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说话就多说点》百度云txt小说全文阅读作者:苏鎏

内容标签: 都市情缘 豪门世家 甜文 时代新风

搜索关键字:主角:关心,徐训

【文案】

纯种作精白富美x审问专家
关心一直坚信,如果不是为了徐训每月给的那点零花钱,他俩早离婚八百回了。
闺蜜:等等,你管那个叫……零花钱?
关心:唔……好吧。反正对他们徐家来说也就是九牛一毛,他又不缺钱。
闺蜜:是谁支持着你在收集全球顶级奢侈品限量版的道路上越走越远的?是梦想吗?是徐训啊。

塑料姐妹花聚会上,众人忙着吹嘘自己的老公。
姐妹A:我家那位啊昨天居然又买了个岛,还用我的英文名命名了。
姐妹x:我家那位给我俩定了太空旅行三月游,我又得开始健身了。
众人问关心:你家那位呢?
关心淡淡道:他刚撬开了一个罪犯的嘴,救了十九个无辜的受害者,锦旗送到办公室都快挂不下了。
众人:呃抱歉,告辞了。

朋友都觉得关心是高攀,她不这么认为。
关心:这叫术业有专攻。我俩属于各自领域的高精尖人才。
他徐训能对刑侦大队资料库里历年的大案要案如数家珍。
她也能说出她那间超大衣帽间里的全球顶尖奢侈品包包的所有细节。
很难背的,好吗?

徐训的死党也不明白他为什么会娶这么个女人回家。
死党:图她会花钱,能败家吗?
徐训:她能说出她那间超大衣帽间里的全球顶尖奢侈品包包的所有细节。你能吗?
死党……

​​未婚夫

  冬x,难得的艳阳高照。
  
  开机仪式选在了第一场戏要拍的老式公房前,摄影师机上盖了红布,供奉着关帝像和香炉的案桌上也铺上了红布,各色供品摆满一桌,就等着上香揭布。
  
  潘真如坐在阴凉处喝水,头顶上助理给打了伞,阳光一照不到她的脸上,她又觉得有些冷嗖嗖。
  
  “到底什么时候上香,有完没完?”
  
  她是这部戏的女主角,带资进组的关系户,导演向来对她客气。结果一个开机仪式等了半天没开始,她不过上去问两句,竟是被导演直接敷衍着打发了。
  
  助理小心翼翼措辞道:“听说,好像还有一位老师没来?”
  
  “谁?男女主男女配不都来了。演长辈们的老师们也都在,这戏还有什么大人物不成?”
  
  助理摇摇头:“好像也不是多了不起,反正那名字我没听说过,是个女演员,叫关心,就演一个小角色。”
  
  潘真如一口水差点x出来。
  
  “谁,叫什么?”
  
  “关心。您也不认识吧?”
  
  潘真如的牙齿抵着保温杯的杯口,牙齿在上面嘶嘶地磨着。哪里就不认识了,根本是熟得不能再熟的关系。
  
  关心,她最最最“亲爱”的表姐,万和船业关家的大小姐,走到哪里都是众星捧月的角色,难怪开机仪式要等她。
  
  潘真如气得想把杯口咬碎。
  
  万和船业是她外公的产业,如今由她妈关书慧执掌大权。外人看来风光无限,潘真如也一直以关家人自居。
  
  但她心里清楚,自己和关心完全不同。一个姓就决定了两人地位上的差别。她关心什么都不用g,天天在家花钱数钱。她妈每给万和挣一块钱,关心就能分到好几毛。
  
  而她不过是拾人牙慧,连未婚夫都是别人挑剩下的。
  
  -
  
  关心其实并不想来开机仪式。
  
  她在这部戏里就客串一个男主白月光的小角色,前后戏份加起来也就十来分钟。只是导演突然三催四请好话说了一箩筐,她也只能临时改了机票推了和闺蜜们的度假“拨冗”前来。
  
  一来就看到潘真如鼻子不是鼻子眼睛不是眼睛的,关心也懒得跟她扮姐妹情深,例行公事般和众多主创上香拜神,最后揭了红布客气地鼓了会儿掌。
  
  因为潘真如的做作与矫情,仪式生生被拖长了半个小时。
  
  关心抬手看表,心里不悦脸上依旧是滴水不漏的标准笑容。和导演打了声招呼后便带着助理蔓蔓离开了片场。
  
  她今天没有戏,而她晚上还有活动。
  
  导演对她殷勤备至,竟还亲自送到了门口。
  
  助理蔓蔓今天第一天跟关心,还摸不透对方的脾气。但她看得出来关心很不喜欢潘真如。
  
  “心姐您别生气,您一会儿没有通告,迟了半个小时没关……”
  
