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年早婚》by跳舞鲍小说txt百度云全文阅读

英年早婚(1v1,x)
作者
跳舞鲍

內容簡介
“亚里士多德说,离群索居者,不是野兽,便是神明。你是神明,还是野兽?”
“于他人是神明,于你,是野兽。”

主角:顾奈,纪修。
“乖、白、大”温婉撒娇派女主x英俊有钱技巧好腹黑医生男主
tag:全员小天使/甜文/一对一/男主x耕,作者x更

​​————全文资源,伽威❤:209158465,回复“1”,自取资源——

高x1V1x校園x甜文

英年早婚(1v1,x)金童玉女
金童玉女
午后的蝉声密集得像一场急雨。

开课才不过二十分钟,阶梯教室里已睡倒一大片。

对此习以为常的老师继续他声情并茂的独角戏,讲课声忽远忽近,像把羽毛扇撩人神经。

顾奈搓搓被冷气激起一片x皮疙瘩的手臂,跟上老师的进度,将课本翻页。

老师突然清了清喉咙,抿了口保温杯里的浓茶,眼皮也不抬:“接下来这段是这节课的重点,大家记一记……”

顾奈的木尺在字里行间不断游移,笔直的蓝色线条从左至右,从上至下,逐渐铺满页面。

大一的几门基修课里,有部分内容与高中学过的知识重叠。

大家似乎都对学过的东西很有信心,一个个睡得风生水起。

顾奈架不住困意掩嘴打了个哈欠。

南风过境,吹斜落在课桌上的树影,又抖擞着缓缓恢复原状。

她停笔看向窗外。

教室外种着一株高大的凤凰木,树冠横展下垂,浓密阔大爱招风。它虽长得高大茂盛,却没有遮天蔽x的霸道感,反倒像位热情又温文尔雅的绅士。

顾奈托腮看它,心想:如果赶上花季,它大概会像着了火一样炫目吧。

走神间隙,后座男生轻戳了一下她的背,递来一张纸条。

纸条上写着:临床医学,韩起云。

xx附了一串校内短号。

顾奈合上纸条,转头看向纸条传来的方向。

倒数第三排的位置,坐着一个穿白T恤的大男孩,清爽g净的眉眼中透着三分与生俱来的野蛮。

周围几个男生正在闹他,他也不理,一双桃花眼肆无忌惮地看顾奈。

顾奈红着脸抽回视线,藏在课桌下的手将纸条轻轻揉成团。

睡了一觉的邵鸽睁开一条眼缝,瞄了眼顾奈的笔记,不紧不慢地将课本往后翻了五页,照着顾奈的课本,随意划了几个重点后,再度趴回课桌上。

等她再度合眼,顾奈这才将手从桌底拿上来。

说不上来的,顾奈有时会很在意邵鸽的看法。

开学伊始,学校照例举行了为期十天的军训。

军训结束后,班上组织联欢晚会欢送教官。

一群半大的孩子喝了点啤酒,借酒劲疯玩疯笑,天天在背地里骂教官没人性的几个女孩子哭得又丑又凶,还有男生当众与班上女生表白的。

场面混乱至极。

顾奈偷溜出来,打算回宿舍早点睡。

谁知走到半道上,和采购零食回来的邵鸽碰了个正着。

“顾奈你快帮我一把,我要抱不住了。”

话音刚落,原本岌岌可危的家庭装薯片就掉在了地上。

顾奈连忙上手帮忙,“怎么没要袋子装?”

“这不是提倡环保嘛。”

邵鸽一头利落的短发,笑时嘴角浮现两个梨涡,清爽利落中又夹带一丝冰凉的甜,很得人心的一个女孩子。

顾奈捡起地上的薯片,右手提着大瓶装的可口可乐,与她并肩往回走。

“我叫邵鸽。”邵鸽突然说。

“我知道啊。”顾奈诧异。

“我以为你不知道呢。”邵鸽揶揄。

“怎么会?我们同寝室啊。”顾奈瞪大眼。

“逗你玩的啦!看你,这么紧张。”

“……”

顾奈愣住,接着跟她一块笑了起来。

“原来你蛮可爱的嘛,看你平时在寝室也不爱搭理我们,我还以为你嫌我们太闹了。”

顾奈心想,明明就是她们太活泼总让她x不上嘴,怎么就变成她爱不搭理人了呢?

顾奈张张嘴,最后勉强找了个理由:“我……有点认生。”

邵鸽低声笑:“你长得这么好看,是不应该和什么人都熟。”

“……”

过于直白的赞美让顾奈有点不知所措。

“顾奈?”

“嗯?”

“你有男朋友了吗?”

“诶?!”

“看样子应该还没有。”

邵鸽笑了笑,说:“有个叫韩起云的男生跟我打听你,我有他的号码你要吗?”

