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成偏执大佬的心上人》小说txt百度云全文阅读完整版

第1章 1:重生

我的世界寸x不生,死寂荒芜。
直到你的出现,春暖花开。
——聂斯景
成为你的全世界,永不背弃你。
——姜瑟
*
八月十四号。
姜瑟看着镜中的自己。
不施粉黛的容颜,一身深蓝色的露肩及膝裙,腰间的收束将姜瑟盈盈一握的纤腰展露出来。
姜瑟的脸是充满侵略性的,美艳而嚣张。
今天,是改变她命运的一天。
她做出了与前世完全不同的决定。
她将自己亲自卖给了‘怪物’。
姜瑟前世被伯父姜成民卖给了聂家,做那个聂家嫡系少爷的妻子,。
她各种抗拒逃跑,为此不惜跳下山崖。
幸好被及时救回,修养了半年,才捡回了一条命。
但她的苦难也随之而来。
聂家虽然不再追究此事,但伯父一家因为她的抗拒心生不满而针对她和弟弟,他们将她和弟弟赶出姜家,弟弟的星途也因此受影响。
后来,又遇到了那两个人。
她在搜集各种证据抢回了父母遗留下来的巨额财产之后,却遭受到了那两个人的疯狂打压,再加上弟弟被冤枉吸毒入狱,她在不甘和逃避中自杀。
现在,她重生了。
回到了二十岁。

————全文资源,伽威❤:209158465,截图书名,自取——​​​​

她必须赶在伯父一家之前主动出手。
前世她以为父亲将公司留给了伯父,所以没有争抢的心思。
可是后来她发现,父亲只是交给伯父保管公司,等到她成年后再归还…
如今她已经二十岁了,伯父一家将这个消息隐瞒的很好,就连当初为父亲立下遗嘱的律师也被他们收买,打发的远远的。
所以前世她才在与伯父一家争夺公司时困难重重,但现在不一样了。
她有了聂家作为倚仗。
聂家是京都最神秘的豪门,千年望族,传承千年,根基极深,说聂家是帝国第一世家大族也不为过。
聂家规矩森严,嫡系血脉单薄,甚至一度出现嫡系差点灭绝的情况。
但支系却人丁兴旺……以至于聂家的族亲遍布全国。
它们家族产业更是涉及各个领域,一个家族甚至占据了一座山作为领地。
也难怪伯父姜成民会将她卖给聂家,姜家以娱乐起家,在姜瑟的父亲死后越来越不如意,姜成民并不会经营,所以如今姜氏的闪星娱乐越来越走下坡路。
可姜家在京都也仅仅是三流豪门,怎么会入了聂家的眼?
因为姜瑟,是聂家那个嫡系少爷,钦点的。
关于聂家的嫡系,近十几年来传闻层出不穷。
聂家嫡系在十多年前突然消失在京都豪门名流圈里,隐匿于盘龙山山顶。
除了偶尔能见到聂家如今的家主出现外,一般见的最多的是聂家支系。
但关于聂家嫡系的那个少年,人们的传闻从未断绝。
听说他是个食人x、吸人血的怪物。
听说他有着严重的精神疾病,一言不合就会发疯。
听说他身上长满了兽类的鳞片…
……各种流言不断。
后来还是因为聂家的铁血镇压,这些流言才渐渐少去。
姜瑟看了一眼窗外停放的车子,叹了一口气。
聂家动作迅速,姜瑟这间屋子是为了搬出姜家而在学校附近买的,现在还是暑假,弟弟姜煦又因为在外面赶通告而回不来,所以只有姜瑟住这。
她也没有什么可收拾的东西,简单收拾了一下衣物以及贵重物品,便走了下去。
“姜小姐。”聂家的管家递给了她一个红本本。
这是她和聂家那个嫡系的结婚证。
她成为了‘怪物的妻子’。

