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女的法则》by小花喵小说txt百度云全文阅读

《魔女的法则》作者:小花喵 1V1

內容簡介
水蜜桃系列文
钟、宋、顾异姓大家族里小包子们的爱情故事(二)
小幺x人王顾翊VS魔女夏有柒
文案:
17岁,在那个残旧的小破屋里,他眼眶通红的拉着她不放手,卑微到骨子里。
小妖女浅笑嫣嫣,顾翊,我们各自安好。
那一晚,他弄丢了自己的年少轻狂。
8年后,噩梦席卷重来,他终是活成她所期望的样子,却冷漠的说不爱了。
后来….夏有柒手脚酥软的从他身上下来,意犹未尽的x了x唇。
哈,我他妈差点就信了。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关键词:1V1;SC;甜虐;追夫火葬场
ps:更新会微博通知,微博:小花喵喵啊喵
ps:和谐看文,不喜勿x。
1V1校園x都會強強療癒

重逢
重逢
金碧辉煌的包厢,无趣至极的酒局,烦杂刺耳的劝酒声。
女人的手捂嘴假意轻咳,实则打了个巨大的哈欠。
真无聊。
回国一个月,这已经是她参加的第N次饭局了。
满嘴官腔的合作商来了一批又一批,在她看来也都是些换汤不换水的A货。
肥头大耳,大腹便便,满眼x笑,眼角的褶子堪比“千层糕”,瞧一眼都让人直哆嗦。
偏生这些恶心且不自知的人都明目张胆的垂涎她的美色,一口一个“天姿国色”把她夸上天,再搭配那一脸谄媚的笑,让夏有柒莫名产生一种错觉。
你若命令他现在跪下,他不但会听话的四肢着地,还能“嗷嗷”的给你叫上两声。
“噗嗤。”
稍微脑补下那可笑的画面,夏有柒忍不住笑出声来。
“怎么了?”
身侧的公司副总敏锐的感觉到她的异样,关切的凑近她,且“故意”在她耳边呼着热气。
“笑这么开心。”
夏有柒是何等人,这种撩无知少女的渣男伎俩用在她身上,简直是在隔靴x痒。
“没事。”
她淡然自若的坐直身子,唇角上扬的幅度标准到可以用尺来测量。

————全文资源,伽威❤:209158465,截图书名,自取——

副总也点到为止,回身同在场的其它人继续把酒言欢。
酒过三巡,所有人脸上都或多或少沾染了几分酒意,唯独夏有柒滴酒未沾,全场看戏似的欣赏这一出出精彩绝伦的猴把戏。
她百般无趣的喝着甜得发腻的橙汁,顺便给远在美国的布里发去吐槽信息。
〖一群傻X。〗
那头信息回的很快,〖少喝酒,早点回家。〗
夏有柒两手滑到手机上刚要回复短信,场上却突然间安静下来。
她听见一声稍重的包厢关门音,以及…..低沉醇厚的男声,让她一秒酥麻了脊椎。
“抱歉,路上堵车。”
她保持低头的姿势,足足愣了好几秒,她甚至能清晰感受到手腕上的细脉“突突”跳动的声音。
颤动连着心脏,蹦跶的错乱无章。
从选择回到这儿,她就做好了重逢的准备,只是没曾想这一天会来的这么快。
让她有一点,唔…刺激。
这时,有人在一旁高声起哄,“顾总,迟到可要自罚三杯!”
那人从容的笑。
这场酒局的策划人是个年过半百的吴姓富商,男人虽是晚辈,可老人却给足面子亲自起身迎接,并热情的给他安排位置。
沉重的脚步声由远到近,一声缠着一声。
女人的脸微低,隐在黑直长发中,细长的发丝荡过眉眼,夏有柒嘴角一扬,那双足以勾人魂魄的杏眼四散星辰。
澄亮光线的照耀下,身侧本无人坐的位置出现了一双崭新的黑皮鞋。
一喝高了的老男人嚷着不标准的普通话,“顾总,这可是全场最靓的位置哦…”
男人带来的女伴举止自然的为他拉开座椅,他缓缓坐下,慢条斯理的整理袖口的褶皱。
“夏小姐?”
一声轻唤,可那沧桑的男声明显不是他。
正欲举杯的男人目光浅浅的扫过来,这才看清楚旁边坐着一名女人,丝绸白衬衣,x前落着一朵下坠的蝴蝶结,鱼尾包裙紧紧裹住玲珑有致的腰臀。
再往下….一双被黑丝包裹的性感长腿,外加一双闪钻的细高跟鞋。
夏小姐?
