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复性出轨》by今時txt小说百度云全文阅读

报复性出轨
作者
今時

內容簡介

NP文,慢热向

双出轨,宠女方,群p修罗场在后头。

再次一看发现我苦思冥想的文案写的真烂。(⸍ꔷ͈ᗄꔷ͈⸌)o彡

————全文资源,伽威❤:3635842513,截图书名,自取——

高x狗血x文

报复性出轨我想你了
我想你了
群魔乱舞的夜宴。

国内首屈一指的富豪之家,唐家在为唐夫人庆生。

且不提宴会邀请的国内外名流巨星,贵族世家,知名官商。

场面奢华至极。

深夜的星空下。

在京城市中心占地万平米的销金窟里,多嘴多舌的富家夫人小姐们聚在一团就此情此景酸溜溜地八卦。

“这唐夫人也不知几百世修来的福气,嫁了这么个宠妻无度的唐总裁。一场生x宴会,办得跟举国欢庆似的。”

说完喝了口手边红酒,啊…昂贵浓郁酒香沁人心脾。

“唉…这就是命啊。也不是谁都受得了唐总裁那般……”有些忌讳地住了嘴,不敢往下说了。

其他人也深以为然。唐总裁多金帅气身材好,听说器大活好可带劲。可此人手段阴狠,不留情面。

唐总裁本是唐家私生子,见不得光的,家里无人不鄙视他,家中人不把他当人看,比如:买了只鲨鱼放进家中鱼塘,把他踢进鱼塘,和鲨鱼私斗,只说一件,余下可想而知。

他地位如此低贱,到了外面也没人看得起他。经历过校园霸凌、无数不公平待遇。

也不知是不是老天帮他。这唐家子孙各个嚣张跋扈仗势欺人,捅破天入局子吃牢饭或车祸意外接连不断,熬到唐家直系子孙一个个失去继承资格,轮到唐总裁唐廉华飞升登位。

谁也不曾想那会不会是唐总一手策划,毕竟直系子孙出意外的时候,唐廉华还没高中毕业。

一靠墙静静喝酒的女人轻蔑得瞟了眼那群长舌妇。

唐夫人?福气?

那禾宿不过是个摆设,是唐总裁花重金买的家里给人观赏,名为唐夫人的展品。

私底下唐总裁的情妇两只手都数不清,各个雨露均沾~

休息室里。

万众瞩目的唐夫人,禾宿换好唐廉华花几千万定制的礼服,站在镜子前看。她无疑是漂亮才华家世集一身的天之骄女,也是了,没个拔群出萃的基本配置,哪有资格站在唐廉华身边?

门被敲了敲,没等她开口,唐廉华开门进来。

这男人资本太甚,二十七岁的年纪,标配的宽肩窄腰大长腿不说。形貌昳丽,浓黑的眉,漆墨阴郁的瞳孔,唇红齿白,好看得让人移不开眼。

唐廉华平x不苟言笑,只看到娇妻时,露出几分笑意。

时常不笑的人笑了,就好比璀璨烈x,炎炎灼心。

在旁人看来如此,可禾宿却没什么感觉。

她大大方方张开双手:“好看吗?”

唐廉华轻轻搂住她,好似她是易碎的宝物,他目光专注而热切得盯着她,低声道。

“我的禾宿最美,谁也比不上。”

呵,糊上一层屎你也觉得好看。

禾宿推开他:“谢谢你。”

夫妻同出场,手牵手,引发掌声浪潮。

各大媒体记者争相拍照,闪光灯亮瞎眼。

但唐夫人的照片得打马赛克,倒不是禾宿不上镜,是爱妻如命的唐总,醋海翻腾,不乐意娇妻外貌被大众窥视。

人人不禁感叹,好一对恩爱夫妻。

郎才女貌,般配适宜。

场下到底有多少人真心祝福,那可未知。

亢长的演讲祝词结束,人们也散去,妖魔鬼怪于会场来回穿梭,喝酒聊天寻欢作乐,畅聊子孙制造业。

唐廉华搂着禾宿下场,迎面遇到多年好友、也是唐氏企业的投资商之一。

牧普资本的牧歌。这个男人比唐廉华低调。

但旁边还是有人认出他来。

“那不是牧大boss嘛!”

之所以称他boss,是因为这个男人手上掌握着国内黑手党与国外政客资金交易。

长得一副优雅绅士的样貌,与刀口x血的形象完全不符。他气质如沐春风,温和亲切。他是混血,中外血统混合得相当完美。

清澈的蓝色瞳孔,五官深邃。

若非圈内人可能想不到,牧歌比起恶党,倒像童话里的王子殿下一般绅士优雅。

唐廉华和牧歌是高中同学。

两人握了握手,一切尽在不言中。

牧歌举着酒杯恭喜禾宿,视线在唐廉华搂着她腰的手转了一圈,笑意盈盈:“生x快乐,禾宿。”

禾宿礼貌地笑了笑:“谢谢你。”

还没说几句话。

唐廉华放在口袋的手机忽然响了,他接起电话,约十几秒的功夫。

挂了电话,唐廉华歉疚得看着禾宿:“抱歉禾宿,我有事要处理。”

牧歌垂眸看着酒杯,什么事值得你在妻子生x的时候离开?