第2章 2:聂家

结结婚照是姜瑟一个人照的,聂斯景并没有出现。
但是望着照片上那个淡漠矜贵的男人,姜瑟很难将五年后那个偏执冷戾的人与现在的他联系在一起。
深邃立体的五官,黑色的碎发微微散落在耳畔。高挺的鼻梁,狭长的眼眸,湛蓝色的瞳孔仿佛让人沉溺其中。
聂斯景是个混血,他的父亲是聂家少爷,母亲是E国著名贵族莱昂家的小姐。
但两人皆在十多年前得了怪病而亡。
管家把姜瑟的行李搬上后备箱,启程前往聂家的领地,盘龙山。
盘龙山位于京都郊区,京都护城河蔓延到这里,周围并没有什么人敢在这居住,一个山,都是聂家的领地。
依山傍水之地,风水极佳。
山上有通往山顶的道路,到了山腰处,一幢幢独栋的别墅矗立。
这些都是聂家支系所居住的。
它们就像守卫者一般护卫着山顶的聂家主宅。
前面是古香古色的亭台水榭,假山宛转。绕过一个巨大的x泉,便又看见由冷色调的大理石砌成的古堡,清冷神秘,浓重的古老意味扑面而来。
周围青葱高大的树木环绕。
管家将车停在了古堡主楼面前。
姜瑟走下车,管家却微微蹙眉,奇怪,这时候应该会有古堡的仆人出来迎接的。
不一会,古堡里的几个仆人急匆匆地跑了出来“管家先生,少爷他…他又犯病了!”
“已经有好几个人受了重伤!!”
那些人微微喘气,看着管家急忙说道。
管家眼眸一沉“我去看看!”刚刚他出门的时候还好好的。
管家说完,有些歉意的看向姜瑟“姜小姐,抱歉,不能招待你了。”
姜瑟摇摇头“你先去忙吧。”
在管家走后,古堡的仆人帮她拿了行李。
“夫人,您的行李先留在楼下,少爷还在屋里…”女仆说道,她们都是聂家所养的家仆,不仅训练有素,对聂家更是忠心耿耿。
姜瑟点点头,目光却望向管家离去的方向。
聂家的古堡,中间的是主楼,左侧的是宴会厅,右侧则是办公娱乐区域。
姜瑟顺着刚刚管家所走的方向而去。
聂斯景的病她前世有所耳闻,但大部分消息被聂家封锁了,只知道他会时不时的突然发疯。
姜瑟走到右侧的阁楼,就看到从房间里被抬出了几个浑身是血的人,他们身上完好的地方已经没有几处,家仆们似乎已经很习惯一般,抬着他们离开。
门口,一个老者和管家焦急万分。
“老爷,他们坚持不了多久的。”管家先生说道。
听着里面传来的打斗声,聂老爷子的眉目紧锁。
里面刚刚进去一队训练有素的暗卫,但依旧敌不过聂斯景的单方面屠杀。
他内心的暴戾因子…越来越活跃了。
“我来试试吧。”姜瑟的声音在他们身后响起。
聂老爷子一脸疑惑地转过去。
他知道这是今天才与聂斯景领证的孙媳妇,当下想也没想就摇摇头
“不行,你现在进去不安全,唯一的办法就是等斯景释放完内心的暴戾才可以。”
但一想到对方是聂斯景主动提起的人,又想到姜瑟当初主动打电话给他,那般的魄力和宠辱不惊,他又开始迟疑。