他微不可察的哼笑一声。
姓夏的果真专出妖女。
老头浅浅弯腰,笑眼盈盈的为他们引荐。
“这位是“煦晨”的顾总。”
他偏头看向夏有柒,“这位是“Vogue”的傅总、公关经理夏小姐。”
顾翊礼貌的朝她身侧的男人举杯,微笑无懈可击。
深红的液体晃过她的眼,女人手一抬,黑亮的长发被她勾缠到耳后,露出形状奇特的小耳朵。
抬眼的那一瞬,她目光笔直的对上男人深棕色的瞳孔,没有丝毫躲闪。
男人眉头拧起,被这突如其来的一下弄的措不及防。
瞳仁由黑至沉,最后转变成冰冷的寒色。
前后不过几秒,他已迅速恢复当初,眼底再瞧不出一丝波澜。
女人的视线专注而热烈,湖蓝色的眸底晃过一丝玩味的笑意,不加隐藏,怎么露骨怎么来。
在场的均是常年混迹商界的老狐狸,擅长察言观色,明眼人一瞧就知其中必有蹊跷。
吴姓老头见此场景,轻声询问:“夏小姐,你跟顾总认识?”
夏有柒摇头,微微侧过身,两腿在桌下交错紧贴,目光过于炙热。
男人着一身裁剪得当的炭灰色高级西装,微微上扬的细长眉眼,高挺英气的鼻子,削薄轻抿的唇。
啊,是她最爱的樱花粉。
她记得当年心血来潮时会突然蹦到他的身上,近乎疯狂的厮磨那两片诱人的唇瓣,非得咬出鲜红的血色她才肯罢休。
“久仰顾总大名,今x一见,果真年少有为,气宇不凡。”
她眼波柔的滴水,笑靥如花,一手撑着下颚,吊儿郎当的朝他伸出白嫩小手,涂着色泽妖艳的红指甲。
“顾总你好,我是夏有柒。”
男人冷眼沉默,摇晃酒杯的三指恨不得将那细长的杯身给捏断了,面上却波澜不惊。
他低眼扫过那只晃荡的纤纤玉手,像极了她那颗不安分的、时刻渴望动荡的心。
其它人或许不知情,但顾翊知道,每当她露出这种柔情似水的神情,等同于被魔鬼的另一半完全附身。
她只是纯粹的,索然无味的想找些乐子玩。
她一直都是这样的人,自私又冷漠,不顾场合,不管分寸,活的肆意妄为。
她乐于将人玩弄成甘愿舍弃自尊的傻子,然后,再毫无留念的,似对待垃圾般的潇洒丢弃。
眼前似有大片灰白的浓雾遮住视野,他茫然无措的走在失魂的梦境里,像一个急于寻找出口的迷路人,绝望而胆怯。
遥想上一次她这样浅笑嫣嫣的朝他伸出手时,少年恼羞成怒,紧握的y拳一下接一下狠狠砸向她身后的墙,凹陷的弧形,渗出鲜红的血痕。
一晃多年,时过境迁。
8年的时间,不长不短,但足以让懵懂稚嫩的男生在岁月的细细打磨下成长为稳重睿智的成熟男人。
现在的他,早已不是当初那个拉扯她衣角死活不肯放的青涩少年。
破烂的小屋子,行李箱一地残渣,他双眸忍的通红,卑微的,近乎恳求的挽留她。
“你给我一点时间….我会很快长大,你想要的我都可以给你。”
可当年的她比现在活的还要没心没肺,所以,她异常冷血的甩开他的手。
“可我什么都不想要。”
她无谓的耸耸肩,不禁露出甜美的笑,还友好的朝他伸手,“顾翊,我们各自安好。”
各、自、安、好。
字正腔圆的四个字,成了这8年来最难缠的梦魇,无数次从噩梦中惊醒,他会倚靠在床头,缓缓点燃一根烟。
烟雾缭绕间,他将后脑勺重重撞向床板,直至神志涣散,他才能卑微的喘上一口气。
他想,这恶毒的女人一定是坠入地狱的恶灵。
如果是人,起码她还会善存一点基本的良知。
可她没有,这点无须置否。
男人淡淡的收回目光,没理会她明目张胆的示好,笑道:“夏小姐谬奖了,“Vogue”作为欧州最大的广告品牌,岂是我们这些初露锋芒的小企业可比肩的。”
“是吗?”
