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幼儿园小仙女她五岁啦》txt百度云小说全文阅读作者:牛皮

内容标签: 情有独钟 青梅竹马 甜文
【文案】

五岁的时候三言偷亲了一下丫丫。
第二天,丫丫告诉他自己肚肚里边有宝宝蛋了。
三言不懂,“宝宝蛋是什么?”
丫丫:“你就知道以后能长成宝宝就行了。”

从此以后三言把自己所有的零花钱和好吃的都给了丫丫,只为养大她的宝宝蛋。

小学后,三言有一天忽然想这事,问丫丫:当年我们的宝宝蛋呢?
丫丫愣了一会说道,让我妈交给别人孵化呢。
三言不疑有他。

后来三言当兵,丫丫出国,两个人断了联系。

很多年后的同学会,两个人意外见面,三言一下就想起了很多年前自己宝宝蛋,他一步一步走向丫丫,不容她躲避:我的宝宝蛋呢?

丫丫双手抵在x前,那个,钱我可以还你
三言呵了一声:我只想要我的宝宝蛋!

这是一个女主骗吃骗喝,很多年后遭到报应报复,啊,是回报的故事。

小剧场:
很多年后,三言的儿子出生了:说起来你们可能不信,我是蛋生。

​​第 1 章

  阳光明媚,碧空万里无云下的离市一派祥和。
  宁澜东区的一座大院里,不时传出阵阵笑声。
  
  院里有两棵树极为显眼,一棵是桑树,另一棵还是桑树。
  
  “大姨,你知道我最佩服三言什么吗?”说话的是个二十多岁的女孩子。
  她是三言的表姐。
  她嘴里的大姨,是三言的妈妈。
  
  三言妈妈闻言笑道:“什么?”
  
  三言表姐充满夸赞的口吻:“人都说三岁看小,七岁看老,我觉得三言以后肯定是做大事的人。”
  
  三言妈妈笑得更厉害了:“看你把他说的,就表面听话,背地里可淘了。”
  
  三言表姐继续说:“就一个三岁的小不点,能把一个泰姬陵组起来,大姨,就我这二十多岁了,还坐不住呢。”
  
  “三言一看就是那种成熟稳重聪明的孩子,以后上了学,成绩肯定错不了。”
  
  “我妈也说,三言以后肯定是我们这一辈最有出息的。”
  
  儿子被人夸,女人高兴,三言妈妈眉眼都是笑,“小宁,你说的太夸张了,他才那么一点,懂什么。”
  
  三言表姐最喜欢三言,夸起来就停不住:“大姨,我说真的,别看三言那么小,真有泰山崩于前而色不变的气度。”
  
  她话音刚落,旁边的另一位妇人笑道:“小宁你就夸吧,别一会打脸。”
  
  三言表姐才不信她的话:“打脸是不可能打脸的,这辈子都不可能……”
  
  “妈妈,妈妈——”
  “不好了,出事了。”
  “妈妈,出事了——”
  
  三言表姐话还没说完,叫三言的小朋友,也就是她嘴里那个泰山崩于前而色不变的小朋友,忽然慌里慌张的跑了进来。
  
  嘴上不停的喊着出事了,引得屋里哄堂大笑。
  
  “现世报是什么,小宁,这就打脸了吧。”
  “就问你们响不响?响不响?”
  “哈哈哈,怎么回事,三言怎么这么急?”
  ……
  ————全文资源,伽威❤:209158465,截图书名,自取——
  三言妈妈笑够了才看向三言:“三言,你怎么了?”
  
  三岁的苏竟言穿了一件格子半袖,小脸跑的红扑扑的,额头上挂着汗珠。
  
  听见大家笑他,有些小怨念的皱了皱眉,不过还是老老实实的回答妈妈的问题。
  
  他指着外边,微喘着c气说道:“妈妈,大门,大门上长宝宝了。”
  
  “你说什么?”三言妈妈感觉自己的耳朵出问题了,“你说大门上长什么了?”
  
