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不就仗着自己有点小姿色》小说txt百度云全文阅读

​​01-18

  《你不就仗着自己有点小姿色》
  相幼晴/文
  
  晋/江/文/学/城/首/发
  
  【01-18】
  
  01
  
  六月天。
  
  窗外倾盆大雨。
  顾瑾带着一身x气进家门。
  
  殷兰在剥四季豆,头也不抬,“家里没盐了,下去买包再上来。”
  顾瑾刚放好伞,还没来得及换鞋,语气不是很爽:“你怎么不早说?”
  殷兰把豆丝丢垃圾桶里,抬起头,“我没想你这么早回来啊。”
  
  顾瑾胳膊上还沾着水。
  
  “快去啊愣着g嘛?”殷兰把剥好的四季豆装篮子里,站起来,背过身往厨房走,嘴里喋喋不休,“别等我菜都下锅了你还没买回来。”
  
  顾瑾在原地静了两秒。
  殷兰已经进厨房了。
  
  没再看到殷兰的背影。
  顾瑾扯了扯嘴,很轻地啧了一声。
  
  拿伞,出门买盐。
  
  02
  
  顾瑾今晚要得很凶。
  
  窗外的雨声都没掩盖住殷兰的喘叫声。
  
  暴雨、闪电。
  
  结束的时候,顾瑾没开灯。
  殷兰浑身卸了力气,瘫在床上。
  
  他们在黑暗里平静许久。
  殷兰才问:“今天的x哪里买的?”
  顾瑾翻身躺下,声音有些低哑,“买盐时顺手买的。”
  殷兰扭了下.身,“有点难受……下次不要用这个。”
  
  顾瑾眼眸在黑夜里闪了两下。
  殷兰又说:“我还是比较习惯原来那款。”
  顾瑾抿了下唇,半天,才应:“……嗯。”
  
  03
  
  殷兰发现顾瑾这半个月有点奇怪。
  
  04
  
  殷兰让顾瑾注意穿搭,说了四五年都没改,最近顾瑾居然主动要求一起去买新衣服,说再不好好打扮一下就老了。
  顾瑾把传统手动剃须刀换成了飞利浦电动刀,说这样刮得更g净。
  顾瑾用了四年的华硕平板也换新的了,说苹果容量大机身轻方便携带。
  顾瑾出差的次数多了,说是老板有意提拔他,再给他更多锻炼的机会。
  
  这些都说得通,但又说不通。
  殷兰有些想不通。
  
  05
  
  七月初。
  暑假。
  殷兰看隔壁几户小夫妻都把自家孩子送回老家,殷兰便问顾瑾:“什么时候接丫丫回来?”
  女儿丫丫三岁,在老家给父母带。
  
  “不急。”顾瑾在客厅看新闻联播,“爸妈说再帮我们看半年。”
  殷兰削了水果,端着水果盘坐到顾瑾身边。
  
  过年再回去接。
  
  殷兰想想,觉得可行,趁着接丫丫回来前,还可以去x本玩一趟。
  她和顾瑾小半年没好好过二人世界了。
  
  06
  
  不过在旅游前,殷兰还是想先换房。
  
  殷兰下班时被天桥下发传单的塞了一份新楼盘宣传单。
  殷兰看中其中一x90平的,打电话去咨询,只剩下中间x,靠边的房都卖完了。
  
  但殷兰还是很喜欢。
  用顾瑾的公积金贷个款,把现在的房子卖了,还是负担得起。
  
  所以殷兰把宣传单带回家,在顾瑾耳边旁敲侧击:
  “厨房有点挤。”
  “水关老化了。”
  “如果有个大阳台晒被子就好了。”
  
  顾瑾被缠烦了,问殷兰:“你想g嘛?”
  殷兰把宣传单拿出来,直说:“我最近在看房子。”
  
  顾瑾脸立马拉了下来。
  
  他们现在住的是一室一厅一厨一卫一小阳台。
  五楼。
  A市市中心,周围是商业圈学校圈和旅游圈。
  不错地段了。
  “咱们这儿才三十平。”殷兰指着屋子里里外外,“等以后丫丫大了,不方便。”
  
  房价一年年涨。
  
  殷兰又举例了几项三十平不方便的地方。
  絮絮叨叨。
  顾瑾眉头皱着,就没松开过:“再说吧。”
  顾瑾敷衍,殷兰把宣传单甩顾瑾身上,愤愤然:“再说再说再说,每次都是再说。”
  