女人慢慢撤回手,一丝尴尬都无,“顾总可真谦虚。”
男人皮笑x不笑,“是夏小姐幽默。”
一男一女,目光相触,默契的同时收回目光。
好似刚才那短暂的尴尬,只不过是一场虚无的幻境。
男人神色自若的举杯敬全场,嘴里说着冠冕堂皇的场面话。
夏有柒兴趣缺缺的搅动甜品碗里的樱桃,一边盯着那鲜艳的色泽发呆,一边被他身侧女伴矫揉造作的撒娇音逗的眼眉含笑。
同一时间,她身边那位酒劲上头的傅总歪斜着,“一不小心”将头靠上她的肩,外翻的厚唇x着刺鼻的酒气直往她颈边蹭。
夏有柒一手嫌恶的怼着“猪头”往旁边推,力量悬殊下,她推的越大力,他越是借酒装疯。
女人眸色渐冷,突然一个利落侧身,傅总倚着惯力直直摔倒在地,伴着重物凄惨的坠地声,在场所有人惊呆,纷纷凑过来关切的瞄他一眼。
“呀。”
夏有柒两手捂嘴,脸色惊恐,外加几分“真情实切”的关心。
“傅总你还好吧?摔疼了吗?”
倒地的傅总“哼哼”两声,差点被这一下重创摔成脑震荡,可心里纵使千般咒骂,自己终归是个有头有脸的成功人士,哪能这么灰溜溜的自己爬起来。
就当所有人把目光落在那个千娇百媚的女人身上时,夏有柒已拧上小包,潇洒转身时不忘挂上商业假笑,“我去趟洗手间。”
无情的扔下地上装死尸的傅总扬长而去。
始终冷眼旁观的顾翊看着她勾人的背影,不禁回想起一些零散的、又让人心血x涌的记忆碎片。
夏有柒站在洗手间镜前,姿态优雅的抽完一根烟。
她用纸巾擦掉裸色唇彩,换上色泽鲜艳的胭脂红,唇红齿白,笑起来像极了吃人的女妖精。
然后,她拿出手机给布里发信息。
〖想成魔。〗
这次她没有等他回信息的耐心,她急不可耐的往外走,迫切的,想要变回那个无心的食人魔鬼。
如同8年前那样,吸尽他的魂,啃噬他的魄,看他痛苦无助的为自己沉沦。
她从不认为自己是个好人。
相反,如果好人长成她这样,那这个世界,该多么令人绝望。
出门左转,几步之遥,一个男人倚靠墙边,火光一晃,白雾袅袅。
惊讶吗?
怎么可能。
夏有柒身姿曼妙,常年锻炼的蜜桃臀挺巧紧实,束缚在性感的包裙中,让人止不住的想入非非。
她一步一步的朝他走近,男人始终没正眼看她,深吸,轻吐,深沉而缓慢。
下一瞬,细白的手指夺过他手中的烟,微x的烟嘴被她含入口中。
耳边有细弱的吸气声,他侧眼探去,女人有着五官立体的绝美侧颜,浓密卷翘的睫毛低垂,那张曾经吮着他的性器卖力吸x的红唇微张着。
同一张脸,相互重叠,却恍如隔世。
年少欢爱后,她会裸着身子从背后抱住他的腰,霸道的夺过他口中刚点燃的烟,可吸了两口后又嫌弃的塞回他嘴里。
然后,就像现在这样,唇角微勾,声线冰凉。
“我讨厌这个味道。”
——————————
(倒叙开场,校园都市对半。)
(这大概是喵笔下第一个非主流女主,很有个性也很有故事的小姐姐。)
发浪
发浪
说这话时,她目光冷淡的瞥过去,男人背光而立,大半张脸被浓黑遮盖,唇角下抿,下颚削瘦的厉害。
他鼻尖右侧有一颗很小的黑痣,她曾经爱极了,总喜欢趴在他身上用指尖轻轻拨弄,然后肆无忌惮的嘲笑他的媒婆痣长歪了。
那时的男生年少轻狂,表达爱意的方式简单c暴,在一动便“咯吱响”的小木床上压着她抵死缠绵,看她媚眼如丝的张着红唇说些撩人耳的x话,尖利的指甲在他肌肤上划出一道道渗人的血印。
又是疯狂失控的一夜。
夏有柒吐尽嘴里的烟,随手将烟递给他,语调轻松的问:“还要吗?”
