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阉之女》小说txt百度云网盘全文阅读作者:瓜子和茶

​​第1章(修)

  永隆二十三年,隆冬腊月,此时天色向晚,大雪成团成块地在风中飞舞,天地间苍苍茫茫,俨然一片混沌世界。
  
  京郊西南的官道旁有一家车马店,虽然简陋,但在这样的天气,也成了不可多得的好地方。
  
  店内几乎坐满了人,南面是十来张桌子,客人们猜拳吃酒,吹牛打屁十分热闹。北面则是一字型大通铺,盘腿坐着七八个妇人,磕着瓜子聊得热火朝天。
  
  一个小姑娘靠着西墙屈膝坐着,安安静静的,和这个喧哗的圈子不太融洽。
  
  她十四五岁的样子,穿着月白色袄裙,发间别着两朵素白的绢花。
  
  五官还未完全长开,却已现明艳绝世之姿,特别是那双眼睛,又大又亮,总是带着三分暖意,叫人一看就心生欢喜。
  
  她一遍一遍抚摸着手上的玉兰花纹荷包,眉尖微蹙,好像有什么心事。
  
  荷包应很有些年头了,颜色暗沉,上面绣的白玉兰花都已经泛x了。
  
  看着荷包上的玉兰花,她不由想起了自家院子里的那棵玉兰树。
  
  往年每逢暮春时节,花开一树,母亲总爱抱着她坐在树下赏花。
  
  母亲看着花笑,她看着母亲笑。
  
  有时母亲会没头没脑说一句:“那个人,也爱玉兰花。”
  
  她问母亲那个人是谁,母亲便点着她的小鼻子,只笑不答。
  
  如今,母亲的玉兰花枯了,她也不再是小孩子了……
  
  她的目光渐渐模糊了,一层白雾迷蒙了视线,她极力压下酸涩苦痛的情绪,把头深深埋在臂弯里,不让别人发现自己在哭。
  
  店内人们的喧嚣声渐渐远去,恍惚间,母亲的话又回响在耳边。
  
  “阿桑,娘的身子骨不成了……莫哭,有些话须得告诉你,仔细听着,你爹爹没死,他还活着,他叫朱缇……对,就是大太监朱缇,别不信,听我慢慢说。”
  
  “十六年前,你外祖牵扯进寿王谋逆案,秦家被抄家灭门。娘是出嫁女,侥幸逃过一劫,却被前夫家休了……流落街头,遇到了你爹爹,彼时他还未进宫,阴差阳错之下就有了你。”
  
  “后来他进宫做了宦官,这段缘算是尽了……我带着你投奔到秦家庄,老族长和你外祖是出了五服的堂兄弟,关系虽远,好歹有几分交情在,你我母女算是有了个容身之处……为免惹上是非口舌,才对外称我死了丈夫。”
  
  “老族长是好人,新族长却是个黑心肠的,阿桑,娘走了,唯一放心不下的就是你!”
  
  “你跟了母姓,却算不得真正的秦家女,若族人能容你,秦家庄还是安身之所,你便做个寻常的乡野妇人,过普通百姓的x子。若是不容,你就拿着这荷包,上京,寻你爹爹去,他不是坏人,定会妥善安置你。”
  ————全文资源,伽威❤:209158465,截图书名,自取——
  “你爹他权势滔天,却是危机四伏,娘是犯官之女,身份也着实尴尬。京城又是个是非窝,不到最后境地,娘是不会和你说这些的……阿桑,你都记下了么?”
  
  一声叹息,秦桑从臂弯中抬起头来,强行从回忆中拽回自己的思绪。
  
  此事太过离奇,乍听之下,她根本不敢相信。
  
  且许多细节都没有说清楚,不但有了个爹,怎么还冒出个前夫家来?外祖竟还牵扯上谋逆案!
  
  但当时她忧心母亲的病情,本能地排斥母亲所有的身后事,那个“死”字更是她的禁忌,哪怕是想一下都觉得不吉利。
  
  母亲病重,往x说几句话都气吁吁的,那晚说了这一大通话,已是有些喘不上气来。
  
  与其揪着母亲细问,她更愿意让母亲好好休息,便说全记下了。
  
  谁知第二x母亲就再也醒不来了。
  
  而新族长竟大言不惭让她热孝内成亲,嫁给县太爷的傻儿子!
  