  苏竟言又重复了一遍:“大门上……长宝宝了。”
  
  大门长宝宝了?
  屋里的人都懵了。
  
  有人开始嘲笑三言表姐:“完了,三言不光打脸,还不正常了,都胡言乱语了。”
  
  从小到大苏竟言都是乖宝宝,小小的他已经很有沉稳大气的风范了。
  
  三言妈妈觉得就算三言有什么状况,都不至于说谎才对,她充满疑惑的起身,往外边走去,“我去看看。”
  
  苏竟言跟着她往外走,这会倒是不急了,迈着小四方步子,很有气势。
  
  可是很快轮到三言妈妈急了,她一出门口就看见自家大门上挂着一个小包子,哎吆一声就往外跑,连掉了一只鞋子都没顾上回来捡。
  “快来人啊,快来人啊——”
  
  三言妈妈一边跑一边喊,“周叔,快点出来——”
  
  三言妈妈从来没跑过这么快,上学的时候有运动项目她从来都是躲着不参加,期末考试就装病,反正让她跑步,比杀了她都难受。
  
  今天从院里跑到院门口,她觉得自己跑出了刘翔的速度。
  
  大门上挂着一个小女孩,看着和三言差不多大,穿了一件粉红色的小裙子,白色的打底裤,脑袋上扎了一个小揪揪。
  
  圆圆的脸蛋胖乎乎的,这会正挂在大门上。
  
  距离地面差不多快两米了,可她脸上一点害怕的神色都没有,她两手抓着大门上的栏杆,两眼发着精光,正瞄着她们院里的什么东西。
  
  大门顶上都尖尖的铁柱,用来防盗贼的,小女孩马上就要爬到门顶了。
  
  三言妈妈看得心惊动魄,想喊又不敢喊,生怕惊到了小女孩掉下来摔到。
  
  她只能张开两手在下边接着,希望周叔快点赶来。
  
  苏竟言也学着妈妈的样子,张开两只小手臂,站在小女孩下边。
  
  阳光下,小男孩的脸色异常坚韧,双目炯炯有神,望着大门上的小不点。
  
  周叔很快赶了过来,他个子高,伸长了手臂正好能够到小女孩的衣服。
  
  苏竟言和妈妈都特别担心的看着小女孩。
  
  “周叔,小心点,别摔了她。”三言妈妈想喊又不敢喊,只能压低声音提醒道。
  
  周叔没说话,他屏气敛声的来到小女孩后边,生怕惊到了她。
  
  趁其不注意,伸出右手,一把把小女孩拉了下来,然后用左手快速的抱住了她。
  
  就好像做了什么惊心动魄的大事一般,周叔劫后余生的抱着小女孩:“好了,好了,终于下来了。”
  
  三言妈妈也松了口气,她不自然的拍了拍x脯,走到小女孩面前,柔声问道:“小宝宝,你叫什么名字啊?”
  
  小女孩被周叔从身后抱住,他的胳膊正好拦在小女孩的肚子上。
  
  小女孩身体不动能,可是手脚灵活,她目视着院里的什东西,手登脚刨,却没有一点要回答三言妈妈的意思。
  
  三言妈妈皱眉:“她好像在看什么?”
  
  周叔也觉得她在看什么,这会有些束手无策,“是啊,太太,现在怎么办?”
  
  这会屋里的人也都出来了,看见门口忽然多了这么一个粉雕玉琢的小团子,都笑得合不拢嘴,“这是哪来的小宝宝,好可爱哦!”
  “是啊,怎么还挂大门上了?”
  
  三言妈妈仔细打量了一会儿小宝宝,也认不出来是谁家的,“没记得这附近有这样的小女孩,家长也没跟着,这可怎么办?”
  
  三言表姐凑近小女孩,笑嘻嘻的开着玩笑:“三言,三言,你看这个女宝宝多可爱,以后长大了给你当媳妇。”
  
  三言不知道媳妇什么意思,但他知道爸爸管妈妈就叫媳妇。
  那应该是很好的意思。
  
  他仰头望着女宝宝,看她漂亮可爱,尤其一双大眼睛水汪汪的,当媳妇倒也不错。
  
  四周找不到女孩的家长,三言妈妈说道:“周叔,你先把她放开,看她到底要g什么,”顿了下,“你再出门问问,看谁家的小孩跑出来了。”
  