  顾瑾起身,把宣传单丢沙发上,沉着张脸,什么都没说,进屋去了。
  
  07
  
  最近两人经常吵架。
  吵架模式和以往一样:顾瑾沉默不语,单方面宣布冷战。
  
  每次都是殷兰先退让一步。
  
  08
  
  A市靠海。
  夏天是吃花蛤的好时节。
  
  顾瑾喜欢喝花蛤苦瓜汤。
  冷战了一星期,殷兰准备主动和好。
  主要是这一周顾瑾都没碰她,月.经期刚过,殷兰有点难耐。
  
  一大早殷兰便去市场买海蛎和花蛤。
  
  海鲜市场就在家不远,殷兰常来,摊主大多认识殷兰。
  
  靠大榕树那家摊位是殷兰最常光顾的。
  顾摊位的是个快三十的男子,叫孙坚强,身强力壮,麦色肤,五官端正,说话声也好听富有磁性:“兰妹子,来买海鲜啊。”
  ————全文资源,伽威❤:209158465,截图书名,自取——
  孙坚强是殷兰好友孙青芸的堂哥。
  
  殷兰指着一筐花蛤问:“今天花蛤怎么卖?”
  “六块一斤。”孙坚强把篮子递给殷兰。
  
  殷兰蹲下.身,漫不经心挑起活花蛤来。
  摊位上人不多。
  
  孙坚强立在电子秤边,稍低头,能看到殷兰大口圆领上衣下的黑色内衣。
  
  09
  
  殷兰把挑好的花蛤用蓝子装好,抖了抖水,再递给孙坚强称重。
  孙坚强接过篮子,“兰妹子,下午要不要再一块去钓鱼捡花蛤?”把花蛤装进袋子里,放在电子秤上称重,“今天退潮,青芸他们几个也要去,钓完鱼我们再去唱歌吧,青芸有那家KTV的优惠券。”
  称好重,孙坚强把袋子递给殷兰:“十一块。”
  “几点?”殷兰付了钱,提起袋子。
  “得再过一俩小时。”孙坚强指着一摊子的货,“等我把东西卖完再说。”
  
  殷兰:“青芸在家?”
  “在。”孙坚强说,“你可以先去家里等我。”
  
  10
  
  殷兰玩到天黑才回家。
  
  顾瑾今天早下班,屋里只开了客厅灯。
  
  殷兰刚换好鞋进屋,顾瑾在这次冷战中先开了口:“宋阿姨说你今天和孙坚强他们去海边钓鱼了?”
  住殷兰家隔壁的宋阿姨也在大榕树那摆摊卖海鲜。
  他们生活范围就这么大点地,住了三年,来来回回,附近多是认识的人。
  
  “对啊。”殷兰把手里提的大袋小袋海鲜亮出来,“呐,这些鱼都是我们钓的,海蛎、花蛤是强哥挖的。”
  顾瑾皱眉:“就你俩?”
  殷兰:“还有青芸啊。”
  “你和那个孙坚强很熟?”
  “还好吧。”
  
  顾瑾冷下声:“殷兰,你知不知羞啊?”
  
  殷兰愣了两秒,反应过来顾瑾这话什么意思。
  顾瑾还冷着脸。
  
  殷兰来气了,把东西摔茶几上,“卧槽,顾瑾你什么意思?”
  顾瑾:“随随便便和其他男人出去鬼混,不知羞!”
  
  10
  
  殷兰觉得顾瑾还不知道大清亡了这事。
  
  古板。
  老土。
  无趣。
  
  倒是孙坚强今天唱的那首歌前卫、好听。
  
  11
  
  冷战持续进行。
  
  顾瑾抱着床被去睡沙发。
  殷兰把卧室门反锁,开了电脑。
  微信上有人找殷兰。
  
  ——“美女姐,在吗?”
  殷兰:“在。”
  ——“开帖挂个小有名气的吃播,来不?”
  
  殷兰正愁一肚子气没处撒。
  狠狠在键盘上敲了几下:“来。”
  
  12
  
  殷兰在知涯帖上的ID叫:宇宙第一兰美女。
  
  职业黑。
  手下有个黑.子小团队。
  放现实生活里那就是传.销头目。
  
  团队一号妹子把数据材料打包发给殷兰。
  殷兰把内容看了一遍。
  “内容属实?”
  ——“应该吧,有一些是我拍到的,她身边朋友我也问过了,应该就是这样。”
  殷兰顿了几秒:“万一搞错了?”
  ——“没事的姐,咱人多,挂错了咱们刷回去,对方哑口无言还能反咬咱们一口不成?”
  殷兰又静了几秒,才反问:“私人恩怨?”
  团队一号妹子倒是没隐瞒,承认:“是。”
  
