧绷感,冬宁轻笑了一声,手继续前伸,至小腹处停下。 几根手指轮番轻按,冬青听着他快要抑制不住的呼吸声,笑道:“这就难受了?那待会儿可怎么办呀?” 说着,在男人身体逐渐僵y的同时,单手抽开他的皮带,解开纽扣,拉下拉链,一把扯落他的长裤,x透的长裤便皱皱巴巴地挂在小腿上。 小腹上的手仍不轻不重的按压着,另一只则在落在了他的大腿上,顺势往上滑,然后在男人的颤抖下,伸进了xx里。 握上的那一瞬,他全身应激性地抽动了一下,差点撞到冬宁。 “你可真让我惊讶。”冬宁试探着捏了两下,惹得他忍不住抽了口气,笑道:“够c,够长,最重要的是,够敏感。” 很快,那只手便不满足于揉捏了,它扯下他x哒哒的xx,肆无忌惮地上下搓弄起来。 “嗯……呃……” 男人已经压制不住自己的声音了,c重的喘息声中时而xx一两声无意义的变调。 然而冬宁太过贪婪,她想看见这个男人完全失控的样子。 她开始放肆。 她在顶端揉捏、旋转、摩擦、抠弄,用尽一切方法刺激着他,看着他扭动着颤抖着尖叫着试图躲开魔鬼的爪牙,却死死扣住了男人的胯骨,阻止了任何逃脱的可能性。 哪怕他被刺激得蜷缩起来,哪怕抽搐得几乎痉挛,魔鬼仍然掌控着他最敏感的地方。 所有的反抗都失去了意义。 求饶。 只有求饶。 只有求饶才能换得一线生机。 “呃啊啊啊……不行了……啊……不……我错了我错了我错了……你让我做什么都可以……让我s……让我s……求求你……呜……” 喘息和呻吟交糅,低吼与尖叫转换,泪水与汗水混合,这是一场已经持续半小时的单方面蹂躏。 冬青手里的那根x柱已经涨得发紫了,看起来实在有些可怜。 它一次都没能s出来。 每当他要s的时候,冬青都会停下来,一手掐住根部,一手堵住顶部,强行等他恢复,而当他稍有平静的迹象时,紧接着便又是一轮巅峰刺激。 他被迫在s精的边缘疯狂试探,试探到全线崩溃,试探到筋疲力竭。 试探到他几乎要昏死过去的时候,他听见魔鬼的声音。 “下次再想嗑药,就想想现在的感觉。” 他s了。 浓稠的白色液体x出来,淅沥沥洒了一地。 看着点点白色渐渐与水渍混合,冬宁蹭了蹭手上的黏腻,对于从他身上得到的征服感十分满意。 她解了手铐,让男人落了地,蹲下来替瘫软的男人除去裤子,又解了他的衬衣扣,将他扒了个g净,再伸手取下花洒,调成热水,试了试水温,仔细帮他清理起来。 男人的身材其实还不错,没到肌x男的水平,但也多少练过,恰好符合冬宁的口味。 白皙的手腕处有一道扎眼的红痕,她牵起来试着按压那一圈,又仔细检查过,没发现破皮,才松了一口气。 尽管手铐上缠了好几圈气泡膜,但毕竟吊了那么久,冬宁还是有点担心。 同样担心的还有他的肩膀。冬宁握住他的大臂,轻轻一动,便传来刻意压着的抽气声。 她立刻停住,问:“严重吗?” 男人无力地摇摇头,心情复杂。 羞耻心早在之前绝望求饶时便丢得一g二净,以至于他竟然可以坦然接受在她面前一丝不挂的样子,甚至忘记了自己其实是个哨兵。 她离他很近,并且没有设防。 凭借哨兵强大的爆发力,他其实足以趁机一击制敌,夺取逃脱的机会。 但他忘了。 他的所有思考力都用来猜一个问题的答案。 为什么? 吊着他的人是她,担心他受伤的人也是她;折磨他的人是她,仔细给她清理的人也是她。 现在的她看上去太过正常,正常到让他忍不住想问:你明明可以这么温柔,为什么非要那样对我? 而他也确实问出口了。 冬宁替他揉捏着肩膀,反问道:“非晚期精神xx瘾症经过治疗可以百分百痊愈,你为什么非要嗑药?” 他沉默了一瞬,回道:“控制不住。” 冬宁顿了顿,问他的名字。 只得到含糊不清的回应。 她眯了眼,移开搭在他肩上的手,托住他的下巴。下一瞬,五指骤地收紧,变成掐的手势,强y地让他仰起头。 “还没学会怎么跟我说话?” 又来了。 心慌的感觉又来了。 不知是因为浴室晃眼的顶灯,还是因为她摄人的眼神,他喉结滑动了一下,忍不住闭上眼,却听见了冷冰冰的警告声。 “我让你闭眼了吗?睁开!” 他眼睫猛然一颤,又慌忙睁眼,对上她不带一丝情感的视线。恍惚间,竟觉得她比那灯还要晃眼晃得他眼里泛起一阵酸涩。 “宋泱……”他哑着声道,”我叫宋泱……“ 冬宁松了手,又替他按了会儿肩膀,直到他肌x渐渐放松下来,才抬手关掉了x头。 温水一停,凉意便爬上了身。 ————全文资源,伽威❤:209158465,回复“1”,自取资源—— 冬宁扯了一条挂在杆上的浴巾,简单擦拭一番后,将他拖拉到了卧室,用手铐固定在有着金属镂空设计的床头上。 冬宁没有将他扔上床,而他也没有力气站起来,只能吊着一只手,在床边软软地跪坐着。 有点乖。 冬宁盯着看了一会儿,x了x唇。 “宋泱。” 听见自己的名字,他抬起疲惫的眼皮,费力地看过去,看到的是她眼中不加掩饰的欲望。 冬宁注意到了他眼中一闪而过的慌乱,觉得自己可能有些急躁。可她又想起他失控时的哭腔,那么勾人,便忍不住心痒手也痒。 她一步步靠近,可他手被铐住,背后是床。 逃无可逃。

209158465此处内容已经被隐藏,请输入验证码查看内容
验证码:
请添加QQ,回复“dd”解锁隐藏内容。QQ搜索“209158465”或者QQ扫描右侧二维码都可以添加QQ。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