第3章 3:聂斯景

“可是在那之前,那些人是撑不住的。”姜瑟平静的说道。
“聂老爷子,请给我一次机会。”姜瑟继续说道。
聂老爷子还有些犹豫,如果姜瑟出事,那么聂斯景醒来肯定不会原谅自己。
这时,屋内那个单方面屠杀,浑身充斥着暴戾杀意的男人,像是感应到了什么一般,猛然抬起头望向门外。
屋内的十多名暗卫越来越招架不住,而且他们感应到男人刚刚并没有用全力。
但现在却仿佛门外有什么一般,疯狂向门口冲击。
已经有好几个暗卫身上有好几处伤口。
姜瑟看着那些人,咬咬牙,直接推开门走了进去。
房间很大,现在却十分凌乱,名贵奢华的家具破碎在地上,几个暗卫艰难的抵挡着聂斯景的进攻。
见到姜瑟进来,纷纷惊讶不已。
但是让他们更震惊的是,原本还在对他们疯狂进攻的聂斯景突然停了下来。
他的眼睛直勾勾的盯着突然出现的姜瑟。
他们对视一眼,纷纷在对方眼中看到了不可思议。
“你们先出去吧。”姜瑟轻声说道,望着这样陌生又熟悉的聂斯景,内心的担忧缓缓战胜了身体上的恐惧。
她不怕他。
她见过他最恐怖骇人的一面,是在她的墓前。
那些暗卫对视一眼,然后看到了门口管家的眼神示意,犹豫了一会还是缓缓的退出了房间。
毕竟,再打下去,他们命都没了!
而那些暗卫退出后,原本在不远处的聂斯景突然出现到了姜瑟面前。
她面色一愣“你…”
这人是怎么突然到她面前的?!而且刚刚和那群暗卫打斗了那么久,对方身上居然没有一丝伤痕。
聂斯景的一只手抓住她的手腕,抵在墙边。
他整个人微微俯身,在姜瑟的脖颈处闻了闻,似乎是在寻找什么,又似乎在熟悉什么…
男人温热的气息倾洒在脖颈间,让姜瑟有些酥痒难耐。
她有些难受的微微偏了偏。
聂斯景又将她的头扳正了过来。
聂斯景微微弯着身子,两个人的额头相抵在一起。
借着屋外倾泻进来的阳光,姜瑟可以看见男人那湛蓝色的眼眸。
血色已经褪去,他的眼中倒映着姜瑟自己。
仿佛这便是全世界。
在聂斯景眼中,那双风情潋滟的桃花眼中,盛满担忧与紧张,以及纵容。
完全没有一丝恐惧,也没有那种看怪物的眼神。
这个认知让聂斯景内心的暴戾慢慢褪去。
他将她整个人抱了起来,把她放在床上。
这个地方,是房间里唯一没有被破坏的地方。
发疯的聂斯景还留有一丝理智,他知道这是仆人们刚布置好的新房,也知道这是他和他的新婚妻子所居住的卧室。
姜瑟被放在床上,有些不适应的扭了扭身子。
聂斯景拍了拍她的肩膀“别动,陪我睡会。”
声音沙哑低沉,眼眸中十分清醒,没有了刚刚那般的疯态。
姜瑟微微晃了晃双腿“我没脱鞋。”
她没有说不可以,只是说了没脱鞋。
这个纵容的举动让聂斯景浑身的血液都在兴奋、颤栗。
她怎么可以这么可爱。
不行,会吓到她的。

