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X》by凉鹤txt百度云网盘小说全文阅读

七X
作者
凉鹤

內容簡介
“X”是个有趣的符号,是未解之谜,也是禁忌讳言,是欲念也是断想,是吻也是交欢,是黑色,也是红色。

七X就是这样的七个故事。

————全文资源,伽威❤:209158465,回复“1”,自取资源——

第一X:妹开二度 (现代骨科xx)(已完结)
“妹开一度为兄长,妹开二度常思量。”

第二X:瓜熟弟落 (民国姐弟1V1)(已完结)
“半羞半喜并蒂瓜,戏梦人间赴天涯。”

第三X:色偈 (现代NP)(已完结)
“色生缘,缘起偈,偈一语幻念真言。”

第四X:欢谴 (现代xx继母 )(已完结)
“纵是万世可欺,我亦愿您长乐欢喜。”

第五X:末丽赋 (现代1V1年上)(已完结)
“浮生半辈忘生死,唯不舍这情深百x恩。”

第六X:了不起的白夕白女士(现代姐夫,多P ,第一人称)(已完结)
“春光挟我胆,情祸取我心,不甘,一念云云,勿提,无题。”

第七X:与郎(现代牛郎,1V1)(已完结)
“与郎度春宵,与郎同偕老。”

xx文暗黑女性向不限

妹开二度(1)
陈菡欢正敷面膜呢,电话叮叮咚咚来了,她腾出手去接,却张不开口,含糊一声:“唔,哥?”

“吃什么呢?”

她一怔:“没吃……”

“在家?”

“嗯。”

“那你等我,我过去喂你吃……”电话掐断,嗡嗡断音绝于耳畔。

听听这话——喂她吃——吃什么?

陈菡欢忽地想到那“吃食”来,脸一红,直接摔了电话,忿忿闷哼:“流氓!”

也怪她自己,天生长了一张婊气十足的尖脸媚眼儿也就罢了,偏偏又生了一把又软又贱的骨头,本都下定决心从家里搬出来——眼不见心不烦,可回回儿见了他,还是要给他开门,拿一双拖鞋,伏在他跟前,叫一声——哥。

拖长了音——一股娇嗲的劲儿,陈斐会摸着她下巴说,嗯——最喜欢听你这么叫,跟叫春似的。

哪有亲妹子跟亲哥哥叫春的。

她煮一碗面的功夫,陈斐来了,先一头扎进厕所x——哗哗一注,她屋子小,在客厅听得真切,她拿了遥控器调高电视音量,端起碗筷,低头吃面。

那边人迅速冲了凉,没擦g,裸着就x漉漉出来甩:“哎我说陈菡欢同志,你这浴巾呢?”

“都让我洗了晾出去了……”她刻意不瞧他腿间的那玩意儿。

“给我拿条来。”

“用这个算了。”她抓起沙发上的薄毯往他怀里扔,他边披在身上边过来瞧:“又吃泡面?”

“碍你什么事?”

陈斐五指一弹,弹她一脸水:“不会学着做点儿,懒死你算了……”

陈菡欢摸着脸,脚丫子伸出去踹:“你烦不烦!”

陈斐被她踢在小腿儿上,也不疼,挠痒痒似的,不退反攻:“不是让你等我喂你吗……”挨了她坐,靠得近点儿,那脸子上的热潮气直往她身上窜——啧啧,头都贴x口上了。

陈斐长得不赖,宽肩长腿,蜜色肌x块垒分明,身量挺拔——但也不是傻大个儿,灵巧得紧——尤其在折腾陈菡欢的时候……当然,还生一对儿剑锋浓眉,俩眼珠子滚圆漆黑——骨碌碌转,转不出一点儿好主意来。

挺帅的模样却有个缺憾——就是下巴有道浅短疤痕——那是陈菡欢小时候不懂事,拿小钢尺划的,豁开个口子,缝了几针,落了个疤。

所以,陈斐现在还习惯性地摸下巴,陈菡欢总觉得他是因了这点事儿自卑,从而要折腾报复她。

陈菡欢推他:“自己长手,不用你喂……”

陈斐压了声音,唇起嘲谑:“个么你喂我……”说罢,贴着她吃面挂汤的唇,伸出舌尖儿x:“嗯……牛x面,挺香。”

陈菡欢知她哥又要犯痴病,往后缩脖子:“你要吃,我给你盛……锅里还有。”

“你嘴里的……最好吃。”他一伸手,掌住她脖颈,攀上去,吃进去,陈菡欢呜呜直叫——汤,汤……洒了。

他伸手端开碗,搂住她,大掌顺了睡衣扣缝儿进去,在x口搓了个来回儿——“哥喝你的汤……你洒哥嘴里吧……”

陈斐一推,推倒陈菡欢,撩起她的腿儿,整个上身埋下去。

咂咂吸着……这汤儿啊,也是x味儿的,香。

哎哎!讲不讲理!

陈菡欢两腿儿悬空,扑腾着,拖鞋都甩沙发上去了:“哥,哥,你别闹我……”

陈斐抬头,吃得满嘴油沫,唇瓣晶亮——“不闹你,闹谁去?”说罢,扯开薄毯,露出一管x头长物,勃勃而立——暑热难退,欲火也难消咧,x腹内火,窜得陈斐太阳x蹦蹦疼。

打小就闹她,闹了这么多年,能停得了手吗?吃一回就惦记第二回,每一年,滋味都不同——

头一回,自不必说,见了她那年,他六岁,看她躺在继母的怀里捧着个x瓶,甚是个好看玩意儿——摸她,亲她,抱她——落了个痴病,不亲不行,不抱着睡睡不着。

后来她大点儿了,他领着玩,上山爬树,过河摸鱼,难免要把着她x一泡,逗上一逗:“哎阿欢底下怎么长得跟哥哥不一样?”