  殷兰再次静了几秒。
  
  半小时后,知涯上多了一挂人帖。
  ——【直播】818吃播贝瑶那些不为人知的夜生活。
  
  13
  
  殷兰是知涯老用户,和网站有签约,在知涯上发一热帖能赚一千到两千不等回馈。
  最初殷兰是在知涯上推化妆品攒高的人气,后来发现,发黑帖,更赚钱。
  
  殷兰工作不固定。
  二本末三流大学毕业。
  
  二次元的工作并不能满足殷兰奢侈开销。
  三次元里殷兰在家附近沃尔玛当收银员,朝九晚五。
  
  14
  
  殷兰三次元生活其实很简单。
  小康家庭出生,大学和顾瑾恋爱到结婚,结婚不到一月就怀了丫丫,生活平平淡淡,没有什么惊涛骇浪。
  
  15
  
  殷兰和顾瑾是在大学文学社团里认识的。
  
  殷兰是个小皮白声甜的娇俏女生。
  顾瑾是个高俊朗的男生。
  合作过几期校园刊后,两人恋爱了。
  
  从校服到婚纱。
  
  殷兰一直认为俩人的关系会一直长长久久下去。
  虽然生活里免不了几次吵架冷战。
  
  16
  
  但这世上很多事是说不准的。
  
  人永远不知道下一秒会发生什么,是山洪暴发、是地震海啸、是谁家的孩子出生、还是谁家的老辈人去世。
  亦或者。
  是。
  
  撞见自己老公和其他女人逛彩妆店。
  
  殷兰今天上临时被领班调成中班,下午四点下班。
  
  前几x都在下雨。
  今天难得好天气。
  
  殷兰想买些花回去摆,给生活添点儿诗意。
  殷兰工作的沃尔玛在万达广场负一楼,金街上新开了一家花店。
  殷兰决定去新花店转转。
  但哪想,殷兰路过MAC店,一眼就看到店里面、顾瑾和一女的在排队结算。
  
  17
  
  荆湘兰和顾瑾排了老长队伍,结算时,员工说没海报了。
  荆湘兰皱起眉:“不是说买限量款小辣椒,送代言人海报吗?”
  
  店员为难,“抱歉,海报是限量款的,您来晚了,排您前面的顾客已经把最后一张海报拿走了。”
  荆湘兰:“那可以从其他家店调货吗?”
  
  顾瑾拉了下荆湘兰手臂,“算了,只是海报而已……”
  荆湘兰软着音,和顾瑾撒娇:“瑾哥,这代言人是我爱豆、我老公。”
  “老公。”
  
  后面这个称呼。
  
  双重叠音。
  
  进到店里的殷兰和荆湘兰同时说出这两字。
  
  18
  
  顾瑾把俩互看大眼瞪小眼的女人拉到旁边,别挡人家收银台的工作。
  
  顾瑾问不应该这么早下班的殷兰:“你怎么在这里?”
  殷兰:“这话应该是我问吧?”
  
  顾瑾扯了下唇,转头,和荆湘兰说:“我老婆。”
  “是嫂子啊。”荆湘兰笑了笑,笑弯了眼角,落落大方,伸出手,声音甜美,要和殷兰握手:“嫂子好,我是瑾哥的同事。”
  
  殷兰看着伸到眼前来的芊芊细手。
  突然觉得眼前一阵恍惚。
19-44

  【19-44】
  
  19
  
  殷兰没去握那只玉手。
  怕自己力道控制不住给拧断。
  
  顾瑾站在一边,不出声,试图降低存在感。
  殷兰鼻子里哼出股冷气:“陪美女逛街?”
  “嫂子误会了。”荆湘兰倒是会说话,“瑾哥是想给嫂子买化妆品,不懂门路,找我帮他一块儿参.谋参谋。”
  .
  殷兰视线在顾瑾和荆湘兰身上刮了一遍。
  
  20
  
  殷兰不用MAC小辣椒。
  
  21
  
  但顾瑾这种直男,估计她梳妆台上那些化妆品是什么牌子的都不知道。
  
  22
  
  顾瑾连声点头,“是啊,来给你买口红。”
  殷兰静了片刻后,姑且相信顾瑾是要买口红结束这场冷战,“我要牛血色。”
  
  23
  
  冷战结束。
  
  夏x气温越来越高。
  
  八月中旬。
  殷兰得了三天假期。
  殷兰记得顾瑾今年年假还没休。
  殷兰看朋友圈里孙青芸拍的视频,李子坝上穿楼而过的地铁二号线。
  殷兰便缠着顾瑾要去重庆玩几天。
  
  顾瑾是市二院xR编内文员。
  待遇丰厚。
  十年工作经验以上年假十五天,以下五天。
  
  顾瑾有五天的年假。
  
  对于花三天和殷兰去重庆玩,顾瑾并不热情,“这么热的天。”
  重庆,火炉。
  “但我看朋友圈,最近很多朋友都去重庆啊。”殷兰就是想去。
  “热死人了。”
  “不会那么热。”殷兰翻出孙青芸的朋友圈,“青芸上周才和孙坚强他们才去过。”
  