第4章 4:梦魇

然后姜瑟看着矜贵冷戾的男人微微弯xx子,认真专注的为她脱了鞋。
连脱个鞋子都这么认真专注…姜瑟心想,这人怎么就这么好呢。
将姜瑟的鞋脱了以后,男人爬上床,将姜瑟拥入怀中。
他的下巴顶在姜瑟的头上,大手禁锢着她的纤腰,整个人就像抱着抱枕一样拥着姜瑟。
姜瑟闻着男人身上清冽的气息,内心的紧张与不安仿佛被舒缓了一般,异常的安心。
她下意识的蹭了蹭男人坚y的x膛,慢慢地睡了过去。
而抱着他的男人却眼眸明亮,没有一丝睡意。
他似乎有些不敢相信,紧紧地拥着怀中的人,不言一语。
他在试图奔向他的光,却不曾想。
他的光主动向他奔来。
那是一种不敢奢望的妄想,可是如今,人就在他怀里。
被他极力抑制住的贪婪,欲望又开始蠢蠢欲动。
既然是她主动踏进来,那就应该被他禁锢在他为她制造的囚笼里。
想到这,他有些抑制不住的激动兴奋。
*
姜瑟醒来,下意识的摸向一旁。
没有人。
她内心一慌,顾不上没有穿鞋,掀开被子就跑了出去。
打开门,就看见聂斯景缓缓上楼,看见她跑出来,满脸慌张,眼角还有泪水,发丝凌乱。
他眸光一沉,刚想出声,却发现姜瑟没有一丝停顿的向他奔来。
就像猎物主动奔向猎人一般。让他心生愉悦。
他抱住姜瑟,感受到她身体有些冰冷,沉声问道“怎么突然跑出来。”
姜瑟紧紧地抱住他,感受到聂斯景身上传递过来的温热,心才安定下来。
她做了噩梦,梦见聂斯景颓废荒芜的模样,梦见她无论做出什么努力,都始终挽救不了他的命运,她就像个局外人一般,看着眼前的那一幕幕发生。
然后她又梦见聂斯景在她墓前自杀的那一幕。y生生的被吓醒了。
“…你不在。”姜瑟忸怩的出声,语气微微哽咽。
你不在,所以害怕。
聂斯景被这句话安抚的什么脾气也没有了,他内心软成一片。
“这么黏着我啊?”他语气轻柔,将全身的尖锐利刺都收了起来,只留下最柔软的部分在少女面前展现。
姜瑟蹭了蹭聂斯景,没有说话。
聂斯景好心情的抱着姜瑟回了卧室。
为她穿上了鞋,然后抱着姜瑟去卫生间洗漱。
卫生间里,姜瑟看着自己微肿的双眼,和凌乱的发丝。
有些不敢相信,然后有些恼羞成怒地将聂斯景推了出去。
自己刚刚就这样跑了出去,丢死人了!
娇气又爱美。
这是聂斯景在心里的想法。
等姜瑟在卫生间里磨磨蹭蹭了半天出来时,聂斯景已经不在了,房间里只有仆人在打扫。
也幸亏这房间刚被重新改造了一番,大部分贵重名贵的东西都没搬进来。
不然,姜瑟可心疼死了。
“夫人,您的行李给您放在衣帽间了。”一个女仆对她说道,姜瑟点点头,顺着女仆的指向,走向衣帽间。
“……”聂家是真的豪。
直接将旁边的房间打通,做了一个衣帽间。
这个衣帽间比她以前在姜家的房间还大。
数不清的各种奢华品牌的衣服裙子包包鞋子,立马让姜瑟爱上了这里。
从小受到影后母亲的渲染,姜瑟对这些东西格外的喜欢。
而且聂家所准备的,自然一切都是最好的。
有些牌子的衣服,就算是以前的姜瑟也买不到。

第5章 5:姜漫漫

简单整理了一下行李,换了一身居家休闲的衣服,姜瑟便被女仆叫下去餐厅吃饭了。
一说起吃饭,姜瑟还真饿了。中午潦x的吃了一点,就来了聂家。然后安抚了聂斯景,又睡了一觉。
姜瑟走到餐厅,长桌延长,尽头是坐在主位的聂殊聂老爷子,左边的是聂斯景。
看见姜瑟来到餐厅,立马有女仆将她引到了聂殊右边的位置,聂斯景的对面。
刚刚的事情已经在古堡里传开了,古堡里的家仆都惊讶于这个刚入门的少夫人居然能抑制住聂斯景体内的暴戾因子。
对姜瑟也更加慎重恭敬。
“…爷爷。”姜瑟还有些不习惯的改口,但一想到她和聂斯景已经领了证,迟早要叫的。聂殊满意地点点头,对这个孙媳妇愈加的满意。
“好孩子,快吃饭吧。”
姜瑟为了保持身材,食量并不多。看着聂斯景那种喂猪式的投喂,她好几次都想出声制止。但又看着主位上乐呵呵地聂老爷子,她只能闷声吃着饭。
等到姜瑟实在吃不下去了,她瞪了一眼还想继续投喂的聂斯景。
这是把她当猪养呢???
聂斯景有些无辜,他只是觉得他的小妻子身上x有点少,抱着怪硌着的。
但姜瑟却不这样想。
一顿饭姜瑟吃的身心疲惫。
吃过饭后,姜瑟陪着聂斯景和聂老爷子下棋。
她虽然对下棋有些了解,但还是看不懂爷孙俩棋盘上那种针锋相对,你追我赶的架势。但下到后面,两人又佛系了起来。
聂殊突然问道“那个律师找到了没有。”
聂斯景下了一棋,“嗯。全招了。”
姜瑟后知后觉的反应过来这事和她有关,她三天前主动打电话给聂老爷子,提出的条件就是让聂家帮她找到那个曾经为父亲立下遗嘱的律师。
没想到聂家这么迅速,不仅找到了,而且还让那律师全盘托出。
难怪姜成民上一世这么努力的想攀上聂家。
“孙媳妇有什么打算啊?”聂老爷子突然像在发呆的姜瑟问道。
呃…
姜瑟想了想,回答“如果直接出手对他们太好了,我想慢慢来。”
对于伯父一家,重生一世的姜瑟并不想这么简单的就放过他们。
而且,她手上可是有很多姜漫漫的黑料。
姜漫漫是姜瑟伯父家的女儿,十七岁时以一首《雾霭》轰动歌唱界出道,然后迅速被姜成民拿着各种资源砸下去,如今也算是个比较红火的歌手,甚至还自己封了一个‘国民初恋’。
但是姜瑟却是知道,《雾霭》的作词者、作曲者都是她,却被姜漫漫拿去,直接改成了她。
后面姜漫漫出的大部分歌,都是从姜瑟这里剽窃的。
那时候姜瑟还不知道伯父一家的野心,再加上她之前挺佛系的,刚开始还不管姜漫漫拿着她的歌出道,可是后来次数多了她内心也警惕了不少…也幸好她一直有另一手准备。
让姜瑟更加在意的是,宋若曦。前世的姜瑟就是败在了她手中。
宋若曦是宋家的私生女,宋父初恋生的,只是宋家其他人还不知道宋若曦的存在,如今的她还是娱乐圈内如今红极一时的女演员。
姜瑟知道,宋若曦不仅有手段,她的背后还有段家那个花花公子撑腰。
段家也是娱乐圈巨头之一,如今姜家的闪星娱乐式微,段家的辉光娱乐却如x中天。