  “好的,太太,”周叔应了一声,把小女孩放到地上,然后出去了。
  
  小女孩终于被人放开了,没了束缚,呼吸都顺畅了,她深吸了一口气,加足了马力,直奔院里的两棵大桑树。
  
  三言妈妈以及众人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皆是怔愣的站在了门口。
  
  还是三言最先反应过来,跟着小女孩一路跑了过去。
  
  沈苑是过来采桑叶的。
  
  姐姐买了五条蚕宝宝,可是没有吃的了,他们到处都买不到桑叶。
  
  正好姑妈说隔壁有两棵桑树,她就趁着姑妈没注意跑了出来。
  
  沈苑记得最清楚的人生信条就是肚子饿了要吃东西,否则会饿死的。
  那蚕宝宝自然也要吃东西,否则也会饿死的。
  
  家里人都找不到桑叶,那么照顾几条蚕宝宝的重任就落到了她的肩膀上。
  
  可是她来到隔壁,谁知道大门紧闭,就这样把她挡在了门外。
  那也没关系,才只有三岁的她有的是办法。
  
  然后就有了刚才大门上长宝宝的惊险一幕。
  
  苏竟言终于知道大门上长的宝宝要g什么了,原来是看上他们家的两棵大桑树了。
  
  小粉团子很快跑到大树底下,她伸手努力去够上边的桑叶,可是她个子太小了,怎么也够不到。
  
  心里着急她又跑到另外一棵桑树下,伸出了白嫩嫩胖乎乎的小手手,可任凭她再努力,还是够不到。
  
  小粉团子站在树底下,歪着脑袋看着面前的参天大树,她脸上有个不深不浅的小酒窝窝,她用手指指着自己的小脸,戳啊戳,好像在努力想什么办法。
  
  那根x呼呼的小手指正好戳在小酒窝上。
  
  苏竟言在旁边站着,静静儿看着她。
  这个小粉团子也太好玩了。
  
  不过那桑叶实在太高了,不知道她怎么才能够到。
  
  被难倒的沈苑一点都不气馁,她四下寻视了一眼,正好看见园丁修剪花x用的梯子,她便毫不犹豫的走了过去。
  
  可惜光有智商没用,她的力气太小了,无论怎么努力都搬不起来。
  
  三言妈妈很快走了过来,她先把自己的鞋子穿上才来到沈苑面前,蹲xx,握着她稚嫩的两只小肩膀,柔声问道:“是想要桑叶吗?”
  
  一句话说到了沈苑的心坎里,她非常用力的点了一下头,“嗯。”
  
  三言妈妈笑了,给她捋了一下额头弄乱的头发,说道:“桑叶太高了,一会阿姨给你弄,你先告诉阿姨,你妈妈在哪,阿姨带你去找妈妈?”
  
  沈苑不知道妈妈在哪,她迷茫的摇了摇头。
  
  三言妈妈叹了口气,忽然跑出来这么陌生的一个小粉团子总不能留在家里。
  
  犹豫了一下,商量的口吻说道:“那你先跟阿姨进屋,阿姨把桑叶准备好了,你再出来行不行?”
  
  不能随便跟陌生人走的道理,沈苑还是清楚的,所以她毫不犹豫的摇头。
  
  小粉团子眨着黑葡萄似得大眼睛,可爱死了。
  
  三言表姐恨不得把她抱怀里rua两口,稍微犹豫了一下说道:“屋里有好吃的甜点,你跟姐姐进屋,姐姐给你拿好不好?”
  
  想把这么可爱的小女孩哄进屋,可能得费点口舌,三言表姐已经做好了费点心思的准备。
  
  “好,”沈苑毫不犹豫的说。
  
  三言表姐:“……”
  还没来得及发挥,一句话卡在喉咙处,什么都说不出来了。
第 2 章

  三言表姐牵着沈苑的小手进了屋。
  
  三言妈妈吩咐人去采桑叶,一会好给小粉团子带走,顺便给周叔打了个电话,看他找的怎么样了,如果还没消息,就抓紧报警。
  
  五分钟后,苏家的客厅里。
  
  沈苑坐在沙发上,两只小腿耷拉在半空,左手拿着一只梅花糕,右手拿了颗瓜子酥,左边一口,右边一口,吃的津津有味。
  
  这些糕点都是三言妈妈亲手做的,甜,三言和三言爸爸都不怎么喜欢吃,这让她十分恼火。
  
  今天终于有了识货的小家伙,三言妈妈眉眼都漾着笑意。
  
  她又去厨房端了两盘糕点出来,全都放在了沈苑面前的桌子上,“喜欢吃就多吃点,阿姨这里还有很多。”
  
  三言表姐看沈苑吃的高兴,蹲在她面前,问道:“宝宝,这回你可以告诉我你叫什么了吧?”
  
