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绝的秋》by梨味曲奇小说txt百度云全文阅读

一绝的秋
作者
梨味曲奇

————全文资源,伽威❤:209158465,截图书名,自取——

內容簡介

徐秋冉被男人压在桌子上,黑dd的枪管自全身划过,顶入无人到访的禁地,激起一室暧昧喘息。

“你被逮捕了。”易珏将警官证扣在她脸侧,俯身在耳畔低声宣判罪行。

寸头暴力缉毒警官x港城妖娆红玫瑰
(女主当过情妇双处1v1放心入)

非专业人士,较真的就不必来啦
正文正式完结啦

1V1xxG現代強強

一绝的秋第一章港城遗珠
第一章港城遗珠
“周先生那边怎么说?”穿着高开衩黑亮片长裙的女人倚在酒柜旁,纤细的手指摇晃着手中的红酒杯,妖冶的液体在杯壁来回碰撞。

长发松松地挽成发髻,耳畔垂落的一缕卷发平添了几分妩媚。光打在光裸的背上,一对伶仃的蝴蝶骨苍白地几乎要飞出,落在瘦削的肩头。

徐秋冉转过身子,光脚踩在地板上一使劲就坐上了旁边的高脚椅,挑着秀气的眉询问男人。

温从思没吭声,喝了一口手里的酒,伸手揉了揉眼睛,实在不知道怎么回答她。

她走到他旁边也不好为难,只是帮着把酒添上。

他抬手挡了下,示意不必再斟了:“不如你明天回大陆吧”,是要她回去避风头的意思了。

徐秋冉闻言眨了眨眼睛,盯着他好半晌不说话,把男人看得发毛,才笑着说好。

她是个聪明的女人,不该问的就不必多问。

温从思心中慌乱,总疑心她看出些什么,却看她一派巧笑嫣然的样子,喉结不自觉上下滚动。

伸手将娇笑的人搂入怀里,压下心下的紧张与心虚。

下了出租车,披了件牛仔外x的女人站在大厦门前,鞋跟细得如她本人伶仃。她并不着急上楼,从小挎包里掏出一包万宝路,打火机滑石擦动间,有猩红的火点子在雨幕里亮起。

她吸着烟,不甚注意仪态地坐在台阶上,吞云吐雾间看见有人自雨里走来。

“你去咗边?”徐秋冉把沾了口红的烟嘴送回唇间,眯着眼睛从烟雾里看穿着短裙的少女,画了淡妆的眼皮上有亮片在闪,倒也与裙子相称得很。

面前站定的人不说话,她伸直了腿,夹着烟的手指垂在地板上,碰到了地上的尘土。

她吐出烟圈,开口说:“徐若冬,我听x要返大陆”,说罢略显烦躁地把垂在后脑的发髻解了,乌黑的长发铺满了脊背,显得她更瘦弱了。

而她的妹妹,只是咬了下唇,心里恨恨老天的不公平,怎的世界最好的事情全让她占了。

徐秋冉看着她踩过自己的裙尾步入大厦,扯了唇角笑了下,把最后一口抽完。

她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自己的妹妹就变成这样了,总是带着莫名的敌意,明明两人相依为命地长大,到头来却像仇人一般。

“她回大陆….叫上Kevin…谁管她呀!”

上了楼,拧门就听见浴室里有水声还夹杂着徐若冬大声讲电话的声音。

房子只有巴掌大,两个房间刚好两个人住。客厅的电视还亮着,播着幸福牌伤风感冒素的广告,地上堆着一大堆杂志。

她脱了鞋子,蹲xx子把地上乱摆的鞋子放入鞋柜,把散落的袜子捡起往洗衣机里扔。

电话铃声响起,是温从思的电话。

“嗯…我知道…好…好的…没问题…”徐秋冉夹着手机给洗衣盒里加洗衣液,长发掩着半边姣好的面容。

浴室里的水声停了,紧接着是门开门关的巨大响声。她说了句抱歉就要挂掉电话。

脸色也不是太好地跑到她房间门前,有些大声地训斥着:“没有人教过你不要在别人打电话的时候大喊大叫吗!”

徐若冬围着浴巾,若无其事地在梳妆台前护肤

“不好意思咯家姐,我们一向有人生没人教的,”她拿起按摩仪往脸上推,嘴角挂着讽刺的笑:“怎么了,是吵到你跟金主聊天吗,这个月零花钱没少拿吧?”

