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掌心宠》百度云txt全文阅读苏提贞沈既白作者清风摇雨

长公主苏提贞活着的时候养门客、抢驸马、祸乱朝纲、坏事做尽,恶名在外不为世人所喜。
一朝薨逝,所有人直呼大快人心,唯有公主府冷冷清清,驸马沈既白喝的酩酊大醉,他悔了。
重生回到十八岁,苏提贞打算痛改前非运筹帷幄为自己谋个好未来,只是这刚抢来的驸马……放他走竟还不愿走了?!

第1章

北安国咸硕四年十一月十八x。

窗外飘着鹅毛大雪,房内虽燃着炭火,靠在床头的苏提贞却丝毫感受不到半点温暖,她只觉得寒冷彻骨。

就在一刻钟前,她同父异母的弟弟苏慎言从房中离开,人虽走了,说过的话依旧萦绕在耳畔。

“皇姐,先皇后与先太子的死是跟朕有关系,虽非朕所为,但的的确确是因为朕而亡故的。想起这件事来,朕心中难免百感交集,父皇为了让朕光明正大的继位,真真是费了不少心。”

“父皇曾说过此生最对不起的人便是朕的生母,不能给她正宫皇后的身份,不能在人前对她有丝毫的好,不能表露出一丝丝的爱,委屈了她那么多年。”

“如今,你的门客们、侍女们、家仆们、x娘及各位嬷嬷们、连同侍卫队全都是朕的人,驸马更不必说了,他是朕多年的密友,心自然是向着朕的。”

“关于你小产至不能受孕的事,的确是朕的主张,但在让你小产之前朕问了驸马是否留下,毕竟是他的后代子嗣,朕不可能不考虑他的想法,但很可惜,他说那是你用卑劣手段跟他有的孩子,他不要。想着皇姐以后再孕还要麻烦,朕索性就命人给你喝了绝子汤,让你以后再不用遭受此等活罪,省事又省心。”

“你是从什么时候怀疑自己不是生病而是中了毒?”

“……”

脚步声打断了苏提贞的思绪,她抬眼看向进来的人,是绿竹,跟随她十八年的侍女。

“长公主,该喝药了。”

苏提贞坐起伸手接过,望着乌黑的汤汁,她嘴角一扯,到底一饮而尽喝了个精光。

见她喝完,绿竹含笑接过空碗,把漱口水递给她,问道:“驸马爷的生辰眼看着要到了,往年您都要花费各种心思大办庆祝,今年长公主怎么都未提一言?”

“我已经给他准备了一份特别的大礼,他一定会喜欢的。”

绿竹一愣,疑惑道:“是什么样的大礼?”

“到那x你便知道了。”

绿竹掩嘴轻笑,“那奴婢就拭目以待了。”

“我想睡会儿,你出去吧。”

“是。”绿竹正不想在满是药味的屋子里待着,当即端着托盘出去。

房中剩下苏提贞一人,她靠在床头并无睡意,只是睁着眼睛望着火盆出神。

对驸马沈既白,长达八年多的执着此刻已经完全不复存在。

这么些年来,她费尽心讨好他,不但没有捂热他的心反而令情况愈来愈糟糕。

如今两人虽同住公主府,却已两月未见。

只要她不宣召见他,他从不会主动来看她,更不会说一句软和关怀的话,连装他都不屑不愿。

苏提贞躺到夜幕降临,晚膳时间到了,餐桌上保持着二十几个菜样,饮食起居方面,一如既往。

前来伺候的是x娘齐嬷嬷,她是看着苏提贞一点一点长大的,不仅先皇后信任她,就连苏提贞亦从未质疑过她的忠心。

她与府中的所有人一样,一直对她毕恭毕敬,从未表露过任何苛待她的神态言辞及行为。

苏提贞不用想也知道是谁授意的,这么做的原因不外乎是维护皇家的脸面,她到底是长公主,又没做过害他的事,他并不吝啬给予她这点体面。

虚弱的苏提贞被扶着坐下,齐嬷嬷为其布菜,“您最近因病清减了不少,多吃一些。”

“吃不下。”说着她拿起汤勺喝起粥来。

齐嬷嬷放下筷子,规矩的站在一旁轻声言道:“长公主,有件事……奴婢思来想后还是觉得应该告知于您。”

“何事?”