  殷兰把孙青芸朋友圈照片点开。
  正好是孙青芸和孙坚强的合照。
  
  24
  
  孙坚强今年二十九。
  单身,未婚。
  
  麦色肌,一米八八。
  应该是常年摆摊出力锻炼的原因,短袖T恤穿身上,还能隐约看到肩上肌x的轮廓。
  身材好。
  
  照片上的孙坚强眉开眼笑,模样俊朗。
  
  顾瑾垂眼。
  身边的殷兰津津有味看着照片,“我问过了,他们说不会太热,重庆好吃的多,值得一去。”
  
  顾瑾x了下后槽牙。
  挺不是滋味。
  
  25
  
  殷兰铁了心要去玩。
  
  一周。
  整整一周。
  殷兰一哭二闹了一周!
  
  顾瑾被缠烦了,无奈点头答应。
  请公休,订票,去重庆。
  
  26
  
  顾瑾买了最早的一趟航班。
  俩人天还没亮就出门,一人一个行李箱,打车去机场。
  
  并不是很愉快的旅行开端。
  
  大雾。
  航班延误。
  
  早上出门前殷兰蒸蛋机蒸了两颗x蛋,殷兰吃完后口g不适。
  他们在2号候机厅休息。
  旁边有家买水和特产的店铺。
  
  殷兰等不到上飞机找空姐要水喝,起身去店铺买了瓶矿泉水。
  本来想给顾瑾也买一瓶。
  但问完价格后,殷兰只买了一瓶。
  
  回到顾瑾身边,“机场东西太贵了吧。”殷兰一口气喝了大半瓶,把剩下的递给顾瑾,骂骂咧咧,“下次带个空水杯,饮水机装水喝就好。”
  顾瑾接过剩余三分之一的水瓶,扯了扯嘴角,淡淡回了殷兰一声:“嗯……”
  
  27
  
  开端不顺,后面便总觉得不顺利。
  
  28
  
  抵达重庆时刚过上午九点。
  重庆的天气雾蒙蒙。
  
  29
  
  殷兰的银色行李箱没出现在5号行李大转盘上。
  殷兰在行李转盘前站了半天,才意识到:行李箱丢了。
  
  顾瑾:“去人工台问问。”
  殷兰在原地站了两秒,跺脚,愤愤然朝服务台走过去。
  顾瑾拉着他没托运的行李箱大步跟在殷兰身后。
  
  殷兰把托运行李条交给前台,将基本情况说了一遍,地勤查询了行李托运信息,然后问殷兰:“女士,您认识金瑶瑶这个人吗?”
  殷兰摇头。
  “您给的托运行李码我这边查询的结果是行李箱在金瑶瑶名下,跟着对方的航班送到四川机场去了。”地勤小姐同殷兰解释。
  
  殷兰楞了几秒,有些结巴:“什么、什么叫送四川去了?”
  地勤小姐把刚才的话又复诉了一遍。
  殷兰眉头紧皱。
  
  顾瑾上前,替殷兰接话:“所以是系统出错误了?”
  “您这边显示的是自助办理托运手续。”地勤小姐给顾瑾分析,“可能是您在自助办理时没等到上一位办理自助托运人的信息完全退出就再次x作系统,才导致信息错误。”
  
  殷兰听着就不是滋味了,“不是,就是那个新推出的自助办理托运机啊,我就用那个办理的啊,我刷的也是我的身份证啊,怎么就……”
  “那现在要怎么办?什么时候才能拿到我们的行李?”顾瑾打断殷兰的话,把殷兰拉到身后。
  
  地勤小姐拿了份行李金额预估表和运险单出来,“麻烦两位把行李箱的外型和箱内物品及价格填写一下,飞往四川的那趟航班还未抵达,等对方抵达了,我们第一时间联系那边把行李托运过来。”
  
  殷兰拿走单子,找了笔来填,又问:“那行李箱大概多久送过来?”
  地勤低头在电脑系统上查了航班信息,才道:“最快明晚会送达。”
  
  “明晚?”殷兰声一下提起来,眼都直了,“有没有搞错?重庆距离四川又没多远。”
  顾瑾眉头轻皱。
  “抱歉,是这样的,今天没有四川到咱们这儿的航班,行李箱需要寄回到A市,再从A市寄到这里来,对方那趟飞机未落地,目前还不能完全和您保证您的行李箱就在那趟飞机上。”
  
  30
  
  殷兰气得,火冒三丈。
  要不是顾瑾拉着,殷兰都想冲上去和工作人员打一顿。
  虽然不是工作人员的错。
  
  31
  
  最后把联系方式填清楚了,殷兰和顾瑾才从机场离开。
  耽搁了将近俩小时。
  ————全文资源,伽威❤:209158465,截图书名,自取——
  坐地铁。
  往市中心去。
  
  殷兰满腔愤怒和郁闷,“妈的什么破航空公司。”
  顾瑾拖着他的黑色行李箱跟在殷兰身侧,顺着殷兰的话接下去:“我说你那点儿小行李不用托运,和我一样提上飞机也不至于丢……”
  
  殷兰瞪顾瑾:“你这话什么意思啊?”
  