  话没说完前面的女人突然停步,转身间气场全开,阴影如山般笼罩下来。
  
  关心精致的眉眼一挑:“我不生气,可我晚上真的还有别的事。”
  
  蔓蔓被极致的美貌攻击得瞬间失去了反抗能力,好容易回了一点血后挤出一句:“那、那咱们往那边走,洪哥派来的车停那边。”
  ————全文资源,伽威❤:209158465,截图书名,自取——
  说起这车,蔓蔓又觉得关心肯定不是普通人。洪哥那么抠搜一人,对公司不出名的艺人那是恨不得榨g每一滴血。可关心刚抱怨保姆车不舒服,转眼洪哥就把自己的X6送了过来。
  
  这两人不会……
  
  小助理还在恍神,关心早就拔腿下台阶,走向了相反的方向。不远处停了一辆车,助手Amanda立在后排门边毕恭毕敬,替关心开门关门动作熟练流畅。后排的窗户慢慢放下,关心冲蔓蔓微微一笑,示意她坐公司的车回去。
  
  蔓蔓还沉浸在美颜暴击中无法自拔。她揉揉眼睛,盯着车头的小金人和xx的双R标志看了半天,直到那车的车尾消失在眼前。
  
  所以她今天一直在伺候一位公主?
  
  公主坐在车里闭目养神,Amanda在一旁汇报今晚要去的地点和活动:“这是您一早就答应的,徐三小姐举办的红酒拍卖会,地点在金汇的主厅。礼服按您的要求腰身改小了半寸,裙身的水晶全部改为钻石。另外您今晚要佩戴的首饰是Orlando Chan以您名字命名的全新系列,项链的主钻为22克拉。此外您的鞋子……”
  
  “行了。”关心懒洋洋打断Amanda的话,“我眯一会儿,到了叫我。”
  
  Amanda知道她在剧组泡了一下午肯定很乏,没敢再打扰对方。车子驶入城市的霓虹之中,车灯明灭。
  
  -
  
  拍卖会原定八点开场,关心却姗姗来迟。金汇最大的正厅内席开十五桌,每张长桌都坐满宾客。穿着考究的服务生穿梭期间,不时为人倒酒上菜。
  
  关心来的时候,潘真如正想给自己的未婚夫陈嘉言打电话。说好了一起来,结果放她鸽子不说,竟还迟迟未到。
  
  结果被关心这么一打岔,电话到底是没拨出去。
  
  她看对方的表情有些失神,随即又不屑地笑起来。
  
  不愧是关心,不管出席什么场合都是精致到一丝不漏,永远带着一股“老娘就是来艳压四方”的气势。
  
  潘真如从小被碾压,到如今依旧不习惯。
  
  身边的小姐妹也在讨论关心:“这位到底是谁?”
  
  “关家大小姐啊,你不认得?如如的未婚夫不是差点和她……”那位发现自己说错话,立马改口,“这位一向深藏不露,鲜少出席这种活动。今天要不是卖徐三小姐面子,她肯定不会来。”
  
  另一位也跟着科普:“那是自然,她俩是姑嫂,小姑子的面子总要卖的。要不回头嫁进徐家,x子可不好过。”
  
  “如今就一定好过吗?听说徐二少爷订完婚第二天就飞美国,一年了都没回来,连个证都不跟人领。这嫁不嫁还未可知呢。”
  
  潘真如郁结了半天的情绪总算舒畅了几分。
  
  一抬眼,发现关心正往这边走来。
  
  -
  
  关心刚到的时候就被徐识逮个正着,未来小姑子小嘴叭叭个没完,撒娇地埋怨她来晚了。
  
  关心一扬头:“我这不得艳冠群芳给你挣面子嘛。”
  
  徐识笑得更欢:“我二嫂天下第一美。”
  
  她俩一过来,潘真如一帮人立马闭麦。
  
  简曼宁正刷手机,看一眼跟前满身华翠的大美女,由衷赞叹了一句:“我现在去做变性手术还来得及吗?”
  