第6章 6:王

而段家那个花花公子——段肆栩,表面上是花花公子,其实是个隐藏很深的老狐狸,宋若曦还未出道就跟了她,之后更是借着段肆栩在娱乐圈混的风生水起。
之后回到宋家,更因为段肆栩的关系,直接将宋家的正牌小姐,也是姜瑟的闺蜜好友,宋微心给赶出了宋家。
前世姜瑟因为宋微心的关系看清了宋若曦的真面目,再加上姜漫漫和宋若曦走的很近,对她夺回闪星娱乐百般阻挠,最后又不知道为何,要将她置于死地。
但如今不一样了,她可是有王牌的人。
想到这,姜瑟看了一眼聂斯景“可以吗?”
聂斯景‘嗯’了一声。她想怎样都可以,只要别离开他。
聂老爷子也乐呵的看孙子自己处理,也不过问。只是体贴的告诉姜瑟,让她放心去乱,玩崩了有聂家给她撑腰。
姜瑟内心一阵感动。
聂老爷子还告诉了姜瑟之后的安排。
聂家有了主母这件事本应该在媒体前大肆宣扬的,但因为姜瑟目前还不想暴露出来,再加上聂斯景的情况,所以聂老爷子只是让聂家支系的主要成员来见一见姜瑟。
聂家支系庞大枝繁叶茂,姜瑟这几天每天都会见上那么几个人,多的她都要叫不出来名字了。
偶尔见面,聂斯景会陪在她身边。姜瑟就会发现那些支系的人只要一见聂斯景都会下意识的变得拘谨,恭敬甚至有一丝恐惧。
不仅是支系的小辈,就连长辈也是这样。
姜瑟好奇问了一下聂斯景,才知道这是源自于血脉之中的威压。聂家传承千年,靠的不仅是森严的规矩,还有的就是血脉之中的联系。
这也是聂家嫡系血脉为何稀薄,但支系却人丁兴旺的原因。
令人臣服的王,唯有一人存在。
几天下来,姜瑟终于把聂家支系的主要成员认了个清。单单是聂老爷这辈的就有八个人,而接下来的小辈更是数不清。
*
入夜,姜瑟在楼下喝了一杯牛x,睡眼惺忪的走进了卧室。
刚开始和聂斯景睡在一张床上,姜瑟还怕自己不习惯。但后面因为聂斯景的怀里太温暖,再加上这段时间聂斯景也一直很克制,没有对她做些什么出格的事情。
最出格的也就是在偷亲姜瑟的时候被她发现了。
然后姜瑟脑子一热,也亲了回去。后面聂斯景想亲她的时候也不再避讳,想亲的时候直接就亲了过来。
等姜瑟洗完澡换了睡衣从浴室里走出来,就发现站在阳台上的聂斯景。
卧室里的阳台很大,外面摆了一张小桌子和一个摇椅。姜瑟无聊的时候就会躺在上面晒太阳。
外面冷风徐徐,窗帘随风而微微拂动,男人站在那里,双手撑在栏杆上,他只穿着单薄的衬衫,背影看着寂寥冷清。看的姜瑟心一软。
唉,这该死的母爱泛滥。
姜瑟走了过去。
她戳了戳男人的腰,甜甜的问道“你在g嘛。”
聂斯景转过身,握住了戳着他腰的小手,感受到她手上的冰凉,他伸出另一只手将那双小手包裹住,嘴角轻柔地勾起“等你。”