“据可靠消息,温姑娘大了肚子,已有了四个月的身孕,听闻温家x供问她孩子父亲的身份,但她始终咬紧牙关一声未吭。”

齐嬷嬷口中的温姑娘不是别人,正是沈既白爱慕多年的女人温烟柳。

她与沈既白大婚后不久,温烟柳便嫁给了富商赵家的二公子赵贤良,成婚七年多一直未诞下子嗣,夫妻感情不睦,去年初被赵家休弃后她便回了母家居住至今。

温烟柳恢复自由身以后,与沈既白私下见了不少面,最让苏提贞记忆犹新的是去年为沈既白举办的生辰宴,她未邀请温烟柳进府,但沈既白让人下了帖子请了她来,两人频繁的对视,虽未说几语,但眼中的笑意苏提贞可是瞧了个真真切切。

“是吗?”苏提贞只是喝粥的动作顿了一下,并未有其它反应。

齐嬷嬷很是意外,以苏提贞的脾气,就算没一怒之下把饭桌给掀了,也会焦急的问如何应对。

毕竟任谁明眼里看温烟柳肚子里的孩子都是沈既白的。

“本来奴婢还担忧长公主会多想忧虑,如今可好了,您总算是想开了。”

苏提贞放下汤勺漱了口,“让人把饭菜撤下去吧,我吃好了。”

齐嬷嬷看着完全未动的菜肴,又看看她瘦削憔悴的面容,到底也没再劝说,命人撤下饭菜,将她扶到内室躺下,给苏提贞掖好被子,她便出去了。

这一晚,苏提贞睁着眼睛直到天亮。

次x昏昏沉沉睡着又醒,反复两三次,完全无困意时已是傍晚酉时。

喝药进食后她去了书房,让绿竹笼了盆火。

“我想一个人待会儿,你去门口候着。”

“是。”

苏提贞将所有提笔作的诗词画逐一丢进了火盆里,任它们燃烧成灰烬。

这些诗词画全部都是为沈既白而作的,尽管他看过的寥寥无几,但都是她的心血之作。

如今这一烧,映出了她的心境。

烧完这些,她磨墨提笔写了一个字,待墨汁g将其叠起放在了袖袋里,这才朝门外走去。

沐浴后已戌时末刻,给苏提贞擦g头发服侍睡下,绿竹熄灯退出房间,换其她侍女守夜。

洗漱后,躺在床上的绿竹不免想起给苏提贞盖被子时她望着自己的眼神,冷淡到了极致,像是淬了冰。

晃晃脑袋,绿竹觉得肯定是自己多想了,在她看来,苏提贞就是一个时x不多的金丝雀,一个连自己都不知道关在笼子里的金丝雀,不是呆傻便是愚蠢,她那么信任自己,怎么会知道自己跟她不一条心?

明x便是沈既白的生辰,不知道她为其准备的特别大礼是什么?

想到此,绿竹很是期待。

*

夜半时起了风,四更天时,一辆华丽的马车停在了公主府门口,一身白袍黑披风的沈既白下来,俊美的面容有着掩饰不住的疲倦,贴身侍卫紧随其后一道进了大门。

回到居住的清幽院,却见屋檐下站着心腹下属沈斐。

走近到跟前,“你这是起了个大早还是压根一晚没睡?”

“属下彻夜未眠。”

他没在门外多言,进了屋解开披风坐下才相问:“出什么事了?”

“昨天傍晚舒沁院的冬雪送消息过来,说在长公主的药罐中意外瞥见了青冥x。”沈斐压低声音,“看来陛下根本没打算只软禁长公主。”

他刚说完,耳边传来了叩云板的声响,连叩了四下,是丧音。

沈既白神色大变,手中的茶杯骤然落地发出清脆的声响,人猛的站了起来。

刚出门口,便碰上来汇报的家仆,“驸马爷,长公主……薨了!”

沈既白瞳孔紧缩,脑袋嗡的一声炸裂开来,脚步不由后退两步,手扶住门框,竟一口血吐了出来。

沈斐见状大惊失色,“三爷!”

“无碍。”

说下二字后,他擦了一下唇角疾步匆匆朝舒沁院而去。

侍卫侍女家仆们在院中跪了一大片,哭声连绵起伏一刻未停。

浑身x透的苏提贞躺在地上,身下铺了厚厚的棉被,旁边是口水井,人刚从里面捞出。

灯火光芒映着她的面庞,只见面色乌青发白,人已瘦的不成样子。

“今晚是谁当班守夜?”