少女的房间装点温馨,暖x的灯光打在她脸上,但也无法将尖酸刻薄的嘴脸柔化半分。

徐秋冉铁青着脸,啪得一下把灯全部灭了,扯着镜前人的长发,引来她尖声厉叫。

她掐着徐若冬涂着高档护肤品的脸蛋,没有人能看见这位姐姐脸上的痛苦。

“我警告你徐若冬,你可以去玩,但是你不可以拿身子出去玩,更不许碰毒和赌。”

少女的脸被捏出红印来,她眼里的惊慌失措xx来,看着窗外的闪电打在姐姐的脸上,狠戾的神色随着雷鸣声打入了她心底。

徐秋冉渐渐放松了手上的力气,拍着她的脸蛋轻声说:“如果我发现了,会亲手杀了你。”

徐若冬被松开时,根本无暇在意她什么时候出去的,头皮被扯得生疼,镜子里的自己涕泗横流,脸蛋上还印着几个月牙般的指甲印,足见力道之大。

浴室里,昏x的灯光揉在女人的胴体上,水洒落,亲吻着她每一寸肌肤。

雾气冉冉升起,在迷蒙的一方空间里,只有淅沥沥的水声发出的声响。

徐秋冉接过一捧热水泼在脸上,闭眼随手抹掉脸上的水珠,脑里浮现出刚刚少女惊恐的脸。

出了浴室,路过她的房间,伸手拧了拧门锁,果不其然是锁死的。

也许若冬说的对,她又有什么资格管人呢,统共不过是两个有人生没人教的死野种。自己本就是以色谋生的主儿,又何必对花枝招展的女孩狠言,倒不如就这样统统烂在这里,死了也没人收尸。

————全文资源,伽威❤:209158465,截图书名,自取——

坐在窄小的床上收拾行李,急躁地把衣服都扔进箱子里,一条腿盘着去抬手扎碍事的长发。

徐秋冉知道温从思送她回大陆不会有好事,她跟了他三年,一次都没让他近过身。

他堂堂九龙金融圈温公子,又何须吊死在油麻地屋村妹身上,其实暗地里有几多个嫩模也不必细数。

那花了钱养着的狗,总得有点价值不是?

温从思帮周生洗黑钱,这次大吃回扣被人捅到他面前,损失了几千万找谁找补,送她去避风头也不过是借口,怕是要密谋些什么。

第二天一早,天才微微发亮,她从窗台往下望港城弯弯绕绕的电线和鳞次栉比的招牌,少了夜里闪烁明媚的霓虹灯,多了几分市井味。

点了一根烟,她并没有抽,而是静静等它燃尽。

看着楼下推车摆摊卖早点的阿婆,穿着白衬衫黑西裤的上班族端着纸杯咖啡行色匆匆地路过。

下了一夜的雨,天气很凉快,徐秋冉踩着地下的积水,看接她的司机把行李搬到后尾箱里。

温从思没有来送人,但是往她卡里打了三十万,银行到账的提示音一响,他的信息就来了。

“阿冉,在大陆好好照顾自己。”

一点也没有接她回来的意思,她捏着手机的指节发白,不知道现在跑还来不来得及。

几个小时后,她在A市落地。

不同于港城的温暖,铺天盖地来的是g冷,刀削的风打在脸上刮的脸生疼。

徐秋冉推着行李走,也没人通知她要去哪里落脚,看来应该是吩咐了人来接的。

出了闸口就有个穿着长风衣的寸头男人向她走来,一把就把高瘦的女人卡在怀里,状似亲密地在她耳边低声说:“不要看我,放松点,跟我走。”

她惶恐着,手肘屈起抵在男人的小腹,怎么也推不开他,倒像是久违初见打得火热的小情侣,拖拖拉拉就离开了接机大厅。

易珏把人锁在副驾驶,还甚是体贴的帮人把行李扛上了车。

“放开我!”徐秋冉觉得这人实在有病,要是前面被掳走也就算了,上了车半句话都不解释就上手铐把自己锁在了车里。

等那人发动车子,她已经很暴躁了,手腕用力抽动着喊他解开。

驾驶座里的易珏深深地看了一眼头发蓬松的女人,对她脸上的气愤熟视无睹,全神贯注地倒车。

209158465此处内容已经被隐藏,请输入验证码查看内容
验证码:
请添加QQ,回复“dd”解锁隐藏内容。QQ搜索“209158465”或者QQ扫描右侧二维码都可以添加QQ。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