  顾瑾摸摸鼻梁,“就,字面上的意思啊……”
  
  32
  
  他们住的民宿在洪崖d对面沿江小区里。
  
  有扇落地窗。
  站在窗边可以把一江夜景尽收眼底。
  
  33
  
  殷兰的化妆品和衣服都在自己的行李箱里,到民宿休息了阵,也没什么行李好收拾,殷兰便拉着顾瑾出门准备吃吃喝喝。
  
  34
  
  重庆的马路十八弯。
  殷兰果断选择出门打车。
  
  司机大叔的川.普音搞得殷兰想找款在线翻译app出来在线翻译普通话。
  好在“洪崖d”三字司机大叔听得懂。
  
  外地人来,当然是去著名旅游景点打个卡。
  
  35
  
  孙青芸推荐了洪崖d边上那家佩姐家火锅店。
  来重庆就要吃九宫格。
  
  午饭点时间,火锅店门口排了一队人。
  殷兰和顾瑾拿了号,等大半天,才排到位。
  
  两人位置的比较好等。
  但两个人吃九宫格就显得多了。
  
  殷兰执意想点。
  顾瑾不能理解:“真有那么好吃?”
  殷兰翻着菜单,念着:“攻略上说了,来重庆不吃九宫格多没意思。”
  顾瑾跟着翻了几页菜单,半晌才讪讪点头:“那点吧。”
  
  36
  
  顾瑾不能吃辣。
  
  刚交往时殷兰会记得。
  但结婚后,殷兰好像丧失了这段记忆。
  
  37
  
  重庆的微辣是不可小瞧的辣。
  顾瑾吃得整个嘴巴红了一圈,辣得连喝两瓶冰饮料。
  殷兰被顾瑾这般夸张阵势逗笑。
  
  顾瑾在殷兰的笑声中,眸色渐渐淡沉下去。
  
  38
  
  下午的行程是四川美院。
  从洪崖d到四川美院有地铁直通。
  
  灰蒙蒙的天化成了雨。
  小雨淅淅沥沥。
  
  一下就下不停。
  
  从地铁站出来有家超市。
  顾瑾让殷兰在站台里别出来。
  顾瑾顶着雨水,跑进雨幕,到对面超市,买雨伞。
  
  殷兰听话站在原地不动,目不转睛望着顾瑾被雨水打x的背影。
  
  39
  
  顾瑾买回雨伞时,身上还带着股x气。
  殷兰从包里拿出纸巾,仔仔细细把顾瑾脸上、胳膊上的雨水擦掉。
  
  擦拭g净了,殷兰用力拍了顾瑾肩膀一巴掌,“傻,不会等雨停了在去买啊。”
  “等。”顾瑾笑了笑,把伞打开,“那得多浪费时间。”
  
  顾瑾买的伞是店里最大号的。
  撑开后,是一片小天地。
  
  殷兰贴在顾瑾身侧,撑着伞,并肩走入雨幕。
  
  雨点打在扇面上,飒飒作响。
  
  40
  
  下雨天。
  学院里人不多。
  
  顾瑾和殷兰跟着手机导航,从后门进了学院。
  川美,随处可见的涂鸦墙,到处是设计师设计出来的艺术建筑物。
  
  殷兰今天的百褶裙穿搭适合拍照。
  雨点小了。
  顾瑾收了伞,全程给殷兰拍拍照照。
  
  41
  
  罗中立馆图书馆是川美一特色打卡点。
  馆内陈列着画和艺术品。
  
  三楼有一幅婚纱水粉画。
  
  馆内人不多,殷兰指着一幅画,凑在顾瑾身边,轻声问:“你还记得你那会给我画的婚纱吗?”
  