  关心往她身边一坐,笑声柔媚:“当然,我这还没结婚。就算结了也得为你离啊。”
  
  “还是不了,你老公太凶残。”
  
  “凶吗?”
  
  凶不凶简曼宁不知道,光是徐家二少爷这个头衔就不是她得罪得起的。人家那大腿c的,拔根毛就能把这一桌上的人全给扇死。
  
  就刚才潘真如和那些小婊砸的话,传到徐家耳朵里,怕是转眼就要玩完。
  
  简曼宁懒得和她们计较,也不想把那些难听话传给关心听。两人许久未见,自然有不少话聊。
  
  服务生走过来为她俩倒酒。关心一侧头听见身后有女人吹捧的声音:“真如,这酒是你带来的吧,听说年份很好很贵。”
  
  “一瓶酒而已,我家house里多得喝不完。你们都尝尝,这个酒庄很有名,这个年份的我已经喝掉好几支了,真的很nice。”
  
  服务生的瓶子已经快凑近杯口,关心却抬手拦了下来。她笑容矜持,示意不必。旁边的简曼宁没搞明白她的意图,但也毫不犹豫紧跟闺蜜步伐。
  
  身后潘真如的一张脸,跟被人扇了十七八个巴掌似的。
  
  简曼宁悄悄偷看一眼,有点藏不住笑,凑近了问关心:“嫌弃她的眼光?”
  
  “不会,那个酒庄确实不错。”
  
  “那你怎么不要?”
  
  “因为这个酒庄在那一年,没出过这个包装的酒。”
  
  简曼宁震惊,搞半天是假的啊。
  
  -
  
  拍卖会有序进行,关心鲜少举牌,她对酒兴趣不高,今天来纯粹是捧未来小姑子的场。身边简曼宁手机看不停,一只耳朵里还塞了无线耳机。
  
  关心好奇凑过去扫一眼:“跑这儿看新闻联播,怎么想的。”
  
  “你不懂,我们这种体制内的跟你们不一样。科主任抓壮丁,这回抓到我,明天还得交篇学习心得,我这会儿才想起来只能看回放。”
  
  新闻里正播一组简讯,关心原本在举牌炒一瓶潘真如想要的酒,视线却一直落在手机屏幕上。一个熟悉的身影一闪而过,她脸色一僵,立马摘下简曼宁的耳机塞进自己耳朵里。
  
  结合新闻标题和播报内容,关心脸色愈发得沉。
  
  这是一条公安部表彰新闻,时间就在今早。这么说起来那位已经回来了。
  
  呵,真逗,别人找老公最多翻翻财经版娱乐版,她倒好,未婚夫得从新闻联播里扒。
  
  姓徐的,算他狠。
  
  台上拍卖师情绪激昂,一锤定音后向众人宣布关心拍得了本场最贵的一瓶酒。现场掌声雷动,关心却是皮笑x不笑。
  
  回来不找她也罢,还害她拍了不喜欢的酒,徐xx,这笔账得慢慢算。
  
  因为这瓶酒,关心接下来的时间都不怎么爽。偏还有人往她跟前凑,拍卖快结束的时候潘真如的未婚夫陈嘉言不知打哪儿冒了出来,顶着一张油腻的假脸,在那儿恭喜她。
  
  “酒很不错,你很会挑。”
  
  关心心情欠佳懒于应酬,不咸不淡回了句:“没有,就觉得包装好看。”
  
  说完扭头踩着细高跟潇洒离去,连背影都透着诱人的气息。陈嘉言注视着她,笑容复杂。
  
  关心走出一段后听见身后有人叫她,回头一看是徐识。
  
  小姑子一脸兴奋:“嫂子,我二哥回来了。”
  
  关心向来高贵得体,此刻却也有点不知该用何种表情面对徐识。仿佛说知道或不知道都挺尴尬。
  
  “要不二嫂,你今晚跟我回家吧?你和二哥挺久没见了……”
  
  “不好意思阿识,我今晚有点事儿,改天再去吧。”
  
  徐识对这个还未过门的二嫂有着极度盲目的崇拜,加上办了一场拍卖体力透支,当下没有坚持,笑着和关心道了别。
  
  关心走出正厅,正要给Amanda打电话,手机突然响了一记提示音。
  
  一条新的微信,发信人的名字是几个毫无关联的字。当初她备注时随手乱打的。
  
  对方言简意赅:“我回来了,见一面?”
  