  秦桑将悲痛和愤怒深深藏起来,一边同族长虚与委蛇,一边暗中贱卖田产屋舍。
  
  x办完母亲的丧事,在几个尚存善心的乡邻帮助下,她连夜逃出秦家庄,直奔京城。
  
  此处距离京城还有百十里地,若路途顺利,两天就能走到。
  
  到了京城只是第一步,接下来要如何寻到朱缇?他在皇宫里当差,想来是不容易见的,就是见了面,他会认下自己么?若是不认,她又该怎么办?
  
  秦桑正胡思乱想着,忽听“砰”一声响,店门哗然d开,一股啸风挟着雪粒子扑面而来,竟袭得她打了个寒颤。
  
  人们纷纷往门口望去。
  
  进来四个男子,皆着黑色斗篷,打头的身量颇高,蒙着口鼻,头上肩上都是一层雪。
  
  他和另外二人腰间悬着刀,看那架势,也不知是匪是兵。
  
  风雪呼呼地往屋里头倒灌,连炉火都被冻僵,一瞬间室内的空气冰封了,刚才还热闹的人群诡异地寂静下来,
  
  店老板忙迎上前,两眼笑成一道缝,点头哈腰往里让,“老客里面请,天黑路滑,您辛苦,先上一壶热茶暖暖身子,现成的酒菜,马上就得。”
  
  打头的男子没言语,拿眼扫了一圈,挑了西边角落的一张空桌,后面三人也依次坐下。
  
  店老板暗暗放下心来,一面抹桌子,一面笑道:“这儿安静,几位老客好坐。浑家,赶紧烫酒上菜伺候着几位爷嘞——”
  
  来人中,眼尾下垂的男子噗嗤一笑,道:“我们头一遭来,谁是你家老客?”
  
  老板娘关上店门,端了酒并几盘卤x酱x之类的下酒菜过来。
  
  店老板麻利地摆盘,讨好道:“这样称呼显得熟稔不是?生客熟客,都是小店的老客!客官慢坐,有事您招呼。”
  
  下垂眼甩给他一块碎银子,笑骂道:“滚远点,我们老大爱静,你少来鼓噪。”
  
  有店老板打岔调和,不多时,屋内复又谈笑不断。
  
  只西边的这一桌客人,气氛有些奇怪。
  
  秦桑默不作声打量着那几人,很快发现不对。
  
  打头的高个子坐下后,不吃也不喝,似乎是觉得店内气味不好,还把面巾往上提了提,几乎将整张脸都挡住了,且他的左手,一直扣在腰刀上。
  
  当中有个四十岁上下的中年人,下垂眼和另一个年轻男子,一左一右夹住他,三人合坐一张条凳。
  
  竟也不嫌挤,倒像是怕那人跑了似的。
  
  且只有中年人没有佩刀,他一副愁苦样,弓腰塌肩,和旁边意气风发的年轻人明显不是一路人。
  
  他穿的靴子虽满是泥泞,然秦桑还是一眼认出来是皂皮靴,行动之间,斗篷下的衣袍露出来,青色缎袍,x前是彩绣纹样,只是看不清图案。
  
  打头的男子瞥了中年人一眼。
  
  中年人一哆嗦,不知是不是怕冷,很快裹紧了斗篷。
  
  秦桑眼睛陡然一亮,她猜到了这几人的身份——三个锦衣卫,一个官员!
  
  官袍未去就押送京城,能肆无忌惮缉拿在职官员,不必经外廷法司审理的,也只有锦衣卫。
  
  秦桑突发奇想,自个儿的“爹”掌管厂卫,是这群人的上峰,如果开口让他们带自己进京,是不是可以直接见到“爹”?
  
  如此一来,可比自己乱闯乱碰的强上百倍!
  
  她想着想着,目光就在打头的高个子身上打转。
  
  似是觉察到有人在打量自己,那人往秦桑这里看了一眼。
  
  猝不及防,秦桑和他打了个照面。
  
  他只露出一双眼睛,但只这双眼睛,就足以让秦桑记住他。
  
  内勾外翘,眼尾飞扬,分明是摄魂的凤眸,却好似暗夜中宁静的湖水,深邃又阴暗到极致。
  
  随着他冷然的目光,一股肃杀之意悄然弥漫过来!
  