“是……是奴婢,驸马爷,奴婢去了一趟茅房,岂料回来便见双门开着,长公主不知所踪,查找了一番才在井边看到长公主的鞋子,鞋子xx压了一张纸,就是这个。”守夜侍女哭着递来那张纸。

沈既白接过,纸上的‘囚’字格外醒目。

他的眼睛一下子模糊了起来,什么都看不清了。

……

苏提贞的封邑在岭平,因此封号为岭平公主,在文武百官与百姓的眼里,她就是一祸害,仗着先帝先皇后的宠爱骄纵跋扈无法无天,甚至不顾礼数廉耻当街抢回沈既白让其做驸马。

出嫁后更是不安分,公开养门客几十人,在整个北安国,前无古人后无来者。这还不算,先帝病危时,她勾结最得势的宦官祸乱朝纲、企图让先帝更改圣旨立最小的九皇子为皇帝,让她监国,结果自然没得逞,三皇子苏慎言顺利登基为帝,改年号为咸硕。

成为岭平长公主后,苏提贞虽有所收敛,但隔三差五还是会传出她恶事累累的消息。

碍于她的风评极其不好,苏慎言唯恐世人疑心他容不下这位皇姐,按照原计划命人宣布她是病逝身亡。

很快整个京都城都知道了这个消息,还在不间断的朝外地扩散。

有人拍手叫好,有人点头称赞,有人欢喜庆祝,有人直言活该,唯有公主府冷冷清清,从上到下,每个人都三缄其口,对苏提贞的薨逝很是忌讳。

葬礼结束后,沈既白喝的酩酊大醉,他悔了。

被赶出门外的沈斐知道自家主子很不好受,别人不知道,他却很清楚,这位岭平长公主的死意味着什么。

“三爷,您身体不好,不能再喝了。”

屋内没有任何的回应,沈斐又唠叨了几句之后实在忍不住,到底推门而入。

一声惊惧声乍起:“三爷!”

第2章

清晨小雨纷纷下着,静谧的宫殿之中,床上的苏提贞猛地睁开了眼睛。

她竟没死?

望了一眼上方,她随后坐起身环顾自己所在的地方,满眼皆是难以置信。

这怎么可能?

她怎么会在倾云宫?

这是她从小到大一直居住的宫殿,自出嫁后就再没有住过了。

况且,苏慎言想要她‘病死’公主府,怎会把她接回宫中安排在这?

揣着疑问下了床,深觉浑身有力轻盈,她立在妆台前相看,望着镜子里的自己,苏提贞久久不能回神。

原本苍白清瘦毫无气色可言的她此时红润绯丽,看上去比跳井之前年轻了许多。

待视线看向旁边的小皇历,崇则二十一年八月十六x。

一刹那,惊喜与激动跃然脸上,她掐了又掐自己的胳膊,以确定这不是幻觉不是梦境。

“公主,皇后娘娘派人来通知,请您过去一趟,公主可要起床?”门外传来绿竹的声音。

苏提贞知道所为何事,昨x中秋节,在家宴散了后,她带人出宫游湖放花灯,准备打道回宫时遇见了带一侍卫的沈既白,惊为天人后她主动与之交谈,得知其未成婚她露出样貌表明身份问其可愿意做驸马,被拒绝后一气之下将人强行掳走。

前世这个时候她并不知道对方是丞相的小儿子大理寺少卿沈既白。

还是见了母后才得知其名字身份。

“嗯,进来吧。”

外间应了一声后进来,绿竹与阿妩一前一后,一人端着洗脸水一人双手捧着擦脸巾洗漱品,两人皆梳着双髻,穿着一身素净的宫装,面色稚气青涩。

再见阿妩,苏提贞的眼睛蓦然红了。

阿妩死于苏慎言登基前的冬天,以叛变主子的罪名被苏提贞发落荒凉之地途中病死。

在处置之前,阿妩曾哭着说自己是冤枉的,是齐嬷嬷绿竹一起陷害她,目的只为清除公主府中与她们异心的人。

但在‘确凿的证据’面前,苏提贞没有听信她的话。

绿竹放下洗脸水,服侍她穿衣,一番梳洗打扮后,她即刻前往了凤赏宫。

皇后慕氏板着脸,神色严肃打算训斥长女,却见她跪下未语泪先流,一时心软了一半。

“你胆子真是愈发大了,竟敢把丞相之子沈既白掳走,叫母后如何说你是好?”