顾奈当然没要男生的号码,要不然韩起云也不会大费周章在课上传来纸条。

早些时候,顾奈曾在训练场上见过韩起云一次。

因为顶撞教官,他被罚跑x场20圈。

学校新修的x场总长三千米,他从傍晚跑到月升,从一头漂亮的猎豹,沦为一条狼狈的野狗。

最后教官于心不忍,问他知错了没有,他就是不肯松口服软,连滚带爬地完成了20圈。

倔得很。

邵鸽怎么说他的?

玩世不恭,但骨子里是个好人。

并不优秀,但让人感到快乐。

但顾奈帮老师整理学籍档案时发现,韩起云其实是以本届最高分考进医学院的。

优秀得很呢。

邵鸽一定是被他那张脸给迷惑了。

也许皮相好看的男生总能更充分地被女生了解吧,一旦说起韩起云,女生们总是眉飞色舞,异常兴奋。

这其中又数邵鸽的消息最灵通,有关韩起云的一切,邵鸽都如数家珍。

但邵鸽的注意力也不总在韩起云身上,她对方圆五里内所有长得好看的男生都有“深刻”了解。

大学生活充满着新鲜的自由和迷人的动荡,而邵鸽的业余生活只有“看帅哥”一项。

她不仅自己看,还很热爱分享。

顾奈有幸在晚自习途中被她拉到走廊上,挤进一帮趴在栏杆前热议的女生中,一同围观从楼下经过的某位“帅哥”。

定睛看过后,顾奈觉得,邵鸽对“帅”的定义还是挺广泛的。

护理系女生多,班上仅有的几个男生都对顾奈有点意思,嘘寒问暖屡见不鲜。

但顾奈表现得像一块“铁壁”,刀枪不入。

兔子不吃窝边x,这很高尚,但顾奈对其他班男生也兴致缺缺,以至于邵鸽越挫越勇,不断在校内论坛找来新面孔,试探顾奈的审美取向。

看来看去,邵鸽还是觉得韩起云最为顺眼。

关键是,韩起云对顾奈也有那个意思。

在邵鸽看来,这对金童玉女要是不在一起,一定要挨天打雷劈。

这个红娘,她当定。

英年早婚(1v1,x)南辕北辙
南辕北辙
后来,有人将班上联欢会的合照发到了校内论坛上。

帖子的标题十分夸张惹眼——“第二排C位的妹妹是谁,三分钟我要她的全部讯息!

不到十分钟,顾奈的学籍资料就被扒了个一g二净。

顾奈自己也看了照片,或许是军训期间防晒霜擦得勤,站在一群黑三圈的女生中间,她白的就像一棵刚剥壳的水煮蛋。

想不吸睛都难。

邵鸽酸的不行,g脆给自己的校内ID取名为“卤蛋1号”。

顾奈笑得肚子疼,扑到对面床上和她闹了起来,并给自己注册了一个“白煮蛋最爱卤蛋”的ID。

那天晚上邵鸽爬进顾奈的被子里要和顾奈一起睡,虽然挤了点,但顾奈没有拒绝。

两个女孩挨着脑袋说了半宿的悄悄话,临睡前,邵鸽突然说:“要不是韩起云人还行,我才不把你给他呢。”

顾奈没所谓,玩着她的手指说:“小鸽子,我不喜欢韩起云。”

顾奈说不出一个所以然来说服众人,但不喜欢就是不喜欢,她没法因为众人都看好,就去配合演一场郎才女貌的爱情戏。

有些时候,她能比韩起云更倔。

基修课上那张纸条石沉大海,并未浇灭韩起云的热情。

他总有办法突然出现在顾奈下课回寝室的路上,卖水果的路上,去图书馆的路上,上网球课的路上。

开学不到一个月,临床医学的韩起云喜欢护理系的顾奈,早已不再是秘密。

顾奈掐着嘴里塞满零食的邵鸽的脖子,使劲摇她:“你这个小叛徒!”

到处贩卖她的行踪!