  十分符合徐二少爷一如既往话少欠抽的德性。
  
  居然还知道回来。她还以为他死在外面为国捐躯了呢。
  
  呵,可惜了。
游艇

  关心上了车。司机问是否回老宅,她在后排出了片刻神,抬头薄唇微启:“去游艇会。”
  
  Amanda一脸不解:“这么晚去那里?”
  
  关心却懒得再开口,慵懒地靠在宽大的座位里把玩着自己无名指上的戒指。
  
  Amanda见状不敢再多说什么,直接吩咐司机开车去码头。
  
  关心摸着戒指独自出神。她发现自己竟有些想不起来,当初把这玩意儿x自己手上那人长什么样了。
  
  也是,面目可憎的人在她这里向来没排面,只有美的事物才值得人细细回味。
  
  今晚潘真如和她的塑料姐妹们可没少说她的坏话,这些话这一年来她听得多了。听多了就有点腻。
  
  到底都是些小角色,接触不到他们这个圈子的核心秘密。订婚第二天就飞美国?谁这么没水平造这种五毛钱的谣。他徐二少爷明明订婚宴都没结束,就扔下她这未来新娘和一众近亲好友扬长而去。
  
  那速度快的让当时的关心产生了一种错觉,第三次世界大战开始了,他这是要去拯救全人类?
  
  车子缓缓驶进码头。关心是这家游艇俱乐部的顶级会员,工作人员也都认得她的车,殷勤献上代为保管的游艇钥匙后正要目送他们离开,关心却突然冲司机喊停。
  
  “下车走走。”
  
  她吩咐司机送Amanda回去,自己拿了钥匙甩上车门径直往前。空无一人的码头栈道,愣是让她走出了十万星光的红毯气场来。
  
  夜色里,她的粉色游艇安静地停靠在那里,不远处传来派对生物们毫无节制的尖叫与笑声,被漆黑的夜色缓缓吞没。
  
  关心上船后进了中层的客厅,找了一瓶酒出来又下了底层的主卧。在g掉半瓶酒之后她沐浴上床,就着船身微微的起伏很快就进入了梦乡。
  
  梦里那个人的脸意外地变得清晰起来,看起来依旧很不讨人喜欢。
  
  -
  
  关心是被一阵急促的敲门声惊醒的。
  
  窗里透进来的微光告诉她,这会儿时间尚早。
  
  按了按被红酒折腾得不太舒服的太阳x,关心换了件外x打开房门,朝楼梯走去。边走边问:“是谁?”
  
  那边的回答中气十足:“市刑警队,麻烦开下门。”
  
  关心的第一个想法是,徐训这个狗x男人带着他手下的人抢亲来了?
  
  走过去开了门,却被眼前的景象吓了一跳。徐训不在,几个男人在楼梯上站了一串,有穿警服的也有便衣,眉眼都透着迫人的英气。
  
  见多识广的关家大小姐也有点被他们唬住了。
  
  “请问……你们有什么事?”
  
  站她跟前的一位警员掏出证件向她证明身份,随即开口问:“你是这艘船的主人?麻烦出示xx份证。”
  
  关心回房取来证件,顺便换了身衣服。她直觉肯定有事发生,但又猜不到是什么事。等警察验明她的身份后,她跟着楼梯上的几位一起走了上去。
  
  几人径直来到顶层的露天望台,关心一见眼前情景,吓得腿一软直接后退了两步。高跟鞋跟踩在了后面的一位中年警官身上。
  ————全文资源,伽威❤:209158465,截图书名,自取——
  对方像是要瞪她,旁边突然多了一个年轻警察,附在中年人的耳边低声说了几句,后者脸色微微一变,眉头紧锁。
  