  沈苑吃东西的空隙回了她一句:“丫丫。”
  
  名字还挺好听的,三言表姐又问:“那你是从哪来的啊?”
  
  沈苑只顾着吃,没时间回答了。
  
  三言表姐看了眼三言妈妈,无奈的耸了下肩膀,“是个小吃货。”
  
  屋里几个人围着沈苑,七嘴八舌的夸她可爱,问她的家在哪,可是沈苑一个问题都顾不上回答。
  
  就在这个时候,外边火急火燎的跑进来一个女人,周叔跟在她身后,一边跑一边喊:“沈太太,你慢点不用急,我家太太正在照顾她。”
  
  三言妈妈定睛一看,这不是隔壁的林凤琴吗?
  她赶紧迎出去。
  
  心里却泛起了疑惑,看样子这个粉雕玉琢的小丫头像是她家的。
  可是两家一墙之隔,从来没听说过她还有个小女儿啊。
  
  “林姐来了,”三言妈妈笑道,“快进屋坐。”
  
  林凤琴一边往屋走,一边四处寻视:“刚才周叔说你家跑进来个小丫头,是不是?”
  
  三言妈妈笑道:“原来是你家的吗,就在屋里呢,过来摘桑叶的,我问她是谁家的,也不肯说。”
  
  “不过,林姐你家什么时候多了个小丫头,粉雕玉琢的,可真可爱。”
  
  听人夸沈苑可爱,林凤琴笑得合不拢嘴:“这丫头我从生下来就放在娘家养着,这不要上幼儿园了,我就接回来了。”
  
  三言妈妈心有疑惑,怎么从来没听说林凤琴有过二胎?
  
  具她所知,林凤琴只有一个女儿,今年小学都快毕业了,怎么忽然冒出个二女儿?
  
  林凤琴看出三言妈妈的疑虑了,她赶紧岔开话题说道:“这丫头淘气的很,家里那只小猫要生了,我去给她铺了下猫窝,回头就不见了,吓得我赶紧出来找。”
  
  三言妈妈被她一岔,忘了刚才纠结的事。
  
  想到刚才大门长宝宝的一幕,笑道:“刚才可吓死我了,三言着急忙慌的跑进屋,说门上长宝宝了,我赶紧往外跑,你家丫头就挂在大门上,吓得我连声都不敢出了。”
  
  林凤琴被她说的又好笑,又好气。
  
  苏苑淘气是出了名的,她真担心孩子出什么事,好在现在平安无恙。
  
  她一进屋,就看见小丫头坐在沙发上忙着吃东西,一颗悬起来的心才算是放下了。
  “丫丫,谁让你出来的?”
  ————全文资源,伽威❤:209158465,截图书名,自取——
  她绷着脸色,打算震慑一下这个不知道深浅的小丫头。
  
  可是沈苑根本没听到,她吃了一半梅花糕,看见满盘子的红枣糕,又觉得梅花糕不好吃了。
  
  可是xx告诉过她不能剩饭,直接把手里剩下的一半梅花糕放回去,好像有点不礼貌。
  
  可是她如果把梅花糕都吃了,那小肚肚里边便再也装不下红枣糕了。
  这可怎么办呢?
  沈苑好纠结。
  
  目光忽然落到旁边一直盯着她看得苏竟言身上,小男孩眼巴巴的样子,好像很想吃这个糕点。
  大概是不好意思拿。
  
  沈苑稍微犹豫了一下,心想:算了,就把这个梅花糕赏给他吧。
  “呶,你是不是想吃这个?”
  