  秦桑立即意识到刚才的想法是多么的愚蠢,这个人不好惹,明智之举是保持距离。
  
  于是她若无其事地移开了视线。
  
  那人眼睛微眯,好像是笑了下,随即转过头不再看她。
  
  秦桑轻轻吁出口气,这时才发现掌心里全是汗。
  
  一个锦衣卫就如此可怕,那身为厂公的朱缇,又该是何等人物?
  
  莫名就泄了气,她忽地觉得此行未必能成功,又忍不住想,母亲说他不是坏人,也许真是个和善人呢……
  
  思绪再次飘到天外,又再次被“咚”的巨响声唤回来。
  
  半扇店门被踹飞,几乎砸到店家的脑袋,老板娘的惊叫声还没停,却见十来个彪形大汉拎着大刀片子冲进店内。
  
  土匪!
  
  店内的惊呼声、尖叫声顿时不绝于耳。
  
  秦桑没叫,她迅速跳下炕,从地上撮了一把土糊在脸上,悄悄躲在角落的暗影中。
  
  土匪们哗啦啦地抖着刀,嚷叫得一片山响,“年根儿了,爷爷也要过年,识相的把银子都拿出来,别费事,爷爷的刀可不长眼!”
  
  明晃晃的刀闪烁耀眼,杀气腾腾的,店内登时笼罩在一片紧张恐怖的气氛之中,众人都被吓住了,有几个胆小的忍不住哭起来。
  
  土匪们开始抢银子,有几个不情不愿的,被土匪揍了个四脚朝天,余者见状更不敢反抗。
  
  下垂眼轻声问道:“老大,要不要出手?”
  
  凤眸男子眼皮也没抬一下,“差事要紧,不要节外生枝。”
  
  下垂眼便不再言语。
  
  一个土匪往这边走来,看着他们几人带着刀,一时摸不清来路,抱拳道:“几位什么蔓?哪座山头的?”
  
  下垂眼随口胡诌:“水陆两条道,各走各的,互不相g。”
  
  土匪以为他们是漕帮,颔首道:“你做你的生意,我g我的买卖,互不x手。”
  
  那土匪没瞥见角落里的秦桑,他的注意力被一个漂亮的年轻媳妇儿吸引住了,一时色胆丛生,狞笑道:“好个俊俏的娘们儿,爷爷今x要快活快活。”
  
  他伸手就去拖人。
  
  那妇人自是拼命挣扎,口中不住哭号,她男人急红了眼,却又如何是土匪的对手,几下就被打得头破血流。
  
  秦桑忍不住了,抢钱和抢人可不一样,钱没了可以再挣,但妇人被强,却能要了妇人的命!
  
  她一把扯住凤眸男子的袍角,低声求道:“锦衣卫大人,救救她吧!”
  
  像是没料到被戳破身份,他眼中掠过一丝讶然,旋即恢复如常,不带丁点感情地说:“g我何事?”
  
  秦桑愣了,这叫什么话!
第2章

  秦桑手指尖捏得发白,锦衣卫说起来也是官差,为何不肯救一个可怜的妇人?
  
  土匪的狞笑声中,妇人的哭声越来越凄厉。
  
  男子依旧是漠不关心的眼神。
  
  秦桑的脸上不由露出愠怒,暗道你想冷眼旁观想站g岸儿,我偏不让你如意!
  
  她深吸口气,腾地起身抄起桌上的酒壶,蹬蹬几步跑过去,对准土匪的后脑勺,用尽浑身力气砸了下去。
  
  哗啦——
  
  土匪顶着几片碎瓷,慢慢转过身来,目光呆然,不相信似地指着秦桑道:“你、你你,打我?”
  
  其余的土匪也围了过来。
  
  秦桑急忙后退两步,强装镇定道:“拿了钱就算了,毁人名节可不是好汉所为。谁也不是天生的坏人,凡是落x为寇的,哪个不是穷苦人?又何必再为难穷人?”
  
  那土匪抹掉脸上滴滴答答的酒水,刚要发火,却是眼睛一亮,上下打量她几下,大笑道:“好个标致的妞儿,挺会说道,可爷爷就是天生的坏人,来来,爷爷心疼你。”
  
  秦桑暗骂一句,又退几步,扬声道:“好人不做偏做恶人,杀人越货的贼人恶霸,早晚会被官府剿灭,你死期不远啦!”
  