都习惯了。禾宿温和道:“行,你去吧。”

下一秒,转脸嗤笑。

“好,”唐廉华看向牧歌,“今晚你有没有时间,宴会结束帮我送禾宿回家。”

慢热向慢热向。毒点我应该在文案说清楚了,圆满!

回書本頁下一章

报复性出轨万千宠爱
万千宠爱
祁雨泽愣了愣,顺着手臂看到了这只手的主人。

“啊…牧先生。”

牧歌挑眉笑:“祁先生,幸会。”他注意到祁雨泽刚刚的称呼,不是唐夫人,而是禾宿。

对已婚者直呼其名一般有两种可能,一是熟友不拘小节,二是不尊重,三是……根本不承认对方已婚的身份。那么,这个小少爷是哪种?

禾宿抱x看他,指了指他怀里的画筒:“雨泽,这是给我的礼物?”

祁雨泽献宝似的递给她:“生x快乐,希望你永远开心。”

禾宿伸手接过的动作顿了顿,还是拿了过来。

“能收到祁大师的画我真是赚到了。谢谢你。”

“不用谢,你开心就好。”

开心…啊…

光彩照人,地位崇高,丈夫宠爱,钱财万贯,众人艳羡,应有尽有。

是啊,她还有什么不满?还有什么不开心的?

好不容易熬到结束,牧歌把禾宿送回家,人人艳羡的唐家宅,在闹中取静的市区繁华地带,越往里,越安静。

下了车,禾宿跟他道了谢便扭头进门。

保安打开智能设备控制的铁门。

夜色浓厚,牧歌站在大门口看着她进去,直到她消失。

收回视线,牧歌慵懒地靠在车门上,修长的指尖划出一根烟点上。

禾宿不爱烟味,他却有烟瘾。唐廉华能为了她戒烟戒酒,所以禾宿那时才选择他吗?

不对,是因为那时没人敢抢唐廉华看上的女人。唐廉华就是个出离的疯子,神经病,他为了得到想要的东西,不择手段,他始终没有唐廉华厉害。

禾宿回到房间刚放下手机,一条信息到了,手机滋滋滋地震动起来。

禾宿拿起手机划开屏保,神情了无生趣。

又是一个。

生x快乐。

再看联系人人名,薛靳云。

禾宿因这个名字恍惚了几秒。

不受控制的,记忆一瞬间被拉回青春年幼的时期。

薛靳云家人历代当兵,听人说官高权大不好接近。可他们一家人其实很亲和。

禾宿家住在他们隔壁,她和薛靳云从小一起长大,青梅竹马。

那时起,这个俊朗的大哥哥就是她初恋了,他存于她年少最美好的时光,是她曾以为必定会嫁却没嫁成的男人。

因为薛靳云去当兵了,走的时候连一声再见都没有,她心存的幻想,与朦朦胧胧的青涩初恋就这么烟消云散。

到现在过了整整六年。

时至今x,她最终嫁给了唐廉华,家族以及她自己的地位水涨船高,薛靳云对她已意义不大。

不过,禾宿发现其实嫁给谁都没区别。

男人都一样。

大清早,叫司机开车送她去画廊。

美院毕业后,禾宿自己开了家画廊,x常经营交给店长,自己偶尔去看看。

最近想再开几家连锁分馆,事事亲为,人便忙碌起来。

早就接到通知说她要来,店长赶紧召集店内所有员工。

“都注意点啊!唐夫人最讨厌烟味,角角落落清理g净没?”

“g净了g净了!”

“画都摆好了?展示出来了?”

“好了好了!”

店长絮絮叨叨半个小时才消停。

然后一群人迎着初晨的阳光站在画廊门口,精神抖擞宛如晨起的雄x,就差拍着翅膀喔喔叫。

店长作为带领雄x群的战斗x,面露xx般的微笑,双手交握严阵以待。

等久了,后头的人不安分地议论起来。

“唐夫人不会是那个唐夫人吧?昨晚办个生x宴会秒上热搜,被大家誉为万千宠爱于一身的那位…”

“何止是万千宠爱。唐总裁为了这夫人能把唐氏企业半壁江山给掀了!之前唐氏分公司有人没认出唐夫人,对唐夫人出言不逊,结果半个公司的员工被辞退!赔付千万退职金!”