邵鸽脑子里的水晃得叮当响,还不忘噘着沾满辣椒粉的嘴,上前朝气急败坏的顾奈索吻。

顾奈只能没辙。

这周四,为了躲避韩起云,顾奈提前下了晚自习。

洗完澡,她爬上上铺找吹风机。

正在阳台洗衣服的邵鸽问她作业写完没,她心不在焉地应着,将拨通中的手机放在枕头上,开始收拾明天出行的行李。

衣服,泳衣,袜子,防晒霜,密封袋,速写本……

电话终于通了。

爸爸抱歉地说他刚刚在工作室画图,手机调了静音。

顾奈有时会觉得,爸爸对她太客气了。

小时候带她出去玩,夹娃娃的机器需要投y币,但他恰好没带,因为这种小事,回家的路上他一直在道歉。

诸如此类,她爱吃的点心提前卖完了,要道歉。

不小心踩到她刚种下的花苗,要道歉。

连偶然一次没赶上时间准点接她放学,也要道歉半天。

明明是个像刚晒过的棉絮一样温暖的人,却因为常常将“对不起”挂在嘴边,平添了几分懦弱,折损了他身为一个父亲的威严。

为免他又开始长篇自我检讨,顾奈g脆带过不提,说起这周末要和同学去泡温泉的事。

她对温泉并不感兴趣,但一想到可以去一个远离韩起云的地方透透气,她就顺口答应了邵鸽。

顾奈刚挂了电话,就收到了银行的转账短信。

她看着手机屏幕呆了呆,一声叹息飘到了月亮上。

爸爸呀,去泡个温泉花不了十万块的……

汽车站新建不久,巨大的玻璃帷幕倒映着天空飘过的浮云,空气中隐隐散发着金钱堆砌的味道。

保洁开着清洁车徐徐经过,在大理石地板留下一道明亮的水迹,穿灰色衬衫的男生背着书包,低头迈过那道水痕。

窗口买票的队伍并不长,很快轮到他。

因长年累月重复机械的工作,售票员语气僵y地问:“去哪儿?”

男生从钱夹xx现金递进窗口,“春光镇,两张。”

售票员在键盘上噼里啪啦一阵敲打,出票的机器发出一阵“咯吱咯吱”的打印声,紧接着从窗口递出两张车票和找回的零钱。

男生收好车票和零钱,离开买票队伍。

上了巴士,司机停下玩手机,笑着跟男生打招呼。

车上座位一半已满,男生走到倒数第三排位置,摘了书包,拉上窗帘落座。

临发车前,一个身穿超短裙年轻姑娘悄悄提起男生的书包,试图和男生拼座。

孰料双手抱x假寐的男生突然睁开眼睛,语气近乎刻薄:“有人。”

对方讪笑一声,只好另寻座位。

紧赶慢赶,顾奈终于赶在班车发车前十分钟赶到汽车站。

付完出租车费,手机提示电量已不足5%。

飘红的电量让她十分焦虑。

邵鸽的电话终于通了。

“喂,小鸽子我到了,你们在哪儿?”

电话那头一片嘈杂,很是热闹。

邵鸽拉开帘子向窗外张望寻找,“我们已经在车上了,就等你了。”

顾奈一路小跑,直到在检票口被工作人员拦下。

她慌张地解释自己是学校包车的,同学都在等她。

工作人员狐疑看她,见她没有随身行李,将信将疑地放她进了站。

邵鸽捂住耳朵朝车上喊道:“你们稍微安静一点行不行?我都听不见顾奈说什么了。”

车上的打闹稍微消停了一点。

邵鸽一边往外走,一边往外看,“奈奈你进停车场了吗?我怎么没看见你?”

顾奈抬头查看头顶高悬的电子站牌,从这头跑到那头,又从那头跑到这头,发现所有站点都没有温泉山庄的字样。

她看了眼悬在头顶的站牌,对邵鸽说:“我现在在‘春光镇’这里!”

邵鸽把站台跑了个遍,也没发现顾奈所说的“春光镇”。

“我看不见你,你跟我挥挥手!”

顾奈依言举高手挥了挥,甚至还蹦了两下。

邵鸽环顾四周,急得直冒汗。

她支着腰喘气,浓重的尾气味儿熏得她有点头晕,她心里突然冒出一个不好的预感。

“顾奈,你是不是跑去南站了?”

顾奈放下挥动的手臂,顿时整个愣住。

“集合点在东站啊奈奈!”邵鸽说。

为了这趟集体出行,班长特意拜托老师调了周五的课。

下午三点,所有人在汽车站集合。

本来顾奈会和邵鸽他们一起出发,但临行前接到邮局电话,说她有个从英国寄来的包裹即将派送。

她猜大概是姐姐给她寄了东西。

她算过时间,取完包裹再去车站集合也来得及,于是让邵鸽他们先走一步。

鬼知道这座城市不止一个汽车站呢……

​​————全文资源,伽威❤:209158465,回复“1”,自取资源——

不。

她早该料到会如此的,左右都等不到快递员出现时她就应该想到,心中那股不安不是没来由的。

邵鸽彻底急了:“奈奈,你没事吧?”

顾奈张了张嘴,却被事实打击得说不出话来。

一想到自己的钱包行李全在邵鸽那,她不禁苦笑一声,腿软得无法继续支撑她保持站立,只好抱头蹲下。

气若游丝。

“我没事。”

强撑的电量终于耗尽,手机自动关机。

209158465此处内容已经被隐藏,请输入验证码查看内容
验证码:
请添加QQ,回复“dd”解锁隐藏内容。QQ搜索“209158465”或者QQ扫描右侧二维码都可以添加QQ。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