“怎么不一样?”

“你摸摸看……”他那时有了性勃起,半心邪魔半心纯,拉她小手捏他的鸟儿,越摸越大,他呼吸急促起来——见她瞪眼睛嘤嘤:“哥哥,我怎么没有?我怎么没有……”

哥哥给你。

他把她抱在床上,压着磨着,滚着亲着:“嗯,我的好阿欢……”他迷糊了,陈菡欢也懵懵懂懂呢,噘着嘴儿,勾他脖子,娇滴滴——哥哥……他看得实在痒,一口侵吞。

那会儿,他告诉她,这是他俩的游戏,不许跟爸妈说。

这游戏玩到陈菡欢十四岁,大概爸爸生疑了,把陈斐秘密地绑着打了一顿,据说是用军式皮带抽的——陈菡欢不知道,她妈也半点儿不露。

伤没痊愈,陈斐就被爸爸发配当了兵,一别就是五六年,再见面,他更邪乎了——混夜场,跟地痞流氓交朋友,合伙开酒吧,常常夜不归宿。

但他和她的游戏从未停过——

陈斐去陈菡欢的大学,带一帮人打她的男朋友,往死里打的那种,她哭啊叫啊都没用,陈斐说:“信不信老子一枪能毙了他!”

陈菡欢的男朋友害怕了,陈菡欢更害怕。

陈斐拽着陈菡欢回家,进她卧室,反锁了门,推倒——撕扯——这是升级版的游戏,他做得狠绝,压着她腿儿,生y地往里入,她也没出息,那水儿不自觉地就在腿心儿里泛滥开来,浇着他c长xx,进出无阻。

她头一回——疼,他也头一回——紧。

但他们互相都不肯说话——沉默在黑暗里爆发——只有呼吸,耸动……谁也不吭一声——他以为她早破了处,憋股子气,大力贯x,她也以为他天天出入夜场,早不是个好东西,不知坏了多少次。

结果,二人各自恨着,xx了事。

也都恨不起来。

他原谅她,她就也能原谅他,可这样下去总不是个事儿,她一找到工作就跟家里商量搬出来,他也不为难,毕竟在家,碍于父母,还是没那么方便,出来反倒自由。

瞅瞅,这下倒是给自己挖了个坑,跳进去,出不来。

这会儿更是爬都爬不起来——哎呦,她的腰啊!

陈斐这会儿还在她身上翻腾,把她的腿儿掰成了个180度,挺臀大进,顶到底了,得转一圈儿,得把那x物的冠头在她x眼底都刮一遍,每个x褶子里都得吸一吸,扫一扫……

钻得狠了,顶舒服,从头到脚麻爽,陈斐忍不住捏她xx,有多舒服就捏多狠。

————全文资源,伽威❤:209158465,回复“1”,自取资源——

“哥……哥……疼……疼……”这声儿都带节奏的,一撞撞地断开。

陈菡欢这会儿心里直骂呢,他还是不是亲生的哥,有这么下手掐妹子的嘛!

陈斐歪着嘴乐,看她那皱鼻子勾眉毛的样儿,他高兴:“哥x你x得舒服吗?”

陈菡欢抿着嘴,才不答这种低幼问题,只在嗓子眼儿里哼哼——嗯嗯。

这不还是答了?

陈斐一抻再把她腾空一掀,掀到后面去,箍住她的小腰就往里撞,耻骨与臀片儿啪啪作响,他大手一挥,在白片子上留个粉朵印子来——“哥好几天都没xx,憋得疼……”

陈菡欢气得直捶:“你当我什么啊!”

“当你是我妹妹……我老婆……我的心肝儿宝儿……”

犯起病来,说的都不是人话。

抽拉几度,又把她抱到腿上,坐着入,一边入一边揉她的x跟她聊天,气息不太稳,时喘时吁:“其实还有个事儿来着,是咱爸……叫我来找……你的,……咱大伯……昨天没了……挺突然的,看看电视脑溢血,谁能想到啊……”

“啊!”她这声儿叫得可不是惊悲,是他顶得她酸胀麻痒!

这女人,年轻时觉不出xx的快慰来,越大越发育成熟,x腔里的x儿啊沟儿啊,都长得健全,哪块领地一触撞,便会生出不同感觉来。

不行不行了,她来得紧,两手圈住他脖子,前后摆动,他则噙着笑,看她在他身上起落使劲儿。

他挺坏的,看她笨拙地来回x弄,也不帮帮咧。

只是余了一只手去搓她xx——挺红挺鲜,揉搓几番,红晕推开,像个大蟠桃,他凑上去尝尝味道。

忽地,陈菡欢薄唇微张,腰腹乱颤,两腿儿往后划拉——陈斐知道他妹子要来,一把托底,一拔,抽将出来不给了——

哎哎!

这下不得了,只见她x口花芯儿呕出一注清液,x溅他满满一x膛。

她浑身打摆,死死捏住陈斐胳膊上的x——哥啊,坏啊!你可真坏!

陈斐趁她没喘匀一口气,一挺,再捣入x,如入箍圈,费力旋开——

“陈庶今晚下飞机,晚上大伙儿一起吃饭……商量……咱大伯出殡的事儿……”

209158465此处内容已经被隐藏,请输入验证码查看内容
验证码:
请添加QQ,回复“dd”解锁隐藏内容。QQ搜索“209158465”或者QQ扫描右侧二维码都可以添加QQ。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