————全文资源,伽威❤:209158465,截图书名,自取——​​​​

第7章 7:血玉手镯

姜瑟脸一红,骤然低头。
突然发现桌子上放着一个首饰盒。是那种看起来十分古香古色的木制首饰盒,盒子有些暗沉,看起来有些年代了。
“这是…檀木?”姜瑟有些咂舌,也就聂家这种豪才会用檀木来做首饰盒。
聂斯景拿起那个檀木盒,打开。
里面躺着一个通红的羊脂血玉打造的手镯。那血玉的颜色通红透彻,看着十分古老,却依旧焕发着生机色彩。
姜瑟不清楚血玉的价值,但这么一块一看就是品质极高的玉石,而且还被打造成手镯,真不知道这得多大块的玉石。
姜瑟看着聂斯景将血玉手镯x在她的手上,姜瑟的手纤细,白皙。血玉手镯戴上去,显得那双手愈加的娇艳,动人。
“这是聂家主母的象征,戴着它,聂家任何一人都可以听你号令。”聂斯景淡淡地解释。却让姜瑟内心一惊。
天?!!她突然觉得自己戴了一个烫手山芋。
这东西,要是传到外面,那可是被疯抢的东西。
单单是可以号令聂家任何一人就足以令人疯狂。聂家由来已久,神秘、底蕴、族亲遍布全国,甚至国外。
难怪那么多女人想嫁进聂家。
姜瑟狡黠一笑“任何人,包括你吗?”她看见聂斯景微微摇头,正当姜瑟想圆过去的时候,
却听见聂斯景说:“不需要那东西。”
明明是很平淡的陈述,却是让姜瑟感到话语里的宠溺以及浓厚的爱意。
命令他,不需要血玉。为她做任何事,他甘之如饴。
如果说,刚开始会嫁给聂斯景,是因为前世的感动、愧疚以及要夺回闪星娱乐的野心,那么现在,她发现自己开始为这个男人动容了。
望着男人眼中能让人溺毙的湛蓝色彩,姜瑟觉得这漫天的星空都不及男人眼中散落的星影,散入她心间。
之后姜瑟被男人哄着高高兴兴的进去了。
聂斯景刚开始还不习惯为她吹头,但后面由于姜瑟太懒,每次都松松的吹了几下就跑出来吹风,聂斯景担心她感冒,就开始学着为她吹头发。
感受到头上温热的气息,姜瑟把玩着手中的血玉手镯,想了想还是将它收起来。这东西太贵重了,也太过危险。
这东西还是留在聂家比较安全。
“老公……”姜瑟突然叫道,男人拿着吹风机的手顿了顿,然后聂斯景就听见姜瑟说“结婚证都领了,戒指呢?”
“…很快。”男人低沉的嗓音响起,姜瑟点点头也不介意,只是觉得就只有一本结婚证,还有些不太真实的感觉。
*
又过了几天,姜瑟看着手上的戒指,忍不住惊叹一声。
纯粹的湛蓝色宝石被打磨成桔梗花,小巧精致,圆润光滑,镶嵌在戒指上。那颜色就像男人的眼眸一般,不经意间一瞥,就能让人沦陷。
姜瑟也了解到,桔梗花是聂家的族花,代表着真诚、永恒不变的爱。
姜瑟很喜欢这个戒指,在得知它的来历后更加珍惜。
这个事情是前几天和老爷子散步的时候听老爷子说的,这枚戒指是聂斯景亲自设计的。而打磨成桔梗花的宝石还是聂斯景亲自挑选的。
那是一个月前刚在非洲出土的十分纯粹耀眼的湛蓝色宝石,因为珍贵完美,运回国内时,遭遇了当地一些势力的阻挠,惹得聂斯景亲自去了一趟。