“唉…冲冠一怒为红颜,听着是佳话,其实受苦的都是被迁怒的人。”

“小子,你一个新来的倒是有福气,第一天上班就能见到唐夫人。沾沾她身上的福气hhh。”

随着兴头一起,后头八卦声越来越大,战斗x店长忍了又忍,一声吼来。

“嚼嚼嚼嚼什么舌根子!不想要饭碗了?唐夫人也是你们能议论的?傻了吧唧,说话这么溜,咋不去网上做键盘侠抖机灵?”

立马噤声。

一辆黑色豪车从远处开进来,光滑车身反s的晨光能亮瞎眼。

众人翘首以盼。

不仅是唐夫人身上的传闻厉害,连她本人也是个难得的美人。

网传的视频大多模糊。

可看身形与脸部轮廓大概知道,唐夫人是极美的,否则唐总裁也不会这般娇宠她,纵容她。

车停下来。

司机下车恭恭敬敬地打开车门。

先出来的是一双踩着高定皮靴的双脚,两条匀称白皙的双腿。

众人不禁屏息以待。

晨光下,一个娇俏的旗袍掐腰美人走出来。

众人不由屏息以待,那真是…如国花牡丹般艳丽的样貌,梅花般凛然清冽的气质。

叫人看得腿发软。

早见过无数回的店长免疫力比他们强,笑呵呵的,殷勤地把手里准备好的遮阳伞打开,走过去给老板撑上。

“哎呀夫人您真是越来越美了,想必昨天的生x宴定是过得开心的。”

他哪壶不开提哪壶,恰好戳中禾宿最不该戳的点。

禾宿脚步一停,瞥他,双手环x,纤细的身体往右一歪,眯眼打量他,被旗袍勾勒的身姿被阳光晕出弯月般的曲线。

她好整以暇:“你还会读心术不成?”

店长本能的知道自己说错了话,一哆嗦,慌里慌张:“对不起夫人!”

禾宿嗤笑了一声:“你知道哪错了?”

“马屁拍到马腿上!”

禾宿嗯哼:“长点心,雇你来是让你看店做正事,瞎扯什么淡。”

“是是是。”

禾宿进了画廊。

外面的迎接雄x纷纷松了口气。

“唐夫人的性格…怎么好像和外表不太一样?”

“人不可貌相,有时候这种娇花似的美人出奇的辣!”

处理完分馆选址和资金投入问题,禾宿把剩下的要事杂事全扔给店长,自己出来逛画廊。

画廊这个点本该是没有客人的。

长廊对面投来一道纤细的影子,影子在刺目灯光下显得有些尖锐,叫人看着极不舒服。

常欢知道禾宿开了这家画廊,过来守株待兔了。

她是最近被唐廉华养的情人,觉得自己有资本,也有足够的技巧能让唐廉华倾心于她,然后让她荣登上唐夫人的位置。

为此,常欢要让禾宿知道,她的丈夫和别的女人g得多带劲,她的丈夫根本没把她当回事!

报复性出轨想她身体了
想她身体了
空旷华丽的画廊两个女人。

常欢挑衅得看着神情平静的禾宿,你也只有现在能保持淑女形象,待会,我保证你会和所有被出轨的妻子一样,变成一个歇斯底里的泼妇!

常欢笑道:“幸会,唐夫人。”眼里望向她的恶意呼之欲出。

禾宿淡淡道:“好狗不挡道,看来你是条烂蛆。”

常欢笑脸一僵,随后娇羞一笑:“昨天唐总可疼爱我了?夫人应该知道吧,唐总器大活好,每次都顶得很深呢!”

禾宿冷眼看她。

常欢得意极了:“以后,我和夫人就是姐妹了,今天特地来跟您打个招呼。一起伺候唐总,为他生儿育女吧!”

常欢这话纯粹是膈应她,谁不知道他俩结婚三年一无所出?

这里面倒不是唐廉华和禾宿身体有问题,是他们三年没做过。生个鬼的孩子。

常欢等着她歇斯底里地谩骂抓狂,看她撕开这一身贵妇嘴脸,和普通人有什么区别。

禾宿哪会拉低身份,和她一般见识?

朝常欢身后保安扬扬下巴:“兄弟过来,我雇你们是来站岗的?那买个凶神镇妖怪也比你们靠谱,至少还能吓人,你们就只剩看人是吧?”

保安抹抹汗,这夫人说话真叫人接不住。

几个保安跑过来把常欢拖出去扔了。

解决了这个女人,禾宿仍气得不轻,于是打电话约姐妹露歌一起出来购物,可惜对方今天忙着开店没时间陪她。

禾宿忍了忍,痛心疾首:“果然是塑料姐妹花,说说,开店重要还是我重要?”

露歌真诚道:“当然开店重要,陪你我能赚几个钱啊?欸对了,你要是闲着就给我来捧捧场,唐大夫人。”

禾宿磨牙:“脸皮够厚,我偏不去!”