  当土匪的最忌讳“死”字,秦桑误打误撞,正捅了他的心窝子,那土匪登时就恼了。
  
  他恶狠狠笑着,满脸的横x直抖,“官匪一家,爷爷年年孝敬银子,官兵拿谁也不会来拿我。”
  
  “这次可不一定,很快你就会被拿下。”秦桑说,“待我和我爹说一声,你们个个都得身首异处,我倒要说——你们识相的赶快跑!”
  
  这话当然没人信,土匪们一阵哄笑,有人怪叫道:“好大的口气,你爹是哪路神仙下凡?”
  
  秦桑一抬下巴,高声说:“你们都给我听好喽,我爹是朱缇!司礼监秉笔太监、提督东厂的朱、缇!”
  
  话音甫落,店内的空气一瞬间凝固了,死一般的寂静,土匪店家客人们如木雕泥塑一般僵在原地,皆是目瞪口呆盯着秦桑。
  
  下垂眼也吃惊不小,抖得杯中的酒洒了一手,半晌才回过神,问道:“老大,真的假的啊?”
  
  相较之下,凤眸男子平静得多,不冷不淡说:“我怎么知道。”
  
  下垂眼讪讪笑道:“您是督主的养子啊……”
  
  凤眸男子睃了他一眼,“养子就该什么都知道?用你的脑子想想,督主的身份!”
  
  “也是啊。”下垂眼端起了酒杯,掩饰笑道,“督主,咳咳,怎么可能有孩子。”
  
  须臾的功夫,土匪们也反应了过来,朱缇是宦官啊,宦官那啥都没了,不可能生孩子。
  
  随即四下哗然,一个土匪起哄道:“你是九千岁的女儿,我是九千岁的g儿,朱闵青是也!还不快叫哥哥?”
  
  下垂眼一口酒x了出来,这人敢顶着老大的名号,怕不是嫌命长,便问:“老大,砍人不?”
  
  朱闵青沉默着摇摇头,眼神已有些发冷。
  
  秦桑往后看了一眼,见他几人还是无动于衷,暗叹道,果然对她抬出来的身份不以为然,要拖他们下水,须得再下一剂猛药。
  
  她指着方才挨砸的土匪说:“你不信是吧?有本事别逃,我叫我爹爹抓你,先打你个皮开x绽,再砍了你的狗头,鞭尸再鞭尸。方叫你知晓我的厉害。”
  
  那土匪后脑勺一直隐隐作疼,本就窝了一肚子火,还被一个小丫头片子指着鼻子死啊活啊地骂。
  
  越想越气,越气越想,一来二去几近狂怒,脑袋一热,他不管不顾吼叫道:“你把爷爷当三岁小孩唬呢?这种屁话骗鬼去吧!你是朱缇的闺女,我就是他爹!”
  
  周围顿时安静下来。
  
  秦桑笑了下,“蠢货!”
  
  土匪不明所以,“你说什么?”
  
  随即他察觉不对劲,满屋子的人,包括他的弟兄们,个个脸色骇然,张大了嘴,瞪大了眼,像看鬼一样看他。
  
  那土匪伸手抹了一把脸,纳罕道:“你们都看我g嘛?”
  
  秦桑幽幽地说道,“天下没有不透风的墙,你刚才的话迟早会传到九千岁的耳朵里,他是何等人物?你竟狂妄到自称他的爹。”
  
  那土匪脸上的血色立时褪得一g二净,苍白着脸道:“敢给老子下x儿,老子做了你!”
  
  秦桑嗤笑道:“杀我一个就能解决?在座的人可全听到了,难不成你都杀了?几十条人命的大案,任凭你和官府交情再好,也无人敢保你。我要是你,就麻利儿走人,赶紧躲到深山老林去。”
  
  土匪阴毒地盯了一眼秦桑,咬牙切齿说:“便是全杀了又怎样?毁尸灭迹老子熟得很,一把火烧个g净,什么也看不出来。官府?哼,他们才懒得查!”
  