  关心正想问他们躺那儿那具尸体怎么回事儿,就听岸边有女人的声音,轻飘飘软绵绵地钻进她耳朵里。
  
  “……是,我们昨晚就在这里开派对。不止我一个人看到她回来……几点?那我可记不住,反正是晚上。不好意思警官,我们当时在喝酒,没人注意看手机。我们也想不到她会杀人啊。”
  
  确实想不到,昨晚在隔壁船开派对的居然是潘真如。她昨晚没拍到那瓶酒气得不轻,拍卖还没结束就提前离场,也没参加后面的酒会。
  
  原来上这儿寻开心来了。
  
  关心毫不客气冷笑出声。刚才被踩的中年警官终于又找着机会想要瞪她,却再次被打断。
  
  皮鞋踩着台阶缓步向上,来人说话声音不高,语速也如同他的步伐不急不缓。虽说是朝着望台上的人开的口,话里的内容却更像是在针对潘真如。
  
  “人的记忆多有偏差,所以你的朋友用手机记录了下来。时间可以精确到秒。”
  
  一番话说得四平八稳,从表情到语气看不出半点情绪的波动。可关心就是觉得这人沉稳的皮囊xx,带着深深的嘲讽。
  
  好吧,只要他diss潘真如,她就可以和他做好朋友。
  
  关心扫了来人一眼,心里有些吃惊。努力从昨晚的梦里把这人的脸扒拉出来,和眼前这分明的五官放在一起作对比。
  
  美国那破地方有什么水土这么养人,王八蛋出去一年一点不见老,怎么还更嫩了?
  
  背着她在外面偷吃寻开心了?
  
  亏了,早知道她也养小狼狗,守什么活寡啊。
  
  -
  
  徐训刚和关心打个照面,就看出了她毫不掩饰的不屑。他不擅长哄女人,何况眼下这局面也不是哄人的时候。
  
  他将刚拿到的手机递到了副队长雷远面前:“昨晚那群派对里有个小姑娘,录了一段关心上船时的视频。时间是凌晨十二点零五分。”
  
  雷远就是刚才的中年刑警,他从警多年经验丰富,一下子就听出了这话的含义,也抓住了重点。
  
  “你们认识?”
  
  他看一眼关心。大冷天的,还穿着裙子风衣,美是够美,就是那两条腿看得人直想哆嗦。
  
  要不怎么革命时期女人都不叛变呢,看这超强的意志力。
  
  视频不长,不过一分来钟,从关心上船到下楼梯回房间,全程没有上过望台。雷远很快就看完了,然后他问徐训:“谁拍的?”
  
  徐训指了指岸边一个女生:“那一位,穿黑色外x那个。”
  
  被点名的女生一脸苦相,不敢直视潘真如的眼睛。可对方还是没放过她:“谁让你拍的?”
  
  语气里的不满十分明显。
  
  女生有些委屈。昨晚那场派对是潘真如搞的,她和对方其实不太熟,是托了朋友的关系才挤进来的。本想着拉拉关系,结果一时手欠拍了段视频,刚刚又被人科普了潘真如和关家的关系,这会儿想死的心都有。
  
  听说这两人是表姐妹,向来不对付,据说还抢过未婚夫?
  
  豪门里的那些个乱七八糟的事,果真是没有最多只有更多。
  
  “对不起潘姐,我喝多了到处走,随手一拍而已。就是……觉得挺好看的。”
  
  “好看,她哪里好看?”
  
  女生不敢说话了,心里想的却是,关心哪里都好看。昨晚她一袭红色礼服从码头那边走过来的时候,当真是仙女下凡。
  
  别说她这种凡人不配和她比,就是潘真如也差远了。
  
  同样是关家的种,姓不姓关果然还是差很多啊。
  
  顾不上理会潘真如的怒火,女生快步上了船,当着雷远的面说明了那段视频的由来。雷远反复观看视频,暂时没看出有什么问题,便扣下手机准备送回队里让技术组的人将视频提取分析。
  
  安排完这一切后,他才重新把注意力放到了徐训身上。
  
  他认得徐训,x市警局不认得他的人不少。尤其是昨天那一场表彰大会后,眼熟他的人就更多了。
  
  美国镀了一层金回来的到底是不一样,浑身上下透着公子哥的贵气,和他们跑现场的大老c有着天壤之别。
  
  这种人就乖乖待在办公室享受荣誉不好吗,掺和什么基层的事儿。他那双白嫩嫩的手开过枪吗?
  