  被误以为想吃梅花糕的苏竟言:“……”
  
  看见小丫头白嫩嫩的小手抓着一块梅花糕递过来,他稍一犹豫,然后便鬼使神差的接了过来。
  
  小男孩果然是想吃梅花糕,沈苑觉得自己太善解人意了。
  
  她又抓起了一块红枣糕,吃了一口,点了点头:“还不错。”
  
  顿了下,她转头跟小男孩说:“等我都尝尝,看哪个好吃都给你哦。”
  
  苏竟言:“……”
  他就算小,也知道手里这块是小粉团子嫌弃的。
  
  什么把好吃的都给他,分明是吃不掉的都给他还差不多。
  
  没多大一会儿,苏竟言的两只小手就抓了四五块被咬过的糕点了。
  他求救似的看向表姐,唐宁。
  
  唐宁耸了下肩膀,无奈道:“人家小丫头给你的,可不是给我的。”
  
  苏竟言没办法,只能拿在手里。
  他不喜欢甜食,再说妈妈经常做糕点,他早就吃够了。
  
  正巧看见家里的柯基摇着尾巴晃荡过来,稍一犹豫都给了柯基。
  他还嫌弃的拍了拍两只小手。
  
  看见甜点的柯基高兴坏了,他狼吞虎咽的吃了好几块,最后连地上的渣渣都x掉了。
  
  就知道小男孩喜欢吃糕点,沈苑看了看他两手空空,更加放心的吃盘子里的糕点了。
  
  没一会,一大盘子糕点都被她尝了个遍,糕点尾巴都给了苏竟言。
  苏竟言自然不会吃,就便宜了旁边的小柯基。
  
  被撑到的小柯基躺在地上翻了个滚,正好滚到苏苑的脚下,她满脸疑惑的看着滚圆的柯基,“你也喜欢吃吗?”
  
  她摊开胖乎乎的两只小手手,特别遗憾道:“可惜,没有了呢。”
  
  “丫丫,你怎么在这?”
  林凤琴一进屋就跑到沙发处,把沈苑抱了起来,全身上下检查了一遍,没发现问题,才放了心,“以后不能自己跑出来,知道吗?”
  “看你把妈妈急的。”
  
  沈苑拍了拍小手手,很认真的纠正道:“是姑姑哦,不是妈妈。”
  
  她这话一出来,满屋子的人都怔住了,满脸疑惑的看着他们。
  
  林凤琴尴尬的笑了笑,强调说:“是妈妈,不是姑姑。”
  
  沈苑撅着小嘴,不怎么高兴的样子:“就是姑姑,不是妈妈哦。”
  
  林凤琴更加尴尬了,她脸色变了下,忽然想到小丫头喜欢吃东西,笑道:“妈妈给你煮了大骨头,有xx吃哦!”
  
  “真的?”沈苑的眼睛亮了,她眨巴着乌黑的大眼睛看着林凤琴,眼里仿佛有星星。
  
  林凤琴笑道:“这回是姑姑还是妈妈?”
  
  沈苑高兴了,拍着小手,脆生生的呼喊道:“是妈妈,是妈妈,”她说完了,激动的在林凤琴脸上啪叽亲了一口。
  
  乐得林凤琴合不拢嘴,她看向三言妈妈,感激道:“谢谢你,兰妹子,帮我照顾丫丫。”
  
  小丫头找到家人就行了,三言妈妈笑着说道:“邻邻居居的,说什么谢,刚才找不到你,小丫头又不会说,我才着急呢,赶紧让周叔出去问。”
  
  林凤琴抱着沈苑往外走:“那我就先回去了,小猫要生了,离不开人。”
  
  三言妈妈让人把桑叶包起来,递给林凤琴:“小丫头就是过来采桑叶的,这些给你,以后还需要,随时过来拿。”
  
  林凤琴也没客气,笑着接了过去,“谢谢,老大这两天就嚷嚷着让我去弄桑叶,我就把你们家有桑树的事给忽略了,否则早就过来要了。”
  
  苏竟言目送林凤琴把苏苑抱走了,他没出屋,而是把沙发上的甜点渣渣都捡了起来。
  
  小粉团子真可爱,希望那些桑叶很快吃完,她再过来采桑叶。
  
  林凤琴一直把沈苑抱回家,才放下来。
  
  她不经常运动,两家大院又深,她抱着沈苑走了一个来回就累的气喘吁吁了。
  
  这会把沈苑放下,拍了拍x脯说道:“丫丫,以后再也不能自己出去了,知道吗?”
  