  秦桑看向旁边的人,声音很低,在这片寂静中却显得格外清晰,“只怕你不能如愿,这里面有四位紧要人物呢。”
  
  朱闵青向后一仰身子,眼睛盯着房梁默然片刻,才无可奈何地叹息一声,起身慢慢踱到那个土匪面前。
  
  他身量颇高,随随便便一站,对面的人就不自觉感到一种冷峻的威压。
  
  更何况,现在他浑身散发着杀气。
  
  那土匪不由自主后退一步,咕嘟咽了口唾沫,压着心底的恐慌,y着头皮喝道:“刚才不是说互不g涉吗?说话要算数!都是道儿上的朋友,我不为难你们,你也少管闲事。”
  
  朱闵青十分认真地答道:“口出狂言,侮辱督主,你必须死。”
  ————全文资源,伽威❤:209158465,截图书名,自取——
  他稍稍侧过身子,微一躬腰,抽刀,挥刀。
  
  但见一道白光闪过,众人还在怔楞之时,那土匪的人头已经落地。
  
  没有头颅的躯g晃了晃,轰然倒地。
  
  店内古墓一般的死寂,只有血水缓缓流淌的声音。
  
  朱闵青甩掉刀上的血迹,嫌弃地说:“这么个东西,简直脏了我的刀。”
  
  见同伙丧命,其余匪徒急了眼,嘶吼着扑过来。
  
  不等朱闵青吩咐,那两名锦衣卫飞身上前,提刀迎战。
  
  他们个个是以一当十的好手,寻常匪盗根本无法抗衡,不消一刻钟就被砍了个七七八八,剩下的见势不妙夺路而逃。
  
  那两人紧随其后追了过去。
  
  店内已是遍地狼藉,桌椅杯碟碎了个稀巴烂,客人们全都吓得嘴唇发白,浑身筛糠般地抖成一团。
  
  地上的血冒着似有似无的热气,空气中弥漫着浓重的血腥味。
  
  秦桑蹲在角落里,捂着嘴,极力抑制着呕吐的冲动,她预想到会见血,然没想到居然会是血流成河的场面。
  
  饶她胆子大,终究是个十五岁的女孩子,还是吓到了。
  
  但,她不后悔!
  
  朱闵青踏着满地的血迹,一步一步走来,半蹲在她面前,轻轻敲了敲她的头,凤眸微眯,“小丫头,托你的福,我的行踪暴露了,秘密押送犯人的差事算是办砸了,若督主怪罪,可如何是好?”
  
  迎着他寒凛凛的目光,秦桑心头突地一跳,g巴巴地说:“我替你求情……”
  
  “还敢以督主女儿身份自居?”朱闵青站起身,“你救了整店的人,却要搭上自己的性命,真不知你是不是傻。”
  
  “我真的是……”
  
  一阵疾风袭来,秦桑看着眼前闪着冷芒的刀锋,y生生吞下了后面的话。
  
  朱闵青居高临下看着她,冷然道:“好眼力,好算计,故意激得匪徒对督主不敬,x得我不得不出手。可我最恨被人利用,凡是存了这心的人,都死了。”
  
  秦桑一愣,这人要杀她!
  
  猜到他的意图,秦桑反而不那么怕了,慢慢立起身,盯着他的眼睛道:“若有万分之一的可能,我是他的女儿,你敢冒这个险么?”
  
  朱闵青的眉毛微微挑了一下,收回了刀,看她的眼神多了几分兴趣,“你很会抓别人的弱点啊……没错,我不会冒险,但此事不会就这样算了。”
  
  “大、小、姐,我在京城等你,你最好能证明你说的话是真的,否则就算追到天边,我也会杀了你。”
  
  他深深地看了秦桑一眼,从地上拎起“犯官”,转身大踏步出了店门。
  
  等他的身影彻底消失在茫茫夜色中,秦桑才重重地透出口气,强撑着的那股劲头好像一下子被抽走了,两腿一软,差点跌坐在地上。
  
  店里面的人也渐次缓过神来,每人脸上都是劫后余生的庆幸之色,或清点财物,或安慰亲朋,或商量着报官。
  
  大晚上的,大家无处可去,还要在店内歇息,于是那几具匪徒的尸首也被请了出去。
  
  刚才险些被强的妇人衣衫凌乱,跪坐在地上,一只手掩着领口,一只手揽着受伤的丈夫,哭得泪光满面。
  
  秦桑不忍,算算必须的花销,把几粒碎银子放在妇人旁边,温声说:“慢慢来,会好的。”
  
  那妇人哭得更厉害了,连连叩首,“多谢姑娘救命之恩!”
  