  雷远瞥他一眼,故意没搭理,叫来了手下的刑警方思围,让他去给关心录口供。方思围年纪轻头脑灵活,一双眼睛在几个当事人身上转了一圈,小声提醒雷远:“副队,是不是应该听听徐队怎么说?”
  
  听刚才徐队的口气,他和这位美得不像话的仙女姐姐好像是朋友。
  
  “听个屁。”雷远声音洪亮,丝毫不给徐训面子,指着关心道,“她是这条船的主人,在她船上发生凶杀案,就是局长来了她也得被带回去问话。”
  
  其他人都不言语。确实从目前的情况来看,关心是嫌疑人这个事一时间无法排除。死者是名年轻女性,死因初步判断是窒息。从身高体型来判断,关心有能力也有可能掐死对方。
  
  就算她说自己昨晚回来后一直在房里睡觉,可这谁也证明不了。那几个开派对的都喝了酒,口供完全无法作数,有些到这会儿酒都没醒,更是不顶事。
  
  这么个大美女要真是杀人凶手,那可太叫人意外了。
  
  方思围被雷远吼了一顿没办法,只能上前公事公办。他先问了关心的基本情况,随即便问:“关小姐,请问你认识死者吗?”
  
  关心看一眼望台躺椅上的那具尸体,不答反道:“我还没看过她的脸,不能回答你这个问题。”
  
  方思围立马带她上前。法医已经进行了初步的勘验,准备带尸体回实验室做进一步的解剖。方思围上去掀开尸体身上的白布,将那一张因缺痒而脸色可怖的脸孔摊在了关心面前。
  
  大小姐尽管有了充分的心理准备,看到这一幕还是受不住,二话不说转身就往楼下跑。
  
  没跑几步就让人抱了个满怀。
  
  徐训双手将她环住,紧接着就将她整个人摁在了楼梯栏杆上。
  
  “跑什么。嗯?”
  
  离得太近,男人的气息萦绕眉间。
他的女人

  离得这么近,关心只觉得那人连吐出来的气都是凉的。
  
  她后仰脑袋解释了一句:“没想逃跑,别误会。”
  
  “那你想g嘛?”
  
  “我就是……”关心深吸一口气,“想吐。”
  
  呜呜,她不是仙女,她就是一个平凡的女人,受不了尸体那么强烈的刺激。
  
  徐训不知从口袋里掏出瓶什么东西,搁在她鼻子底下轻晃两下。瞬间那刺鼻的气息直冲天灵盖,y生生压下了关心x口翻涌的恶心感。
  
  “还想吐吗?”
  
  “咳咳,不了。”
  
  徐训把瓶子放回风衣口袋,正准备放开对方,关心却突然攥住他的衣领,一张姣美的脸凑了过来。
  
  她压低声音道:“你要帮我。人不是我杀的。”
  
  “何以见得?”
  
  “我这么柔弱一女的,怎么掐得死人。再说我也不认得那女人,杀她g嘛。退一万步说,就算我真要动手,也绝会在小粉红上。”
  
  这是她最最心爱的东西,她的那些顶级珠宝高奢定制,又或者满衣帽间的限量版包包,在这艘粉红色的游艇前都不值一提。
  
  别人不清楚,他徐训多少应该知道。
  
  她怎么可能在她最心爱的东西上杀人。
  
  “你这理由不够充分。”
  
  “所以才需要你帮忙。不管怎么样,录口供也好调查也罢,先让我离开这里。记者很快就会过来,你要让人拍到我被押上警车的照片吗?”
  
  关心丢不起这个人,他徐家同样丢不起。
  
  徐训不置可否,好半天没出声。关心眼见着那个姓方的小警察又要过来穷追猛打,情急之下又把他拉到近前,几乎是咬牙说出一句话:“只要你帮我,什么都好说。”
  
  徐训微微挑眉,眼角有转瞬即逝的笑:“你是指什么?”
  