  殷兰昨晚用新买的洗发露洗了头,是橄榄味的。
  顾瑾闻着殷兰发间若有若无的香味,再稍低头,便能看到殷兰又浓又翘的长睫毛。
  
  殷兰皮肤净白,化了妆,唇上了色。
  愈发动人。
  
  42
  
  顾瑾思绪瞬间飞远。
  他想起了大一那年,在编辑部面试会上,他遇到同为大一新生的殷兰。
  白白净净,漂漂亮亮。
  
  43
  
  他们大一下班学期开始交往。
  彼时是对方的初恋。
  相恋四年,一毕业便牵手走进婚姻殿堂。
  
  刚出社会的小年轻,手上没多少存款,拍婚纱照时的婚纱是租的。
  
  顾瑾曾许诺工作后会给殷兰补一件属于她自己的婚纱,并亲手为殷兰量身设计了一x婚纱。
  
  但许下的诺言在殷兰怀孕、坐月子、琐碎家务事中,渐渐淡出了俩人的记忆。
  那副婚纱图,不见踪影。
  
  孩子都能打酱油了,顾瑾还没实现最初婚纱的诺言。
  
  44
  
  从川美离开后,俩人又去解.放碑吃了顿火锅。
  这次殷兰点了鸳鸯锅,殷兰把清汤底的那面朝给顾瑾。
  
  重庆的夜晚灯光璀璨。
  这晚,顾瑾做的很温柔,仿佛想用这种方式,带着俩人一同回到最初那段美好时光。
45-71

  【45-71】
  
  45
  
  行李箱是第二天晚上寄到的。
  那会顾瑾和殷兰在长江索道上人挤人。
  
  机场安排了同城快递给殷兰送行李箱过来。
  但送快递的大叔一口川.普音,殷兰举着手机,楞是半天听不懂对方在说什么。
  
  四周都是拥挤嘈杂的人群,顾瑾把殷兰圈在怀里,避开他人与殷兰的触碰。
  殷兰举着手机,和对方啊了半天,交流不清。
  顾瑾便把手机拿过来,替殷兰和对方沟通。
  
  顾瑾也听得不是很懂,但顾瑾比殷兰有耐心。
  顾瑾和对方多沟通了几句,最后让对方晚些时候再送。
  他们这边一个半小时后才能赶回民宿。
  
  挂电话后,殷兰问顾瑾:“不逛了吗?”
  顾瑾挑眉,一笑:“不急着要行李箱了?”
  殷兰被顾瑾这一笑闪了下魂,跟着也笑了:“要。”
  
  46
  
  拿回行李箱后,俩人没再出门逛,回民宿休息。
  就三天的短暂旅行。
  次x,两人把剩下没去的几处景点打卡一遍,买了些当地特产、伴手礼,才与这座城市依依惜别。
  
  47
  
  孙青芸有问殷兰这趟重庆旅行好不好玩。
  殷兰把从行李箱不幸寄到四川去这事讲起,总结:没有你和你堂哥来得好玩。
  孙青芸:“那下次和我们一起去玩呗,我堂哥很会计划旅行攻略的。”
  
  殷兰对孙青芸这个提议很赞同:“可以可以,和你们玩才能玩更多好玩的项目嘛!”
  
  殷兰本来最后一天想和顾瑾去奥陶纪蹦极,殷兰看孙青芸朋友圈里和孙坚强蹦极的画面就觉得带感。
  
  但顾瑾怎么说也不肯去。
  
  48
  
  顾瑾晕车、怕高。
  
  49
  
  殷兰觉得男生这个怕那个不敢的,真没用。
  
  50
  
  回到A市后,殷兰和顾瑾把重庆特产带到各自单位去分着吃。
  
  大卖场的员工们吃了殷兰带回来的东西,讪讪笑着:“其实这特产啊,每个地方都差不多,这东西咱们超市膨化食品区也有。”有人指着其中一袋辣味蚕豆。
  殷兰摸摸鼻梁,跟着笑道:“对啊,咱这儿卖的还更便宜。”
  
  51
  
  顾瑾办公室这儿的气氛与殷兰那截然不同。
  
  大家对顾瑾带回来的特产赞不绝口,尤其是荆湘兰,举着那包顾瑾在洪崖d买的辣味蚕豆,“好久没吃到这么正宗的蚕豆了,和超市里的味道果然不一样,超市里卖的味道都太淡了!”
  
  52
  
  荆湘兰是刚毕业的萌新员工,在办公室里主要负责全院护士医生执业证书信息管理和各项晋级考试材料审核。
  
  荆湘兰是南方人,娇娇小小,大眼睛,皮肤又白又嫩,说话声带着南方人独特的绵柔尾音。
  
  荆湘兰把那包蚕豆举起来时,宽大的衣服袖子往下坠。
  顾瑾就坐在荆湘兰前边不远,一抬头,能看到荆湘兰袖子里那一大块雪白。
  
  53
  
  上班期间,殷兰就给顾瑾发信息,约顾瑾晚上一起去西餐厅吃晚饭。
  他们大半年没一起在外面吃西餐了。
  
  54
  
  重庆之行勾起殷兰恋爱的回忆。
  那种甜又腻的感觉,殷兰差点都忘了这种感觉。
  
  55
  
  顾瑾也被重庆这段旅行勾起了不少回忆。
  
  看着殷兰发来的信息,顾瑾唇角忍不住上勾,回复:“可以。”
  可刚回复完,坐顾瑾邻桌的同事周齐踏着他的旋转靠背椅,滑到顾瑾身边,小声问顾瑾:“瑾哥,兰妹子是不是不舒服啊?”
  