  秦桑急忙跳到一旁,摆手道:“称不上称不上,我也是为了自保,不敢受你的大礼。”
  
  “不,你该受我们一礼。”一位老者道,“不论你出于何种目的,最终是我们大家受了惠,小姑娘,多谢你。”
  
  旁人随之附和,听着他们的道谢声,秦桑心里一阵欣慰,又不免羞涩,红着脸给大伙儿还了礼。
  
  有人按捺不住好奇,问道:“你真是九千岁的女儿吗?”
  
  登时引来数道关切的目光。
  
  秦桑颇为无奈地笑道:“现在我真希望自己是!”
  
  众人一阵叹息声,那位老者忧心说:“小姑娘,还是避避风头吧,如果东厂的人知道你假冒九千岁的女儿,肯定会来抓你的。”
  
  秦桑点头称是,“我去京城的亲戚家躲躲,还请诸位今后不要提及此事。”
  
  “那是自然。”人们交换个了然的眼神,岔开了话题。
  
  对付一宿,早上起来天空已然放晴,官道勉强可走,两天后,秦桑终于到了京城。
  
  京城之大,超乎她的想象,东城西城打听了好几x,方有了眉目。
  
  盘缠花光了,她忍着一天没吃东西,用仅剩的几个铜板问人要了热水,仔仔细细地梳洗了一遍,尽量让自己看起来体面一点。
  
  她落魄,但她不想卖惨。
  
  强忍着肚饿,她寻到了“爹爹”的私宅。
第 3 章

  朱缇的私宅坐落在西城一处僻静的巷子,黑漆斑驳的大门紧闭着,两旁连个看门的石狮子都没有,看上去就似一户寻常人家的宅院。
  
  路上行人很少,无风,无声,不一样的安静。
  
  天空晴好,白灿灿的x头照下来,积雪闪着炫目的光,看得秦桑一阵眼晕,脚步也开始虚浮。
  
  接连数x的长途奔波,又饿了一x,早已超出她身体的承受范围,眩晕感越来越重,怕自己还没见到人就先晕过去,她连忙抓着辅首衔环叩了两下门。
  
  等了片刻,不见有人应门。
  
  她快站不住了。
  
  却在此时,大门从内打开,一个衣着大红曳撒的人出现在面前。
  
  秦桑眼前还在发黑,只依稀记得大红曳撒是等级高的内使才能穿的,下意识就认为这是朱缇。
  
  也没看清来人相貌,她迷迷糊糊倒向那人的方向,先前想好的说辞忘了个精光,稀里糊涂抱着他就喊:“爹啊——!”
  
  那人全身的关节猝然绷直,应是惊吓不小。对啊,突然冒出个的女儿来,是谁谁也会吓一跳。
  
  却听头顶传来一声笑,“错了,叫g哥哥!”
  
  哥……哥?秦桑昏昏沉沉抬起头,发现她抱着的是一个年轻男子,轮廓澄明,长相极为俊逸,莹润白皙的面孔如同上好的甜白瓷,在阳光下微闪着冷美的光泽。
  
  特别是那双凤眸,颇为眼熟。特别是那双凤眸,眼熟得很。
  
  她愕然了,这不是那个锦衣卫头领么?
  
  使劲揉了揉眼睛,目光下移,曳撒前襟上绣的是飞鱼纹,正是飞鱼服!
  
  居然认错了爹,可真是饿昏头了。
  
  秦桑猛然醒过神来,忙撒开手,一时间窘得不是如何是好。
  
  想起二人的纷争,她又觉得不能露怯,y装出泰然自若的模样,“如你所愿,我上京来找你了。”
  
  小姑娘脸臊得跟块红布似的,分明尴尬万分,嘴上却半点不肯吃亏,朱闵青看着好笑,慢悠悠说:“上赶着送人头吗?”
  