  关心心一横:“大不了床给你睡。”
  
  这是当初两人订婚时的一个玩笑,谁都没当真,想不到今天她竟沦落到拿这个来做筹码。
  
  人在屋檐下……
  
  徐训脸上依旧没什么表情,所幸他终于放开了环在关心腰间的手,拉着她重新走回了望台。
  
  雷远原本都准备要叫人把关心拷上了,见徐训领着她回来,到嘴的话又给咽了下去。
  
  只是那脸色还是不太好看。
  
  空降兵,在他们这个靠真材实料打拼的工作中,向来是不受欢迎的。
  
  前任刑警队队长韩晋是他过命的兄弟,因为一桩案件受了伤至今在家休养。全局上下没人认为他不会归队,连副队长雷远都丝毫没有取而代之的意思。
  
  他就想着替韩晋把兄弟们给带好,等着他荣耀归来。
  
  没想到上面竟派了个小年轻来接韩晋的班,还是这么个白面书生似的斯文男人。雷远打从心底里不服气。
  
  这种人,回头别拖兄弟们后腿才是。
  
  徐训像是没看到雷远满脸的不悦,开口问道:“能让我查看一下尸体吗?”
  
  雷远想说不行,被方思围扯了扯衣袖,终于改口:“看吧,快点儿。”
  
  跟个闹别扭的小孩似的。
  
  徐训忍着笑意把关心留在原地,自己走过去仔细检查了尸体一番,又走回来拽起关心的手,冲雷远道:“你应该也看过尸体脖颈处的指印。无论是指印的大小还是指间的距离,都要比女性的手大上不少。所以我更倾向于是男性作案。此外尸体上的尸斑从分布来看已经发展到最高程度,我刚刚跟刘法医聊过,他也倾向于尸体的死亡时间应该在十二个小时以上。尸体大约早上七点被发现,往前推的话死亡时间应该在昨晚七点左右。那个时间关心有充分的不在场证明。”
  
  “谁能证明?”
  
  “她的司机、助手,造型室的造型师,还有……舍妹。”
  
  听起来他像是对关心昨天一天的行程都掌握得十分清楚。
  
  雷远不服气地怼了一句:“你又都知道。”
  
  “是啊,自己的女人,总要多了解一点。”
  
  这一口狗粮来得促不及防,雷远生生被噎着了。不过他心里也清楚,关心应该不是凶手。都是多年的老刑侦,这点鉴别能力自然是有。
  
  他也不信有人心大到这个程度,杀了人之后还能在一条船上安稳地睡一夜。要关心真是这样的女人,那徐训的下半辈子只怕不会好过。
  
  突然很想看关心虐他是怎么回事儿。
  
  -
  
  折腾了半上午,关心终于回了自己家。老太太一早约了牌搭子正在后园开心,她也懒得去长辈们跟前露面,回房冲了个澡后换了身衣服,又约了律师一起去了趟警局,再做一份详细的笔录。
  
  比起被当场拷起带走,自己走进警局再走出来,这情况显然好得多。
  
  唯一不好的是,她欠了徐训一个大大的人情。更糟心的是,因为在船上发现了尸体,她的小粉红也暂时被警方扣押。
  
  虽然对方一再表示查清后便会归还,关心还是十分十分地不爽。也不知是在怨恨徐训还是凶手,再次回家后便一头扎进健身房,练了个昏天黑地。
  
  眼看夕阳西下,洗过澡的关心坐在自己房里看手机,这才发现徐训又给她发了条信息。
  
  “晚上去接你,上我家吃饭。”
  
  这是关心第二次上徐家。第一次是订婚那天。徐家世代簪缨,和做船运起家的关家大为不同,光是那几进几出的大宅院就让人逛得头晕。
  
  关心那天算是新嫁娘,被人领着只走了一小片地儿,比她逛遍整个深蓝广场脚更疼。所以这一年里徐训人既不在,她也就没再上过门。偶尔会跟未来婆婆约在外头见面喝茶,也不过泛泛而谈。
  
  毕竟,那也不是徐训的亲妈。
  
  去徐家,她还真有点犯怵。
  
  但关大小姐什么样的人物,轻易不会被这场面吓倒,收了手机便进了衣帽间,很快便收拾一新出来。
  
  淡妆,衣服也以素净端庄为主。徐家那样的人家,哪怕是装也要装出个大家闺秀的样子来。
  
  晚上六点,徐训开车来家里接她。见到关心的一刹那,他少见的露出一点笑来。
  
  关心当着xx的面挽上他的胳膊,两人同时离开。一直到坐进车里,她才问了对方一句:“你笑什么?”
  