第8章 8:弟弟

聂斯景去了以后,那些势力直接从当地消失了。
而开采出了那个宝石的地方,更是直接被聂家包了下来。
姜瑟越看越喜欢,拿出手机拍了照片,然后上传到了好久没看的朋友圈。
【瑟瑟不想变胖】:真诚、永恒不变的爱【配图】
配图就是刚刚自己照的照片,照片中少女纤细白皙的无名指上带着桔梗花戒指。姜瑟这个动态一发,朋友圈就炸了。
【微心不想变穷】:怎么回事?坦白从宽,抗拒从严!
【陆清臣是个大帅哥】:卧槽你结婚了???
【姐姐的小棉袄】:????我在外面赶个通告发生了什么??
【J】:嗯。
……
姜瑟看着那些留言,心里美滋滋。特别是聂斯景那条。
她这条动态,屏蔽了一些人,比如伯父一家。只有她玩的好的人才看的见。
比如宋微心和陆清臣。但是看到姜煦那条消息,姜瑟这才开始头疼起来。自己…好像忘了还有一个弟弟存在。
姜瑟还来不及反应,弟弟的电话就打了进来。
她艰难的接起了电话“喂。”
电话那头的姜煦各种夺命连环问题就飞了过来“姐姐!那个动态怎么回事?!你恋爱了?不对你结婚了?对方是谁?我怎么不知道?!姐姐你是不是有事瞒着我??你是不是不爱我了balabalabala……”
姜瑟将手机远离了耳朵,才免去了痛苦。
姜煦是个姐控,也是个啰嗦的老妈子。因为姜家的家训就是从小要照顾、迁就家里的女人。所以姜煦在姜瑟面前一直都是各种x心。
姜煦的话虽然很多,但却是让姜瑟心里暖暖的。
她这个弟弟自小就知道照顾姐姐,而且童星出道的他,因为姜瑟搬出了伯父一家也跟着搬了出来,一边上学,一边在娱乐圈挣钱养姐姐。
如今姜煦十八岁,不仅是京都传媒大学的音乐系大一新生,还是娱乐圈新生代歌手。
而姜瑟,则是京都传媒大学导演系的大三学生。
“煦煦,我结婚了。”等到姜煦说的差不多了,姜瑟这才开口。生怕姜煦又蹦出来一大堆,她赶忙说道“你放心,是自由恋爱!”
“……”电话那头的姜煦沉默许久。
姜瑟也是内心一阵不安,如果这段婚姻得不到弟弟的支持…
等了半天,姜煦才出声“姐,我支持你的选择。但是你得答应我,别去强迫自己。”他的声音冷静平淡,成熟的不像一个十八岁的少年。
姜瑟内心感动,因为姜煦的话眼眶微红“你放心,我什么性子你不知道嘛?”她怎么可能会让自己吃亏。
姐弟俩又继续聊了一下。
然后姜煦知道自己姐姐不仅已经结婚半个月了,还住进了对方的家里。姜煦又开始炸了。后来在姜瑟各种安抚,还答应姜煦和聂斯景见一面这才罢休。
后面姜瑟又看到了她们那个三人微信群聊【被迫低调铁三角】里,宋微心和陆清臣已经在各种炸群。
因为刚刚姜煦的电话,姜瑟的电话占线,所以两人就一起在炸群。
姜瑟和两人解释了一番,说的口水都快g了,两人才放过她。不过,两个人还是决定等开学了,再好好盘问一波姜瑟。

209158465此处内容已经被隐藏,请输入验证码查看内容
验证码:
请添加QQ,回复“dd”解锁隐藏内容。QQ搜索“209158465”或者QQ扫描右侧二维码都可以添加QQ。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