  听似是顽笑话,但语气透出的调侃轻蔑,让秦桑不由生出不服气来,一时竟忘了肚饿。
  
  “我当初是用计x你出手,可那是为了救人,何错之有?反倒是你吃着朝廷的俸禄,却看着百姓遭殃,对得起你身上的官服么!我既然敢敲门,定然是有把握,咱们等着瞧,还不知谁笑话谁呢。”
  
  朱闵青便敛了笑容,“督主的女儿可不是随随便便什么人都能当的。”
  
  秦桑冷哼道:“是与不是,还需我爹来定。”
  
  朱闵青眯缝着眼睛,让人看不清他的眼神,半晌才道:“进来。”
  
  “我爹在家了么?”
  
  “督主常年在宫中,一般不回来,略晚些让人通禀他一声,你等消息吧。”
  
  秦桑发现,他走路的姿势显出几分僵y,腿脚不大灵便的样子。她是极细心的人,立刻意识到不对。
  
  她望着他的背影,不由放软了声音:“那个……你是不是受伤了?”
  
  朱闵青没搭理她。
  
  这是一所三进的院子,青砖青瓦,并不大,外面看着很普通,里面却布置得很别致。
  
  院中栽着一棵花树,大冬天光秃秃的,秦桑也没看出是什么树。
  
  朱闵青唤过来一个小丫鬟,“豆蔻,去下一碗宫面。”
  
  豆蔻十五六的年纪,长得水灵灵的,因笑道:“x汤煨了一宿,又浓又香,用xx最好了,还有前儿得的金华火腿,奴婢也切点进去。”
  
  朱闵青的目光扫过秦桑头上的白花,淡淡说:“不要荤腥,下一碗素面。叫小常福升两盆炭火,一并送到暖阁。”
  
  正在呵手取暖的秦桑一怔,心底涌上一股热流,又甜又苦,又有几分酸涩,暗道这人也不是表现出来的那么冷淡啊。
  
  暖阁的布置也不奢华,一水儿的黑漆家具,北面一张大炕,铺着半新不旧的团花锦缎褥子,中间摆着炕桌,看样子是x花梨的,倒是这屋里唯一值钱的,只可惜桌角缺了个口。
  
  暖炕下首,靠墙各设四张官帽椅,中间用搁几隔开,上面摆着盆水仙花,花开得正好,散发着幽幽的清香。
  
  墙上挂着几幅字画,画倒平常,那字龙飞凤舞,倒是有几分名家风范。
  
  靠窗是一张长条书案,案上放着一个粉彩的笔筒,倒x数根湖笔,左面整整齐齐放着几册书。
  
  秦桑一面打量着,一面在椅子上坐下,思忖了片刻,才轻声说:“若是我爹一时半会儿回不来,我能暂住几天吗?”
  
  朱闵青抱着胳膊靠墙站着,闻言道:“没有多余的屋子,不过你可以在柴房里凑合凑合。”
  
  三进的院子,一路走来,总共也没见几个人,怎会没有多余的屋子?分明是这人故意为难自己。
  
  秦桑气噎,方才对他的那点子好感顿时烟消云散。
  
  很快,面和炭火都送过来了。
  
  热乎乎的汤面下肚,秦桑顿时舒坦不少,这屋里炭火熊熊,却是一点烟火气不闻,烤得人身上暖融融的。
  
  自从母亲病重,秦桑脑子里那根弦一直是紧绷的,彼时不觉得,现在寻到了爹爹处所,又进了门,算是解决了一件大事。
  
  精神一松懈,加之吃饱了肚子,人肯定就开始犯困。
  
  不知不觉的,她趴在桌子上睡着了。
  
  朦胧中,似乎被谁抱了起来,还给她盖上被子。
  
  这一觉醒来,已是第二x晌午。
  
  秦桑一睁眼就看到炕沿上坐着一个男人,他嘴角带着笑,看向秦桑的目光非常和蔼,“醒了啊,慢慢坐起来,当心头晕。”
  
  四十上下的年纪,轮廓分明,鼻子高挺,双目炯然生光,脸上没有留须,虽然双鬓已染了风霜,但年轻时一定是个十分英气俊秀的男子。
  
  他的声音并不尖细,却较一般男子更为涩滞。
  
  不知为何看到他,秦桑突然就想哭,呜咽着问:“你是我爹爹吗?”
  
  朱缇失笑,一点头说:“我是你爹爹,亲的。”
  
  秦桑几乎不相信自己的耳朵,这么痛快就认了,也忒x率了罢!
  
  “你就不怀疑我?”
  