  “还以为你又会看不见我的信息。”
  
  小气吧啦,未婚妻不回信息怎么了,一点死缠滥打的精神都没有。
  
  转念一想自己也不过是徐家为他选出来的王妃而已,他在那么多的一堆照片里挑了自己,搞不好就是手滑。实在没必要对她上赶着讨好。
  
  -
  
  徐家今x摆的是家宴,一桌上除了徐训的父母外,只有未来小姑子徐识。
  
  吃饭的人不多,侍候的人却不少,整齐划一地在餐厅里站了一整圈,搞得关心愈加没胃口。
  所有人都很安静地在那儿进食,除了徐识。
  
  徐识排行老三,和她上头两个哥哥毫无相似之处。徐家老大古板xx沉稳,到了老三跟基因突变似的。虽说取了个“识”字,但跟满腹诗书气自华半点不沾边。如果说关心是这四九城里高贵端庄的名媛典范,那徐三小姐绝对称得上是离经判道的个中翘楚。
  
  还特别爱哪壶不开提哪壶。
  
  “嫂子,你害怕吗?”
  
  当然害怕。回想起自己跟具尸体在一条船上睡了一晚上,关心连拿筷子的手都有点哆嗦。
  
  但她面上丝毫不显,特意夹了一筷猪蹄送到徐训的碟子里:“不怕,有你二哥在呢。”
  
  这块猪蹄就算赏他的。
  
  话音刚落关心就察觉到空气里的气氛不大对头,仔细一看那猪蹄,居然是用的花生做配料。
  
  印象里徐训好像花生过敏?
  
  “不好意思,”关心眨着一双无辜的大眼睛,“我以为你去美国一年,病可能已经好了。”
  
  说完脸不红心不跳笑盈盈望着徐训,半点没有要把猪蹄夹走的意思。
  
  要不是父亲在,徐识都要笑出声来。
  
  她这个二嫂当真是个人才,没听说过敏跟治感冒似的。
  
  但很快她二哥愈发语出惊人。
  
  “是,治得差不多了。”
  
  你们俩是在说什么只有你们自己听得懂的悄悄话吗?
  
  -
  
  那个猪蹄一直到最后也没人动。
  
  吃过饭关心陪徐识看目录选衣服,徐训则被徐父叫进了书房。
  
  两父子也是一年没见,甫一关门独处一室徐父还略有些尴尬。
  
  但该说的话还是要说。
  
  “听说你申请调去了刑警队。说说你的想法。”
  
  “没太多想法,非说有那就是提高破案率吧。”
  
  徐父被他噎得一口气差点没缓上来:“徐训啊徐训,你是不是要反天?我这当爹的话你是一句也不准备听是吧。让你别考警校不听,别当警察也不听。既进了一行,检察院那边让你去报道也给推了。调你去局厅也不乐意,怎么,你还打算破一辈子案不成?”
  
  徐训避而不答,反回了一句:“至少娶的老婆是您挑中的。”
  
  “你明知道我挑中的是谁,这么多女人你挑谁不好非挑关心。她关家什么情况你不清楚,老的小的一样糊涂!”
  
  话没说完响起了敲门声,徐父压着怒意问了句是谁,就听关心清脆娇嫩的声音透过门板传了过来。
  
  “是我。”
  
  徐训上去给她开了门。
  
  关心端着茶盘站在那里,一眼就察觉到了书房里不寻常的气氛。
  
  她突然意识到,自己好像被未来婆婆给坑了。
  
  咦,徐家人怎么都这么不厚道。

————全文资源,伽威❤:209158465,截图书名,自取——

209158465此处内容已经被隐藏,请输入验证码查看内容
验证码:
请添加QQ,回复“dd”解锁隐藏内容。QQ搜索“209158465”或者QQ扫描右侧二维码都可以添加QQ。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