  沈苑觉得自己去采桑叶是很重要的事,所以她也没什么错。
  
  林凤琴看她不说话,已经摸清了她的软肋,绷着脸色说道:“再偷跑出去,就不给你饭吃,更不给你xx。”
  
  果然这话好使,沈苑立刻举着小手说道:“嗯,妈妈,我再也不一个人出去了。”
  
  小丫头不得不为了好吃的屈服的样子,软萌可爱极了,林凤琴心尖发软,抱着她的脑袋,在她额头上重重的亲了一口:“真乖。”
  
  晚上沈家的人都回来了,林凤琴跟老公商量:“丫丫的幼儿园还没选好,你到底有没有合适的?”
  
  沈司钟正头疼这事呢,“本来想让她上以前咱丫头上那家,但我看着好像要拆迁,最近也没打听哪所幼儿园好。”
  
  林凤琴把床铺铺好,挨着他躺下,叹了口气:“是啊,怎么也得找个伙食好的,安全的,别虐待孩子的,其实学什么倒不重要,健康成长就行。”
  
  沈司钟和她一个意思:“我也是这么觉得。”
  
  林凤琴想了一会,忽然想到了隔壁,说道:“苏家的小子好像前几天上幼儿园了,明天我去问问,看他家孩子在哪上呢,不行咱孩子就和他们孩子读一家吧。”
  
  沈司钟比较赞同:“我看行,苏家肯定给孩子找的最好的,咱们也不能亏待了丫丫。”
第 3 章

  林凤琴的哥哥是消防兵,在一次出任务中牺牲了。
  
  那个时候沈苑还在妈妈肚子里,是个没见过世面的孕早期胎儿。
  
  沈苑妈妈和爸爸正在准备婚礼,连结婚证都没来得及领。
  当时沈苑妈妈特别难过,还病了好一阵子。
  
  病好了就陷入了这个孩子到底是要还是不要的纠结中。
  
  林家一儿一女两个孩子,现在儿子走了,自然希望有个孙子或者孙女留下来,以慰老人家白发人送黑发人的心。
  
  所以他们就不停的求沈苑妈妈,把孩子留下来。
  
  后来沈苑被生下来了,可是她妈妈也走了。
  去向不明。
  
  沈苑在xx家一直长到三岁。
  
  眼看着到了上学的年纪,爷爷xx年龄大了,担心照顾不周,就把她托付给了林凤琴和沈司钟。
  
  又担心她被人歧视,便给她办了领养手续,现在跟了姑父姓,改名沈苑。
  
  沈苑是不懂这些的,家人很少提及她的父母,只说父母工作忙,把她养在爷爷xx家,那她就以为是真的。
  
  不过林凤琴经常回去看她,她是认识姑姑的。
  
  这两天忽然让她改口叫妈妈,她也弄不清楚怎么回事。
  
  不过有好吃的,她小小的脑袋也就懒得想那么多了,反正有人对她好,在哪都是一样的。
  
  第二天早上,林凤琴伺候两个孩子吃了早饭,然后送沈琪上学。
  
  临走之前,她让阿姨留在家里好好照顾沈苑:“王嫂,一定要看好了丫丫,别让她再一眼看不到跑出去。”
  
  王嫂笑道:“放心吧,今天我啥都不g,就盯着她。”
  “这孩子太吓人了,小腿跑的贼溜。”
  
  林凤琴也笑了:“是啊,昨天没吓死我,听兰妹子说她挂在了大门上,幸亏发现的及时。”
  
  林凤琴一边说着,一边拎着沈琪的书包,催促她快点:“小琪,快点,再不走迟到了。”
  
  沈琪最后捡了块饼g塞进嘴里,一边往外走,一边说:“什么时候才能放寒假啊,每天上学好累。”
  
  林凤琴笑道:“才刚开学你就想着放寒假了,等着吧,四个月之后吧。”
  