  “我一见你,就知道你是我的孩子。”朱缇端详着她的脸,“你和你娘长得太像了,简直一个模子刻出来的。”
  
  朱缇目光扫过秦桑头上的白花,眼中是流淌不尽的伤感,叹道:“她什么时候去的?”
  
  “冬月二十,娘临终前才说出我的身世。”秦桑摸出玉兰花纹荷包,递到他跟前,“娘让我把这个给你。”
  
  朱缇紧紧握住荷包,脸上带着一种难以形容的悲痛,良久才仰首长叹,“阿婉……唉,孩子,你还没告诉我你的名字。”
  
  “我随母姓,单名一个桑字,就是桑树的桑。我娘说我出生的时候,家门口的桑树正好发芽,就给我取了这个名字,可我家门口根本没有桑树,真是奇怪。”
  
  朱缇温和地说:“有的,许多年前,这宅子门口的确有棵桑树,后来叫主人家给砍了,我买了这处宅子,想再栽一株,却怎么也活不了。”
  
  “我是在这里出生的?”秦桑惊讶得不得了,又恍然大悟道,“怪不得你私宅又小又偏僻,丝毫不像有钱有势的人家,原来这里是你和娘住过的地方!”
  
  朱缇笑了笑,却说:“你们娘俩受委屈了,告诉爹,谁欺负你了,肯定有!不然你娘不会让你来找我。”
  
  秦桑犹豫了片刻道:“这些年我们一直住在秦家庄,老族长在的时候,都还说得过去,新族长就不地道了,还x我嫁给县太爷的傻儿子,不过没得逞罢了。”
  
  “我朱缇的女儿,只有欺负别人的份儿,怎能让别人欺负!”朱缇冷笑道,“阿桑,从今往后你什么也不用怕,有爹在,满京城你尽管横着走,爹给你把鞭子,看谁不顺眼就抽他!”
  
  秦桑被逗笑了,又忍不住落泪。
  
  “又哭又笑,真是个小孩子。”朱缇端过燕窝粥,慈爱地看着她吃,“阿桑,今儿好好休息一天,明儿个出去逛逛,想要什么就买什么,爹有银子,你可劲儿地花。”
  
  秦桑笑个不停,调皮道:“那我就不客气啦,非把爹爹的小金库花光不可。”
  
  朱缇哈哈大笑,“能花光爹的银子,也是本事。”
  
  朱闵青的身影在门口晃了下。
  
  “进来吧,正好安排你个差事。”朱缇扫了一眼朱闵青的腰腿,吩咐道,“通知下去,我朱缇的亲闺女找回来啦!”
  
  “阿桑,这是你g哥哥,想来已经认识了,爹爹常在宫中,你有什么事找不到爹爹,找他也是一样的,以后好好相处。”
  
  “哥……哥。”秦桑略带艰难地说出这两个字,暗自思忖,若是爹爹知道朱闵青曾经对她喊打喊杀,不知会作何感想。
  
  朱闵青微微一笑,道:“督主放心,我会将阿桑妹子当做亲妹妹一般疼爱,绝不叫人欺了她去。”
  
  朱缇满意地点点头,想起了什么,问秦桑:“你娘有没有教你识字?”
  
  说起这个来,秦桑一脸的自豪,眼中甚至露出些许不常见的得意,“我从三岁起娘就给我启蒙了,后来又专门给我请了教书先生,我写的策论连镇上的进士老爷都说好。”
  
  朱缇一拍手笑道:“我就说嘛,你娘是个大才女,你至少也是个小才女,好好好,也要叫那些人知道,我闺女也会做诗词歌赋。”
  
  “爹……”秦桑不自然地笑了下,“我娘不让我把精力放在诗文上头。”
  
  “哦?那你平常看些什么书?”
  
  似乎非常难以启齿,秦桑嘴唇嚅动了好几下,才吞吞吐吐地说:“《佞幸列传》、《酷吏》、《奸臣传》……”
  
  此时朱缇和朱闵青的脸色,已不能用“惊愕”二字来形容了。

————全文资源,伽威❤:209158465,截图书名,自取——

209158465此处内容已经被隐藏,请输入验证码查看内容
验证码:
请添加QQ,回复“dd”解锁隐藏内容。QQ搜索“209158465”或者QQ扫描右侧二维码都可以添加QQ。

​​​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