  顾瑾把手机收起来,顺着周齐的视线看过去。
  
  荆湘兰桌位在顾瑾正对面。
  顾瑾望过去。
  
  荆湘兰脸色苍白,唇也白了,皱着张脸。
  
  顾瑾拧眉,张了张嘴,朝荆湘兰喊:“湘兰,你……”
  顾瑾话才到一半,荆湘兰突然捂住嘴巴,猛地站起身往厕所跑。
  
  几秒后,在顾瑾和周齐还有其他办公室同事的莫名其妙目光注视下,紧闭的厕所门后……传来荆湘兰的呕吐声。
  
  56
  
  荆湘兰贪嘴,吃光了顾瑾的辣味蚕豆。
  吃多了。
  肠胃本就脆弱的荆湘兰,急性肠胃炎。
  
  周齐戳了下顾瑾后背:“兄弟,你的锅。”
  顾瑾:……
  
  57
  
  顾瑾带荆湘兰到急诊,排队看了急诊内科,缴费,拿药,再上二楼成人输液区输液。
  
  本院员工在本院看病有些特殊待遇是可以享受的。
  比如一开始要给荆湘兰扎针的年轻护士,听说荆湘兰是人事科文员,就转头叫出个扎针高手老护士,来给荆湘兰上针。
  
  荆湘兰怕疼,左手伸给老护士,右手揪着顾瑾上衣衣角。
  
  顾瑾站在荆湘兰身边,笑道:“扎个针,怕成这样?像个小孩子一样。”
  荆湘兰仰起头,轻嗔:“我从小就怕打针。”
  
  顾瑾和荆湘兰视线对上。
  
  荆湘兰话里含笑,连眼儿都是笑弯弯的。
  
  顾瑾眸色一紧,y生移开视线,洋装镇定,把视线落在荆湘兰要被扎针的手上。
  
  荆湘兰个头儿小,手掌也小,握成拳头,手腕扎着止血带,手背白皮肤上紧绷出两条青筋血管。
  青白相衬。
  
  顾瑾眼神有点飘。
  
  58
  
  荆湘兰先前拉空了肚子,腿又虚又麻,护士打上点滴后,顾瑾帮荆湘兰提着一袋500ml的糖盐水,一手搀着荆湘兰,按着护士发的临时序号牌,去输液区里找对应座位。
  
  荆湘兰x了点香水,这么和顾瑾凑近。
  顾瑾闻到了那股清冽的香水味。
  
  比殷兰最近用的那款好闻。
  不呛鼻。
  
  59
  
  周齐下班前给他俩带了食堂的饭。
  荆湘兰没什么胃口,扒了几口饭就没继续吃了。
  
  顾瑾囫囵吞枣把餐解决了,看荆湘兰没怎么动的盒饭,半笑她:“这么挑食,难怪身体弱不禁风,那小点辣就给你折腾成这模样。”
  整办公室的人都吃了特产,就荆湘兰吃出病来。
  
  荆湘兰眨巴着眼儿,“瑾哥你也不能吃辣,别笑话我。”
  顾瑾收拾餐盒的手一顿,抬头,略不可思议:“……你知道我不吃辣啊?”
  
  “你还不吃胡萝卜。”荆湘兰掰着手指算顾瑾挑食的毛病,“我那天看到你把快餐盒里的胡萝卜都挑出来了。”
  
  60
  
  荆湘兰点滴输到一半又去了三次厕所,全身虚软无力。
  没胃口。
  顾瑾站起来,“我去外头给你买点粥吧?空着肚子点滴不好。”
  
  荆湘兰想说不要,顾瑾上手,手背触碰荆湘兰的额头。
  肌肤相贴。
  
  荆湘兰还没回神。
  顾瑾把手撤开,拧眉:“发烧了。”
  
  荆湘兰额上还残留着顾瑾手背的冰凉,
  
  顾瑾急着转身去找护士,护士拿了体温计来,一测,好样,三十九摄氏度。
  
  荆湘兰才反应过来,自己脑袋越来越沉,是发烧了。
  
  61
  
  做头孢皮试。
  点滴又加了瓶抗生素、抗感染。
  
  这一x下来,荆湘兰的点滴没个三四小时结束不了。
  
  顾瑾问荆湘兰:“要不要叫你朋友过来陪你?”
  毕竟他一大男人,不太方便。
  
  荆湘兰却腼着脸,细声道:“我……我刚来A市,没什么朋友。”
  “男朋友呢?”
  荆湘兰:“我……单身。”
  