  沈苑看她们说说笑笑的出了屋,也不在意,只是挑自己喜欢的食物吃。
  
  王嫂看她吃的嘴角都带着食物渣渣,笑眯眯的说道:“丫丫上学了一定是个乖宝宝。”
  “会自己吃饭,自己穿衣服,动手能力很强哦。”
  
  上幼儿园的小宝宝,大抵会做三件事就是有能力的宝宝了。
  会吃饭,会穿衣服,会上厕所。
  
  沈苑一直在xx家,xx腿脚不好,她又是个急性子,等不到xx慢慢悠悠的做完,就急的自己动手。
  
  倒是养成了她什么都愿意自己动手的好习惯。
  虽然很多时候,她做的不是那么能让自己满意。
  
  沈苑吃完了饭就跑隔壁看小猫了。
  
  因为要生了,林凤琴担心大猫会跑掉,就把她关在了笼子里。
  
  沈苑蹲在笼子外边,里边刚放了猫粮,大猫正吃的津津有味。
  
  那猫粮闻起来香xx的,沈苑动了动小手指,有点想尝。
  
  “小白白,让我帮你尝尝猫粮好不好啊,”沈苑眼珠子亮亮的,她两只小胖手抓着笼子,看着眼前的小猫。
  
  小白白是一只银渐层,长得很漂亮,就这两天的预产期。
  
  小白白听不懂沈苑说什么,抬头看了她一眼,继续低头吃猫粮。
  
  “哦,那你是答应了哦,”沈苑回头扫了一眼,王嫂不在,屋里还是安全的。
  
  她快速从猫食碗里拿出一颗猫粮,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放进了嘴里。
  
  脆脆的像饼g,可仔细嚼嚼好像又没什么味道。
  不像闻着那样,有点小鱼腥。
  
  也可能是她吃的太快了,没尝出来,沈苑悄悄的又拿起一颗。
  这次她尝明白了,好难吃哦。
  呸呸——
  
  沈苑连着吐了好几口,充满同情的看着小白白,“姑姑……”
  
  想起姑妈说再叫她姑姑就不给好吃的,快速改口道,“不是,是妈妈怎么给你这么难吃的东西,哦,妈妈好小气哦!”
  
  沈苑觉得自己有义务照顾好这只小猫猫。
  
  她从小屋出来,走到厨房,打算找点什么好吃的。
  
  她这会吃饱了还不饿,所以这是第一次来厨房不是给自己找吃的。
  
  冰箱太高了,她够不到,先去搬了把小椅子。
  这样爬到小椅子上就能够到冰箱门了。
  
  只有三岁的沈苑个子太小了,劲又小,她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把冰箱打开。
  
  正好看见里边有一块大牛x,她也不管多少,拖出来就往猫屋去。
  
  虽然很沉,她拖着很累,可心里是高兴的。
  
  小白白再也不用吃那么难吃的猫粮了,牛x多香啊!
  
  王嫂虽然说要两只眼睛盯着沈苑,可是吃完饭有很多事要做,她只盯了一会,看她老实的坐在沙发上,没出什么幺蛾子就去忙了。
  
  可谁知道她只不过上楼打扫了一下房间,再下楼就看见小不点拖着一块快赶上自己大的牛x正不知道往哪去呢。
  
  “哎吆,我的祖宗哎——”王嫂赶紧往下跑,过去抓沈苑。
  
  沈苑听见王嫂来了,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一块三四斤沉的牛x,她拖的飞快。
  
  同时嘴里特别紧张的喊着:“小白白,别怕,我会帮你保护好牛x的。”
  
  王嫂:“……”
  也听不见她嘴里嘟囔的什么,三两个大步跑过去,g脆利落的截住了她。
  
  “丫丫,”中年女人跑几步能要命,她一手掐着腰,喘着c气说:“你拿牛xg什么去?”
  
  沈苑被人拦住也不恼,比比划划的解释道:“当然是给小白白吃啊,她的猫粮好难吃哦。”
  
  这是吃了猫粮了?
  