“丞相之子沈既白?”苏提贞露出惊慌之色,“母后,若非您说,儿臣到现在依旧不知其身份,昨晚本不该在外饮酒的,齐嬷嬷说果酒不会醉,儿臣没成想就多饮了几杯,结果酿成这种无地自容的大错,早晨醒来儿臣悔恨万千,听到母后的传召,便知此事肯定瞒不过您和父皇。不管绑的人是何等身份,做错了便是做错了,如今事已发生,母后尽管责罚,儿臣绝无半句怨言。”

“这齐嬷嬷越发没规矩了,倾云宫留不得她了,回头将林嬷嬷给你调过去。”慕氏早已猜到她不知沈既白的身份,“沈夫人先来的这,你父皇还不知道,这种事还是别让他知道为好。母后已同沈夫人说下,若是真有其事,人会尽快放出,但为了双方各自的声誉,此事不能声张,她说这也是沈相的意思。”

“若实在瞒不过父皇该如何是好?”

“不会的,母后都替你安排好了,安心便是。沈既白他人现在何处?”

苏提贞小声的回,“被儿臣关在了宫外。”

“速速去放人罢,当面真诚向他道歉。”

“是,儿臣告退。”

没有被责罚,是幸事。

苏提贞丝毫没有怠慢,连早膳都未用,便带着人出了宫。

马车停在了荷华门的一处府邸前,苏提贞脚步落地,视线落在大门上方的鎏金牌匾处,那里刻着公主府三个大字。

过了及笄后,她的父皇为了彰显对她的宠爱,特让人为她新建公主府,这处大宅院耗费两年多的时间建造而成,目前还是空宅院,既没有家具物件又未有奴仆侍卫,只等她婚期定下才会正式准备。

苏提贞收回视线抬脚进府,直接来到了关押沈既白的耳房。

未让旁人同随进入,独自一人开锁推开了门。

再次见他,苏提贞有些恍惚,他虽被绑住了双手双脚,但依旧如一株青莲高洁无染。

“昨晚酒后冒犯了沈大人,无礼多有得罪,在这岭平向你道歉,望宽恕。”

她将双手置于身前弯身低头行了个礼,她贵为公主肯这般亦代表了足够的诚意。

未听到他的回应,苏提贞抬头与他对视,撞进一双幽潭一般的眸子里,这双眼睛里有着她看不懂的思绪。

“公主昨晚说的话可是不作数了?”

苏提贞目光躲闪的看向别处,“自然,胡言乱语当不得真。”

“若臣现在愿意做驸马,公主可也会改主意?”

苏提贞一怔,以她对他的了解,他绝不想跟她成为夫妻,此刻说出这话,莫非是将计就计为以后帮苏慎言做准备?

“为什么突然愿意了?”

“从未碰见过像公主这般大胆求爱的女子,当时情绪难安,经过一晚上的沉静考虑,臣认为能被公主看上,是荣幸与福气,断然没有拒绝的道理,故想法自然改变。 ”

被她看上是荣幸与福气?

这话从他口中说出,简直可笑至极!

八年多的夫妻,他什么脾气心性她会不知道?

苏提贞扬唇,明眸中的笑意却未达眼底,“沈大人,我让人把你强行绑到了这儿来,还关押了一晚,你不讨厌我吗?”

“臣不讨厌公主。”

骗子!

苏提贞走近他,脸上的笑容让沈既白恍了神,他的眸子又黑又亮,嗓音悦耳动听,“公主要做什么?”

她踮起脚双手环抱住了他的脖颈,仰脸仔细观察他的神色,令她意外的是,他眼里的确没有丝毫的厌恶反感。

莫非在强忍?

她嘴角一勾,“我想让你先体验一回做驸马的感受。”

说着脸缓缓朝他贴近,在快挨上的时候苏提贞正打算就此终止,岂料他竟化被动为主动。

她瞪大眼望着他,呼吸停止了。

这是怎么回事?

这不是记忆中清冷孤傲的沈既白,绝对不是!

“沈……既白!”