  顾瑾沉默了阵。
  荆湘兰拉空了肚子,还发着烧,面色憔悴。
  娇娇小小一人,缩在椅子上,头发散了,手上还挂着点滴。
  
  顾瑾抿了抿唇,软下语气:“想吃什么配菜?我去买粥。”
  
  62
  
  荆湘兰点滴到晚上快七点才结束。
  
  顾瑾全程陪下来,点滴结束后,顾瑾带荆湘兰走出医院大门。
  
  外头天色全黑。
  
  顾瑾给荆湘兰叫了辆的士,把荆湘兰送上车,看着车子远去后。
  顾瑾才点开通话记录里那五通殷兰的未接来电。
  
  63
  
  顾瑾心有点虚。
  殷兰的电话是在荆湘兰低头安静喝粥时打来的。
  
  顾瑾那会才想起早上答应过殷兰,晚上一起吃西餐。
  
  64
  
  失约。
  
  65
  
  客厅只开了盏小灯。
  
  灯光把这三十平大小的房子照个透亮。
  
  殷兰坐在沙发上。
  
  没开电视。
  屋里安静地出奇。
  
  大门传来钥匙转动声,殷兰移动僵涩的脖子。
  往门口看去。
  
  顾瑾背着公文包回来了。
  
  66
  
  “五通电话,一个都没接。”
  “看看现在几点了?”
  “答应我要一起去吃西餐?”
  “你失约了。”
  
  67
  
  殷兰今天脾气很大。
  
  从前顾瑾也会晚归,也会不接电话。
  
  但今天的殷兰格外生气。
  
  68
  
  殷兰从早上就在期待晚上和顾瑾的烛光晚餐。
  顾瑾却一声不吭放她鸽子。
  
  期待越高,失落越大。
  
  顾瑾进门后还一句话不给殷兰解释,整个人像做了什么大事一样,说了累了,一头扎进卫生间洗漱。
  殷兰的连串反问,顾瑾没有回应。
  
  69
  
  冷战。
  殷兰开的头。
  
  70
  
  顾瑾大早起床,没找到上班要穿的白衬衫。
  殷兰在厨房捣鼓早餐。
  
  顾瑾朝厨房喊话:“殷兰,上个月我海澜之家买的那件白衬衫呢?”
  厨房里没有回应声。
  
  顾瑾踩着拖鞋往厨房凑,殷兰正好出来,端着一盘刚出锅的蛋炒胡萝卜丝。
  
  顾瑾目光在那盘菜上扫了一圈,轻啧了一声,扬高音,问殷兰:“有看到没啊?”
  殷兰把菜盘子摔桌上,嘭哒一声,盘里的胡萝卜丝溅了几条出来,耷拉在桌面上。
  
  殷兰盯着那些沾在桌上的胡萝卜丝。
  
  一声不吭。
  
  71
  
  殷兰这种人,别看平x张扬跋扈,在网上当黑子骂人如流水。
  但真正在气头上,火气上来了,脑子充血。
  一句话都骂不出来。
  
  那种气到无话可说的地步。
  
  72
  
  顾瑾没找到白衬衫,将就找了条看着还过得去的白T恤出来穿。
  
  早餐没吃。
  
  顾瑾比平时早到单位。
  办公室里来的人不多。
  
  荆湘兰早早就来了,桌上有一份没动的早餐。
  红糖馒头、茶叶蛋、油条和豆浆。
  
  见到顾瑾过来,荆湘兰忙站起来,和顾瑾打招呼:“瑾哥,吃早餐了吗?我多买了一份。”
  
  荆湘兰气色比昨晚好了不少。
  顾瑾往荆湘兰那走过去。
  
  油条的香味若隐若现。
  
  顾瑾在荆湘兰跟前停下来,轻勾起唇角,看着荆湘兰:“身体好了?”
  荆湘兰点头,“好很多了。”说着把早餐提到顾瑾跟前,“感谢瑾哥昨天的照顾,这是回礼。”
  
  顾瑾把早餐接过来,都还是热乎的。
  捧在掌心里。
  顾瑾心上某个点,暖乎乎起来了。

————全文资源,伽威❤:209158465,截图书名,自取——

209158465此处内容已经被隐藏,请输入验证码查看内容
验证码:
请添加QQ,回复“dd”解锁隐藏内容。QQ搜索“209158465”或者QQ扫描右侧二维码都可以添加QQ。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