男人静静的看了她几秒,唇角紧绷成一线。
他从她指尖接过那根烟,转身便扔进垃圾桶里,动作g净利落,眼神冰裂刺骨,头也不回的往前走。
“顾翊。”
她在他身后很轻的唤出声。
男人背脊一僵,停顿仅一秒,女人的小手从身后拉扯住他的衣摆,力道极小,柔弱无力。
就在你以为下一秒忏悔求和的煽情戏码要开场时,身后的女人悠悠的来一句:“这么久不见,你就是这么对待朋友的?”
顾翊眸色猛地下沉,瞬间坠入无底冰潭。
朋友?

————全文资源,伽威❤:209158465,截图书名,自取——

他笑了声,拳头垂在两侧,骇人的青筋凸显,快要捏爆了。
男人的背影直挺僵y,身形轮廓较比学生时期挺拔健壮不少,女人的指腹透过轻薄衣料触到他结实的后腰肌x,她的心蓦地的跳了下,指尖在他腰际轻而缓的滑动,食指一下一下勾缠着他的腰带,跟调情似的。
她喉咙有些发g,身体越来越热,封存许久的身体记忆在不足一米的距离间逐渐复苏。
灼热的指腹似火般燎燃男人冰凉的肌肤,空气间充斥着让人口g舌燥的欲念。
他没动,也没拒绝,女人更是得寸进尺,她x了xg涩的唇,高跟鞋刚往前迈一步,男人猛地一个转身,她还没反应过来,便被一脸阴狠的男人拽住手腕扯进几步之遥的安全通道。
沉重的铁门一开一关,她被人狠力一甩,他魁梧的身子重重压上来,将她死死定在冰冷的墙面上。
楼梯间的灯光昏沉,忽明忽暗,衬托出阴冷场景的惊悚骇人。
她看不清他的脸,只能听见他c重的喘息声,以及….探进自己两腿间的掌心,冷的让人周身发凉。
“发浪呢?”
男人轻蔑发声,手指灵活的挤进紧闭的缝隙,隔着丝薄的布料驾轻熟路的顶弄她的敏感点。
久旷的身子经不起任何的撩拨,尤其还是对自己身体熟悉到骨子里的人,夏有柒咬唇“唔”了声,身子一软,两腿微微岔开,城门大开,乖顺的配合敌人的侵犯。
她昂起头,笑容清纯无害,“有点儿。”
男人眸底火光炸裂,时间沉寂了几秒。
“砰。”
巨大的响声在她左耳炸开,她甚至清楚的听见骨头开裂的声响。
男人的拳头砸在坚y的墙面,他的喘息声越发急促,像一只压抑兽性的狂狮,只想把眼前的猎物撕个稀巴烂。
宽厚的大手牢牢锁住她细长的脖颈,他的脸x近她,热气x在她的下颚,一字一句恶狠狠的发声。
“夏有柒,我真想掐死你。”
五指死缠住那脆弱的小骨头,力道每深陷一寸,那窒息般的缺氧感在头皮间就愈发明晰。
如果说这世上99%的女人遇到这种情形必然会惊恐无助,那么夏有柒绝对是那变态的1%。
她连躲闪挣脱的举动都无,即使脸颊胀的紫红,唇角仍是凝着笑。
许是嫌他下手还不够狠,她配合的伸长脖子,一副任人宰割的小绵羊模样。
男人呼吸沉了又沉,下死手的前一秒,跑偏许久的理智终于回了笼。
他有些绝望的闭上双眼,掐住她脖颈的手失了力,冷冷的甩开。
女人轻咳两声,凝聚在头顶的血液蔓延至全身,她懒洋洋的靠在墙上,抬眸看他,喉音嘶哑,“你舍不得的….”
不管是8年前还是现在,她永远都是那副高高在上的傲人姿态,开口的每一句话都该死的笃定。
“真可惜….”