“臣在。”

苏提贞面红耳赤,闭眼又睁开,为自己的玩火自焚懊恼,待平息了情绪,她才言道:“其实,方才我只是在试探你是否为正人君子,未想到你不是,因此你不能做我的驸马。”

沈既白不怒反笑,定定看着她不言。

被他看的很不自在,苏提贞转身,“我派人送你出去。”

……

刚踏入倾云宫的院门,便见绿竹急急走来,“公主,齐嬷嬷被皇后娘娘发配浣衣局去了,林嬷嬷还替换了她的位置。”

林嬷嬷是慕氏的陪嫁侍女,终生未婚,慕氏崩逝后她随主而去,忠心可鉴。

“我知道。”

“您知道为何没有阻拦呢?浣衣局那里多苦啊,齐嬷嬷身子骨本就有旧疾,去了少不了受罪的。”

苏提贞脚步一顿,凝视着她,“你这么心疼齐嬷嬷,要不你替她去?”

绿竹忙低下头不吱声了。

等她进了房,绿竹一把拉住阿妩的手,拽回住处细问:“公主这是怎么了?平x里她待齐嬷嬷最是好了,怎么看着皇后娘娘处置齐嬷嬷也不管?”

阿妩抽回自己的手,“我也不知,去皇后娘娘那儿,我在门外等的。”

“公主有没有说皇后娘娘召唤她何事?可是掳人之事被发现了?”

阿妩想起苏提贞的叮嘱,言道:“的确是知道了,公主被狠狠责骂了一通,皇后娘娘命公主把人放了,我们刚才是从宫外回来的,人已经放了。”

“公主就这么把那人给放了?”

“不然呢?”

“昨晚公主不还说要向陛下请求赐婚吗?怎么今儿就变了?”

“她不是饮了些酒吗?定是醉话了。”

“我看不像。”绿竹又道,“齐嬷嬷被处置,依我看,定是公主把掳人的事推到了她的头上……”

话还未说完,阿妩便捂住了她的嘴,“此话不可乱说。”

“这里又没别人,除了这个我真想不到别的原因了。”绿竹压低声音,“不然这根本说不过去。”

“不管是不是真的,这都不是你我可以评说的。”阿妩不愿多谈这件事,“别在这了,公主还未用膳,得赶紧让厨房准备。”

欲走的阿妩再次被绿竹拉住,“平x里齐嬷嬷对你也是百般照应,你可别忘了帮她在公主面前说好话,咱们争取早点让齐嬷嬷回来,不然以后谁都没好x子过,这个林嬷嬷可厉害着呢。”

“公主的态度你还没瞧个明白吗?”

绿竹松开她的手,撇了撇嘴,再没发一言。

此时沈府,见儿子安然到家,沈夫人高氏心头窝着的火气得以发泄,“堂堂金枝玉叶,竟g得出这样没品的下作事,真真可恨至极。”

对于妻子的言辞,沈可茂使了个眼色,“真是口无遮拦,在自己家也不可这么言说。”

“她敢做还怕说?”

“母亲。”沈既白出声,“您言重了,公主其实并无恶意,也已道了歉。”

“这不算恶意那什么才算是?”高氏拍了拍自己的心口,“这不仅是对你的羞辱,更是对我们沈家,对我的羞辱!至于道歉不过是听从皇后娘娘的话,能说明什么?”

“行了。”沈可茂阻止她继续说下去,“这么大声想让全天下人都知道是不是?”

高氏悻悻然,声音低了不少,“这岭平公主就是个祸害,往后谁要是娶了她才是倒八辈子霉。”

沈可茂瞥她一眼,“你这张嘴迟早给我惹出事来。”

“纵是家中亦不要过多谈论皇家之人,且这事更不敢让外人所知,以免招惹不必要的麻烦,母亲以后莫要再提了。”

“我心中知轻重。”高氏不免有些担忧,“就怕夜长梦多,这岭平公主万一看上了你请求陛下赐婚怎么办?”

“不会的,她已表明对我无意。”

“就算不会,到了十一月你就要行冠礼了,婚姻大事也该有着落了,温家的三姑娘很是不错,大家闺秀知书达理又性格温婉,我很喜欢她。”

“母亲若真有那么喜欢,不如认她做g女儿如何?”

高氏瞬间瞪圆了眼睛,“什……么?”

“孩儿等会还要去衙门办公,先回去换衣了。”

望着他转身出门的身影,高氏欲说的话止于口中。

——阅读全文加微:kedayake,回复“小说名”拿资源——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