露歌明白了:“又是唐廉华惹着了你?呵,我三年前就说你不要那么冲动跟他结婚,现在自食恶果了吧!”

“…”

————全文资源,伽威❤:3635842513,截图书名,自取——

对这件事,禾宿还真理亏。露歌说得没错。

禾宿:“怪我太天真浪漫可爱纯洁咯。”

露歌撇撇嘴:“都成年人了说天真浪漫害不害臊?明明是薛靳云三年不联系你,你就是为了气他!”

“……哪壶不开提哪壶。”

这是原因之一,不过,让她决定嫁给唐廉华的原因好几个,完全叠加buff效果。

越说越糟心。

“我找你散心,你给我堵心。姐妹缘分尽了,再见!”

挂了电话。

~

车开到市中心的购物广场。

禾宿看也不看刷刷刷买了几十万,身后的司机摇摇晃晃跟她,一堆东西都拿不过来。

“夫人…还买啊…”

禾宿扭头看他:“拿不动了?放车里去。”

“是是是!”

司机转身下电梯。

“欸等等!”

司机又转回来。

禾宿从钱包里拿出几千块塞他上衣口袋:“小心点,别弄坏我买的东西,知道吗?”

“是,谢谢夫人!”

司机从不抱怨跟随唐夫人,虽然夫人脾气是不好,但都是被丈夫气的。平时还是很温和,每次发完脾气都会给底下人一点好处,算是安抚。

禾宿下了楼,随便走走,路过一家连锁x式料理店,牧歌恰好从里面出来。

禾宿咦了一声:“你怎么会在这?”牧歌去的店定然是封闭性极好,且价格高昂需预订高级餐厅。

这种一般最多消费几千的小店,牧歌哪能看得上。

牧歌见到她时,那双优雅平静的黑眸里闪烁了几下,他一手x兜藏起颤抖的手指,笑了笑,走到她身边:“小地方有小地方办得事。不说这个,想去哪?我陪你。”

禾宿摇头:“我有司机,不劳烦你。”

牧歌温声道:“跟我客气什么?要不要一起吃个饭?想跟我说什么都可以,我都听你的。廉华对你好吗?有没有欺负你?”

禾宿斜倚在电梯旁的大理石壁前,微垂着眉眼,浓密的睫毛勾勒出一双浓厚的美人眼线。

牧歌越靠越近,一手撑在她身后冰凉的墙壁上。

“禾宿,你看起来,不开心。”

徐徐善诱的语气,温热的气息扑面而来,带着清新的薄荷味,叫人无端感觉到一股压迫感。

牧歌一直是这样,从禾宿认识他以来,他就是个多情种。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

禾宿斜睨他:“牧歌,你什么意思?”

牧歌深深道:“你会不懂?我曾说过,如果唐廉华不好,你随时可以来找我。”

他对她的情绪拿捏得很准,他看了她这么多年,看着她从天真无邪的少女,变成压抑隐忍的少妇,他根本无从得知唐廉华暗地里做了什么,他感到无比的无奈与心酸。

他没有资格去问去管,只能不断地告诉禾宿,他会成为她的靠山,哪怕和唐廉华那个疯子为敌。可是禾宿已经不是一次两次无视他的感情,叫他抓心挠肺的痛,又满怀期待的爱。

禾宿摇摇头,不回不应,走进电梯。

牧歌拉住她手臂:“我对你说的话,永远作数。”

…可你,也不过是想上我。

一家装潢奢华的酒店房间。

唐廉华靠坐在一张木椅上,只是静静坐下,浑然天成的气势使他像个霸道的王者,阴郁冷酷的黑瞳容不下任何感情,薄唇紧抿。

房门打开,凶神恶煞的保镖拽着一个女人扔进来。

是常欢,她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摔在地上时,仍然无知无畏,骄横地骂道:“你们好大的胆子,我可是你们老板女人!”

保镖没理她,关上门,背着手站着。

常欢感觉到房间里还有一个人,一扭头,看到是唐廉华脸上一喜。

“唐总~”

以为他想她身体了,连忙爬过去解他皮带。

但她期待落空,还没靠近他,他翘起的一条腿抬起,铮亮的牛皮鞋尖抵住她喉咙一扫,把她无情地踢到一边。

“啊!好疼啊~”

“你去找禾宿了?”

常欢表情一滞,她上午找的,这么快就让他知道了?

唐廉华一手支着下巴,浑身充满危险的气息。

“真是个肮脏的蠢货,看着多恶心……凭你也敢出现在她面前?”

3635842513此处内容已经被隐藏,请输入验证码查看内容
验证码:
请添加QQ,回复“dd”解锁隐藏内容。QQ搜索“3635842513”或者QQ扫描右侧二维码都可以添加QQ。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