  王嫂眼神变了变,心里懊恼道:她一个没注意让小丫头吃了猫粮,一会林凤琴知道了肯定要说她。
  
  赶紧把牛x夺走,严肃道:“猫就应该吃猫粮,你这生牛x,她要生宝宝了,不能吃。”
  
  沈苑歪着脑袋想了半天,怎么也想不明白王嫂什么意思。
  
  王嫂担心她陷进去,一会乱说话,赶紧引开她的注意力:“小琪昨天给你买了小饼g,你吃不吃?”
  
  果然她一说完这话,沈苑就忘了刚才的事,高兴的伸出小爪子:“吃呀,吃呀,王阿姨,小饼g在哪啊?”
  
  林凤琴担心沈苑出什么状况,把沈琪送进学校就赶紧往回赶。
  
  毕竟沈苑才来三四天,如果出什么事,她妈那关,她就过不去。
  再说也对不起死去的哥哥。
  
  好在她回来的时候,沈苑正坐在沙发上吃饼g呢,样子特别乖,她才放下心。
  
  “还挺听话,”林凤琴真心夸奖道,顺手揉了揉沈苑的小脑袋。
  
  王嫂没敢说刚才的事,只是把牛x洗了又放回了冰箱,听了林凤琴的话,讪讪的应道,“是挺乖的。”
  
  林凤琴给花浇了水,剪了枝,准备去隔壁打听一下,一方面是选学校的事,另一方面是入学前该做什么准备。
  
  沈琪小学都要毕业了,早就忘了当初幼儿园是什么样子了。
  
  她交代王嫂:“王嫂,麻烦你再照顾一会丫丫,我去隔壁问问幼儿园的事,一会儿就回来。”
  
  “好的,太太,你去吧,我来照顾她。”王嫂客气道。
  
  隔壁?
  这两个字比较有穿透力,沈苑觉得手里的小饼g都不香了,她把饼g放下,迈着小短腿快速走到林凤琴面前。
  
  冲着她张开手臂求抱抱:“妈妈,我也要去。”
  
  这一声妈妈叫的响亮,林凤琴心里高兴,立刻把她抱了起来你:“好,一起去。”
  
  不过小丫头有点重,她可不打算这么抱着过去,“那你自己走,否则我可抱不动你。”
  
  沈苑被放下来,她也不急,走到门口把自己的小车子推上,直到林凤琴面前,“妈妈,你用这个推推。”
  
  林凤琴忍不住笑了,伸手捏了捏沈苑的脸:“你还挺聪明,知道让我用车子推着你。”
  顿了下,“那你昨天是怎么自己跑到隔壁的?”
  
  沈苑不在乎林凤琴说什么,她的脑袋太小了,只能接收对她有用的信息。
  比如隔壁这样的字眼。
  
  因为昨天她在隔壁吃了好多小甜点,到现在还在念念不忘。
  
  今天跟妈妈一起去再混一顿,那她的小肚肚就圆满了。
  
  对了,如果能带回家几块就好了,顺便让小白白尝尝鲜。
  
  可惜那么好的牛x小白白竟然没吃到。
  唉——
  
  在后边推着车子的林凤琴自然不知道沈苑这个小脑袋瓜子竟然能计较那么多事,不过看她来的这几天没有什么不适,等再上了学,适应了学校,也算是了了她一大桩心事。
  
  “林姐,快进屋里坐,”三言妈妈兰嘉钰热情的接出来,把她们迎进屋。
  
  林凤琴拎了一袋子水果,递给兰嘉钰:“这是小琪他爸的朋友送的,说是刚从果园采摘的,我也不懂,你尝尝看好吃吧。”
  
  兰嘉钰接过去,笑道:“林姐,你也太客气了,来就来,带什么水果。”
  
  林凤琴感激道:“昨天幸亏你们反应快,否则丫丫肯定吃苦头了,还吃了你那么多甜点。”
  
  她说着高兴,继续说道:“我来是想着问问三言在哪上幼儿园呢,我这丫头也该上学了,想着和三言上同一所,能搭个伴,而且有你们在,我也放心点。”

————全文资源,伽威❤:209158465,截图书名,自取——

209158465此处内容已经被隐藏,请输入验证码查看内容
验证码:
请添加QQ,回复“dd”解锁隐藏内容。QQ搜索“209158465”或者QQ扫描右侧二维码都可以添加QQ。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