略带惋惜的语调,女人浅笑着摇头,“过了这么多年,你还是爱惨了我。”
男人直起身,沾了血的手随意在衣服上擦拭,他低眸,冷冷的盯着她明媚招摇的笑颜。
“少他妈的恶心人。”
夏有柒丝毫不觉恼怒,反而歪头甜笑,“顾总真幽默。”
顾翊瞬间觉得索然无趣,他自嘲似的勾唇笑了笑,而后拉开铁门径直朝外走,将她一人扔在冷风呼啸的空旷楼道。
男人走后,夏有柒从包里掏出一根烟,点燃,就着空气间尚存的男人气息猛吸了一大口,吐出白雾袅袅。
她的眼前慢慢勾画出那个青春朝气的少年轮廓。
其实他们以前不是这样的,至少,是真的甜腻的在一起过。
古旧的小破屋子,厨房里“叮铃哐啷”的奏响重金属音乐,被锁在门外的夏有柒以为他意图要炸房子,几脚踹下去,险些将摇摇欲坠的木门给踹破了。
几秒后,挂着一脸黑灰的少爷端了碗色泽奇特的炒饭走出来。
夏有柒瞧了他一眼,再看向他身后一片狼藉的厨房,她两手抱肩,挑起下颚,“你在厨房挖煤?”
顾翊瞪她,手背抹开脸上的黑印,献宝似的将碗盛到她跟前,“尝尝,本少爷做的秘制炒饭。”
夏有柒冷眼,“不要,我还想多活两年。”
顾少爷笑眯眯的哄她,“就一口。”
女生一点面子都不给,“你到底在发什么神经?”
顾翊瞬拉下脸来,将炒饭随手搁桌上,拿上背包转身就往外走。
夏有柒在身后叫他,“喂。”
“别理我,老子闲得慌过来找骂。”
女生瞧着他那故作高傲的背影就觉好笑。
不是要走吗?
门口原地踏步又是怎么回事?
她走过来从身后抱住他的腰,“三秒钟,你再闹我就不哄了。”
顾翊冷哼,“说的你好像哄过似的。”
她从他腰间探出头来,皱眉问:“你g嘛突然跑我家来炸碉堡?”
少年耳尖一红,有些别扭的偏过头,“你今天不是生x吗?送你东西你又不肯收,我就跟我妈偷学了做炒饭,这个不花钱。”
夏有柒眯了眯眼,凑到他身前用力掰正他的脸,捏他发烫的耳朵,调笑道:“装什么纯情少年了你?”
男生被说的脸更红了,怒道:“你这女的就是不识好歹!”
夏有柒眼底有光在闪烁,垫脚,吻了吻他淡粉的唇,几秒后,她又难耐的xx他的唇角,然后突然一个上跳直接挂在他身上。
手里的背包滑落,两手顺势托起她的蜜臀,光洁的长腿在他腰后交缠。
“又发疯?”男生皱起眉。
她两手捧着他的脸,问他,“你怎么知道我生x是今天?”
“学生资料上都有,我又不瞎。”
夏有柒挑眉,“哟,早对我图谋不轨?”
顾翊狠捏她的臀x,“你能要点脸吗?”
夏有柒吊儿郎当的笑了笑。
“你以后别瞎做饭了。”
她低头咬他喉间的小骨头,吞咽的响声暧昧至极,她软声:“xx吧,我更喜欢这个。”
男生背脊直发麻,两步将她狠抵在门板上,呼吸有些急,声线略低,“喂不饱是吗?”
“嗯。”
小女生笑容晏晏的点头,五官妖艳俏丽,晃动柔软的臀,一个劲的嚷嚷,“好饿好饿好饿。”
“x。”
他急躁的拨开她的底裤,手指触到x滑的xx,他眸一深,两指暴戾的入到底,女生昂头,舒服的哼唧出声。
男生咬紧牙,闷着声:“你怎么这么x?”
夏有柒勾着他的脖子,x软含着他的手指自行上下碾磨,故意在他耳边娇娇的喘,“谢谢少爷夸奖。”
眼前的白雾散尽。
一切又重新归为原点。
楼道里冷涩的气流穿刺着她的肌肤,一根烟,她就抽了一口,剩余的时间,她就低眼看着,等它一点点燃烧,直至完全熄灭。
回国的前一晚,她喝的酩酊大醉,闺中gay友布里借着酒意问她为什么非要回国?
她沉默了很久很久。
后来,一大杯酒下肚,她吸了口烟,眼神飘忽不定,看向漆黑如墨的东方。
“魔性丢了。”
她说:“我想把它找回来。”
——————————
(会很虐,但也算刀中带糖吧,别不喜欢柒柒,她会认真追夫的~)

209158465此处内容已经被隐藏,请输入验证码查看内容
验证码:
请添加QQ,回复“dd”解锁隐藏内容。QQ搜索“209158465”或者QQ扫描右侧二维码都可以添加QQ。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